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言情 > 天价妈咪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2章 他绝对是头牌

第12章 他绝对是头牌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费云沉抿唇,这车,连他车库里的平均价都赶不上。

    到了地方,苏晚心悠闲的抱着儿子下车,对身后的费云沉道,“把东西搬进来。”

    一趟一趟的将东西搬进去,费云沉的神色越发阴沉,俊脸紧绷。

    搬完最后一个东西后,费云沉心中怒气冲天,该死的女人,居然真把他当免费劳动力,就在旁边和玩儿。

    一转身,苏辞捧着热乎乎的白毛巾,眨着大眼睛,“给你擦哦!”

    顿时,费云沉心中的怒气消失全散,蹲下来单手轻松的抱起他,不愧是他儿子,血脉相连。

    “爹地,我想吃火锅。”苏辞抱着他的脖子,扑闪着大眼睛,声音软萌。

    儿子一个小小的要求,费云沉怎么会不满足,“好,爹地带你去吃火锅。”

    苏晚心换下了身上的脏衣服,挑了一套简单的衣服,将头发竖起,露出修长的脖颈,出门就看到费云沉抱着儿子,言笑晏晏,气氛很好的样子。

    苏晚心一下就酸了,才一天,儿子居然让他抱,还对他笑。

    苏辞看到妈咪出来,欢快的说,“妈咪,爹地带我们去吃火锅哦。”

    男人一转头,看向她。

    苏晚心愣了愣,不得不说,这男人价钱那么高,是有理由的,可能是因为热,男人的白衬衫袖子半挽在胳膊上,露出结实有力的肌肉,宽肩窄腰,长腿,那张俊脸清隽贵气,真是太好看了!

    行走的荷尔蒙!

    头牌,他绝对是头牌!

    收起花痴,苏晚心对儿子拉下脸,“是你想吃,是不是?不准吃!”

    他的身体不好,要尽可能少吃这种燥热的东西。

    这么凶残的语气,费云沉拧起剑眉,“只是一个火锅,你都不允许,你就这么对我儿子?”

    苏辞立刻说,“妈咪对我很好,妈咪一个人养我,很辛苦的。”

    苏晚心一点就炸,谁都能说她不好,但是费云沉这个当爸爸的最没有资格,“那你在哪儿?现在苏辞都四岁多了,他是我养大的!”

    费云沉的眸光忽尔一震,视线重新落到炸毛的女人身上。

    苏辞抿唇,伸手要从苏晚心抱,小手搂住她的脖子,乖巧紧张的说,“妈咪,我错了,我不吃火锅了,你们不要吵架。”

    他知道妈咪是为了他好。

    费云沉盯着儿子笑了下,然后长臂强硬的将女人一拉,搂入怀中,“爹地妈咪没有吵,只是在商量,声音大了点。”

    苏晚心瞪了他几眼,被男人警告的眼神压下放弃挣扎,心中却被儿子愧疚。

    沉默了片刻,苏晚心妥协,“好吧,不过要清汤锅。”

    苏辞失落的啊了一声。

    费云沉沉眸,偏向儿子,“鸳鸯锅是最后的底线。”

    气氛骤然紧张,最后以一比二达成协议,吃鸳鸯锅。

    费云沉开车带着一大一小去了江擒旗下的火锅店,终于能吃火锅,小孩儿高兴得不行。

    有费云沉打掩护,苏晚心一不注意,苏辞就赶紧吃辣锅里的食物,吃得小嘴都油油的。

    叮叮

    忽然电话响起,费云沉看了眼来电显示,是老宅的管家,费云沉往外走了几步后接起电话,那一头管家的声音就慌慌张张的传了过来:“少爷,老太太身体不太舒服,您赶紧回来看看吧。”

    费云沉抿唇,这车,连他车库里的平均价都赶不上。

    到了地方,苏晚心悠闲的抱着儿子下车,对身后的费云沉道,“把东西搬进来。”

    一趟一趟的将东西搬进去,费云沉的神色越发阴沉,俊脸紧绷。

    搬完最后一个东西后,费云沉心中怒气冲天,该死的女人,居然真把他当免费劳动力,就在旁边和玩儿。

    一转身,苏辞捧着热乎乎的白毛巾,眨着大眼睛,“给你擦哦!”

