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爸爸救命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晚上十点半,费云沉回到云碧水岸。

    苏晚心穿着一袭真丝长裙睡衣坐在沙发上,苏辞穿着小睡衣坐在地毯上玩儿玩具,不知道为什么,睡到一半苏辞突然就醒了。

    说是想爸爸,苏晚心恨得咬牙,才几天啊,儿子的心居然被拉过去了!

    苏晚心仰头淡淡的问:“去哪儿了,怎么回来这么晚?”

    费云沉剑眉上挑,松了松领带朝着苏晚心走过去,性感的薄唇微微吐出一句让苏晚心不知如何反驳的话:“加班。”

    “加班?”苏晚心讶异的张张嘴,“你真去找工作了?”

    难怪,难怪今天他会去云海集团。

    “嗯。”费云沉淡淡的应着,说的话也是真假掺半,“拜托江擒给我找了工作,现在在云海集团上班。”

    他这也不算撒谎,他的的确是在云海集团上班。

    苏晚心明白他没骗她,原本还有些怀疑,此刻却放下心来。

    “你做些什么?”苏晚心好奇道。

    这问题还真是问倒了费云沉,他沉思了一下:“都是些简单的工作,运营管理之类的。”

    有这点本事他当初干嘛还去做哪些事儿?苏晚心有些没想明白,可是还是鼓励道:“那你可要好好干,我相信你只要努力,一定能做出成绩,如果有不懂的,可以来问问我。”

    “你还懂这些?”

    “肯定啊,我之前做销售计划可厉害了。”

    “对,也就是本来好好的生意,吓得人家活动期间半个月没敢进店。”苏辞在一边凉飕飕的开口道。

    “那我做运营管理也不错的啊!”苏晚心被揭老底,有些不满。

    “嗯,也就是一个月辞职了十多个人,再做下去公司都要成空壳了。”苏辞点点头,咬了一口薯片。

    “好啊苏辞,你最近有你爸撑腰皮痒痒了是吧!”苏晚心摩拳擦掌的站起身来,吓得苏辞将薯片反手扔掉,从沙发上跳起来,飞也似的躲到了费云沉身后。

    “爸爸救命!”

    费云沉嘴角噙着一抹笑意,挡在苏辞身前:“算了算了,我刚找到了工作,要不然请你们吃饭?”

    苏晚心瞪了苏辞一眼,脸上写着四个大字——“饶你一命”,随后耸了耸肩,一幅可怜费云沉赚钱少的模样,“算了,你挣钱也不容易,等你发工资再去庆祝吧。”

    “那明天我想带小辞出去玩玩,你要不要一起?”费云沉开口。

    苏晚心想也不想便拒绝了:“算了,明天公司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忙,我就不去了,你们父子俩玩的开心点。”

    “妈咪,一起去吧,咱们一家三口从没一起出去玩过。”小团子难得的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期待的眨着眼。

    苏辞难得撒娇,哪怕再看十年,苏晚心仍旧会被小团子这张脸萌化,面对自家的宝贝儿子,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

    苏晚心屈服了:“好吧,妈咪也一起去。”

    既然这样,那就得先把工作处理完了。

    凌晨两点,苏晚心还坐在书桌前不停的敲击着键盘,她的面前摆放着半米高的文件,其中打开的几本上面用红笔圈注了很多细节。

    认真加班的她并没有主意半开的房门外,费云沉靠在门边看了她许久。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工作的苏晚心,那张精致漂亮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专注的看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纷飞。不一会儿,手边带着批注的文件又多了几份。

    晚上十点半,费云沉回到云碧水岸。

    苏晚心穿着一袭真丝长裙睡衣坐在沙发上,苏辞穿着小睡衣坐在地毯上玩儿玩具,不知道为什么,睡到一半苏辞突然就醒了。

    说是想爸爸,苏晚心恨得咬牙,才几天啊,儿子的心居然被拉过去了!

    苏晚心仰头淡淡的问:“去哪儿了,怎么回来这么晚?”

