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言情 > 天价妈咪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35章 重新谈个恋爱

第35章 重新谈个恋爱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费云沉闻言,眼皮微跳,冷酷的俊脸上难得的露出点点笑容。

    闺蜜是什么?闺蜜就是不管何时不管何地,总能说出一堆让你尴尬的不能呼吸的话,她还浑然不觉。

    苏晚心一边咳嗽,一边手忙脚乱的去按掉免提,可是根本来不及。

    只听那边继续道:“你老咳嗽干嘛?感冒了?都让你回去好好照顾自己,什么情况还感冒了?你这样可离咱们儿子远点,别传染给他。”

    本来想让她别乱说话的苏晚心,听到这话不乐意的反驳:“秦瑶,你有没有良心,我都病了还说这话?”

    “怕什么?你不是有个便宜老公吗?你病了让他照顾啊,没准这照顾着照顾着就有感情了,顺理成章的结婚,成为真正的一家人不好吗?”秦瑶说着伤感的叹息一声,“你是该重新谈个恋爱了。”

    苏晚心沉默了几秒,脑海里闪过无数次她和李承潼的曾经,心不禁凉了几分。

    好一会儿她才低声开口:“秦瑶,我困了,先休息了。”

    “欸,你”

    话还没说完,电话已经被挂断。

    苏晚心交代完苏辞,一言不发的回了卧室。

    父子俩坐在客厅里,大眼对小眼好半天,苏辞才摊手:“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

    从刚才苏晚心和秦瑶的对话中,费云沉察觉到了什么,他眼眸微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晚心洗完澡出来,漫不经心的擦着头发坐上床。

    转头的瞬间,目光触及到床头柜上放着的热水,边上还有一盒感冒灵。

    冰冷的眸子浮现出丝丝暖意,纤细的手指拿起感冒灵,脑海中不经意的想起费云沉的脸来。

    如果不是因为他之前的工作,或许他真的是个不错的男人。

    放眼现在的娱乐圈,怕是也难有人的颜值能和费云沉做个比较,不管是谁站在他面前,都是绝对的秒杀。

    面对这样的神仙颜值,哪怕苏晚心不是个颜控,都很难对这张脸绝对的免疫。

    或许秦瑶说得对,她是该重新谈个恋爱了。

    既然费云沉是孩子他爸爸,她也应该试着和他多相处相处。

    费云沉借口自己在云海集团上班,每天依旧和之前一样早出晚归。知道他在工作,苏晚心对此也没多问。

    费云沉闻言,眼皮微跳,冷酷的俊脸上难得的露出点点笑容。

    闺蜜是什么?闺蜜就是不管何时不管何地,总能说出一堆让你尴尬的不能呼吸的话,她还浑然不觉。

    苏晚心一边咳嗽,一边手忙脚乱的去按掉免提,可是根本来不及。

    只听那边继续道:“你老咳嗽干嘛?感冒了?都让你回去好好照顾自己,什么情况还感冒了?你这样可离咱们儿子远点,别传染给他。”

    本来想让她别乱说话的苏晚心,听到这话不乐意的反驳:“秦瑶,你有没有良心,我都病了还说这话?”

    “怕什么?你不是有个便宜老公吗?你病了让他照顾啊,没准这照顾着照顾着就有感情了,顺理成章的结婚,成为真正的一家人不好吗?”秦瑶说着伤感的叹息一声,“你是该重新谈个恋爱了。”

    苏晚心沉默了几秒,脑海里闪过无数次她和李承潼的曾经,心不禁凉了几分。

    好一会儿她才低声开口:“秦瑶,我困了,先休息了。”

    “欸,你”

    话还没说完,电话已经被挂断。

    苏晚心交代完苏辞,一言不发的回了卧室。

    父子俩坐在客厅里,大眼对小眼好半天,苏辞才摊手:“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

    从刚才苏晚心和秦瑶的对话中,费云沉察觉到了什么,他眼眸微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晚心洗完澡出来,漫不经心的擦着头发坐上床。

