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好在手机到了时间自动黑屏了起来,才让李梦莲没有看清。

    “你看你,衣服都没穿,感冒了怎么办,快去擦干身子。”李承潼轻推了下李梦莲说着。

    李梦莲仔细观察了李承潼好一会儿,也没看出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也不再多问,转身擦着头发离开。

    李承潼见人没有再回来,连忙弯腰捡起手机,也没了心情再看,揣进兜里。

    吃过饭后的苏晚心就催促费云沉回了公司。

    费云沉点点头:“晚上我来接你。”

    “好,那我们一起去接小辞。”苏晚心也没拒绝,点了点头。

    谁知刚刚回到公司,陆伊然就走了进来,脸上有些歉意:“晚心,我今天晚上家里有点事儿,晚上的酒会恐怕去不了了。”

    “好,那我去吧。”苏晚心点点头,起身让陆伊然将位置发给了自己,就开车去了美容院化妆。

    虽然是一场酒局,可这里面的人物可都不是那么简单,

    随便指出一个都是某某公司的总裁,所以,在这个时候,是认识人的好机会,凯文刚刚进入市场,自然还是有必要出席。

    一番打扮过后,苏晚心跟费云沉说了一声不用来接自己后就独自赴宴了。

    苏晚心本身底子就好,稍加打扮一番瞬间成了场上的焦点,不过让苏晚心没想到的是,那晚和费云沉在酒吧的另外两个男人居然也在宴会上。

    刘飞宇看到苏晚心,眼睛一亮,正想叫嫂子又硬生生忍了下来。

    江擒之前交代过不准在苏晚心面前提费云沉的身份,刘飞宇问过为什么,江擒只笑笑,说是夫妻间的情c趣。

    人已经到得七七八八,正当准备开始吃饭时,酒会的门被再次推开了。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来晚了些,各位不介意吧。”

    熟悉的声音传入苏晚心的声音,她的心头一跳,抬眼看去,只见李承潼牵着李梦莲脸带笑意的走了进来。

    话里虽是说着道歉的话,可眼中却没有一丝歉意在。

    苏晚心轻嗤一声。

    早上还跟自己情深义重的表白,晚上就带着李梦莲来了宴会,他所谓的真心,还真是可笑。

    不过苏晚心早已经知道李承潼是什么人,对他的做法也不意外。

    离门口较近的几个男人,轻拍了两下他的胳膊道:“理解理解,快坐下吧,外面天热,正好吹空调凉快凉快。”

    待李承潼和李梦莲坐下后,环视一圈,没成想竟然看到了苏晚心的存在。

    李承潼脸上的笑意有一瞬间的僵住,下一秒,心里开始有些慌张了起来。

    他中午发了那么多条消息,没被李梦莲发现也是侥幸,现在都坐在同一个桌上,要是哪句话说了一个不对,那不就是要把他给供了出来。

    一想到这里,李承潼的心跳快了几分,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李梦莲的视线一直盯着苏晚心看,完全没有发现李承潼的不对劲,她心里满是恨意。

    苏晚心看到李梦莲也来了酒席,看到自己时眼眸暗了暗,心里不由得有些烦躁,只怕是这个女人今晚又要作妖了。

    果然,酒过三巡之后,李梦莲端着一副柔弱的样子,拿着酒杯走了过来。

    “晚心,真的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你,我特意过来向你敬一杯酒。”李梦莲温柔的说道。

    好在手机到了时间自动黑屏了起来,才让李梦莲没有看清。

    “你看你,衣服都没穿,感冒了怎么办,快去擦干身子。”李承潼轻推了下李梦莲说着。

    李梦莲仔细观察了李承潼好一会儿,也没看出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也不再多问,转身擦着头发离开。

    李承潼见人没有再回来,连忙弯腰捡起手机,也没了心情再看,揣进兜里。

    吃过饭后的苏晚心就催促费云沉回了公司。

    费云沉点点头:“晚上我来接你。”

    “好,那我们一起去接小辞。”苏晚心也没拒绝,点了点头。

    谁知刚刚回到公司,陆伊然就走了进来,脸上有些歉意:“晚心,我今天晚上家里有点事儿,晚上的酒会恐怕去不了了。”

