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300万没白花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看着李梦莲目瞪口呆的模样,苏晚心嗤笑一声,悠悠道:“看来这云碧水岸的房子也不怎么贵嘛,主要还是看人,有的人就是没本事,还要充样子。”

    “你别以为傍上了大款就能嘚瑟!”李梦莲的眼神恶狠狠的:“别忘了当年我能把你踩到脚底下,如今也”

    “啪!”

    还没等她说完话,苏晚心扬手就是一个巴掌。

    “李梦莲,这一巴掌,多谢你当年送我的教训,我苏晚心既然回来了,当年的事情,一定会叫你们百倍千倍奉还!至于今后你还想要怎么对付我,我拭目以待!”

    苏晚心气场全开,狠狠一巴掌打的李梦莲整个人都愣住了,扬起手就要打下去。

    费云沉深邃的眼眸一沉,大掌扣住疯子似的李梦莲,“刘昀,这种疯子以后不准放进来。”

    当着他的面,打他儿子的妈咪,当他不存在吗?

    “赶紧滚吧你!”刘昀趁李梦莲愣住,连拖带拉的将李梦莲推了出去,反手将门给砸上了。

    回头,对着苏晚心恭恭敬敬的笑了笑:“手续下午就能办好,这是钥匙,苏小姐可以尽快入住了。”

    李梦莲被打了脸,工作也顾不上了,坐回自己的红色跑车,恼怒的捶了几下方向胖。

    苏晚心不仅没死,现在还傍上了大款,无端感到了一种被打脸的愤怒。

    随即,她露出冷笑,不管她攀上什么人,她的往事都会成为她一生磨灭不掉的阴影,只要这个男人知道她的过去多么的肮脏不堪,到时候苏晚心就又是阴沟里的破船。

    本来想告诉李承潼,苏晚心没有死的消息,但是现在李梦莲不这么想了,最近李承潼生意出了问题,要是看到苏晚心傍了个有钱,会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的。

    李梦莲恨恨的摸了摸被打得红肿的脸,等着!

    另一边云碧水岸内,苏晚心笑弯了眼,晃了晃手中的房产证,“我们回去收拾东西,今天就搬过来。”

    费云沉点头,那个小破房子安全不怎么样,他儿子不能住在那么廉价的地方。

    遂准备打电话,“我叫搬家公司来。”

    苏晚心不赞同的看他,怎么这么浪费,“不用叫了,我们东西不多,你这么一个大男人在这儿还需要找搬家公司?浪费钱!”

    费云沉剑眉一拧,脸色难看了几分,这女人把自己当免费劳动力!?

    不等他说话,女人就招手回家。

    苏晚心刚回国,东西不多,收拾起来很快,小苏辞也跟着忙前忙后的搬小枕头什么的,费云沉看着儿子沉稳懂事的模样,恼怒的瞪了瞪她。

    不仅让他当苦力,还敢使唤他儿子!

    为了尽快博取儿子的好感度,费云沉加大收拾东西的力度,展现强大,将东西全部搬到车上。

    到最后,苏晚心就指点江山的收拾了一下东西,打包,搬运行李箱等的力气活,全部被费云沉包揽。

    苏晚心不由感慨,这三百万没白花!

    苏晚心本来打算自己开车,到停车场,男人却伸手,“钥匙。”

    “你要开?”苏晚心眨眨眼,万一碰坏了怎么办?她的心肝宝贝儿车,但是孩子不能坐前面,总得有一个人陪着苏辞。

    苏晚心妥协,“好吧,那你小心点哦,这车很贵的。”

    看着李梦莲目瞪口呆的模样,苏晚心嗤笑一声,悠悠道:“看来这云碧水岸的房子也不怎么贵嘛,主要还是看人,有的人就是没本事,还要充样子。”

    “你别以为傍上了大款就能嘚瑟!”李梦莲的眼神恶狠狠的:“别忘了当年我能把你踩到脚底下,如今也”

    “啪!”

