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言情 > 天价妈咪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30章 三百万值不值

第30章 三百万值不值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巧么?

    费云沉坐在苏晚心身边,单手支撑着俊脸看着她一副满足的样子,嘴角不由自主的浮起一抹笑意,循循善诱道:“这三百万花得值不值?”

    本以为能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谁知苏晚心想也不想就否定了:“不值!”

    “为什么?”

    “点外卖一百万我能买个店天天给我送了!”

    费云沉脸色沉了沉,又不说话了,目光从苏晚心的脸移到那碗阳春面上。

    还真是喜怒无常的男人,苏晚心看着他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面,顿时心领神会,把碗筷往费云沉面前一推:“不好意思,我太饿了,都差点忘了这是你的宵夜。这一碗我也吃不完,你也吃点。”

    推过去的那一瞬间,她盯着那碗沾着自己口水的面,俏脸瞬间爆红,伸手想把碗拉回来。

    谁知手还没碰到那碗面,就见费云沉若无其事的拿起筷子,优雅的夹起面条送入自己口中。

    尽管只是一碗阳春面,却愣是被他吃出了高级料理的感觉,那浑然天成的矜贵气质,让苏晚心都不禁多看了几眼。

    可那碗面可是她吃过的,为什么费云沉还能面不改色的吃进去?

    “嗯,味道不错。”费云沉长尝了两口,再次面无表情的把碗推到苏晚心面前。

    他的反应没什么特别的,苏晚心也没好意思开口说什么,继续吃着面。

    她是真的饿了。

    所以并没有往深处去想,更是从没想过,这碗面是费云沉特意为她做的。

    两人紧靠着坐在餐桌前,如画般缱绻,男才女貌大抵就是这样吧。

    翌日清晨,只睡了四个小时的苏晚心顶着一张憔悴的脸站在费云沉父子面前。

    苏辞惊讶的张着小嘴:“妈咪,你昨晚做贼去了吗?”

    “给我十分钟。”苏晚心瞧着镜子中自己毫无气色的脸也不由皱眉。

    赶紧拿出自己的化妆品在脸上捣鼓,堪堪十分钟,一个简单清爽的妆容已然完成。

    她皮肤很好,只是稍微擦了点粉就掩盖住了熬夜的黑眼圈,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了不少。

    一家三口即刻出发,目的地是城东最大的旅游胜地,欢乐峡谷。

    欢乐峡谷,是海城最出名的度假区。

    里面各种娱乐设施齐全,风景秀丽,不少国外友人也从国外赶来,只为一睹欢乐峡谷的风光。

    苏晚心在海城活了这么多年,却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当她站在欢乐峡谷的入口时,竟然觉得有些不真实。

    思索间,手心触及到一抹温暖,低头一看,自己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费云沉的大掌紧紧包裹住。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苏晚心胸口处蔓延,她发现自己并不反感费云沉的触碰,甚至觉得牵手这种事很自然。

    下一秒,头顶传来他磁性的嗓音:“这里人多,别走散了。”

    苏晚心闻言,拉着苏辞的手紧了紧,小心的交代道:“儿子,一会儿不管去哪儿都不要放开妈咪的手,明白了吗?”

    “妈咪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苏辞很不给面子的别过头去,眼神里还带着无奈。

    巧么?

    费云沉坐在苏晚心身边,单手支撑着俊脸看着她一副满足的样子,嘴角不由自主的浮起一抹笑意,循循善诱道:“这三百万花得值不值?”

    本以为能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谁知苏晚心想也不想就否定了:“不值!”

    “为什么?”

    “点外卖一百万我能买个店天天给我送了!”

    费云沉脸色沉了沉,又不说话了,目光从苏晚心的脸移到那碗阳春面上。

    还真是喜怒无常的男人,苏晚心看着他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面,顿时心领神会,把碗筷往费云沉面前一推:“不好意思,我太饿了,都差点忘了这是你的宵夜。这一碗我也吃不完,你也吃点。”

    推过去的那一瞬间,她盯着那碗沾着自己口水的面,俏脸瞬间爆红,伸手想把碗拉回来。

    谁知手还没碰到那碗面,就见费云沉若无其事的拿起筷子,优雅的夹起面条送入自己口中。

    尽管只是一碗阳春面,却愣是被他吃出了高级料理的感觉,那浑然天成的矜贵气质,让苏晚心都不禁多看了几眼。

    可那碗面可是她吃过的,为什么费云沉还能面不改色的吃进去?

