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丢人现眼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林老爷子林平接到林雪苑偷跑相亲对象的消息,说林雪苑跟费云沉吵了起来,就赶忙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谁知刚进门就听到了费云沉那句话,更是吓得腿都软了,什么也没问直接冲过来就是一巴掌。

    “爸爸!”林雪苑被打的眼冒金星,等看清来人,眼泪刷的掉了下来。

    “丢人现眼!”林平看了一眼,转过头看着费云沉,满脸歉意。

    费云沉脸色阴沉:“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

    林平在商场打滚多年,是个人精,赶紧看向苏辞,蹲下身去:“抱歉小朋友,这位阿姨口无遮拦,你别生气了,爷爷给你买最好的玩具给你道歉。”

    “不用了,别让我妈咪生气就行。”苏辞语气硬邦邦的。

    这一家子还真是只顾着对方开心,林老爷子哭笑不得,只好又站起身看着苏晚心:“苏小姐,抱歉,小女被我宠坏了,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您,还望您大人大量。”

    苏晚心抿了抿唇,没说话。

    林老爷子眼珠子转了转:“我听说苏小姐收购了凯文集团,如今回国接手,后边肯定还会跟我们林家有所合作,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改日我一定带小女登门道歉。”

    凯文集团更新换代的事情在海城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林老爷子消息灵通,知道倒也不奇怪。

    苏晚心也不是得寸进尺的人,见林平一把年纪了还为林雪苑的事情卑躬屈膝的跟自己道歉,觉得有些可怜。

    虽然心里有些奇怪凯文集团的影响力还不至于让林老爷子如此忌惮,但也没多想,点点头:“算了。”

    林平千恩万谢,以示歉意包下了电影院让他们一家子好好安心看电影,带着林雪苑离开了。

    苏晚心好心情被消磨了大半,也不想看了,将电影票送给在门口等待的年轻人,叫上费云沉和苏辞回了家。

    坐在车上,苏晚心却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费云沉递过纸巾,她转头接过,笑着说了声谢谢。

    “感冒了?”费云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关心。

    苏晚心摇摇头:“大概是林雪苑骂我呢,没事。”

    话音刚落,她又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眼泪都快出来了。

    她这反应,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儿的样子,费云沉剑眉轻蹙:“到家吃药。”

    他从没真的关心过谁,苏晚心只是稍微打了两个喷嚏就让他神经骤然紧绷,这种情况让他自己都十分意外。

    苏辞饶有兴趣的把目光放在车窗外,心情却好极了,终于有人替他关心妈咪了,说不定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变成真正的一家三口。

    回到家中,秦瑶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苏晚心懒得拿手机,直接按了免提,对面立马传来秦瑶喋喋不休的声音:“苏晚心,你厉害啊?听咱儿子说你今天出去玩可嗨了,还带着你那便宜老公?咱儿子说你那便宜老公长得巨帅,怎样?今天一起出去约会,有没有擦出爱的火花?”

    林老爷子林平接到林雪苑偷跑相亲对象的消息,说林雪苑跟费云沉吵了起来,就赶忙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谁知刚进门就听到了费云沉那句话,更是吓得腿都软了,什么也没问直接冲过来就是一巴掌。

    “爸爸!”林雪苑被打的眼冒金星,等看清来人,眼泪刷的掉了下来。

    “丢人现眼!”林平看了一眼,转过头看着费云沉,满脸歉意。

    费云沉脸色阴沉:“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

    林平在商场打滚多年,是个人精,赶紧看向苏辞,蹲下身去:“抱歉小朋友,这位阿姨口无遮拦,你别生气了,爷爷给你买最好的玩具给你道歉。”

    “不用了,别让我妈咪生气就行。”苏辞语气硬邦邦的。

    这一家子还真是只顾着对方开心,林老爷子哭笑不得,只好又站起身看着苏晚心:“苏小姐,抱歉,小女被我宠坏了,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您,还望您大人大量。”

    苏晚心抿了抿唇,没说话。

    林老爷子眼珠子转了转:“我听说苏小姐收购了凯文集团,如今回国接手,后边肯定还会跟我们林家有所合作,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改日我一定带小女登门道歉。”

    凯文集团更新换代的事情在海城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林老爷子消息灵通,知道倒也不奇怪。

