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一碗阳春面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想到那天江擒说的话,费云沉忍不住皱了皱眉,李承潼当年很有可能是为了李梦莲才非要跟苏晚心离的婚,甚至还不惜演了那场找公关的戏。

    可李梦莲那日买房时他也见过,跟苏晚心压根不配相提并论,也不知道李承潼当初是怎么想的,居然会选了那个女人。

    不过也好,这才阴错阳差的将苏晚心送到了自己身边。

    不过结婚那么久,该做的事情肯定做了,想到这儿,费云沉漆黑的眼眸蹙了蹙,虽然对这个女人没什么感情,但是是他孩子的妈妈,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动过,他心里升起一股不虞。

    费云沉想得入神,直到苏晚心停下来伸了个懒腰,他才恍然清醒过来。

    “咕咕咕”安静的可怕的书房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苏晚心深深的叹了口气,小手揉着自己的肚子,嘴里喃喃道:“肚子好饿,好想吃阳春面。”

    话是这么说,可保姆小水也已经回去了,她的厨艺也就停留在能烧个开水的程度,阳春面这种东西肯定是不会做的。

    于是她捏了捏拳头,无视饥饿难耐的肚子,再次投入工作中。

    手边的文件越来越少,工作接近完成。苏晚心松了口气,正准备休息休息,耳朵却听见外面传来细微的声音。

    这大半夜的,该睡的都睡了,难不成是老鼠?

    她立马起身出去查看,却发现厨房透出了灯光,声音也正是从厨房发出来的。

    家里就他们三个人,孩子他爸和孩子都睡了,这个点厨房怎么会有声音。

    难不成是遭贼了?

    苏晚心眼神微凛,顺手拿起放在墙角的棒球棍,放缓了脚步慢慢靠近厨房。

    接近房门时,她猛地推开门,举着棒球棍就冲了过去:“居然敢来我家偷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我。”棒子还没挥出去,一抬头对上了费云沉深邃的双眸。

    苏晚心一愣,惊讶的张了张嘴:“怎么是你?”

    “饿了,做点宵夜。”费云沉微微打量着她,看着她手上拎着的棒球棍眼神微冷,“你就打算用这根棍子对付小偷?”

    苏晚心点头:“有什么问题吗?我在国外还学了好几年的跆拳道呢!”

    “你是个女人。”费云沉冷着脸解释。

    “所以呢?”苏晚心不解。

    费云沉转过了脸,不再理她。

    这女人脑回路是不是有点问题?他一个大男人在家,她就不能学着求助别人吗?

    虽然不明白费云沉为什么会不高兴,但阳春面的香味完全勾起了苏晚心肚子里的馋虫。

    本来加班这么久,她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这会儿肚子叫的更欢快了。

    可费云沉似乎就做了一碗,她也不好意思开口问人家要吃的,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费云沉端着面去了餐厅。

    揉揉小肚子,羡慕的看着费云沉的背影,会做饭真好。

    就在她羡慕的咂嘴的时候,费云沉停下来,回过头睨了她一眼:“还不跟过来,是要我喂你么?”

    “来了来了!”苏晚心眼神一亮,随手把棒球棍往角落一丢,飞快的跟了上去。

    不一会儿,餐厅里传来苏晚心满足的声音:“费云沉,没想到你竟然会做饭,还那么好吃,你简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刚才还在想,能吃到阳春面就好了,正好你就做了,真巧。”

    想到那天江擒说的话,费云沉忍不住皱了皱眉,李承潼当年很有可能是为了李梦莲才非要跟苏晚心离的婚,甚至还不惜演了那场找公关的戏。

    可李梦莲那日买房时他也见过,跟苏晚心压根不配相提并论,也不知道李承潼当初是怎么想的,居然会选了那个女人。

    不过也好,这才阴错阳差的将苏晚心送到了自己身边。

    不过结婚那么久,该做的事情肯定做了,想到这儿,费云沉漆黑的眼眸蹙了蹙,虽然对这个女人没什么感情,但是是他孩子的妈妈,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动过,他心里升起一股不虞。

    费云沉想得入神,直到苏晚心停下来伸了个懒腰,他才恍然清醒过来。

    “咕咕咕”安静的可怕的书房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苏晚心深深的叹了口气,小手揉着自己的肚子,嘴里喃喃道:“肚子好饿,好想吃阳春面。”

    话是这么说,可保姆小水也已经回去了,她的厨艺也就停留在能烧个开水的程度,阳春面这种东西肯定是不会做的。

    于是她捏了捏拳头,无视饥饿难耐的肚子,再次投入工作中。

    手边的文件越来越少,工作接近完成。苏晚心松了口气,正准备休息休息,耳朵却听见外面传来细微的声音。

    这大半夜的,该睡的都睡了,难不成是老鼠?