    费云沉剑眉上挑,松了松领带朝着苏晚心走过去,性感的薄唇微微吐出一句让苏晚心不知如何反驳的话:“加班。”

    “加班?”苏晚心讶异的张张嘴,“你真去找工作了?”

    难怪,难怪今天他会去云海集团。

    “嗯。”费云沉淡淡的应着,说的话也是真假掺半,“拜托江擒给我找了工作,现在在云海集团上班。”

    他这也不算撒谎,他的的确是在云海集团上班。

    苏晚心明白他没骗她,原本还有些怀疑,此刻却放下心来。

    “你做些什么?”苏晚心好奇道。

    这问题还真是问倒了费云沉,他沉思了一下:“都是些简单的工作,运营管理之类的。”

    有这点本事他当初干嘛还去做哪些事儿?苏晚心有些没想明白,可是还是鼓励道:“那你可要好好干,我相信你只要努力,一定能做出成绩,如果有不懂的,可以来问问我。”

    “你还懂这些?”

    “肯定啊,我之前做销售计划可厉害了。”

    “对,也就是本来好好的生意,吓得人家活动期间半个月没敢进店。”苏辞在一边凉飕飕的开口道。

    “那我做运营管理也不错的啊!”苏晚心被揭老底,有些不满。

    “嗯,也就是一个月辞职了十多个人,再做下去公司都要成空壳了。”苏辞点点头,咬了一口薯片。

    “好啊苏辞,你最近有你爸撑腰皮痒痒了是吧!”苏晚心摩拳擦掌的站起身来,吓得苏辞将薯片反手扔掉,从沙发上跳起来,飞也似的躲到了费云沉身后。

    “爸爸救命!”

    费云沉嘴角噙着一抹笑意,挡在苏辞身前:“算了算了,我刚找到了工作,要不然请你们吃饭?”

    苏晚心瞪了苏辞一眼,脸上写着四个大字——“饶你一命”,随后耸了耸肩,一幅可怜费云沉赚钱少的模样,“算了,你挣钱也不容易,等你发工资再去庆祝吧。”

    “那明天我想带小辞出去玩玩,你要不要一起?”费云沉开口。

    苏晚心想也不想便拒绝了:“算了,明天公司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忙,我就不去了,你们父子俩玩的开心点。”

    “妈咪,一起去吧,咱们一家三口从没一起出去玩过。”小团子难得的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期待的眨着眼。

    苏辞难得撒娇,哪怕再看十年,苏晚心仍旧会被小团子这张脸萌化,面对自家的宝贝儿子,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

    苏晚心屈服了:“好吧,妈咪也一起去。”

    既然这样,那就得先把工作处理完了。

    凌晨两点,苏晚心还坐在书桌前不停的敲击着键盘,她的面前摆放着半米高的文件,其中打开的几本上面用红笔圈注了很多细节。

    认真加班的她并没有主意半开的房门外,费云沉靠在门边看了她许久。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工作的苏晚心,那张精致漂亮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专注的看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纷飞。不一会儿,手边带着批注的文件又多了几份。

    晚上十点半,费云沉回到云碧水岸。

    苏晚心穿着一袭真丝长裙睡衣坐在沙发上,苏辞穿着小睡衣坐在地毯上玩儿玩具,不知道为什么,睡到一半苏辞突然就醒了。

    说是想爸爸,苏晚心恨得咬牙,才几天啊,儿子的心居然被拉过去了!

    苏晚心仰头淡淡的问:“去哪儿了,怎么回来这么晚?”

    费云沉剑眉上挑,松了松领带朝着苏晚心走过去,性感的薄唇微微吐出一句让苏晚心不知如何反驳的话:“加班。”

    “加班?”苏晚心讶异的张张嘴,“你真去找工作了?”