    顿时,费云沉心中的怒气消失全散,蹲下来单手轻松的抱起他,不愧是他儿子,血脉相连。

    “爹地,我想吃火锅。”苏辞抱着他的脖子,扑闪着大眼睛,声音软萌。

    儿子一个小小的要求,费云沉怎么会不满足,“好,爹地带你去吃火锅。”

    苏晚心换下了身上的脏衣服,挑了一套简单的衣服,将头发竖起,露出修长的脖颈,出门就看到费云沉抱着儿子,言笑晏晏,气氛很好的样子。

    苏晚心一下就酸了,才一天,儿子居然让他抱,还对他笑。

    苏辞看到妈咪出来,欢快的说,“妈咪,爹地带我们去吃火锅哦。”

    男人一转头,看向她。

    苏晚心愣了愣,不得不说,这男人价钱那么高,是有理由的,可能是因为热,男人的白衬衫袖子半挽在胳膊上,露出结实有力的肌肉,宽肩窄腰,长腿,那张俊脸清隽贵气,真是太好看了!

    行走的荷尔蒙!

    头牌,他绝对是头牌!

    收起花痴,苏晚心对儿子拉下脸,“是你想吃,是不是?不准吃!”

    他的身体不好,要尽可能少吃这种燥热的东西。

    这么凶残的语气,费云沉拧起剑眉,“只是一个火锅,你都不允许,你就这么对我儿子?”

    苏辞立刻说,“妈咪对我很好,妈咪一个人养我,很辛苦的。”

    苏晚心一点就炸,谁都能说她不好,但是费云沉这个当爸爸的最没有资格,“那你在哪儿?现在苏辞都四岁多了,他是我养大的!”

    费云沉的眸光忽尔一震,视线重新落到炸毛的女人身上。

    苏辞抿唇,伸手要从苏晚心抱,小手搂住她的脖子,乖巧紧张的说,“妈咪,我错了,我不吃火锅了,你们不要吵架。”

    他知道妈咪是为了他好。

    费云沉盯着儿子笑了下,然后长臂强硬的将女人一拉,搂入怀中,“爹地妈咪没有吵,只是在商量,声音大了点。”

    苏晚心瞪了他几眼,被男人警告的眼神压下放弃挣扎,心中却被儿子愧疚。

    沉默了片刻,苏晚心妥协,“好吧,不过要清汤锅。”

    苏辞失落的啊了一声。

    费云沉沉眸,偏向儿子,“鸳鸯锅是最后的底线。”

    气氛骤然紧张,最后以一比二达成协议,吃鸳鸯锅。

    费云沉开车带着一大一小去了江擒旗下的火锅店,终于能吃火锅,小孩儿高兴得不行。

    有费云沉打掩护,苏晚心一不注意,苏辞就赶紧吃辣锅里的食物,吃得小嘴都油油的。

    叮叮

    忽然电话响起,费云沉看了眼来电显示,是老宅的管家,费云沉往外走了几步后接起电话,那一头管家的声音就慌慌张张的传了过来:“少爷,老太太身体不太舒服,您赶紧回来看看吧。”

    费云沉抿唇,这车,连他车库里的平均价都赶不上。

    到了地方,苏晚心悠闲的抱着儿子下车,对身后的费云沉道,“把东西搬进来。”

    一趟一趟的将东西搬进去,费云沉的神色越发阴沉,俊脸紧绷。

    搬完最后一个东西后,费云沉心中怒气冲天,该死的女人,居然真把他当免费劳动力,就在旁边和玩儿。

    一转身,苏辞捧着热乎乎的白毛巾,眨着大眼睛,“给你擦哦!”

