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反客为主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费云沉!”苏晚心忍无可忍的怒吼,感觉被他气得酒精都更上头了。

    费云沉伸出手指,指了指二楼的方向,比了个禁声的动作:“你想把儿子吵醒么?”

    “你!”苏晚心压低了声音,可怒气丝毫未减,一张红唇微张,像任君采撷的樱桃。

    费云沉看着那双红唇,幽暗的眸子沉了沉,也不理她。

    蹲下身去将苏晚心的高跟鞋脱下,帮她换上舒适的毛拖鞋,摸了摸苏晚心的脑袋:“回家也不换鞋子,在外边上了一天班,不累么?”

    男人早换上了宽松的家居袍,丝绸的料子,冷淡气息恰如其分的更衬着他清冷矜贵的气质,语气温柔声调低沉,灰色的衣袍在朦胧月色下更显孤傲贵气。

    苏晚心也不知道自己是酒精上头还是色迷心窍,直接将费云沉扑倒在沙发上,朝着他的唇就咬了过去。

    儿子都有了,害羞个屁啊!反正自己出了那么多钱,还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

    费云沉没料到苏晚心会有这么一手,整个人毫无防备的被扑倒在沙发上,双手下意识抱住苏晚心的腰肢不让她摔下去。

    鼻尖萦绕着苏晚心身上好闻的体香,再加上淡淡的酒味,让人沉迷,费云沉配合着她的动作。

    可没多久,苏晚心就赶忙起身,认输似的摆了摆手。

    费云沉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苏晚心,你属狗的么?”

    “怎么?就允许你对我为所欲为?不能让我反客为主?”苏晚心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费云沉有些好笑,吃疼的揉揉嘴唇:“反客为主就是咬烂我的嘴?”

    听了他的话,苏晚心下意识的看向他的嘴,嘴唇上果然有一个地方破了皮,现在还在渗着血。

    她尴尬的吸了吸鼻子,故作镇定:“这,这是不小心磕到了,并不是有意的。”

    说着还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这丫头怎么那么可爱?

    “我知道。”费云沉的大手摸了摸她的头,心情好了不少。

    他当然知道苏晚心不是故意的,那生涩的吻技,怕是连小学生都不如。

    看着苏晚心红得快要滴出血来的脸,费云沉开始转移话题:“明天体检几点钟?”

    “啊?”

    “你不是要带我去体检?”费云沉捡起掉在地上的预约体检单。

    “噢噢噢!”苏晚心恍然大悟的点头:“早上九点半,不能吃早餐。”

    “体检完以后没问题就能服侍金主了么?”费云沉眼里带笑,让苏晚心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脏又砰砰乱跳了起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睡觉,明天不准迟到!”苏晚心别开眼,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逃也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锁上门扑到床上,苏晚心将头捂进被子里开始学土拨鼠尖叫:“苏晚心,你怎么就那么熏心呢!!!”

    正想着,手机响了起来,是消息发送进来的声音。

    苏晚心起身,拿起手机,来信人是费云沉,上面除了之前陪酒的转账记录,只有短短几个字——“晚安,好梦,金主小姐。”

    这狗男人也太会撩了吧!

    苏晚心心跳又漏了半拍,咬牙切齿的起身拿着浴袍进了浴室。

    “费云沉!”苏晚心忍无可忍的怒吼,感觉被他气得酒精都更上头了。

    费云沉伸出手指,指了指二楼的方向,比了个禁声的动作:“你想把儿子吵醒么?”

    “你!”苏晚心压低了声音,可怒气丝毫未减,一张红唇微张,像任君采撷的樱桃。

    费云沉看着那双红唇,幽暗的眸子沉了沉,也不理她。

    蹲下身去将苏晚心的高跟鞋脱下,帮她换上舒适的毛拖鞋,摸了摸苏晚心的脑袋:“回家也不换鞋子,在外边上了一天班,不累么?”

