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苏晚心听完她所说的话却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仿佛只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般。

    李梦莲见她这个样子,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她最讨厌的便是苏晚心这副样子,仿佛他她所做的一切,在他她眼里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一样。

    但她的脸上却依然保持着那颗柔柔弱弱,我见犹怜的模样。

    “哦,对了说起来,我还欠你一句谢谢呢。”李梦莲深吸了一口气,按耐下了心里的愤怒,语气里带上几分不易察觉的嘲讽。

    “谢谢?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什么值得谢我的事情呢?”苏晚心挑了挑眉,疑惑的说道。

    李梦莲露出了几分讥笑,凑到了苏晚心的身边,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恶意:“谢谢当初你把李承潼这么好的男人让给我呀,不然我现在也不可能这么幸福。”

    苏晚心眼神暗了暗,从前的事情,她一桩桩一件件的都记在心里,这个女人却还当做可以在她面前洋洋得意的资本,看来是她最近让他们过得太安稳了啊。

    苏晚心后退一步与她拉开距离,原本还算淡然的眼眸也带上了几分的凌厉:“如果是因为这件事情的话,你大可不必要感谢我,毕竟你们两个你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狗男女。”

    李梦莲脸上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眼眶微红:“晚心,你这是在怪我吗?曾经的事情,的确是我做得不对,可也是你出轨在前啊,况且前几天你也将我送进了拘留所了,足够解气了吧,难道还不够吗?”

    李梦莲说到此处,竟然有些激动,伸手抓住苏晚心的手,因为太过激动,导致声音有些失控。

    而离的近一些的人,自然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听得清清楚楚,之前李梦莲被送进拘留所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在场的人自然也有一些耳闻。

    “我隐约记得前几天好像是凯文集团的人把里李梦莲送进拘留所的吧?没想到居然就是这位?”

    “好像是啊,这事情事情闹得还挺严重的?”

    “我还一直都有些奇怪呢,现在看来原来是两女争一男的戏码呀。”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刘飞宇在人群当中,听着周围的人的话,也有些讶异,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个样子,这个女人,经历似乎有些太过复杂的呀。

    完了,费云沉该不会是被骗了吧?

    想到这里,刘飞宇也按捺不住了,悄悄的将手机拿了出来,给费云沉发了条消息。

    见到周围的人都关注这里,李梦莲越发的得意,伸手从一边的桌台上拿了一杯香槟递给苏晚心

    “晚心,既然这样,那我们也不要纠结过去的事情了,喝了这杯酒,我们两个就冰释前嫌好不好?”

    见到她这幅不依不饶的样子,苏晚心却只觉得恶心的紧,

    笑了笑将酒接过来,看着李梦莲一饮而尽后,将酒洒在了地上:“对于你敬的酒只配这样子喝,毕竟你在我眼里,也跟死了差不多。”

    李梦莲闻言,气的全身发抖,几乎恨不得下一秒就要扑上去给这个女人几耳光。

    刘宇飞忍着笑意,这女人,还有点儿意思,不过好歹也是费云沉的女人,要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打了,就怕自己也要玩,于是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苏晚心听完她所说的话却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仿佛只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般。

    李梦莲见她这个样子,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她最讨厌的便是苏晚心这副样子,仿佛他她所做的一切,在他她眼里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一样。

    但她的脸上却依然保持着那颗柔柔弱弱,我见犹怜的模样。

    “哦,对了说起来,我还欠你一句谢谢呢。”李梦莲深吸了一口气,按耐下了心里的愤怒,语气里带上几分不易察觉的嘲讽。

    “谢谢?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什么值得谢我的事情呢?”苏晚心挑了挑眉,疑惑的说道。

    李梦莲露出了几分讥笑,凑到了苏晚心的身边,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恶意:“谢谢当初你把李承潼这么好的男人让给我呀,不然我现在也不可能这么幸福。”

    苏晚心眼神暗了暗,从前的事情,她一桩桩一件件的都记在心里,这个女人却还当做可以在她面前洋洋得意的资本,看来是她最近让他们过得太安稳了啊。

    苏晚心后退一步与她拉开距离,原本还算淡然的眼眸也带上了几分的凌厉:“如果是因为这件事情的话,你大可不必要感谢我,毕竟你们两个你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狗男女。”

    李梦莲脸上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眼眶微红:“晚心,你这是在怪我吗?曾经的事情,的确是我做得不对,可也是你出轨在前啊,况且前几天你也将我送进了拘留所了,足够解气了吧,难道还不够吗?”

