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吵架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费云沉皱了皱眉,不太明白苏晚心的意思:“你说什么?”

    “你还装傻?你房间里的报纸哪儿来的?你为什么要去调查我?”

    费云沉想到自己留在那儿的东西,犹豫了片刻,解释道:“我看到你背后的伤疤,只是好奇”

    “你以为你是谁!”苏晚心毫不犹豫的打断了费云沉的话,冷冷的道,“你一个被包养的拿钱办事就够了,偏偏要多管闲事做什么!你凭什么啊费云沉?”

    五年前的事情触碰到了苏晚心的逆鳞,所有尖酸刻薄的话语脱口而出。

    电话两端因为这句脱口而出的话而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你就是这么看待我的?”

    费云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低沉着嗓音沉沉的问道,外面的公司员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待在茶水间里,大气都不敢喘。

    苏晚心当然知道自己的话说重了,可脱口而出的话没办法收回。

    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苏晚心的回答,费云沉一颗心渐渐的沉了下去,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原来那么久了自己在她的心中,依旧只是这样的角色。

    “我现在不想跟你吵架。”

    苏晚心僵硬的坐在沙发上,手脚冰凉,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还不等费云沉回答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要是再交谈下去,她担心自己说出什么更过分的话赖。

    昨天晚上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面还历历在目,现在就变成了这样的局势。

    “叮铃铃——”

    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费云沉惊喜的拿起手机,却在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刻,惊喜转瞬即逝。

    “奶奶,怎么了?”

    费云沉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心累的按揉着太阳穴的位置,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至于太疲惫。

    但是费老太太毕竟是经历半生的女人,一瞬间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云沉啊,怎么了?工作太累了吗?”

    “算是吧。”

    “还问我什么事情,你什么时候把我的孙媳妇儿带回来让奶奶看看!”

    费老太太一想到自己的孙媳妇儿和重孙子就高兴的不得了,老人家一直期盼着一家团聚的时候,但是费云沉却迟迟不动身。

    费云沉猛然间想到上次的确是答应过带回家吃饭,但是现在,刚刚吵架的两人,他怎么可能低下头去邀请苏晚心一起回家?

    思索许久后方才说道:“奶奶,今晚我回家吃饭。”

    “不带我的乖孙子吗?”

    “到时候看吧。”费云沉嗓音沉沉的回答。

    费老太太满心欢喜的挂断了电话,连忙吩咐下人多做几道费云沉爱吃的饭菜。

    费云沉手里紧紧攥着手机,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泛白,望着大楼底下的车水马龙,让人有一瞬间的晃神。

    不管私事多么的焦头烂额,却能够立刻回到工作状态,费云沉一丝不苟的处理工作,等到全部结束,外面早已是华灯初上。

    万家灯火倒是照耀出了烟火气。

    一路行驶回到了老宅,费老太太期待的看向他的身后,没有等到自己想见的人,微微愣神,可看到自家孙子脸色并不太好,也没追问,笑着说道:“回来了,这些都是你爱吃的饭菜,快去洗手来尝尝看。”

    费云沉皱了皱眉,不太明白苏晚心的意思:“你说什么?”

    “你还装傻?你房间里的报纸哪儿来的?你为什么要去调查我?”

    费云沉想到自己留在那儿的东西,犹豫了片刻,解释道:“我看到你背后的伤疤,只是好奇”

    “你以为你是谁!”苏晚心毫不犹豫的打断了费云沉的话,冷冷的道,“你一个被包养的拿钱办事就够了,偏偏要多管闲事做什么!你凭什么啊费云沉?”

    五年前的事情触碰到了苏晚心的逆鳞,所有尖酸刻薄的话语脱口而出。

    电话两端因为这句脱口而出的话而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你就是这么看待我的?”