    “好,那我去吧。”苏晚心点点头,起身让陆伊然将位置发给了自己,就开车去了美容院化妆。

    虽然是一场酒局,可这里面的人物可都不是那么简单,

    随便指出一个都是某某公司的总裁,所以,在这个时候,是认识人的好机会,凯文刚刚进入市场,自然还是有必要出席。

    一番打扮过后,苏晚心跟费云沉说了一声不用来接自己后就独自赴宴了。

    苏晚心本身底子就好,稍加打扮一番瞬间成了场上的焦点,不过让苏晚心没想到的是,那晚和费云沉在酒吧的另外两个男人居然也在宴会上。

    刘飞宇看到苏晚心,眼睛一亮,正想叫嫂子又硬生生忍了下来。

    江擒之前交代过不准在苏晚心面前提费云沉的身份,刘飞宇问过为什么,江擒只笑笑,说是夫妻间的情c趣。

    人已经到得七七八八,正当准备开始吃饭时,酒会的门被再次推开了。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来晚了些,各位不介意吧。”

    熟悉的声音传入苏晚心的声音,她的心头一跳,抬眼看去,只见李承潼牵着李梦莲脸带笑意的走了进来。

    话里虽是说着道歉的话,可眼中却没有一丝歉意在。

    苏晚心轻嗤一声。

    早上还跟自己情深义重的表白,晚上就带着李梦莲来了宴会,他所谓的真心,还真是可笑。

    不过苏晚心早已经知道李承潼是什么人,对他的做法也不意外。

    离门口较近的几个男人,轻拍了两下他的胳膊道:“理解理解,快坐下吧,外面天热,正好吹空调凉快凉快。”

    待李承潼和李梦莲坐下后,环视一圈,没成想竟然看到了苏晚心的存在。

    李承潼脸上的笑意有一瞬间的僵住,下一秒,心里开始有些慌张了起来。

    他中午发了那么多条消息,没被李梦莲发现也是侥幸,现在都坐在同一个桌上,要是哪句话说了一个不对,那不就是要把他给供了出来。

    一想到这里,李承潼的心跳快了几分,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李梦莲的视线一直盯着苏晚心看,完全没有发现李承潼的不对劲,她心里满是恨意。

    苏晚心看到李梦莲也来了酒席,看到自己时眼眸暗了暗,心里不由得有些烦躁,只怕是这个女人今晚又要作妖了。

    果然,酒过三巡之后,李梦莲端着一副柔弱的样子,拿着酒杯走了过来。

    “晚心,真的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你,我特意过来向你敬一杯酒。”李梦莲温柔的说道。

    好在手机到了时间自动黑屏了起来,才让李梦莲没有看清。

    “你看你,衣服都没穿,感冒了怎么办,快去擦干身子。”李承潼轻推了下李梦莲说着。

    李梦莲仔细观察了李承潼好一会儿,也没看出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也不再多问,转身擦着头发离开。

    李承潼见人没有再回来,连忙弯腰捡起手机,也没了心情再看,揣进兜里。

    吃过饭后的苏晚心就催促费云沉回了公司。

    费云沉点点头:“晚上我来接你。”

    “好,那我们一起去接小辞。”苏晚心也没拒绝,点了点头。

    谁知刚刚回到公司,陆伊然就走了进来,脸上有些歉意:“晚心,我今天晚上家里有点事儿,晚上的酒会恐怕去不了了。”

    “好,那我去吧。”苏晚心点点头,起身让陆伊然将位置发给了自己,就开车去了美容院化妆。

    虽然是一场酒局,可这里面的人物可都不是那么简单,

    随便指出一个都是某某公司的总裁,所以,在这个时候,是认识人的好机会,凯文刚刚进入市场,自然还是有必要出席。

    一番打扮过后,苏晚心跟费云沉说了一声不用来接自己后就独自赴宴了。

    苏晚心本身底子就好,稍加打扮一番瞬间成了场上的焦点,不过让苏晚心没想到的是,那晚和费云沉在酒吧的另外两个男人居然也在宴会上。

    刘飞宇看到苏晚心,眼睛一亮,正想叫嫂子又硬生生忍了下来。

    江擒之前交代过不准在苏晚心面前提费云沉的身份,刘飞宇问过为什么,江擒只笑笑,说是夫妻间的情c趣。

    人已经到得七七八八,正当准备开始吃饭时,酒会的门被再次推开了。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来晚了些,各位不介意吧。”

