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而陆伊然挑了挑眉,看着被独自剩下的白旭,笑着说道:“小帅哥,既然闲着,不然就帮帮我?”

    “叫我白旭就好,乐意效劳,要做些什么?”白旭被陆伊然看得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

    “布置现场就成了,看你这样子,有没有交过小女朋友?”陆伊然拎起地上的箱子放到白旭手上,自己又搬了一个,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依旧健步如飞,招呼着他朝后台走去,跟白旭开起了玩笑。

    “没有,伊然姐姐要给我介绍一个么?”白旭回答得坦然,半点不见青涩。

    陆伊然转头就看见他一双桃花眼眨巴着满脸期待的模样,再一次感叹苏晚心的身边怎么都是一群神颜。

    可惜年龄有点小,要不然她就拿下了!

    “没有女朋友,我们苏总怎么当的干妈?居然也不帮你物色几个!”陆伊然摇了摇头。

    白旭若有所思的看着陆伊然:“干妈大概是觉着我应该不缺女朋友吧,不过不用物色了,要是遇到喜欢的,我自己会下手”

    陆伊然红唇微扬:“哦?现在的小孩子都那么主动,你成年了么?”

    苏晚心没打通电话回来,看到两人相谈甚欢的模样有些无奈,也没有过去加入两人,转身上台准备看看布置效果。

    “那盆花,往这边搬一下。”一边看,一边指挥着工作人员挪一下现场设备。

    可没想到,就在她聚精会神的打量着还有哪里不对劲的时候,头顶上的气氛灯却突然倒了下来,眼看着要砸到苏晚心,后边的员工发出尖锐的叫声。

    “苏总!”在场的人发出惊呼,白旭抬眼望去,脸色也瞬间凝固了起来。

    苏晚心下意识觉得不对劲,可也来不及了,腿就像被定在了原地一般。

    就在千钧一发之时,苏晚心突然被往人前推了一步,然后随着众人的喊叫和耳边的闷哼声摔了下去。

    空气里瞬间弥漫开浓重的血腥味,苏晚心心里一紧,立刻反应过来,转头一看,发现费云沉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为她挡住了灯,此刻后脑勺正鲜血直流。

    脸色苍白的朝她勾了勾唇,勉强的露出一个笑来就晕了过去。

    苏晚心错愕地望着鲜血淋漓的费云沉,她慌乱地冲到对方面前,手指颤抖。

    “来人,快来人啊!打急救电话!”

    “费云沉,你千万不要有事!”

    “”

    此时场面一度混乱起来,谁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直到费云沉被送往医院,苏晚心都沉浸在刚刚他将自己推开的那一幕,久久不能忘怀。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海城开启了新一轮的夜生活。

    此时,icu重症室门外,苏晚心有些忐忑不安地站在原地来回徘徊,手足无措的样子让坐在一旁的白旭皱了皱眉。

    “你放心,那点伤他不会有什么事的,不过发布会那里的所有东西都被安检过,怎么会出意外?”白旭抓住重点,若有所思地扫了病房一眼,陷入沉默。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嘈杂的动静打破这短暂的寂静。

    “请问费云沉在哪个病房?”一声娇弱的女音从不远处传来,吸引了苏晚心的注意。

    而陆伊然挑了挑眉,看着被独自剩下的白旭,笑着说道:“小帅哥,既然闲着,不然就帮帮我?”

    “叫我白旭就好,乐意效劳,要做些什么?”白旭被陆伊然看得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

    “布置现场就成了,看你这样子,有没有交过小女朋友?”陆伊然拎起地上的箱子放到白旭手上,自己又搬了一个,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依旧健步如飞,招呼着他朝后台走去,跟白旭开起了玩笑。

    “没有,伊然姐姐要给我介绍一个么?”白旭回答得坦然,半点不见青涩。

    陆伊然转头就看见他一双桃花眼眨巴着满脸期待的模样,再一次感叹苏晚心的身边怎么都是一群神颜。

    可惜年龄有点小,要不然她就拿下了!