    难怪,难怪今天他会去云海集团。

    “嗯。”费云沉淡淡的应着,说的话也是真假掺半,“拜托江擒给我找了工作,现在在云海集团上班。”

    他这也不算撒谎,他的的确是在云海集团上班。

    苏晚心明白他没骗她,原本还有些怀疑,此刻却放下心来。

    “你做些什么?”苏晚心好奇道。

    这问题还真是问倒了费云沉,他沉思了一下:“都是些简单的工作,运营管理之类的。”

    有这点本事他当初干嘛还去做哪些事儿?苏晚心有些没想明白,可是还是鼓励道:“那你可要好好干,我相信你只要努力,一定能做出成绩,如果有不懂的,可以来问问我。”

    “你还懂这些?”

    “肯定啊,我之前做销售计划可厉害了。”

    “对,也就是本来好好的生意,吓得人家活动期间半个月没敢进店。”苏辞在一边凉飕飕的开口道。

    “那我做运营管理也不错的啊!”苏晚心被揭老底,有些不满。

    “嗯,也就是一个月辞职了十多个人,再做下去公司都要成空壳了。”苏辞点点头,咬了一口薯片。

    “好啊苏辞,你最近有你爸撑腰皮痒痒了是吧!”苏晚心摩拳擦掌的站起身来,吓得苏辞将薯片反手扔掉,从沙发上跳起来,飞也似的躲到了费云沉身后。

    “爸爸救命!”

    费云沉嘴角噙着一抹笑意,挡在苏辞身前:“算了算了,我刚找到了工作,要不然请你们吃饭?”

    苏晚心瞪了苏辞一眼,脸上写着四个大字——“饶你一命”,随后耸了耸肩,一幅可怜费云沉赚钱少的模样,“算了,你挣钱也不容易,等你发工资再去庆祝吧。”

    “那明天我想带小辞出去玩玩,你要不要一起?”费云沉开口。

    苏晚心想也不想便拒绝了:“算了,明天公司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忙,我就不去了,你们父子俩玩的开心点。”

    “妈咪,一起去吧,咱们一家三口从没一起出去玩过。”小团子难得的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期待的眨着眼。

    苏辞难得撒娇,哪怕再看十年,苏晚心仍旧会被小团子这张脸萌化,面对自家的宝贝儿子,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

    苏晚心屈服了:“好吧,妈咪也一起去。”

    既然这样,那就得先把工作处理完了。

    凌晨两点,苏晚心还坐在书桌前不停的敲击着键盘,她的面前摆放着半米高的文件,其中打开的几本上面用红笔圈注了很多细节。

    认真加班的她并没有主意半开的房门外,费云沉靠在门边看了她许久。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工作的苏晚心,那张精致漂亮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专注的看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纷飞。不一会儿,手边带着批注的文件又多了几份。

    晚上十点半,费云沉回到云碧水岸。

    苏晚心穿着一袭真丝长裙睡衣坐在沙发上,苏辞穿着小睡衣坐在地毯上玩儿玩具,不知道为什么,睡到一半苏辞突然就醒了。

    说是想爸爸,苏晚心恨得咬牙,才几天啊,儿子的心居然被拉过去了!

    苏晚心仰头淡淡的问:“去哪儿了,怎么回来这么晚?”

    费云沉剑眉上挑,松了松领带朝着苏晚心走过去,性感的薄唇微微吐出一句让苏晚心不知如何反驳的话:“加班。”

    “加班?”苏晚心讶异的张张嘴,“你真去找工作了?”

    难怪,难怪今天他会去云海集团。

    “嗯。”费云沉淡淡的应着,说的话也是真假掺半,“拜托江擒给我找了工作,现在在云海集团上班。”

    他这也不算撒谎,他的的确是在云海集团上班。

    苏晚心明白他没骗她,原本还有些怀疑,此刻却放下心来。

    “你做些什么?”苏晚心好奇道。

    这问题还真是问倒了费云沉,他沉思了一下:“都是些简单的工作,运营管理之类的。”

    有这点本事他当初干嘛还去做哪些事儿?苏晚心有些没想明白,可是还是鼓励道:“那你可要好好干,我相信你只要努力,一定能做出成绩,如果有不懂的,可以来问问我。”

    “你还懂这些?”