    还没等她说完话,苏晚心扬手就是一个巴掌。

    “李梦莲,这一巴掌,多谢你当年送我的教训,我苏晚心既然回来了,当年的事情,一定会叫你们百倍千倍奉还!至于今后你还想要怎么对付我,我拭目以待!”

    苏晚心气场全开,狠狠一巴掌打的李梦莲整个人都愣住了,扬起手就要打下去。

    费云沉深邃的眼眸一沉,大掌扣住疯子似的李梦莲,“刘昀,这种疯子以后不准放进来。”

    当着他的面,打他儿子的妈咪,当他不存在吗?

    “赶紧滚吧你!”刘昀趁李梦莲愣住,连拖带拉的将李梦莲推了出去,反手将门给砸上了。

    回头,对着苏晚心恭恭敬敬的笑了笑:“手续下午就能办好,这是钥匙,苏小姐可以尽快入住了。”

    李梦莲被打了脸,工作也顾不上了,坐回自己的红色跑车,恼怒的捶了几下方向胖。

    苏晚心不仅没死,现在还傍上了大款,无端感到了一种被打脸的愤怒。

    随即,她露出冷笑,不管她攀上什么人,她的往事都会成为她一生磨灭不掉的阴影,只要这个男人知道她的过去多么的肮脏不堪,到时候苏晚心就又是阴沟里的破船。

    本来想告诉李承潼,苏晚心没有死的消息,但是现在李梦莲不这么想了,最近李承潼生意出了问题,要是看到苏晚心傍了个有钱,会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的。

    李梦莲恨恨的摸了摸被打得红肿的脸,等着!

    另一边云碧水岸内,苏晚心笑弯了眼,晃了晃手中的房产证,“我们回去收拾东西,今天就搬过来。”

    费云沉点头,那个小破房子安全不怎么样,他儿子不能住在那么廉价的地方。

    遂准备打电话,“我叫搬家公司来。”

    苏晚心不赞同的看他,怎么这么浪费,“不用叫了,我们东西不多,你这么一个大男人在这儿还需要找搬家公司?浪费钱!”

    费云沉剑眉一拧,脸色难看了几分,这女人把自己当免费劳动力!?

    不等他说话,女人就招手回家。

    苏晚心刚回国,东西不多,收拾起来很快,小苏辞也跟着忙前忙后的搬小枕头什么的,费云沉看着儿子沉稳懂事的模样,恼怒的瞪了瞪她。

    不仅让他当苦力,还敢使唤他儿子!

    为了尽快博取儿子的好感度,费云沉加大收拾东西的力度,展现强大,将东西全部搬到车上。

    到最后,苏晚心就指点江山的收拾了一下东西,打包,搬运行李箱等的力气活,全部被费云沉包揽。

    苏晚心不由感慨,这三百万没白花!

    苏晚心本来打算自己开车,到停车场,男人却伸手,“钥匙。”

    “你要开?”苏晚心眨眨眼,万一碰坏了怎么办?她的心肝宝贝儿车,但是孩子不能坐前面,总得有一个人陪着苏辞。

    苏晚心妥协,“好吧,那你小心点哦,这车很贵的。”

    看着李梦莲目瞪口呆的模样,苏晚心嗤笑一声,悠悠道:“看来这云碧水岸的房子也不怎么贵嘛,主要还是看人,有的人就是没本事,还要充样子。”

    “你别以为傍上了大款就能嘚瑟!”李梦莲的眼神恶狠狠的:“别忘了当年我能把你踩到脚底下,如今也”

    “啪!”

    还没等她说完话,苏晚心扬手就是一个巴掌。

    “李梦莲,这一巴掌,多谢你当年送我的教训,我苏晚心既然回来了,当年的事情,一定会叫你们百倍千倍奉还!至于今后你还想要怎么对付我,我拭目以待!”

    苏晚心气场全开,狠狠一巴掌打的李梦莲整个人都愣住了,扬起手就要打下去。

    费云沉深邃的眼眸一沉,大掌扣住疯子似的李梦莲,“刘昀,这种疯子以后不准放进来。”

    当着他的面,打他儿子的妈咪,当他不存在吗?

