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言情 > 天价妈咪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54章 为什么要调查我

第54章 为什么要调查我

推荐阅读: 至尊神医   霸占诸天   医妻三嫁   世界首富之我是股神   超品兵王在都市   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   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   一切从锦衣卫开始   魏晋干饭人   大英公务员   叶辰萧初然   贞观悍婿   傻子医仙   逍遥小渔夫   末日从噩梦开始   仙穹彼岸   警察陆令   一剑绝世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小水一跳,苏晚心警惕的盯着小水,刚才小水没有回应,她还以为小水出去买菜了。

    “我我是看房间里有没有需要收拾的地方。”

    小水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脑筋在飞速的运转,尴尬的笑了笑就想要向外走去,没想到却被苏晚心拦住了去路。

    “费云沉的书房从来不让你打扫,你不知道?”苏晚心一眼就看穿了小水的谎话,毫不留情的拆穿道,“说,你到底是做什么!不然,我们就得去警察局走一趟了。”

    书房桌上明显被移动过的文件位置,就能够看出小水的谎言。

    “我我我真不是我自己的意思,我也是没办法,”小水一看瞒不过去了,“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泪眼婆娑的恳求道,“是是有人给我钱让我做这么做的!”

    “做什么?”

    苏晚心居高临下的望着小水,丝毫不为她的眼泪所动容,语气冰冷毫不留情。

    “是是调查你的把柄,还有顺便调查先生的身份,我发誓我说的都是实话!”

    小水连连保证,生怕苏晚心不信任,心脏狂跳。

    苏晚心听到这个消息如同遭遇了晴天霹雳一般,调查她的把柄?是谁?竟然还要调查费云沉的身份,难道说,有人在暗中窥探她的生活?

    想到这里,苏晚心就忍不住的恶寒,总感觉周围有无数双眼睛在紧紧的盯着自己。

    “查到什么了?”

    苏晚心其实也好奇费云沉的身份,相处的时间越长,越觉得费云沉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可若是自己找人查,又觉得总有些过不去,成为一家人就应该彼此信任不是吗,况且费云沉也从未追问过自己的事情。

    可是说不定小水这儿,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小水支支吾吾半天,终于还是抵不住苏晚心的逼问,这才小心翼翼的从围裙里拿出一张折叠着的报纸:“这几天我一直借着打扫的名义到处明察暗访,只找到了这张报纸。”

    小水试探性的看了一眼苏晚心,苏晚心疑惑的打开报纸,醒目的标题让她仿佛被一桶冰水从头到脚的浇灌下来一般。

    “苏家大小姐找公关,出轨被抓现行后精神病发作!”

    巨大的社会板块,清清楚楚的写着五年前发生的一切,苏晚心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着,五年前发生的一切似乎历历在目。

    “你是,从哪里找到这张报纸的?”

    苏晚心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但实际上她的心里早已经是惊涛海浪。

    “是从费先生的房间找到的。”

    “出去!”

    苏晚心现在不想看到任何人,费云沉?这个被她铭记于心的名字,竟然在背地里调查她?

    颤抖着手拿出电话,拨出熟悉的号码,正在开会的费云沉看到来电显示楞了一下,抬了抬手示意开会的全部休息。

    各个员工惊讶的看着自家老板,他们还是从来没有遇到中途休息的时候,难道出了什么事?

    “为什么要调查我?”

    苏晚心的声音苍凉,从电话那端传来,带着隐忍的怒气。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小水一跳,苏晚心警惕的盯着小水,刚才小水没有回应,她还以为小水出去买菜了。

    “我我是看房间里有没有需要收拾的地方。”

    小水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脑筋在飞速的运转,尴尬的笑了笑就想要向外走去,没想到却被苏晚心拦住了去路。

    “费云沉的书房从来不让你打扫,你不知道?”苏晚心一眼就看穿了小水的谎话,毫不留情的拆穿道,“说,你到底是做什么!不然,我们就得去警察局走一趟了。”

    书房桌上明显被移动过的文件位置,就能够看出小水的谎言。

    “我我我真不是我自己的意思,我也是没办法,”小水一看瞒不过去了,“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泪眼婆娑的恳求道,“是是有人给我钱让我做这么做的!”

