第40章 被强吻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苏辞说到这儿,转过脸定定的看着费云沉的脸,坚定的开口道:“我从懂事之后,就发誓一定会好好保护妈妈,没有任何人能够让我离开她,就算你是我的亲爸爸,也待我很好,可是如果你做了什么伤害妈咪的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费云沉沉默着,看着苏辞那张跟自己像极了的小脸,眼眸微收。

    他的确曾经有过很多念头,带苏辞离开,给他最好的生活,苏晚心要钱的话,就给她钱,如果不缺钱,那他就帮她对付李承潼。

    并且,他手里还有对苏晚心有意义的另外一些东西。苏晚心应该也会很难抗拒。

    可是他现在似乎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留下。

    他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苏辞跟苏晚心的一脉相连,那种无法言喻的信任依赖甚至是寄生,是他没有办法替代的。

    费云沉勾了勾唇,摸摸苏辞的头:“说吧,你查到了些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查到。”苏辞颓然的靠在椅背上,闷闷不乐:“正是因为什么都没有查到,所以才更怀疑。”

    不过他见到了奶奶,并且奶奶已经将他老底抖落出来的这件事,他还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爸爸。

    毕竟他这样瞒着妈咪自己的身份,让他不得不担心爸爸别有所图。

    费云沉无言的笑了笑,也转过头看着苏辞的脸,认真道:“小辞,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的身份你总有一天会知道,可是不是现在,你只用记住,你可以相信我,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我永远都是你的爸爸。”

    父子两人回家后苏晚心都还没回来,打过电话说是在外边应酬,让两人先吃饭不用等她,费云沉和苏辞面面相觑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拿出了手机准备点外卖。

    直到两人酒足饭饱后,苏晚心才姗姗来迟,看着两人都吃了东西,也放心了许多。

    催促苏辞回房间睡觉后,她笑眯眯的拿出一份体检预约单子递给费云沉:“明天礼拜六,咱们去医院做个体检。”

    “体检?”

    苏晚心正色道:“费云沉,咱俩既然当初就说好了相处条件。你我是小辞的父母,我有义务知道你身体是不是健康,否则你怎么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我又怎么放心让小辞跟你在一起?”

    这件事她慎重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跟费云沉说说,毕竟听说那圈子挺乱的,要是一不小心染了病

    话还没说完,周身的空气骤然变冷,苏晚心觉得自己好像瞬间置身于冰窖一般,冷的她不禁有些颤抖。

    “你也别多想,有病咱们就治病不是?不c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双方好安心一点儿,苏辞过两年就上小学了,肯定还需要你那边的证”苏晚心结结巴巴的解释着。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柔软的唇给堵住了,费云沉轻轻咬了咬苏晚心的唇瓣,还挺软,大手拦住她纤细的腰肢,渐渐深入。

    费云沉的吻霸道而又横冲直撞,带着带惩罚的意思,。

    空气被抽走,苏晚心被吻得几乎快要窒息,好不容易才推开了费云沉。

    费云沉语气幽幽:“我身体有没有什么问题,可能需要你来亲自检验一下。”

    愣在原地喘着粗气的苏晚心,此刻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她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被强吻了。

    苏辞说到这儿,转过脸定定的看着费云沉的脸,坚定的开口道:“我从懂事之后,就发誓一定会好好保护妈妈,没有任何人能够让我离开她,就算你是我的亲爸爸,也待我很好,可是如果你做了什么伤害妈咪的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费云沉沉默着,看着苏辞那张跟自己像极了的小脸,眼眸微收。

    他的确曾经有过很多念头,带苏辞离开,给他最好的生活,苏晚心要钱的话,就给她钱,如果不缺钱,那他就帮她对付李承潼。

    并且,他手里还有对苏晚心有意义的另外一些东西。苏晚心应该也会很难抗拒。

    可是他现在似乎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留下。

    他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苏辞跟苏晚心的一脉相连,那种无法言喻的信任依赖甚至是寄生,是他没有办法替代的。

