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陪儿子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无用之功,无需理会。”费云沉淡定的坐在老板椅上,手指在键盘上翻飞。

    老板都这么气定神闲,他这个打工的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下午五点,费云沉准时站起身来,看样子又是要准时下班的节奏。

    江擒一向八卦,见他最近准时准点下班,好奇心越发加重了:“老大,你最近怎么每天下班这么早,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

    以往他都加班到天亮,现在怎么变好好先生了。

    “陪儿子吃饭。”费云沉回答的那叫一个理所当然,尽管脸上没什么表情,也难以掩饰言语中的得意。

    “是陪儿子还是陪老婆?”江擒忍不住打趣他,“我看你是怕嫂子在家等着急了吧?”

    “最近工作太轻松了?要不要去洲度个假?”说话间费云沉漆黑的眸子霎时间黑沉下来,浑身散发的寒气让人退避三舍。

    江擒感受到这浓浓的杀气,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嘴巴,他讪笑道:“我忙,忙得很。你赶紧下班吧,我还得加班呢。”

    最近老大的脾气柔和了不少,他差点都忘了之前的费云沉的臭脾气。

    吞了吞口水,赶紧送走这尊大佛。

    自从住进了云碧水岸之后,费云沉叫走了司机,一直都是自己开着小破奔驰来往转悠。

    今天保姆小水请了病假,费云沉亲自去幼儿园接苏辞放学。

    这也是父子俩难得的单独相处。

    坐在副驾驶上,苏辞紧绷着小脸一言不发。

    费云沉的表情和他如出一辙,甚至更冷。

    这俩人如果不是大小不同,简直从里到外,不管是气质还是外貌都别无二致。

    “怎么了?”见苏辞似乎不太开心的样子,费云沉开口道。

    苏辞揉了揉太阳穴,一副苦恼的样子:“幼儿园的女同学们都老缠着我,老师也是,整天当我五体不勤似的,教的唱歌跳舞画画什么的更是简单到不行,我怀疑我再待下去要自闭了。”

    费云沉深深的看了苏辞一眼,他知道苏辞智商高,不过在家里也只是个整天缠着妈妈的小屁孩,却没想到居然机敏到了这种程度。

    费云沉的嘴角勾了勾,不过也是,他的儿子,怎么可能是一般人?想到这儿,费云沉不免有些自傲,转了半圈方向盘掉过头去:“既然这样,那我给你转校吧,不过你去的新学校里教了些什么,你得跟你妈咪保密。”

    “保密?妈妈给我找的不已经是北城最好的幼儿园了么?”苏辞挑了挑眉,若有所思的盯着费云沉。

    费云沉勾了勾唇,专心开车不再言语。

    苏辞看得出他的意思,也没说话,过了半晌,却还是先沉不住气了:“爸爸,你永远都会是我的爸爸吗?”

    “不然呢?”费云沉没想到苏辞会问出这种问题来,微微有些诧异。

    苏辞点了点头,开了口:“我从出生那一刻开始,身边就只有妈妈一个人,从我记事开始,妈妈每晚上做梦都会惊醒,然后把我紧紧抱在怀里,我能感觉到她的绝望和不安,她背上有很深的疤,也因为孤身一人带着我吃了很多的苦”

    费云沉把车开到路边,停了下来,等待着苏辞的后文。

    “无用之功,无需理会。”费云沉淡定的坐在老板椅上,手指在键盘上翻飞。

    老板都这么气定神闲,他这个打工的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下午五点,费云沉准时站起身来,看样子又是要准时下班的节奏。

    江擒一向八卦,见他最近准时准点下班,好奇心越发加重了:“老大,你最近怎么每天下班这么早,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

    以往他都加班到天亮,现在怎么变好好先生了。

    “陪儿子吃饭。”费云沉回答的那叫一个理所当然,尽管脸上没什么表情,也难以掩饰言语中的得意。

    “是陪儿子还是陪老婆?”江擒忍不住打趣他,“我看你是怕嫂子在家等着急了吧?”