    “没有女朋友,我们苏总怎么当的干妈?居然也不帮你物色几个!”陆伊然摇了摇头。

    白旭若有所思的看着陆伊然:“干妈大概是觉着我应该不缺女朋友吧,不过不用物色了,要是遇到喜欢的,我自己会下手”

    陆伊然红唇微扬:“哦?现在的小孩子都那么主动,你成年了么?”

    苏晚心没打通电话回来,看到两人相谈甚欢的模样有些无奈,也没有过去加入两人,转身上台准备看看布置效果。

    “那盆花,往这边搬一下。”一边看,一边指挥着工作人员挪一下现场设备。

    可没想到,就在她聚精会神的打量着还有哪里不对劲的时候,头顶上的气氛灯却突然倒了下来,眼看着要砸到苏晚心,后边的员工发出尖锐的叫声。

    “苏总!”在场的人发出惊呼,白旭抬眼望去,脸色也瞬间凝固了起来。

    苏晚心下意识觉得不对劲,可也来不及了,腿就像被定在了原地一般。

    就在千钧一发之时,苏晚心突然被往人前推了一步,然后随着众人的喊叫和耳边的闷哼声摔了下去。

    空气里瞬间弥漫开浓重的血腥味,苏晚心心里一紧,立刻反应过来,转头一看,发现费云沉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为她挡住了灯,此刻后脑勺正鲜血直流。

    脸色苍白的朝她勾了勾唇,勉强的露出一个笑来就晕了过去。

    苏晚心错愕地望着鲜血淋漓的费云沉,她慌乱地冲到对方面前,手指颤抖。

    “来人,快来人啊!打急救电话!”

    “费云沉,你千万不要有事!”

    “”

    此时场面一度混乱起来,谁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直到费云沉被送往医院,苏晚心都沉浸在刚刚他将自己推开的那一幕,久久不能忘怀。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海城开启了新一轮的夜生活。

    此时,icu重症室门外,苏晚心有些忐忑不安地站在原地来回徘徊,手足无措的样子让坐在一旁的白旭皱了皱眉。

    “你放心,那点伤他不会有什么事的,不过发布会那里的所有东西都被安检过,怎么会出意外?”白旭抓住重点,若有所思地扫了病房一眼,陷入沉默。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嘈杂的动静打破这短暂的寂静。

    “请问费云沉在哪个病房?”一声娇弱的女音从不远处传来,吸引了苏晚心的注意。

    而陆伊然挑了挑眉,看着被独自剩下的白旭,笑着说道:“小帅哥,既然闲着,不然就帮帮我?”

    “叫我白旭就好,乐意效劳,要做些什么?”白旭被陆伊然看得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

    “布置现场就成了,看你这样子,有没有交过小女朋友?”陆伊然拎起地上的箱子放到白旭手上,自己又搬了一个,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依旧健步如飞,招呼着他朝后台走去,跟白旭开起了玩笑。

    “没有,伊然姐姐要给我介绍一个么?”白旭回答得坦然,半点不见青涩。

    陆伊然转头就看见他一双桃花眼眨巴着满脸期待的模样,再一次感叹苏晚心的身边怎么都是一群神颜。

    可惜年龄有点小,要不然她就拿下了!

    “没有女朋友,我们苏总怎么当的干妈?居然也不帮你物色几个!”陆伊然摇了摇头。

    白旭若有所思的看着陆伊然:“干妈大概是觉着我应该不缺女朋友吧,不过不用物色了,要是遇到喜欢的,我自己会下手”

    陆伊然红唇微扬:“哦?现在的小孩子都那么主动,你成年了么?”

    苏晚心没打通电话回来,看到两人相谈甚欢的模样有些无奈,也没有过去加入两人,转身上台准备看看布置效果。

    “那盆花,往这边搬一下。”一边看,一边指挥着工作人员挪一下现场设备。

    可没想到,就在她聚精会神的打量着还有哪里不对劲的时候,头顶上的气氛灯却突然倒了下来,眼看着要砸到苏晚心,后边的员工发出尖锐的叫声。

    “苏总!”在场的人发出惊呼,白旭抬眼望去,脸色也瞬间凝固了起来。

    苏晚心下意识觉得不对劲,可也来不及了,腿就像被定在了原地一般。

    就在千钧一发之时,苏晚心突然被往人前推了一步,然后随着众人的喊叫和耳边的闷哼声摔了下去。

    空气里瞬间弥漫开浓重的血腥味,苏晚心心里一紧,立刻反应过来,转头一看,发现费云沉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为她挡住了灯,此刻后脑勺正鲜血直流。

    脸色苍白的朝她勾了勾唇,勉强的露出一个笑来就晕了过去。

    苏晚心错愕地望着鲜血淋漓的费云沉,她慌乱地冲到对方面前,手指颤抖。

    “来人,快来人啊!打急救电话!”

