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苏辞听到白旭说话的时候就立刻警觉起来了,二哥可不像妈咪那么好糊弄,要是打破砂锅问到底,只怕事情不好圆。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二人,忽然咳嗽了起来,小脸也涨的通红。

    “怎么了?感冒了么?”苏晚心听到苏辞的咳嗽顿时紧张,将手机丢在一边凑到了他身边。

    白旭也被吸引了注意力,转过头看着他。

    “没事,就是嗓子有点痒。”苏辞乖巧的摇了摇头说道。

    “那我们今天就吃清淡一点,可能是最近上火了,待会熬点雪梨汤喝。”苏晚心摸了摸他的额头说道。

    被他这么一打岔,这件事情总算勉强揭过去了。

    费云沉离开之后便联系了江擒:“公司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有,我正准备打电话找你,不知道怎么回事,白天的时候,整个公司的系统都被黑了半分钟,所有电脑桌面上都显示了一个笑脸,但是没几分钟就自动恢复了。”江擒立刻就将白天发生的事情公司了费云沉。

    费云沉的脸色瞬间便冷了下去,刚刚才知道消息最近掠影来了海城,白天自己的公司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几乎在一瞬间就把两件事情联系在了一起。

    “我马上就回公司,你准备一下,通知技术部的人回公司开会。”费云沉说完就挂了电话。

    江擒“”

    老大你知道现在是几点吗?!

    夜间,苏辞在和白旭玩了一会之后就抵挡不住困意乖乖的去睡觉了。

    白旭坐在沙发上看着苏晚心,平日里总是带着笑容的脸上,此刻表情有些凝重。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板着一张脸?被白尧传染了?”苏晚心看着他这幅样子有些好笑,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

    “干妈,我之前查到了一些事情,一些对你来说,也许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白旭有些犹豫的看了苏晚心一眼。

    “什么事情?”

    “干妈,你有没有想过,当初你父亲也许另有死因。”

    苏晚心如遭雷劈一样整个人僵在了原地,爸爸的死另有原因?

    可若不是生病,还会是什么原因?

    苏晚心蹙眉,父亲去世后苏氏就跟李氏合并在了一起,李承潼也在父亲病床前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会照顾好自己,可是后来,李承潼的父亲也去世后,自己就被陷害,关进精神病院

    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曾经在无数和深夜里化身为魔鬼,在午夜梦回之时将她险些拖下深渊。

    她当时也想过,若是父亲还在,一定会保护好自己,至少李承潼也不至于这么胆大妄为。

    这么细细想来,若是李梦莲在这之前就跟李承潼勾搭上了,那父亲去世,最大的受益人,无疑是他们两个。

    “当初李氏集团将苏氏吞并之后没两年就将苏氏卖了出去,我通过一些关系找到了几个苏氏的老人,隐约查到了一些事情。”白旭顿了顿,接着说道。

    “只是,他们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模模糊糊的知道一些事情,我暂时还没有查到更多的。”

    苏晚心久久没有说话,想到了之前李承潼说爸爸害死了李梦莲的孩子,忽然就有些心惊。

    苏辞听到白旭说话的时候就立刻警觉起来了,二哥可不像妈咪那么好糊弄,要是打破砂锅问到底,只怕事情不好圆。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二人,忽然咳嗽了起来,小脸也涨的通红。

    “怎么了?感冒了么?”苏晚心听到苏辞的咳嗽顿时紧张,将手机丢在一边凑到了他身边。

    白旭也被吸引了注意力,转过头看着他。

    “没事,就是嗓子有点痒。”苏辞乖巧的摇了摇头说道。

    “那我们今天就吃清淡一点,可能是最近上火了,待会熬点雪梨汤喝。”苏晚心摸了摸他的额头说道。

    被他这么一打岔,这件事情总算勉强揭过去了。

    费云沉离开之后便联系了江擒:“公司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有,我正准备打电话找你,不知道怎么回事,白天的时候,整个公司的系统都被黑了半分钟,所有电脑桌面上都显示了一个笑脸,但是没几分钟就自动恢复了。”江擒立刻就将白天发生的事情公司了费云沉。

    费云沉的脸色瞬间便冷了下去,刚刚才知道消息最近掠影来了海城,白天自己的公司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几乎在一瞬间就把两件事情联系在了一起。

    “我马上就回公司,你准备一下,通知技术部的人回公司开会。”费云沉说完就挂了电话。

    江擒“”

    老大你知道现在是几点吗?!