    “做什么?”

    苏晚心居高临下的望着小水,丝毫不为她的眼泪所动容,语气冰冷毫不留情。

    “是是调查你的把柄,还有顺便调查先生的身份,我发誓我说的都是实话!”

    小水连连保证,生怕苏晚心不信任,心脏狂跳。

    苏晚心听到这个消息如同遭遇了晴天霹雳一般,调查她的把柄?是谁?竟然还要调查费云沉的身份,难道说,有人在暗中窥探她的生活?

    想到这里,苏晚心就忍不住的恶寒,总感觉周围有无数双眼睛在紧紧的盯着自己。

    “查到什么了?”

    苏晚心其实也好奇费云沉的身份,相处的时间越长,越觉得费云沉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可若是自己找人查,又觉得总有些过不去,成为一家人就应该彼此信任不是吗,况且费云沉也从未追问过自己的事情。

    可是说不定小水这儿,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小水支支吾吾半天,终于还是抵不住苏晚心的逼问,这才小心翼翼的从围裙里拿出一张折叠着的报纸:“这几天我一直借着打扫的名义到处明察暗访,只找到了这张报纸。”

    小水试探性的看了一眼苏晚心,苏晚心疑惑的打开报纸,醒目的标题让她仿佛被一桶冰水从头到脚的浇灌下来一般。

    “苏家大小姐找公关,出轨被抓现行后精神病发作!”

    巨大的社会板块,清清楚楚的写着五年前发生的一切,苏晚心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着,五年前发生的一切似乎历历在目。

    “你是,从哪里找到这张报纸的?”

    苏晚心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但实际上她的心里早已经是惊涛海浪。

    “是从费先生的房间找到的。”

    “出去!”

    苏晚心现在不想看到任何人,费云沉?这个被她铭记于心的名字,竟然在背地里调查她?

    颤抖着手拿出电话,拨出熟悉的号码,正在开会的费云沉看到来电显示楞了一下,抬了抬手示意开会的全部休息。

    各个员工惊讶的看着自家老板,他们还是从来没有遇到中途休息的时候,难道出了什么事?

    “为什么要调查我?”

    苏晚心的声音苍凉,从电话那端传来,带着隐忍的怒气。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小水一跳,苏晚心警惕的盯着小水,刚才小水没有回应,她还以为小水出去买菜了。

    “我我是看房间里有没有需要收拾的地方。”

    小水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脑筋在飞速的运转,尴尬的笑了笑就想要向外走去,没想到却被苏晚心拦住了去路。

    “费云沉的书房从来不让你打扫,你不知道?”苏晚心一眼就看穿了小水的谎话,毫不留情的拆穿道,“说,你到底是做什么!不然,我们就得去警察局走一趟了。”

    书房桌上明显被移动过的文件位置,就能够看出小水的谎言。

    “我我我真不是我自己的意思,我也是没办法,”小水一看瞒不过去了,“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泪眼婆娑的恳求道,“是是有人给我钱让我做这么做的!”

    “做什么?”

    苏晚心居高临下的望着小水,丝毫不为她的眼泪所动容,语气冰冷毫不留情。

    “是是调查你的把柄,还有顺便调查先生的身份,我发誓我说的都是实话!”

    小水连连保证,生怕苏晚心不信任,心脏狂跳。

    苏晚心听到这个消息如同遭遇了晴天霹雳一般,调查她的把柄?是谁?竟然还要调查费云沉的身份,难道说,有人在暗中窥探她的生活?

    想到这里,苏晚心就忍不住的恶寒,总感觉周围有无数双眼睛在紧紧的盯着自己。

    “查到什么了?”