    “赶紧滚吧你!”刘昀趁李梦莲愣住,连拖带拉的将李梦莲推了出去,反手将门给砸上了。

    回头,对着苏晚心恭恭敬敬的笑了笑:“手续下午就能办好,这是钥匙,苏小姐可以尽快入住了。”

    李梦莲被打了脸,工作也顾不上了,坐回自己的红色跑车,恼怒的捶了几下方向胖。

    苏晚心不仅没死,现在还傍上了大款,无端感到了一种被打脸的愤怒。

    随即,她露出冷笑,不管她攀上什么人,她的往事都会成为她一生磨灭不掉的阴影,只要这个男人知道她的过去多么的肮脏不堪,到时候苏晚心就又是阴沟里的破船。

    本来想告诉李承潼,苏晚心没有死的消息,但是现在李梦莲不这么想了,最近李承潼生意出了问题,要是看到苏晚心傍了个有钱,会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的。

    李梦莲恨恨的摸了摸被打得红肿的脸,等着!

    另一边云碧水岸内,苏晚心笑弯了眼,晃了晃手中的房产证,“我们回去收拾东西,今天就搬过来。”

    费云沉点头,那个小破房子安全不怎么样,他儿子不能住在那么廉价的地方。

    遂准备打电话,“我叫搬家公司来。”

    苏晚心不赞同的看他,怎么这么浪费,“不用叫了,我们东西不多,你这么一个大男人在这儿还需要找搬家公司?浪费钱!”

    费云沉剑眉一拧,脸色难看了几分,这女人把自己当免费劳动力!?

    不等他说话,女人就招手回家。

    苏晚心刚回国,东西不多,收拾起来很快,小苏辞也跟着忙前忙后的搬小枕头什么的,费云沉看着儿子沉稳懂事的模样,恼怒的瞪了瞪她。

    不仅让他当苦力,还敢使唤他儿子!

    为了尽快博取儿子的好感度,费云沉加大收拾东西的力度,展现强大,将东西全部搬到车上。

    到最后,苏晚心就指点江山的收拾了一下东西,打包,搬运行李箱等的力气活,全部被费云沉包揽。

    苏晚心不由感慨,这三百万没白花!

    苏晚心本来打算自己开车,到停车场,男人却伸手,“钥匙。”

    “你要开?”苏晚心眨眨眼,万一碰坏了怎么办?她的心肝宝贝儿车,但是孩子不能坐前面,总得有一个人陪着苏辞。

    苏晚心妥协,“好吧,那你小心点哦,这车很贵的。”

    看着李梦莲目瞪口呆的模样,苏晚心嗤笑一声,悠悠道:“看来这云碧水岸的房子也不怎么贵嘛,主要还是看人,有的人就是没本事,还要充样子。”

    “你别以为傍上了大款就能嘚瑟!”李梦莲的眼神恶狠狠的:“别忘了当年我能把你踩到脚底下,如今也”

    “啪!”

    还没等她说完话,苏晚心扬手就是一个巴掌。

    “李梦莲,这一巴掌,多谢你当年送我的教训,我苏晚心既然回来了,当年的事情,一定会叫你们百倍千倍奉还!至于今后你还想要怎么对付我,我拭目以待!”

    苏晚心气场全开,狠狠一巴掌打的李梦莲整个人都愣住了,扬起手就要打下去。

    费云沉深邃的眼眸一沉,大掌扣住疯子似的李梦莲,“刘昀,这种疯子以后不准放进来。”

    当着他的面,打他儿子的妈咪,当他不存在吗?