    费云沉勾了勾唇,摸摸苏辞的头:“说吧,你查到了些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查到。”苏辞颓然的靠在椅背上,闷闷不乐:“正是因为什么都没有查到,所以才更怀疑。”

    不过他见到了奶奶,并且奶奶已经将他老底抖落出来的这件事,他还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爸爸。

    毕竟他这样瞒着妈咪自己的身份,让他不得不担心爸爸别有所图。

    费云沉无言的笑了笑,也转过头看着苏辞的脸,认真道:“小辞,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的身份你总有一天会知道,可是不是现在,你只用记住,你可以相信我,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我永远都是你的爸爸。”

    父子两人回家后苏晚心都还没回来,打过电话说是在外边应酬,让两人先吃饭不用等她,费云沉和苏辞面面相觑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拿出了手机准备点外卖。

    直到两人酒足饭饱后,苏晚心才姗姗来迟,看着两人都吃了东西,也放心了许多。

    催促苏辞回房间睡觉后,她笑眯眯的拿出一份体检预约单子递给费云沉:“明天礼拜六,咱们去医院做个体检。”

    “体检?”

    苏晚心正色道:“费云沉,咱俩既然当初就说好了相处条件。你我是小辞的父母,我有义务知道你身体是不是健康,否则你怎么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我又怎么放心让小辞跟你在一起?”

    这件事她慎重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跟费云沉说说,毕竟听说那圈子挺乱的,要是一不小心染了病

    话还没说完,周身的空气骤然变冷,苏晚心觉得自己好像瞬间置身于冰窖一般,冷的她不禁有些颤抖。

    “你也别多想,有病咱们就治病不是?不c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双方好安心一点儿,苏辞过两年就上小学了,肯定还需要你那边的证”苏晚心结结巴巴的解释着。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柔软的唇给堵住了,费云沉轻轻咬了咬苏晚心的唇瓣,还挺软,大手拦住她纤细的腰肢,渐渐深入。

    费云沉的吻霸道而又横冲直撞,带着带惩罚的意思,。

    空气被抽走,苏晚心被吻得几乎快要窒息,好不容易才推开了费云沉。

    费云沉语气幽幽:“我身体有没有什么问题,可能需要你来亲自检验一下。”

    愣在原地喘着粗气的苏晚心,此刻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她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被强吻了。

    苏辞说到这儿,转过脸定定的看着费云沉的脸,坚定的开口道:“我从懂事之后,就发誓一定会好好保护妈妈,没有任何人能够让我离开她,就算你是我的亲爸爸,也待我很好,可是如果你做了什么伤害妈咪的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费云沉沉默着,看着苏辞那张跟自己像极了的小脸,眼眸微收。

    他的确曾经有过很多念头,带苏辞离开,给他最好的生活,苏晚心要钱的话,就给她钱,如果不缺钱,那他就帮她对付李承潼。

    并且,他手里还有对苏晚心有意义的另外一些东西。苏晚心应该也会很难抗拒。

    可是他现在似乎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留下。

    他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苏辞跟苏晚心的一脉相连,那种无法言喻的信任依赖甚至是寄生,是他没有办法替代的。

    费云沉勾了勾唇,摸摸苏辞的头:“说吧,你查到了些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查到。”苏辞颓然的靠在椅背上,闷闷不乐:“正是因为什么都没有查到,所以才更怀疑。”

    不过他见到了奶奶,并且奶奶已经将他老底抖落出来的这件事,他还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爸爸。

    毕竟他这样瞒着妈咪自己的身份,让他不得不担心爸爸别有所图。

    费云沉无言的笑了笑,也转过头看着苏辞的脸,认真道:“小辞,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的身份你总有一天会知道,可是不是现在,你只用记住,你可以相信我,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我永远都是你的爸爸。”

    父子两人回家后苏晚心都还没回来,打过电话说是在外边应酬,让两人先吃饭不用等她,费云沉和苏辞面面相觑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拿出了手机准备点外卖。

    直到两人酒足饭饱后,苏晚心才姗姗来迟,看着两人都吃了东西,也放心了许多。

    催促苏辞回房间睡觉后,她笑眯眯的拿出一份体检预约单子递给费云沉:“明天礼拜六,咱们去医院做个体检。”

    “体检?”