    李梦莲说到此处,竟然有些激动,伸手抓住苏晚心的手,因为太过激动,导致声音有些失控。

    而离的近一些的人,自然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听得清清楚楚,之前李梦莲被送进拘留所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在场的人自然也有一些耳闻。

    “我隐约记得前几天好像是凯文集团的人把里李梦莲送进拘留所的吧?没想到居然就是这位?”

    “好像是啊,这事情事情闹得还挺严重的?”

    “我还一直都有些奇怪呢,现在看来原来是两女争一男的戏码呀。”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刘飞宇在人群当中,听着周围的人的话,也有些讶异,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个样子,这个女人,经历似乎有些太过复杂的呀。

    完了,费云沉该不会是被骗了吧?

    想到这里,刘飞宇也按捺不住了,悄悄的将手机拿了出来,给费云沉发了条消息。

    见到周围的人都关注这里,李梦莲越发的得意,伸手从一边的桌台上拿了一杯香槟递给苏晚心

    “晚心,既然这样,那我们也不要纠结过去的事情了,喝了这杯酒,我们两个就冰释前嫌好不好?”

    见到她这幅不依不饶的样子,苏晚心却只觉得恶心的紧,

    笑了笑将酒接过来,看着李梦莲一饮而尽后,将酒洒在了地上:“对于你敬的酒只配这样子喝,毕竟你在我眼里,也跟死了差不多。”

    李梦莲闻言,气的全身发抖,几乎恨不得下一秒就要扑上去给这个女人几耳光。

    刘宇飞忍着笑意,这女人,还有点儿意思,不过好歹也是费云沉的女人,要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打了,就怕自己也要玩,于是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苏晚心听完她所说的话却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仿佛只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般。

    李梦莲见她这个样子,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她最讨厌的便是苏晚心这副样子,仿佛他她所做的一切,在他她眼里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一样。

    但她的脸上却依然保持着那颗柔柔弱弱,我见犹怜的模样。

    “哦,对了说起来,我还欠你一句谢谢呢。”李梦莲深吸了一口气,按耐下了心里的愤怒,语气里带上几分不易察觉的嘲讽。

    “谢谢?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什么值得谢我的事情呢?”苏晚心挑了挑眉,疑惑的说道。

    李梦莲露出了几分讥笑,凑到了苏晚心的身边,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恶意:“谢谢当初你把李承潼这么好的男人让给我呀,不然我现在也不可能这么幸福。”

    苏晚心眼神暗了暗,从前的事情,她一桩桩一件件的都记在心里,这个女人却还当做可以在她面前洋洋得意的资本,看来是她最近让他们过得太安稳了啊。

    苏晚心后退一步与她拉开距离,原本还算淡然的眼眸也带上了几分的凌厉:“如果是因为这件事情的话,你大可不必要感谢我,毕竟你们两个你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狗男女。”

    李梦莲脸上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眼眶微红:“晚心,你这是在怪我吗?曾经的事情,的确是我做得不对,可也是你出轨在前啊,况且前几天你也将我送进了拘留所了,足够解气了吧,难道还不够吗?”

    李梦莲说到此处,竟然有些激动,伸手抓住苏晚心的手,因为太过激动,导致声音有些失控。

    而离的近一些的人,自然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听得清清楚楚,之前李梦莲被送进拘留所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在场的人自然也有一些耳闻。

    “我隐约记得前几天好像是凯文集团的人把里李梦莲送进拘留所的吧?没想到居然就是这位?”