    苏晚心其实也好奇费云沉的身份,相处的时间越长,越觉得费云沉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可若是自己找人查,又觉得总有些过不去,成为一家人就应该彼此信任不是吗,况且费云沉也从未追问过自己的事情。

    可是说不定小水这儿,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小水支支吾吾半天,终于还是抵不住苏晚心的逼问,这才小心翼翼的从围裙里拿出一张折叠着的报纸:“这几天我一直借着打扫的名义到处明察暗访,只找到了这张报纸。”

    小水试探性的看了一眼苏晚心,苏晚心疑惑的打开报纸,醒目的标题让她仿佛被一桶冰水从头到脚的浇灌下来一般。

    “苏家大小姐找公关,出轨被抓现行后精神病发作!”

    巨大的社会板块,清清楚楚的写着五年前发生的一切,苏晚心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着,五年前发生的一切似乎历历在目。

    “你是,从哪里找到这张报纸的?”

    苏晚心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但实际上她的心里早已经是惊涛海浪。

    “是从费先生的房间找到的。”

    “出去!”

    苏晚心现在不想看到任何人,费云沉?这个被她铭记于心的名字,竟然在背地里调查她?

    颤抖着手拿出电话,拨出熟悉的号码,正在开会的费云沉看到来电显示楞了一下,抬了抬手示意开会的全部休息。

    各个员工惊讶的看着自家老板,他们还是从来没有遇到中途休息的时候,难道出了什么事?

    “为什么要调查我?”

    苏晚心的声音苍凉,从电话那端传来,带着隐忍的怒气。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小水一跳,苏晚心警惕的盯着小水,刚才小水没有回应,她还以为小水出去买菜了。

    “我我是看房间里有没有需要收拾的地方。”

    小水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脑筋在飞速的运转,尴尬的笑了笑就想要向外走去,没想到却被苏晚心拦住了去路。

    “费云沉的书房从来不让你打扫,你不知道?”苏晚心一眼就看穿了小水的谎话,毫不留情的拆穿道,“说,你到底是做什么!不然,我们就得去警察局走一趟了。”

    书房桌上明显被移动过的文件位置,就能够看出小水的谎言。

    “我我我真不是我自己的意思,我也是没办法,”小水一看瞒不过去了,“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泪眼婆娑的恳求道,“是是有人给我钱让我做这么做的!”

    “做什么?”

    苏晚心居高临下的望着小水,丝毫不为她的眼泪所动容,语气冰冷毫不留情。

    “是是调查你的把柄,还有顺便调查先生的身份,我发誓我说的都是实话!”

    小水连连保证,生怕苏晚心不信任,心脏狂跳。

    苏晚心听到这个消息如同遭遇了晴天霹雳一般,调查她的把柄?是谁?竟然还要调查费云沉的身份,难道说,有人在暗中窥探她的生活?

    想到这里,苏晚心就忍不住的恶寒,总感觉周围有无数双眼睛在紧紧的盯着自己。

    “查到什么了?”

    苏晚心其实也好奇费云沉的身份,相处的时间越长,越觉得费云沉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可若是自己找人查,又觉得总有些过不去,成为一家人就应该彼此信任不是吗,况且费云沉也从未追问过自己的事情。

    可是说不定小水这儿,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小水支支吾吾半天,终于还是抵不住苏晚心的逼问,这才小心翼翼的从围裙里拿出一张折叠着的报纸:“这几天我一直借着打扫的名义到处明察暗访,只找到了这张报纸。”

    小水试探性的看了一眼苏晚心,苏晚心疑惑的打开报纸,醒目的标题让她仿佛被一桶冰水从头到脚的浇灌下来一般。

    “苏家大小姐找公关,出轨被抓现行后精神病发作!”

    巨大的社会板块,清清楚楚的写着五年前发生的一切,苏晚心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着,五年前发生的一切似乎历历在目。

    “你是,从哪里找到这张报纸的?”

    苏晚心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但实际上她的心里早已经是惊涛海浪。

    “是从费先生的房间找到的。”

    “出去!”