    苏晚心也不是得寸进尺的人,见林平一把年纪了还为林雪苑的事情卑躬屈膝的跟自己道歉,觉得有些可怜。

    虽然心里有些奇怪凯文集团的影响力还不至于让林老爷子如此忌惮,但也没多想,点点头:“算了。”

    林平千恩万谢,以示歉意包下了电影院让他们一家子好好安心看电影,带着林雪苑离开了。

    苏晚心好心情被消磨了大半,也不想看了,将电影票送给在门口等待的年轻人,叫上费云沉和苏辞回了家。

    坐在车上,苏晚心却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费云沉递过纸巾,她转头接过,笑着说了声谢谢。

    “感冒了?”费云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关心。

    苏晚心摇摇头:“大概是林雪苑骂我呢,没事。”

    话音刚落,她又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眼泪都快出来了。

    她这反应,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儿的样子,费云沉剑眉轻蹙:“到家吃药。”

    他从没真的关心过谁,苏晚心只是稍微打了两个喷嚏就让他神经骤然紧绷,这种情况让他自己都十分意外。

    苏辞饶有兴趣的把目光放在车窗外,心情却好极了,终于有人替他关心妈咪了,说不定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变成真正的一家三口。

    回到家中,秦瑶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苏晚心懒得拿手机,直接按了免提,对面立马传来秦瑶喋喋不休的声音:“苏晚心,你厉害啊?听咱儿子说你今天出去玩可嗨了,还带着你那便宜老公?咱儿子说你那便宜老公长得巨帅,怎样?今天一起出去约会,有没有擦出爱的火花?”

    林老爷子林平接到林雪苑偷跑相亲对象的消息,说林雪苑跟费云沉吵了起来,就赶忙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谁知刚进门就听到了费云沉那句话,更是吓得腿都软了,什么也没问直接冲过来就是一巴掌。

    “爸爸!”林雪苑被打的眼冒金星,等看清来人,眼泪刷的掉了下来。

    “丢人现眼!”林平看了一眼,转过头看着费云沉,满脸歉意。

    费云沉脸色阴沉:“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

    林平在商场打滚多年,是个人精,赶紧看向苏辞,蹲下身去:“抱歉小朋友,这位阿姨口无遮拦,你别生气了,爷爷给你买最好的玩具给你道歉。”

    “不用了,别让我妈咪生气就行。”苏辞语气硬邦邦的。

    这一家子还真是只顾着对方开心,林老爷子哭笑不得,只好又站起身看着苏晚心:“苏小姐,抱歉,小女被我宠坏了,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您,还望您大人大量。”

    苏晚心抿了抿唇,没说话。

    林老爷子眼珠子转了转:“我听说苏小姐收购了凯文集团,如今回国接手,后边肯定还会跟我们林家有所合作,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改日我一定带小女登门道歉。”

    凯文集团更新换代的事情在海城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林老爷子消息灵通,知道倒也不奇怪。

    苏晚心也不是得寸进尺的人,见林平一把年纪了还为林雪苑的事情卑躬屈膝的跟自己道歉,觉得有些可怜。

    虽然心里有些奇怪凯文集团的影响力还不至于让林老爷子如此忌惮,但也没多想,点点头:“算了。”

    林平千恩万谢,以示歉意包下了电影院让他们一家子好好安心看电影,带着林雪苑离开了。

    苏晚心好心情被消磨了大半,也不想看了,将电影票送给在门口等待的年轻人,叫上费云沉和苏辞回了家。

    坐在车上,苏晚心却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费云沉递过纸巾,她转头接过,笑着说了声谢谢。

    “感冒了?”费云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关心。

    苏晚心摇摇头:“大概是林雪苑骂我呢,没事。”

    话音刚落,她又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眼泪都快出来了。

    她这反应,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儿的样子,费云沉剑眉轻蹙:“到家吃药。”

    他从没真的关心过谁,苏晚心只是稍微打了两个喷嚏就让他神经骤然紧绷,这种情况让他自己都十分意外。

    苏辞饶有兴趣的把目光放在车窗外,心情却好极了,终于有人替他关心妈咪了,说不定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变成真正的一家三口。

    回到家中,秦瑶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苏晚心懒得拿手机,直接按了免提,对面立马传来秦瑶喋喋不休的声音:“苏晚心,你厉害啊?听咱儿子说你今天出去玩可嗨了,还带着你那便宜老公?咱儿子说你那便宜老公长得巨帅,怎样?今天一起出去约会,有没有擦出爱的火花?”