    熟悉的声音传入苏晚心的声音,她的心头一跳,抬眼看去,只见李承潼牵着李梦莲脸带笑意的走了进来。

    话里虽是说着道歉的话,可眼中却没有一丝歉意在。

    苏晚心轻嗤一声。

    早上还跟自己情深义重的表白,晚上就带着李梦莲来了宴会,他所谓的真心,还真是可笑。

    不过苏晚心早已经知道李承潼是什么人,对他的做法也不意外。

    离门口较近的几个男人,轻拍了两下他的胳膊道:“理解理解,快坐下吧,外面天热,正好吹空调凉快凉快。”

    待李承潼和李梦莲坐下后,环视一圈,没成想竟然看到了苏晚心的存在。

    李承潼脸上的笑意有一瞬间的僵住,下一秒,心里开始有些慌张了起来。

    他中午发了那么多条消息,没被李梦莲发现也是侥幸,现在都坐在同一个桌上,要是哪句话说了一个不对,那不就是要把他给供了出来。

    一想到这里,李承潼的心跳快了几分,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李梦莲的视线一直盯着苏晚心看,完全没有发现李承潼的不对劲,她心里满是恨意。

    苏晚心看到李梦莲也来了酒席,看到自己时眼眸暗了暗,心里不由得有些烦躁,只怕是这个女人今晚又要作妖了。

    果然,酒过三巡之后,李梦莲端着一副柔弱的样子,拿着酒杯走了过来。

    “晚心,真的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你,我特意过来向你敬一杯酒。”李梦莲温柔的说道。

    好在手机到了时间自动黑屏了起来,才让李梦莲没有看清。

    “你看你,衣服都没穿,感冒了怎么办,快去擦干身子。”李承潼轻推了下李梦莲说着。

    李梦莲仔细观察了李承潼好一会儿,也没看出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也不再多问,转身擦着头发离开。

    李承潼见人没有再回来,连忙弯腰捡起手机,也没了心情再看,揣进兜里。

    吃过饭后的苏晚心就催促费云沉回了公司。

    费云沉点点头:“晚上我来接你。”

    “好,那我们一起去接小辞。”苏晚心也没拒绝,点了点头。

    谁知刚刚回到公司,陆伊然就走了进来,脸上有些歉意:“晚心,我今天晚上家里有点事儿,晚上的酒会恐怕去不了了。”

    “好,那我去吧。”苏晚心点点头,起身让陆伊然将位置发给了自己,就开车去了美容院化妆。

    虽然是一场酒局,可这里面的人物可都不是那么简单,

    随便指出一个都是某某公司的总裁,所以,在这个时候,是认识人的好机会,凯文刚刚进入市场,自然还是有必要出席。

    一番打扮过后,苏晚心跟费云沉说了一声不用来接自己后就独自赴宴了。

    苏晚心本身底子就好,稍加打扮一番瞬间成了场上的焦点,不过让苏晚心没想到的是,那晚和费云沉在酒吧的另外两个男人居然也在宴会上。

    刘飞宇看到苏晚心,眼睛一亮,正想叫嫂子又硬生生忍了下来。

    江擒之前交代过不准在苏晚心面前提费云沉的身份,刘飞宇问过为什么,江擒只笑笑,说是夫妻间的情c趣。

    人已经到得七七八八,正当准备开始吃饭时,酒会的门被再次推开了。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来晚了些,各位不介意吧。”

    熟悉的声音传入苏晚心的声音,她的心头一跳,抬眼看去,只见李承潼牵着李梦莲脸带笑意的走了进来。

    话里虽是说着道歉的话,可眼中却没有一丝歉意在。

    苏晚心轻嗤一声。

    早上还跟自己情深义重的表白,晚上就带着李梦莲来了宴会,他所谓的真心,还真是可笑。

    不过苏晚心早已经知道李承潼是什么人,对他的做法也不意外。

    离门口较近的几个男人,轻拍了两下他的胳膊道:“理解理解,快坐下吧,外面天热,正好吹空调凉快凉快。”

    待李承潼和李梦莲坐下后,环视一圈,没成想竟然看到了苏晚心的存在。

    李承潼脸上的笑意有一瞬间的僵住,下一秒,心里开始有些慌张了起来。

    他中午发了那么多条消息,没被李梦莲发现也是侥幸,现在都坐在同一个桌上,要是哪句话说了一个不对,那不就是要把他给供了出来。

    一想到这里,李承潼的心跳快了几分,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李梦莲的视线一直盯着苏晚心看,完全没有发现李承潼的不对劲,她心里满是恨意。