    苏晚心现在不想看到任何人,费云沉?这个被她铭记于心的名字,竟然在背地里调查她?

    颤抖着手拿出电话,拨出熟悉的号码,正在开会的费云沉看到来电显示楞了一下,抬了抬手示意开会的全部休息。

    各个员工惊讶的看着自家老板,他们还是从来没有遇到中途休息的时候,难道出了什么事?

    “为什么要调查我?”

    苏晚心的声音苍凉,从电话那端传来,带着隐忍的怒气。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小水一跳,苏晚心警惕的盯着小水,刚才小水没有回应,她还以为小水出去买菜了。

    “我我是看房间里有没有需要收拾的地方。”

    小水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脑筋在飞速的运转,尴尬的笑了笑就想要向外走去,没想到却被苏晚心拦住了去路。

    “费云沉的书房从来不让你打扫,你不知道?”苏晚心一眼就看穿了小水的谎话,毫不留情的拆穿道,“说,你到底是做什么!不然,我们就得去警察局走一趟了。”

    书房桌上明显被移动过的文件位置,就能够看出小水的谎言。

    “我我我真不是我自己的意思,我也是没办法,”小水一看瞒不过去了,“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泪眼婆娑的恳求道,“是是有人给我钱让我做这么做的!”

    “做什么?”

    苏晚心居高临下的望着小水,丝毫不为她的眼泪所动容,语气冰冷毫不留情。

    “是是调查你的把柄,还有顺便调查先生的身份,我发誓我说的都是实话!”

    小水连连保证,生怕苏晚心不信任,心脏狂跳。

    苏晚心听到这个消息如同遭遇了晴天霹雳一般,调查她的把柄?是谁?竟然还要调查费云沉的身份,难道说,有人在暗中窥探她的生活?

    想到这里,苏晚心就忍不住的恶寒,总感觉周围有无数双眼睛在紧紧的盯着自己。

    “查到什么了?”

    苏晚心其实也好奇费云沉的身份,相处的时间越长,越觉得费云沉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可若是自己找人查,又觉得总有些过不去,成为一家人就应该彼此信任不是吗,况且费云沉也从未追问过自己的事情。

    可是说不定小水这儿,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小水支支吾吾半天,终于还是抵不住苏晚心的逼问,这才小心翼翼的从围裙里拿出一张折叠着的报纸:“这几天我一直借着打扫的名义到处明察暗访,只找到了这张报纸。”

    小水试探性的看了一眼苏晚心,苏晚心疑惑的打开报纸,醒目的标题让她仿佛被一桶冰水从头到脚的浇灌下来一般。

    “苏家大小姐找公关,出轨被抓现行后精神病发作!”

    巨大的社会板块,清清楚楚的写着五年前发生的一切,苏晚心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着,五年前发生的一切似乎历历在目。

    “你是,从哪里找到这张报纸的?”

    苏晚心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但实际上她的心里早已经是惊涛海浪。

    “是从费先生的房间找到的。”

    “出去!”

    苏晚心现在不想看到任何人,费云沉?这个被她铭记于心的名字,竟然在背地里调查她?

    颤抖着手拿出电话,拨出熟悉的号码,正在开会的费云沉看到来电显示楞了一下,抬了抬手示意开会的全部休息。

    各个员工惊讶的看着自家老板,他们还是从来没有遇到中途休息的时候,难道出了什么事?

    “为什么要调查我?”

    苏晚心的声音苍凉,从电话那端传来,带着隐忍的怒气。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小水一跳,苏晚心警惕的盯着小水,刚才小水没有回应,她还以为小水出去买菜了。

    “我我是看房间里有没有需要收拾的地方。”

    小水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脑筋在飞速的运转,尴尬的笑了笑就想要向外走去,没想到却被苏晚心拦住了去路。

    “费云沉的书房从来不让你打扫,你不知道?”苏晚心一眼就看穿了小水的谎话,毫不留情的拆穿道,“说,你到底是做什么!不然,我们就得去警察局走一趟了。”

    书房桌上明显被移动过的文件位置,就能够看出小水的谎言。

    “我我我真不是我自己的意思,我也是没办法,”小水一看瞒不过去了,“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泪眼婆娑的恳求道,“是是有人给我钱让我做这么做的!”

