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武侠修真 > 我修非常道 > 正文 第380章 在家种种菜

正文 第380章 在家种种菜

推荐阅读: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得说爱时必说爱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   我的美味儿媳   明星潜规则之皇   最强医圣林奇   飘飘欲仙   黄泉杂货铺   美女老师俏儿媳   哑巴秦立   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   校外妇科医生   张雯李东生   同桌的诱惑杨烁肖艾   阎川白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最快更新我修非常道最新章节!

    “嗯,也不是闲着,他有他的事情要做。”吴婉怡不能够将常兴的事情说得太清楚,倒是让办公室的人以为常兴跑到东海之后在家吃闲饭。

    “婉怡,要不要姐帮你爱人找一份工作?”吴大姐问道。

    吴婉怡摇摇头:“不用了。谢谢了,吴大姐。”

    吴大姐其实是故意试探一下,对这个结果早就有所预料:“也对,以你家的关系,安排你爱人工作自然是不难的。”

    吴婉怡心里明白吴大姐的意思。自己能够到这么好的单位里来,若不是市里的领导关照,怎么可能?这个吴大姐看似热心,其实却是来试探的。吴婉怡虽然没有经历过太多的事情,但是人不傻,对机关里的一些事情还是知道一些的。

    “那也不是,我爱人就是喜欢过闲云野鹤的日子。我就随着他。”吴婉怡说道。

    办公室里的另外一个女干部陈彦阳立即接过话茬:“小吴啊,我跟你讲。像你家这种情况的我见过。插队的时候在农村结了婚,后来女的读工农兵大学回了城,男的也跟着进了城,到了城里,工作安排不了,天天守在家里,在农村里当大老爷们的习气也带到城里来了,啥事不干,还经常打老婆。你千万不能惯着。不然,以后变本加厉,你后悔都晚了。”

    “你还好,我爱人不是这种人。”吴婉怡听不得别人说常兴的坏话。

    “现在不是,你惯着惯着,就会出这种坏毛病了。”陈彦阳说道。

    “小陈,你瞎说什么呢?人家要想上班,找个单位多大点事!对吧?婉怡。”吴大姐问道。

    “这事还是别说了,待会让盛处见着了,又得挨骂了。”吴婉怡说道。

    “放心吧,盛处才不会骂你呢。你不知道,你来之前,盛处特地跟办公室打了招呼,说你初来乍到,尽量少给你安排一点任务。让我们这些老人多担待一些。”吴大姐说道。

    “那也不行,我得多学习一点。不然出了差错,就辜负领导信任了。”吴婉怡连忙干起手头的活来。

    办公室里人员齐备,却没有多少具体的事情,每天确实是闲得很。吴婉怡开始有些后悔到机关来实习了。这份工作跟专业搭不上多少边,每天还特别闲,吴婉怡闲得心里发慌。

    常兴将儿子送到学校,便去了公园,坐在湖边看着湖面的水晕。一连好几天都是一样。一旁有个老人连续几天都看到常兴,便觉得奇怪,走上来问。

    “小伙子,我看你每天都来这里。你是在看什么呢?”老人好奇地问道。

    常兴缓缓地抬头看了老人一眼:“我只觉得这水晕停有意思的。”

    老人当场懵了,水晕有意思,你一看看了三天?你看出来什么意思没有?心里更加坚定地觉得常兴应该是个脑袋有问题的人。

    常兴又回过头去,继续看湖里的水晕。青翠的柳条垂入水中,微风吹拂,一个个水纹荡漾开去。要么,风一起,满湖碧波荡漾。每一时,情景都有不同。

    “你看出了什么?”老人问道。

    老人不是好奇,也不是关心,就是一般的逗趣而已。

    常兴笑了笑:“我看见那水波之中有另外一个世界。”

    老人嘿嘿笑道:“那你看到的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每个人看到的世界都不相同,心里光明的人看到的世界是光明的,心里灰暗的人看到的世界是灰暗的。”

    老人这下懵了,这傻子竟然说出如此富有哲理的话。咦,好像是在骂自己。老人愣了愣,看了常兴一眼,却看到常兴眼睛里很纯清,依然在看着湖里的水晕,是如此入神。

    老人看了看常兴,也坐在一旁盯着湖里的水纹看,想知道这湖里的水纹到底有什么魔力。

    “老肖,你今天不去钓鱼,愣着这干嘛呢?”和老人一起来公园锻炼的另外一个老人走了过来。

    老肖眼睛盯着湖里,向那老人摆摆手,示意他不要打搅。

    “嘿。你还魔怔了。”那个老人笑道。

    就这样,这一片的人越聚越多,都跑过来往湖里看。

    “看什么呢?”