    转头的瞬间,目光触及到床头柜上放着的热水,边上还有一盒感冒灵。

    冰冷的眸子浮现出丝丝暖意,纤细的手指拿起感冒灵,脑海中不经意的想起费云沉的脸来。

    如果不是因为他之前的工作,或许他真的是个不错的男人。

    放眼现在的娱乐圈,怕是也难有人的颜值能和费云沉做个比较,不管是谁站在他面前,都是绝对的秒杀。

    面对这样的神仙颜值,哪怕苏晚心不是个颜控,都很难对这张脸绝对的免疫。

    或许秦瑶说得对,她是该重新谈个恋爱了。

    既然费云沉是孩子他爸爸,她也应该试着和他多相处相处。

    费云沉借口自己在云海集团上班,每天依旧和之前一样早出晚归。知道他在工作,苏晚心对此也没多问。

    费云沉闻言,眼皮微跳,冷酷的俊脸上难得的露出点点笑容。

    闺蜜是什么?闺蜜就是不管何时不管何地,总能说出一堆让你尴尬的不能呼吸的话,她还浑然不觉。

    苏晚心一边咳嗽,一边手忙脚乱的去按掉免提,可是根本来不及。

    只听那边继续道:“你老咳嗽干嘛?感冒了?都让你回去好好照顾自己,什么情况还感冒了?你这样可离咱们儿子远点,别传染给他。”

    本来想让她别乱说话的苏晚心,听到这话不乐意的反驳:“秦瑶,你有没有良心,我都病了还说这话?”

    “怕什么?你不是有个便宜老公吗?你病了让他照顾啊,没准这照顾着照顾着就有感情了,顺理成章的结婚,成为真正的一家人不好吗?”秦瑶说着伤感的叹息一声,“你是该重新谈个恋爱了。”

    苏晚心沉默了几秒,脑海里闪过无数次她和李承潼的曾经,心不禁凉了几分。

    好一会儿她才低声开口:“秦瑶,我困了,先休息了。”

    “欸,你”

    话还没说完,电话已经被挂断。

    苏晚心交代完苏辞,一言不发的回了卧室。

    父子俩坐在客厅里,大眼对小眼好半天,苏辞才摊手:“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

    从刚才苏晚心和秦瑶的对话中,费云沉察觉到了什么,他眼眸微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晚心洗完澡出来,漫不经心的擦着头发坐上床。

    转头的瞬间,目光触及到床头柜上放着的热水,边上还有一盒感冒灵。

    冰冷的眸子浮现出丝丝暖意,纤细的手指拿起感冒灵,脑海中不经意的想起费云沉的脸来。

    如果不是因为他之前的工作,或许他真的是个不错的男人。

    放眼现在的娱乐圈,怕是也难有人的颜值能和费云沉做个比较,不管是谁站在他面前,都是绝对的秒杀。

    面对这样的神仙颜值,哪怕苏晚心不是个颜控,都很难对这张脸绝对的免疫。

    或许秦瑶说得对,她是该重新谈个恋爱了。

    既然费云沉是孩子他爸爸,她也应该试着和他多相处相处。

    费云沉借口自己在云海集团上班,每天依旧和之前一样早出晚归。知道他在工作,苏晚心对此也没多问。

    费云沉闻言,眼皮微跳,冷酷的俊脸上难得的露出点点笑容。

    闺蜜是什么?闺蜜就是不管何时不管何地,总能说出一堆让你尴尬的不能呼吸的话,她还浑然不觉。

    苏晚心一边咳嗽,一边手忙脚乱的去按掉免提,可是根本来不及。

    只听那边继续道:“你老咳嗽干嘛?感冒了?都让你回去好好照顾自己,什么情况还感冒了?你这样可离咱们儿子远点,别传染给他。”

    本来想让她别乱说话的苏晚心,听到这话不乐意的反驳:“秦瑶,你有没有良心,我都病了还说这话?”

    “怕什么?你不是有个便宜老公吗?你病了让他照顾啊,没准这照顾着照顾着就有感情了,顺理成章的结婚,成为真正的一家人不好吗?”秦瑶说着伤感的叹息一声,“你是该重新谈个恋爱了。”

    苏晚心沉默了几秒,脑海里闪过无数次她和李承潼的曾经,心不禁凉了几分。

    好一会儿她才低声开口:“秦瑶,我困了,先休息了。”

    “欸,你”

    话还没说完,电话已经被挂断。

    苏晚心交代完苏辞,一言不发的回了卧室。

    父子俩坐在客厅里,大眼对小眼好半天,苏辞才摊手:“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

    从刚才苏晚心和秦瑶的对话中,费云沉察觉到了什么,他眼眸微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晚心洗完澡出来,漫不经心的擦着头发坐上床。