    男人早换上了宽松的家居袍,丝绸的料子,冷淡气息恰如其分的更衬着他清冷矜贵的气质,语气温柔声调低沉,灰色的衣袍在朦胧月色下更显孤傲贵气。

    苏晚心也不知道自己是酒精上头还是色迷心窍,直接将费云沉扑倒在沙发上,朝着他的唇就咬了过去。

    儿子都有了,害羞个屁啊!反正自己出了那么多钱,还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

    费云沉没料到苏晚心会有这么一手,整个人毫无防备的被扑倒在沙发上,双手下意识抱住苏晚心的腰肢不让她摔下去。

    鼻尖萦绕着苏晚心身上好闻的体香,再加上淡淡的酒味,让人沉迷,费云沉配合着她的动作。

    可没多久,苏晚心就赶忙起身,认输似的摆了摆手。

    费云沉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苏晚心,你属狗的么?”

    “怎么?就允许你对我为所欲为?不能让我反客为主?”苏晚心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费云沉有些好笑,吃疼的揉揉嘴唇:“反客为主就是咬烂我的嘴?”

    听了他的话,苏晚心下意识的看向他的嘴,嘴唇上果然有一个地方破了皮,现在还在渗着血。

    她尴尬的吸了吸鼻子,故作镇定:“这,这是不小心磕到了,并不是有意的。”

    说着还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这丫头怎么那么可爱?

    “我知道。”费云沉的大手摸了摸她的头,心情好了不少。

    他当然知道苏晚心不是故意的,那生涩的吻技,怕是连小学生都不如。

    看着苏晚心红得快要滴出血来的脸,费云沉开始转移话题:“明天体检几点钟?”

    “啊?”

    “你不是要带我去体检?”费云沉捡起掉在地上的预约体检单。

    “噢噢噢!”苏晚心恍然大悟的点头:“早上九点半,不能吃早餐。”

    “体检完以后没问题就能服侍金主了么?”费云沉眼里带笑,让苏晚心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脏又砰砰乱跳了起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睡觉,明天不准迟到!”苏晚心别开眼,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逃也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锁上门扑到床上,苏晚心将头捂进被子里开始学土拨鼠尖叫:“苏晚心,你怎么就那么熏心呢!!!”

    正想着,手机响了起来,是消息发送进来的声音。

    苏晚心起身,拿起手机,来信人是费云沉,上面除了之前陪酒的转账记录,只有短短几个字——“晚安,好梦,金主小姐。”

    这狗男人也太会撩了吧!

    苏晚心心跳又漏了半拍,咬牙切齿的起身拿着浴袍进了浴室。

    “费云沉!”苏晚心忍无可忍的怒吼,感觉被他气得酒精都更上头了。

    费云沉伸出手指,指了指二楼的方向,比了个禁声的动作:“你想把儿子吵醒么?”

    “你!”苏晚心压低了声音,可怒气丝毫未减,一张红唇微张,像任君采撷的樱桃。

    费云沉看着那双红唇,幽暗的眸子沉了沉,也不理她。

    蹲下身去将苏晚心的高跟鞋脱下,帮她换上舒适的毛拖鞋,摸了摸苏晚心的脑袋:“回家也不换鞋子,在外边上了一天班,不累么?”

    男人早换上了宽松的家居袍,丝绸的料子,冷淡气息恰如其分的更衬着他清冷矜贵的气质,语气温柔声调低沉,灰色的衣袍在朦胧月色下更显孤傲贵气。

    苏晚心也不知道自己是酒精上头还是色迷心窍,直接将费云沉扑倒在沙发上,朝着他的唇就咬了过去。

    儿子都有了,害羞个屁啊!反正自己出了那么多钱,还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

    费云沉没料到苏晚心会有这么一手,整个人毫无防备的被扑倒在沙发上,双手下意识抱住苏晚心的腰肢不让她摔下去。

    鼻尖萦绕着苏晚心身上好闻的体香,再加上淡淡的酒味,让人沉迷,费云沉配合着她的动作。

    可没多久,苏晚心就赶忙起身,认输似的摆了摆手。

    费云沉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苏晚心,你属狗的么?”

    “怎么?就允许你对我为所欲为?不能让我反客为主?”苏晚心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费云沉有些好笑,吃疼的揉揉嘴唇:“反客为主就是咬烂我的嘴?”