    夜间,苏辞在和白旭玩了一会之后就抵挡不住困意乖乖的去睡觉了。

    白旭坐在沙发上看着苏晚心,平日里总是带着笑容的脸上,此刻表情有些凝重。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板着一张脸?被白尧传染了?”苏晚心看着他这幅样子有些好笑,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

    “干妈,我之前查到了一些事情,一些对你来说,也许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白旭有些犹豫的看了苏晚心一眼。

    “什么事情?”

    “干妈,你有没有想过,当初你父亲也许另有死因。”

    苏晚心如遭雷劈一样整个人僵在了原地,爸爸的死另有原因?

    可若不是生病,还会是什么原因?

    苏晚心蹙眉,父亲去世后苏氏就跟李氏合并在了一起,李承潼也在父亲病床前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会照顾好自己,可是后来,李承潼的父亲也去世后,自己就被陷害,关进精神病院

    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曾经在无数和深夜里化身为魔鬼,在午夜梦回之时将她险些拖下深渊。

    她当时也想过,若是父亲还在,一定会保护好自己,至少李承潼也不至于这么胆大妄为。

    这么细细想来,若是李梦莲在这之前就跟李承潼勾搭上了,那父亲去世,最大的受益人,无疑是他们两个。

    “当初李氏集团将苏氏吞并之后没两年就将苏氏卖了出去,我通过一些关系找到了几个苏氏的老人,隐约查到了一些事情。”白旭顿了顿,接着说道。

    “只是,他们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模模糊糊的知道一些事情,我暂时还没有查到更多的。”

    苏晚心久久没有说话,想到了之前李承潼说爸爸害死了李梦莲的孩子,忽然就有些心惊。

    苏辞听到白旭说话的时候就立刻警觉起来了,二哥可不像妈咪那么好糊弄,要是打破砂锅问到底,只怕事情不好圆。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二人,忽然咳嗽了起来,小脸也涨的通红。

    “怎么了?感冒了么?”苏晚心听到苏辞的咳嗽顿时紧张,将手机丢在一边凑到了他身边。

    白旭也被吸引了注意力,转过头看着他。

    “没事,就是嗓子有点痒。”苏辞乖巧的摇了摇头说道。

    “那我们今天就吃清淡一点,可能是最近上火了,待会熬点雪梨汤喝。”苏晚心摸了摸他的额头说道。

    被他这么一打岔,这件事情总算勉强揭过去了。

    费云沉离开之后便联系了江擒:“公司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有,我正准备打电话找你,不知道怎么回事,白天的时候,整个公司的系统都被黑了半分钟,所有电脑桌面上都显示了一个笑脸,但是没几分钟就自动恢复了。”江擒立刻就将白天发生的事情公司了费云沉。

    费云沉的脸色瞬间便冷了下去,刚刚才知道消息最近掠影来了海城,白天自己的公司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几乎在一瞬间就把两件事情联系在了一起。

    “我马上就回公司,你准备一下,通知技术部的人回公司开会。”费云沉说完就挂了电话。

    江擒“”

    老大你知道现在是几点吗?!

    夜间,苏辞在和白旭玩了一会之后就抵挡不住困意乖乖的去睡觉了。

    白旭坐在沙发上看着苏晚心,平日里总是带着笑容的脸上,此刻表情有些凝重。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板着一张脸?被白尧传染了?”苏晚心看着他这幅样子有些好笑,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

    “干妈,我之前查到了一些事情,一些对你来说,也许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白旭有些犹豫的看了苏晚心一眼。

    “什么事情?”