    顿时,费云沉心中的怒气消失全散,蹲下来单手轻松的抱起他,不愧是他儿子,血脉相连。

    “爹地,我想吃火锅。”苏辞抱着他的脖子,扑闪着大眼睛,声音软萌。

    儿子一个小小的要求,费云沉怎么会不满足,“好,爹地带你去吃火锅。”

    苏晚心换下了身上的脏衣服,挑了一套简单的衣服,将头发竖起,露出修长的脖颈,出门就看到费云沉抱着儿子,言笑晏晏,气氛很好的样子。

    苏晚心一下就酸了,才一天,儿子居然让他抱,还对他笑。

    苏辞看到妈咪出来,欢快的说,“妈咪,爹地带我们去吃火锅哦。”

    男人一转头,看向她。

    苏晚心愣了愣,不得不说,这男人价钱那么高,是有理由的,可能是因为热,男人的白衬衫袖子半挽在胳膊上,露出结实有力的肌肉,宽肩窄腰,长腿,那张俊脸清隽贵气,真是太好看了!

    行走的荷尔蒙!

    头牌,他绝对是头牌!

    收起花痴,苏晚心对儿子拉下脸,“是你想吃,是不是?不准吃!”

    他的身体不好,要尽可能少吃这种燥热的东西。

    这么凶残的语气,费云沉拧起剑眉,“只是一个火锅,你都不允许,你就这么对我儿子?”

    苏辞立刻说,“妈咪对我很好,妈咪一个人养我,很辛苦的。”

    苏晚心一点就炸,谁都能说她不好,但是费云沉这个当爸爸的最没有资格,“那你在哪儿?现在苏辞都四岁多了,他是我养大的!”

    费云沉的眸光忽尔一震,视线重新落到炸毛的女人身上。

    苏辞抿唇,伸手要从苏晚心抱,小手搂住她的脖子,乖巧紧张的说,“妈咪,我错了,我不吃火锅了,你们不要吵架。”

    他知道妈咪是为了他好。

    费云沉盯着儿子笑了下,然后长臂强硬的将女人一拉,搂入怀中,“爹地妈咪没有吵,只是在商量,声音大了点。”

    苏晚心瞪了他几眼,被男人警告的眼神压下放弃挣扎,心中却被儿子愧疚。

    沉默了片刻,苏晚心妥协,“好吧,不过要清汤锅。”

    苏辞失落的啊了一声。

    费云沉沉眸,偏向儿子,“鸳鸯锅是最后的底线。”

    气氛骤然紧张,最后以一比二达成协议,吃鸳鸯锅。

    费云沉开车带着一大一小去了江擒旗下的火锅店,终于能吃火锅,小孩儿高兴得不行。

    有费云沉打掩护,苏晚心一不注意,苏辞就赶紧吃辣锅里的食物,吃得小嘴都油油的。

    叮叮

    忽然电话响起,费云沉看了眼来电显示,是老宅的管家,费云沉往外走了几步后接起电话,那一头管家的声音就慌慌张张的传了过来:“少爷,老太太身体不太舒服,您赶紧回来看看吧。”

    费云沉抿唇,这车,连他车库里的平均价都赶不上。

    到了地方,苏晚心悠闲的抱着儿子下车,对身后的费云沉道,“把东西搬进来。”

    一趟一趟的将东西搬进去,费云沉的神色越发阴沉,俊脸紧绷。

    搬完最后一个东西后,费云沉心中怒气冲天,该死的女人,居然真把他当免费劳动力,就在旁边和玩儿。

    一转身,苏辞捧着热乎乎的白毛巾,眨着大眼睛,“给你擦哦!”

    顿时,费云沉心中的怒气消失全散,蹲下来单手轻松的抱起他,不愧是他儿子,血脉相连。

    “爹地,我想吃火锅。”苏辞抱着他的脖子,扑闪着大眼睛,声音软萌。

    儿子一个小小的要求,费云沉怎么会不满足,“好,爹地带你去吃火锅。”

    苏晚心换下了身上的脏衣服,挑了一套简单的衣服,将头发竖起,露出修长的脖颈,出门就看到费云沉抱着儿子,言笑晏晏,气氛很好的样子。

    苏晚心一下就酸了,才一天,儿子居然让他抱,还对他笑。

    苏辞看到妈咪出来,欢快的说,“妈咪,爹地带我们去吃火锅哦。”

    男人一转头,看向她。

    苏晚心愣了愣,不得不说,这男人价钱那么高,是有理由的,可能是因为热,男人的白衬衫袖子半挽在胳膊上,露出结实有力的肌肉,宽肩窄腰,长腿,那张俊脸清隽贵气,真是太好看了!