    “好像是啊,这事情事情闹得还挺严重的?”

    “我还一直都有些奇怪呢,现在看来原来是两女争一男的戏码呀。”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刘飞宇在人群当中,听着周围的人的话,也有些讶异,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个样子,这个女人,经历似乎有些太过复杂的呀。

    完了,费云沉该不会是被骗了吧?

    想到这里,刘飞宇也按捺不住了,悄悄的将手机拿了出来,给费云沉发了条消息。

    见到周围的人都关注这里,李梦莲越发的得意,伸手从一边的桌台上拿了一杯香槟递给苏晚心

    “晚心,既然这样,那我们也不要纠结过去的事情了,喝了这杯酒,我们两个就冰释前嫌好不好?”

    见到她这幅不依不饶的样子,苏晚心却只觉得恶心的紧,

    笑了笑将酒接过来,看着李梦莲一饮而尽后,将酒洒在了地上:“对于你敬的酒只配这样子喝,毕竟你在我眼里,也跟死了差不多。”

    李梦莲闻言,气的全身发抖,几乎恨不得下一秒就要扑上去给这个女人几耳光。

    刘宇飞忍着笑意,这女人,还有点儿意思,不过好歹也是费云沉的女人,要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打了,就怕自己也要玩,于是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苏晚心听完她所说的话却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仿佛只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般。

    李梦莲见她这个样子,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她最讨厌的便是苏晚心这副样子,仿佛他她所做的一切,在他她眼里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一样。

    但她的脸上却依然保持着那颗柔柔弱弱,我见犹怜的模样。

    “哦,对了说起来,我还欠你一句谢谢呢。”李梦莲深吸了一口气,按耐下了心里的愤怒,语气里带上几分不易察觉的嘲讽。

    “谢谢?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什么值得谢我的事情呢?”苏晚心挑了挑眉,疑惑的说道。

    李梦莲露出了几分讥笑,凑到了苏晚心的身边,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恶意:“谢谢当初你把李承潼这么好的男人让给我呀,不然我现在也不可能这么幸福。”

    苏晚心眼神暗了暗,从前的事情,她一桩桩一件件的都记在心里,这个女人却还当做可以在她面前洋洋得意的资本,看来是她最近让他们过得太安稳了啊。

    苏晚心后退一步与她拉开距离,原本还算淡然的眼眸也带上了几分的凌厉:“如果是因为这件事情的话,你大可不必要感谢我,毕竟你们两个你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狗男女。”

    李梦莲脸上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眼眶微红:“晚心,你这是在怪我吗?曾经的事情,的确是我做得不对,可也是你出轨在前啊,况且前几天你也将我送进了拘留所了,足够解气了吧,难道还不够吗?”

    李梦莲说到此处,竟然有些激动,伸手抓住苏晚心的手,因为太过激动,导致声音有些失控。

    而离的近一些的人,自然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听得清清楚楚,之前李梦莲被送进拘留所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在场的人自然也有一些耳闻。

    “我隐约记得前几天好像是凯文集团的人把里李梦莲送进拘留所的吧?没想到居然就是这位?”

    “好像是啊,这事情事情闹得还挺严重的?”

    “我还一直都有些奇怪呢,现在看来原来是两女争一男的戏码呀。”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刘飞宇在人群当中,听着周围的人的话,也有些讶异,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个样子,这个女人,经历似乎有些太过复杂的呀。

    完了,费云沉该不会是被骗了吧?

    想到这里,刘飞宇也按捺不住了,悄悄的将手机拿了出来,给费云沉发了条消息。

    见到周围的人都关注这里,李梦莲越发的得意,伸手从一边的桌台上拿了一杯香槟递给苏晚心

    “晚心,既然这样,那我们也不要纠结过去的事情了,喝了这杯酒,我们两个就冰释前嫌好不好?”