    “干妈,你有没有想过,当初你父亲也许另有死因。”

    苏晚心如遭雷劈一样整个人僵在了原地,爸爸的死另有原因?

    可若不是生病,还会是什么原因?

    苏晚心蹙眉,父亲去世后苏氏就跟李氏合并在了一起,李承潼也在父亲病床前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会照顾好自己,可是后来,李承潼的父亲也去世后,自己就被陷害,关进精神病院

    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曾经在无数和深夜里化身为魔鬼,在午夜梦回之时将她险些拖下深渊。

    她当时也想过,若是父亲还在,一定会保护好自己,至少李承潼也不至于这么胆大妄为。

    这么细细想来,若是李梦莲在这之前就跟李承潼勾搭上了,那父亲去世,最大的受益人,无疑是他们两个。

    “当初李氏集团将苏氏吞并之后没两年就将苏氏卖了出去,我通过一些关系找到了几个苏氏的老人,隐约查到了一些事情。”白旭顿了顿,接着说道。

    “只是,他们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模模糊糊的知道一些事情,我暂时还没有查到更多的。”

    苏晚心久久没有说话,想到了之前李承潼说爸爸害死了李梦莲的孩子,忽然就有些心惊。

    苏辞听到白旭说话的时候就立刻警觉起来了,二哥可不像妈咪那么好糊弄,要是打破砂锅问到底,只怕事情不好圆。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二人,忽然咳嗽了起来,小脸也涨的通红。

    “怎么了?感冒了么?”苏晚心听到苏辞的咳嗽顿时紧张,将手机丢在一边凑到了他身边。

    白旭也被吸引了注意力,转过头看着他。

    “没事,就是嗓子有点痒。”苏辞乖巧的摇了摇头说道。

    “那我们今天就吃清淡一点,可能是最近上火了,待会熬点雪梨汤喝。”苏晚心摸了摸他的额头说道。

    被他这么一打岔,这件事情总算勉强揭过去了。

    费云沉离开之后便联系了江擒:“公司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有,我正准备打电话找你,不知道怎么回事,白天的时候,整个公司的系统都被黑了半分钟,所有电脑桌面上都显示了一个笑脸,但是没几分钟就自动恢复了。”江擒立刻就将白天发生的事情公司了费云沉。

    费云沉的脸色瞬间便冷了下去,刚刚才知道消息最近掠影来了海城,白天自己的公司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几乎在一瞬间就把两件事情联系在了一起。

    “我马上就回公司,你准备一下,通知技术部的人回公司开会。”费云沉说完就挂了电话。

    江擒“”

    老大你知道现在是几点吗?!

    夜间,苏辞在和白旭玩了一会之后就抵挡不住困意乖乖的去睡觉了。

    白旭坐在沙发上看着苏晚心,平日里总是带着笑容的脸上,此刻表情有些凝重。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板着一张脸?被白尧传染了?”苏晚心看着他这幅样子有些好笑,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

    “干妈,我之前查到了一些事情,一些对你来说,也许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白旭有些犹豫的看了苏晚心一眼。

    “什么事情?”

    “干妈,你有没有想过,当初你父亲也许另有死因。”

    苏晚心如遭雷劈一样整个人僵在了原地,爸爸的死另有原因?

    可若不是生病,还会是什么原因?