    “不知道,好像是湖里有什么东西。”

    “湖里有东西?是水怪么?”

    “不得了,公园湖里出水怪了。”

    “我看到了,公园湖里的水怪非常恐怖!吓死人了!”

    结果,常兴坐在公园湖边几天时间,就间接炮制出“公园水怪”事件。

    要不是周绍楠找过来,常兴都不知道自己无意中都能够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常道友,你可又弄出大新闻了。”周绍楠将常兴附近的一处雅静处。

    常兴一听,也是哑然失笑:“我就是没事干在湖边消磨一下时间。怎么就弄出这种新闻出来了呢?对了,你们怎么还被弄过来了?难道真的以为湖里会出水怪啊?”

    “没办法送,职责所在啊。要是湖里真的出了水怪,那就是我们分内的事情啊。”周绍楠无奈地说道。

    周绍楠一看到常兴便变着法地找话题跟常兴套近乎,可是常兴对宗事大队的事情并不感兴趣,说了没几下,常兴便拍拍屁股走人了。

    周绍楠看着常兴的背影,也是无可奈何。

    “周队,这个常道友可真是难缠,软硬不吃。”金邦民说道是。

    “这话以后别乱说。到了常道友这个层次的修士,世俗的东西对他怎么可能还有兴趣?之前,要不是为了给他身边的人搞一些天材地宝,他压根就不会和我们有一丝交集。你去疏通一下政府那边的关系,千万要照顾好跟常兴有任何关系的人。”周绍楠说道。

    “放心吧,这事交给我。”金邦民说道。

    “注意,也不要太刻意。常道友需要的是安静,不被打搅,你要是让他身边的人一个个飞黄腾达,反而会让他很不舒服,一切顺其自然。但是千万别出现一个去找茬的。”周绍楠又叮嘱了几句。

    常兴离开公园又去了一趟菜市场,本来想买几个菜回去,结果菜市场里的菜根本没法入常兴的眼。突然想起院子里倒是有一块空地,吴婉怡原本打算是种一些花花草草的,结果工作一忙,那块地一直空在那里。这一阵,经常在这四处转悠,哪个地方有什么东西买,常兴是清楚得很。

    附近没多远就有一个种子站,常兴过去买了一大堆的各种各样的蔬菜种子。还买了几样农具,一开始还用条绳子捆起,扛到角落里就将东西往空间法宝里一扔。就空着双手回家去了。

    回到家,便已经快到常青放学的点。不过常青脖子上挂了家里的钥匙,人家已经是开始学飞的雏鸟,最讨厌家长不信任做什么事情都要陪护。

    没多久,就听常兴兴高采烈地背着书包回到家里。钥匙孔里清脆的一声咔嚓声,紧接着就推门进来。

    “爸,我回来了!”这声音里透露出一丝浓浓的自豪感。

    “回来了!不错。比爸爸去接回来得还快一些。”常兴向儿子伸出了一个大拇指。

    “那当然,你要是去接,我还得吃个甜圈才回来。爸,要不,你给我一点零花钱,我们班上的同学回家的路上都有钱买东西吃。我肚子都饿死了。”常青说道。

    “待会你问你妈要钱。爸爸现在没上班,口袋里比脸洗得还干净。”常兴笑道。

    常青表示理解:“爸,你现在也不用送我去上学了,怎么不去上班呢?那样你就有钱给我买零食了啊?”