    苏晚心正色道:“费云沉,咱俩既然当初就说好了相处条件。你我是小辞的父母,我有义务知道你身体是不是健康,否则你怎么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我又怎么放心让小辞跟你在一起?”

    这件事她慎重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跟费云沉说说,毕竟听说那圈子挺乱的,要是一不小心染了病

    话还没说完,周身的空气骤然变冷,苏晚心觉得自己好像瞬间置身于冰窖一般,冷的她不禁有些颤抖。

    “你也别多想,有病咱们就治病不是?不c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双方好安心一点儿,苏辞过两年就上小学了,肯定还需要你那边的证”苏晚心结结巴巴的解释着。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柔软的唇给堵住了,费云沉轻轻咬了咬苏晚心的唇瓣,还挺软,大手拦住她纤细的腰肢,渐渐深入。

    费云沉的吻霸道而又横冲直撞,带着带惩罚的意思,。

    空气被抽走,苏晚心被吻得几乎快要窒息,好不容易才推开了费云沉。

    费云沉语气幽幽:“我身体有没有什么问题,可能需要你来亲自检验一下。”

    愣在原地喘着粗气的苏晚心,此刻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她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被强吻了。

    苏辞说到这儿,转过脸定定的看着费云沉的脸,坚定的开口道:“我从懂事之后,就发誓一定会好好保护妈妈,没有任何人能够让我离开她,就算你是我的亲爸爸,也待我很好,可是如果你做了什么伤害妈咪的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费云沉沉默着,看着苏辞那张跟自己像极了的小脸,眼眸微收。

    他的确曾经有过很多念头,带苏辞离开,给他最好的生活,苏晚心要钱的话,就给她钱,如果不缺钱,那他就帮她对付李承潼。

    并且,他手里还有对苏晚心有意义的另外一些东西。苏晚心应该也会很难抗拒。

    可是他现在似乎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留下。

    他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苏辞跟苏晚心的一脉相连,那种无法言喻的信任依赖甚至是寄生,是他没有办法替代的。

    费云沉勾了勾唇,摸摸苏辞的头:“说吧,你查到了些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查到。”苏辞颓然的靠在椅背上,闷闷不乐:“正是因为什么都没有查到,所以才更怀疑。”

    不过他见到了奶奶,并且奶奶已经将他老底抖落出来的这件事,他还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爸爸。

    毕竟他这样瞒着妈咪自己的身份,让他不得不担心爸爸别有所图。

    费云沉无言的笑了笑,也转过头看着苏辞的脸,认真道:“小辞,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的身份你总有一天会知道,可是不是现在,你只用记住,你可以相信我,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我永远都是你的爸爸。”

    父子两人回家后苏晚心都还没回来,打过电话说是在外边应酬,让两人先吃饭不用等她,费云沉和苏辞面面相觑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拿出了手机准备点外卖。

    直到两人酒足饭饱后,苏晚心才姗姗来迟,看着两人都吃了东西,也放心了许多。

    催促苏辞回房间睡觉后,她笑眯眯的拿出一份体检预约单子递给费云沉:“明天礼拜六,咱们去医院做个体检。”

    “体检?”

    苏晚心正色道:“费云沉,咱俩既然当初就说好了相处条件。你我是小辞的父母,我有义务知道你身体是不是健康,否则你怎么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我又怎么放心让小辞跟你在一起?”