    “赶紧滚吧你!”刘昀趁李梦莲愣住,连拖带拉的将李梦莲推了出去,反手将门给砸上了。

    回头,对着苏晚心恭恭敬敬的笑了笑:“手续下午就能办好,这是钥匙,苏小姐可以尽快入住了。”

    李梦莲被打了脸,工作也顾不上了,坐回自己的红色跑车,恼怒的捶了几下方向胖。

    苏晚心不仅没死,现在还傍上了大款,无端感到了一种被打脸的愤怒。

    随即,她露出冷笑,不管她攀上什么人,她的往事都会成为她一生磨灭不掉的阴影,只要这个男人知道她的过去多么的肮脏不堪,到时候苏晚心就又是阴沟里的破船。

    本来想告诉李承潼,苏晚心没有死的消息,但是现在李梦莲不这么想了,最近李承潼生意出了问题,要是看到苏晚心傍了个有钱,会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的。

    李梦莲恨恨的摸了摸被打得红肿的脸,等着!

    另一边云碧水岸内,苏晚心笑弯了眼,晃了晃手中的房产证,“我们回去收拾东西,今天就搬过来。”

    费云沉点头,那个小破房子安全不怎么样,他儿子不能住在那么廉价的地方。

    遂准备打电话,“我叫搬家公司来。”

    苏晚心不赞同的看他,怎么这么浪费,“不用叫了,我们东西不多,你这么一个大男人在这儿还需要找搬家公司?浪费钱!”

    费云沉剑眉一拧,脸色难看了几分,这女人把自己当免费劳动力!?

    不等他说话,女人就招手回家。

    苏晚心刚回国,东西不多,收拾起来很快,小苏辞也跟着忙前忙后的搬小枕头什么的,费云沉看着儿子沉稳懂事的模样,恼怒的瞪了瞪她。

    不仅让他当苦力,还敢使唤他儿子!

    为了尽快博取儿子的好感度,费云沉加大收拾东西的力度,展现强大,将东西全部搬到车上。

    到最后,苏晚心就指点江山的收拾了一下东西,打包,搬运行李箱等的力气活,全部被费云沉包揽。

    苏晚心不由感慨,这三百万没白花!

    苏晚心本来打算自己开车,到停车场,男人却伸手,“钥匙。”

    “你要开?”苏晚心眨眨眼,万一碰坏了怎么办?她的心肝宝贝儿车,但是孩子不能坐前面,总得有一个人陪着苏辞。

    苏晚心妥协,“好吧,那你小心点哦,这车很贵的。”

    看着李梦莲目瞪口呆的模样,苏晚心嗤笑一声,悠悠道:“看来这云碧水岸的房子也不怎么贵嘛,主要还是看人,有的人就是没本事,还要充样子。”

    “你别以为傍上了大款就能嘚瑟!”李梦莲的眼神恶狠狠的:“别忘了当年我能把你踩到脚底下,如今也”

    “啪!”

    还没等她说完话,苏晚心扬手就是一个巴掌。

    “李梦莲,这一巴掌,多谢你当年送我的教训,我苏晚心既然回来了,当年的事情,一定会叫你们百倍千倍奉还!至于今后你还想要怎么对付我,我拭目以待!”

    苏晚心气场全开,狠狠一巴掌打的李梦莲整个人都愣住了,扬起手就要打下去。

    费云沉深邃的眼眸一沉,大掌扣住疯子似的李梦莲,“刘昀,这种疯子以后不准放进来。”

    当着他的面,打他儿子的妈咪,当他不存在吗?

    “赶紧滚吧你!”刘昀趁李梦莲愣住,连拖带拉的将李梦莲推了出去,反手将门给砸上了。

    回头,对着苏晚心恭恭敬敬的笑了笑:“手续下午就能办好,这是钥匙,苏小姐可以尽快入住了。”

    李梦莲被打了脸,工作也顾不上了,坐回自己的红色跑车,恼怒的捶了几下方向胖。

    苏晚心不仅没死,现在还傍上了大款,无端感到了一种被打脸的愤怒。

    随即,她露出冷笑,不管她攀上什么人,她的往事都会成为她一生磨灭不掉的阴影,只要这个男人知道她的过去多么的肮脏不堪,到时候苏晚心就又是阴沟里的破船。

    本来想告诉李承潼,苏晚心没有死的消息,但是现在李梦莲不这么想了,最近李承潼生意出了问题,要是看到苏晚心傍了个有钱,会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的。

    李梦莲恨恨的摸了摸被打得红肿的脸,等着!