    “做什么?”

    苏晚心居高临下的望着小水,丝毫不为她的眼泪所动容,语气冰冷毫不留情。

    “是是调查你的把柄,还有顺便调查先生的身份,我发誓我说的都是实话!”

    小水连连保证,生怕苏晚心不信任,心脏狂跳。

    苏晚心听到这个消息如同遭遇了晴天霹雳一般,调查她的把柄?是谁?竟然还要调查费云沉的身份,难道说,有人在暗中窥探她的生活?

    想到这里,苏晚心就忍不住的恶寒,总感觉周围有无数双眼睛在紧紧的盯着自己。

    “查到什么了?”

    苏晚心其实也好奇费云沉的身份,相处的时间越长,越觉得费云沉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可若是自己找人查,又觉得总有些过不去,成为一家人就应该彼此信任不是吗,况且费云沉也从未追问过自己的事情。

    可是说不定小水这儿,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小水支支吾吾半天,终于还是抵不住苏晚心的逼问,这才小心翼翼的从围裙里拿出一张折叠着的报纸:“这几天我一直借着打扫的名义到处明察暗访,只找到了这张报纸。”

    小水试探性的看了一眼苏晚心,苏晚心疑惑的打开报纸,醒目的标题让她仿佛被一桶冰水从头到脚的浇灌下来一般。

    “苏家大小姐找公关,出轨被抓现行后精神病发作!”

    巨大的社会板块,清清楚楚的写着五年前发生的一切,苏晚心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着,五年前发生的一切似乎历历在目。

    “你是,从哪里找到这张报纸的?”

    苏晚心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但实际上她的心里早已经是惊涛海浪。

    “是从费先生的房间找到的。”

    “出去!”

    苏晚心现在不想看到任何人,费云沉?这个被她铭记于心的名字,竟然在背地里调查她?

    颤抖着手拿出电话,拨出熟悉的号码,正在开会的费云沉看到来电显示楞了一下,抬了抬手示意开会的全部休息。

    各个员工惊讶的看着自家老板,他们还是从来没有遇到中途休息的时候,难道出了什么事?

    “为什么要调查我?”

    苏晚心的声音苍凉,从电话那端传来,带着隐忍的怒气。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小水一跳,苏晚心警惕的盯着小水,刚才小水没有回应,她还以为小水出去买菜了。

    “我我是看房间里有没有需要收拾的地方。”

    小水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脑筋在飞速的运转,尴尬的笑了笑就想要向外走去,没想到却被苏晚心拦住了去路。

    “费云沉的书房从来不让你打扫,你不知道?”苏晚心一眼就看穿了小水的谎话,毫不留情的拆穿道,“说,你到底是做什么!不然,我们就得去警察局走一趟了。”

    书房桌上明显被移动过的文件位置,就能够看出小水的谎言。

    “我我我真不是我自己的意思,我也是没办法,”小水一看瞒不过去了,“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泪眼婆娑的恳求道,“是是有人给我钱让我做这么做的!”

    “做什么?”

    苏晚心居高临下的望着小水,丝毫不为她的眼泪所动容,语气冰冷毫不留情。

    “是是调查你的把柄,还有顺便调查先生的身份,我发誓我说的都是实话!”

    小水连连保证,生怕苏晚心不信任,心脏狂跳。

    苏晚心听到这个消息如同遭遇了晴天霹雳一般,调查她的把柄?是谁?竟然还要调查费云沉的身份,难道说,有人在暗中窥探她的生活?

    想到这里,苏晚心就忍不住的恶寒,总感觉周围有无数双眼睛在紧紧的盯着自己。

    “查到什么了?”

