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言情 > 天价妈咪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31章 我不会放手的

第31章 我不会放手的

推荐阅读: 至尊神医   霸占诸天   医妻三嫁   世界首富之我是股神   超品兵王在都市   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   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   一切从锦衣卫开始   魏晋干饭人   大英公务员   叶辰萧初然   贞观悍婿   傻子医仙   逍遥小渔夫   末日从噩梦开始   仙穹彼岸   警察陆令   一剑绝世  

    这话得到了费云沉的高度赞同,父子俩齐心协力,怼得苏晚心无话可说。

    没错了,面对天才儿子和费云沉这种高冷冰山,确实是她更让人担心一些。

    进入欢乐峡谷后,苏晚心抛开自己的人设,玩的比苏辞还疯。

    她紧拉着费云沉,指着海盗船对他说:“费云沉,咱们去玩那个怎样?”

    耳边回荡着海盗船上一阵接一阵的尖叫声,费云沉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我”

    他正想拒绝,苏晚心已经拉着他往前走,嘴里还开心的念叨着:“你不知道我之前就很想玩这个了,可惜实在没人陪,今天就特别给你个陪我的机会。”

    苏辞眨巴着大眼睛站在两人身后,嘴角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爸爸妈咪,你们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刚才还说要紧紧抓住她的手,这会儿一看见想玩的什么儿子都抛在脑后了。

    听到苏辞带着怨气的声音,苏晚心面色一僵,讪笑道:“怎么会呢?我怎么会忘了我的宝贝儿子呢?不过这海盗船不适合你,你就在下面等咱们吧。”

    “我是亲儿子吗?”苏辞发出疑问。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父母是真爱,他只是个意外?

    “喏,那边冷饮店买冰淇淋吃吧。”费云沉从包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苏辞。

    “你爸这个铁公鸡难得拔毛,赶紧去吧。”苏晚心乐滋滋的,苏辞也懒得理他们,跟个小大人似的耸耸肩,走了。

    而费云沉看着暗中安排保护苏辞的人扬了扬下颌,让他们跟过去。

    坐上海盗船的那一刻,苏晚心的心脏也开始砰砰乱跳,并非是因为害怕,而是一把年纪了才来感受这种娱乐,确实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费云沉面无表情的坐在她身边,淡定的抓着把手,目光悠悠的直视着前方,余光却一直注意着苏晚心。

    “你怕吗?”苏晚心好奇的问,和费云沉相处的时间也不断了,她似乎从来没发现他有什么弱点。

    “你要是怕,就抓住我,我不会放手的。”费云沉深深地凝望着苏晚心,不等她回答,便主动握住了她纤细的小手。

    “我不会放手的。”简简单单五个字,却直直的砸进苏晚心心口里。

    这一秒,某个小女人的心跳更快了,明明海盗船上声音很嘈杂,她仍旧能清楚的听见自己胸口处传来的心跳声。

    砰砰砰,一声比一声更急促。

    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孩子都生了竟然还觉得不好意思,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整场玩下来,苏晚心都只顾着害羞了,根本没能好好体验海盗船的刺激。

    耳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尖叫声,她和费云沉这一对一个比一个淡定。

    尽管如此,从头到尾,两人的手始终紧牵着,谁都没有主动放开。

    苏辞早已经拿着冰淇淋在购票处等他们了,见两人都出来了还紧握着对方的手,不由得打趣他们:“爸爸和妈咪的感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走到哪儿都要手牵手。”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儿子笑话了,苏晚心顿时如梦初醒,飞快的松开了费云沉的手,娇嗔的跺跺脚:“臭小子,你是找打了是不是,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连妈咪的玩笑都敢开?”

    这话得到了费云沉的高度赞同,父子俩齐心协力,怼得苏晚心无话可说。

    没错了,面对天才儿子和费云沉这种高冷冰山,确实是她更让人担心一些。

    进入欢乐峡谷后,苏晚心抛开自己的人设,玩的比苏辞还疯。

    她紧拉着费云沉,指着海盗船对他说:“费云沉,咱们去玩那个怎样?”