    她立马起身出去查看,却发现厨房透出了灯光,声音也正是从厨房发出来的。

    家里就他们三个人,孩子他爸和孩子都睡了,这个点厨房怎么会有声音。

    难不成是遭贼了?

    苏晚心眼神微凛,顺手拿起放在墙角的棒球棍,放缓了脚步慢慢靠近厨房。

    接近房门时,她猛地推开门,举着棒球棍就冲了过去:“居然敢来我家偷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我。”棒子还没挥出去,一抬头对上了费云沉深邃的双眸。

    苏晚心一愣,惊讶的张了张嘴:“怎么是你?”

    “饿了,做点宵夜。”费云沉微微打量着她,看着她手上拎着的棒球棍眼神微冷,“你就打算用这根棍子对付小偷?”

    苏晚心点头:“有什么问题吗?我在国外还学了好几年的跆拳道呢!”

    “你是个女人。”费云沉冷着脸解释。

    “所以呢?”苏晚心不解。

    费云沉转过了脸,不再理她。

    这女人脑回路是不是有点问题?他一个大男人在家,她就不能学着求助别人吗?

    虽然不明白费云沉为什么会不高兴,但阳春面的香味完全勾起了苏晚心肚子里的馋虫。

    本来加班这么久,她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这会儿肚子叫的更欢快了。

    可费云沉似乎就做了一碗,她也不好意思开口问人家要吃的,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费云沉端着面去了餐厅。

    揉揉小肚子,羡慕的看着费云沉的背影,会做饭真好。

    就在她羡慕的咂嘴的时候,费云沉停下来,回过头睨了她一眼:“还不跟过来,是要我喂你么?”

    “来了来了!”苏晚心眼神一亮,随手把棒球棍往角落一丢,飞快的跟了上去。

    不一会儿,餐厅里传来苏晚心满足的声音:“费云沉,没想到你竟然会做饭,还那么好吃,你简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刚才还在想,能吃到阳春面就好了,正好你就做了,真巧。”

    想到那天江擒说的话,费云沉忍不住皱了皱眉,李承潼当年很有可能是为了李梦莲才非要跟苏晚心离的婚,甚至还不惜演了那场找公关的戏。

    可李梦莲那日买房时他也见过,跟苏晚心压根不配相提并论,也不知道李承潼当初是怎么想的,居然会选了那个女人。

    不过也好,这才阴错阳差的将苏晚心送到了自己身边。

    不过结婚那么久,该做的事情肯定做了,想到这儿,费云沉漆黑的眼眸蹙了蹙,虽然对这个女人没什么感情,但是是他孩子的妈妈,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动过,他心里升起一股不虞。

    费云沉想得入神,直到苏晚心停下来伸了个懒腰,他才恍然清醒过来。

    “咕咕咕”安静的可怕的书房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苏晚心深深的叹了口气,小手揉着自己的肚子,嘴里喃喃道:“肚子好饿,好想吃阳春面。”

    话是这么说,可保姆小水也已经回去了,她的厨艺也就停留在能烧个开水的程度,阳春面这种东西肯定是不会做的。

    于是她捏了捏拳头,无视饥饿难耐的肚子,再次投入工作中。

    手边的文件越来越少,工作接近完成。苏晚心松了口气,正准备休息休息,耳朵却听见外面传来细微的声音。

    这大半夜的,该睡的都睡了,难不成是老鼠?

    她立马起身出去查看,却发现厨房透出了灯光,声音也正是从厨房发出来的。

    家里就他们三个人,孩子他爸和孩子都睡了,这个点厨房怎么会有声音。

    难不成是遭贼了?

    苏晚心眼神微凛,顺手拿起放在墙角的棒球棍,放缓了脚步慢慢靠近厨房。

    接近房门时,她猛地推开门,举着棒球棍就冲了过去:“居然敢来我家偷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我。”棒子还没挥出去,一抬头对上了费云沉深邃的双眸。

    苏晚心一愣,惊讶的张了张嘴:“怎么是你?”