    林老爷子林平接到林雪苑偷跑相亲对象的消息,说林雪苑跟费云沉吵了起来,就赶忙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谁知刚进门就听到了费云沉那句话,更是吓得腿都软了,什么也没问直接冲过来就是一巴掌。

    “爸爸!”林雪苑被打的眼冒金星,等看清来人,眼泪刷的掉了下来。

    “丢人现眼!”林平看了一眼,转过头看着费云沉,满脸歉意。

    费云沉脸色阴沉:“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

    林平在商场打滚多年,是个人精,赶紧看向苏辞,蹲下身去:“抱歉小朋友,这位阿姨口无遮拦,你别生气了,爷爷给你买最好的玩具给你道歉。”

    “不用了,别让我妈咪生气就行。”苏辞语气硬邦邦的。

    这一家子还真是只顾着对方开心,林老爷子哭笑不得,只好又站起身看着苏晚心:“苏小姐,抱歉,小女被我宠坏了,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您,还望您大人大量。”

    苏晚心抿了抿唇,没说话。

    林老爷子眼珠子转了转:“我听说苏小姐收购了凯文集团,如今回国接手,后边肯定还会跟我们林家有所合作,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改日我一定带小女登门道歉。”

    凯文集团更新换代的事情在海城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林老爷子消息灵通,知道倒也不奇怪。

    苏晚心也不是得寸进尺的人,见林平一把年纪了还为林雪苑的事情卑躬屈膝的跟自己道歉,觉得有些可怜。

    虽然心里有些奇怪凯文集团的影响力还不至于让林老爷子如此忌惮,但也没多想,点点头:“算了。”

    林平千恩万谢,以示歉意包下了电影院让他们一家子好好安心看电影,带着林雪苑离开了。

    苏晚心好心情被消磨了大半,也不想看了,将电影票送给在门口等待的年轻人,叫上费云沉和苏辞回了家。

    坐在车上,苏晚心却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费云沉递过纸巾,她转头接过,笑着说了声谢谢。

    “感冒了?”费云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关心。

    苏晚心摇摇头:“大概是林雪苑骂我呢,没事。”

    话音刚落,她又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眼泪都快出来了。

    她这反应,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儿的样子,费云沉剑眉轻蹙:“到家吃药。”

    他从没真的关心过谁,苏晚心只是稍微打了两个喷嚏就让他神经骤然紧绷,这种情况让他自己都十分意外。

    苏辞饶有兴趣的把目光放在车窗外,心情却好极了,终于有人替他关心妈咪了,说不定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变成真正的一家三口。

    回到家中,秦瑶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苏晚心懒得拿手机,直接按了免提,对面立马传来秦瑶喋喋不休的声音:“苏晚心,你厉害啊?听咱儿子说你今天出去玩可嗨了,还带着你那便宜老公?咱儿子说你那便宜老公长得巨帅,怎样?今天一起出去约会,有没有擦出爱的火花?”

    林老爷子林平接到林雪苑偷跑相亲对象的消息,说林雪苑跟费云沉吵了起来,就赶忙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谁知刚进门就听到了费云沉那句话,更是吓得腿都软了,什么也没问直接冲过来就是一巴掌。

    “爸爸!”林雪苑被打的眼冒金星,等看清来人,眼泪刷的掉了下来。

    “丢人现眼!”林平看了一眼,转过头看着费云沉,满脸歉意。

    费云沉脸色阴沉:“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

    林平在商场打滚多年,是个人精,赶紧看向苏辞,蹲下身去:“抱歉小朋友,这位阿姨口无遮拦,你别生气了,爷爷给你买最好的玩具给你道歉。”

    “不用了,别让我妈咪生气就行。”苏辞语气硬邦邦的。

    这一家子还真是只顾着对方开心,林老爷子哭笑不得,只好又站起身看着苏晚心:“苏小姐,抱歉,小女被我宠坏了,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您,还望您大人大量。”

    苏晚心抿了抿唇,没说话。

    林老爷子眼珠子转了转:“我听说苏小姐收购了凯文集团,如今回国接手,后边肯定还会跟我们林家有所合作,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改日我一定带小女登门道歉。”

    凯文集团更新换代的事情在海城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林老爷子消息灵通,知道倒也不奇怪。