    耳边回荡着海盗船上一阵接一阵的尖叫声,费云沉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我”

    他正想拒绝,苏晚心已经拉着他往前走,嘴里还开心的念叨着:“你不知道我之前就很想玩这个了,可惜实在没人陪,今天就特别给你个陪我的机会。”

    苏辞眨巴着大眼睛站在两人身后,嘴角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爸爸妈咪,你们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刚才还说要紧紧抓住她的手,这会儿一看见想玩的什么儿子都抛在脑后了。

    听到苏辞带着怨气的声音,苏晚心面色一僵,讪笑道:“怎么会呢?我怎么会忘了我的宝贝儿子呢?不过这海盗船不适合你,你就在下面等咱们吧。”

    “我是亲儿子吗?”苏辞发出疑问。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父母是真爱,他只是个意外?

    “喏,那边冷饮店买冰淇淋吃吧。”费云沉从包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苏辞。

    “你爸这个铁公鸡难得拔毛,赶紧去吧。”苏晚心乐滋滋的,苏辞也懒得理他们,跟个小大人似的耸耸肩,走了。

    而费云沉看着暗中安排保护苏辞的人扬了扬下颌,让他们跟过去。

    坐上海盗船的那一刻,苏晚心的心脏也开始砰砰乱跳,并非是因为害怕,而是一把年纪了才来感受这种娱乐,确实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费云沉面无表情的坐在她身边,淡定的抓着把手,目光悠悠的直视着前方,余光却一直注意着苏晚心。

    “你怕吗?”苏晚心好奇的问,和费云沉相处的时间也不断了,她似乎从来没发现他有什么弱点。

    “你要是怕,就抓住我,我不会放手的。”费云沉深深地凝望着苏晚心,不等她回答,便主动握住了她纤细的小手。

    “我不会放手的。”简简单单五个字,却直直的砸进苏晚心心口里。

    这一秒,某个小女人的心跳更快了,明明海盗船上声音很嘈杂,她仍旧能清楚的听见自己胸口处传来的心跳声。

    砰砰砰,一声比一声更急促。

    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孩子都生了竟然还觉得不好意思,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整场玩下来,苏晚心都只顾着害羞了,根本没能好好体验海盗船的刺激。

    耳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尖叫声,她和费云沉这一对一个比一个淡定。

    尽管如此,从头到尾,两人的手始终紧牵着,谁都没有主动放开。

    苏辞早已经拿着冰淇淋在购票处等他们了,见两人都出来了还紧握着对方的手,不由得打趣他们:“爸爸和妈咪的感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走到哪儿都要手牵手。”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儿子笑话了,苏晚心顿时如梦初醒,飞快的松开了费云沉的手,娇嗔的跺跺脚:“臭小子,你是找打了是不是,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连妈咪的玩笑都敢开?”

    这话得到了费云沉的高度赞同,父子俩齐心协力,怼得苏晚心无话可说。

    没错了,面对天才儿子和费云沉这种高冷冰山,确实是她更让人担心一些。

    进入欢乐峡谷后,苏晚心抛开自己的人设,玩的比苏辞还疯。

    她紧拉着费云沉,指着海盗船对他说:“费云沉,咱们去玩那个怎样?”

    耳边回荡着海盗船上一阵接一阵的尖叫声,费云沉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我”

    他正想拒绝,苏晚心已经拉着他往前走,嘴里还开心的念叨着:“你不知道我之前就很想玩这个了,可惜实在没人陪,今天就特别给你个陪我的机会。”

    苏辞眨巴着大眼睛站在两人身后,嘴角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爸爸妈咪,你们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刚才还说要紧紧抓住她的手,这会儿一看见想玩的什么儿子都抛在脑后了。

    听到苏辞带着怨气的声音,苏晚心面色一僵,讪笑道:“怎么会呢?我怎么会忘了我的宝贝儿子呢?不过这海盗船不适合你,你就在下面等咱们吧。”

    “我是亲儿子吗?”苏辞发出疑问。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父母是真爱,他只是个意外?