    苏晚心看到李梦莲也来了酒席,看到自己时眼眸暗了暗,心里不由得有些烦躁,只怕是这个女人今晚又要作妖了。

    果然,酒过三巡之后,李梦莲端着一副柔弱的样子,拿着酒杯走了过来。

    “晚心,真的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你,我特意过来向你敬一杯酒。”李梦莲温柔的说道。

    好在手机到了时间自动黑屏了起来,才让李梦莲没有看清。

    “你看你,衣服都没穿,感冒了怎么办,快去擦干身子。”李承潼轻推了下李梦莲说着。

    李梦莲仔细观察了李承潼好一会儿,也没看出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也不再多问,转身擦着头发离开。

    李承潼见人没有再回来,连忙弯腰捡起手机,也没了心情再看,揣进兜里。

    吃过饭后的苏晚心就催促费云沉回了公司。

    费云沉点点头:“晚上我来接你。”

    “好,那我们一起去接小辞。”苏晚心也没拒绝,点了点头。

    谁知刚刚回到公司,陆伊然就走了进来,脸上有些歉意:“晚心,我今天晚上家里有点事儿,晚上的酒会恐怕去不了了。”

    “好,那我去吧。”苏晚心点点头,起身让陆伊然将位置发给了自己,就开车去了美容院化妆。

    虽然是一场酒局,可这里面的人物可都不是那么简单,

    随便指出一个都是某某公司的总裁,所以,在这个时候,是认识人的好机会,凯文刚刚进入市场,自然还是有必要出席。

    一番打扮过后,苏晚心跟费云沉说了一声不用来接自己后就独自赴宴了。

    苏晚心本身底子就好,稍加打扮一番瞬间成了场上的焦点,不过让苏晚心没想到的是,那晚和费云沉在酒吧的另外两个男人居然也在宴会上。

    刘飞宇看到苏晚心,眼睛一亮,正想叫嫂子又硬生生忍了下来。

    江擒之前交代过不准在苏晚心面前提费云沉的身份,刘飞宇问过为什么,江擒只笑笑,说是夫妻间的情c趣。

    人已经到得七七八八,正当准备开始吃饭时,酒会的门被再次推开了。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来晚了些,各位不介意吧。”

    熟悉的声音传入苏晚心的声音,她的心头一跳,抬眼看去,只见李承潼牵着李梦莲脸带笑意的走了进来。

    话里虽是说着道歉的话,可眼中却没有一丝歉意在。

    苏晚心轻嗤一声。

    早上还跟自己情深义重的表白,晚上就带着李梦莲来了宴会,他所谓的真心,还真是可笑。

    不过苏晚心早已经知道李承潼是什么人,对他的做法也不意外。

    离门口较近的几个男人,轻拍了两下他的胳膊道:“理解理解,快坐下吧,外面天热,正好吹空调凉快凉快。”

    待李承潼和李梦莲坐下后,环视一圈,没成想竟然看到了苏晚心的存在。

    李承潼脸上的笑意有一瞬间的僵住,下一秒,心里开始有些慌张了起来。

    他中午发了那么多条消息,没被李梦莲发现也是侥幸,现在都坐在同一个桌上,要是哪句话说了一个不对,那不就是要把他给供了出来。

    一想到这里,李承潼的心跳快了几分,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李梦莲的视线一直盯着苏晚心看,完全没有发现李承潼的不对劲,她心里满是恨意。

    苏晚心看到李梦莲也来了酒席,看到自己时眼眸暗了暗,心里不由得有些烦躁,只怕是这个女人今晚又要作妖了。

    果然,酒过三巡之后,李梦莲端着一副柔弱的样子,拿着酒杯走了过来。

    “晚心,真的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你,我特意过来向你敬一杯酒。”李梦莲温柔的说道。

    好在手机到了时间自动黑屏了起来,才让李梦莲没有看清。

    “你看你,衣服都没穿,感冒了怎么办,快去擦干身子。”李承潼轻推了下李梦莲说着。

    李梦莲仔细观察了李承潼好一会儿,也没看出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也不再多问,转身擦着头发离开。

    李承潼见人没有再回来,连忙弯腰捡起手机,也没了心情再看,揣进兜里。

    吃过饭后的苏晚心就催促费云沉回了公司。

    费云沉点点头:“晚上我来接你。”