    “饿了,做点宵夜。”费云沉微微打量着她,看着她手上拎着的棒球棍眼神微冷,“你就打算用这根棍子对付小偷?”

    苏晚心点头:“有什么问题吗?我在国外还学了好几年的跆拳道呢!”

    “你是个女人。”费云沉冷着脸解释。

    “所以呢?”苏晚心不解。

    费云沉转过了脸,不再理她。

    这女人脑回路是不是有点问题?他一个大男人在家,她就不能学着求助别人吗?

    虽然不明白费云沉为什么会不高兴,但阳春面的香味完全勾起了苏晚心肚子里的馋虫。

    本来加班这么久,她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这会儿肚子叫的更欢快了。

    可费云沉似乎就做了一碗,她也不好意思开口问人家要吃的,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费云沉端着面去了餐厅。

    揉揉小肚子,羡慕的看着费云沉的背影,会做饭真好。

    就在她羡慕的咂嘴的时候,费云沉停下来,回过头睨了她一眼:“还不跟过来,是要我喂你么?”

    “来了来了!”苏晚心眼神一亮,随手把棒球棍往角落一丢,飞快的跟了上去。

    不一会儿,餐厅里传来苏晚心满足的声音:“费云沉,没想到你竟然会做饭,还那么好吃,你简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刚才还在想,能吃到阳春面就好了,正好你就做了,真巧。”

    想到那天江擒说的话,费云沉忍不住皱了皱眉,李承潼当年很有可能是为了李梦莲才非要跟苏晚心离的婚,甚至还不惜演了那场找公关的戏。

    可李梦莲那日买房时他也见过,跟苏晚心压根不配相提并论,也不知道李承潼当初是怎么想的,居然会选了那个女人。

    不过也好,这才阴错阳差的将苏晚心送到了自己身边。

    不过结婚那么久,该做的事情肯定做了,想到这儿,费云沉漆黑的眼眸蹙了蹙,虽然对这个女人没什么感情,但是是他孩子的妈妈,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动过,他心里升起一股不虞。

    费云沉想得入神,直到苏晚心停下来伸了个懒腰,他才恍然清醒过来。

    “咕咕咕”安静的可怕的书房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苏晚心深深的叹了口气,小手揉着自己的肚子,嘴里喃喃道:“肚子好饿,好想吃阳春面。”

    话是这么说,可保姆小水也已经回去了,她的厨艺也就停留在能烧个开水的程度,阳春面这种东西肯定是不会做的。

    于是她捏了捏拳头,无视饥饿难耐的肚子,再次投入工作中。

    手边的文件越来越少,工作接近完成。苏晚心松了口气,正准备休息休息,耳朵却听见外面传来细微的声音。

    这大半夜的,该睡的都睡了,难不成是老鼠?

    她立马起身出去查看,却发现厨房透出了灯光,声音也正是从厨房发出来的。

    家里就他们三个人,孩子他爸和孩子都睡了,这个点厨房怎么会有声音。

    难不成是遭贼了?

    苏晚心眼神微凛,顺手拿起放在墙角的棒球棍,放缓了脚步慢慢靠近厨房。

    接近房门时,她猛地推开门,举着棒球棍就冲了过去:“居然敢来我家偷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我。”棒子还没挥出去,一抬头对上了费云沉深邃的双眸。

    苏晚心一愣,惊讶的张了张嘴:“怎么是你?”

    “饿了,做点宵夜。”费云沉微微打量着她,看着她手上拎着的棒球棍眼神微冷,“你就打算用这根棍子对付小偷?”

    苏晚心点头:“有什么问题吗?我在国外还学了好几年的跆拳道呢!”

    “你是个女人。”费云沉冷着脸解释。

    “所以呢?”苏晚心不解。

    费云沉转过了脸,不再理她。

    这女人脑回路是不是有点问题?他一个大男人在家,她就不能学着求助别人吗?

    虽然不明白费云沉为什么会不高兴,但阳春面的香味完全勾起了苏晚心肚子里的馋虫。

    本来加班这么久,她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这会儿肚子叫的更欢快了。

    可费云沉似乎就做了一碗,她也不好意思开口问人家要吃的,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费云沉端着面去了餐厅。

    揉揉小肚子,羡慕的看着费云沉的背影,会做饭真好。

    就在她羡慕的咂嘴的时候,费云沉停下来,回过头睨了她一眼:“还不跟过来,是要我喂你么?”