    “喏,那边冷饮店买冰淇淋吃吧。”费云沉从包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苏辞。

    “你爸这个铁公鸡难得拔毛,赶紧去吧。”苏晚心乐滋滋的,苏辞也懒得理他们,跟个小大人似的耸耸肩,走了。

    而费云沉看着暗中安排保护苏辞的人扬了扬下颌,让他们跟过去。

    坐上海盗船的那一刻,苏晚心的心脏也开始砰砰乱跳,并非是因为害怕,而是一把年纪了才来感受这种娱乐,确实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费云沉面无表情的坐在她身边,淡定的抓着把手,目光悠悠的直视着前方,余光却一直注意着苏晚心。

    “你怕吗?”苏晚心好奇的问,和费云沉相处的时间也不断了,她似乎从来没发现他有什么弱点。

    “你要是怕,就抓住我,我不会放手的。”费云沉深深地凝望着苏晚心,不等她回答,便主动握住了她纤细的小手。

    “我不会放手的。”简简单单五个字,却直直的砸进苏晚心心口里。

    这一秒,某个小女人的心跳更快了,明明海盗船上声音很嘈杂,她仍旧能清楚的听见自己胸口处传来的心跳声。

    砰砰砰,一声比一声更急促。

    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孩子都生了竟然还觉得不好意思,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整场玩下来,苏晚心都只顾着害羞了,根本没能好好体验海盗船的刺激。

    耳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尖叫声,她和费云沉这一对一个比一个淡定。

    尽管如此,从头到尾,两人的手始终紧牵着,谁都没有主动放开。

    苏辞早已经拿着冰淇淋在购票处等他们了,见两人都出来了还紧握着对方的手,不由得打趣他们:“爸爸和妈咪的感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走到哪儿都要手牵手。”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儿子笑话了,苏晚心顿时如梦初醒,飞快的松开了费云沉的手,娇嗔的跺跺脚:“臭小子,你是找打了是不是,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连妈咪的玩笑都敢开?”

    这话得到了费云沉的高度赞同,父子俩齐心协力,怼得苏晚心无话可说。

    没错了,面对天才儿子和费云沉这种高冷冰山,确实是她更让人担心一些。

    进入欢乐峡谷后,苏晚心抛开自己的人设,玩的比苏辞还疯。

    她紧拉着费云沉,指着海盗船对他说:“费云沉,咱们去玩那个怎样?”

    耳边回荡着海盗船上一阵接一阵的尖叫声,费云沉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我”

    他正想拒绝,苏晚心已经拉着他往前走,嘴里还开心的念叨着:“你不知道我之前就很想玩这个了,可惜实在没人陪,今天就特别给你个陪我的机会。”

    苏辞眨巴着大眼睛站在两人身后,嘴角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爸爸妈咪,你们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刚才还说要紧紧抓住她的手,这会儿一看见想玩的什么儿子都抛在脑后了。

    听到苏辞带着怨气的声音,苏晚心面色一僵,讪笑道:“怎么会呢?我怎么会忘了我的宝贝儿子呢?不过这海盗船不适合你,你就在下面等咱们吧。”

    “我是亲儿子吗?”苏辞发出疑问。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父母是真爱,他只是个意外?

    “喏,那边冷饮店买冰淇淋吃吧。”费云沉从包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苏辞。

    “你爸这个铁公鸡难得拔毛,赶紧去吧。”苏晚心乐滋滋的,苏辞也懒得理他们,跟个小大人似的耸耸肩,走了。

    而费云沉看着暗中安排保护苏辞的人扬了扬下颌,让他们跟过去。

    坐上海盗船的那一刻,苏晚心的心脏也开始砰砰乱跳,并非是因为害怕,而是一把年纪了才来感受这种娱乐,确实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费云沉面无表情的坐在她身边,淡定的抓着把手,目光悠悠的直视着前方,余光却一直注意着苏晚心。

    “你怕吗?”苏晚心好奇的问,和费云沉相处的时间也不断了,她似乎从来没发现他有什么弱点。

    “你要是怕,就抓住我,我不会放手的。”费云沉深深地凝望着苏晚心,不等她回答,便主动握住了她纤细的小手。

    “我不会放手的。”简简单单五个字,却直直的砸进苏晚心心口里。

    这一秒,某个小女人的心跳更快了,明明海盗船上声音很嘈杂,她仍旧能清楚的听见自己胸口处传来的心跳声。

    砰砰砰,一声比一声更急促。

    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孩子都生了竟然还觉得不好意思,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整场玩下来,苏晚心都只顾着害羞了,根本没能好好体验海盗船的刺激。

    耳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尖叫声,她和费云沉这一对一个比一个淡定。

    尽管如此,从头到尾,两人的手始终紧牵着,谁都没有主动放开。

    苏辞早已经拿着冰淇淋在购票处等他们了,见两人都出来了还紧握着对方的手,不由得打趣他们:“爸爸和妈咪的感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走到哪儿都要手牵手。”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儿子笑话了,苏晚心顿时如梦初醒,飞快的松开了费云沉的手,娇嗔的跺跺脚:“臭小子,你是找打了是不是,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连妈咪的玩笑都敢开?”