    “最近工作太轻松了?要不要去洲度个假?”说话间费云沉漆黑的眸子霎时间黑沉下来,浑身散发的寒气让人退避三舍。

    江擒感受到这浓浓的杀气,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嘴巴,他讪笑道:“我忙,忙得很。你赶紧下班吧,我还得加班呢。”

    最近老大的脾气柔和了不少,他差点都忘了之前的费云沉的臭脾气。

    吞了吞口水,赶紧送走这尊大佛。

    自从住进了云碧水岸之后,费云沉叫走了司机,一直都是自己开着小破奔驰来往转悠。

    今天保姆小水请了病假,费云沉亲自去幼儿园接苏辞放学。

    这也是父子俩难得的单独相处。

    坐在副驾驶上,苏辞紧绷着小脸一言不发。

    费云沉的表情和他如出一辙,甚至更冷。

    这俩人如果不是大小不同,简直从里到外,不管是气质还是外貌都别无二致。

    “怎么了?”见苏辞似乎不太开心的样子,费云沉开口道。

    苏辞揉了揉太阳穴,一副苦恼的样子:“幼儿园的女同学们都老缠着我,老师也是,整天当我五体不勤似的,教的唱歌跳舞画画什么的更是简单到不行,我怀疑我再待下去要自闭了。”

    费云沉深深的看了苏辞一眼,他知道苏辞智商高,不过在家里也只是个整天缠着妈妈的小屁孩,却没想到居然机敏到了这种程度。

    费云沉的嘴角勾了勾,不过也是,他的儿子,怎么可能是一般人?想到这儿,费云沉不免有些自傲,转了半圈方向盘掉过头去:“既然这样,那我给你转校吧,不过你去的新学校里教了些什么,你得跟你妈咪保密。”

    “保密?妈妈给我找的不已经是北城最好的幼儿园了么?”苏辞挑了挑眉,若有所思的盯着费云沉。

    费云沉勾了勾唇,专心开车不再言语。

    苏辞看得出他的意思,也没说话,过了半晌,却还是先沉不住气了:“爸爸,你永远都会是我的爸爸吗?”

    “不然呢?”费云沉没想到苏辞会问出这种问题来,微微有些诧异。

    苏辞点了点头,开了口:“我从出生那一刻开始,身边就只有妈妈一个人,从我记事开始,妈妈每晚上做梦都会惊醒,然后把我紧紧抱在怀里,我能感觉到她的绝望和不安,她背上有很深的疤,也因为孤身一人带着我吃了很多的苦”

    费云沉把车开到路边,停了下来,等待着苏辞的后文。

    “无用之功,无需理会。”费云沉淡定的坐在老板椅上,手指在键盘上翻飞。

    老板都这么气定神闲,他这个打工的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下午五点,费云沉准时站起身来,看样子又是要准时下班的节奏。

    江擒一向八卦,见他最近准时准点下班,好奇心越发加重了:“老大,你最近怎么每天下班这么早,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

    以往他都加班到天亮,现在怎么变好好先生了。

    “陪儿子吃饭。”费云沉回答的那叫一个理所当然,尽管脸上没什么表情,也难以掩饰言语中的得意。

    “是陪儿子还是陪老婆?”江擒忍不住打趣他,“我看你是怕嫂子在家等着急了吧?”

    “最近工作太轻松了?要不要去洲度个假?”说话间费云沉漆黑的眸子霎时间黑沉下来,浑身散发的寒气让人退避三舍。

    江擒感受到这浓浓的杀气,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嘴巴,他讪笑道:“我忙,忙得很。你赶紧下班吧,我还得加班呢。”

    最近老大的脾气柔和了不少,他差点都忘了之前的费云沉的臭脾气。

    吞了吞口水,赶紧送走这尊大佛。

    自从住进了云碧水岸之后,费云沉叫走了司机,一直都是自己开着小破奔驰来往转悠。

    今天保姆小水请了病假,费云沉亲自去幼儿园接苏辞放学。

    这也是父子俩难得的单独相处。

    坐在副驾驶上,苏辞紧绷着小脸一言不发。

    费云沉的表情和他如出一辙,甚至更冷。

    这俩人如果不是大小不同,简直从里到外,不管是气质还是外貌都别无二致。

    “怎么了?”见苏辞似乎不太开心的样子,费云沉开口道。

    苏辞揉了揉太阳穴,一副苦恼的样子:“幼儿园的女同学们都老缠着我,老师也是,整天当我五体不勤似的,教的唱歌跳舞画画什么的更是简单到不行,我怀疑我再待下去要自闭了。”