    费云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低沉着嗓音沉沉的问道,外面的公司员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待在茶水间里,大气都不敢喘。

    苏晚心当然知道自己的话说重了,可脱口而出的话没办法收回。

    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苏晚心的回答,费云沉一颗心渐渐的沉了下去,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原来那么久了自己在她的心中,依旧只是这样的角色。

    “我现在不想跟你吵架。”

    苏晚心僵硬的坐在沙发上,手脚冰凉,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还不等费云沉回答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要是再交谈下去,她担心自己说出什么更过分的话赖。

    昨天晚上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面还历历在目,现在就变成了这样的局势。

    “叮铃铃——”

    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费云沉惊喜的拿起手机,却在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刻,惊喜转瞬即逝。

    “奶奶,怎么了?”

    费云沉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心累的按揉着太阳穴的位置,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至于太疲惫。

    但是费老太太毕竟是经历半生的女人,一瞬间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云沉啊,怎么了?工作太累了吗?”

    “算是吧。”

    “还问我什么事情,你什么时候把我的孙媳妇儿带回来让奶奶看看!”

    费老太太一想到自己的孙媳妇儿和重孙子就高兴的不得了,老人家一直期盼着一家团聚的时候,但是费云沉却迟迟不动身。

    费云沉猛然间想到上次的确是答应过带回家吃饭,但是现在,刚刚吵架的两人,他怎么可能低下头去邀请苏晚心一起回家?

    思索许久后方才说道:“奶奶,今晚我回家吃饭。”

    “不带我的乖孙子吗?”

    “到时候看吧。”费云沉嗓音沉沉的回答。

    费老太太满心欢喜的挂断了电话,连忙吩咐下人多做几道费云沉爱吃的饭菜。

    费云沉手里紧紧攥着手机,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泛白,望着大楼底下的车水马龙,让人有一瞬间的晃神。

    不管私事多么的焦头烂额,却能够立刻回到工作状态,费云沉一丝不苟的处理工作,等到全部结束,外面早已是华灯初上。

    万家灯火倒是照耀出了烟火气。

    一路行驶回到了老宅,费老太太期待的看向他的身后,没有等到自己想见的人,微微愣神,可看到自家孙子脸色并不太好,也没追问,笑着说道:“回来了,这些都是你爱吃的饭菜,快去洗手来尝尝看。”

    费云沉皱了皱眉,不太明白苏晚心的意思:“你说什么?”

    “你还装傻?你房间里的报纸哪儿来的?你为什么要去调查我?”

    费云沉想到自己留在那儿的东西,犹豫了片刻,解释道:“我看到你背后的伤疤,只是好奇”

    “你以为你是谁!”苏晚心毫不犹豫的打断了费云沉的话,冷冷的道,“你一个被包养的拿钱办事就够了,偏偏要多管闲事做什么!你凭什么啊费云沉?”

    五年前的事情触碰到了苏晚心的逆鳞,所有尖酸刻薄的话语脱口而出。

    电话两端因为这句脱口而出的话而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你就是这么看待我的?”

    费云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低沉着嗓音沉沉的问道,外面的公司员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待在茶水间里,大气都不敢喘。

    苏晚心当然知道自己的话说重了,可脱口而出的话没办法收回。

    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苏晚心的回答,费云沉一颗心渐渐的沉了下去,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原来那么久了自己在她的心中,依旧只是这样的角色。

    “我现在不想跟你吵架。”

    苏晚心僵硬的坐在沙发上,手脚冰凉,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还不等费云沉回答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要是再交谈下去,她担心自己说出什么更过分的话赖。

    昨天晚上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面还历历在目,现在就变成了这样的局势。

    “叮铃铃——”

    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费云沉惊喜的拿起手机,却在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刻,惊喜转瞬即逝。

    “奶奶,怎么了?”

    费云沉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心累的按揉着太阳穴的位置,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至于太疲惫。

    但是费老太太毕竟是经历半生的女人,一瞬间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云沉啊,怎么了?工作太累了吗?”