    这话得到了费云沉的高度赞同,父子俩齐心协力,怼得苏晚心无话可说。

    没错了,面对天才儿子和费云沉这种高冷冰山,确实是她更让人担心一些。

    进入欢乐峡谷后,苏晚心抛开自己的人设,玩的比苏辞还疯。

    她紧拉着费云沉,指着海盗船对他说:“费云沉,咱们去玩那个怎样?”

    耳边回荡着海盗船上一阵接一阵的尖叫声,费云沉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我”

    他正想拒绝,苏晚心已经拉着他往前走,嘴里还开心的念叨着:“你不知道我之前就很想玩这个了,可惜实在没人陪,今天就特别给你个陪我的机会。”

    苏辞眨巴着大眼睛站在两人身后,嘴角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爸爸妈咪,你们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刚才还说要紧紧抓住她的手,这会儿一看见想玩的什么儿子都抛在脑后了。

    听到苏辞带着怨气的声音,苏晚心面色一僵,讪笑道:“怎么会呢?我怎么会忘了我的宝贝儿子呢?不过这海盗船不适合你,你就在下面等咱们吧。”

    “我是亲儿子吗?”苏辞发出疑问。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父母是真爱,他只是个意外?

    “喏,那边冷饮店买冰淇淋吃吧。”费云沉从包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苏辞。

    “你爸这个铁公鸡难得拔毛,赶紧去吧。”苏晚心乐滋滋的,苏辞也懒得理他们,跟个小大人似的耸耸肩,走了。

    而费云沉看着暗中安排保护苏辞的人扬了扬下颌,让他们跟过去。

    坐上海盗船的那一刻,苏晚心的心脏也开始砰砰乱跳,并非是因为害怕,而是一把年纪了才来感受这种娱乐,确实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费云沉面无表情的坐在她身边,淡定的抓着把手,目光悠悠的直视着前方,余光却一直注意着苏晚心。

    “你怕吗?”苏晚心好奇的问,和费云沉相处的时间也不断了,她似乎从来没发现他有什么弱点。

    “你要是怕,就抓住我,我不会放手的。”费云沉深深地凝望着苏晚心,不等她回答,便主动握住了她纤细的小手。

    “我不会放手的。”简简单单五个字,却直直的砸进苏晚心心口里。

    这一秒,某个小女人的心跳更快了,明明海盗船上声音很嘈杂,她仍旧能清楚的听见自己胸口处传来的心跳声。

    砰砰砰,一声比一声更急促。

    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孩子都生了竟然还觉得不好意思,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整场玩下来,苏晚心都只顾着害羞了,根本没能好好体验海盗船的刺激。

    耳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尖叫声,她和费云沉这一对一个比一个淡定。

    尽管如此,从头到尾,两人的手始终紧牵着,谁都没有主动放开。

    苏辞早已经拿着冰淇淋在购票处等他们了,见两人都出来了还紧握着对方的手,不由得打趣他们:“爸爸和妈咪的感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走到哪儿都要手牵手。”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儿子笑话了,苏晚心顿时如梦初醒,飞快的松开了费云沉的手,娇嗔的跺跺脚:“臭小子,你是找打了是不是,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连妈咪的玩笑都敢开?”

    这话得到了费云沉的高度赞同,父子俩齐心协力,怼得苏晚心无话可说。

    没错了,面对天才儿子和费云沉这种高冷冰山,确实是她更让人担心一些。

    进入欢乐峡谷后,苏晚心抛开自己的人设,玩的比苏辞还疯。

    她紧拉着费云沉,指着海盗船对他说:“费云沉,咱们去玩那个怎样?”