    “来了来了!”苏晚心眼神一亮,随手把棒球棍往角落一丢,飞快的跟了上去。

    不一会儿,餐厅里传来苏晚心满足的声音:“费云沉,没想到你竟然会做饭,还那么好吃,你简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刚才还在想,能吃到阳春面就好了,正好你就做了,真巧。”

    想到那天江擒说的话,费云沉忍不住皱了皱眉,李承潼当年很有可能是为了李梦莲才非要跟苏晚心离的婚,甚至还不惜演了那场找公关的戏。

    可李梦莲那日买房时他也见过,跟苏晚心压根不配相提并论,也不知道李承潼当初是怎么想的,居然会选了那个女人。

    不过也好,这才阴错阳差的将苏晚心送到了自己身边。

    不过结婚那么久,该做的事情肯定做了,想到这儿,费云沉漆黑的眼眸蹙了蹙,虽然对这个女人没什么感情,但是是他孩子的妈妈,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动过,他心里升起一股不虞。

    费云沉想得入神,直到苏晚心停下来伸了个懒腰,他才恍然清醒过来。

    “咕咕咕”安静的可怕的书房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苏晚心深深的叹了口气,小手揉着自己的肚子,嘴里喃喃道:“肚子好饿,好想吃阳春面。”

    话是这么说,可保姆小水也已经回去了,她的厨艺也就停留在能烧个开水的程度,阳春面这种东西肯定是不会做的。

    于是她捏了捏拳头,无视饥饿难耐的肚子,再次投入工作中。

    手边的文件越来越少,工作接近完成。苏晚心松了口气,正准备休息休息,耳朵却听见外面传来细微的声音。

    这大半夜的,该睡的都睡了,难不成是老鼠?

    她立马起身出去查看,却发现厨房透出了灯光,声音也正是从厨房发出来的。

    家里就他们三个人,孩子他爸和孩子都睡了,这个点厨房怎么会有声音。

    难不成是遭贼了?

    苏晚心眼神微凛,顺手拿起放在墙角的棒球棍,放缓了脚步慢慢靠近厨房。

    接近房门时,她猛地推开门,举着棒球棍就冲了过去:“居然敢来我家偷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我。”棒子还没挥出去,一抬头对上了费云沉深邃的双眸。

    苏晚心一愣,惊讶的张了张嘴:“怎么是你?”

    “饿了,做点宵夜。”费云沉微微打量着她,看着她手上拎着的棒球棍眼神微冷,“你就打算用这根棍子对付小偷?”

    苏晚心点头:“有什么问题吗?我在国外还学了好几年的跆拳道呢!”

    “你是个女人。”费云沉冷着脸解释。

    “所以呢?”苏晚心不解。

    费云沉转过了脸,不再理她。

    这女人脑回路是不是有点问题?他一个大男人在家,她就不能学着求助别人吗?

    虽然不明白费云沉为什么会不高兴,但阳春面的香味完全勾起了苏晚心肚子里的馋虫。

    本来加班这么久,她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这会儿肚子叫的更欢快了。

    可费云沉似乎就做了一碗,她也不好意思开口问人家要吃的,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费云沉端着面去了餐厅。

    揉揉小肚子,羡慕的看着费云沉的背影,会做饭真好。

    就在她羡慕的咂嘴的时候,费云沉停下来,回过头睨了她一眼:“还不跟过来,是要我喂你么?”

    “来了来了!”苏晚心眼神一亮,随手把棒球棍往角落一丢,飞快的跟了上去。

    不一会儿,餐厅里传来苏晚心满足的声音:“费云沉,没想到你竟然会做饭,还那么好吃,你简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刚才还在想,能吃到阳春面就好了,正好你就做了,真巧。”

    想到那天江擒说的话,费云沉忍不住皱了皱眉,李承潼当年很有可能是为了李梦莲才非要跟苏晚心离的婚,甚至还不惜演了那场找公关的戏。

    可李梦莲那日买房时他也见过,跟苏晚心压根不配相提并论,也不知道李承潼当初是怎么想的,居然会选了那个女人。

    不过也好,这才阴错阳差的将苏晚心送到了自己身边。

    不过结婚那么久,该做的事情肯定做了,想到这儿,费云沉漆黑的眼眸蹙了蹙,虽然对这个女人没什么感情,但是是他孩子的妈妈,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动过,他心里升起一股不虞。