    听了他的话,苏晚心下意识的看向他的嘴,嘴唇上果然有一个地方破了皮,现在还在渗着血。

    她尴尬的吸了吸鼻子,故作镇定:“这,这是不小心磕到了,并不是有意的。”

    说着还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这丫头怎么那么可爱?

    “我知道。”费云沉的大手摸了摸她的头,心情好了不少。

    他当然知道苏晚心不是故意的,那生涩的吻技,怕是连小学生都不如。

    看着苏晚心红得快要滴出血来的脸,费云沉开始转移话题:“明天体检几点钟?”

    “啊?”

    “你不是要带我去体检?”费云沉捡起掉在地上的预约体检单。

    “噢噢噢!”苏晚心恍然大悟的点头:“早上九点半,不能吃早餐。”

    “体检完以后没问题就能服侍金主了么?”费云沉眼里带笑,让苏晚心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脏又砰砰乱跳了起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睡觉,明天不准迟到!”苏晚心别开眼,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逃也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锁上门扑到床上,苏晚心将头捂进被子里开始学土拨鼠尖叫:“苏晚心,你怎么就那么熏心呢!!!”

    正想着,手机响了起来,是消息发送进来的声音。

    苏晚心起身,拿起手机,来信人是费云沉,上面除了之前陪酒的转账记录,只有短短几个字——“晚安,好梦,金主小姐。”

    这狗男人也太会撩了吧!

    苏晚心心跳又漏了半拍,咬牙切齿的起身拿着浴袍进了浴室。

    “费云沉!”苏晚心忍无可忍的怒吼,感觉被他气得酒精都更上头了。

    费云沉伸出手指,指了指二楼的方向,比了个禁声的动作:“你想把儿子吵醒么?”

    “你!”苏晚心压低了声音,可怒气丝毫未减,一张红唇微张,像任君采撷的樱桃。

    费云沉看着那双红唇,幽暗的眸子沉了沉,也不理她。

    蹲下身去将苏晚心的高跟鞋脱下,帮她换上舒适的毛拖鞋,摸了摸苏晚心的脑袋:“回家也不换鞋子,在外边上了一天班,不累么?”

    男人早换上了宽松的家居袍,丝绸的料子,冷淡气息恰如其分的更衬着他清冷矜贵的气质,语气温柔声调低沉,灰色的衣袍在朦胧月色下更显孤傲贵气。

    苏晚心也不知道自己是酒精上头还是色迷心窍,直接将费云沉扑倒在沙发上,朝着他的唇就咬了过去。

    儿子都有了,害羞个屁啊!反正自己出了那么多钱,还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

    费云沉没料到苏晚心会有这么一手,整个人毫无防备的被扑倒在沙发上,双手下意识抱住苏晚心的腰肢不让她摔下去。

    鼻尖萦绕着苏晚心身上好闻的体香,再加上淡淡的酒味,让人沉迷,费云沉配合着她的动作。

    可没多久,苏晚心就赶忙起身,认输似的摆了摆手。

    费云沉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苏晚心,你属狗的么?”

    “怎么?就允许你对我为所欲为?不能让我反客为主?”苏晚心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费云沉有些好笑,吃疼的揉揉嘴唇:“反客为主就是咬烂我的嘴?”

    听了他的话,苏晚心下意识的看向他的嘴,嘴唇上果然有一个地方破了皮,现在还在渗着血。

    她尴尬的吸了吸鼻子,故作镇定:“这,这是不小心磕到了,并不是有意的。”

    说着还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这丫头怎么那么可爱?

    “我知道。”费云沉的大手摸了摸她的头,心情好了不少。

    他当然知道苏晚心不是故意的,那生涩的吻技,怕是连小学生都不如。

    看着苏晚心红得快要滴出血来的脸,费云沉开始转移话题:“明天体检几点钟?”

    “啊?”

    “你不是要带我去体检?”费云沉捡起掉在地上的预约体检单。

    “噢噢噢!”苏晚心恍然大悟的点头:“早上九点半,不能吃早餐。”

    “体检完以后没问题就能服侍金主了么?”费云沉眼里带笑,让苏晚心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脏又砰砰乱跳了起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睡觉,明天不准迟到!”苏晚心别开眼,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逃也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锁上门扑到床上,苏晚心将头捂进被子里开始学土拨鼠尖叫:“苏晚心,你怎么就那么熏心呢!!!”