    苏晚心蹙眉,父亲去世后苏氏就跟李氏合并在了一起,李承潼也在父亲病床前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会照顾好自己,可是后来,李承潼的父亲也去世后,自己就被陷害,关进精神病院

    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曾经在无数和深夜里化身为魔鬼,在午夜梦回之时将她险些拖下深渊。

    她当时也想过,若是父亲还在,一定会保护好自己,至少李承潼也不至于这么胆大妄为。

    这么细细想来,若是李梦莲在这之前就跟李承潼勾搭上了,那父亲去世,最大的受益人,无疑是他们两个。

    “当初李氏集团将苏氏吞并之后没两年就将苏氏卖了出去,我通过一些关系找到了几个苏氏的老人,隐约查到了一些事情。”白旭顿了顿,接着说道。

    “只是,他们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模模糊糊的知道一些事情,我暂时还没有查到更多的。”

    苏晚心久久没有说话,想到了之前李承潼说爸爸害死了李梦莲的孩子,忽然就有些心惊。

    苏辞听到白旭说话的时候就立刻警觉起来了,二哥可不像妈咪那么好糊弄,要是打破砂锅问到底,只怕事情不好圆。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二人,忽然咳嗽了起来,小脸也涨的通红。

    “怎么了?感冒了么?”苏晚心听到苏辞的咳嗽顿时紧张,将手机丢在一边凑到了他身边。

    白旭也被吸引了注意力,转过头看着他。

    “没事,就是嗓子有点痒。”苏辞乖巧的摇了摇头说道。

    “那我们今天就吃清淡一点,可能是最近上火了,待会熬点雪梨汤喝。”苏晚心摸了摸他的额头说道。

    被他这么一打岔,这件事情总算勉强揭过去了。

    费云沉离开之后便联系了江擒:“公司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有,我正准备打电话找你,不知道怎么回事,白天的时候,整个公司的系统都被黑了半分钟,所有电脑桌面上都显示了一个笑脸,但是没几分钟就自动恢复了。”江擒立刻就将白天发生的事情公司了费云沉。

    费云沉的脸色瞬间便冷了下去,刚刚才知道消息最近掠影来了海城,白天自己的公司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几乎在一瞬间就把两件事情联系在了一起。

    “我马上就回公司,你准备一下,通知技术部的人回公司开会。”费云沉说完就挂了电话。

    江擒“”

    老大你知道现在是几点吗?!

    夜间,苏辞在和白旭玩了一会之后就抵挡不住困意乖乖的去睡觉了。

    白旭坐在沙发上看着苏晚心,平日里总是带着笑容的脸上,此刻表情有些凝重。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板着一张脸?被白尧传染了?”苏晚心看着他这幅样子有些好笑,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

    “干妈,我之前查到了一些事情,一些对你来说,也许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白旭有些犹豫的看了苏晚心一眼。

    “什么事情?”

    “干妈,你有没有想过,当初你父亲也许另有死因。”

    苏晚心如遭雷劈一样整个人僵在了原地,爸爸的死另有原因?

    可若不是生病,还会是什么原因?

    苏晚心蹙眉,父亲去世后苏氏就跟李氏合并在了一起,李承潼也在父亲病床前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会照顾好自己,可是后来,李承潼的父亲也去世后,自己就被陷害,关进精神病院

    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曾经在无数和深夜里化身为魔鬼,在午夜梦回之时将她险些拖下深渊。

    她当时也想过,若是父亲还在,一定会保护好自己,至少李承潼也不至于这么胆大妄为。

    这么细细想来,若是李梦莲在这之前就跟李承潼勾搭上了,那父亲去世,最大的受益人,无疑是他们两个。

    “当初李氏集团将苏氏吞并之后没两年就将苏氏卖了出去,我通过一些关系找到了几个苏氏的老人,隐约查到了一些事情。”白旭顿了顿,接着说道。

    “只是,他们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模模糊糊的知道一些事情,我暂时还没有查到更多的。”

    苏晚心久久没有说话,想到了之前李承潼说爸爸害死了李梦莲的孩子,忽然就有些心惊。

    苏辞听到白旭说话的时候就立刻警觉起来了,二哥可不像妈咪那么好糊弄,要是打破砂锅问到底,只怕事情不好圆。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二人,忽然咳嗽了起来,小脸也涨的通红。