    苏晚心其实也好奇费云沉的身份,相处的时间越长,越觉得费云沉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可若是自己找人查,又觉得总有些过不去,成为一家人就应该彼此信任不是吗,况且费云沉也从未追问过自己的事情。

    可是说不定小水这儿,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小水支支吾吾半天,终于还是抵不住苏晚心的逼问,这才小心翼翼的从围裙里拿出一张折叠着的报纸:“这几天我一直借着打扫的名义到处明察暗访,只找到了这张报纸。”

    小水试探性的看了一眼苏晚心,苏晚心疑惑的打开报纸,醒目的标题让她仿佛被一桶冰水从头到脚的浇灌下来一般。

    “苏家大小姐找公关,出轨被抓现行后精神病发作!”

    巨大的社会板块,清清楚楚的写着五年前发生的一切,苏晚心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着,五年前发生的一切似乎历历在目。

    “你是,从哪里找到这张报纸的?”

    苏晚心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但实际上她的心里早已经是惊涛海浪。

    “是从费先生的房间找到的。”

    “出去!”

    苏晚心现在不想看到任何人,费云沉?这个被她铭记于心的名字,竟然在背地里调查她?

    颤抖着手拿出电话,拨出熟悉的号码,正在开会的费云沉看到来电显示楞了一下,抬了抬手示意开会的全部休息。

    各个员工惊讶的看着自家老板,他们还是从来没有遇到中途休息的时候,难道出了什么事?

    “为什么要调查我?”

    苏晚心的声音苍凉,从电话那端传来,带着隐忍的怒气。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小水一跳,苏晚心警惕的盯着小水,刚才小水没有回应,她还以为小水出去买菜了。

    “我我是看房间里有没有需要收拾的地方。”

    小水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脑筋在飞速的运转,尴尬的笑了笑就想要向外走去,没想到却被苏晚心拦住了去路。

    “费云沉的书房从来不让你打扫,你不知道?”苏晚心一眼就看穿了小水的谎话,毫不留情的拆穿道,“说,你到底是做什么!不然,我们就得去警察局走一趟了。”

    书房桌上明显被移动过的文件位置,就能够看出小水的谎言。

    “我我我真不是我自己的意思,我也是没办法,”小水一看瞒不过去了,“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泪眼婆娑的恳求道,“是是有人给我钱让我做这么做的!”

    “做什么?”

    苏晚心居高临下的望着小水,丝毫不为她的眼泪所动容,语气冰冷毫不留情。

    “是是调查你的把柄,还有顺便调查先生的身份,我发誓我说的都是实话!”

    小水连连保证,生怕苏晚心不信任,心脏狂跳。

    苏晚心听到这个消息如同遭遇了晴天霹雳一般,调查她的把柄?是谁?竟然还要调查费云沉的身份,难道说,有人在暗中窥探她的生活?

    想到这里,苏晚心就忍不住的恶寒,总感觉周围有无数双眼睛在紧紧的盯着自己。

    “查到什么了?”

    苏晚心其实也好奇费云沉的身份,相处的时间越长,越觉得费云沉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可若是自己找人查,又觉得总有些过不去,成为一家人就应该彼此信任不是吗,况且费云沉也从未追问过自己的事情。

    可是说不定小水这儿,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小水支支吾吾半天,终于还是抵不住苏晚心的逼问,这才小心翼翼的从围裙里拿出一张折叠着的报纸:“这几天我一直借着打扫的名义到处明察暗访,只找到了这张报纸。”

    小水试探性的看了一眼苏晚心,苏晚心疑惑的打开报纸,醒目的标题让她仿佛被一桶冰水从头到脚的浇灌下来一般。

    “苏家大小姐找公关,出轨被抓现行后精神病发作!”

    巨大的社会板块,清清楚楚的写着五年前发生的一切,苏晚心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着,五年前发生的一切似乎历历在目。

    “你是,从哪里找到这张报纸的?”