    正想着,手机响了起来,是消息发送进来的声音。

    苏晚心起身,拿起手机,来信人是费云沉,上面除了之前陪酒的转账记录,只有短短几个字——“晚安,好梦,金主小姐。”

    这狗男人也太会撩了吧!

    苏晚心心跳又漏了半拍,咬牙切齿的起身拿着浴袍进了浴室。

    “费云沉!”苏晚心忍无可忍的怒吼,感觉被他气得酒精都更上头了。

    费云沉伸出手指,指了指二楼的方向,比了个禁声的动作:“你想把儿子吵醒么?”

    “你!”苏晚心压低了声音,可怒气丝毫未减,一张红唇微张,像任君采撷的樱桃。

    费云沉看着那双红唇,幽暗的眸子沉了沉,也不理她。

    蹲下身去将苏晚心的高跟鞋脱下,帮她换上舒适的毛拖鞋,摸了摸苏晚心的脑袋:“回家也不换鞋子,在外边上了一天班,不累么?”

    男人早换上了宽松的家居袍,丝绸的料子,冷淡气息恰如其分的更衬着他清冷矜贵的气质,语气温柔声调低沉,灰色的衣袍在朦胧月色下更显孤傲贵气。

    苏晚心也不知道自己是酒精上头还是色迷心窍,直接将费云沉扑倒在沙发上,朝着他的唇就咬了过去。

    儿子都有了,害羞个屁啊!反正自己出了那么多钱,还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

    费云沉没料到苏晚心会有这么一手,整个人毫无防备的被扑倒在沙发上,双手下意识抱住苏晚心的腰肢不让她摔下去。

    鼻尖萦绕着苏晚心身上好闻的体香,再加上淡淡的酒味,让人沉迷,费云沉配合着她的动作。

    可没多久,苏晚心就赶忙起身,认输似的摆了摆手。

    费云沉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苏晚心,你属狗的么?”

    “怎么?就允许你对我为所欲为?不能让我反客为主?”苏晚心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费云沉有些好笑,吃疼的揉揉嘴唇:“反客为主就是咬烂我的嘴?”

    听了他的话,苏晚心下意识的看向他的嘴,嘴唇上果然有一个地方破了皮,现在还在渗着血。

    她尴尬的吸了吸鼻子,故作镇定:“这,这是不小心磕到了,并不是有意的。”

    说着还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这丫头怎么那么可爱?

    “我知道。”费云沉的大手摸了摸她的头,心情好了不少。

    他当然知道苏晚心不是故意的,那生涩的吻技,怕是连小学生都不如。

    看着苏晚心红得快要滴出血来的脸,费云沉开始转移话题:“明天体检几点钟?”

    “啊?”

    “你不是要带我去体检?”费云沉捡起掉在地上的预约体检单。

    “噢噢噢!”苏晚心恍然大悟的点头:“早上九点半,不能吃早餐。”

    “体检完以后没问题就能服侍金主了么?”费云沉眼里带笑,让苏晚心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脏又砰砰乱跳了起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睡觉,明天不准迟到!”苏晚心别开眼,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逃也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锁上门扑到床上,苏晚心将头捂进被子里开始学土拨鼠尖叫:“苏晚心,你怎么就那么熏心呢!!!”

    正想着,手机响了起来,是消息发送进来的声音。

    苏晚心起身,拿起手机,来信人是费云沉,上面除了之前陪酒的转账记录,只有短短几个字——“晚安,好梦,金主小姐。”

    这狗男人也太会撩了吧!

    苏晚心心跳又漏了半拍,咬牙切齿的起身拿着浴袍进了浴室。

    “费云沉!”苏晚心忍无可忍的怒吼,感觉被他气得酒精都更上头了。

    费云沉伸出手指,指了指二楼的方向,比了个禁声的动作:“你想把儿子吵醒么?”

    “你!”苏晚心压低了声音,可怒气丝毫未减,一张红唇微张,像任君采撷的樱桃。

    费云沉看着那双红唇,幽暗的眸子沉了沉,也不理她。

    蹲下身去将苏晚心的高跟鞋脱下,帮她换上舒适的毛拖鞋,摸了摸苏晚心的脑袋:“回家也不换鞋子,在外边上了一天班,不累么?”