    “怎么了?感冒了么?”苏晚心听到苏辞的咳嗽顿时紧张,将手机丢在一边凑到了他身边。

    白旭也被吸引了注意力,转过头看着他。

    “没事,就是嗓子有点痒。”苏辞乖巧的摇了摇头说道。

    “那我们今天就吃清淡一点,可能是最近上火了,待会熬点雪梨汤喝。”苏晚心摸了摸他的额头说道。

    被他这么一打岔,这件事情总算勉强揭过去了。

    费云沉离开之后便联系了江擒:“公司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有,我正准备打电话找你,不知道怎么回事,白天的时候,整个公司的系统都被黑了半分钟,所有电脑桌面上都显示了一个笑脸,但是没几分钟就自动恢复了。”江擒立刻就将白天发生的事情公司了费云沉。

    费云沉的脸色瞬间便冷了下去,刚刚才知道消息最近掠影来了海城,白天自己的公司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几乎在一瞬间就把两件事情联系在了一起。

    “我马上就回公司,你准备一下,通知技术部的人回公司开会。”费云沉说完就挂了电话。

    江擒“”

    老大你知道现在是几点吗?!

    夜间,苏辞在和白旭玩了一会之后就抵挡不住困意乖乖的去睡觉了。

    白旭坐在沙发上看着苏晚心,平日里总是带着笑容的脸上,此刻表情有些凝重。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板着一张脸?被白尧传染了?”苏晚心看着他这幅样子有些好笑,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

    “干妈,我之前查到了一些事情,一些对你来说,也许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白旭有些犹豫的看了苏晚心一眼。

    “什么事情?”

    “干妈,你有没有想过,当初你父亲也许另有死因。”

    苏晚心如遭雷劈一样整个人僵在了原地,爸爸的死另有原因?

    可若不是生病,还会是什么原因?

    苏晚心蹙眉,父亲去世后苏氏就跟李氏合并在了一起,李承潼也在父亲病床前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会照顾好自己,可是后来,李承潼的父亲也去世后,自己就被陷害,关进精神病院

    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曾经在无数和深夜里化身为魔鬼,在午夜梦回之时将她险些拖下深渊。

    她当时也想过,若是父亲还在,一定会保护好自己,至少李承潼也不至于这么胆大妄为。

    这么细细想来,若是李梦莲在这之前就跟李承潼勾搭上了,那父亲去世,最大的受益人,无疑是他们两个。

    “当初李氏集团将苏氏吞并之后没两年就将苏氏卖了出去,我通过一些关系找到了几个苏氏的老人,隐约查到了一些事情。”白旭顿了顿,接着说道。

    “只是,他们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模模糊糊的知道一些事情,我暂时还没有查到更多的。”

    苏晚心久久没有说话,想到了之前李承潼说爸爸害死了李梦莲的孩子,忽然就有些心惊。

    苏辞听到白旭说话的时候就立刻警觉起来了,二哥可不像妈咪那么好糊弄,要是打破砂锅问到底,只怕事情不好圆。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二人,忽然咳嗽了起来,小脸也涨的通红。

    “怎么了?感冒了么?”苏晚心听到苏辞的咳嗽顿时紧张,将手机丢在一边凑到了他身边。

    白旭也被吸引了注意力,转过头看着他。

    “没事,就是嗓子有点痒。”苏辞乖巧的摇了摇头说道。

    “那我们今天就吃清淡一点,可能是最近上火了,待会熬点雪梨汤喝。”苏晚心摸了摸他的额头说道。

    被他这么一打岔,这件事情总算勉强揭过去了。

    费云沉离开之后便联系了江擒:“公司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有,我正准备打电话找你,不知道怎么回事,白天的时候,整个公司的系统都被黑了半分钟,所有电脑桌面上都显示了一个笑脸,但是没几分钟就自动恢复了。”江擒立刻就将白天发生的事情公司了费云沉。

    费云沉的脸色瞬间便冷了下去,刚刚才知道消息最近掠影来了海城,白天自己的公司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几乎在一瞬间就把两件事情联系在了一起。

    “我马上就回公司,你准备一下,通知技术部的人回公司开会。”费云沉说完就挂了电话。

    江擒“”

    老大你知道现在是几点吗?!