    “算是吧。”

    “还问我什么事情,你什么时候把我的孙媳妇儿带回来让奶奶看看!”

    费老太太一想到自己的孙媳妇儿和重孙子就高兴的不得了,老人家一直期盼着一家团聚的时候,但是费云沉却迟迟不动身。

    费云沉猛然间想到上次的确是答应过带回家吃饭,但是现在,刚刚吵架的两人,他怎么可能低下头去邀请苏晚心一起回家?

    思索许久后方才说道:“奶奶,今晚我回家吃饭。”

    “不带我的乖孙子吗?”

    “到时候看吧。”费云沉嗓音沉沉的回答。

    费老太太满心欢喜的挂断了电话,连忙吩咐下人多做几道费云沉爱吃的饭菜。

    费云沉手里紧紧攥着手机,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泛白,望着大楼底下的车水马龙,让人有一瞬间的晃神。

    不管私事多么的焦头烂额,却能够立刻回到工作状态,费云沉一丝不苟的处理工作,等到全部结束,外面早已是华灯初上。

    万家灯火倒是照耀出了烟火气。

    一路行驶回到了老宅,费老太太期待的看向他的身后,没有等到自己想见的人,微微愣神,可看到自家孙子脸色并不太好,也没追问,笑着说道:“回来了,这些都是你爱吃的饭菜,快去洗手来尝尝看。”

    费云沉皱了皱眉,不太明白苏晚心的意思:“你说什么?”

    “你还装傻?你房间里的报纸哪儿来的?你为什么要去调查我?”

    费云沉想到自己留在那儿的东西,犹豫了片刻,解释道:“我看到你背后的伤疤,只是好奇”

    “你以为你是谁!”苏晚心毫不犹豫的打断了费云沉的话,冷冷的道,“你一个被包养的拿钱办事就够了,偏偏要多管闲事做什么!你凭什么啊费云沉?”

    五年前的事情触碰到了苏晚心的逆鳞,所有尖酸刻薄的话语脱口而出。

    电话两端因为这句脱口而出的话而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你就是这么看待我的?”

    费云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低沉着嗓音沉沉的问道,外面的公司员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待在茶水间里,大气都不敢喘。

    苏晚心当然知道自己的话说重了,可脱口而出的话没办法收回。

    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苏晚心的回答,费云沉一颗心渐渐的沉了下去,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原来那么久了自己在她的心中,依旧只是这样的角色。

    “我现在不想跟你吵架。”

    苏晚心僵硬的坐在沙发上,手脚冰凉,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还不等费云沉回答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要是再交谈下去,她担心自己说出什么更过分的话赖。

    昨天晚上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面还历历在目,现在就变成了这样的局势。

    “叮铃铃——”

    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费云沉惊喜的拿起手机,却在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刻,惊喜转瞬即逝。

    “奶奶,怎么了?”

    费云沉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心累的按揉着太阳穴的位置,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至于太疲惫。

    但是费老太太毕竟是经历半生的女人,一瞬间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云沉啊,怎么了?工作太累了吗?”

    “算是吧。”

    “还问我什么事情,你什么时候把我的孙媳妇儿带回来让奶奶看看!”

    费老太太一想到自己的孙媳妇儿和重孙子就高兴的不得了,老人家一直期盼着一家团聚的时候,但是费云沉却迟迟不动身。

    费云沉猛然间想到上次的确是答应过带回家吃饭,但是现在,刚刚吵架的两人,他怎么可能低下头去邀请苏晚心一起回家?

    思索许久后方才说道:“奶奶,今晚我回家吃饭。”

    “不带我的乖孙子吗?”