    行走的荷尔蒙!

    头牌,他绝对是头牌!

    收起花痴,苏晚心对儿子拉下脸,“是你想吃,是不是?不准吃!”

    他的身体不好,要尽可能少吃这种燥热的东西。

    这么凶残的语气,费云沉拧起剑眉,“只是一个火锅,你都不允许,你就这么对我儿子?”

    苏辞立刻说,“妈咪对我很好,妈咪一个人养我,很辛苦的。”

    苏晚心一点就炸,谁都能说她不好,但是费云沉这个当爸爸的最没有资格,“那你在哪儿?现在苏辞都四岁多了,他是我养大的!”

    费云沉的眸光忽尔一震,视线重新落到炸毛的女人身上。

    苏辞抿唇,伸手要从苏晚心抱,小手搂住她的脖子,乖巧紧张的说,“妈咪,我错了,我不吃火锅了,你们不要吵架。”

    他知道妈咪是为了他好。

    费云沉盯着儿子笑了下,然后长臂强硬的将女人一拉,搂入怀中,“爹地妈咪没有吵,只是在商量,声音大了点。”

    苏晚心瞪了他几眼,被男人警告的眼神压下放弃挣扎,心中却被儿子愧疚。

    沉默了片刻,苏晚心妥协,“好吧,不过要清汤锅。”

    苏辞失落的啊了一声。

    费云沉沉眸,偏向儿子,“鸳鸯锅是最后的底线。”

    气氛骤然紧张,最后以一比二达成协议,吃鸳鸯锅。

    费云沉开车带着一大一小去了江擒旗下的火锅店,终于能吃火锅,小孩儿高兴得不行。

    有费云沉打掩护,苏晚心一不注意,苏辞就赶紧吃辣锅里的食物,吃得小嘴都油油的。

    叮叮

    忽然电话响起,费云沉看了眼来电显示,是老宅的管家,费云沉往外走了几步后接起电话,那一头管家的声音就慌慌张张的传了过来:“少爷,老太太身体不太舒服,您赶紧回来看看吧。”

    费云沉抿唇,这车,连他车库里的平均价都赶不上。

    到了地方,苏晚心悠闲的抱着儿子下车,对身后的费云沉道,“把东西搬进来。”

    一趟一趟的将东西搬进去,费云沉的神色越发阴沉,俊脸紧绷。

    搬完最后一个东西后,费云沉心中怒气冲天,该死的女人,居然真把他当免费劳动力,就在旁边和玩儿。

    一转身,苏辞捧着热乎乎的白毛巾,眨着大眼睛,“给你擦哦!”

    顿时,费云沉心中的怒气消失全散,蹲下来单手轻松的抱起他,不愧是他儿子,血脉相连。

    “爹地,我想吃火锅。”苏辞抱着他的脖子,扑闪着大眼睛,声音软萌。

    儿子一个小小的要求,费云沉怎么会不满足,“好,爹地带你去吃火锅。”

    苏晚心换下了身上的脏衣服,挑了一套简单的衣服,将头发竖起,露出修长的脖颈,出门就看到费云沉抱着儿子,言笑晏晏,气氛很好的样子。

    苏晚心一下就酸了,才一天,儿子居然让他抱,还对他笑。

    苏辞看到妈咪出来,欢快的说,“妈咪,爹地带我们去吃火锅哦。”

    男人一转头,看向她。

    苏晚心愣了愣,不得不说,这男人价钱那么高,是有理由的,可能是因为热,男人的白衬衫袖子半挽在胳膊上,露出结实有力的肌肉,宽肩窄腰,长腿,那张俊脸清隽贵气,真是太好看了!

    行走的荷尔蒙!

    头牌,他绝对是头牌!

    收起花痴,苏晚心对儿子拉下脸,“是你想吃,是不是?不准吃!”