    “好,那我们一起去接小辞。”苏晚心也没拒绝,点了点头。

    谁知刚刚回到公司,陆伊然就走了进来,脸上有些歉意:“晚心,我今天晚上家里有点事儿,晚上的酒会恐怕去不了了。”

    “好,那我去吧。”苏晚心点点头,起身让陆伊然将位置发给了自己,就开车去了美容院化妆。

    虽然是一场酒局,可这里面的人物可都不是那么简单,

    随便指出一个都是某某公司的总裁,所以,在这个时候,是认识人的好机会,凯文刚刚进入市场,自然还是有必要出席。

    一番打扮过后,苏晚心跟费云沉说了一声不用来接自己后就独自赴宴了。

    苏晚心本身底子就好,稍加打扮一番瞬间成了场上的焦点,不过让苏晚心没想到的是,那晚和费云沉在酒吧的另外两个男人居然也在宴会上。

    刘飞宇看到苏晚心,眼睛一亮,正想叫嫂子又硬生生忍了下来。

    江擒之前交代过不准在苏晚心面前提费云沉的身份,刘飞宇问过为什么,江擒只笑笑,说是夫妻间的情c趣。

    人已经到得七七八八,正当准备开始吃饭时,酒会的门被再次推开了。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来晚了些,各位不介意吧。”

    熟悉的声音传入苏晚心的声音,她的心头一跳,抬眼看去,只见李承潼牵着李梦莲脸带笑意的走了进来。

    话里虽是说着道歉的话,可眼中却没有一丝歉意在。

    苏晚心轻嗤一声。

    早上还跟自己情深义重的表白,晚上就带着李梦莲来了宴会,他所谓的真心,还真是可笑。

    不过苏晚心早已经知道李承潼是什么人,对他的做法也不意外。

    离门口较近的几个男人,轻拍了两下他的胳膊道:“理解理解,快坐下吧,外面天热,正好吹空调凉快凉快。”

    待李承潼和李梦莲坐下后,环视一圈,没成想竟然看到了苏晚心的存在。

    李承潼脸上的笑意有一瞬间的僵住,下一秒,心里开始有些慌张了起来。

    他中午发了那么多条消息,没被李梦莲发现也是侥幸,现在都坐在同一个桌上,要是哪句话说了一个不对,那不就是要把他给供了出来。

    一想到这里,李承潼的心跳快了几分,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李梦莲的视线一直盯着苏晚心看,完全没有发现李承潼的不对劲,她心里满是恨意。

    苏晚心看到李梦莲也来了酒席,看到自己时眼眸暗了暗,心里不由得有些烦躁,只怕是这个女人今晚又要作妖了。

    果然,酒过三巡之后,李梦莲端着一副柔弱的样子,拿着酒杯走了过来。

    “晚心,真的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你,我特意过来向你敬一杯酒。”李梦莲温柔的说道。

    好在手机到了时间自动黑屏了起来,才让李梦莲没有看清。

    “你看你,衣服都没穿,感冒了怎么办,快去擦干身子。”李承潼轻推了下李梦莲说着。

    李梦莲仔细观察了李承潼好一会儿,也没看出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也不再多问,转身擦着头发离开。

    李承潼见人没有再回来,连忙弯腰捡起手机,也没了心情再看,揣进兜里。

    吃过饭后的苏晚心就催促费云沉回了公司。

    费云沉点点头:“晚上我来接你。”

    “好,那我们一起去接小辞。”苏晚心也没拒绝,点了点头。

    谁知刚刚回到公司,陆伊然就走了进来,脸上有些歉意:“晚心,我今天晚上家里有点事儿,晚上的酒会恐怕去不了了。”

    “好,那我去吧。”苏晚心点点头,起身让陆伊然将位置发给了自己,就开车去了美容院化妆。

    虽然是一场酒局,可这里面的人物可都不是那么简单,

    随便指出一个都是某某公司的总裁,所以,在这个时候,是认识人的好机会,凯文刚刚进入市场,自然还是有必要出席。

    一番打扮过后,苏晚心跟费云沉说了一声不用来接自己后就独自赴宴了。

    苏晚心本身底子就好,稍加打扮一番瞬间成了场上的焦点,不过让苏晚心没想到的是,那晚和费云沉在酒吧的另外两个男人居然也在宴会上。

    刘飞宇看到苏晚心,眼睛一亮,正想叫嫂子又硬生生忍了下来。

    江擒之前交代过不准在苏晚心面前提费云沉的身份,刘飞宇问过为什么,江擒只笑笑,说是夫妻间的情c趣。

    人已经到得七七八八,正当准备开始吃饭时,酒会的门被再次推开了。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来晚了些,各位不介意吧。”