    “费云沉,你千万不要有事!”

    “”

    此时场面一度混乱起来,谁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直到费云沉被送往医院,苏晚心都沉浸在刚刚他将自己推开的那一幕,久久不能忘怀。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海城开启了新一轮的夜生活。

    此时,icu重症室门外,苏晚心有些忐忑不安地站在原地来回徘徊,手足无措的样子让坐在一旁的白旭皱了皱眉。

    “你放心,那点伤他不会有什么事的,不过发布会那里的所有东西都被安检过,怎么会出意外?”白旭抓住重点,若有所思地扫了病房一眼,陷入沉默。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嘈杂的动静打破这短暂的寂静。

    “请问费云沉在哪个病房?”一声娇弱的女音从不远处传来,吸引了苏晚心的注意。

    而陆伊然挑了挑眉,看着被独自剩下的白旭,笑着说道:“小帅哥,既然闲着,不然就帮帮我?”

    “叫我白旭就好,乐意效劳,要做些什么?”白旭被陆伊然看得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

    “布置现场就成了,看你这样子,有没有交过小女朋友?”陆伊然拎起地上的箱子放到白旭手上,自己又搬了一个,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依旧健步如飞,招呼着他朝后台走去,跟白旭开起了玩笑。

    “没有,伊然姐姐要给我介绍一个么?”白旭回答得坦然,半点不见青涩。

    陆伊然转头就看见他一双桃花眼眨巴着满脸期待的模样,再一次感叹苏晚心的身边怎么都是一群神颜。

    可惜年龄有点小,要不然她就拿下了!

    “没有女朋友,我们苏总怎么当的干妈?居然也不帮你物色几个!”陆伊然摇了摇头。

    白旭若有所思的看着陆伊然:“干妈大概是觉着我应该不缺女朋友吧,不过不用物色了,要是遇到喜欢的,我自己会下手”

    陆伊然红唇微扬:“哦?现在的小孩子都那么主动,你成年了么?”

    苏晚心没打通电话回来,看到两人相谈甚欢的模样有些无奈,也没有过去加入两人,转身上台准备看看布置效果。

    “那盆花,往这边搬一下。”一边看,一边指挥着工作人员挪一下现场设备。

    可没想到,就在她聚精会神的打量着还有哪里不对劲的时候,头顶上的气氛灯却突然倒了下来,眼看着要砸到苏晚心,后边的员工发出尖锐的叫声。

    “苏总!”在场的人发出惊呼,白旭抬眼望去,脸色也瞬间凝固了起来。

    苏晚心下意识觉得不对劲,可也来不及了,腿就像被定在了原地一般。

    就在千钧一发之时,苏晚心突然被往人前推了一步,然后随着众人的喊叫和耳边的闷哼声摔了下去。

    空气里瞬间弥漫开浓重的血腥味,苏晚心心里一紧,立刻反应过来,转头一看,发现费云沉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为她挡住了灯,此刻后脑勺正鲜血直流。

    脸色苍白的朝她勾了勾唇,勉强的露出一个笑来就晕了过去。

    苏晚心错愕地望着鲜血淋漓的费云沉,她慌乱地冲到对方面前,手指颤抖。

    “来人,快来人啊!打急救电话!”

    “费云沉,你千万不要有事!”