    “肯定啊,我之前做销售计划可厉害了。”

    “对,也就是本来好好的生意,吓得人家活动期间半个月没敢进店。”苏辞在一边凉飕飕的开口道。

    “那我做运营管理也不错的啊!”苏晚心被揭老底,有些不满。

    “嗯,也就是一个月辞职了十多个人,再做下去公司都要成空壳了。”苏辞点点头,咬了一口薯片。

    “好啊苏辞,你最近有你爸撑腰皮痒痒了是吧!”苏晚心摩拳擦掌的站起身来,吓得苏辞将薯片反手扔掉,从沙发上跳起来,飞也似的躲到了费云沉身后。

    “爸爸救命!”

    费云沉嘴角噙着一抹笑意,挡在苏辞身前:“算了算了,我刚找到了工作,要不然请你们吃饭?”

    苏晚心瞪了苏辞一眼,脸上写着四个大字——“饶你一命”,随后耸了耸肩,一幅可怜费云沉赚钱少的模样,“算了,你挣钱也不容易,等你发工资再去庆祝吧。”

    “那明天我想带小辞出去玩玩,你要不要一起?”费云沉开口。

    苏晚心想也不想便拒绝了:“算了,明天公司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忙,我就不去了,你们父子俩玩的开心点。”

    “妈咪,一起去吧,咱们一家三口从没一起出去玩过。”小团子难得的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期待的眨着眼。

    苏辞难得撒娇,哪怕再看十年,苏晚心仍旧会被小团子这张脸萌化,面对自家的宝贝儿子,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

    苏晚心屈服了:“好吧,妈咪也一起去。”

    既然这样,那就得先把工作处理完了。

    凌晨两点,苏晚心还坐在书桌前不停的敲击着键盘,她的面前摆放着半米高的文件,其中打开的几本上面用红笔圈注了很多细节。

    认真加班的她并没有主意半开的房门外,费云沉靠在门边看了她许久。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工作的苏晚心,那张精致漂亮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专注的看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纷飞。不一会儿,手边带着批注的文件又多了几份。

    晚上十点半,费云沉回到云碧水岸。

    苏晚心穿着一袭真丝长裙睡衣坐在沙发上,苏辞穿着小睡衣坐在地毯上玩儿玩具,不知道为什么,睡到一半苏辞突然就醒了。

    说是想爸爸,苏晚心恨得咬牙,才几天啊,儿子的心居然被拉过去了!

    苏晚心仰头淡淡的问:“去哪儿了,怎么回来这么晚?”

    费云沉剑眉上挑,松了松领带朝着苏晚心走过去,性感的薄唇微微吐出一句让苏晚心不知如何反驳的话:“加班。”

    “加班?”苏晚心讶异的张张嘴,“你真去找工作了?”

    难怪,难怪今天他会去云海集团。

    “嗯。”费云沉淡淡的应着,说的话也是真假掺半,“拜托江擒给我找了工作,现在在云海集团上班。”

    他这也不算撒谎,他的的确是在云海集团上班。

    苏晚心明白他没骗她,原本还有些怀疑,此刻却放下心来。

    “你做些什么?”苏晚心好奇道。

    这问题还真是问倒了费云沉,他沉思了一下:“都是些简单的工作,运营管理之类的。”

    有这点本事他当初干嘛还去做哪些事儿?苏晚心有些没想明白,可是还是鼓励道:“那你可要好好干,我相信你只要努力,一定能做出成绩,如果有不懂的,可以来问问我。”

    “你还懂这些?”