    “到时候看吧。”费云沉嗓音沉沉的回答。

    费老太太满心欢喜的挂断了电话,连忙吩咐下人多做几道费云沉爱吃的饭菜。

    费云沉手里紧紧攥着手机,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泛白,望着大楼底下的车水马龙,让人有一瞬间的晃神。

    不管私事多么的焦头烂额,却能够立刻回到工作状态,费云沉一丝不苟的处理工作,等到全部结束,外面早已是华灯初上。

    万家灯火倒是照耀出了烟火气。

    一路行驶回到了老宅,费老太太期待的看向他的身后,没有等到自己想见的人,微微愣神,可看到自家孙子脸色并不太好,也没追问,笑着说道:“回来了,这些都是你爱吃的饭菜,快去洗手来尝尝看。”

    费云沉皱了皱眉,不太明白苏晚心的意思:“你说什么?”

    “你还装傻?你房间里的报纸哪儿来的?你为什么要去调查我?”

    费云沉想到自己留在那儿的东西,犹豫了片刻,解释道:“我看到你背后的伤疤,只是好奇”

    “你以为你是谁!”苏晚心毫不犹豫的打断了费云沉的话,冷冷的道,“你一个被包养的拿钱办事就够了,偏偏要多管闲事做什么!你凭什么啊费云沉?”

    五年前的事情触碰到了苏晚心的逆鳞,所有尖酸刻薄的话语脱口而出。

    电话两端因为这句脱口而出的话而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你就是这么看待我的?”

    费云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低沉着嗓音沉沉的问道,外面的公司员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待在茶水间里,大气都不敢喘。

    苏晚心当然知道自己的话说重了,可脱口而出的话没办法收回。

    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苏晚心的回答,费云沉一颗心渐渐的沉了下去,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原来那么久了自己在她的心中,依旧只是这样的角色。

    “我现在不想跟你吵架。”

    苏晚心僵硬的坐在沙发上,手脚冰凉,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还不等费云沉回答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要是再交谈下去,她担心自己说出什么更过分的话赖。

    昨天晚上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面还历历在目,现在就变成了这样的局势。

    “叮铃铃——”

    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费云沉惊喜的拿起手机,却在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刻,惊喜转瞬即逝。

    “奶奶,怎么了?”

    费云沉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心累的按揉着太阳穴的位置,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至于太疲惫。

    但是费老太太毕竟是经历半生的女人,一瞬间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云沉啊,怎么了?工作太累了吗?”

    “算是吧。”

    “还问我什么事情,你什么时候把我的孙媳妇儿带回来让奶奶看看!”

    费老太太一想到自己的孙媳妇儿和重孙子就高兴的不得了,老人家一直期盼着一家团聚的时候,但是费云沉却迟迟不动身。

    费云沉猛然间想到上次的确是答应过带回家吃饭,但是现在,刚刚吵架的两人,他怎么可能低下头去邀请苏晚心一起回家?

    思索许久后方才说道:“奶奶,今晚我回家吃饭。”

    “不带我的乖孙子吗?”

    “到时候看吧。”费云沉嗓音沉沉的回答。

    费老太太满心欢喜的挂断了电话,连忙吩咐下人多做几道费云沉爱吃的饭菜。

    费云沉手里紧紧攥着手机,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泛白,望着大楼底下的车水马龙,让人有一瞬间的晃神。

    不管私事多么的焦头烂额,却能够立刻回到工作状态,费云沉一丝不苟的处理工作,等到全部结束,外面早已是华灯初上。

    万家灯火倒是照耀出了烟火气。

    一路行驶回到了老宅,费老太太期待的看向他的身后,没有等到自己想见的人,微微愣神,可看到自家孙子脸色并不太好,也没追问,笑着说道:“回来了,这些都是你爱吃的饭菜,快去洗手来尝尝看。”

    费云沉皱了皱眉,不太明白苏晚心的意思:“你说什么?”

    “你还装傻?你房间里的报纸哪儿来的?你为什么要去调查我?”

    费云沉想到自己留在那儿的东西,犹豫了片刻,解释道:“我看到你背后的伤疤,只是好奇”

    “你以为你是谁!”苏晚心毫不犹豫的打断了费云沉的话,冷冷的道,“你一个被包养的拿钱办事就够了,偏偏要多管闲事做什么!你凭什么啊费云沉?”