    熟悉的声音传入苏晚心的声音,她的心头一跳,抬眼看去,只见李承潼牵着李梦莲脸带笑意的走了进来。

    话里虽是说着道歉的话,可眼中却没有一丝歉意在。

    苏晚心轻嗤一声。

    早上还跟自己情深义重的表白,晚上就带着李梦莲来了宴会,他所谓的真心,还真是可笑。

    不过苏晚心早已经知道李承潼是什么人,对他的做法也不意外。

    离门口较近的几个男人,轻拍了两下他的胳膊道:“理解理解,快坐下吧,外面天热,正好吹空调凉快凉快。”

    待李承潼和李梦莲坐下后,环视一圈,没成想竟然看到了苏晚心的存在。

    李承潼脸上的笑意有一瞬间的僵住,下一秒,心里开始有些慌张了起来。

    他中午发了那么多条消息,没被李梦莲发现也是侥幸,现在都坐在同一个桌上,要是哪句话说了一个不对,那不就是要把他给供了出来。

    一想到这里,李承潼的心跳快了几分,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李梦莲的视线一直盯着苏晚心看,完全没有发现李承潼的不对劲,她心里满是恨意。

    苏晚心看到李梦莲也来了酒席,看到自己时眼眸暗了暗,心里不由得有些烦躁,只怕是这个女人今晚又要作妖了。

    果然,酒过三巡之后,李梦莲端着一副柔弱的样子,拿着酒杯走了过来。

    “晚心,真的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你,我特意过来向你敬一杯酒。”李梦莲温柔的说道。

    好在手机到了时间自动黑屏了起来,才让李梦莲没有看清。

    “你看你,衣服都没穿,感冒了怎么办,快去擦干身子。”李承潼轻推了下李梦莲说着。

    李梦莲仔细观察了李承潼好一会儿,也没看出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也不再多问,转身擦着头发离开。

    李承潼见人没有再回来,连忙弯腰捡起手机,也没了心情再看,揣进兜里。

    吃过饭后的苏晚心就催促费云沉回了公司。

    费云沉点点头:“晚上我来接你。”

    “好,那我们一起去接小辞。”苏晚心也没拒绝,点了点头。

    谁知刚刚回到公司,陆伊然就走了进来,脸上有些歉意:“晚心,我今天晚上家里有点事儿,晚上的酒会恐怕去不了了。”

    “好,那我去吧。”苏晚心点点头,起身让陆伊然将位置发给了自己,就开车去了美容院化妆。

    虽然是一场酒局,可这里面的人物可都不是那么简单,

    随便指出一个都是某某公司的总裁,所以,在这个时候,是认识人的好机会,凯文刚刚进入市场,自然还是有必要出席。

    一番打扮过后,苏晚心跟费云沉说了一声不用来接自己后就独自赴宴了。

    苏晚心本身底子就好,稍加打扮一番瞬间成了场上的焦点,不过让苏晚心没想到的是,那晚和费云沉在酒吧的另外两个男人居然也在宴会上。

    刘飞宇看到苏晚心,眼睛一亮,正想叫嫂子又硬生生忍了下来。

    江擒之前交代过不准在苏晚心面前提费云沉的身份,刘飞宇问过为什么,江擒只笑笑,说是夫妻间的情c趣。

    人已经到得七七八八,正当准备开始吃饭时,酒会的门被再次推开了。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来晚了些,各位不介意吧。”

    熟悉的声音传入苏晚心的声音,她的心头一跳,抬眼看去,只见李承潼牵着李梦莲脸带笑意的走了进来。

    话里虽是说着道歉的话,可眼中却没有一丝歉意在。

    苏晚心轻嗤一声。

    早上还跟自己情深义重的表白,晚上就带着李梦莲来了宴会,他所谓的真心,还真是可笑。

    不过苏晚心早已经知道李承潼是什么人,对他的做法也不意外。

    离门口较近的几个男人,轻拍了两下他的胳膊道:“理解理解,快坐下吧,外面天热,正好吹空调凉快凉快。”