    常兴摇摇头:“我最近准备在我们院子里那块地里种一些菜,这样我们就不用去菜市场买菜吃了。菜市场的菜没一样好的。”

    “爸爸,你为什么不去上班,然后不就有钱去菜市场买菜了吗?”常青不解地问道。

    “我自己种了菜,就不用去菜市场买菜了,那我还上班做什么?菜市场的菜吃不下。”常兴说道。

    虽然来的时候,常兴的空间法宝里面可是装了不少新鲜菜,但装得再多,也总有吃完的时候。肉类倒是很够吃很长时间,大米也可以吃很久。唯独新鲜的蔬菜,一次不可能采集太多。也比较占地方。常兴也不可能用蔬菜将空间全部塞满。所以,吃着吃着,新鲜蔬菜就没剩下多少了。而且有些蔬菜数量太多,常青这么大的小孩子,连续吃几餐就腻了。

    常兴将饭菜做好,吴婉怡也正好回到家里。

    吴婉怡一回来,常青便说道:“妈妈,老师说爸爸妈妈上班很辛苦,要我们努力学习,天天向上。可是我爸爸天天不上班,一点都不辛苦,只有妈妈每天早出晚归,最辛苦。妈妈,你怎么不让爸爸去上班呢?”

    吴婉怡咯咯笑了起来,将常青抱在怀里:“哎呀,儿子这么关心妈妈了,妈妈真开心。不过你爸爸跟别人的爸爸不一样。你爸爸是艺术家,专门雕刻艺术品。你爸爸每天到处找灵感。”

    “是这样的吗?”常青问道。

    “嗯。”吴婉怡点点头,接着说道,“儿子,你记住了,以后别人问爸爸是干什么,你就告诉他们,爸爸是个艺术家。修炼的事情可不能够跟别人说。不然你以后会没有好朋友的。”

    等常青睡着了,两口子走到院子里坐了下来。

    “今天我去菜市场买菜,没有一样能够看得入眼。所以,我明天准备在这块地种一些蔬菜。既美观又能够吃到新鲜的蔬菜,一举两得。你看怎么样?”常兴问道。

    吴婉怡没心思跟常兴说这个:“今天在单位,同事问起你的工作,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你怎么说的?”常兴问道。

    吴婉怡没回答,接着说道:“以后我就说你是雕刻家吧。要不你雕刻一些东西放在家里。虽然你只是做家具木雕花,但是你做的家具在香江那么受欢迎,他们喜欢的就是你的木雕花。你要是专门做木雕,应该更合适。”

    “行,有空我雕刻几样东西放在家里坐样子吧。”常兴点点头。

    第二天,常兴就将院子里的地翻了一遍,往里面种了很多种蔬菜。院子太小,常兴也没办法用栽培植物的方式在院子里积聚浓郁的灵气。想要种植出很不一般的庄稼,就只能用阵旗在院子里布置一个聚灵阵,将四周的灵气引过来。为此,常兴又制作了一套阵旗。聚灵阵一开启,那一块不到一分的土地上就慢慢地汇集起许多灵气。

    种植在土壤里的种子仿佛被神奇之力催生一般,快速地破壳发芽。半天功夫,菜地上已经一片绿意了。

    常兴布置好聚灵阵,种上庄稼便又外出溜达去了,任由院子里的蔬菜自由生长。

    常兴还是去了公园,只是这一次,换了一个位置,就是为了避免出现之前那样的笑话。常兴这一回没打算去观察公园里湖上的水晕。而是拿出一套刻刀,一块巴掌大的檀香木,然后随手雕刻了起来。也不知道刻什么好,突然想起小时候在仙基桥与大雷他们一起去山里放牛的情景,随手便刻了一头大水牛。

    “你这刻的是水牛?”老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走了过来。

    常青抬头看了老肖一眼,嗯了一声,接着刻手中的檀香木。

    “专业学过?”老肖又问道。

    “没有。胡乱雕刻着玩的。”常兴说道。

    “胡乱玩的?胡乱玩,你用这么好的檀香木,你当真是舍得。”上一次跟老肖一起的老头不满地说道。

    老肖连忙将那个老头拉住:“老张,你别来捣乱了,上一次就是因为你才闹出那么一件古怪事出来。”

    老张想起上次的闹剧,苦笑了一下:“这次我可真不是捣乱,你知道这家伙手里拿着的这是什么木料吗?檀香木,品质这么好的檀香木,至少也是千年以上的年份。哪里有用檀香木练手的?”

    老肖连忙说道:“你这个老张可真是的,别人用自己的木料,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想怎么刻就怎么刻。你管这么多干嘛?”

    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