    苏晚心也不是得寸进尺的人,见林平一把年纪了还为林雪苑的事情卑躬屈膝的跟自己道歉,觉得有些可怜。

    虽然心里有些奇怪凯文集团的影响力还不至于让林老爷子如此忌惮,但也没多想,点点头:“算了。”

    林平千恩万谢,以示歉意包下了电影院让他们一家子好好安心看电影,带着林雪苑离开了。

    苏晚心好心情被消磨了大半,也不想看了,将电影票送给在门口等待的年轻人,叫上费云沉和苏辞回了家。

    坐在车上,苏晚心却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费云沉递过纸巾,她转头接过,笑着说了声谢谢。

    “感冒了?”费云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关心。

    苏晚心摇摇头:“大概是林雪苑骂我呢,没事。”

    话音刚落,她又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眼泪都快出来了。

    她这反应,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儿的样子,费云沉剑眉轻蹙:“到家吃药。”

    他从没真的关心过谁,苏晚心只是稍微打了两个喷嚏就让他神经骤然紧绷,这种情况让他自己都十分意外。

    苏辞饶有兴趣的把目光放在车窗外,心情却好极了,终于有人替他关心妈咪了,说不定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变成真正的一家三口。

    回到家中,秦瑶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苏晚心懒得拿手机,直接按了免提,对面立马传来秦瑶喋喋不休的声音:“苏晚心,你厉害啊?听咱儿子说你今天出去玩可嗨了,还带着你那便宜老公?咱儿子说你那便宜老公长得巨帅,怎样?今天一起出去约会,有没有擦出爱的火花?”

    林老爷子林平接到林雪苑偷跑相亲对象的消息,说林雪苑跟费云沉吵了起来,就赶忙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谁知刚进门就听到了费云沉那句话,更是吓得腿都软了,什么也没问直接冲过来就是一巴掌。

    “爸爸!”林雪苑被打的眼冒金星,等看清来人,眼泪刷的掉了下来。

    “丢人现眼!”林平看了一眼,转过头看着费云沉,满脸歉意。

    费云沉脸色阴沉:“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

    林平在商场打滚多年,是个人精,赶紧看向苏辞,蹲下身去:“抱歉小朋友,这位阿姨口无遮拦,你别生气了,爷爷给你买最好的玩具给你道歉。”

    “不用了,别让我妈咪生气就行。”苏辞语气硬邦邦的。

    这一家子还真是只顾着对方开心,林老爷子哭笑不得,只好又站起身看着苏晚心:“苏小姐,抱歉,小女被我宠坏了,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您,还望您大人大量。”

    苏晚心抿了抿唇,没说话。

    林老爷子眼珠子转了转:“我听说苏小姐收购了凯文集团,如今回国接手,后边肯定还会跟我们林家有所合作,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改日我一定带小女登门道歉。”

    凯文集团更新换代的事情在海城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林老爷子消息灵通,知道倒也不奇怪。

    苏晚心也不是得寸进尺的人,见林平一把年纪了还为林雪苑的事情卑躬屈膝的跟自己道歉,觉得有些可怜。

    虽然心里有些奇怪凯文集团的影响力还不至于让林老爷子如此忌惮,但也没多想,点点头:“算了。”

    林平千恩万谢,以示歉意包下了电影院让他们一家子好好安心看电影,带着林雪苑离开了。

    苏晚心好心情被消磨了大半,也不想看了,将电影票送给在门口等待的年轻人,叫上费云沉和苏辞回了家。

    坐在车上,苏晚心却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费云沉递过纸巾,她转头接过,笑着说了声谢谢。

    “感冒了?”费云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关心。

    苏晚心摇摇头:“大概是林雪苑骂我呢,没事。”

    话音刚落,她又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眼泪都快出来了。

    她这反应,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儿的样子,费云沉剑眉轻蹙:“到家吃药。”

    他从没真的关心过谁,苏晚心只是稍微打了两个喷嚏就让他神经骤然紧绷,这种情况让他自己都十分意外。

    苏辞饶有兴趣的把目光放在车窗外,心情却好极了,终于有人替他关心妈咪了,说不定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变成真正的一家三口。

    回到家中,秦瑶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苏晚心懒得拿手机,直接按了免提,对面立马传来秦瑶喋喋不休的声音:“苏晚心,你厉害啊?听咱儿子说你今天出去玩可嗨了,还带着你那便宜老公?咱儿子说你那便宜老公长得巨帅,怎样?今天一起出去约会,有没有擦出爱的火花?”