    五年前的事情触碰到了苏晚心的逆鳞,所有尖酸刻薄的话语脱口而出。

    电话两端因为这句脱口而出的话而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你就是这么看待我的?”

    费云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低沉着嗓音沉沉的问道,外面的公司员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待在茶水间里,大气都不敢喘。

    苏晚心当然知道自己的话说重了,可脱口而出的话没办法收回。

    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苏晚心的回答,费云沉一颗心渐渐的沉了下去,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原来那么久了自己在她的心中,依旧只是这样的角色。

    “我现在不想跟你吵架。”

    苏晚心僵硬的坐在沙发上,手脚冰凉,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还不等费云沉回答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要是再交谈下去,她担心自己说出什么更过分的话赖。

    昨天晚上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面还历历在目,现在就变成了这样的局势。

    “叮铃铃——”

    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费云沉惊喜的拿起手机,却在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刻,惊喜转瞬即逝。

    “奶奶,怎么了?”

    费云沉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心累的按揉着太阳穴的位置,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至于太疲惫。

    但是费老太太毕竟是经历半生的女人,一瞬间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云沉啊,怎么了?工作太累了吗?”

    “算是吧。”

    “还问我什么事情,你什么时候把我的孙媳妇儿带回来让奶奶看看!”

    费老太太一想到自己的孙媳妇儿和重孙子就高兴的不得了,老人家一直期盼着一家团聚的时候,但是费云沉却迟迟不动身。

    费云沉猛然间想到上次的确是答应过带回家吃饭,但是现在,刚刚吵架的两人,他怎么可能低下头去邀请苏晚心一起回家?

    思索许久后方才说道:“奶奶,今晚我回家吃饭。”

    “不带我的乖孙子吗?”

    “到时候看吧。”费云沉嗓音沉沉的回答。

    费老太太满心欢喜的挂断了电话,连忙吩咐下人多做几道费云沉爱吃的饭菜。

    费云沉手里紧紧攥着手机,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泛白,望着大楼底下的车水马龙,让人有一瞬间的晃神。

    不管私事多么的焦头烂额,却能够立刻回到工作状态,费云沉一丝不苟的处理工作,等到全部结束,外面早已是华灯初上。

    万家灯火倒是照耀出了烟火气。

    一路行驶回到了老宅,费老太太期待的看向他的身后,没有等到自己想见的人,微微愣神,可看到自家孙子脸色并不太好,也没追问,笑着说道:“回来了,这些都是你爱吃的饭菜,快去洗手来尝尝看。”

    费云沉皱了皱眉,不太明白苏晚心的意思:“你说什么?”

    “你还装傻?你房间里的报纸哪儿来的?你为什么要去调查我?”

    费云沉想到自己留在那儿的东西,犹豫了片刻,解释道:“我看到你背后的伤疤,只是好奇”

    “你以为你是谁!”苏晚心毫不犹豫的打断了费云沉的话,冷冷的道,“你一个被包养的拿钱办事就够了,偏偏要多管闲事做什么!你凭什么啊费云沉?”

    五年前的事情触碰到了苏晚心的逆鳞,所有尖酸刻薄的话语脱口而出。

    电话两端因为这句脱口而出的话而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你就是这么看待我的?”

    费云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低沉着嗓音沉沉的问道,外面的公司员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待在茶水间里,大气都不敢喘。

    苏晚心当然知道自己的话说重了,可脱口而出的话没办法收回。

    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苏晚心的回答,费云沉一颗心渐渐的沉了下去,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原来那么久了自己在她的心中,依旧只是这样的角色。

    “我现在不想跟你吵架。”

    苏晚心僵硬的坐在沙发上,手脚冰凉,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还不等费云沉回答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要是再交谈下去,她担心自己说出什么更过分的话赖。

    昨天晚上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面还历历在目,现在就变成了这样的局势。

    “叮铃铃——”

    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费云沉惊喜的拿起手机,却在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刻,惊喜转瞬即逝。

    “奶奶,怎么了?”