    “嗯,味道不错。”费云沉长尝了两口,再次面无表情的把碗推到苏晚心面前。

    他的反应没什么特别的,苏晚心也没好意思开口说什么,继续吃着面。

    她是真的饿了。

    所以并没有往深处去想,更是从没想过,这碗面是费云沉特意为她做的。

    两人紧靠着坐在餐桌前,如画般缱绻,男才女貌大抵就是这样吧。

    翌日清晨,只睡了四个小时的苏晚心顶着一张憔悴的脸站在费云沉父子面前。

    苏辞惊讶的张着小嘴:“妈咪,你昨晚做贼去了吗?”

    “给我十分钟。”苏晚心瞧着镜子中自己毫无气色的脸也不由皱眉。

    赶紧拿出自己的化妆品在脸上捣鼓,堪堪十分钟,一个简单清爽的妆容已然完成。

    她皮肤很好,只是稍微擦了点粉就掩盖住了熬夜的黑眼圈,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了不少。

    一家三口即刻出发,目的地是城东最大的旅游胜地,欢乐峡谷。

    欢乐峡谷,是海城最出名的度假区。

    里面各种娱乐设施齐全,风景秀丽,不少国外友人也从国外赶来,只为一睹欢乐峡谷的风光。

    苏晚心在海城活了这么多年,却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当她站在欢乐峡谷的入口时,竟然觉得有些不真实。

    思索间,手心触及到一抹温暖,低头一看,自己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费云沉的大掌紧紧包裹住。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苏晚心胸口处蔓延,她发现自己并不反感费云沉的触碰,甚至觉得牵手这种事很自然。

    下一秒,头顶传来他磁性的嗓音:“这里人多,别走散了。”

    苏晚心闻言,拉着苏辞的手紧了紧,小心的交代道:“儿子,一会儿不管去哪儿都不要放开妈咪的手,明白了吗?”

    “妈咪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苏辞很不给面子的别过头去,眼神里还带着无奈。

    巧么?

    费云沉坐在苏晚心身边,单手支撑着俊脸看着她一副满足的样子,嘴角不由自主的浮起一抹笑意,循循善诱道:“这三百万花得值不值?”

    本以为能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谁知苏晚心想也不想就否定了:“不值!”

    “为什么?”

    “点外卖一百万我能买个店天天给我送了!”

    费云沉脸色沉了沉,又不说话了,目光从苏晚心的脸移到那碗阳春面上。

    还真是喜怒无常的男人,苏晚心看着他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面,顿时心领神会,把碗筷往费云沉面前一推:“不好意思,我太饿了,都差点忘了这是你的宵夜。这一碗我也吃不完,你也吃点。”

    推过去的那一瞬间,她盯着那碗沾着自己口水的面,俏脸瞬间爆红,伸手想把碗拉回来。

    谁知手还没碰到那碗面,就见费云沉若无其事的拿起筷子,优雅的夹起面条送入自己口中。

    尽管只是一碗阳春面,却愣是被他吃出了高级料理的感觉,那浑然天成的矜贵气质,让苏晚心都不禁多看了几眼。

    可那碗面可是她吃过的,为什么费云沉还能面不改色的吃进去?

    “嗯,味道不错。”费云沉长尝了两口,再次面无表情的把碗推到苏晚心面前。

    他的反应没什么特别的,苏晚心也没好意思开口说什么,继续吃着面。

    她是真的饿了。

    所以并没有往深处去想,更是从没想过,这碗面是费云沉特意为她做的。

    两人紧靠着坐在餐桌前,如画般缱绻,男才女貌大抵就是这样吧。

    翌日清晨,只睡了四个小时的苏晚心顶着一张憔悴的脸站在费云沉父子面前。

    苏辞惊讶的张着小嘴:“妈咪,你昨晚做贼去了吗?”