    他的身体不好,要尽可能少吃这种燥热的东西。

    这么凶残的语气,费云沉拧起剑眉,“只是一个火锅,你都不允许,你就这么对我儿子?”

    苏辞立刻说,“妈咪对我很好,妈咪一个人养我,很辛苦的。”

    苏晚心一点就炸,谁都能说她不好,但是费云沉这个当爸爸的最没有资格,“那你在哪儿?现在苏辞都四岁多了,他是我养大的!”

    费云沉的眸光忽尔一震,视线重新落到炸毛的女人身上。

    苏辞抿唇,伸手要从苏晚心抱,小手搂住她的脖子,乖巧紧张的说,“妈咪,我错了,我不吃火锅了,你们不要吵架。”

    他知道妈咪是为了他好。

    费云沉盯着儿子笑了下,然后长臂强硬的将女人一拉,搂入怀中,“爹地妈咪没有吵,只是在商量,声音大了点。”

    苏晚心瞪了他几眼,被男人警告的眼神压下放弃挣扎,心中却被儿子愧疚。

    沉默了片刻,苏晚心妥协,“好吧,不过要清汤锅。”

    苏辞失落的啊了一声。

    费云沉沉眸,偏向儿子,“鸳鸯锅是最后的底线。”

    气氛骤然紧张,最后以一比二达成协议,吃鸳鸯锅。

    费云沉开车带着一大一小去了江擒旗下的火锅店,终于能吃火锅,小孩儿高兴得不行。

    有费云沉打掩护,苏晚心一不注意,苏辞就赶紧吃辣锅里的食物,吃得小嘴都油油的。

    叮叮

    忽然电话响起,费云沉看了眼来电显示,是老宅的管家,费云沉往外走了几步后接起电话,那一头管家的声音就慌慌张张的传了过来:“少爷,老太太身体不太舒服,您赶紧回来看看吧。”

    费云沉抿唇,这车,连他车库里的平均价都赶不上。

    到了地方,苏晚心悠闲的抱着儿子下车,对身后的费云沉道,“把东西搬进来。”

    一趟一趟的将东西搬进去,费云沉的神色越发阴沉,俊脸紧绷。

    搬完最后一个东西后,费云沉心中怒气冲天,该死的女人,居然真把他当免费劳动力,就在旁边和玩儿。

    一转身,苏辞捧着热乎乎的白毛巾,眨着大眼睛,“给你擦哦!”

    顿时,费云沉心中的怒气消失全散,蹲下来单手轻松的抱起他,不愧是他儿子,血脉相连。

    “爹地,我想吃火锅。”苏辞抱着他的脖子,扑闪着大眼睛,声音软萌。

    儿子一个小小的要求,费云沉怎么会不满足,“好,爹地带你去吃火锅。”

    苏晚心换下了身上的脏衣服,挑了一套简单的衣服,将头发竖起,露出修长的脖颈,出门就看到费云沉抱着儿子,言笑晏晏,气氛很好的样子。

    苏晚心一下就酸了,才一天,儿子居然让他抱,还对他笑。

    苏辞看到妈咪出来,欢快的说,“妈咪,爹地带我们去吃火锅哦。”

    男人一转头,看向她。

    苏晚心愣了愣,不得不说,这男人价钱那么高,是有理由的,可能是因为热,男人的白衬衫袖子半挽在胳膊上,露出结实有力的肌肉,宽肩窄腰,长腿,那张俊脸清隽贵气,真是太好看了!

    行走的荷尔蒙!

    头牌,他绝对是头牌!

    收起花痴,苏晚心对儿子拉下脸,“是你想吃,是不是?不准吃!”

    他的身体不好,要尽可能少吃这种燥热的东西。

    这么凶残的语气,费云沉拧起剑眉,“只是一个火锅,你都不允许,你就这么对我儿子?”

    苏辞立刻说,“妈咪对我很好,妈咪一个人养我,很辛苦的。”

    苏晚心一点就炸,谁都能说她不好,但是费云沉这个当爸爸的最没有资格,“那你在哪儿?现在苏辞都四岁多了,他是我养大的!”