    这件事她慎重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跟费云沉说说,毕竟听说那圈子挺乱的,要是一不小心染了病

    话还没说完,周身的空气骤然变冷,苏晚心觉得自己好像瞬间置身于冰窖一般,冷的她不禁有些颤抖。

    “你也别多想,有病咱们就治病不是?不c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双方好安心一点儿,苏辞过两年就上小学了,肯定还需要你那边的证”苏晚心结结巴巴的解释着。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柔软的唇给堵住了,费云沉轻轻咬了咬苏晚心的唇瓣,还挺软,大手拦住她纤细的腰肢,渐渐深入。

    费云沉的吻霸道而又横冲直撞,带着带惩罚的意思,。

    空气被抽走,苏晚心被吻得几乎快要窒息,好不容易才推开了费云沉。

    费云沉语气幽幽:“我身体有没有什么问题,可能需要你来亲自检验一下。”

    愣在原地喘着粗气的苏晚心,此刻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她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被强吻了。

    苏辞说到这儿,转过脸定定的看着费云沉的脸,坚定的开口道:“我从懂事之后,就发誓一定会好好保护妈妈,没有任何人能够让我离开她,就算你是我的亲爸爸,也待我很好,可是如果你做了什么伤害妈咪的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费云沉沉默着,看着苏辞那张跟自己像极了的小脸,眼眸微收。

    他的确曾经有过很多念头,带苏辞离开,给他最好的生活,苏晚心要钱的话,就给她钱,如果不缺钱,那他就帮她对付李承潼。

    并且,他手里还有对苏晚心有意义的另外一些东西。苏晚心应该也会很难抗拒。

    可是他现在似乎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留下。

    他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苏辞跟苏晚心的一脉相连,那种无法言喻的信任依赖甚至是寄生,是他没有办法替代的。

    费云沉勾了勾唇,摸摸苏辞的头:“说吧,你查到了些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查到。”苏辞颓然的靠在椅背上,闷闷不乐:“正是因为什么都没有查到,所以才更怀疑。”

    不过他见到了奶奶,并且奶奶已经将他老底抖落出来的这件事,他还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爸爸。

    毕竟他这样瞒着妈咪自己的身份,让他不得不担心爸爸别有所图。

    费云沉无言的笑了笑,也转过头看着苏辞的脸,认真道:“小辞,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的身份你总有一天会知道,可是不是现在,你只用记住,你可以相信我,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我永远都是你的爸爸。”

    父子两人回家后苏晚心都还没回来,打过电话说是在外边应酬,让两人先吃饭不用等她,费云沉和苏辞面面相觑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拿出了手机准备点外卖。

    直到两人酒足饭饱后,苏晚心才姗姗来迟,看着两人都吃了东西,也放心了许多。

    催促苏辞回房间睡觉后,她笑眯眯的拿出一份体检预约单子递给费云沉:“明天礼拜六,咱们去医院做个体检。”

    “体检?”

    苏晚心正色道:“费云沉,咱俩既然当初就说好了相处条件。你我是小辞的父母,我有义务知道你身体是不是健康,否则你怎么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我又怎么放心让小辞跟你在一起?”

    这件事她慎重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跟费云沉说说,毕竟听说那圈子挺乱的,要是一不小心染了病

    话还没说完,周身的空气骤然变冷,苏晚心觉得自己好像瞬间置身于冰窖一般,冷的她不禁有些颤抖。

    “你也别多想,有病咱们就治病不是?不c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双方好安心一点儿,苏辞过两年就上小学了,肯定还需要你那边的证”苏晚心结结巴巴的解释着。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柔软的唇给堵住了,费云沉轻轻咬了咬苏晚心的唇瓣,还挺软,大手拦住她纤细的腰肢,渐渐深入。

    费云沉的吻霸道而又横冲直撞,带着带惩罚的意思,。

    空气被抽走,苏晚心被吻得几乎快要窒息,好不容易才推开了费云沉。

    费云沉语气幽幽:“我身体有没有什么问题,可能需要你来亲自检验一下。”

    愣在原地喘着粗气的苏晚心,此刻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她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被强吻了。

    苏辞说到这儿,转过脸定定的看着费云沉的脸,坚定的开口道:“我从懂事之后,就发誓一定会好好保护妈妈,没有任何人能够让我离开她,就算你是我的亲爸爸,也待我很好,可是如果你做了什么伤害妈咪的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费云沉沉默着,看着苏辞那张跟自己像极了的小脸,眼眸微收。