    男人早换上了宽松的家居袍,丝绸的料子,冷淡气息恰如其分的更衬着他清冷矜贵的气质,语气温柔声调低沉,灰色的衣袍在朦胧月色下更显孤傲贵气。

    苏晚心也不知道自己是酒精上头还是色迷心窍,直接将费云沉扑倒在沙发上,朝着他的唇就咬了过去。

    儿子都有了,害羞个屁啊!反正自己出了那么多钱,还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

    费云沉没料到苏晚心会有这么一手,整个人毫无防备的被扑倒在沙发上,双手下意识抱住苏晚心的腰肢不让她摔下去。

    鼻尖萦绕着苏晚心身上好闻的体香,再加上淡淡的酒味,让人沉迷,费云沉配合着她的动作。

    可没多久,苏晚心就赶忙起身,认输似的摆了摆手。

    费云沉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苏晚心,你属狗的么?”

    “怎么?就允许你对我为所欲为?不能让我反客为主?”苏晚心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费云沉有些好笑,吃疼的揉揉嘴唇:“反客为主就是咬烂我的嘴?”

    听了他的话,苏晚心下意识的看向他的嘴,嘴唇上果然有一个地方破了皮,现在还在渗着血。

    她尴尬的吸了吸鼻子,故作镇定:“这,这是不小心磕到了,并不是有意的。”

    说着还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这丫头怎么那么可爱?

    “我知道。”费云沉的大手摸了摸她的头,心情好了不少。

    他当然知道苏晚心不是故意的,那生涩的吻技,怕是连小学生都不如。

    看着苏晚心红得快要滴出血来的脸,费云沉开始转移话题:“明天体检几点钟?”

    “啊?”

    “你不是要带我去体检?”费云沉捡起掉在地上的预约体检单。

    “噢噢噢!”苏晚心恍然大悟的点头:“早上九点半,不能吃早餐。”

    “体检完以后没问题就能服侍金主了么?”费云沉眼里带笑,让苏晚心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脏又砰砰乱跳了起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睡觉,明天不准迟到!”苏晚心别开眼,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逃也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锁上门扑到床上,苏晚心将头捂进被子里开始学土拨鼠尖叫:“苏晚心,你怎么就那么熏心呢!!!”

    正想着,手机响了起来,是消息发送进来的声音。

    苏晚心起身,拿起手机,来信人是费云沉,上面除了之前陪酒的转账记录,只有短短几个字——“晚安,好梦,金主小姐。”

    这狗男人也太会撩了吧!

    苏晚心心跳又漏了半拍,咬牙切齿的起身拿着浴袍进了浴室。

    “费云沉!”苏晚心忍无可忍的怒吼,感觉被他气得酒精都更上头了。

    费云沉伸出手指,指了指二楼的方向,比了个禁声的动作:“你想把儿子吵醒么?”

    “你!”苏晚心压低了声音,可怒气丝毫未减,一张红唇微张,像任君采撷的樱桃。

    费云沉看着那双红唇,幽暗的眸子沉了沉,也不理她。

    蹲下身去将苏晚心的高跟鞋脱下,帮她换上舒适的毛拖鞋,摸了摸苏晚心的脑袋:“回家也不换鞋子,在外边上了一天班,不累么?”

    男人早换上了宽松的家居袍,丝绸的料子,冷淡气息恰如其分的更衬着他清冷矜贵的气质,语气温柔声调低沉,灰色的衣袍在朦胧月色下更显孤傲贵气。

    苏晚心也不知道自己是酒精上头还是色迷心窍,直接将费云沉扑倒在沙发上,朝着他的唇就咬了过去。

    儿子都有了,害羞个屁啊!反正自己出了那么多钱,还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

    费云沉没料到苏晚心会有这么一手,整个人毫无防备的被扑倒在沙发上,双手下意识抱住苏晚心的腰肢不让她摔下去。

    鼻尖萦绕着苏晚心身上好闻的体香,再加上淡淡的酒味,让人沉迷,费云沉配合着她的动作。

    可没多久,苏晚心就赶忙起身,认输似的摆了摆手。

    费云沉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苏晚心,你属狗的么?”