    耳边回荡着海盗船上一阵接一阵的尖叫声,费云沉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我”

    他正想拒绝,苏晚心已经拉着他往前走,嘴里还开心的念叨着:“你不知道我之前就很想玩这个了,可惜实在没人陪,今天就特别给你个陪我的机会。”

    苏辞眨巴着大眼睛站在两人身后,嘴角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爸爸妈咪,你们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刚才还说要紧紧抓住她的手,这会儿一看见想玩的什么儿子都抛在脑后了。

    听到苏辞带着怨气的声音,苏晚心面色一僵,讪笑道:“怎么会呢?我怎么会忘了我的宝贝儿子呢?不过这海盗船不适合你,你就在下面等咱们吧。”

    “我是亲儿子吗?”苏辞发出疑问。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父母是真爱,他只是个意外?

    “喏,那边冷饮店买冰淇淋吃吧。”费云沉从包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苏辞。

    “你爸这个铁公鸡难得拔毛,赶紧去吧。”苏晚心乐滋滋的,苏辞也懒得理他们,跟个小大人似的耸耸肩,走了。

    而费云沉看着暗中安排保护苏辞的人扬了扬下颌,让他们跟过去。

    坐上海盗船的那一刻,苏晚心的心脏也开始砰砰乱跳,并非是因为害怕,而是一把年纪了才来感受这种娱乐,确实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费云沉面无表情的坐在她身边,淡定的抓着把手,目光悠悠的直视着前方,余光却一直注意着苏晚心。

    “你怕吗?”苏晚心好奇的问,和费云沉相处的时间也不断了,她似乎从来没发现他有什么弱点。

    “你要是怕,就抓住我,我不会放手的。”费云沉深深地凝望着苏晚心,不等她回答,便主动握住了她纤细的小手。

    “我不会放手的。”简简单单五个字,却直直的砸进苏晚心心口里。

    这一秒,某个小女人的心跳更快了,明明海盗船上声音很嘈杂,她仍旧能清楚的听见自己胸口处传来的心跳声。

    砰砰砰,一声比一声更急促。

    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孩子都生了竟然还觉得不好意思,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整场玩下来,苏晚心都只顾着害羞了,根本没能好好体验海盗船的刺激。

    耳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尖叫声,她和费云沉这一对一个比一个淡定。

    尽管如此,从头到尾,两人的手始终紧牵着,谁都没有主动放开。

    苏辞早已经拿着冰淇淋在购票处等他们了,见两人都出来了还紧握着对方的手,不由得打趣他们:“爸爸和妈咪的感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走到哪儿都要手牵手。”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儿子笑话了,苏晚心顿时如梦初醒,飞快的松开了费云沉的手,娇嗔的跺跺脚:“臭小子,你是找打了是不是,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连妈咪的玩笑都敢开?”

    这话得到了费云沉的高度赞同,父子俩齐心协力,怼得苏晚心无话可说。

    没错了,面对天才儿子和费云沉这种高冷冰山,确实是她更让人担心一些。

    进入欢乐峡谷后,苏晚心抛开自己的人设,玩的比苏辞还疯。

    她紧拉着费云沉,指着海盗船对他说:“费云沉,咱们去玩那个怎样?”

    耳边回荡着海盗船上一阵接一阵的尖叫声,费云沉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我”

    他正想拒绝,苏晚心已经拉着他往前走,嘴里还开心的念叨着:“你不知道我之前就很想玩这个了,可惜实在没人陪,今天就特别给你个陪我的机会。”

    苏辞眨巴着大眼睛站在两人身后,嘴角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爸爸妈咪,你们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刚才还说要紧紧抓住她的手,这会儿一看见想玩的什么儿子都抛在脑后了。

    听到苏辞带着怨气的声音,苏晚心面色一僵,讪笑道:“怎么会呢?我怎么会忘了我的宝贝儿子呢?不过这海盗船不适合你,你就在下面等咱们吧。”

    “我是亲儿子吗?”苏辞发出疑问。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父母是真爱,他只是个意外?