    “肯定啊,我之前做销售计划可厉害了。”

    “对,也就是本来好好的生意,吓得人家活动期间半个月没敢进店。”苏辞在一边凉飕飕的开口道。

    “那我做运营管理也不错的啊!”苏晚心被揭老底,有些不满。

    “嗯,也就是一个月辞职了十多个人,再做下去公司都要成空壳了。”苏辞点点头,咬了一口薯片。

    “好啊苏辞,你最近有你爸撑腰皮痒痒了是吧!”苏晚心摩拳擦掌的站起身来,吓得苏辞将薯片反手扔掉,从沙发上跳起来,飞也似的躲到了费云沉身后。

    “爸爸救命!”

    费云沉嘴角噙着一抹笑意,挡在苏辞身前:“算了算了,我刚找到了工作,要不然请你们吃饭?”

    苏晚心瞪了苏辞一眼,脸上写着四个大字——“饶你一命”,随后耸了耸肩,一幅可怜费云沉赚钱少的模样,“算了,你挣钱也不容易,等你发工资再去庆祝吧。”

    “那明天我想带小辞出去玩玩,你要不要一起?”费云沉开口。

    苏晚心想也不想便拒绝了:“算了,明天公司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忙,我就不去了,你们父子俩玩的开心点。”

    “妈咪,一起去吧,咱们一家三口从没一起出去玩过。”小团子难得的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期待的眨着眼。

    苏辞难得撒娇,哪怕再看十年,苏晚心仍旧会被小团子这张脸萌化,面对自家的宝贝儿子,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

    苏晚心屈服了:“好吧,妈咪也一起去。”

    既然这样,那就得先把工作处理完了。

    凌晨两点,苏晚心还坐在书桌前不停的敲击着键盘,她的面前摆放着半米高的文件,其中打开的几本上面用红笔圈注了很多细节。

    认真加班的她并没有主意半开的房门外,费云沉靠在门边看了她许久。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工作的苏晚心,那张精致漂亮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专注的看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纷飞。不一会儿,手边带着批注的文件又多了几份。

    晚上十点半,费云沉回到云碧水岸。

    苏晚心穿着一袭真丝长裙睡衣坐在沙发上,苏辞穿着小睡衣坐在地毯上玩儿玩具,不知道为什么,睡到一半苏辞突然就醒了。

    说是想爸爸,苏晚心恨得咬牙,才几天啊,儿子的心居然被拉过去了!

    苏晚心仰头淡淡的问:“去哪儿了,怎么回来这么晚?”

    费云沉剑眉上挑,松了松领带朝着苏晚心走过去,性感的薄唇微微吐出一句让苏晚心不知如何反驳的话:“加班。”

    “加班?”苏晚心讶异的张张嘴,“你真去找工作了?”

    难怪,难怪今天他会去云海集团。

    “嗯。”费云沉淡淡的应着,说的话也是真假掺半,“拜托江擒给我找了工作,现在在云海集团上班。”

    他这也不算撒谎,他的的确是在云海集团上班。

    苏晚心明白他没骗她,原本还有些怀疑,此刻却放下心来。

    “你做些什么?”苏晚心好奇道。

    这问题还真是问倒了费云沉,他沉思了一下:“都是些简单的工作,运营管理之类的。”

    有这点本事他当初干嘛还去做哪些事儿?苏晚心有些没想明白,可是还是鼓励道:“那你可要好好干,我相信你只要努力,一定能做出成绩,如果有不懂的,可以来问问我。”

    “你还懂这些?”

    “肯定啊,我之前做销售计划可厉害了。”

    “对,也就是本来好好的生意,吓得人家活动期间半个月没敢进店。”苏辞在一边凉飕飕的开口道。

    “那我做运营管理也不错的啊!”苏晚心被揭老底,有些不满。

    “嗯,也就是一个月辞职了十多个人,再做下去公司都要成空壳了。”苏辞点点头,咬了一口薯片。

    “好啊苏辞,你最近有你爸撑腰皮痒痒了是吧!”苏晚心摩拳擦掌的站起身来,吓得苏辞将薯片反手扔掉,从沙发上跳起来,飞也似的躲到了费云沉身后。

    “爸爸救命!”