    另一边云碧水岸内,苏晚心笑弯了眼,晃了晃手中的房产证,“我们回去收拾东西,今天就搬过来。”

    费云沉点头,那个小破房子安全不怎么样,他儿子不能住在那么廉价的地方。

    遂准备打电话,“我叫搬家公司来。”

    苏晚心不赞同的看他,怎么这么浪费,“不用叫了,我们东西不多,你这么一个大男人在这儿还需要找搬家公司?浪费钱!”

    费云沉剑眉一拧,脸色难看了几分,这女人把自己当免费劳动力!?

    不等他说话,女人就招手回家。

    苏晚心刚回国,东西不多,收拾起来很快,小苏辞也跟着忙前忙后的搬小枕头什么的,费云沉看着儿子沉稳懂事的模样,恼怒的瞪了瞪她。

    不仅让他当苦力,还敢使唤他儿子!

    为了尽快博取儿子的好感度,费云沉加大收拾东西的力度,展现强大,将东西全部搬到车上。

    到最后,苏晚心就指点江山的收拾了一下东西,打包,搬运行李箱等的力气活,全部被费云沉包揽。

    苏晚心不由感慨,这三百万没白花!

    苏晚心本来打算自己开车,到停车场,男人却伸手,“钥匙。”

    “你要开?”苏晚心眨眨眼,万一碰坏了怎么办?她的心肝宝贝儿车,但是孩子不能坐前面,总得有一个人陪着苏辞。

    苏晚心妥协,“好吧,那你小心点哦,这车很贵的。”

    看着李梦莲目瞪口呆的模样,苏晚心嗤笑一声,悠悠道:“看来这云碧水岸的房子也不怎么贵嘛,主要还是看人,有的人就是没本事,还要充样子。”

    “你别以为傍上了大款就能嘚瑟!”李梦莲的眼神恶狠狠的:“别忘了当年我能把你踩到脚底下,如今也”

    “啪!”

    还没等她说完话,苏晚心扬手就是一个巴掌。

    “李梦莲,这一巴掌,多谢你当年送我的教训,我苏晚心既然回来了,当年的事情,一定会叫你们百倍千倍奉还!至于今后你还想要怎么对付我,我拭目以待!”

    苏晚心气场全开,狠狠一巴掌打的李梦莲整个人都愣住了,扬起手就要打下去。

    费云沉深邃的眼眸一沉,大掌扣住疯子似的李梦莲,“刘昀,这种疯子以后不准放进来。”

    当着他的面,打他儿子的妈咪,当他不存在吗?

    “赶紧滚吧你!”刘昀趁李梦莲愣住,连拖带拉的将李梦莲推了出去,反手将门给砸上了。

    回头,对着苏晚心恭恭敬敬的笑了笑:“手续下午就能办好,这是钥匙,苏小姐可以尽快入住了。”

    李梦莲被打了脸,工作也顾不上了,坐回自己的红色跑车,恼怒的捶了几下方向胖。

    苏晚心不仅没死,现在还傍上了大款,无端感到了一种被打脸的愤怒。

    随即,她露出冷笑,不管她攀上什么人,她的往事都会成为她一生磨灭不掉的阴影,只要这个男人知道她的过去多么的肮脏不堪,到时候苏晚心就又是阴沟里的破船。

    本来想告诉李承潼,苏晚心没有死的消息,但是现在李梦莲不这么想了,最近李承潼生意出了问题,要是看到苏晚心傍了个有钱,会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的。

    李梦莲恨恨的摸了摸被打得红肿的脸,等着!

