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其他类型 > 媚骨驭兽师 > 第1379章 她是本君娘子

第1379章 她是本君娘子

推荐阅读: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我的美味儿媳   欲仙欲死沈曼   绝色儿媳   美女老师俏儿媳   明星潜规则之皇   飘飘欲仙   得说爱时必说爱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   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   黄泉杂货铺   最强医圣林奇   穿越风流之情深深雨蒙蒙   蜜桃小渴   哑巴秦立  

    她听哥哥的语气,好像那人找长夜哥哥,长夜哥哥就会去一样。pbtxt

    陆时凤抬眸看她妹,一双桃花眼漂亮韵致,半响,他淡淡道:“不是谁,你不认识。”

    他这妹妹被宠得不知天高地厚,她喜欢傅长夜,要是知道傅长夜瞧上了那位顾导,保不准去找人麻烦。

    现在傅长夜摆明如宝如珠的宠顾随意,他不想让陆时樱去找顾随意麻烦,导致和傅长夜交恶。

    陆时樱一瘪嘴,嘟囔道:“不说就不说,我自己去查。撄”

    *

    傅长夜收到的那条短信是唐卿宁偿。

    顾随意和他闹的这几天,他让唐卿宁把有关顾随意每天做的事情,行程,跟他报告。

    唐卿宁成了傅长夜在顾随意那边的“内奸。”

    刚才那条短信,唐卿宁说顾随意发了烧。

    傅长夜英挺的眉峰紧皱着,加大油门,车的仪表盘,红色指针往右旋转到极致,车,往公寓里飞疾驶去

    *

    公寓里。

    唐卿宁在厨房烧水。

    安晚在客厅看从医院拿回来的药的说明书,发烧,得吃完饭后再吃,不然伤胃。

    那些字太小,安晚一个字一个字看,很认真,有些费劲。

    咔呲的声音,公寓玄关处,响起开门的声音。

    安晚心里一惊,怎么有人会开这公寓的门。

    她连忙放下手里的药,走过去,要瞧瞧是谁,刚到门口,门开了。

    安晚看去,怔住,原因无他,这个突然开门出现的男人,实在是帅太有男人味了。

    一米八几的个子,修长精壮的身材像天然衣架子,撑起黑色西装白底衬衫,他系领带,领口解开一个扣子,恰到好处露出性感的喉结。

    五官深刻,眸光深邃,尽显男人的稳重成熟。

    瞧着,实在是性感极了。

    傅长夜见到小公寓里有人,没过问,他自己走到玄关,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室内拖,换上。

    安晚猛地回过神来,这人来随意公寓里,拿东西动作这么熟稔,简直当自己家一样。

    谁呢?她怎么不知道?

    “你是谁?”男人帅归帅,突然闯进来,也得盘问。

    傅长夜淡淡地回:“傅长夜。”

    他答完,也没看安晚,径直穿过她,往顾随意的卧室走去。

    安晚不认识傅长夜,哪里能让随便一个陌生人进顾随意的房间,就要拦着,质问道:“你到底谁啊,随便进别人家就乱走,允许你乱走了吗?”

    傅长夜停下,皱眉,冷淡睨着拦他的安晚。

    安晚不知怎么的,被傅长夜这样淡漠深沉的眸光,看得快没了气势。

    明明这人擅闯民宅啊!

    她特么的怕!个!鬼!啊!

    唐卿宁在厨房听到客厅的声音,连忙出来,见是傅长夜,阻止安晚继续出声:“这是认识的,我找他来照顾随意。”

    “认识?谁啊?跟随意什么关系?”

    安晚明显不信,多问了几句,这人是男的,让他来照顾随意,合适?

    唐卿宁含糊地说:“就是随意认识的,你别多问。”

    安晚在场,唐卿宁也没有称呼傅长夜为傅总。

    顾随意这几天本来就失眠,早上见到傅长夜和人去酒店,宣传会又有人针对她,下午照常回公司,晚上去上通告,工作量很大,她透支自己身体一般的熬着

    晚上上通告,已经是吃不消,下了台,竟一下子就晕倒在地上,把唐卿宁吓得心有余悸。

    幸好去医院检查,没什么事。

    唐卿宁跟傅长夜说了早上宣传会上的事情,也把晚上她晕倒的事情简明扼要地说了一遍:

    “随意今天通告完,晕倒了,去医院看了,是过劳,有些发烧,已经吃了退烧药,没什么事了,等一会儿只需要注意她的体温,用酒精物理降温就行。”

    傅长夜听着,英俊五官没什么表情,听完,淡淡开腔应了声嗯:“酒精在哪?”

    “酒精在桌上,您这是”傅总不会是想留下来,自己照顾随意?

    傅长夜走到桌边,拿了酒精,声线淡漠吩咐唐卿宁:“你们先回去,明天再过来。小金主我照顾。”

    唐卿宁:“”

    呵呵,果然猜中了。

    傅总现在玩“我是小金主的男宠”的角色扮演,是越来越熟练,越来越乐在其中了。

    安晚蹙着细眉,她不答应,叫嚷道:“你谁啊?你让我们走就走,你一个大男人想和随意留一间?要不要脸”

    傅长夜淡淡瞥安晚一眼,眼眸漆黑深邃看不透。

    安晚浑身一个激灵,凭着女人的直觉,她感觉到危险,自动停了嘴。

    唐卿宁脑壳有些疼,,在安晚又开口说出什么话来,上前去,对傅长夜说:“随意就麻烦您照顾了,安晚,我们先走吧。”

    “可

    ”安晚还要说什么。

    唐卿宁对她微微摇了摇头,加重音:“走吧。”

    安晚咬牙,心不甘情不愿一跺脚,跟在唐卿宁身后,离开小公寓。

    出了公寓,等电梯的时候。

    安晚想着刚才那个叫傅长夜的男人,蹙着眉问:“卿宁,刚才男人到底是谁,你留他跟随意在一起,靠谱?”