    “给我十分钟。”苏晚心瞧着镜子中自己毫无气色的脸也不由皱眉。

    赶紧拿出自己的化妆品在脸上捣鼓,堪堪十分钟,一个简单清爽的妆容已然完成。

    她皮肤很好,只是稍微擦了点粉就掩盖住了熬夜的黑眼圈,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了不少。

    一家三口即刻出发,目的地是城东最大的旅游胜地,欢乐峡谷。

    欢乐峡谷,是海城最出名的度假区。

    里面各种娱乐设施齐全,风景秀丽,不少国外友人也从国外赶来,只为一睹欢乐峡谷的风光。

    苏晚心在海城活了这么多年,却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当她站在欢乐峡谷的入口时,竟然觉得有些不真实。

    思索间,手心触及到一抹温暖,低头一看,自己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费云沉的大掌紧紧包裹住。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苏晚心胸口处蔓延,她发现自己并不反感费云沉的触碰,甚至觉得牵手这种事很自然。

    下一秒,头顶传来他磁性的嗓音:“这里人多,别走散了。”

    苏晚心闻言,拉着苏辞的手紧了紧,小心的交代道:“儿子,一会儿不管去哪儿都不要放开妈咪的手,明白了吗?”

    “妈咪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苏辞很不给面子的别过头去,眼神里还带着无奈。

    巧么?

    费云沉坐在苏晚心身边,单手支撑着俊脸看着她一副满足的样子,嘴角不由自主的浮起一抹笑意,循循善诱道:“这三百万花得值不值?”

    本以为能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谁知苏晚心想也不想就否定了:“不值!”

    “为什么?”

    “点外卖一百万我能买个店天天给我送了!”

    费云沉脸色沉了沉,又不说话了,目光从苏晚心的脸移到那碗阳春面上。

    还真是喜怒无常的男人,苏晚心看着他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面,顿时心领神会,把碗筷往费云沉面前一推:“不好意思,我太饿了,都差点忘了这是你的宵夜。这一碗我也吃不完,你也吃点。”

    推过去的那一瞬间,她盯着那碗沾着自己口水的面,俏脸瞬间爆红,伸手想把碗拉回来。

    谁知手还没碰到那碗面,就见费云沉若无其事的拿起筷子,优雅的夹起面条送入自己口中。

    尽管只是一碗阳春面,却愣是被他吃出了高级料理的感觉,那浑然天成的矜贵气质,让苏晚心都不禁多看了几眼。

    可那碗面可是她吃过的,为什么费云沉还能面不改色的吃进去?

    “嗯,味道不错。”费云沉长尝了两口,再次面无表情的把碗推到苏晚心面前。

    他的反应没什么特别的,苏晚心也没好意思开口说什么,继续吃着面。

    她是真的饿了。

    所以并没有往深处去想,更是从没想过,这碗面是费云沉特意为她做的。

    两人紧靠着坐在餐桌前,如画般缱绻,男才女貌大抵就是这样吧。

    翌日清晨,只睡了四个小时的苏晚心顶着一张憔悴的脸站在费云沉父子面前。

    苏辞惊讶的张着小嘴:“妈咪,你昨晚做贼去了吗?”

    “给我十分钟。”苏晚心瞧着镜子中自己毫无气色的脸也不由皱眉。

    赶紧拿出自己的化妆品在脸上捣鼓,堪堪十分钟,一个简单清爽的妆容已然完成。

    她皮肤很好,只是稍微擦了点粉就掩盖住了熬夜的黑眼圈,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了不少。

    一家三口即刻出发,目的地是城东最大的旅游胜地,欢乐峡谷。

    欢乐峡谷,是海城最出名的度假区。

    里面各种娱乐设施齐全,风景秀丽,不少国外友人也从国外赶来,只为一睹欢乐峡谷的风光。

    苏晚心在海城活了这么多年,却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当她站在欢乐峡谷的入口时,竟然觉得有些不真实。

    思索间,手心触及到一抹温暖,低头一看,自己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费云沉的大掌紧紧包裹住。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苏晚心胸口处蔓延,她发现自己并不反感费云沉的触碰,甚至觉得牵手这种事很自然。

    下一秒,头顶传来他磁性的嗓音:“这里人多,别走散了。”

    苏晚心闻言,拉着苏辞的手紧了紧,小心的交代道:“儿子,一会儿不管去哪儿都不要放开妈咪的手,明白了吗?”