    另一边云碧水岸内,苏晚心笑弯了眼,晃了晃手中的房产证,“我们回去收拾东西,今天就搬过来。”

    费云沉点头,那个小破房子安全不怎么样,他儿子不能住在那么廉价的地方。

    遂准备打电话,“我叫搬家公司来。”

    苏晚心不赞同的看他,怎么这么浪费,“不用叫了,我们东西不多,你这么一个大男人在这儿还需要找搬家公司?浪费钱!”

    费云沉剑眉一拧,脸色难看了几分,这女人把自己当免费劳动力!?

    不等他说话,女人就招手回家。

    苏晚心刚回国,东西不多,收拾起来很快,小苏辞也跟着忙前忙后的搬小枕头什么的,费云沉看着儿子沉稳懂事的模样,恼怒的瞪了瞪她。

    不仅让他当苦力,还敢使唤他儿子!

    为了尽快博取儿子的好感度,费云沉加大收拾东西的力度,展现强大,将东西全部搬到车上。

    到最后,苏晚心就指点江山的收拾了一下东西,打包,搬运行李箱等的力气活,全部被费云沉包揽。

    苏晚心不由感慨,这三百万没白花!

    苏晚心本来打算自己开车,到停车场,男人却伸手,“钥匙。”

    “你要开?”苏晚心眨眨眼,万一碰坏了怎么办?她的心肝宝贝儿车,但是孩子不能坐前面,总得有一个人陪着苏辞。

    苏晚心妥协,“好吧,那你小心点哦,这车很贵的。”

    看着李梦莲目瞪口呆的模样,苏晚心嗤笑一声,悠悠道:“看来这云碧水岸的房子也不怎么贵嘛,主要还是看人,有的人就是没本事,还要充样子。”

    “你别以为傍上了大款就能嘚瑟!”李梦莲的眼神恶狠狠的:“别忘了当年我能把你踩到脚底下,如今也”

    “啪!”

    还没等她说完话,苏晚心扬手就是一个巴掌。

    “李梦莲,这一巴掌,多谢你当年送我的教训,我苏晚心既然回来了,当年的事情,一定会叫你们百倍千倍奉还!至于今后你还想要怎么对付我,我拭目以待!”

    苏晚心气场全开,狠狠一巴掌打的李梦莲整个人都愣住了,扬起手就要打下去。

    费云沉深邃的眼眸一沉,大掌扣住疯子似的李梦莲,“刘昀,这种疯子以后不准放进来。”

    当着他的面,打他儿子的妈咪,当他不存在吗?

    “赶紧滚吧你!”刘昀趁李梦莲愣住,连拖带拉的将李梦莲推了出去,反手将门给砸上了。

    回头,对着苏晚心恭恭敬敬的笑了笑:“手续下午就能办好,这是钥匙,苏小姐可以尽快入住了。”

    李梦莲被打了脸,工作也顾不上了,坐回自己的红色跑车,恼怒的捶了几下方向胖。

    苏晚心不仅没死,现在还傍上了大款,无端感到了一种被打脸的愤怒。

    随即,她露出冷笑,不管她攀上什么人,她的往事都会成为她一生磨灭不掉的阴影,只要这个男人知道她的过去多么的肮脏不堪,到时候苏晚心就又是阴沟里的破船。

    本来想告诉李承潼,苏晚心没有死的消息,但是现在李梦莲不这么想了,最近李承潼生意出了问题,要是看到苏晚心傍了个有钱,会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的。

    李梦莲恨恨的摸了摸被打得红肿的脸,等着!

    另一边云碧水岸内,苏晚心笑弯了眼,晃了晃手中的房产证,“我们回去收拾东西,今天就搬过来。”

    费云沉点头,那个小破房子安全不怎么样,他儿子不能住在那么廉价的地方。

    遂准备打电话,“我叫搬家公司来。”

    苏晚心不赞同的看他,怎么这么浪费,“不用叫了,我们东西不多,你这么一个大男人在这儿还需要找搬家公司?浪费钱!”

    费云沉剑眉一拧,脸色难看了几分,这女人把自己当免费劳动力!?