    见到她这幅不依不饶的样子,苏晚心却只觉得恶心的紧,

    笑了笑将酒接过来,看着李梦莲一饮而尽后,将酒洒在了地上:“对于你敬的酒只配这样子喝,毕竟你在我眼里,也跟死了差不多。”

    李梦莲闻言,气的全身发抖,几乎恨不得下一秒就要扑上去给这个女人几耳光。

    刘宇飞忍着笑意,这女人,还有点儿意思,不过好歹也是费云沉的女人,要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打了,就怕自己也要玩,于是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苏晚心听完她所说的话却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仿佛只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般。

    李梦莲见她这个样子,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她最讨厌的便是苏晚心这副样子,仿佛他她所做的一切,在他她眼里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一样。

    但她的脸上却依然保持着那颗柔柔弱弱,我见犹怜的模样。

    “哦,对了说起来,我还欠你一句谢谢呢。”李梦莲深吸了一口气,按耐下了心里的愤怒,语气里带上几分不易察觉的嘲讽。

    “谢谢?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什么值得谢我的事情呢?”苏晚心挑了挑眉,疑惑的说道。

    李梦莲露出了几分讥笑,凑到了苏晚心的身边,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恶意:“谢谢当初你把李承潼这么好的男人让给我呀,不然我现在也不可能这么幸福。”

    苏晚心眼神暗了暗,从前的事情,她一桩桩一件件的都记在心里,这个女人却还当做可以在她面前洋洋得意的资本,看来是她最近让他们过得太安稳了啊。

    苏晚心后退一步与她拉开距离,原本还算淡然的眼眸也带上了几分的凌厉:“如果是因为这件事情的话,你大可不必要感谢我,毕竟你们两个你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狗男女。”

    李梦莲脸上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眼眶微红:“晚心,你这是在怪我吗?曾经的事情,的确是我做得不对,可也是你出轨在前啊,况且前几天你也将我送进了拘留所了,足够解气了吧,难道还不够吗?”

    李梦莲说到此处,竟然有些激动,伸手抓住苏晚心的手,因为太过激动,导致声音有些失控。

    而离的近一些的人,自然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听得清清楚楚,之前李梦莲被送进拘留所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在场的人自然也有一些耳闻。

    “我隐约记得前几天好像是凯文集团的人把里李梦莲送进拘留所的吧?没想到居然就是这位?”

    “好像是啊,这事情事情闹得还挺严重的?”

    “我还一直都有些奇怪呢,现在看来原来是两女争一男的戏码呀。”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刘飞宇在人群当中,听着周围的人的话,也有些讶异,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个样子,这个女人,经历似乎有些太过复杂的呀。

    完了,费云沉该不会是被骗了吧?

    想到这里,刘飞宇也按捺不住了,悄悄的将手机拿了出来,给费云沉发了条消息。

    见到周围的人都关注这里,李梦莲越发的得意,伸手从一边的桌台上拿了一杯香槟递给苏晚心

    “晚心,既然这样,那我们也不要纠结过去的事情了,喝了这杯酒,我们两个就冰释前嫌好不好?”

    见到她这幅不依不饶的样子,苏晚心却只觉得恶心的紧,

    笑了笑将酒接过来,看着李梦莲一饮而尽后,将酒洒在了地上:“对于你敬的酒只配这样子喝,毕竟你在我眼里,也跟死了差不多。”

    李梦莲闻言,气的全身发抖,几乎恨不得下一秒就要扑上去给这个女人几耳光。

    刘宇飞忍着笑意,这女人,还有点儿意思,不过好歹也是费云沉的女人,要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打了,就怕自己也要玩,于是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苏晚心听完她所说的话却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仿佛只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般。

    李梦莲见她这个样子,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她最讨厌的便是苏晚心这副样子,仿佛他她所做的一切,在他她眼里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一样。

    但她的脸上却依然保持着那颗柔柔弱弱,我见犹怜的模样。

    “哦,对了说起来,我还欠你一句谢谢呢。”李梦莲深吸了一口气,按耐下了心里的愤怒,语气里带上几分不易察觉的嘲讽。

    “谢谢?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什么值得谢我的事情呢?”苏晚心挑了挑眉,疑惑的说道。