    费云沉深深的看了苏辞一眼,他知道苏辞智商高,不过在家里也只是个整天缠着妈妈的小屁孩,却没想到居然机敏到了这种程度。

    费云沉的嘴角勾了勾,不过也是,他的儿子,怎么可能是一般人?想到这儿,费云沉不免有些自傲,转了半圈方向盘掉过头去:“既然这样,那我给你转校吧,不过你去的新学校里教了些什么,你得跟你妈咪保密。”

    “保密?妈妈给我找的不已经是北城最好的幼儿园了么?”苏辞挑了挑眉,若有所思的盯着费云沉。

    费云沉勾了勾唇,专心开车不再言语。

    苏辞看得出他的意思,也没说话,过了半晌,却还是先沉不住气了:“爸爸,你永远都会是我的爸爸吗?”

    “不然呢?”费云沉没想到苏辞会问出这种问题来,微微有些诧异。

    苏辞点了点头,开了口:“我从出生那一刻开始,身边就只有妈妈一个人,从我记事开始,妈妈每晚上做梦都会惊醒,然后把我紧紧抱在怀里,我能感觉到她的绝望和不安,她背上有很深的疤,也因为孤身一人带着我吃了很多的苦”

    费云沉把车开到路边,停了下来,等待着苏辞的后文。

    “无用之功,无需理会。”费云沉淡定的坐在老板椅上,手指在键盘上翻飞。

    老板都这么气定神闲,他这个打工的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下午五点,费云沉准时站起身来,看样子又是要准时下班的节奏。

    江擒一向八卦,见他最近准时准点下班,好奇心越发加重了:“老大,你最近怎么每天下班这么早,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

    以往他都加班到天亮,现在怎么变好好先生了。

    “陪儿子吃饭。”费云沉回答的那叫一个理所当然,尽管脸上没什么表情,也难以掩饰言语中的得意。

    “是陪儿子还是陪老婆?”江擒忍不住打趣他,“我看你是怕嫂子在家等着急了吧?”

    “最近工作太轻松了?要不要去洲度个假?”说话间费云沉漆黑的眸子霎时间黑沉下来,浑身散发的寒气让人退避三舍。

    江擒感受到这浓浓的杀气,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嘴巴,他讪笑道:“我忙,忙得很。你赶紧下班吧,我还得加班呢。”

    最近老大的脾气柔和了不少,他差点都忘了之前的费云沉的臭脾气。

    吞了吞口水,赶紧送走这尊大佛。

    自从住进了云碧水岸之后,费云沉叫走了司机,一直都是自己开着小破奔驰来往转悠。

    今天保姆小水请了病假,费云沉亲自去幼儿园接苏辞放学。

    这也是父子俩难得的单独相处。

    坐在副驾驶上,苏辞紧绷着小脸一言不发。

    费云沉的表情和他如出一辙,甚至更冷。

    这俩人如果不是大小不同,简直从里到外,不管是气质还是外貌都别无二致。

    “怎么了?”见苏辞似乎不太开心的样子,费云沉开口道。

    苏辞揉了揉太阳穴,一副苦恼的样子:“幼儿园的女同学们都老缠着我,老师也是,整天当我五体不勤似的,教的唱歌跳舞画画什么的更是简单到不行,我怀疑我再待下去要自闭了。”

    费云沉深深的看了苏辞一眼,他知道苏辞智商高,不过在家里也只是个整天缠着妈妈的小屁孩,却没想到居然机敏到了这种程度。

    费云沉的嘴角勾了勾,不过也是,他的儿子,怎么可能是一般人?想到这儿,费云沉不免有些自傲,转了半圈方向盘掉过头去:“既然这样,那我给你转校吧,不过你去的新学校里教了些什么,你得跟你妈咪保密。”

    “保密?妈妈给我找的不已经是北城最好的幼儿园了么?”苏辞挑了挑眉,若有所思的盯着费云沉。

    费云沉勾了勾唇,专心开车不再言语。

    苏辞看得出他的意思,也没说话,过了半晌,却还是先沉不住气了:“爸爸,你永远都会是我的爸爸吗?”