    费云沉嘴角噙着一抹笑意,挡在苏辞身前:“算了算了,我刚找到了工作,要不然请你们吃饭?”

    苏晚心瞪了苏辞一眼,脸上写着四个大字——“饶你一命”,随后耸了耸肩,一幅可怜费云沉赚钱少的模样,“算了,你挣钱也不容易,等你发工资再去庆祝吧。”

    “那明天我想带小辞出去玩玩,你要不要一起?”费云沉开口。

    苏晚心想也不想便拒绝了:“算了,明天公司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忙,我就不去了,你们父子俩玩的开心点。”

    “妈咪,一起去吧,咱们一家三口从没一起出去玩过。”小团子难得的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期待的眨着眼。

    苏辞难得撒娇,哪怕再看十年,苏晚心仍旧会被小团子这张脸萌化,面对自家的宝贝儿子,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

    苏晚心屈服了:“好吧,妈咪也一起去。”

    既然这样,那就得先把工作处理完了。

    凌晨两点,苏晚心还坐在书桌前不停的敲击着键盘,她的面前摆放着半米高的文件,其中打开的几本上面用红笔圈注了很多细节。

    认真加班的她并没有主意半开的房门外,费云沉靠在门边看了她许久。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工作的苏晚心,那张精致漂亮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专注的看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纷飞。不一会儿,手边带着批注的文件又多了几份。

    晚上十点半,费云沉回到云碧水岸。

    苏晚心穿着一袭真丝长裙睡衣坐在沙发上,苏辞穿着小睡衣坐在地毯上玩儿玩具,不知道为什么,睡到一半苏辞突然就醒了。

    说是想爸爸,苏晚心恨得咬牙,才几天啊,儿子的心居然被拉过去了!

    苏晚心仰头淡淡的问:“去哪儿了,怎么回来这么晚?”

    费云沉剑眉上挑,松了松领带朝着苏晚心走过去,性感的薄唇微微吐出一句让苏晚心不知如何反驳的话:“加班。”

    “加班?”苏晚心讶异的张张嘴,“你真去找工作了?”

    难怪,难怪今天他会去云海集团。

    “嗯。”费云沉淡淡的应着,说的话也是真假掺半,“拜托江擒给我找了工作,现在在云海集团上班。”

    他这也不算撒谎,他的的确是在云海集团上班。

    苏晚心明白他没骗她,原本还有些怀疑,此刻却放下心来。

    “你做些什么?”苏晚心好奇道。

    这问题还真是问倒了费云沉,他沉思了一下:“都是些简单的工作,运营管理之类的。”

    有这点本事他当初干嘛还去做哪些事儿?苏晚心有些没想明白,可是还是鼓励道:“那你可要好好干,我相信你只要努力,一定能做出成绩,如果有不懂的,可以来问问我。”

    “你还懂这些?”

    “肯定啊,我之前做销售计划可厉害了。”

    “对,也就是本来好好的生意,吓得人家活动期间半个月没敢进店。”苏辞在一边凉飕飕的开口道。

    “那我做运营管理也不错的啊!”苏晚心被揭老底,有些不满。

    “嗯,也就是一个月辞职了十多个人,再做下去公司都要成空壳了。”苏辞点点头,咬了一口薯片。

    “好啊苏辞,你最近有你爸撑腰皮痒痒了是吧!”苏晚心摩拳擦掌的站起身来,吓得苏辞将薯片反手扔掉,从沙发上跳起来,飞也似的躲到了费云沉身后。

    “爸爸救命!”

    费云沉嘴角噙着一抹笑意,挡在苏辞身前:“算了算了,我刚找到了工作,要不然请你们吃饭?”