    李梦莲露出了几分讥笑,凑到了苏晚心的身边,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恶意:“谢谢当初你把李承潼这么好的男人让给我呀,不然我现在也不可能这么幸福。”

    苏晚心眼神暗了暗,从前的事情,她一桩桩一件件的都记在心里,这个女人却还当做可以在她面前洋洋得意的资本,看来是她最近让他们过得太安稳了啊。

    苏晚心后退一步与她拉开距离,原本还算淡然的眼眸也带上了几分的凌厉:“如果是因为这件事情的话,你大可不必要感谢我,毕竟你们两个你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狗男女。”

    李梦莲脸上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眼眶微红:“晚心,你这是在怪我吗?曾经的事情,的确是我做得不对,可也是你出轨在前啊,况且前几天你也将我送进了拘留所了,足够解气了吧,难道还不够吗?”

    李梦莲说到此处,竟然有些激动,伸手抓住苏晚心的手,因为太过激动,导致声音有些失控。

    而离的近一些的人,自然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听得清清楚楚,之前李梦莲被送进拘留所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在场的人自然也有一些耳闻。

    “我隐约记得前几天好像是凯文集团的人把里李梦莲送进拘留所的吧?没想到居然就是这位?”

    “好像是啊,这事情事情闹得还挺严重的?”

    “我还一直都有些奇怪呢,现在看来原来是两女争一男的戏码呀。”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刘飞宇在人群当中,听着周围的人的话,也有些讶异,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个样子,这个女人,经历似乎有些太过复杂的呀。

    完了,费云沉该不会是被骗了吧?

    想到这里,刘飞宇也按捺不住了,悄悄的将手机拿了出来,给费云沉发了条消息。

    见到周围的人都关注这里,李梦莲越发的得意,伸手从一边的桌台上拿了一杯香槟递给苏晚心

    “晚心,既然这样,那我们也不要纠结过去的事情了,喝了这杯酒,我们两个就冰释前嫌好不好?”

    见到她这幅不依不饶的样子,苏晚心却只觉得恶心的紧,

    笑了笑将酒接过来,看着李梦莲一饮而尽后,将酒洒在了地上:“对于你敬的酒只配这样子喝,毕竟你在我眼里,也跟死了差不多。”

    李梦莲闻言,气的全身发抖,几乎恨不得下一秒就要扑上去给这个女人几耳光。

    刘宇飞忍着笑意,这女人,还有点儿意思,不过好歹也是费云沉的女人,要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打了,就怕自己也要玩,于是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苏晚心听完她所说的话却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仿佛只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般。

    李梦莲见她这个样子,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她最讨厌的便是苏晚心这副样子,仿佛他她所做的一切,在他她眼里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一样。

    但她的脸上却依然保持着那颗柔柔弱弱,我见犹怜的模样。

    “哦,对了说起来,我还欠你一句谢谢呢。”李梦莲深吸了一口气,按耐下了心里的愤怒,语气里带上几分不易察觉的嘲讽。

    “谢谢?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什么值得谢我的事情呢?”苏晚心挑了挑眉,疑惑的说道。

    李梦莲露出了几分讥笑,凑到了苏晚心的身边,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恶意:“谢谢当初你把李承潼这么好的男人让给我呀,不然我现在也不可能这么幸福。”

    苏晚心眼神暗了暗,从前的事情,她一桩桩一件件的都记在心里,这个女人却还当做可以在她面前洋洋得意的资本,看来是她最近让他们过得太安稳了啊。

    苏晚心后退一步与她拉开距离,原本还算淡然的眼眸也带上了几分的凌厉:“如果是因为这件事情的话,你大可不必要感谢我,毕竟你们两个你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狗男女。”

    李梦莲脸上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眼眶微红:“晚心,你这是在怪我吗?曾经的事情,的确是我做得不对,可也是你出轨在前啊,况且前几天你也将我送进了拘留所了,足够解气了吧,难道还不够吗?”