    “不然呢?”费云沉没想到苏辞会问出这种问题来,微微有些诧异。

    苏辞点了点头,开了口:“我从出生那一刻开始,身边就只有妈妈一个人,从我记事开始,妈妈每晚上做梦都会惊醒,然后把我紧紧抱在怀里,我能感觉到她的绝望和不安,她背上有很深的疤,也因为孤身一人带着我吃了很多的苦”

    费云沉把车开到路边,停了下来,等待着苏辞的后文。

    “无用之功,无需理会。”费云沉淡定的坐在老板椅上,手指在键盘上翻飞。

    老板都这么气定神闲,他这个打工的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下午五点,费云沉准时站起身来,看样子又是要准时下班的节奏。

    江擒一向八卦,见他最近准时准点下班,好奇心越发加重了:“老大,你最近怎么每天下班这么早,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

    以往他都加班到天亮,现在怎么变好好先生了。

    “陪儿子吃饭。”费云沉回答的那叫一个理所当然,尽管脸上没什么表情,也难以掩饰言语中的得意。

    “是陪儿子还是陪老婆?”江擒忍不住打趣他,“我看你是怕嫂子在家等着急了吧?”

    “最近工作太轻松了?要不要去洲度个假?”说话间费云沉漆黑的眸子霎时间黑沉下来,浑身散发的寒气让人退避三舍。

    江擒感受到这浓浓的杀气,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嘴巴,他讪笑道:“我忙,忙得很。你赶紧下班吧,我还得加班呢。”

    最近老大的脾气柔和了不少,他差点都忘了之前的费云沉的臭脾气。

    吞了吞口水,赶紧送走这尊大佛。

    自从住进了云碧水岸之后,费云沉叫走了司机,一直都是自己开着小破奔驰来往转悠。

    今天保姆小水请了病假,费云沉亲自去幼儿园接苏辞放学。

    这也是父子俩难得的单独相处。

    坐在副驾驶上,苏辞紧绷着小脸一言不发。

    费云沉的表情和他如出一辙,甚至更冷。

    这俩人如果不是大小不同,简直从里到外,不管是气质还是外貌都别无二致。

    “怎么了?”见苏辞似乎不太开心的样子,费云沉开口道。

    苏辞揉了揉太阳穴,一副苦恼的样子:“幼儿园的女同学们都老缠着我,老师也是,整天当我五体不勤似的,教的唱歌跳舞画画什么的更是简单到不行,我怀疑我再待下去要自闭了。”

    费云沉深深的看了苏辞一眼,他知道苏辞智商高,不过在家里也只是个整天缠着妈妈的小屁孩,却没想到居然机敏到了这种程度。

    费云沉的嘴角勾了勾,不过也是,他的儿子,怎么可能是一般人?想到这儿,费云沉不免有些自傲,转了半圈方向盘掉过头去:“既然这样,那我给你转校吧,不过你去的新学校里教了些什么,你得跟你妈咪保密。”

    “保密?妈妈给我找的不已经是北城最好的幼儿园了么?”苏辞挑了挑眉,若有所思的盯着费云沉。

    费云沉勾了勾唇,专心开车不再言语。

    苏辞看得出他的意思,也没说话,过了半晌,却还是先沉不住气了:“爸爸,你永远都会是我的爸爸吗?”

    “不然呢?”费云沉没想到苏辞会问出这种问题来,微微有些诧异。

    苏辞点了点头,开了口:“我从出生那一刻开始,身边就只有妈妈一个人,从我记事开始,妈妈每晚上做梦都会惊醒,然后把我紧紧抱在怀里,我能感觉到她的绝望和不安,她背上有很深的疤,也因为孤身一人带着我吃了很多的苦”

    费云沉把车开到路边,停了下来,等待着苏辞的后文。

    “无用之功,无需理会。”费云沉淡定的坐在老板椅上,手指在键盘上翻飞。

    老板都这么气定神闲,他这个打工的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下午五点,费云沉准时站起身来,看样子又是要准时下班的节奏。

    江擒一向八卦,见他最近准时准点下班,好奇心越发加重了:“老大,你最近怎么每天下班这么早,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

    以往他都加班到天亮,现在怎么变好好先生了。

    “陪儿子吃饭。”费云沉回答的那叫一个理所当然,尽管脸上没什么表情,也难以掩饰言语中的得意。

    “是陪儿子还是陪老婆?”江擒忍不住打趣他,“我看你是怕嫂子在家等着急了吧?”