    费云沉想得入神,直到苏晚心停下来伸了个懒腰,他才恍然清醒过来。

    “咕咕咕”安静的可怕的书房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苏晚心深深的叹了口气,小手揉着自己的肚子,嘴里喃喃道:“肚子好饿,好想吃阳春面。”

    话是这么说,可保姆小水也已经回去了,她的厨艺也就停留在能烧个开水的程度,阳春面这种东西肯定是不会做的。

    于是她捏了捏拳头,无视饥饿难耐的肚子,再次投入工作中。

    手边的文件越来越少,工作接近完成。苏晚心松了口气,正准备休息休息,耳朵却听见外面传来细微的声音。

    这大半夜的,该睡的都睡了,难不成是老鼠?

    她立马起身出去查看,却发现厨房透出了灯光,声音也正是从厨房发出来的。

    家里就他们三个人,孩子他爸和孩子都睡了,这个点厨房怎么会有声音。

    难不成是遭贼了?

    苏晚心眼神微凛,顺手拿起放在墙角的棒球棍,放缓了脚步慢慢靠近厨房。

    接近房门时,她猛地推开门,举着棒球棍就冲了过去:“居然敢来我家偷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我。”棒子还没挥出去,一抬头对上了费云沉深邃的双眸。

    苏晚心一愣,惊讶的张了张嘴:“怎么是你?”

    “饿了,做点宵夜。”费云沉微微打量着她,看着她手上拎着的棒球棍眼神微冷,“你就打算用这根棍子对付小偷?”

    苏晚心点头:“有什么问题吗?我在国外还学了好几年的跆拳道呢!”

    “你是个女人。”费云沉冷着脸解释。

    “所以呢?”苏晚心不解。

    费云沉转过了脸,不再理她。

    这女人脑回路是不是有点问题?他一个大男人在家,她就不能学着求助别人吗?

    虽然不明白费云沉为什么会不高兴,但阳春面的香味完全勾起了苏晚心肚子里的馋虫。

    本来加班这么久,她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这会儿肚子叫的更欢快了。

    可费云沉似乎就做了一碗,她也不好意思开口问人家要吃的,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费云沉端着面去了餐厅。

    揉揉小肚子,羡慕的看着费云沉的背影,会做饭真好。

    就在她羡慕的咂嘴的时候,费云沉停下来,回过头睨了她一眼:“还不跟过来,是要我喂你么?”

    “来了来了!”苏晚心眼神一亮,随手把棒球棍往角落一丢,飞快的跟了上去。

    不一会儿,餐厅里传来苏晚心满足的声音:“费云沉,没想到你竟然会做饭,还那么好吃,你简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刚才还在想,能吃到阳春面就好了,正好你就做了,真巧。”

    想到那天江擒说的话,费云沉忍不住皱了皱眉,李承潼当年很有可能是为了李梦莲才非要跟苏晚心离的婚,甚至还不惜演了那场找公关的戏。

    可李梦莲那日买房时他也见过,跟苏晚心压根不配相提并论,也不知道李承潼当初是怎么想的,居然会选了那个女人。

    不过也好,这才阴错阳差的将苏晚心送到了自己身边。

    不过结婚那么久,该做的事情肯定做了,想到这儿,费云沉漆黑的眼眸蹙了蹙,虽然对这个女人没什么感情,但是是他孩子的妈妈,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动过,他心里升起一股不虞。

    费云沉想得入神,直到苏晚心停下来伸了个懒腰,他才恍然清醒过来。

    “咕咕咕”安静的可怕的书房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苏晚心深深的叹了口气,小手揉着自己的肚子,嘴里喃喃道:“肚子好饿,好想吃阳春面。”

    话是这么说,可保姆小水也已经回去了,她的厨艺也就停留在能烧个开水的程度,阳春面这种东西肯定是不会做的。

    于是她捏了捏拳头,无视饥饿难耐的肚子,再次投入工作中。

    手边的文件越来越少,工作接近完成。苏晚心松了口气,正准备休息休息,耳朵却听见外面传来细微的声音。

    这大半夜的,该睡的都睡了,难不成是老鼠?