    “妈咪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苏辞很不给面子的别过头去,眼神里还带着无奈。

    巧么?

    费云沉坐在苏晚心身边,单手支撑着俊脸看着她一副满足的样子,嘴角不由自主的浮起一抹笑意,循循善诱道:“这三百万花得值不值?”

    本以为能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谁知苏晚心想也不想就否定了:“不值!”

    “为什么?”

    “点外卖一百万我能买个店天天给我送了!”

    费云沉脸色沉了沉,又不说话了,目光从苏晚心的脸移到那碗阳春面上。

    还真是喜怒无常的男人,苏晚心看着他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面,顿时心领神会,把碗筷往费云沉面前一推:“不好意思,我太饿了,都差点忘了这是你的宵夜。这一碗我也吃不完,你也吃点。”

    推过去的那一瞬间,她盯着那碗沾着自己口水的面,俏脸瞬间爆红,伸手想把碗拉回来。

    谁知手还没碰到那碗面,就见费云沉若无其事的拿起筷子,优雅的夹起面条送入自己口中。

    尽管只是一碗阳春面,却愣是被他吃出了高级料理的感觉,那浑然天成的矜贵气质,让苏晚心都不禁多看了几眼。

    可那碗面可是她吃过的,为什么费云沉还能面不改色的吃进去?

    “嗯,味道不错。”费云沉长尝了两口,再次面无表情的把碗推到苏晚心面前。

    他的反应没什么特别的,苏晚心也没好意思开口说什么,继续吃着面。

    她是真的饿了。

    所以并没有往深处去想,更是从没想过,这碗面是费云沉特意为她做的。

    两人紧靠着坐在餐桌前,如画般缱绻,男才女貌大抵就是这样吧。

    翌日清晨,只睡了四个小时的苏晚心顶着一张憔悴的脸站在费云沉父子面前。

    苏辞惊讶的张着小嘴:“妈咪,你昨晚做贼去了吗?”

    “给我十分钟。”苏晚心瞧着镜子中自己毫无气色的脸也不由皱眉。

    赶紧拿出自己的化妆品在脸上捣鼓,堪堪十分钟,一个简单清爽的妆容已然完成。

    她皮肤很好,只是稍微擦了点粉就掩盖住了熬夜的黑眼圈,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了不少。

    一家三口即刻出发,目的地是城东最大的旅游胜地,欢乐峡谷。

    欢乐峡谷,是海城最出名的度假区。

    里面各种娱乐设施齐全,风景秀丽,不少国外友人也从国外赶来,只为一睹欢乐峡谷的风光。

    苏晚心在海城活了这么多年,却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当她站在欢乐峡谷的入口时,竟然觉得有些不真实。

    思索间,手心触及到一抹温暖,低头一看,自己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费云沉的大掌紧紧包裹住。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苏晚心胸口处蔓延,她发现自己并不反感费云沉的触碰,甚至觉得牵手这种事很自然。

    下一秒,头顶传来他磁性的嗓音:“这里人多,别走散了。”

    苏晚心闻言,拉着苏辞的手紧了紧,小心的交代道:“儿子,一会儿不管去哪儿都不要放开妈咪的手,明白了吗?”

    “妈咪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苏辞很不给面子的别过头去,眼神里还带着无奈。

    巧么?

    费云沉坐在苏晚心身边,单手支撑着俊脸看着她一副满足的样子,嘴角不由自主的浮起一抹笑意,循循善诱道:“这三百万花得值不值?”

    本以为能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谁知苏晚心想也不想就否定了:“不值!”

    “为什么?”

    “点外卖一百万我能买个店天天给我送了!”