    “最近工作太轻松了?要不要去洲度个假?”说话间费云沉漆黑的眸子霎时间黑沉下来,浑身散发的寒气让人退避三舍。

    江擒感受到这浓浓的杀气,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嘴巴,他讪笑道:“我忙,忙得很。你赶紧下班吧,我还得加班呢。”

    最近老大的脾气柔和了不少,他差点都忘了之前的费云沉的臭脾气。

    吞了吞口水,赶紧送走这尊大佛。

    自从住进了云碧水岸之后,费云沉叫走了司机,一直都是自己开着小破奔驰来往转悠。

    今天保姆小水请了病假,费云沉亲自去幼儿园接苏辞放学。

    这也是父子俩难得的单独相处。

    坐在副驾驶上,苏辞紧绷着小脸一言不发。

    费云沉的表情和他如出一辙,甚至更冷。

    这俩人如果不是大小不同,简直从里到外,不管是气质还是外貌都别无二致。

    “怎么了?”见苏辞似乎不太开心的样子,费云沉开口道。

    苏辞揉了揉太阳穴,一副苦恼的样子:“幼儿园的女同学们都老缠着我,老师也是,整天当我五体不勤似的,教的唱歌跳舞画画什么的更是简单到不行,我怀疑我再待下去要自闭了。”

    费云沉深深的看了苏辞一眼,他知道苏辞智商高,不过在家里也只是个整天缠着妈妈的小屁孩,却没想到居然机敏到了这种程度。

    费云沉的嘴角勾了勾,不过也是,他的儿子,怎么可能是一般人?想到这儿,费云沉不免有些自傲,转了半圈方向盘掉过头去:“既然这样,那我给你转校吧,不过你去的新学校里教了些什么,你得跟你妈咪保密。”

    “保密?妈妈给我找的不已经是北城最好的幼儿园了么?”苏辞挑了挑眉,若有所思的盯着费云沉。

    费云沉勾了勾唇,专心开车不再言语。

    苏辞看得出他的意思,也没说话,过了半晌,却还是先沉不住气了:“爸爸,你永远都会是我的爸爸吗?”

    “不然呢?”费云沉没想到苏辞会问出这种问题来,微微有些诧异。

    苏辞点了点头,开了口:“我从出生那一刻开始,身边就只有妈妈一个人,从我记事开始,妈妈每晚上做梦都会惊醒,然后把我紧紧抱在怀里,我能感觉到她的绝望和不安,她背上有很深的疤,也因为孤身一人带着我吃了很多的苦”

    费云沉把车开到路边,停了下来,等待着苏辞的后文。

    “无用之功,无需理会。”费云沉淡定的坐在老板椅上,手指在键盘上翻飞。

    老板都这么气定神闲,他这个打工的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下午五点,费云沉准时站起身来,看样子又是要准时下班的节奏。

    江擒一向八卦,见他最近准时准点下班,好奇心越发加重了:“老大,你最近怎么每天下班这么早,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

    以往他都加班到天亮,现在怎么变好好先生了。

    “陪儿子吃饭。”费云沉回答的那叫一个理所当然,尽管脸上没什么表情,也难以掩饰言语中的得意。

    “是陪儿子还是陪老婆?”江擒忍不住打趣他,“我看你是怕嫂子在家等着急了吧?”

    “最近工作太轻松了?要不要去洲度个假?”说话间费云沉漆黑的眸子霎时间黑沉下来,浑身散发的寒气让人退避三舍。

    江擒感受到这浓浓的杀气,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嘴巴,他讪笑道:“我忙,忙得很。你赶紧下班吧,我还得加班呢。”