    “”

    此时场面一度混乱起来,谁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直到费云沉被送往医院,苏晚心都沉浸在刚刚他将自己推开的那一幕,久久不能忘怀。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海城开启了新一轮的夜生活。

    此时,icu重症室门外,苏晚心有些忐忑不安地站在原地来回徘徊,手足无措的样子让坐在一旁的白旭皱了皱眉。

    “你放心,那点伤他不会有什么事的,不过发布会那里的所有东西都被安检过,怎么会出意外?”白旭抓住重点,若有所思地扫了病房一眼,陷入沉默。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嘈杂的动静打破这短暂的寂静。

    “请问费云沉在哪个病房?”一声娇弱的女音从不远处传来,吸引了苏晚心的注意。

    而陆伊然挑了挑眉,看着被独自剩下的白旭,笑着说道:“小帅哥,既然闲着,不然就帮帮我?”

    “叫我白旭就好,乐意效劳,要做些什么?”白旭被陆伊然看得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

    “布置现场就成了,看你这样子,有没有交过小女朋友?”陆伊然拎起地上的箱子放到白旭手上,自己又搬了一个,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依旧健步如飞,招呼着他朝后台走去,跟白旭开起了玩笑。

    “没有,伊然姐姐要给我介绍一个么?”白旭回答得坦然,半点不见青涩。

    陆伊然转头就看见他一双桃花眼眨巴着满脸期待的模样,再一次感叹苏晚心的身边怎么都是一群神颜。

    可惜年龄有点小,要不然她就拿下了!

    “没有女朋友,我们苏总怎么当的干妈?居然也不帮你物色几个!”陆伊然摇了摇头。

    白旭若有所思的看着陆伊然:“干妈大概是觉着我应该不缺女朋友吧,不过不用物色了,要是遇到喜欢的,我自己会下手”

    陆伊然红唇微扬:“哦?现在的小孩子都那么主动,你成年了么?”

    苏晚心没打通电话回来,看到两人相谈甚欢的模样有些无奈,也没有过去加入两人,转身上台准备看看布置效果。

    “那盆花,往这边搬一下。”一边看,一边指挥着工作人员挪一下现场设备。

    可没想到,就在她聚精会神的打量着还有哪里不对劲的时候,头顶上的气氛灯却突然倒了下来,眼看着要砸到苏晚心,后边的员工发出尖锐的叫声。

    “苏总!”在场的人发出惊呼,白旭抬眼望去,脸色也瞬间凝固了起来。

    苏晚心下意识觉得不对劲,可也来不及了,腿就像被定在了原地一般。

    就在千钧一发之时,苏晚心突然被往人前推了一步,然后随着众人的喊叫和耳边的闷哼声摔了下去。

    空气里瞬间弥漫开浓重的血腥味,苏晚心心里一紧,立刻反应过来,转头一看,发现费云沉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为她挡住了灯,此刻后脑勺正鲜血直流。

    脸色苍白的朝她勾了勾唇,勉强的露出一个笑来就晕了过去。

    苏晚心错愕地望着鲜血淋漓的费云沉,她慌乱地冲到对方面前,手指颤抖。

    “来人,快来人啊!打急救电话!”

    “费云沉,你千万不要有事!”

    “”

    此时场面一度混乱起来,谁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直到费云沉被送往医院,苏晚心都沉浸在刚刚他将自己推开的那一幕,久久不能忘怀。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海城开启了新一轮的夜生活。

    此时,icu重症室门外,苏晚心有些忐忑不安地站在原地来回徘徊,手足无措的样子让坐在一旁的白旭皱了皱眉。

    “你放心,那点伤他不会有什么事的,不过发布会那里的所有东西都被安检过,怎么会出意外?”白旭抓住重点,若有所思地扫了病房一眼,陷入沉默。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嘈杂的动静打破这短暂的寂静。

    “请问费云沉在哪个病房?”一声娇弱的女音从不远处传来,吸引了苏晚心的注意。

    而陆伊然挑了挑眉,看着被独自剩下的白旭,笑着说道:“小帅哥,既然闲着,不然就帮帮我?”