    不等他说话,女人就招手回家。

    苏晚心刚回国,东西不多,收拾起来很快,小苏辞也跟着忙前忙后的搬小枕头什么的,费云沉看着儿子沉稳懂事的模样,恼怒的瞪了瞪她。

    不仅让他当苦力,还敢使唤他儿子!

    为了尽快博取儿子的好感度,费云沉加大收拾东西的力度,展现强大,将东西全部搬到车上。

    到最后,苏晚心就指点江山的收拾了一下东西,打包,搬运行李箱等的力气活,全部被费云沉包揽。

    苏晚心不由感慨,这三百万没白花!

    苏晚心本来打算自己开车,到停车场,男人却伸手,“钥匙。”

    “你要开?”苏晚心眨眨眼,万一碰坏了怎么办?她的心肝宝贝儿车,但是孩子不能坐前面,总得有一个人陪着苏辞。

    苏晚心妥协,“好吧,那你小心点哦,这车很贵的。”

    看着李梦莲目瞪口呆的模样,苏晚心嗤笑一声,悠悠道:“看来这云碧水岸的房子也不怎么贵嘛,主要还是看人,有的人就是没本事,还要充样子。”

    “你别以为傍上了大款就能嘚瑟!”李梦莲的眼神恶狠狠的:“别忘了当年我能把你踩到脚底下,如今也”

    “啪!”

    还没等她说完话,苏晚心扬手就是一个巴掌。

    “李梦莲,这一巴掌,多谢你当年送我的教训,我苏晚心既然回来了,当年的事情,一定会叫你们百倍千倍奉还!至于今后你还想要怎么对付我,我拭目以待!”

    苏晚心气场全开,狠狠一巴掌打的李梦莲整个人都愣住了,扬起手就要打下去。

    费云沉深邃的眼眸一沉,大掌扣住疯子似的李梦莲,“刘昀,这种疯子以后不准放进来。”

    当着他的面,打他儿子的妈咪,当他不存在吗?

    “赶紧滚吧你!”刘昀趁李梦莲愣住,连拖带拉的将李梦莲推了出去,反手将门给砸上了。

    回头,对着苏晚心恭恭敬敬的笑了笑:“手续下午就能办好,这是钥匙,苏小姐可以尽快入住了。”

    李梦莲被打了脸,工作也顾不上了,坐回自己的红色跑车,恼怒的捶了几下方向胖。

    苏晚心不仅没死,现在还傍上了大款,无端感到了一种被打脸的愤怒。

    随即,她露出冷笑,不管她攀上什么人,她的往事都会成为她一生磨灭不掉的阴影,只要这个男人知道她的过去多么的肮脏不堪,到时候苏晚心就又是阴沟里的破船。

    本来想告诉李承潼,苏晚心没有死的消息,但是现在李梦莲不这么想了,最近李承潼生意出了问题,要是看到苏晚心傍了个有钱,会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的。

    李梦莲恨恨的摸了摸被打得红肿的脸,等着!

    另一边云碧水岸内,苏晚心笑弯了眼,晃了晃手中的房产证,“我们回去收拾东西,今天就搬过来。”

    费云沉点头,那个小破房子安全不怎么样,他儿子不能住在那么廉价的地方。

    遂准备打电话,“我叫搬家公司来。”

    苏晚心不赞同的看他,怎么这么浪费,“不用叫了,我们东西不多,你这么一个大男人在这儿还需要找搬家公司?浪费钱!”

    费云沉剑眉一拧,脸色难看了几分,这女人把自己当免费劳动力!?

    不等他说话,女人就招手回家。

    苏晚心刚回国,东西不多,收拾起来很快,小苏辞也跟着忙前忙后的搬小枕头什么的,费云沉看着儿子沉稳懂事的模样,恼怒的瞪了瞪她。

    不仅让他当苦力,还敢使唤他儿子!

    为了尽快博取儿子的好感度,费云沉加大收拾东西的力度,展现强大,将东西全部搬到车上。

    到最后,苏晚心就指点江山的收拾了一下东西,打包,搬运行李箱等的力气活,全部被费云沉包揽。

    苏晚心不由感慨,这三百万没白花!