    费云沉的眸光忽尔一震,视线重新落到炸毛的女人身上。

    苏辞抿唇,伸手要从苏晚心抱,小手搂住她的脖子,乖巧紧张的说,“妈咪,我错了,我不吃火锅了,你们不要吵架。”

    他知道妈咪是为了他好。

    费云沉盯着儿子笑了下,然后长臂强硬的将女人一拉,搂入怀中,“爹地妈咪没有吵,只是在商量,声音大了点。”

    苏晚心瞪了他几眼,被男人警告的眼神压下放弃挣扎,心中却被儿子愧疚。

    沉默了片刻,苏晚心妥协,“好吧,不过要清汤锅。”

    苏辞失落的啊了一声。

    费云沉沉眸,偏向儿子,“鸳鸯锅是最后的底线。”

    气氛骤然紧张,最后以一比二达成协议,吃鸳鸯锅。

    费云沉开车带着一大一小去了江擒旗下的火锅店,终于能吃火锅,小孩儿高兴得不行。

    有费云沉打掩护,苏晚心一不注意,苏辞就赶紧吃辣锅里的食物,吃得小嘴都油油的。

    叮叮

    忽然电话响起,费云沉看了眼来电显示,是老宅的管家,费云沉往外走了几步后接起电话,那一头管家的声音就慌慌张张的传了过来:“少爷,老太太身体不太舒服,您赶紧回来看看吧。”

    费云沉抿唇,这车,连他车库里的平均价都赶不上。

    到了地方,苏晚心悠闲的抱着儿子下车,对身后的费云沉道,“把东西搬进来。”

    一趟一趟的将东西搬进去,费云沉的神色越发阴沉,俊脸紧绷。

    搬完最后一个东西后,费云沉心中怒气冲天,该死的女人,居然真把他当免费劳动力,就在旁边和玩儿。

    一转身,苏辞捧着热乎乎的白毛巾,眨着大眼睛,“给你擦哦!”

    顿时,费云沉心中的怒气消失全散,蹲下来单手轻松的抱起他,不愧是他儿子,血脉相连。

    “爹地,我想吃火锅。”苏辞抱着他的脖子,扑闪着大眼睛,声音软萌。

    儿子一个小小的要求,费云沉怎么会不满足,“好,爹地带你去吃火锅。”

    苏晚心换下了身上的脏衣服,挑了一套简单的衣服,将头发竖起,露出修长的脖颈,出门就看到费云沉抱着儿子,言笑晏晏,气氛很好的样子。

    苏晚心一下就酸了,才一天,儿子居然让他抱,还对他笑。

    苏辞看到妈咪出来,欢快的说,“妈咪,爹地带我们去吃火锅哦。”

    男人一转头,看向她。

    苏晚心愣了愣,不得不说,这男人价钱那么高,是有理由的,可能是因为热,男人的白衬衫袖子半挽在胳膊上,露出结实有力的肌肉,宽肩窄腰,长腿,那张俊脸清隽贵气,真是太好看了!

    行走的荷尔蒙!

    头牌,他绝对是头牌!

    收起花痴,苏晚心对儿子拉下脸,“是你想吃,是不是?不准吃!”

    他的身体不好,要尽可能少吃这种燥热的东西。

    这么凶残的语气,费云沉拧起剑眉,“只是一个火锅,你都不允许,你就这么对我儿子?”

    苏辞立刻说,“妈咪对我很好,妈咪一个人养我,很辛苦的。”

    苏晚心一点就炸,谁都能说她不好,但是费云沉这个当爸爸的最没有资格,“那你在哪儿?现在苏辞都四岁多了,他是我养大的!”