    他的确曾经有过很多念头,带苏辞离开,给他最好的生活,苏晚心要钱的话,就给她钱,如果不缺钱,那他就帮她对付李承潼。

    并且,他手里还有对苏晚心有意义的另外一些东西。苏晚心应该也会很难抗拒。

    可是他现在似乎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留下。

    他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苏辞跟苏晚心的一脉相连,那种无法言喻的信任依赖甚至是寄生,是他没有办法替代的。

    费云沉勾了勾唇,摸摸苏辞的头:“说吧,你查到了些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查到。”苏辞颓然的靠在椅背上,闷闷不乐:“正是因为什么都没有查到,所以才更怀疑。”

    不过他见到了奶奶,并且奶奶已经将他老底抖落出来的这件事,他还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爸爸。

    毕竟他这样瞒着妈咪自己的身份,让他不得不担心爸爸别有所图。

    费云沉无言的笑了笑,也转过头看着苏辞的脸,认真道:“小辞,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的身份你总有一天会知道,可是不是现在,你只用记住,你可以相信我,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我永远都是你的爸爸。”

    父子两人回家后苏晚心都还没回来,打过电话说是在外边应酬,让两人先吃饭不用等她,费云沉和苏辞面面相觑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拿出了手机准备点外卖。

    直到两人酒足饭饱后,苏晚心才姗姗来迟,看着两人都吃了东西,也放心了许多。

    催促苏辞回房间睡觉后,她笑眯眯的拿出一份体检预约单子递给费云沉:“明天礼拜六,咱们去医院做个体检。”

    “体检?”

    苏晚心正色道:“费云沉,咱俩既然当初就说好了相处条件。你我是小辞的父母,我有义务知道你身体是不是健康,否则你怎么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我又怎么放心让小辞跟你在一起?”

    这件事她慎重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跟费云沉说说,毕竟听说那圈子挺乱的,要是一不小心染了病

    话还没说完,周身的空气骤然变冷,苏晚心觉得自己好像瞬间置身于冰窖一般,冷的她不禁有些颤抖。

    “你也别多想,有病咱们就治病不是?不c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双方好安心一点儿,苏辞过两年就上小学了,肯定还需要你那边的证”苏晚心结结巴巴的解释着。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柔软的唇给堵住了,费云沉轻轻咬了咬苏晚心的唇瓣,还挺软,大手拦住她纤细的腰肢,渐渐深入。

    费云沉的吻霸道而又横冲直撞,带着带惩罚的意思,。

    空气被抽走,苏晚心被吻得几乎快要窒息,好不容易才推开了费云沉。

    费云沉语气幽幽:“我身体有没有什么问题,可能需要你来亲自检验一下。”

    愣在原地喘着粗气的苏晚心,此刻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她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被强吻了。

    苏辞说到这儿,转过脸定定的看着费云沉的脸,坚定的开口道:“我从懂事之后,就发誓一定会好好保护妈妈,没有任何人能够让我离开她,就算你是我的亲爸爸,也待我很好,可是如果你做了什么伤害妈咪的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费云沉沉默着,看着苏辞那张跟自己像极了的小脸,眼眸微收。

    他的确曾经有过很多念头,带苏辞离开,给他最好的生活,苏晚心要钱的话,就给她钱,如果不缺钱,那他就帮她对付李承潼。

    并且,他手里还有对苏晚心有意义的另外一些东西。苏晚心应该也会很难抗拒。

    可是他现在似乎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留下。

    他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苏辞跟苏晚心的一脉相连,那种无法言喻的信任依赖甚至是寄生,是他没有办法替代的。

    费云沉勾了勾唇,摸摸苏辞的头:“说吧,你查到了些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查到。”苏辞颓然的靠在椅背上,闷闷不乐:“正是因为什么都没有查到,所以才更怀疑。”

    不过他见到了奶奶,并且奶奶已经将他老底抖落出来的这件事,他还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爸爸。

    毕竟他这样瞒着妈咪自己的身份,让他不得不担心爸爸别有所图。

    费云沉无言的笑了笑,也转过头看着苏辞的脸,认真道:“小辞,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的身份你总有一天会知道,可是不是现在,你只用记住,你可以相信我,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我永远都是你的爸爸。”