    转头的瞬间,目光触及到床头柜上放着的热水,边上还有一盒感冒灵。

    冰冷的眸子浮现出丝丝暖意,纤细的手指拿起感冒灵,脑海中不经意的想起费云沉的脸来。

    如果不是因为他之前的工作,或许他真的是个不错的男人。

    放眼现在的娱乐圈,怕是也难有人的颜值能和费云沉做个比较,不管是谁站在他面前,都是绝对的秒杀。

    面对这样的神仙颜值,哪怕苏晚心不是个颜控,都很难对这张脸绝对的免疫。

    或许秦瑶说得对,她是该重新谈个恋爱了。

    既然费云沉是孩子他爸爸,她也应该试着和他多相处相处。

    费云沉借口自己在云海集团上班,每天依旧和之前一样早出晚归。知道他在工作,苏晚心对此也没多问。

    费云沉闻言,眼皮微跳,冷酷的俊脸上难得的露出点点笑容。

    闺蜜是什么?闺蜜就是不管何时不管何地,总能说出一堆让你尴尬的不能呼吸的话,她还浑然不觉。

    苏晚心一边咳嗽,一边手忙脚乱的去按掉免提,可是根本来不及。

    只听那边继续道:“你老咳嗽干嘛?感冒了?都让你回去好好照顾自己,什么情况还感冒了?你这样可离咱们儿子远点,别传染给他。”

    本来想让她别乱说话的苏晚心,听到这话不乐意的反驳:“秦瑶,你有没有良心,我都病了还说这话?”

    “怕什么?你不是有个便宜老公吗?你病了让他照顾啊,没准这照顾着照顾着就有感情了,顺理成章的结婚,成为真正的一家人不好吗?”秦瑶说着伤感的叹息一声,“你是该重新谈个恋爱了。”

    苏晚心沉默了几秒,脑海里闪过无数次她和李承潼的曾经,心不禁凉了几分。

    好一会儿她才低声开口:“秦瑶,我困了,先休息了。”

    “欸,你”

    话还没说完,电话已经被挂断。

    苏晚心交代完苏辞,一言不发的回了卧室。

    父子俩坐在客厅里,大眼对小眼好半天,苏辞才摊手:“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

    从刚才苏晚心和秦瑶的对话中,费云沉察觉到了什么,他眼眸微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晚心洗完澡出来,漫不经心的擦着头发坐上床。

    转头的瞬间,目光触及到床头柜上放着的热水,边上还有一盒感冒灵。

    冰冷的眸子浮现出丝丝暖意,纤细的手指拿起感冒灵,脑海中不经意的想起费云沉的脸来。

    如果不是因为他之前的工作,或许他真的是个不错的男人。

    放眼现在的娱乐圈,怕是也难有人的颜值能和费云沉做个比较,不管是谁站在他面前,都是绝对的秒杀。

    面对这样的神仙颜值,哪怕苏晚心不是个颜控,都很难对这张脸绝对的免疫。

    或许秦瑶说得对,她是该重新谈个恋爱了。

    既然费云沉是孩子他爸爸,她也应该试着和他多相处相处。

    费云沉借口自己在云海集团上班,每天依旧和之前一样早出晚归。知道他在工作,苏晚心对此也没多问。

    费云沉闻言,眼皮微跳,冷酷的俊脸上难得的露出点点笑容。

    闺蜜是什么?闺蜜就是不管何时不管何地,总能说出一堆让你尴尬的不能呼吸的话,她还浑然不觉。

    苏晚心一边咳嗽,一边手忙脚乱的去按掉免提,可是根本来不及。

    只听那边继续道:“你老咳嗽干嘛?感冒了?都让你回去好好照顾自己,什么情况还感冒了?你这样可离咱们儿子远点,别传染给他。”

    本来想让她别乱说话的苏晚心,听到这话不乐意的反驳:“秦瑶,你有没有良心,我都病了还说这话?”