    费云沉的眸光忽尔一震,视线重新落到炸毛的女人身上。

    苏辞抿唇,伸手要从苏晚心抱,小手搂住她的脖子,乖巧紧张的说,“妈咪,我错了,我不吃火锅了,你们不要吵架。”

    他知道妈咪是为了他好。

    费云沉盯着儿子笑了下,然后长臂强硬的将女人一拉,搂入怀中,“爹地妈咪没有吵,只是在商量,声音大了点。”

    苏晚心瞪了他几眼,被男人警告的眼神压下放弃挣扎,心中却被儿子愧疚。

    沉默了片刻,苏晚心妥协,“好吧,不过要清汤锅。”

    苏辞失落的啊了一声。

    费云沉沉眸,偏向儿子,“鸳鸯锅是最后的底线。”

    气氛骤然紧张,最后以一比二达成协议,吃鸳鸯锅。

    费云沉开车带着一大一小去了江擒旗下的火锅店,终于能吃火锅,小孩儿高兴得不行。

    有费云沉打掩护,苏晚心一不注意,苏辞就赶紧吃辣锅里的食物,吃得小嘴都油油的。

    叮叮

    忽然电话响起,费云沉看了眼来电显示,是老宅的管家,费云沉往外走了几步后接起电话,那一头管家的声音就慌慌张张的传了过来:“少爷,老太太身体不太舒服,您赶紧回来看看吧。”

    费云沉抿唇,这车,连他车库里的平均价都赶不上。

    到了地方,苏晚心悠闲的抱着儿子下车,对身后的费云沉道,“把东西搬进来。”

    一趟一趟的将东西搬进去,费云沉的神色越发阴沉,俊脸紧绷。

    搬完最后一个东西后,费云沉心中怒气冲天,该死的女人,居然真把他当免费劳动力,就在旁边和玩儿。

    一转身,苏辞捧着热乎乎的白毛巾,眨着大眼睛,“给你擦哦!”

    顿时,费云沉心中的怒气消失全散,蹲下来单手轻松的抱起他,不愧是他儿子,血脉相连。

    “爹地,我想吃火锅。”苏辞抱着他的脖子,扑闪着大眼睛,声音软萌。

    儿子一个小小的要求,费云沉怎么会不满足,“好,爹地带你去吃火锅。”

    苏晚心换下了身上的脏衣服,挑了一套简单的衣服,将头发竖起,露出修长的脖颈,出门就看到费云沉抱着儿子,言笑晏晏,气氛很好的样子。

    苏晚心一下就酸了,才一天,儿子居然让他抱,还对他笑。

    苏辞看到妈咪出来,欢快的说,“妈咪,爹地带我们去吃火锅哦。”

    男人一转头,看向她。

    苏晚心愣了愣,不得不说,这男人价钱那么高,是有理由的,可能是因为热,男人的白衬衫袖子半挽在胳膊上,露出结实有力的肌肉,宽肩窄腰,长腿,那张俊脸清隽贵气,真是太好看了!

    行走的荷尔蒙!

    头牌,他绝对是头牌!

    收起花痴,苏晚心对儿子拉下脸,“是你想吃,是不是?不准吃!”

    他的身体不好,要尽可能少吃这种燥热的东西。

    这么凶残的语气,费云沉拧起剑眉,“只是一个火锅,你都不允许,你就这么对我儿子?”

    苏辞立刻说,“妈咪对我很好,妈咪一个人养我,很辛苦的。”

    苏晚心一点就炸,谁都能说她不好,但是费云沉这个当爸爸的最没有资格,“那你在哪儿?现在苏辞都四岁多了,他是我养大的!”

    费云沉的眸光忽尔一震,视线重新落到炸毛的女人身上。

    苏辞抿唇,伸手要从苏晚心抱,小手搂住她的脖子,乖巧紧张的说,“妈咪,我错了,我不吃火锅了,你们不要吵架。”

    他知道妈咪是为了他好。

    费云沉盯着儿子笑了下,然后长臂强硬的将女人一拉,搂入怀中,“爹地妈咪没有吵,只是在商量,声音大了点。”

    苏晚心瞪了他几眼,被男人警告的眼神压下放弃挣扎,心中却被儿子愧疚。

    沉默了片刻,苏晚心妥协,“好吧,不过要清汤锅。”

    苏辞失落的啊了一声。

    费云沉沉眸,偏向儿子,“鸳鸯锅是最后的底线。”