    苏晚心本来打算自己开车,到停车场,男人却伸手,“钥匙。”

    “你要开?”苏晚心眨眨眼,万一碰坏了怎么办?她的心肝宝贝儿车,但是孩子不能坐前面,总得有一个人陪着苏辞。

    苏晚心妥协,“好吧,那你小心点哦,这车很贵的。”

    看着李梦莲目瞪口呆的模样,苏晚心嗤笑一声,悠悠道:“看来这云碧水岸的房子也不怎么贵嘛,主要还是看人,有的人就是没本事,还要充样子。”

    “你别以为傍上了大款就能嘚瑟!”李梦莲的眼神恶狠狠的:“别忘了当年我能把你踩到脚底下,如今也”

    “啪!”

    还没等她说完话,苏晚心扬手就是一个巴掌。

    “李梦莲,这一巴掌,多谢你当年送我的教训,我苏晚心既然回来了,当年的事情,一定会叫你们百倍千倍奉还!至于今后你还想要怎么对付我,我拭目以待!”

    苏晚心气场全开,狠狠一巴掌打的李梦莲整个人都愣住了,扬起手就要打下去。

    费云沉深邃的眼眸一沉,大掌扣住疯子似的李梦莲,“刘昀,这种疯子以后不准放进来。”

    当着他的面,打他儿子的妈咪,当他不存在吗?

    “赶紧滚吧你!”刘昀趁李梦莲愣住,连拖带拉的将李梦莲推了出去,反手将门给砸上了。

    回头,对着苏晚心恭恭敬敬的笑了笑:“手续下午就能办好,这是钥匙,苏小姐可以尽快入住了。”

    李梦莲被打了脸,工作也顾不上了,坐回自己的红色跑车,恼怒的捶了几下方向胖。

    苏晚心不仅没死,现在还傍上了大款,无端感到了一种被打脸的愤怒。

    随即,她露出冷笑,不管她攀上什么人,她的往事都会成为她一生磨灭不掉的阴影,只要这个男人知道她的过去多么的肮脏不堪,到时候苏晚心就又是阴沟里的破船。

    本来想告诉李承潼,苏晚心没有死的消息,但是现在李梦莲不这么想了,最近李承潼生意出了问题,要是看到苏晚心傍了个有钱,会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的。

    李梦莲恨恨的摸了摸被打得红肿的脸,等着!

    另一边云碧水岸内,苏晚心笑弯了眼,晃了晃手中的房产证,“我们回去收拾东西,今天就搬过来。”

    费云沉点头,那个小破房子安全不怎么样,他儿子不能住在那么廉价的地方。

    遂准备打电话,“我叫搬家公司来。”

    苏晚心不赞同的看他,怎么这么浪费,“不用叫了,我们东西不多,你这么一个大男人在这儿还需要找搬家公司?浪费钱!”

    费云沉剑眉一拧,脸色难看了几分,这女人把自己当免费劳动力!?

    不等他说话,女人就招手回家。

    苏晚心刚回国,东西不多,收拾起来很快,小苏辞也跟着忙前忙后的搬小枕头什么的,费云沉看着儿子沉稳懂事的模样,恼怒的瞪了瞪她。

    不仅让他当苦力,还敢使唤他儿子!

    为了尽快博取儿子的好感度,费云沉加大收拾东西的力度,展现强大,将东西全部搬到车上。

    到最后,苏晚心就指点江山的收拾了一下东西,打包,搬运行李箱等的力气活,全部被费云沉包揽。

    苏晚心不由感慨,这三百万没白花!

    苏晚心本来打算自己开车,到停车场,男人却伸手,“钥匙。”

    “你要开?”苏晚心眨眨眼,万一碰坏了怎么办?她的心肝宝贝儿车,但是孩子不能坐前面,总得有一个人陪着苏辞。

    苏晚心妥协,“好吧,那你小心点哦,这车很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