    最近老大的脾气柔和了不少,他差点都忘了之前的费云沉的臭脾气。

    吞了吞口水,赶紧送走这尊大佛。

    自从住进了云碧水岸之后,费云沉叫走了司机,一直都是自己开着小破奔驰来往转悠。

    今天保姆小水请了病假,费云沉亲自去幼儿园接苏辞放学。

    这也是父子俩难得的单独相处。

    坐在副驾驶上,苏辞紧绷着小脸一言不发。

    费云沉的表情和他如出一辙,甚至更冷。

    这俩人如果不是大小不同,简直从里到外,不管是气质还是外貌都别无二致。

    “怎么了?”见苏辞似乎不太开心的样子,费云沉开口道。

    苏辞揉了揉太阳穴,一副苦恼的样子:“幼儿园的女同学们都老缠着我,老师也是,整天当我五体不勤似的,教的唱歌跳舞画画什么的更是简单到不行,我怀疑我再待下去要自闭了。”

    费云沉深深的看了苏辞一眼,他知道苏辞智商高,不过在家里也只是个整天缠着妈妈的小屁孩,却没想到居然机敏到了这种程度。

    费云沉的嘴角勾了勾,不过也是,他的儿子,怎么可能是一般人?想到这儿,费云沉不免有些自傲,转了半圈方向盘掉过头去:“既然这样,那我给你转校吧,不过你去的新学校里教了些什么,你得跟你妈咪保密。”

    “保密?妈妈给我找的不已经是北城最好的幼儿园了么?”苏辞挑了挑眉,若有所思的盯着费云沉。

    费云沉勾了勾唇,专心开车不再言语。

    苏辞看得出他的意思,也没说话,过了半晌,却还是先沉不住气了:“爸爸,你永远都会是我的爸爸吗?”

    “不然呢?”费云沉没想到苏辞会问出这种问题来,微微有些诧异。

    苏辞点了点头,开了口:“我从出生那一刻开始,身边就只有妈妈一个人,从我记事开始,妈妈每晚上做梦都会惊醒,然后把我紧紧抱在怀里,我能感觉到她的绝望和不安,她背上有很深的疤,也因为孤身一人带着我吃了很多的苦”

    费云沉把车开到路边,停了下来,等待着苏辞的后文。

    “无用之功,无需理会。”费云沉淡定的坐在老板椅上,手指在键盘上翻飞。

    老板都这么气定神闲,他这个打工的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下午五点,费云沉准时站起身来,看样子又是要准时下班的节奏。

    江擒一向八卦,见他最近准时准点下班,好奇心越发加重了:“老大,你最近怎么每天下班这么早,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

    以往他都加班到天亮,现在怎么变好好先生了。

    “陪儿子吃饭。”费云沉回答的那叫一个理所当然,尽管脸上没什么表情,也难以掩饰言语中的得意。

    “是陪儿子还是陪老婆?”江擒忍不住打趣他,“我看你是怕嫂子在家等着急了吧?”

    “最近工作太轻松了?要不要去洲度个假?”说话间费云沉漆黑的眸子霎时间黑沉下来,浑身散发的寒气让人退避三舍。

    江擒感受到这浓浓的杀气,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嘴巴,他讪笑道:“我忙,忙得很。你赶紧下班吧,我还得加班呢。”

    最近老大的脾气柔和了不少,他差点都忘了之前的费云沉的臭脾气。

    吞了吞口水,赶紧送走这尊大佛。

    自从住进了云碧水岸之后,费云沉叫走了司机,一直都是自己开着小破奔驰来往转悠。

    今天保姆小水请了病假,费云沉亲自去幼儿园接苏辞放学。

    这也是父子俩难得的单独相处。

    坐在副驾驶上,苏辞紧绷着小脸一言不发。

    费云沉的表情和他如出一辙,甚至更冷。

    这俩人如果不是大小不同,简直从里到外,不管是气质还是外貌都别无二致。

    “怎么了?”见苏辞似乎不太开心的样子,费云沉开口道。

    苏辞揉了揉太阳穴,一副苦恼的样子:“幼儿园的女同学们都老缠着我,老师也是,整天当我五体不勤似的,教的唱歌跳舞画画什么的更是简单到不行,我怀疑我再待下去要自闭了。”

    费云沉深深的看了苏辞一眼,他知道苏辞智商高,不过在家里也只是个整天缠着妈妈的小屁孩,却没想到居然机敏到了这种程度。

    费云沉的嘴角勾了勾,不过也是,他的儿子,怎么可能是一般人?想到这儿,费云沉不免有些自傲,转了半圈方向盘掉过头去:“既然这样,那我给你转校吧,不过你去的新学校里教了些什么,你得跟你妈咪保密。”

    “保密?妈妈给我找的不已经是北城最好的幼儿园了么?”苏辞挑了挑眉,若有所思的盯着费云沉。

    费云沉勾了勾唇,专心开车不再言语。

    苏辞看得出他的意思,也没说话,过了半晌,却还是先沉不住气了:“爸爸,你永远都会是我的爸爸吗?”