    父子两人回家后苏晚心都还没回来,打过电话说是在外边应酬,让两人先吃饭不用等她,费云沉和苏辞面面相觑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拿出了手机准备点外卖。

    直到两人酒足饭饱后,苏晚心才姗姗来迟,看着两人都吃了东西,也放心了许多。

    催促苏辞回房间睡觉后,她笑眯眯的拿出一份体检预约单子递给费云沉:“明天礼拜六,咱们去医院做个体检。”

    “体检?”

    苏晚心正色道:“费云沉,咱俩既然当初就说好了相处条件。你我是小辞的父母,我有义务知道你身体是不是健康,否则你怎么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我又怎么放心让小辞跟你在一起?”

    这件事她慎重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跟费云沉说说,毕竟听说那圈子挺乱的,要是一不小心染了病

    话还没说完,周身的空气骤然变冷,苏晚心觉得自己好像瞬间置身于冰窖一般,冷的她不禁有些颤抖。

    “你也别多想,有病咱们就治病不是?不c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双方好安心一点儿,苏辞过两年就上小学了,肯定还需要你那边的证”苏晚心结结巴巴的解释着。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柔软的唇给堵住了,费云沉轻轻咬了咬苏晚心的唇瓣,还挺软,大手拦住她纤细的腰肢,渐渐深入。

    费云沉的吻霸道而又横冲直撞,带着带惩罚的意思,。

    空气被抽走,苏晚心被吻得几乎快要窒息,好不容易才推开了费云沉。

    费云沉语气幽幽:“我身体有没有什么问题,可能需要你来亲自检验一下。”

    愣在原地喘着粗气的苏晚心,此刻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她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被强吻了。

    苏辞说到这儿,转过脸定定的看着费云沉的脸,坚定的开口道:“我从懂事之后,就发誓一定会好好保护妈妈,没有任何人能够让我离开她,就算你是我的亲爸爸,也待我很好,可是如果你做了什么伤害妈咪的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费云沉沉默着,看着苏辞那张跟自己像极了的小脸,眼眸微收。

    他的确曾经有过很多念头,带苏辞离开,给他最好的生活,苏晚心要钱的话,就给她钱,如果不缺钱,那他就帮她对付李承潼。

    并且,他手里还有对苏晚心有意义的另外一些东西。苏晚心应该也会很难抗拒。

    可是他现在似乎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留下。

    他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苏辞跟苏晚心的一脉相连,那种无法言喻的信任依赖甚至是寄生,是他没有办法替代的。

    费云沉勾了勾唇,摸摸苏辞的头:“说吧,你查到了些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查到。”苏辞颓然的靠在椅背上,闷闷不乐:“正是因为什么都没有查到,所以才更怀疑。”

    不过他见到了奶奶,并且奶奶已经将他老底抖落出来的这件事,他还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爸爸。

    毕竟他这样瞒着妈咪自己的身份,让他不得不担心爸爸别有所图。

    费云沉无言的笑了笑,也转过头看着苏辞的脸,认真道:“小辞,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的身份你总有一天会知道,可是不是现在,你只用记住,你可以相信我,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我永远都是你的爸爸。”

    父子两人回家后苏晚心都还没回来,打过电话说是在外边应酬,让两人先吃饭不用等她,费云沉和苏辞面面相觑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拿出了手机准备点外卖。

    直到两人酒足饭饱后,苏晚心才姗姗来迟,看着两人都吃了东西,也放心了许多。

    催促苏辞回房间睡觉后,她笑眯眯的拿出一份体检预约单子递给费云沉:“明天礼拜六,咱们去医院做个体检。”

    “体检?”

    苏晚心正色道:“费云沉,咱俩既然当初就说好了相处条件。你我是小辞的父母,我有义务知道你身体是不是健康,否则你怎么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我又怎么放心让小辞跟你在一起?”