    李梦莲说到此处,竟然有些激动,伸手抓住苏晚心的手,因为太过激动,导致声音有些失控。

    而离的近一些的人,自然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听得清清楚楚,之前李梦莲被送进拘留所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在场的人自然也有一些耳闻。

    “我隐约记得前几天好像是凯文集团的人把里李梦莲送进拘留所的吧?没想到居然就是这位?”

    “好像是啊,这事情事情闹得还挺严重的?”

    “我还一直都有些奇怪呢,现在看来原来是两女争一男的戏码呀。”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刘飞宇在人群当中,听着周围的人的话,也有些讶异,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个样子,这个女人,经历似乎有些太过复杂的呀。

    完了,费云沉该不会是被骗了吧?

    想到这里,刘飞宇也按捺不住了,悄悄的将手机拿了出来,给费云沉发了条消息。

    见到周围的人都关注这里,李梦莲越发的得意,伸手从一边的桌台上拿了一杯香槟递给苏晚心

    “晚心,既然这样,那我们也不要纠结过去的事情了,喝了这杯酒,我们两个就冰释前嫌好不好?”

    见到她这幅不依不饶的样子,苏晚心却只觉得恶心的紧,

    笑了笑将酒接过来,看着李梦莲一饮而尽后,将酒洒在了地上:“对于你敬的酒只配这样子喝,毕竟你在我眼里,也跟死了差不多。”

    李梦莲闻言,气的全身发抖,几乎恨不得下一秒就要扑上去给这个女人几耳光。

    刘宇飞忍着笑意,这女人,还有点儿意思,不过好歹也是费云沉的女人,要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打了,就怕自己也要玩,于是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苏晚心听完她所说的话却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仿佛只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般。

    李梦莲见她这个样子,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她最讨厌的便是苏晚心这副样子,仿佛他她所做的一切,在他她眼里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一样。

    但她的脸上却依然保持着那颗柔柔弱弱,我见犹怜的模样。

    “哦,对了说起来,我还欠你一句谢谢呢。”李梦莲深吸了一口气,按耐下了心里的愤怒,语气里带上几分不易察觉的嘲讽。

    “谢谢?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什么值得谢我的事情呢?”苏晚心挑了挑眉,疑惑的说道。

    李梦莲露出了几分讥笑,凑到了苏晚心的身边,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恶意:“谢谢当初你把李承潼这么好的男人让给我呀,不然我现在也不可能这么幸福。”

    苏晚心眼神暗了暗,从前的事情,她一桩桩一件件的都记在心里,这个女人却还当做可以在她面前洋洋得意的资本,看来是她最近让他们过得太安稳了啊。

    苏晚心后退一步与她拉开距离,原本还算淡然的眼眸也带上了几分的凌厉:“如果是因为这件事情的话,你大可不必要感谢我,毕竟你们两个你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狗男女。”

    李梦莲脸上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眼眶微红:“晚心,你这是在怪我吗?曾经的事情,的确是我做得不对,可也是你出轨在前啊,况且前几天你也将我送进了拘留所了,足够解气了吧,难道还不够吗?”

    李梦莲说到此处,竟然有些激动,伸手抓住苏晚心的手,因为太过激动,导致声音有些失控。

    而离的近一些的人,自然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听得清清楚楚,之前李梦莲被送进拘留所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在场的人自然也有一些耳闻。

    “我隐约记得前几天好像是凯文集团的人把里李梦莲送进拘留所的吧?没想到居然就是这位?”

    “好像是啊,这事情事情闹得还挺严重的?”

    “我还一直都有些奇怪呢,现在看来原来是两女争一男的戏码呀。”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刘飞宇在人群当中,听着周围的人的话,也有些讶异,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个样子,这个女人,经历似乎有些太过复杂的呀。

    完了,费云沉该不会是被骗了吧?