    费云沉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心累的按揉着太阳穴的位置,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至于太疲惫。

    但是费老太太毕竟是经历半生的女人,一瞬间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云沉啊,怎么了?工作太累了吗?”

    “算是吧。”

    “还问我什么事情,你什么时候把我的孙媳妇儿带回来让奶奶看看!”

    费老太太一想到自己的孙媳妇儿和重孙子就高兴的不得了,老人家一直期盼着一家团聚的时候,但是费云沉却迟迟不动身。

    费云沉猛然间想到上次的确是答应过带回家吃饭,但是现在,刚刚吵架的两人,他怎么可能低下头去邀请苏晚心一起回家?

    思索许久后方才说道:“奶奶,今晚我回家吃饭。”

    “不带我的乖孙子吗?”

    “到时候看吧。”费云沉嗓音沉沉的回答。

    费老太太满心欢喜的挂断了电话,连忙吩咐下人多做几道费云沉爱吃的饭菜。

    费云沉手里紧紧攥着手机,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泛白,望着大楼底下的车水马龙,让人有一瞬间的晃神。

    不管私事多么的焦头烂额,却能够立刻回到工作状态,费云沉一丝不苟的处理工作,等到全部结束,外面早已是华灯初上。

    万家灯火倒是照耀出了烟火气。

    一路行驶回到了老宅,费老太太期待的看向他的身后,没有等到自己想见的人,微微愣神,可看到自家孙子脸色并不太好,也没追问,笑着说道:“回来了,这些都是你爱吃的饭菜,快去洗手来尝尝看。”

    费云沉皱了皱眉,不太明白苏晚心的意思:“你说什么?”

    “你还装傻?你房间里的报纸哪儿来的?你为什么要去调查我?”

    费云沉想到自己留在那儿的东西,犹豫了片刻,解释道:“我看到你背后的伤疤,只是好奇”

    “你以为你是谁!”苏晚心毫不犹豫的打断了费云沉的话,冷冷的道,“你一个被包养的拿钱办事就够了,偏偏要多管闲事做什么!你凭什么啊费云沉?”

    五年前的事情触碰到了苏晚心的逆鳞,所有尖酸刻薄的话语脱口而出。

    电话两端因为这句脱口而出的话而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你就是这么看待我的?”

    费云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低沉着嗓音沉沉的问道,外面的公司员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待在茶水间里,大气都不敢喘。

    苏晚心当然知道自己的话说重了,可脱口而出的话没办法收回。

    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苏晚心的回答,费云沉一颗心渐渐的沉了下去,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原来那么久了自己在她的心中,依旧只是这样的角色。

    “我现在不想跟你吵架。”

    苏晚心僵硬的坐在沙发上,手脚冰凉,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还不等费云沉回答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要是再交谈下去,她担心自己说出什么更过分的话赖。

    昨天晚上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面还历历在目,现在就变成了这样的局势。

    “叮铃铃——”

    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费云沉惊喜的拿起手机,却在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刻,惊喜转瞬即逝。

    “奶奶,怎么了?”

    费云沉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心累的按揉着太阳穴的位置,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至于太疲惫。

    但是费老太太毕竟是经历半生的女人,一瞬间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云沉啊,怎么了?工作太累了吗?”

    “算是吧。”

    “还问我什么事情,你什么时候把我的孙媳妇儿带回来让奶奶看看!”

    费老太太一想到自己的孙媳妇儿和重孙子就高兴的不得了,老人家一直期盼着一家团聚的时候,但是费云沉却迟迟不动身。

    费云沉猛然间想到上次的确是答应过带回家吃饭,但是现在,刚刚吵架的两人,他怎么可能低下头去邀请苏晚心一起回家?