    费云沉脸色沉了沉,又不说话了,目光从苏晚心的脸移到那碗阳春面上。

    还真是喜怒无常的男人,苏晚心看着他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面,顿时心领神会,把碗筷往费云沉面前一推:“不好意思,我太饿了,都差点忘了这是你的宵夜。这一碗我也吃不完,你也吃点。”

    推过去的那一瞬间,她盯着那碗沾着自己口水的面,俏脸瞬间爆红,伸手想把碗拉回来。

    谁知手还没碰到那碗面,就见费云沉若无其事的拿起筷子,优雅的夹起面条送入自己口中。

    尽管只是一碗阳春面,却愣是被他吃出了高级料理的感觉,那浑然天成的矜贵气质,让苏晚心都不禁多看了几眼。

    可那碗面可是她吃过的,为什么费云沉还能面不改色的吃进去?

    “嗯,味道不错。”费云沉长尝了两口,再次面无表情的把碗推到苏晚心面前。

    他的反应没什么特别的,苏晚心也没好意思开口说什么,继续吃着面。

    她是真的饿了。

    所以并没有往深处去想,更是从没想过,这碗面是费云沉特意为她做的。

    两人紧靠着坐在餐桌前,如画般缱绻,男才女貌大抵就是这样吧。

    翌日清晨,只睡了四个小时的苏晚心顶着一张憔悴的脸站在费云沉父子面前。

    苏辞惊讶的张着小嘴:“妈咪,你昨晚做贼去了吗?”

    “给我十分钟。”苏晚心瞧着镜子中自己毫无气色的脸也不由皱眉。

    赶紧拿出自己的化妆品在脸上捣鼓,堪堪十分钟,一个简单清爽的妆容已然完成。

    她皮肤很好,只是稍微擦了点粉就掩盖住了熬夜的黑眼圈,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了不少。

    一家三口即刻出发,目的地是城东最大的旅游胜地,欢乐峡谷。

    欢乐峡谷,是海城最出名的度假区。

    里面各种娱乐设施齐全,风景秀丽,不少国外友人也从国外赶来,只为一睹欢乐峡谷的风光。

    苏晚心在海城活了这么多年,却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当她站在欢乐峡谷的入口时,竟然觉得有些不真实。

    思索间,手心触及到一抹温暖,低头一看,自己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费云沉的大掌紧紧包裹住。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苏晚心胸口处蔓延,她发现自己并不反感费云沉的触碰,甚至觉得牵手这种事很自然。

    下一秒,头顶传来他磁性的嗓音:“这里人多,别走散了。”

    苏晚心闻言,拉着苏辞的手紧了紧,小心的交代道:“儿子,一会儿不管去哪儿都不要放开妈咪的手,明白了吗?”

    “妈咪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苏辞很不给面子的别过头去,眼神里还带着无奈。

    巧么?

    费云沉坐在苏晚心身边,单手支撑着俊脸看着她一副满足的样子,嘴角不由自主的浮起一抹笑意,循循善诱道:“这三百万花得值不值?”

    本以为能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谁知苏晚心想也不想就否定了:“不值!”

    “为什么?”

    “点外卖一百万我能买个店天天给我送了!”

    费云沉脸色沉了沉,又不说话了,目光从苏晚心的脸移到那碗阳春面上。

    还真是喜怒无常的男人,苏晚心看着他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面,顿时心领神会,把碗筷往费云沉面前一推:“不好意思,我太饿了,都差点忘了这是你的宵夜。这一碗我也吃不完,你也吃点。”

    推过去的那一瞬间,她盯着那碗沾着自己口水的面,俏脸瞬间爆红,伸手想把碗拉回来。

    谁知手还没碰到那碗面,就见费云沉若无其事的拿起筷子,优雅的夹起面条送入自己口中。

    尽管只是一碗阳春面,却愣是被他吃出了高级料理的感觉,那浑然天成的矜贵气质,让苏晚心都不禁多看了几眼。

    可那碗面可是她吃过的,为什么费云沉还能面不改色的吃进去?