    苏晚心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但实际上她的心里早已经是惊涛海浪。

    “是从费先生的房间找到的。”

    “出去!”

    苏晚心现在不想看到任何人,费云沉?这个被她铭记于心的名字,竟然在背地里调查她?

    颤抖着手拿出电话,拨出熟悉的号码,正在开会的费云沉看到来电显示楞了一下,抬了抬手示意开会的全部休息。

    各个员工惊讶的看着自家老板,他们还是从来没有遇到中途休息的时候,难道出了什么事?

    “为什么要调查我?”

    苏晚心的声音苍凉,从电话那端传来,带着隐忍的怒气。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小水一跳,苏晚心警惕的盯着小水,刚才小水没有回应,她还以为小水出去买菜了。

    “我我是看房间里有没有需要收拾的地方。”

    小水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脑筋在飞速的运转,尴尬的笑了笑就想要向外走去,没想到却被苏晚心拦住了去路。

    “费云沉的书房从来不让你打扫,你不知道?”苏晚心一眼就看穿了小水的谎话,毫不留情的拆穿道,“说,你到底是做什么!不然,我们就得去警察局走一趟了。”

    书房桌上明显被移动过的文件位置,就能够看出小水的谎言。

    “我我我真不是我自己的意思,我也是没办法,”小水一看瞒不过去了,“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泪眼婆娑的恳求道,“是是有人给我钱让我做这么做的!”

    “做什么?”

    苏晚心居高临下的望着小水,丝毫不为她的眼泪所动容,语气冰冷毫不留情。

    “是是调查你的把柄,还有顺便调查先生的身份,我发誓我说的都是实话!”

    小水连连保证,生怕苏晚心不信任,心脏狂跳。

    苏晚心听到这个消息如同遭遇了晴天霹雳一般,调查她的把柄?是谁?竟然还要调查费云沉的身份,难道说,有人在暗中窥探她的生活?

    想到这里,苏晚心就忍不住的恶寒,总感觉周围有无数双眼睛在紧紧的盯着自己。

    “查到什么了?”

    苏晚心其实也好奇费云沉的身份,相处的时间越长,越觉得费云沉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可若是自己找人查,又觉得总有些过不去,成为一家人就应该彼此信任不是吗,况且费云沉也从未追问过自己的事情。

    可是说不定小水这儿,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小水支支吾吾半天,终于还是抵不住苏晚心的逼问,这才小心翼翼的从围裙里拿出一张折叠着的报纸:“这几天我一直借着打扫的名义到处明察暗访,只找到了这张报纸。”

    小水试探性的看了一眼苏晚心,苏晚心疑惑的打开报纸,醒目的标题让她仿佛被一桶冰水从头到脚的浇灌下来一般。

    “苏家大小姐找公关,出轨被抓现行后精神病发作!”

    巨大的社会板块,清清楚楚的写着五年前发生的一切,苏晚心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着,五年前发生的一切似乎历历在目。

    “你是,从哪里找到这张报纸的?”

    苏晚心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但实际上她的心里早已经是惊涛海浪。

    “是从费先生的房间找到的。”

    “出去!”

    苏晚心现在不想看到任何人,费云沉?这个被她铭记于心的名字,竟然在背地里调查她?

    颤抖着手拿出电话,拨出熟悉的号码,正在开会的费云沉看到来电显示楞了一下,抬了抬手示意开会的全部休息。

    各个员工惊讶的看着自家老板,他们还是从来没有遇到中途休息的时候,难道出了什么事?

    “为什么要调查我?”

    苏晚心的声音苍凉,从电话那端传来,带着隐忍的怒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绝世小保安   大邺女帝   大邺女帝师   无上帝尊   致命热恋   剑尊   叶玄叶灵   一路高升   全军列阵   云若月楚玄辰   医道狂尊   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   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   警察陆令   龙婿陆凡   皓玉真仙   女总裁的超级兵王   叶君临   大荒扶妻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