    苏晚心瞪了苏辞一眼,脸上写着四个大字——“饶你一命”,随后耸了耸肩,一幅可怜费云沉赚钱少的模样,“算了,你挣钱也不容易,等你发工资再去庆祝吧。”

    “那明天我想带小辞出去玩玩,你要不要一起?”费云沉开口。

    苏晚心想也不想便拒绝了:“算了,明天公司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忙,我就不去了,你们父子俩玩的开心点。”

    “妈咪,一起去吧,咱们一家三口从没一起出去玩过。”小团子难得的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期待的眨着眼。

    苏辞难得撒娇,哪怕再看十年,苏晚心仍旧会被小团子这张脸萌化,面对自家的宝贝儿子,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

    苏晚心屈服了:“好吧,妈咪也一起去。”

    既然这样,那就得先把工作处理完了。

    凌晨两点,苏晚心还坐在书桌前不停的敲击着键盘,她的面前摆放着半米高的文件,其中打开的几本上面用红笔圈注了很多细节。

    认真加班的她并没有主意半开的房门外,费云沉靠在门边看了她许久。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工作的苏晚心,那张精致漂亮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专注的看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纷飞。不一会儿,手边带着批注的文件又多了几份。

    晚上十点半,费云沉回到云碧水岸。

    苏晚心穿着一袭真丝长裙睡衣坐在沙发上,苏辞穿着小睡衣坐在地毯上玩儿玩具,不知道为什么,睡到一半苏辞突然就醒了。

    说是想爸爸,苏晚心恨得咬牙,才几天啊,儿子的心居然被拉过去了!

    苏晚心仰头淡淡的问:“去哪儿了,怎么回来这么晚?”

    费云沉剑眉上挑,松了松领带朝着苏晚心走过去,性感的薄唇微微吐出一句让苏晚心不知如何反驳的话:“加班。”

    “加班?”苏晚心讶异的张张嘴,“你真去找工作了?”

    难怪,难怪今天他会去云海集团。

    “嗯。”费云沉淡淡的应着,说的话也是真假掺半,“拜托江擒给我找了工作,现在在云海集团上班。”

    他这也不算撒谎,他的的确是在云海集团上班。

    苏晚心明白他没骗她,原本还有些怀疑,此刻却放下心来。

    “你做些什么?”苏晚心好奇道。

    这问题还真是问倒了费云沉,他沉思了一下:“都是些简单的工作,运营管理之类的。”

    有这点本事他当初干嘛还去做哪些事儿?苏晚心有些没想明白,可是还是鼓励道:“那你可要好好干,我相信你只要努力,一定能做出成绩,如果有不懂的,可以来问问我。”

    “你还懂这些?”

    “肯定啊,我之前做销售计划可厉害了。”

    “对,也就是本来好好的生意,吓得人家活动期间半个月没敢进店。”苏辞在一边凉飕飕的开口道。

    “那我做运营管理也不错的啊!”苏晚心被揭老底,有些不满。

    “嗯,也就是一个月辞职了十多个人,再做下去公司都要成空壳了。”苏辞点点头,咬了一口薯片。

    “好啊苏辞,你最近有你爸撑腰皮痒痒了是吧!”苏晚心摩拳擦掌的站起身来,吓得苏辞将薯片反手扔掉,从沙发上跳起来,飞也似的躲到了费云沉身后。

    “爸爸救命!”

    费云沉嘴角噙着一抹笑意,挡在苏辞身前:“算了算了,我刚找到了工作,要不然请你们吃饭?”

    苏晚心瞪了苏辞一眼,脸上写着四个大字——“饶你一命”,随后耸了耸肩,一幅可怜费云沉赚钱少的模样,“算了,你挣钱也不容易,等你发工资再去庆祝吧。”

    “那明天我想带小辞出去玩玩,你要不要一起?”费云沉开口。

    苏晚心想也不想便拒绝了:“算了,明天公司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忙,我就不去了,你们父子俩玩的开心点。”

    “妈咪,一起去吧,咱们一家三口从没一起出去玩过。”小团子难得的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期待的眨着眼。

    苏辞难得撒娇,哪怕再看十年,苏晚心仍旧会被小团子这张脸萌化,面对自家的宝贝儿子,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

    苏晚心屈服了:“好吧,妈咪也一起去。”