    夜间,苏辞在和白旭玩了一会之后就抵挡不住困意乖乖的去睡觉了。

    白旭坐在沙发上看着苏晚心,平日里总是带着笑容的脸上,此刻表情有些凝重。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板着一张脸?被白尧传染了?”苏晚心看着他这幅样子有些好笑,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

    “干妈,我之前查到了一些事情,一些对你来说,也许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白旭有些犹豫的看了苏晚心一眼。

    “什么事情?”

    “干妈,你有没有想过,当初你父亲也许另有死因。”

    苏晚心如遭雷劈一样整个人僵在了原地,爸爸的死另有原因?

    可若不是生病,还会是什么原因?

    苏晚心蹙眉,父亲去世后苏氏就跟李氏合并在了一起,李承潼也在父亲病床前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会照顾好自己,可是后来,李承潼的父亲也去世后,自己就被陷害,关进精神病院

    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曾经在无数和深夜里化身为魔鬼,在午夜梦回之时将她险些拖下深渊。

    她当时也想过,若是父亲还在,一定会保护好自己,至少李承潼也不至于这么胆大妄为。

    这么细细想来,若是李梦莲在这之前就跟李承潼勾搭上了,那父亲去世,最大的受益人,无疑是他们两个。

    “当初李氏集团将苏氏吞并之后没两年就将苏氏卖了出去,我通过一些关系找到了几个苏氏的老人,隐约查到了一些事情。”白旭顿了顿,接着说道。

    “只是,他们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模模糊糊的知道一些事情,我暂时还没有查到更多的。”

    苏晚心久久没有说话,想到了之前李承潼说爸爸害死了李梦莲的孩子,忽然就有些心惊。

    苏辞听到白旭说话的时候就立刻警觉起来了,二哥可不像妈咪那么好糊弄,要是打破砂锅问到底,只怕事情不好圆。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二人,忽然咳嗽了起来,小脸也涨的通红。

    “怎么了?感冒了么?”苏晚心听到苏辞的咳嗽顿时紧张,将手机丢在一边凑到了他身边。

    白旭也被吸引了注意力,转过头看着他。

    “没事,就是嗓子有点痒。”苏辞乖巧的摇了摇头说道。

    “那我们今天就吃清淡一点,可能是最近上火了,待会熬点雪梨汤喝。”苏晚心摸了摸他的额头说道。

    被他这么一打岔,这件事情总算勉强揭过去了。

    费云沉离开之后便联系了江擒:“公司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有,我正准备打电话找你,不知道怎么回事,白天的时候,整个公司的系统都被黑了半分钟,所有电脑桌面上都显示了一个笑脸,但是没几分钟就自动恢复了。”江擒立刻就将白天发生的事情公司了费云沉。

    费云沉的脸色瞬间便冷了下去,刚刚才知道消息最近掠影来了海城,白天自己的公司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几乎在一瞬间就把两件事情联系在了一起。

    “我马上就回公司,你准备一下,通知技术部的人回公司开会。”费云沉说完就挂了电话。

    江擒“”

    老大你知道现在是几点吗?!

    夜间,苏辞在和白旭玩了一会之后就抵挡不住困意乖乖的去睡觉了。

    白旭坐在沙发上看着苏晚心,平日里总是带着笑容的脸上,此刻表情有些凝重。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板着一张脸?被白尧传染了?”苏晚心看着他这幅样子有些好笑,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

    “干妈,我之前查到了一些事情,一些对你来说,也许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白旭有些犹豫的看了苏晚心一眼。

    “什么事情?”

    “干妈,你有没有想过,当初你父亲也许另有死因。”

    苏晚心如遭雷劈一样整个人僵在了原地,爸爸的死另有原因?

    可若不是生病,还会是什么原因?