    林老爷子林平接到林雪苑偷跑相亲对象的消息,说林雪苑跟费云沉吵了起来,就赶忙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谁知刚进门就听到了费云沉那句话,更是吓得腿都软了,什么也没问直接冲过来就是一巴掌。

    “爸爸!”林雪苑被打的眼冒金星,等看清来人,眼泪刷的掉了下来。

    “丢人现眼!”林平看了一眼,转过头看着费云沉,满脸歉意。

    费云沉脸色阴沉:“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

    林平在商场打滚多年,是个人精,赶紧看向苏辞,蹲下身去:“抱歉小朋友,这位阿姨口无遮拦,你别生气了,爷爷给你买最好的玩具给你道歉。”

    “不用了,别让我妈咪生气就行。”苏辞语气硬邦邦的。

    这一家子还真是只顾着对方开心,林老爷子哭笑不得,只好又站起身看着苏晚心:“苏小姐,抱歉,小女被我宠坏了,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您,还望您大人大量。”

    苏晚心抿了抿唇,没说话。

    林老爷子眼珠子转了转:“我听说苏小姐收购了凯文集团,如今回国接手,后边肯定还会跟我们林家有所合作,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改日我一定带小女登门道歉。”

    凯文集团更新换代的事情在海城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林老爷子消息灵通,知道倒也不奇怪。

    苏晚心也不是得寸进尺的人,见林平一把年纪了还为林雪苑的事情卑躬屈膝的跟自己道歉,觉得有些可怜。

    虽然心里有些奇怪凯文集团的影响力还不至于让林老爷子如此忌惮,但也没多想,点点头:“算了。”

    林平千恩万谢,以示歉意包下了电影院让他们一家子好好安心看电影,带着林雪苑离开了。

    苏晚心好心情被消磨了大半,也不想看了,将电影票送给在门口等待的年轻人,叫上费云沉和苏辞回了家。

    坐在车上,苏晚心却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费云沉递过纸巾,她转头接过,笑着说了声谢谢。

    “感冒了?”费云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关心。

    苏晚心摇摇头:“大概是林雪苑骂我呢,没事。”

    话音刚落,她又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眼泪都快出来了。

    她这反应,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儿的样子,费云沉剑眉轻蹙:“到家吃药。”

    他从没真的关心过谁,苏晚心只是稍微打了两个喷嚏就让他神经骤然紧绷,这种情况让他自己都十分意外。

    苏辞饶有兴趣的把目光放在车窗外,心情却好极了,终于有人替他关心妈咪了,说不定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变成真正的一家三口。

    回到家中,秦瑶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苏晚心懒得拿手机,直接按了免提,对面立马传来秦瑶喋喋不休的声音:“苏晚心,你厉害啊?听咱儿子说你今天出去玩可嗨了,还带着你那便宜老公?咱儿子说你那便宜老公长得巨帅,怎样?今天一起出去约会,有没有擦出爱的火花?”

    林老爷子林平接到林雪苑偷跑相亲对象的消息,说林雪苑跟费云沉吵了起来,就赶忙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谁知刚进门就听到了费云沉那句话,更是吓得腿都软了,什么也没问直接冲过来就是一巴掌。

    “爸爸!”林雪苑被打的眼冒金星,等看清来人,眼泪刷的掉了下来。

    “丢人现眼!”林平看了一眼,转过头看着费云沉,满脸歉意。

    费云沉脸色阴沉:“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

    林平在商场打滚多年,是个人精,赶紧看向苏辞,蹲下身去:“抱歉小朋友,这位阿姨口无遮拦,你别生气了,爷爷给你买最好的玩具给你道歉。”

    “不用了,别让我妈咪生气就行。”苏辞语气硬邦邦的。

    这一家子还真是只顾着对方开心,林老爷子哭笑不得,只好又站起身看着苏晚心:“苏小姐,抱歉,小女被我宠坏了,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您,还望您大人大量。”

    苏晚心抿了抿唇,没说话。

    林老爷子眼珠子转了转:“我听说苏小姐收购了凯文集团,如今回国接手,后边肯定还会跟我们林家有所合作,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改日我一定带小女登门道歉。”

    凯文集团更新换代的事情在海城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林老爷子消息灵通,知道倒也不奇怪。