    “嗯,味道不错。”费云沉长尝了两口,再次面无表情的把碗推到苏晚心面前。

    他的反应没什么特别的,苏晚心也没好意思开口说什么,继续吃着面。

    她是真的饿了。

    所以并没有往深处去想,更是从没想过,这碗面是费云沉特意为她做的。

    两人紧靠着坐在餐桌前,如画般缱绻,男才女貌大抵就是这样吧。

    翌日清晨,只睡了四个小时的苏晚心顶着一张憔悴的脸站在费云沉父子面前。

    苏辞惊讶的张着小嘴:“妈咪,你昨晚做贼去了吗?”

    “给我十分钟。”苏晚心瞧着镜子中自己毫无气色的脸也不由皱眉。

    赶紧拿出自己的化妆品在脸上捣鼓,堪堪十分钟,一个简单清爽的妆容已然完成。

    她皮肤很好,只是稍微擦了点粉就掩盖住了熬夜的黑眼圈,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了不少。

    一家三口即刻出发,目的地是城东最大的旅游胜地,欢乐峡谷。

    欢乐峡谷,是海城最出名的度假区。

    里面各种娱乐设施齐全,风景秀丽,不少国外友人也从国外赶来,只为一睹欢乐峡谷的风光。

    苏晚心在海城活了这么多年,却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当她站在欢乐峡谷的入口时,竟然觉得有些不真实。

    思索间,手心触及到一抹温暖,低头一看,自己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费云沉的大掌紧紧包裹住。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苏晚心胸口处蔓延,她发现自己并不反感费云沉的触碰,甚至觉得牵手这种事很自然。

    下一秒,头顶传来他磁性的嗓音:“这里人多,别走散了。”

    苏晚心闻言,拉着苏辞的手紧了紧,小心的交代道:“儿子,一会儿不管去哪儿都不要放开妈咪的手,明白了吗?”

    “妈咪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苏辞很不给面子的别过头去,眼神里还带着无奈。

    巧么?

    费云沉坐在苏晚心身边,单手支撑着俊脸看着她一副满足的样子,嘴角不由自主的浮起一抹笑意,循循善诱道:“这三百万花得值不值?”

    本以为能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谁知苏晚心想也不想就否定了:“不值!”

    “为什么?”

    “点外卖一百万我能买个店天天给我送了!”

    费云沉脸色沉了沉,又不说话了,目光从苏晚心的脸移到那碗阳春面上。

    还真是喜怒无常的男人,苏晚心看着他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面,顿时心领神会,把碗筷往费云沉面前一推:“不好意思,我太饿了,都差点忘了这是你的宵夜。这一碗我也吃不完,你也吃点。”

    推过去的那一瞬间,她盯着那碗沾着自己口水的面,俏脸瞬间爆红,伸手想把碗拉回来。

    谁知手还没碰到那碗面,就见费云沉若无其事的拿起筷子,优雅的夹起面条送入自己口中。

    尽管只是一碗阳春面,却愣是被他吃出了高级料理的感觉,那浑然天成的矜贵气质,让苏晚心都不禁多看了几眼。

    可那碗面可是她吃过的,为什么费云沉还能面不改色的吃进去?

    “嗯,味道不错。”费云沉长尝了两口,再次面无表情的把碗推到苏晚心面前。

    他的反应没什么特别的,苏晚心也没好意思开口说什么,继续吃着面。

    她是真的饿了。

    所以并没有往深处去想,更是从没想过,这碗面是费云沉特意为她做的。

    两人紧靠着坐在餐桌前,如画般缱绻,男才女貌大抵就是这样吧。

    翌日清晨,只睡了四个小时的苏晚心顶着一张憔悴的脸站在费云沉父子面前。

    苏辞惊讶的张着小嘴:“妈咪,你昨晚做贼去了吗?”