    “喏,那边冷饮店买冰淇淋吃吧。”费云沉从包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苏辞。

    “你爸这个铁公鸡难得拔毛,赶紧去吧。”苏晚心乐滋滋的,苏辞也懒得理他们,跟个小大人似的耸耸肩,走了。

    而费云沉看着暗中安排保护苏辞的人扬了扬下颌,让他们跟过去。

    坐上海盗船的那一刻,苏晚心的心脏也开始砰砰乱跳,并非是因为害怕,而是一把年纪了才来感受这种娱乐,确实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费云沉面无表情的坐在她身边,淡定的抓着把手,目光悠悠的直视着前方,余光却一直注意着苏晚心。

    “你怕吗?”苏晚心好奇的问,和费云沉相处的时间也不断了,她似乎从来没发现他有什么弱点。

    “你要是怕,就抓住我,我不会放手的。”费云沉深深地凝望着苏晚心,不等她回答,便主动握住了她纤细的小手。

    “我不会放手的。”简简单单五个字,却直直的砸进苏晚心心口里。

    这一秒,某个小女人的心跳更快了,明明海盗船上声音很嘈杂,她仍旧能清楚的听见自己胸口处传来的心跳声。

    砰砰砰,一声比一声更急促。

    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孩子都生了竟然还觉得不好意思,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整场玩下来,苏晚心都只顾着害羞了,根本没能好好体验海盗船的刺激。

    耳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尖叫声,她和费云沉这一对一个比一个淡定。

    尽管如此,从头到尾,两人的手始终紧牵着,谁都没有主动放开。

    苏辞早已经拿着冰淇淋在购票处等他们了,见两人都出来了还紧握着对方的手,不由得打趣他们:“爸爸和妈咪的感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走到哪儿都要手牵手。”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儿子笑话了,苏晚心顿时如梦初醒,飞快的松开了费云沉的手,娇嗔的跺跺脚:“臭小子,你是找打了是不是,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连妈咪的玩笑都敢开?”

    这话得到了费云沉的高度赞同,父子俩齐心协力,怼得苏晚心无话可说。

    没错了,面对天才儿子和费云沉这种高冷冰山,确实是她更让人担心一些。

    进入欢乐峡谷后,苏晚心抛开自己的人设,玩的比苏辞还疯。

    她紧拉着费云沉,指着海盗船对他说:“费云沉,咱们去玩那个怎样?”

    耳边回荡着海盗船上一阵接一阵的尖叫声,费云沉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我”

    他正想拒绝,苏晚心已经拉着他往前走,嘴里还开心的念叨着:“你不知道我之前就很想玩这个了,可惜实在没人陪,今天就特别给你个陪我的机会。”

    苏辞眨巴着大眼睛站在两人身后,嘴角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爸爸妈咪,你们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刚才还说要紧紧抓住她的手,这会儿一看见想玩的什么儿子都抛在脑后了。

    听到苏辞带着怨气的声音,苏晚心面色一僵,讪笑道:“怎么会呢?我怎么会忘了我的宝贝儿子呢?不过这海盗船不适合你,你就在下面等咱们吧。”

    “我是亲儿子吗?”苏辞发出疑问。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父母是真爱,他只是个意外?

    “喏,那边冷饮店买冰淇淋吃吧。”费云沉从包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苏辞。

    “你爸这个铁公鸡难得拔毛,赶紧去吧。”苏晚心乐滋滋的,苏辞也懒得理他们,跟个小大人似的耸耸肩,走了。

    而费云沉看着暗中安排保护苏辞的人扬了扬下颌,让他们跟过去。

    坐上海盗船的那一刻,苏晚心的心脏也开始砰砰乱跳,并非是因为害怕,而是一把年纪了才来感受这种娱乐,确实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费云沉面无表情的坐在她身边,淡定的抓着把手,目光悠悠的直视着前方,余光却一直注意着苏晚心。

    “你怕吗?”苏晚心好奇的问,和费云沉相处的时间也不断了,她似乎从来没发现他有什么弱点。

    “你要是怕,就抓住我,我不会放手的。”费云沉深深地凝望着苏晚心,不等她回答,便主动握住了她纤细的小手。

    “我不会放手的。”简简单单五个字,却直直的砸进苏晚心心口里。

    这一秒,某个小女人的心跳更快了,明明海盗船上声音很嘈杂,她仍旧能清楚的听见自己胸口处传来的心跳声。

    砰砰砰,一声比一声更急促。

    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孩子都生了竟然还觉得不好意思,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整场玩下来,苏晚心都只顾着害羞了,根本没能好好体验海盗船的刺激。