    既然这样,那就得先把工作处理完了。

    凌晨两点,苏晚心还坐在书桌前不停的敲击着键盘,她的面前摆放着半米高的文件,其中打开的几本上面用红笔圈注了很多细节。

    认真加班的她并没有主意半开的房门外,费云沉靠在门边看了她许久。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工作的苏晚心,那张精致漂亮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专注的看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纷飞。不一会儿,手边带着批注的文件又多了几份。

    晚上十点半,费云沉回到云碧水岸。

    苏晚心穿着一袭真丝长裙睡衣坐在沙发上,苏辞穿着小睡衣坐在地毯上玩儿玩具,不知道为什么,睡到一半苏辞突然就醒了。

    说是想爸爸,苏晚心恨得咬牙,才几天啊,儿子的心居然被拉过去了!

    苏晚心仰头淡淡的问:“去哪儿了,怎么回来这么晚?”

    费云沉剑眉上挑,松了松领带朝着苏晚心走过去,性感的薄唇微微吐出一句让苏晚心不知如何反驳的话:“加班。”

    “加班?”苏晚心讶异的张张嘴,“你真去找工作了?”

    难怪,难怪今天他会去云海集团。

    “嗯。”费云沉淡淡的应着,说的话也是真假掺半,“拜托江擒给我找了工作,现在在云海集团上班。”

    他这也不算撒谎,他的的确是在云海集团上班。

    苏晚心明白他没骗她,原本还有些怀疑,此刻却放下心来。

    “你做些什么?”苏晚心好奇道。

    这问题还真是问倒了费云沉,他沉思了一下:“都是些简单的工作,运营管理之类的。”

    有这点本事他当初干嘛还去做哪些事儿?苏晚心有些没想明白,可是还是鼓励道:“那你可要好好干,我相信你只要努力,一定能做出成绩,如果有不懂的,可以来问问我。”

    “你还懂这些?”

    “肯定啊,我之前做销售计划可厉害了。”

    “对,也就是本来好好的生意,吓得人家活动期间半个月没敢进店。”苏辞在一边凉飕飕的开口道。

    “那我做运营管理也不错的啊!”苏晚心被揭老底,有些不满。

    “嗯,也就是一个月辞职了十多个人,再做下去公司都要成空壳了。”苏辞点点头,咬了一口薯片。

    “好啊苏辞,你最近有你爸撑腰皮痒痒了是吧!”苏晚心摩拳擦掌的站起身来,吓得苏辞将薯片反手扔掉,从沙发上跳起来,飞也似的躲到了费云沉身后。

    “爸爸救命!”

    费云沉嘴角噙着一抹笑意,挡在苏辞身前:“算了算了,我刚找到了工作,要不然请你们吃饭?”

    苏晚心瞪了苏辞一眼,脸上写着四个大字——“饶你一命”,随后耸了耸肩,一幅可怜费云沉赚钱少的模样,“算了,你挣钱也不容易,等你发工资再去庆祝吧。”

    “那明天我想带小辞出去玩玩,你要不要一起?”费云沉开口。

    苏晚心想也不想便拒绝了:“算了,明天公司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忙,我就不去了,你们父子俩玩的开心点。”

    “妈咪,一起去吧,咱们一家三口从没一起出去玩过。”小团子难得的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期待的眨着眼。

    苏辞难得撒娇,哪怕再看十年,苏晚心仍旧会被小团子这张脸萌化,面对自家的宝贝儿子,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

    苏晚心屈服了:“好吧,妈咪也一起去。”

    既然这样,那就得先把工作处理完了。

    凌晨两点,苏晚心还坐在书桌前不停的敲击着键盘,她的面前摆放着半米高的文件,其中打开的几本上面用红笔圈注了很多细节。

    认真加班的她并没有主意半开的房门外,费云沉靠在门边看了她许久。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工作的苏晚心,那张精致漂亮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专注的看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纷飞。不一会儿,手边带着批注的文件又多了几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