    “给我十分钟。”苏晚心瞧着镜子中自己毫无气色的脸也不由皱眉。

    赶紧拿出自己的化妆品在脸上捣鼓,堪堪十分钟,一个简单清爽的妆容已然完成。

    她皮肤很好,只是稍微擦了点粉就掩盖住了熬夜的黑眼圈,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了不少。

    一家三口即刻出发,目的地是城东最大的旅游胜地,欢乐峡谷。

    欢乐峡谷,是海城最出名的度假区。

    里面各种娱乐设施齐全,风景秀丽,不少国外友人也从国外赶来,只为一睹欢乐峡谷的风光。

    苏晚心在海城活了这么多年,却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当她站在欢乐峡谷的入口时,竟然觉得有些不真实。

    思索间,手心触及到一抹温暖,低头一看,自己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费云沉的大掌紧紧包裹住。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苏晚心胸口处蔓延,她发现自己并不反感费云沉的触碰,甚至觉得牵手这种事很自然。

    下一秒,头顶传来他磁性的嗓音:“这里人多,别走散了。”

    苏晚心闻言,拉着苏辞的手紧了紧,小心的交代道:“儿子,一会儿不管去哪儿都不要放开妈咪的手,明白了吗?”

    “妈咪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苏辞很不给面子的别过头去,眼神里还带着无奈。

    巧么?

    费云沉坐在苏晚心身边,单手支撑着俊脸看着她一副满足的样子,嘴角不由自主的浮起一抹笑意,循循善诱道:“这三百万花得值不值?”

    本以为能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谁知苏晚心想也不想就否定了:“不值!”

    “为什么?”

    “点外卖一百万我能买个店天天给我送了!”

    费云沉脸色沉了沉,又不说话了,目光从苏晚心的脸移到那碗阳春面上。

    还真是喜怒无常的男人,苏晚心看着他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面,顿时心领神会,把碗筷往费云沉面前一推:“不好意思,我太饿了,都差点忘了这是你的宵夜。这一碗我也吃不完,你也吃点。”

    推过去的那一瞬间,她盯着那碗沾着自己口水的面,俏脸瞬间爆红,伸手想把碗拉回来。

    谁知手还没碰到那碗面,就见费云沉若无其事的拿起筷子,优雅的夹起面条送入自己口中。

    尽管只是一碗阳春面,却愣是被他吃出了高级料理的感觉,那浑然天成的矜贵气质,让苏晚心都不禁多看了几眼。

    可那碗面可是她吃过的,为什么费云沉还能面不改色的吃进去?

    “嗯,味道不错。”费云沉长尝了两口,再次面无表情的把碗推到苏晚心面前。

    他的反应没什么特别的,苏晚心也没好意思开口说什么,继续吃着面。

    她是真的饿了。

    所以并没有往深处去想,更是从没想过,这碗面是费云沉特意为她做的。

    两人紧靠着坐在餐桌前,如画般缱绻,男才女貌大抵就是这样吧。

    翌日清晨,只睡了四个小时的苏晚心顶着一张憔悴的脸站在费云沉父子面前。

    苏辞惊讶的张着小嘴:“妈咪,你昨晚做贼去了吗?”

    “给我十分钟。”苏晚心瞧着镜子中自己毫无气色的脸也不由皱眉。

    赶紧拿出自己的化妆品在脸上捣鼓,堪堪十分钟,一个简单清爽的妆容已然完成。

    她皮肤很好,只是稍微擦了点粉就掩盖住了熬夜的黑眼圈,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了不少。

    一家三口即刻出发,目的地是城东最大的旅游胜地,欢乐峡谷。

    欢乐峡谷,是海城最出名的度假区。

    里面各种娱乐设施齐全,风景秀丽,不少国外友人也从国外赶来,只为一睹欢乐峡谷的风光。

    苏晚心在海城活了这么多年,却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当她站在欢乐峡谷的入口时,竟然觉得有些不真实。

    思索间,手心触及到一抹温暖,低头一看,自己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费云沉的大掌紧紧包裹住。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苏晚心胸口处蔓延,她发现自己并不反感费云沉的触碰,甚至觉得牵手这种事很自然。

    下一秒,头顶传来他磁性的嗓音:“这里人多,别走散了。”

    苏晚心闻言,拉着苏辞的手紧了紧,小心的交代道:“儿子,一会儿不管去哪儿都不要放开妈咪的手,明白了吗?”

    “妈咪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苏辞很不给面子的别过头去,眼神里还带着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