    “他现在跟随意在一起。”

    唐卿宁盯着电梯口跳动的红色数字,含糊道,“他的身份有些特别,你记着别管他的事就行。”

    “啊?你开玩笑吧。随意跟他?”安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心急口快,“那男的看着三十出头了吧,老男人了啊,随意瞧得上?”

    她承认,那个男人长的帅,成熟稳重有魅力,连她刚才看了都小鹿乱撞。

    可是,随意是谁啊,她在圈子里那么久,什么样的男色没见过,没见随意喜欢三十几岁的成熟大叔啊。

    唐卿宁神色凝重,说:“这些你就别多问了。”

    呵呵,老男人,现在的年轻小姑娘不是都喜欢三十出头的稳重大叔?

    怎么对上傅总,一口一个老男人。

    卧槽,傅总那是顶!头!上!司!

    “好吧。”安晚见唐卿宁不说了,语气又是认真,也不问了。

    这圈子里,水有些深,安晚也不是不懂这些,什么该问,该掺和,得有个度。

    唐卿宁是向着随意的,安晚相信他能做出做好的判断。

    *

    唐卿宁和安晚离开了。

    傅长夜拿了酒精,开了门,进卧室。

    顾随意发烧,吃了药,现在躺在床上,沉沉睡了过去。

    要退烧,又怕受了凉,安晚在她身上盖了厚厚一层被子,拉倒下巴处,露出巴掌大的圆润润小脸儿的线条,优美得难以想象。

    因为现在生病发着烧,往常嫣红润泽的唇儿有些有些苍白,干裂起了皮。

    卧室里开了暖气,暖和着,并不觉得冷。pbtxt

    傅长夜进来,长腿踩在地上,无声无息。

    他走到床边,坐在床的一边,男人身材高大,坐下去,人便往旁边陷下一角。

    他拿了酒精,倒了一些在毛巾下,掀开盖在顾随意身上的被子。

    顾随意穿着粉色的睡衣,上面是猫的图案,捂着流了汗,睡衣有些贴在她身上,勾勒出姣好有致的身躯。

    尤其是她胸前的小可爱,dcup圆润润,很有型。

    傅长夜眼底有了变化,小金主在自己眼前,看得见吃不着,索性不去看。

    用酒精给顾随意擦了额头擦了脸,酒精蒸发了,傅长夜俯下身,额头贴着顾随意的额头,贴着,温度传递过来,倒是没有那么烫了。

    只是贴得这么近,年轻的女孩子呼吸之间,喷出的鼻息,滚烫,带着一股子温香软腻的气息,很是香甜。

    傅长夜的湛黑眸底一瞬间有些发红,像极了捕食猎物的野兽,刹那间锁定了猎物,想把这小东西给拆骨入腹,但还不到时候。

    他忍着,用自虐一般的自制力忍着,但是他还不知道自己能忍多久。

    房间里,傅长夜的呼吸渐渐的浓重起来。

    他的薄唇灼热干燥,俯身低头亲吻顾随意有热度的唇,舌尖有力已经撬开了顾随意闭着的唇,但,不敢深吻。

    十几秒的时间,浅尝辄止。

    再下去,有些不妙。

    他要离开这卧室,太低估小金主对自己的诱惑力。

    闹了这几天没见,再独处下去,他会禽.兽的把生病的小女孩儿就地给办了。

    傅长夜颇为遗憾地直起身,起了心思的男人被迫中断,对不起他的小兄弟。

    他准备离开卧室,要去客厅。

    “混蛋,呜呜”

    “只会欺负我,我不要你,是我不要你的。”

    “老混蛋,我讨厌你”

    傅长夜停住脚步,回头看,他以为顾随意醒了,却没有。

    顾随意仍然闭着眼,眼睫却被濡湿了,掉金豆豆,不知道是在做梦还是没醒清楚,想到了什么,让她这样又哭又骂的。

    “傅长夜。”

    她的眼泪流的更凶,闭着眼口齿不清觉得委屈,在发泄。

    “老混蛋,我讨厌你!”

    傅长夜闻言,倒是被气笑,这小金主,睡梦里都不忘骂他

    他老混蛋?

    真老混蛋,何必忍得这么辛苦,直接就办了她!

    原本打算离开的心思消了。

    他又折回,走到床边,高大身躯蹲下,在床边蹲着,上半身前倾,大手伸进被子里,扣住她细嫩的腕子,带着薄茧的粗糙指腹,摩挲她的腕子。

    那么细,那么嫩,仿佛轻轻一捏,就能烙下印子,留下他的痕迹。

    傅长夜抽了床边桌上放着的纸巾,把她的金豆豆擦了,狎昵的亲她的脸颊,愠怒地咬着她

    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