    “怎么?就允许你对我为所欲为?不能让我反客为主?”苏晚心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费云沉有些好笑,吃疼的揉揉嘴唇:“反客为主就是咬烂我的嘴?”

    听了他的话,苏晚心下意识的看向他的嘴,嘴唇上果然有一个地方破了皮,现在还在渗着血。

    她尴尬的吸了吸鼻子,故作镇定:“这,这是不小心磕到了,并不是有意的。”

    说着还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这丫头怎么那么可爱?

    “我知道。”费云沉的大手摸了摸她的头,心情好了不少。

    他当然知道苏晚心不是故意的,那生涩的吻技,怕是连小学生都不如。

    看着苏晚心红得快要滴出血来的脸,费云沉开始转移话题:“明天体检几点钟?”

    “啊?”

    “你不是要带我去体检?”费云沉捡起掉在地上的预约体检单。

    “噢噢噢!”苏晚心恍然大悟的点头:“早上九点半,不能吃早餐。”

    “体检完以后没问题就能服侍金主了么?”费云沉眼里带笑,让苏晚心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脏又砰砰乱跳了起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睡觉,明天不准迟到!”苏晚心别开眼,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逃也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锁上门扑到床上,苏晚心将头捂进被子里开始学土拨鼠尖叫:“苏晚心,你怎么就那么熏心呢!!!”

    正想着,手机响了起来,是消息发送进来的声音。

    苏晚心起身,拿起手机,来信人是费云沉,上面除了之前陪酒的转账记录,只有短短几个字——“晚安,好梦,金主小姐。”

    这狗男人也太会撩了吧!

    苏晚心心跳又漏了半拍,咬牙切齿的起身拿着浴袍进了浴室。

    “费云沉!”苏晚心忍无可忍的怒吼,感觉被他气得酒精都更上头了。

    费云沉伸出手指,指了指二楼的方向,比了个禁声的动作:“你想把儿子吵醒么?”

    “你!”苏晚心压低了声音,可怒气丝毫未减,一张红唇微张,像任君采撷的樱桃。

    费云沉看着那双红唇,幽暗的眸子沉了沉,也不理她。

    蹲下身去将苏晚心的高跟鞋脱下,帮她换上舒适的毛拖鞋,摸了摸苏晚心的脑袋:“回家也不换鞋子,在外边上了一天班,不累么?”

    男人早换上了宽松的家居袍,丝绸的料子,冷淡气息恰如其分的更衬着他清冷矜贵的气质,语气温柔声调低沉,灰色的衣袍在朦胧月色下更显孤傲贵气。

    苏晚心也不知道自己是酒精上头还是色迷心窍,直接将费云沉扑倒在沙发上,朝着他的唇就咬了过去。

    儿子都有了,害羞个屁啊!反正自己出了那么多钱,还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

    费云沉没料到苏晚心会有这么一手,整个人毫无防备的被扑倒在沙发上,双手下意识抱住苏晚心的腰肢不让她摔下去。

    鼻尖萦绕着苏晚心身上好闻的体香,再加上淡淡的酒味,让人沉迷,费云沉配合着她的动作。

    可没多久,苏晚心就赶忙起身,认输似的摆了摆手。

    费云沉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苏晚心,你属狗的么?”

    “怎么?就允许你对我为所欲为?不能让我反客为主?”苏晚心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费云沉有些好笑,吃疼的揉揉嘴唇:“反客为主就是咬烂我的嘴?”

    听了他的话,苏晚心下意识的看向他的嘴,嘴唇上果然有一个地方破了皮,现在还在渗着血。

    她尴尬的吸了吸鼻子,故作镇定:“这,这是不小心磕到了,并不是有意的。”

    说着还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这丫头怎么那么可爱?

    “我知道。”费云沉的大手摸了摸她的头,心情好了不少。

    他当然知道苏晚心不是故意的,那生涩的吻技,怕是连小学生都不如。

    看着苏晚心红得快要滴出血来的脸,费云沉开始转移话题:“明天体检几点钟?”