    “怕什么?你不是有个便宜老公吗?你病了让他照顾啊,没准这照顾着照顾着就有感情了,顺理成章的结婚,成为真正的一家人不好吗?”秦瑶说着伤感的叹息一声,“你是该重新谈个恋爱了。”

    苏晚心沉默了几秒,脑海里闪过无数次她和李承潼的曾经,心不禁凉了几分。

    好一会儿她才低声开口:“秦瑶,我困了,先休息了。”

    “欸,你”

    话还没说完,电话已经被挂断。

    苏晚心交代完苏辞,一言不发的回了卧室。

    父子俩坐在客厅里,大眼对小眼好半天,苏辞才摊手:“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

    从刚才苏晚心和秦瑶的对话中,费云沉察觉到了什么,他眼眸微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晚心洗完澡出来,漫不经心的擦着头发坐上床。

    转头的瞬间,目光触及到床头柜上放着的热水,边上还有一盒感冒灵。

    冰冷的眸子浮现出丝丝暖意,纤细的手指拿起感冒灵,脑海中不经意的想起费云沉的脸来。

    如果不是因为他之前的工作,或许他真的是个不错的男人。

    放眼现在的娱乐圈,怕是也难有人的颜值能和费云沉做个比较,不管是谁站在他面前,都是绝对的秒杀。

    面对这样的神仙颜值,哪怕苏晚心不是个颜控,都很难对这张脸绝对的免疫。

    或许秦瑶说得对,她是该重新谈个恋爱了。

    既然费云沉是孩子他爸爸,她也应该试着和他多相处相处。

    费云沉借口自己在云海集团上班,每天依旧和之前一样早出晚归。知道他在工作,苏晚心对此也没多问。

    费云沉闻言,眼皮微跳,冷酷的俊脸上难得的露出点点笑容。

    闺蜜是什么?闺蜜就是不管何时不管何地,总能说出一堆让你尴尬的不能呼吸的话,她还浑然不觉。

    苏晚心一边咳嗽,一边手忙脚乱的去按掉免提,可是根本来不及。

    只听那边继续道:“你老咳嗽干嘛?感冒了?都让你回去好好照顾自己,什么情况还感冒了?你这样可离咱们儿子远点,别传染给他。”

    本来想让她别乱说话的苏晚心,听到这话不乐意的反驳:“秦瑶,你有没有良心,我都病了还说这话?”

    “怕什么?你不是有个便宜老公吗?你病了让他照顾啊,没准这照顾着照顾着就有感情了,顺理成章的结婚,成为真正的一家人不好吗?”秦瑶说着伤感的叹息一声,“你是该重新谈个恋爱了。”

    苏晚心沉默了几秒,脑海里闪过无数次她和李承潼的曾经,心不禁凉了几分。

    好一会儿她才低声开口:“秦瑶,我困了,先休息了。”

    “欸,你”

    话还没说完,电话已经被挂断。

    苏晚心交代完苏辞,一言不发的回了卧室。

    父子俩坐在客厅里,大眼对小眼好半天,苏辞才摊手:“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

    从刚才苏晚心和秦瑶的对话中,费云沉察觉到了什么,他眼眸微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晚心洗完澡出来,漫不经心的擦着头发坐上床。

    转头的瞬间,目光触及到床头柜上放着的热水,边上还有一盒感冒灵。

    冰冷的眸子浮现出丝丝暖意,纤细的手指拿起感冒灵,脑海中不经意的想起费云沉的脸来。

    如果不是因为他之前的工作,或许他真的是个不错的男人。

    放眼现在的娱乐圈,怕是也难有人的颜值能和费云沉做个比较,不管是谁站在他面前,都是绝对的秒杀。

    面对这样的神仙颜值,哪怕苏晚心不是个颜控,都很难对这张脸绝对的免疫。

    或许秦瑶说得对,她是该重新谈个恋爱了。

    既然费云沉是孩子他爸爸,她也应该试着和他多相处相处。

    费云沉借口自己在云海集团上班,每天依旧和之前一样早出晚归。知道他在工作,苏晚心对此也没多问。

    费云沉闻言,眼皮微跳,冷酷的俊脸上难得的露出点点笑容。

    闺蜜是什么?闺蜜就是不管何时不管何地,总能说出一堆让你尴尬的不能呼吸的话,她还浑然不觉。

    苏晚心一边咳嗽,一边手忙脚乱的去按掉免提,可是根本来不及。

    只听那边继续道:“你老咳嗽干嘛?感冒了?都让你回去好好照顾自己,什么情况还感冒了?你这样可离咱们儿子远点,别传染给他。”

    本来想让她别乱说话的苏晚心,听到这话不乐意的反驳:“秦瑶,你有没有良心,我都病了还说这话?”