    “叫我白旭就好,乐意效劳,要做些什么?”白旭被陆伊然看得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

    “布置现场就成了,看你这样子,有没有交过小女朋友?”陆伊然拎起地上的箱子放到白旭手上,自己又搬了一个,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依旧健步如飞,招呼着他朝后台走去,跟白旭开起了玩笑。

    “没有,伊然姐姐要给我介绍一个么?”白旭回答得坦然,半点不见青涩。

    陆伊然转头就看见他一双桃花眼眨巴着满脸期待的模样,再一次感叹苏晚心的身边怎么都是一群神颜。

    可惜年龄有点小,要不然她就拿下了!

    “没有女朋友,我们苏总怎么当的干妈?居然也不帮你物色几个!”陆伊然摇了摇头。

    白旭若有所思的看着陆伊然:“干妈大概是觉着我应该不缺女朋友吧,不过不用物色了,要是遇到喜欢的,我自己会下手”

    陆伊然红唇微扬:“哦?现在的小孩子都那么主动,你成年了么?”

    苏晚心没打通电话回来,看到两人相谈甚欢的模样有些无奈,也没有过去加入两人,转身上台准备看看布置效果。

    “那盆花,往这边搬一下。”一边看,一边指挥着工作人员挪一下现场设备。

    可没想到,就在她聚精会神的打量着还有哪里不对劲的时候,头顶上的气氛灯却突然倒了下来,眼看着要砸到苏晚心,后边的员工发出尖锐的叫声。

    “苏总!”在场的人发出惊呼,白旭抬眼望去,脸色也瞬间凝固了起来。

    苏晚心下意识觉得不对劲,可也来不及了,腿就像被定在了原地一般。

    就在千钧一发之时,苏晚心突然被往人前推了一步,然后随着众人的喊叫和耳边的闷哼声摔了下去。

    空气里瞬间弥漫开浓重的血腥味,苏晚心心里一紧,立刻反应过来,转头一看,发现费云沉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为她挡住了灯,此刻后脑勺正鲜血直流。

    脸色苍白的朝她勾了勾唇,勉强的露出一个笑来就晕了过去。

    苏晚心错愕地望着鲜血淋漓的费云沉,她慌乱地冲到对方面前,手指颤抖。

    “来人,快来人啊!打急救电话!”

    “费云沉,你千万不要有事!”

    “”

    此时场面一度混乱起来,谁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直到费云沉被送往医院,苏晚心都沉浸在刚刚他将自己推开的那一幕,久久不能忘怀。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海城开启了新一轮的夜生活。

    此时,icu重症室门外,苏晚心有些忐忑不安地站在原地来回徘徊,手足无措的样子让坐在一旁的白旭皱了皱眉。

    “你放心,那点伤他不会有什么事的,不过发布会那里的所有东西都被安检过,怎么会出意外?”白旭抓住重点,若有所思地扫了病房一眼,陷入沉默。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嘈杂的动静打破这短暂的寂静。

    “请问费云沉在哪个病房?”一声娇弱的女音从不远处传来,吸引了苏晚心的注意。

    而陆伊然挑了挑眉,看着被独自剩下的白旭,笑着说道:“小帅哥,既然闲着,不然就帮帮我?”

    “叫我白旭就好,乐意效劳,要做些什么?”白旭被陆伊然看得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

    “布置现场就成了,看你这样子,有没有交过小女朋友?”陆伊然拎起地上的箱子放到白旭手上,自己又搬了一个,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依旧健步如飞,招呼着他朝后台走去,跟白旭开起了玩笑。

    “没有,伊然姐姐要给我介绍一个么?”白旭回答得坦然,半点不见青涩。

    陆伊然转头就看见他一双桃花眼眨巴着满脸期待的模样,再一次感叹苏晚心的身边怎么都是一群神颜。

    可惜年龄有点小,要不然她就拿下了!

    “没有女朋友,我们苏总怎么当的干妈?居然也不帮你物色几个!”陆伊然摇了摇头。

    白旭若有所思的看着陆伊然:“干妈大概是觉着我应该不缺女朋友吧,不过不用物色了,要是遇到喜欢的,我自己会下手”

    陆伊然红唇微扬:“哦?现在的小孩子都那么主动,你成年了么?”