    气氛骤然紧张,最后以一比二达成协议,吃鸳鸯锅。

    费云沉开车带着一大一小去了江擒旗下的火锅店,终于能吃火锅,小孩儿高兴得不行。

    有费云沉打掩护,苏晚心一不注意,苏辞就赶紧吃辣锅里的食物,吃得小嘴都油油的。

    叮叮

    忽然电话响起,费云沉看了眼来电显示,是老宅的管家,费云沉往外走了几步后接起电话,那一头管家的声音就慌慌张张的传了过来:“少爷,老太太身体不太舒服,您赶紧回来看看吧。”

    费云沉抿唇,这车,连他车库里的平均价都赶不上。

    到了地方,苏晚心悠闲的抱着儿子下车,对身后的费云沉道,“把东西搬进来。”

    一趟一趟的将东西搬进去,费云沉的神色越发阴沉,俊脸紧绷。

    搬完最后一个东西后,费云沉心中怒气冲天,该死的女人,居然真把他当免费劳动力,就在旁边和玩儿。

    一转身,苏辞捧着热乎乎的白毛巾,眨着大眼睛,“给你擦哦!”

    顿时,费云沉心中的怒气消失全散,蹲下来单手轻松的抱起他,不愧是他儿子,血脉相连。

    “爹地,我想吃火锅。”苏辞抱着他的脖子,扑闪着大眼睛,声音软萌。

    儿子一个小小的要求,费云沉怎么会不满足,“好,爹地带你去吃火锅。”

    苏晚心换下了身上的脏衣服,挑了一套简单的衣服,将头发竖起,露出修长的脖颈,出门就看到费云沉抱着儿子,言笑晏晏,气氛很好的样子。

    苏晚心一下就酸了,才一天,儿子居然让他抱,还对他笑。

    苏辞看到妈咪出来,欢快的说,“妈咪,爹地带我们去吃火锅哦。”

    男人一转头,看向她。

    苏晚心愣了愣,不得不说,这男人价钱那么高,是有理由的,可能是因为热,男人的白衬衫袖子半挽在胳膊上,露出结实有力的肌肉,宽肩窄腰,长腿,那张俊脸清隽贵气,真是太好看了!

    行走的荷尔蒙!

    头牌,他绝对是头牌!

    收起花痴,苏晚心对儿子拉下脸,“是你想吃,是不是?不准吃!”

    他的身体不好,要尽可能少吃这种燥热的东西。

    这么凶残的语气,费云沉拧起剑眉,“只是一个火锅,你都不允许,你就这么对我儿子?”

    苏辞立刻说,“妈咪对我很好,妈咪一个人养我,很辛苦的。”

    苏晚心一点就炸,谁都能说她不好,但是费云沉这个当爸爸的最没有资格,“那你在哪儿?现在苏辞都四岁多了,他是我养大的!”

    费云沉的眸光忽尔一震,视线重新落到炸毛的女人身上。

    苏辞抿唇,伸手要从苏晚心抱,小手搂住她的脖子,乖巧紧张的说,“妈咪,我错了,我不吃火锅了,你们不要吵架。”

    他知道妈咪是为了他好。

    费云沉盯着儿子笑了下,然后长臂强硬的将女人一拉,搂入怀中,“爹地妈咪没有吵,只是在商量,声音大了点。”

    苏晚心瞪了他几眼,被男人警告的眼神压下放弃挣扎,心中却被儿子愧疚。

    沉默了片刻,苏晚心妥协,“好吧,不过要清汤锅。”

    苏辞失落的啊了一声。

    费云沉沉眸,偏向儿子,“鸳鸯锅是最后的底线。”

    气氛骤然紧张,最后以一比二达成协议,吃鸳鸯锅。

    费云沉开车带着一大一小去了江擒旗下的火锅店,终于能吃火锅,小孩儿高兴得不行。

    有费云沉打掩护,苏晚心一不注意,苏辞就赶紧吃辣锅里的食物,吃得小嘴都油油的。

    叮叮

    忽然电话响起,费云沉看了眼来电显示,是老宅的管家,费云沉往外走了几步后接起电话,那一头管家的声音就慌慌张张的传了过来:“少爷,老太太身体不太舒服,您赶紧回来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