    苏晚心也不是得寸进尺的人,见林平一把年纪了还为林雪苑的事情卑躬屈膝的跟自己道歉,觉得有些可怜。

    虽然心里有些奇怪凯文集团的影响力还不至于让林老爷子如此忌惮,但也没多想,点点头:“算了。”

    林平千恩万谢,以示歉意包下了电影院让他们一家子好好安心看电影,带着林雪苑离开了。

    苏晚心好心情被消磨了大半,也不想看了,将电影票送给在门口等待的年轻人,叫上费云沉和苏辞回了家。

    坐在车上,苏晚心却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费云沉递过纸巾,她转头接过,笑着说了声谢谢。

    “感冒了?”费云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关心。

    苏晚心摇摇头:“大概是林雪苑骂我呢,没事。”

    话音刚落,她又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眼泪都快出来了。

    她这反应,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儿的样子,费云沉剑眉轻蹙:“到家吃药。”

    他从没真的关心过谁,苏晚心只是稍微打了两个喷嚏就让他神经骤然紧绷,这种情况让他自己都十分意外。

    苏辞饶有兴趣的把目光放在车窗外,心情却好极了,终于有人替他关心妈咪了,说不定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变成真正的一家三口。

    回到家中,秦瑶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苏晚心懒得拿手机,直接按了免提,对面立马传来秦瑶喋喋不休的声音:“苏晚心,你厉害啊?听咱儿子说你今天出去玩可嗨了,还带着你那便宜老公?咱儿子说你那便宜老公长得巨帅,怎样?今天一起出去约会,有没有擦出爱的火花?”

    林老爷子林平接到林雪苑偷跑相亲对象的消息,说林雪苑跟费云沉吵了起来,就赶忙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谁知刚进门就听到了费云沉那句话,更是吓得腿都软了,什么也没问直接冲过来就是一巴掌。

    “爸爸!”林雪苑被打的眼冒金星,等看清来人,眼泪刷的掉了下来。

    “丢人现眼!”林平看了一眼,转过头看着费云沉,满脸歉意。

    费云沉脸色阴沉:“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

    林平在商场打滚多年,是个人精,赶紧看向苏辞,蹲下身去:“抱歉小朋友,这位阿姨口无遮拦,你别生气了,爷爷给你买最好的玩具给你道歉。”

    “不用了,别让我妈咪生气就行。”苏辞语气硬邦邦的。

    这一家子还真是只顾着对方开心,林老爷子哭笑不得,只好又站起身看着苏晚心:“苏小姐,抱歉,小女被我宠坏了,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您,还望您大人大量。”

    苏晚心抿了抿唇,没说话。

    林老爷子眼珠子转了转:“我听说苏小姐收购了凯文集团,如今回国接手,后边肯定还会跟我们林家有所合作,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改日我一定带小女登门道歉。”

    凯文集团更新换代的事情在海城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林老爷子消息灵通,知道倒也不奇怪。

    苏晚心也不是得寸进尺的人,见林平一把年纪了还为林雪苑的事情卑躬屈膝的跟自己道歉,觉得有些可怜。

    虽然心里有些奇怪凯文集团的影响力还不至于让林老爷子如此忌惮,但也没多想,点点头:“算了。”

    林平千恩万谢,以示歉意包下了电影院让他们一家子好好安心看电影,带着林雪苑离开了。

    苏晚心好心情被消磨了大半,也不想看了,将电影票送给在门口等待的年轻人,叫上费云沉和苏辞回了家。

    坐在车上,苏晚心却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费云沉递过纸巾,她转头接过,笑着说了声谢谢。

    “感冒了?”费云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关心。

    苏晚心摇摇头:“大概是林雪苑骂我呢,没事。”

    话音刚落,她又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眼泪都快出来了。

    她这反应,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儿的样子,费云沉剑眉轻蹙:“到家吃药。”

    他从没真的关心过谁,苏晚心只是稍微打了两个喷嚏就让他神经骤然紧绷,这种情况让他自己都十分意外。

    苏辞饶有兴趣的把目光放在车窗外,心情却好极了,终于有人替他关心妈咪了,说不定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变成真正的一家三口。

    回到家中,秦瑶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苏晚心懒得拿手机,直接按了免提,对面立马传来秦瑶喋喋不休的声音:“苏晚心,你厉害啊?听咱儿子说你今天出去玩可嗨了,还带着你那便宜老公?咱儿子说你那便宜老公长得巨帅,怎样?今天一起出去约会,有没有擦出爱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