    苏晚心没打通电话回来,看到两人相谈甚欢的模样有些无奈,也没有过去加入两人,转身上台准备看看布置效果。

    “那盆花,往这边搬一下。”一边看,一边指挥着工作人员挪一下现场设备。

    可没想到,就在她聚精会神的打量着还有哪里不对劲的时候,头顶上的气氛灯却突然倒了下来,眼看着要砸到苏晚心,后边的员工发出尖锐的叫声。

    “苏总!”在场的人发出惊呼,白旭抬眼望去,脸色也瞬间凝固了起来。

    苏晚心下意识觉得不对劲,可也来不及了,腿就像被定在了原地一般。

    就在千钧一发之时,苏晚心突然被往人前推了一步,然后随着众人的喊叫和耳边的闷哼声摔了下去。

    空气里瞬间弥漫开浓重的血腥味,苏晚心心里一紧,立刻反应过来,转头一看,发现费云沉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为她挡住了灯,此刻后脑勺正鲜血直流。

    脸色苍白的朝她勾了勾唇,勉强的露出一个笑来就晕了过去。

    苏晚心错愕地望着鲜血淋漓的费云沉,她慌乱地冲到对方面前,手指颤抖。

    “来人,快来人啊!打急救电话!”

    “费云沉,你千万不要有事!”

    “”

    此时场面一度混乱起来,谁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直到费云沉被送往医院,苏晚心都沉浸在刚刚他将自己推开的那一幕,久久不能忘怀。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海城开启了新一轮的夜生活。

    此时,icu重症室门外,苏晚心有些忐忑不安地站在原地来回徘徊,手足无措的样子让坐在一旁的白旭皱了皱眉。

    “你放心,那点伤他不会有什么事的,不过发布会那里的所有东西都被安检过,怎么会出意外?”白旭抓住重点,若有所思地扫了病房一眼,陷入沉默。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嘈杂的动静打破这短暂的寂静。

    “请问费云沉在哪个病房?”一声娇弱的女音从不远处传来,吸引了苏晚心的注意。

    而陆伊然挑了挑眉,看着被独自剩下的白旭,笑着说道:“小帅哥,既然闲着,不然就帮帮我?”

    “叫我白旭就好,乐意效劳,要做些什么?”白旭被陆伊然看得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

    “布置现场就成了,看你这样子,有没有交过小女朋友?”陆伊然拎起地上的箱子放到白旭手上,自己又搬了一个,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依旧健步如飞,招呼着他朝后台走去,跟白旭开起了玩笑。

    “没有,伊然姐姐要给我介绍一个么?”白旭回答得坦然,半点不见青涩。

    陆伊然转头就看见他一双桃花眼眨巴着满脸期待的模样,再一次感叹苏晚心的身边怎么都是一群神颜。

    可惜年龄有点小,要不然她就拿下了!

    “没有女朋友,我们苏总怎么当的干妈?居然也不帮你物色几个!”陆伊然摇了摇头。

    白旭若有所思的看着陆伊然:“干妈大概是觉着我应该不缺女朋友吧,不过不用物色了,要是遇到喜欢的,我自己会下手”

    陆伊然红唇微扬:“哦?现在的小孩子都那么主动,你成年了么?”

    苏晚心没打通电话回来,看到两人相谈甚欢的模样有些无奈,也没有过去加入两人,转身上台准备看看布置效果。

    “那盆花,往这边搬一下。”一边看,一边指挥着工作人员挪一下现场设备。

    可没想到,就在她聚精会神的打量着还有哪里不对劲的时候,头顶上的气氛灯却突然倒了下来,眼看着要砸到苏晚心,后边的员工发出尖锐的叫声。

    “苏总!”在场的人发出惊呼,白旭抬眼望去,脸色也瞬间凝固了起来。

    苏晚心下意识觉得不对劲,可也来不及了,腿就像被定在了原地一般。

    就在千钧一发之时,苏晚心突然被往人前推了一步,然后随着众人的喊叫和耳边的闷哼声摔了下去。

    空气里瞬间弥漫开浓重的血腥味,苏晚心心里一紧,立刻反应过来,转头一看,发现费云沉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为她挡住了灯,此刻后脑勺正鲜血直流。

    脸色苍白的朝她勾了勾唇,勉强的露出一个笑来就晕了过去。

    苏晚心错愕地望着鲜血淋漓的费云沉,她慌乱地冲到对方面前,手指颤抖。

    “来人,快来人啊!打急救电话!”