    这件事她慎重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跟费云沉说说,毕竟听说那圈子挺乱的,要是一不小心染了病

    话还没说完,周身的空气骤然变冷,苏晚心觉得自己好像瞬间置身于冰窖一般,冷的她不禁有些颤抖。

    “你也别多想,有病咱们就治病不是?不c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双方好安心一点儿,苏辞过两年就上小学了,肯定还需要你那边的证”苏晚心结结巴巴的解释着。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柔软的唇给堵住了,费云沉轻轻咬了咬苏晚心的唇瓣,还挺软,大手拦住她纤细的腰肢,渐渐深入。

    费云沉的吻霸道而又横冲直撞,带着带惩罚的意思,。

    空气被抽走,苏晚心被吻得几乎快要窒息,好不容易才推开了费云沉。

    费云沉语气幽幽:“我身体有没有什么问题,可能需要你来亲自检验一下。”

    愣在原地喘着粗气的苏晚心,此刻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她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被强吻了。

    苏辞说到这儿,转过脸定定的看着费云沉的脸,坚定的开口道:“我从懂事之后,就发誓一定会好好保护妈妈,没有任何人能够让我离开她,就算你是我的亲爸爸,也待我很好,可是如果你做了什么伤害妈咪的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费云沉沉默着,看着苏辞那张跟自己像极了的小脸,眼眸微收。

    他的确曾经有过很多念头,带苏辞离开,给他最好的生活,苏晚心要钱的话,就给她钱,如果不缺钱,那他就帮她对付李承潼。

    并且,他手里还有对苏晚心有意义的另外一些东西。苏晚心应该也会很难抗拒。

    可是他现在似乎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留下。

    他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苏辞跟苏晚心的一脉相连,那种无法言喻的信任依赖甚至是寄生,是他没有办法替代的。

    费云沉勾了勾唇,摸摸苏辞的头:“说吧,你查到了些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查到。”苏辞颓然的靠在椅背上,闷闷不乐:“正是因为什么都没有查到,所以才更怀疑。”

    不过他见到了奶奶,并且奶奶已经将他老底抖落出来的这件事,他还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爸爸。

    毕竟他这样瞒着妈咪自己的身份,让他不得不担心爸爸别有所图。

    费云沉无言的笑了笑,也转过头看着苏辞的脸,认真道:“小辞,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的身份你总有一天会知道,可是不是现在,你只用记住,你可以相信我,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我永远都是你的爸爸。”

    父子两人回家后苏晚心都还没回来,打过电话说是在外边应酬,让两人先吃饭不用等她,费云沉和苏辞面面相觑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拿出了手机准备点外卖。

    直到两人酒足饭饱后,苏晚心才姗姗来迟,看着两人都吃了东西,也放心了许多。

    催促苏辞回房间睡觉后,她笑眯眯的拿出一份体检预约单子递给费云沉:“明天礼拜六,咱们去医院做个体检。”

    “体检?”

    苏晚心正色道:“费云沉,咱俩既然当初就说好了相处条件。你我是小辞的父母,我有义务知道你身体是不是健康,否则你怎么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我又怎么放心让小辞跟你在一起?”

    这件事她慎重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跟费云沉说说,毕竟听说那圈子挺乱的,要是一不小心染了病

    话还没说完,周身的空气骤然变冷,苏晚心觉得自己好像瞬间置身于冰窖一般,冷的她不禁有些颤抖。

    “你也别多想,有病咱们就治病不是?不c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双方好安心一点儿,苏辞过两年就上小学了,肯定还需要你那边的证”苏晚心结结巴巴的解释着。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柔软的唇给堵住了,费云沉轻轻咬了咬苏晚心的唇瓣,还挺软,大手拦住她纤细的腰肢,渐渐深入。

    费云沉的吻霸道而又横冲直撞,带着带惩罚的意思,。

    空气被抽走,苏晚心被吻得几乎快要窒息,好不容易才推开了费云沉。

    费云沉语气幽幽:“我身体有没有什么问题,可能需要你来亲自检验一下。”

    愣在原地喘着粗气的苏晚心,此刻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她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被强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