    “怕什么?你不是有个便宜老公吗?你病了让他照顾啊,没准这照顾着照顾着就有感情了,顺理成章的结婚,成为真正的一家人不好吗?”秦瑶说着伤感的叹息一声,“你是该重新谈个恋爱了。”

    苏晚心沉默了几秒,脑海里闪过无数次她和李承潼的曾经,心不禁凉了几分。

    好一会儿她才低声开口:“秦瑶,我困了,先休息了。”

    “欸,你”

    话还没说完,电话已经被挂断。

    苏晚心交代完苏辞,一言不发的回了卧室。

    父子俩坐在客厅里,大眼对小眼好半天,苏辞才摊手:“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

    从刚才苏晚心和秦瑶的对话中,费云沉察觉到了什么,他眼眸微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晚心洗完澡出来,漫不经心的擦着头发坐上床。

    转头的瞬间,目光触及到床头柜上放着的热水,边上还有一盒感冒灵。

    冰冷的眸子浮现出丝丝暖意,纤细的手指拿起感冒灵,脑海中不经意的想起费云沉的脸来。

    如果不是因为他之前的工作,或许他真的是个不错的男人。

    放眼现在的娱乐圈,怕是也难有人的颜值能和费云沉做个比较,不管是谁站在他面前,都是绝对的秒杀。

    面对这样的神仙颜值,哪怕苏晚心不是个颜控,都很难对这张脸绝对的免疫。

    或许秦瑶说得对,她是该重新谈个恋爱了。

    既然费云沉是孩子他爸爸,她也应该试着和他多相处相处。

    费云沉借口自己在云海集团上班,每天依旧和之前一样早出晚归。知道他在工作,苏晚心对此也没多问。

    费云沉闻言,眼皮微跳,冷酷的俊脸上难得的露出点点笑容。

    闺蜜是什么?闺蜜就是不管何时不管何地,总能说出一堆让你尴尬的不能呼吸的话,她还浑然不觉。

    苏晚心一边咳嗽,一边手忙脚乱的去按掉免提,可是根本来不及。

    只听那边继续道:“你老咳嗽干嘛?感冒了?都让你回去好好照顾自己,什么情况还感冒了?你这样可离咱们儿子远点,别传染给他。”

    本来想让她别乱说话的苏晚心,听到这话不乐意的反驳:“秦瑶,你有没有良心,我都病了还说这话?”

    “怕什么?你不是有个便宜老公吗?你病了让他照顾啊,没准这照顾着照顾着就有感情了,顺理成章的结婚,成为真正的一家人不好吗?”秦瑶说着伤感的叹息一声,“你是该重新谈个恋爱了。”

    苏晚心沉默了几秒,脑海里闪过无数次她和李承潼的曾经,心不禁凉了几分。

    好一会儿她才低声开口:“秦瑶,我困了,先休息了。”

    “欸,你”

    话还没说完,电话已经被挂断。

    苏晚心交代完苏辞,一言不发的回了卧室。

    父子俩坐在客厅里,大眼对小眼好半天,苏辞才摊手:“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

    从刚才苏晚心和秦瑶的对话中,费云沉察觉到了什么,他眼眸微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晚心洗完澡出来,漫不经心的擦着头发坐上床。

    转头的瞬间,目光触及到床头柜上放着的热水,边上还有一盒感冒灵。

    冰冷的眸子浮现出丝丝暖意,纤细的手指拿起感冒灵,脑海中不经意的想起费云沉的脸来。

    如果不是因为他之前的工作,或许他真的是个不错的男人。

    放眼现在的娱乐圈,怕是也难有人的颜值能和费云沉做个比较,不管是谁站在他面前,都是绝对的秒杀。

    面对这样的神仙颜值,哪怕苏晚心不是个颜控,都很难对这张脸绝对的免疫。

    或许秦瑶说得对,她是该重新谈个恋爱了。

    既然费云沉是孩子他爸爸,她也应该试着和他多相处相处。

    费云沉借口自己在云海集团上班,每天依旧和之前一样早出晚归。知道他在工作,苏晚心对此也没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