    “费云沉,你千万不要有事!”

    “”

    此时场面一度混乱起来,谁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直到费云沉被送往医院,苏晚心都沉浸在刚刚他将自己推开的那一幕,久久不能忘怀。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海城开启了新一轮的夜生活。

    此时,icu重症室门外,苏晚心有些忐忑不安地站在原地来回徘徊,手足无措的样子让坐在一旁的白旭皱了皱眉。

    “你放心,那点伤他不会有什么事的,不过发布会那里的所有东西都被安检过,怎么会出意外?”白旭抓住重点,若有所思地扫了病房一眼,陷入沉默。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嘈杂的动静打破这短暂的寂静。

    “请问费云沉在哪个病房?”一声娇弱的女音从不远处传来,吸引了苏晚心的注意。

    而陆伊然挑了挑眉,看着被独自剩下的白旭,笑着说道:“小帅哥,既然闲着,不然就帮帮我?”

    “叫我白旭就好,乐意效劳,要做些什么?”白旭被陆伊然看得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

    “布置现场就成了,看你这样子,有没有交过小女朋友?”陆伊然拎起地上的箱子放到白旭手上,自己又搬了一个,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依旧健步如飞,招呼着他朝后台走去,跟白旭开起了玩笑。

    “没有,伊然姐姐要给我介绍一个么?”白旭回答得坦然,半点不见青涩。

    陆伊然转头就看见他一双桃花眼眨巴着满脸期待的模样,再一次感叹苏晚心的身边怎么都是一群神颜。

    可惜年龄有点小,要不然她就拿下了!

    “没有女朋友,我们苏总怎么当的干妈?居然也不帮你物色几个!”陆伊然摇了摇头。

    白旭若有所思的看着陆伊然:“干妈大概是觉着我应该不缺女朋友吧,不过不用物色了,要是遇到喜欢的,我自己会下手”

    陆伊然红唇微扬:“哦?现在的小孩子都那么主动,你成年了么?”

    苏晚心没打通电话回来,看到两人相谈甚欢的模样有些无奈,也没有过去加入两人,转身上台准备看看布置效果。

    “那盆花,往这边搬一下。”一边看,一边指挥着工作人员挪一下现场设备。

    可没想到,就在她聚精会神的打量着还有哪里不对劲的时候,头顶上的气氛灯却突然倒了下来,眼看着要砸到苏晚心,后边的员工发出尖锐的叫声。

    “苏总!”在场的人发出惊呼,白旭抬眼望去,脸色也瞬间凝固了起来。

    苏晚心下意识觉得不对劲,可也来不及了,腿就像被定在了原地一般。

    就在千钧一发之时,苏晚心突然被往人前推了一步,然后随着众人的喊叫和耳边的闷哼声摔了下去。

    空气里瞬间弥漫开浓重的血腥味,苏晚心心里一紧,立刻反应过来,转头一看,发现费云沉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为她挡住了灯,此刻后脑勺正鲜血直流。

    脸色苍白的朝她勾了勾唇,勉强的露出一个笑来就晕了过去。

    苏晚心错愕地望着鲜血淋漓的费云沉,她慌乱地冲到对方面前,手指颤抖。

    “来人,快来人啊!打急救电话!”

    “费云沉,你千万不要有事!”

    “”

    此时场面一度混乱起来,谁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直到费云沉被送往医院,苏晚心都沉浸在刚刚他将自己推开的那一幕,久久不能忘怀。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海城开启了新一轮的夜生活。

    此时,icu重症室门外,苏晚心有些忐忑不安地站在原地来回徘徊,手足无措的样子让坐在一旁的白旭皱了皱眉。

    “你放心,那点伤他不会有什么事的,不过发布会那里的所有东西都被安检过,怎么会出意外?”白旭抓住重点,若有所思地扫了病房一眼,陷入沉默。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嘈杂的动静打破这短暂的寂静。

    “请问费云沉在哪个病房?”一声娇弱的女音从不远处传来,吸引了苏晚心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