    “啊?”

    “你不是要带我去体检?”费云沉捡起掉在地上的预约体检单。

    “噢噢噢!”苏晚心恍然大悟的点头:“早上九点半,不能吃早餐。”

    “体检完以后没问题就能服侍金主了么?”费云沉眼里带笑,让苏晚心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脏又砰砰乱跳了起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睡觉,明天不准迟到!”苏晚心别开眼,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逃也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锁上门扑到床上,苏晚心将头捂进被子里开始学土拨鼠尖叫:“苏晚心,你怎么就那么熏心呢!!!”

    正想着,手机响了起来,是消息发送进来的声音。

    苏晚心起身,拿起手机,来信人是费云沉,上面除了之前陪酒的转账记录,只有短短几个字——“晚安,好梦,金主小姐。”

    这狗男人也太会撩了吧!

    苏晚心心跳又漏了半拍,咬牙切齿的起身拿着浴袍进了浴室。

    “费云沉!”苏晚心忍无可忍的怒吼,感觉被他气得酒精都更上头了。

    费云沉伸出手指,指了指二楼的方向,比了个禁声的动作:“你想把儿子吵醒么?”

    “你!”苏晚心压低了声音,可怒气丝毫未减,一张红唇微张,像任君采撷的樱桃。

    费云沉看着那双红唇,幽暗的眸子沉了沉,也不理她。

    蹲下身去将苏晚心的高跟鞋脱下,帮她换上舒适的毛拖鞋,摸了摸苏晚心的脑袋:“回家也不换鞋子,在外边上了一天班,不累么?”

    男人早换上了宽松的家居袍,丝绸的料子,冷淡气息恰如其分的更衬着他清冷矜贵的气质,语气温柔声调低沉,灰色的衣袍在朦胧月色下更显孤傲贵气。

    苏晚心也不知道自己是酒精上头还是色迷心窍,直接将费云沉扑倒在沙发上,朝着他的唇就咬了过去。

    儿子都有了,害羞个屁啊!反正自己出了那么多钱,还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

    费云沉没料到苏晚心会有这么一手,整个人毫无防备的被扑倒在沙发上,双手下意识抱住苏晚心的腰肢不让她摔下去。

    鼻尖萦绕着苏晚心身上好闻的体香,再加上淡淡的酒味,让人沉迷,费云沉配合着她的动作。

    可没多久,苏晚心就赶忙起身,认输似的摆了摆手。

    费云沉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苏晚心,你属狗的么?”

    “怎么?就允许你对我为所欲为?不能让我反客为主?”苏晚心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费云沉有些好笑,吃疼的揉揉嘴唇:“反客为主就是咬烂我的嘴?”

    听了他的话,苏晚心下意识的看向他的嘴,嘴唇上果然有一个地方破了皮,现在还在渗着血。

    她尴尬的吸了吸鼻子,故作镇定:“这,这是不小心磕到了,并不是有意的。”

    说着还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这丫头怎么那么可爱?

    “我知道。”费云沉的大手摸了摸她的头,心情好了不少。

    他当然知道苏晚心不是故意的,那生涩的吻技,怕是连小学生都不如。

    看着苏晚心红得快要滴出血来的脸,费云沉开始转移话题:“明天体检几点钟?”

    “啊?”

    “你不是要带我去体检?”费云沉捡起掉在地上的预约体检单。

    “噢噢噢!”苏晚心恍然大悟的点头:“早上九点半,不能吃早餐。”

    “体检完以后没问题就能服侍金主了么?”费云沉眼里带笑,让苏晚心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脏又砰砰乱跳了起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睡觉,明天不准迟到!”苏晚心别开眼,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逃也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锁上门扑到床上,苏晚心将头捂进被子里开始学土拨鼠尖叫:“苏晚心,你怎么就那么熏心呢!!!”

    正想着,手机响了起来,是消息发送进来的声音。

    苏晚心起身,拿起手机,来信人是费云沉,上面除了之前陪酒的转账记录,只有短短几个字——“晚安,好梦,金主小姐。”

    这狗男人也太会撩了吧!

    苏晚心心跳又漏了半拍,咬牙切齿的起身拿着浴袍进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