    耳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尖叫声,她和费云沉这一对一个比一个淡定。

    尽管如此,从头到尾,两人的手始终紧牵着,谁都没有主动放开。

    苏辞早已经拿着冰淇淋在购票处等他们了,见两人都出来了还紧握着对方的手,不由得打趣他们:“爸爸和妈咪的感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走到哪儿都要手牵手。”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儿子笑话了,苏晚心顿时如梦初醒,飞快的松开了费云沉的手,娇嗔的跺跺脚:“臭小子,你是找打了是不是,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连妈咪的玩笑都敢开?”

    这话得到了费云沉的高度赞同,父子俩齐心协力,怼得苏晚心无话可说。

    没错了,面对天才儿子和费云沉这种高冷冰山,确实是她更让人担心一些。

    进入欢乐峡谷后,苏晚心抛开自己的人设,玩的比苏辞还疯。

    她紧拉着费云沉,指着海盗船对他说:“费云沉,咱们去玩那个怎样?”

    耳边回荡着海盗船上一阵接一阵的尖叫声,费云沉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我”

    他正想拒绝,苏晚心已经拉着他往前走,嘴里还开心的念叨着:“你不知道我之前就很想玩这个了,可惜实在没人陪,今天就特别给你个陪我的机会。”

    苏辞眨巴着大眼睛站在两人身后,嘴角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爸爸妈咪,你们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刚才还说要紧紧抓住她的手,这会儿一看见想玩的什么儿子都抛在脑后了。

    听到苏辞带着怨气的声音,苏晚心面色一僵,讪笑道:“怎么会呢?我怎么会忘了我的宝贝儿子呢?不过这海盗船不适合你,你就在下面等咱们吧。”

    “我是亲儿子吗?”苏辞发出疑问。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父母是真爱,他只是个意外?

    “喏,那边冷饮店买冰淇淋吃吧。”费云沉从包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苏辞。

    “你爸这个铁公鸡难得拔毛,赶紧去吧。”苏晚心乐滋滋的,苏辞也懒得理他们,跟个小大人似的耸耸肩,走了。

    而费云沉看着暗中安排保护苏辞的人扬了扬下颌,让他们跟过去。

    坐上海盗船的那一刻,苏晚心的心脏也开始砰砰乱跳,并非是因为害怕,而是一把年纪了才来感受这种娱乐,确实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费云沉面无表情的坐在她身边,淡定的抓着把手,目光悠悠的直视着前方,余光却一直注意着苏晚心。

    “你怕吗?”苏晚心好奇的问,和费云沉相处的时间也不断了,她似乎从来没发现他有什么弱点。

    “你要是怕,就抓住我,我不会放手的。”费云沉深深地凝望着苏晚心,不等她回答,便主动握住了她纤细的小手。

    “我不会放手的。”简简单单五个字,却直直的砸进苏晚心心口里。

    这一秒,某个小女人的心跳更快了,明明海盗船上声音很嘈杂,她仍旧能清楚的听见自己胸口处传来的心跳声。

    砰砰砰,一声比一声更急促。

    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孩子都生了竟然还觉得不好意思,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整场玩下来,苏晚心都只顾着害羞了,根本没能好好体验海盗船的刺激。

    耳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尖叫声,她和费云沉这一对一个比一个淡定。

    尽管如此,从头到尾,两人的手始终紧牵着,谁都没有主动放开。

    苏辞早已经拿着冰淇淋在购票处等他们了,见两人都出来了还紧握着对方的手,不由得打趣他们:“爸爸和妈咪的感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走到哪儿都要手牵手。”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儿子笑话了,苏晚心顿时如梦初醒,飞快的松开了费云沉的手,娇嗔的跺跺脚:“臭小子,你是找打了是不是,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连妈咪的玩笑都敢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绝世小保安   大邺女帝   大邺女帝师   无上帝尊   致命热恋   剑尊   叶玄叶灵   一路高升   全军列阵   云若月楚玄辰   医道狂尊   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   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   警察陆令   龙婿陆凡   皓玉真仙   女总裁的超级兵王   叶君临   大荒扶妻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