    苏晚心蹙眉,父亲去世后苏氏就跟李氏合并在了一起,李承潼也在父亲病床前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会照顾好自己,可是后来,李承潼的父亲也去世后,自己就被陷害,关进精神病院

    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曾经在无数和深夜里化身为魔鬼,在午夜梦回之时将她险些拖下深渊。

    她当时也想过,若是父亲还在,一定会保护好自己,至少李承潼也不至于这么胆大妄为。

    这么细细想来,若是李梦莲在这之前就跟李承潼勾搭上了,那父亲去世,最大的受益人,无疑是他们两个。

    “当初李氏集团将苏氏吞并之后没两年就将苏氏卖了出去,我通过一些关系找到了几个苏氏的老人,隐约查到了一些事情。”白旭顿了顿,接着说道。

    “只是,他们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模模糊糊的知道一些事情,我暂时还没有查到更多的。”

    苏晚心久久没有说话,想到了之前李承潼说爸爸害死了李梦莲的孩子,忽然就有些心惊。

    苏辞听到白旭说话的时候就立刻警觉起来了,二哥可不像妈咪那么好糊弄,要是打破砂锅问到底,只怕事情不好圆。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二人,忽然咳嗽了起来,小脸也涨的通红。

    “怎么了?感冒了么?”苏晚心听到苏辞的咳嗽顿时紧张,将手机丢在一边凑到了他身边。

    白旭也被吸引了注意力,转过头看着他。

    “没事,就是嗓子有点痒。”苏辞乖巧的摇了摇头说道。

    “那我们今天就吃清淡一点,可能是最近上火了,待会熬点雪梨汤喝。”苏晚心摸了摸他的额头说道。

    被他这么一打岔,这件事情总算勉强揭过去了。

    费云沉离开之后便联系了江擒:“公司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有,我正准备打电话找你,不知道怎么回事,白天的时候,整个公司的系统都被黑了半分钟,所有电脑桌面上都显示了一个笑脸,但是没几分钟就自动恢复了。”江擒立刻就将白天发生的事情公司了费云沉。

    费云沉的脸色瞬间便冷了下去,刚刚才知道消息最近掠影来了海城,白天自己的公司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几乎在一瞬间就把两件事情联系在了一起。

    “我马上就回公司,你准备一下,通知技术部的人回公司开会。”费云沉说完就挂了电话。

    江擒“”

    老大你知道现在是几点吗?!

    夜间,苏辞在和白旭玩了一会之后就抵挡不住困意乖乖的去睡觉了。

    白旭坐在沙发上看着苏晚心,平日里总是带着笑容的脸上,此刻表情有些凝重。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板着一张脸?被白尧传染了?”苏晚心看着他这幅样子有些好笑,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

    “干妈,我之前查到了一些事情,一些对你来说,也许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白旭有些犹豫的看了苏晚心一眼。

    “什么事情?”

    “干妈,你有没有想过,当初你父亲也许另有死因。”

    苏晚心如遭雷劈一样整个人僵在了原地,爸爸的死另有原因?

    可若不是生病,还会是什么原因?

    苏晚心蹙眉,父亲去世后苏氏就跟李氏合并在了一起,李承潼也在父亲病床前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会照顾好自己,可是后来,李承潼的父亲也去世后,自己就被陷害,关进精神病院

    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曾经在无数和深夜里化身为魔鬼,在午夜梦回之时将她险些拖下深渊。

    她当时也想过,若是父亲还在,一定会保护好自己,至少李承潼也不至于这么胆大妄为。

    这么细细想来,若是李梦莲在这之前就跟李承潼勾搭上了,那父亲去世,最大的受益人,无疑是他们两个。

    “当初李氏集团将苏氏吞并之后没两年就将苏氏卖了出去,我通过一些关系找到了几个苏氏的老人,隐约查到了一些事情。”白旭顿了顿,接着说道。

    “只是,他们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模模糊糊的知道一些事情,我暂时还没有查到更多的。”

    苏晚心久久没有说话,想到了之前李承潼说爸爸害死了李梦莲的孩子,忽然就有些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