    她立马起身出去查看,却发现厨房透出了灯光,声音也正是从厨房发出来的。

    家里就他们三个人,孩子他爸和孩子都睡了,这个点厨房怎么会有声音。

    难不成是遭贼了?

    苏晚心眼神微凛,顺手拿起放在墙角的棒球棍,放缓了脚步慢慢靠近厨房。

    接近房门时,她猛地推开门,举着棒球棍就冲了过去:“居然敢来我家偷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我。”棒子还没挥出去,一抬头对上了费云沉深邃的双眸。

    苏晚心一愣,惊讶的张了张嘴:“怎么是你?”

    “饿了,做点宵夜。”费云沉微微打量着她,看着她手上拎着的棒球棍眼神微冷,“你就打算用这根棍子对付小偷?”

    苏晚心点头:“有什么问题吗?我在国外还学了好几年的跆拳道呢!”

    “你是个女人。”费云沉冷着脸解释。

    “所以呢?”苏晚心不解。

    费云沉转过了脸,不再理她。

    这女人脑回路是不是有点问题?他一个大男人在家,她就不能学着求助别人吗?

    虽然不明白费云沉为什么会不高兴,但阳春面的香味完全勾起了苏晚心肚子里的馋虫。

    本来加班这么久,她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这会儿肚子叫的更欢快了。

    可费云沉似乎就做了一碗,她也不好意思开口问人家要吃的,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费云沉端着面去了餐厅。

    揉揉小肚子,羡慕的看着费云沉的背影,会做饭真好。

    就在她羡慕的咂嘴的时候,费云沉停下来,回过头睨了她一眼:“还不跟过来,是要我喂你么?”

    “来了来了!”苏晚心眼神一亮,随手把棒球棍往角落一丢,飞快的跟了上去。

    不一会儿,餐厅里传来苏晚心满足的声音:“费云沉,没想到你竟然会做饭,还那么好吃,你简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刚才还在想,能吃到阳春面就好了,正好你就做了,真巧。”

    想到那天江擒说的话,费云沉忍不住皱了皱眉,李承潼当年很有可能是为了李梦莲才非要跟苏晚心离的婚,甚至还不惜演了那场找公关的戏。

    可李梦莲那日买房时他也见过,跟苏晚心压根不配相提并论,也不知道李承潼当初是怎么想的,居然会选了那个女人。

    不过也好,这才阴错阳差的将苏晚心送到了自己身边。

    不过结婚那么久,该做的事情肯定做了,想到这儿,费云沉漆黑的眼眸蹙了蹙,虽然对这个女人没什么感情,但是是他孩子的妈妈,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动过,他心里升起一股不虞。

    费云沉想得入神,直到苏晚心停下来伸了个懒腰,他才恍然清醒过来。

    “咕咕咕”安静的可怕的书房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苏晚心深深的叹了口气,小手揉着自己的肚子,嘴里喃喃道:“肚子好饿,好想吃阳春面。”

    话是这么说,可保姆小水也已经回去了,她的厨艺也就停留在能烧个开水的程度,阳春面这种东西肯定是不会做的。

    于是她捏了捏拳头,无视饥饿难耐的肚子,再次投入工作中。

    手边的文件越来越少,工作接近完成。苏晚心松了口气,正准备休息休息,耳朵却听见外面传来细微的声音。

    这大半夜的,该睡的都睡了,难不成是老鼠?

    她立马起身出去查看,却发现厨房透出了灯光,声音也正是从厨房发出来的。

    家里就他们三个人,孩子他爸和孩子都睡了,这个点厨房怎么会有声音。

    难不成是遭贼了?

    苏晚心眼神微凛,顺手拿起放在墙角的棒球棍,放缓了脚步慢慢靠近厨房。

    接近房门时,她猛地推开门,举着棒球棍就冲了过去:“居然敢来我家偷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我。”棒子还没挥出去,一抬头对上了费云沉深邃的双眸。

    苏晚心一愣,惊讶的张了张嘴:“怎么是你?”

    “饿了,做点宵夜。”费云沉微微打量着她,看着她手上拎着的棒球棍眼神微冷,“你就打算用这根棍子对付小偷?”

    苏晚心点头:“有什么问题吗?我在国外还学了好几年的跆拳道呢!”

    “你是个女人。”费云沉冷着脸解释。

    “所以呢?”苏晚心不解。

    费云沉转过了脸,不再理她。

    这女人脑回路是不是有点问题?他一个大男人在家,她就不能学着求助别人吗?