    想到这里,刘飞宇也按捺不住了,悄悄的将手机拿了出来,给费云沉发了条消息。

    见到周围的人都关注这里,李梦莲越发的得意,伸手从一边的桌台上拿了一杯香槟递给苏晚心

    “晚心,既然这样,那我们也不要纠结过去的事情了,喝了这杯酒,我们两个就冰释前嫌好不好?”

    见到她这幅不依不饶的样子,苏晚心却只觉得恶心的紧,

    笑了笑将酒接过来,看着李梦莲一饮而尽后,将酒洒在了地上:“对于你敬的酒只配这样子喝,毕竟你在我眼里,也跟死了差不多。”

    李梦莲闻言,气的全身发抖,几乎恨不得下一秒就要扑上去给这个女人几耳光。

    刘宇飞忍着笑意,这女人,还有点儿意思,不过好歹也是费云沉的女人,要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打了,就怕自己也要玩,于是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苏晚心听完她所说的话却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仿佛只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般。

    李梦莲见她这个样子,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她最讨厌的便是苏晚心这副样子,仿佛他她所做的一切,在他她眼里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一样。

    但她的脸上却依然保持着那颗柔柔弱弱,我见犹怜的模样。

    “哦,对了说起来,我还欠你一句谢谢呢。”李梦莲深吸了一口气,按耐下了心里的愤怒,语气里带上几分不易察觉的嘲讽。

    “谢谢?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什么值得谢我的事情呢?”苏晚心挑了挑眉,疑惑的说道。

    李梦莲露出了几分讥笑,凑到了苏晚心的身边,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恶意:“谢谢当初你把李承潼这么好的男人让给我呀,不然我现在也不可能这么幸福。”

    苏晚心眼神暗了暗,从前的事情,她一桩桩一件件的都记在心里,这个女人却还当做可以在她面前洋洋得意的资本,看来是她最近让他们过得太安稳了啊。

    苏晚心后退一步与她拉开距离,原本还算淡然的眼眸也带上了几分的凌厉:“如果是因为这件事情的话,你大可不必要感谢我,毕竟你们两个你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狗男女。”

    李梦莲脸上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眼眶微红:“晚心,你这是在怪我吗?曾经的事情,的确是我做得不对,可也是你出轨在前啊,况且前几天你也将我送进了拘留所了,足够解气了吧,难道还不够吗?”

    李梦莲说到此处,竟然有些激动,伸手抓住苏晚心的手,因为太过激动,导致声音有些失控。

    而离的近一些的人,自然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听得清清楚楚,之前李梦莲被送进拘留所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在场的人自然也有一些耳闻。

    “我隐约记得前几天好像是凯文集团的人把里李梦莲送进拘留所的吧?没想到居然就是这位?”

    “好像是啊,这事情事情闹得还挺严重的?”

    “我还一直都有些奇怪呢,现在看来原来是两女争一男的戏码呀。”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刘飞宇在人群当中,听着周围的人的话,也有些讶异,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个样子,这个女人,经历似乎有些太过复杂的呀。

    完了,费云沉该不会是被骗了吧?

    想到这里,刘飞宇也按捺不住了,悄悄的将手机拿了出来,给费云沉发了条消息。

    见到周围的人都关注这里,李梦莲越发的得意,伸手从一边的桌台上拿了一杯香槟递给苏晚心

    “晚心,既然这样,那我们也不要纠结过去的事情了,喝了这杯酒,我们两个就冰释前嫌好不好?”

    见到她这幅不依不饶的样子,苏晚心却只觉得恶心的紧,

    笑了笑将酒接过来,看着李梦莲一饮而尽后,将酒洒在了地上:“对于你敬的酒只配这样子喝,毕竟你在我眼里,也跟死了差不多。”

    李梦莲闻言,气的全身发抖,几乎恨不得下一秒就要扑上去给这个女人几耳光。

    刘宇飞忍着笑意,这女人,还有点儿意思,不过好歹也是费云沉的女人,要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打了,就怕自己也要玩,于是从人群中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