    思索许久后方才说道:“奶奶,今晚我回家吃饭。”

    “不带我的乖孙子吗?”

    “到时候看吧。”费云沉嗓音沉沉的回答。

    费老太太满心欢喜的挂断了电话,连忙吩咐下人多做几道费云沉爱吃的饭菜。

    费云沉手里紧紧攥着手机,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泛白,望着大楼底下的车水马龙,让人有一瞬间的晃神。

    不管私事多么的焦头烂额,却能够立刻回到工作状态,费云沉一丝不苟的处理工作,等到全部结束,外面早已是华灯初上。

    万家灯火倒是照耀出了烟火气。

    一路行驶回到了老宅,费老太太期待的看向他的身后,没有等到自己想见的人,微微愣神,可看到自家孙子脸色并不太好,也没追问,笑着说道:“回来了,这些都是你爱吃的饭菜,快去洗手来尝尝看。”

    费云沉皱了皱眉,不太明白苏晚心的意思:“你说什么?”

    “你还装傻?你房间里的报纸哪儿来的?你为什么要去调查我?”

    费云沉想到自己留在那儿的东西,犹豫了片刻,解释道:“我看到你背后的伤疤,只是好奇”

    “你以为你是谁!”苏晚心毫不犹豫的打断了费云沉的话,冷冷的道,“你一个被包养的拿钱办事就够了,偏偏要多管闲事做什么!你凭什么啊费云沉?”

    五年前的事情触碰到了苏晚心的逆鳞,所有尖酸刻薄的话语脱口而出。

    电话两端因为这句脱口而出的话而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你就是这么看待我的?”

    费云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低沉着嗓音沉沉的问道,外面的公司员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待在茶水间里,大气都不敢喘。

    苏晚心当然知道自己的话说重了,可脱口而出的话没办法收回。

    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苏晚心的回答,费云沉一颗心渐渐的沉了下去,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原来那么久了自己在她的心中,依旧只是这样的角色。

    “我现在不想跟你吵架。”

    苏晚心僵硬的坐在沙发上,手脚冰凉,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还不等费云沉回答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要是再交谈下去,她担心自己说出什么更过分的话赖。

    昨天晚上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面还历历在目,现在就变成了这样的局势。

    “叮铃铃——”

    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费云沉惊喜的拿起手机,却在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刻,惊喜转瞬即逝。

    “奶奶,怎么了?”

    费云沉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心累的按揉着太阳穴的位置,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至于太疲惫。

    但是费老太太毕竟是经历半生的女人,一瞬间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云沉啊,怎么了?工作太累了吗?”

    “算是吧。”

    “还问我什么事情,你什么时候把我的孙媳妇儿带回来让奶奶看看!”

    费老太太一想到自己的孙媳妇儿和重孙子就高兴的不得了,老人家一直期盼着一家团聚的时候,但是费云沉却迟迟不动身。

    费云沉猛然间想到上次的确是答应过带回家吃饭,但是现在,刚刚吵架的两人,他怎么可能低下头去邀请苏晚心一起回家?

    思索许久后方才说道:“奶奶,今晚我回家吃饭。”

    “不带我的乖孙子吗?”

    “到时候看吧。”费云沉嗓音沉沉的回答。

    费老太太满心欢喜的挂断了电话,连忙吩咐下人多做几道费云沉爱吃的饭菜。

    费云沉手里紧紧攥着手机,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泛白,望着大楼底下的车水马龙,让人有一瞬间的晃神。

    不管私事多么的焦头烂额,却能够立刻回到工作状态,费云沉一丝不苟的处理工作,等到全部结束,外面早已是华灯初上。

    万家灯火倒是照耀出了烟火气。

    一路行驶回到了老宅,费老太太期待的看向他的身后,没有等到自己想见的人,微微愣神,可看到自家孙子脸色并不太好,也没追问,笑着说道:“回来了,这些都是你爱吃的饭菜,快去洗手来尝尝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