    虽然不明白费云沉为什么会不高兴,但阳春面的香味完全勾起了苏晚心肚子里的馋虫。

    本来加班这么久,她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这会儿肚子叫的更欢快了。

    可费云沉似乎就做了一碗,她也不好意思开口问人家要吃的,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费云沉端着面去了餐厅。

    揉揉小肚子,羡慕的看着费云沉的背影,会做饭真好。

    就在她羡慕的咂嘴的时候,费云沉停下来,回过头睨了她一眼:“还不跟过来,是要我喂你么?”

    “来了来了!”苏晚心眼神一亮,随手把棒球棍往角落一丢,飞快的跟了上去。

    不一会儿,餐厅里传来苏晚心满足的声音:“费云沉,没想到你竟然会做饭,还那么好吃,你简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刚才还在想,能吃到阳春面就好了,正好你就做了,真巧。”

    想到那天江擒说的话,费云沉忍不住皱了皱眉,李承潼当年很有可能是为了李梦莲才非要跟苏晚心离的婚,甚至还不惜演了那场找公关的戏。

    可李梦莲那日买房时他也见过,跟苏晚心压根不配相提并论,也不知道李承潼当初是怎么想的,居然会选了那个女人。

    不过也好,这才阴错阳差的将苏晚心送到了自己身边。

    不过结婚那么久,该做的事情肯定做了,想到这儿,费云沉漆黑的眼眸蹙了蹙,虽然对这个女人没什么感情,但是是他孩子的妈妈,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动过,他心里升起一股不虞。

    费云沉想得入神,直到苏晚心停下来伸了个懒腰,他才恍然清醒过来。

    “咕咕咕”安静的可怕的书房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苏晚心深深的叹了口气,小手揉着自己的肚子,嘴里喃喃道:“肚子好饿,好想吃阳春面。”

    话是这么说,可保姆小水也已经回去了,她的厨艺也就停留在能烧个开水的程度,阳春面这种东西肯定是不会做的。

    于是她捏了捏拳头,无视饥饿难耐的肚子,再次投入工作中。

    手边的文件越来越少,工作接近完成。苏晚心松了口气,正准备休息休息,耳朵却听见外面传来细微的声音。

    这大半夜的,该睡的都睡了,难不成是老鼠?

    她立马起身出去查看,却发现厨房透出了灯光,声音也正是从厨房发出来的。

    家里就他们三个人,孩子他爸和孩子都睡了,这个点厨房怎么会有声音。

    难不成是遭贼了?

    苏晚心眼神微凛,顺手拿起放在墙角的棒球棍,放缓了脚步慢慢靠近厨房。

    接近房门时,她猛地推开门,举着棒球棍就冲了过去:“居然敢来我家偷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我。”棒子还没挥出去,一抬头对上了费云沉深邃的双眸。

    苏晚心一愣,惊讶的张了张嘴:“怎么是你?”

    “饿了,做点宵夜。”费云沉微微打量着她,看着她手上拎着的棒球棍眼神微冷,“你就打算用这根棍子对付小偷?”

    苏晚心点头:“有什么问题吗?我在国外还学了好几年的跆拳道呢!”

    “你是个女人。”费云沉冷着脸解释。

    “所以呢?”苏晚心不解。

    费云沉转过了脸,不再理她。

    这女人脑回路是不是有点问题?他一个大男人在家,她就不能学着求助别人吗?

    虽然不明白费云沉为什么会不高兴,但阳春面的香味完全勾起了苏晚心肚子里的馋虫。

    本来加班这么久,她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这会儿肚子叫的更欢快了。

    可费云沉似乎就做了一碗,她也不好意思开口问人家要吃的,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费云沉端着面去了餐厅。

    揉揉小肚子,羡慕的看着费云沉的背影,会做饭真好。

    就在她羡慕的咂嘴的时候,费云沉停下来,回过头睨了她一眼:“还不跟过来,是要我喂你么?”

    “来了来了!”苏晚心眼神一亮,随手把棒球棍往角落一丢,飞快的跟了上去。

    不一会儿,餐厅里传来苏晚心满足的声音:“费云沉,没想到你竟然会做饭,还那么好吃,你简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刚才还在想,能吃到阳春面就好了,正好你就做了,真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