    “不然呢?”费云沉没想到苏辞会问出这种问题来,微微有些诧异。

    苏辞点了点头,开了口:“我从出生那一刻开始,身边就只有妈妈一个人,从我记事开始,妈妈每晚上做梦都会惊醒,然后把我紧紧抱在怀里,我能感觉到她的绝望和不安,她背上有很深的疤,也因为孤身一人带着我吃了很多的苦”

    费云沉把车开到路边,停了下来,等待着苏辞的后文。

    “无用之功,无需理会。”费云沉淡定的坐在老板椅上,手指在键盘上翻飞。

    老板都这么气定神闲,他这个打工的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下午五点,费云沉准时站起身来,看样子又是要准时下班的节奏。

    江擒一向八卦,见他最近准时准点下班,好奇心越发加重了:“老大,你最近怎么每天下班这么早,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

    以往他都加班到天亮,现在怎么变好好先生了。

    “陪儿子吃饭。”费云沉回答的那叫一个理所当然,尽管脸上没什么表情,也难以掩饰言语中的得意。

    “是陪儿子还是陪老婆?”江擒忍不住打趣他,“我看你是怕嫂子在家等着急了吧?”

    “最近工作太轻松了?要不要去洲度个假?”说话间费云沉漆黑的眸子霎时间黑沉下来,浑身散发的寒气让人退避三舍。

    江擒感受到这浓浓的杀气,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嘴巴,他讪笑道:“我忙,忙得很。你赶紧下班吧,我还得加班呢。”

    最近老大的脾气柔和了不少,他差点都忘了之前的费云沉的臭脾气。

    吞了吞口水,赶紧送走这尊大佛。

    自从住进了云碧水岸之后,费云沉叫走了司机,一直都是自己开着小破奔驰来往转悠。

    今天保姆小水请了病假,费云沉亲自去幼儿园接苏辞放学。

    这也是父子俩难得的单独相处。

    坐在副驾驶上,苏辞紧绷着小脸一言不发。

    费云沉的表情和他如出一辙,甚至更冷。

    这俩人如果不是大小不同,简直从里到外,不管是气质还是外貌都别无二致。

    “怎么了?”见苏辞似乎不太开心的样子,费云沉开口道。

    苏辞揉了揉太阳穴,一副苦恼的样子:“幼儿园的女同学们都老缠着我,老师也是,整天当我五体不勤似的,教的唱歌跳舞画画什么的更是简单到不行,我怀疑我再待下去要自闭了。”

    费云沉深深的看了苏辞一眼,他知道苏辞智商高,不过在家里也只是个整天缠着妈妈的小屁孩,却没想到居然机敏到了这种程度。

    费云沉的嘴角勾了勾,不过也是,他的儿子,怎么可能是一般人?想到这儿,费云沉不免有些自傲,转了半圈方向盘掉过头去:“既然这样,那我给你转校吧,不过你去的新学校里教了些什么,你得跟你妈咪保密。”

    “保密?妈妈给我找的不已经是北城最好的幼儿园了么?”苏辞挑了挑眉,若有所思的盯着费云沉。

    费云沉勾了勾唇,专心开车不再言语。

    苏辞看得出他的意思,也没说话,过了半晌,却还是先沉不住气了:“爸爸,你永远都会是我的爸爸吗?”

    “不然呢?”费云沉没想到苏辞会问出这种问题来,微微有些诧异。

    苏辞点了点头,开了口:“我从出生那一刻开始,身边就只有妈妈一个人,从我记事开始,妈妈每晚上做梦都会惊醒,然后把我紧紧抱在怀里,我能感觉到她的绝望和不安,她背上有很深的疤,也因为孤身一人带着我吃了很多的苦”

    费云沉把车开到路边,停了下来,等待着苏辞的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