    待李承潼和李梦莲坐下后,环视一圈,没成想竟然看到了苏晚心的存在。

    李承潼脸上的笑意有一瞬间的僵住,下一秒,心里开始有些慌张了起来。

    他中午发了那么多条消息,没被李梦莲发现也是侥幸,现在都坐在同一个桌上,要是哪句话说了一个不对,那不就是要把他给供了出来。

    一想到这里,李承潼的心跳快了几分,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李梦莲的视线一直盯着苏晚心看,完全没有发现李承潼的不对劲,她心里满是恨意。

    苏晚心看到李梦莲也来了酒席,看到自己时眼眸暗了暗,心里不由得有些烦躁,只怕是这个女人今晚又要作妖了。

    果然,酒过三巡之后,李梦莲端着一副柔弱的样子,拿着酒杯走了过来。

    “晚心,真的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你,我特意过来向你敬一杯酒。”李梦莲温柔的说道。

    好在手机到了时间自动黑屏了起来,才让李梦莲没有看清。

    “你看你,衣服都没穿,感冒了怎么办,快去擦干身子。”李承潼轻推了下李梦莲说着。

    李梦莲仔细观察了李承潼好一会儿,也没看出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也不再多问,转身擦着头发离开。

    李承潼见人没有再回来,连忙弯腰捡起手机,也没了心情再看,揣进兜里。

    吃过饭后的苏晚心就催促费云沉回了公司。

    费云沉点点头:“晚上我来接你。”

    “好,那我们一起去接小辞。”苏晚心也没拒绝,点了点头。

    谁知刚刚回到公司,陆伊然就走了进来,脸上有些歉意:“晚心,我今天晚上家里有点事儿,晚上的酒会恐怕去不了了。”

    “好,那我去吧。”苏晚心点点头,起身让陆伊然将位置发给了自己,就开车去了美容院化妆。

    虽然是一场酒局,可这里面的人物可都不是那么简单,

    随便指出一个都是某某公司的总裁,所以,在这个时候,是认识人的好机会,凯文刚刚进入市场,自然还是有必要出席。

    一番打扮过后,苏晚心跟费云沉说了一声不用来接自己后就独自赴宴了。

    苏晚心本身底子就好,稍加打扮一番瞬间成了场上的焦点,不过让苏晚心没想到的是,那晚和费云沉在酒吧的另外两个男人居然也在宴会上。

    刘飞宇看到苏晚心,眼睛一亮,正想叫嫂子又硬生生忍了下来。

    江擒之前交代过不准在苏晚心面前提费云沉的身份,刘飞宇问过为什么,江擒只笑笑,说是夫妻间的情c趣。

    人已经到得七七八八,正当准备开始吃饭时,酒会的门被再次推开了。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来晚了些,各位不介意吧。”

    熟悉的声音传入苏晚心的声音,她的心头一跳,抬眼看去,只见李承潼牵着李梦莲脸带笑意的走了进来。

    话里虽是说着道歉的话,可眼中却没有一丝歉意在。

    苏晚心轻嗤一声。

    早上还跟自己情深义重的表白,晚上就带着李梦莲来了宴会,他所谓的真心,还真是可笑。

    不过苏晚心早已经知道李承潼是什么人,对他的做法也不意外。

    离门口较近的几个男人,轻拍了两下他的胳膊道:“理解理解,快坐下吧,外面天热,正好吹空调凉快凉快。”

    待李承潼和李梦莲坐下后,环视一圈,没成想竟然看到了苏晚心的存在。

    李承潼脸上的笑意有一瞬间的僵住,下一秒,心里开始有些慌张了起来。

    他中午发了那么多条消息,没被李梦莲发现也是侥幸,现在都坐在同一个桌上,要是哪句话说了一个不对,那不就是要把他给供了出来。

    一想到这里,李承潼的心跳快了几分,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李梦莲的视线一直盯着苏晚心看,完全没有发现李承潼的不对劲,她心里满是恨意。

    苏晚心看到李梦莲也来了酒席,看到自己时眼眸暗了暗,心里不由得有些烦躁,只怕是这个女人今晚又要作妖了。

    果然,酒过三巡之后,李梦莲端着一副柔弱的样子,拿着酒杯走了过来。

    “晚心,真的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你,我特意过来向你敬一杯酒。”李梦莲温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