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李梦莲走过去,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原本清纯的小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有些扭曲,三两步扭头走进了酒席厅。

    “李承潼!你说,你是不是对苏晚心还余情未了?!”李梦莲拿着她刚刚捡起的衣服冲着李承潼问到,眼睛红的可怕。

    李承潼这才从手肘的疼痛里回过神来,看到李梦莲手上的衣服心里顿时一惊

    “梦莲,你听我说。”李承潼强忍着疼痛,表情有些怪异。

    “你的衣服为什么会在苏晚心身上?”李梦莲除了生气,心里还有压抑不住的恐慌。哪怕她一直不愿意承认,但是不可否认,苏晚心比起从前来,更加的让人惊艳了,万一李承潼又被她所迷惑旧情复燃,那自己要怎么办?

    她可好不容易蛰伏了那么多年才得到这一切!

    “梦莲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因为热才把外套脱下来放在沙发上的,没想到居然被苏晚心拿去了,她肯定是故意做给你看,想挑拨我们夫妻俩的。”李承潼说道。

    眼见着李梦莲还想说什么,他立刻便换了一副痛苦的样子:“我的手刚刚不小心碰到东西脱臼了,好疼啊,梦莲你陪我去医院处理一下好吗?”

    李梦莲听他这么一说,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紧张的看着他的手,急匆匆的陪着他去了医院。

    而另一边。

    费云沉带着苏晚心离开宴会来到停车场,在车门旁停了下来。

    “你为什么还要跟李承潼接触?你知道刚刚要不是我来了,会发生什么?”费云沉一想到刚刚的画面就忍不住恼怒,语气自然也不怎么好。

    “他身上有我想要知道的东西,刚刚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我以后会注意。”苏晚心垂眸解释道,有些不自在的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你以后还要跟他接触?你到底想要通过他知道什么?”费云沉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因为太过压抑而导致嗓音有些沙哑。

    苏晚心却没有回答,低下了头躲开了费云沉的眼睛。

    没有等到她的回答,费云沉有些失望,苏晚心的表现简直就是火上浇油,让本就生气的他更加恼怒。

    他冷笑了一声,伸手将苏晚心拉到自己身边,死死的看着她的眼睛:“苏晚心,你为什么就不能跟我坦诚相待?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去面对不可以吗?你一定要什么都瞒着我吗?!”

    苏晚心听到他的话,脸色却一点一点的冷了下去,唇边勾起一个冷笑,伸手一点点掰开他握着自己手腕的手。

    “费云沉,你说这话的时候你想想自己好吧,让我跟你坦诚相待?说的好听,你呢?你难道就没有瞒着自己的事情吗?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今天如果没有你出现,我说不定已经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问出来了,我没有要求你什么,你也不要多管闲事,免得我们两个人不开心,本来我们也不过是合约的关系。”苏晚心一字一顿的说道,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

    高跟鞋落在地上发出低沉的声音,费云沉的情绪也慢慢的压了下去,他深吸一口气,想到苏晚心说得确实也没错,自己的确也隐瞒了她不少。

    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快走几步追上了即将消失在转角的苏晚心。

    李梦莲走过去,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原本清纯的小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有些扭曲,三两步扭头走进了酒席厅。

    “李承潼!你说,你是不是对苏晚心还余情未了?!”李梦莲拿着她刚刚捡起的衣服冲着李承潼问到,眼睛红的可怕。

    李承潼这才从手肘的疼痛里回过神来,看到李梦莲手上的衣服心里顿时一惊

    “梦莲,你听我说。”李承潼强忍着疼痛,表情有些怪异。

    “你的衣服为什么会在苏晚心身上?”李梦莲除了生气,心里还有压抑不住的恐慌。哪怕她一直不愿意承认,但是不可否认,苏晚心比起从前来,更加的让人惊艳了,万一李承潼又被她所迷惑旧情复燃,那自己要怎么办?

    她可好不容易蛰伏了那么多年才得到这一切!

    “梦莲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因为热才把外套脱下来放在沙发上的,没想到居然被苏晚心拿去了,她肯定是故意做给你看,想挑拨我们夫妻俩的。”李承潼说道。

    眼见着李梦莲还想说什么,他立刻便换了一副痛苦的样子:“我的手刚刚不小心碰到东西脱臼了,好疼啊,梦莲你陪我去医院处理一下好吗?”

    李梦莲听他这么一说,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紧张的看着他的手,急匆匆的陪着他去了医院。

    而另一边。

    费云沉带着苏晚心离开宴会来到停车场,在车门旁停了下来。

    “你为什么还要跟李承潼接触?你知道刚刚要不是我来了,会发生什么?”费云沉一想到刚刚的画面就忍不住恼怒,语气自然也不怎么好。

    “他身上有我想要知道的东西,刚刚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我以后会注意。”苏晚心垂眸解释道,有些不自在的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你以后还要跟他接触?你到底想要通过他知道什么?”费云沉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因为太过压抑而导致嗓音有些沙哑。

    苏晚心却没有回答,低下了头躲开了费云沉的眼睛。

    没有等到她的回答,费云沉有些失望,苏晚心的表现简直就是火上浇油,让本就生气的他更加恼怒。

    他冷笑了一声,伸手将苏晚心拉到自己身边,死死的看着她的眼睛:“苏晚心,你为什么就不能跟我坦诚相待?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去面对不可以吗?你一定要什么都瞒着我吗?!”

    苏晚心听到他的话,脸色却一点一点的冷了下去,唇边勾起一个冷笑,伸手一点点掰开他握着自己手腕的手。

    “费云沉,你说这话的时候你想想自己好吧,让我跟你坦诚相待?说的好听,你呢?你难道就没有瞒着自己的事情吗?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今天如果没有你出现,我说不定已经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问出来了,我没有要求你什么,你也不要多管闲事,免得我们两个人不开心,本来我们也不过是合约的关系。”苏晚心一字一顿的说道,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

    高跟鞋落在地上发出低沉的声音,费云沉的情绪也慢慢的压了下去,他深吸一口气,想到苏晚心说得确实也没错,自己的确也隐瞒了她不少。

    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快走几步追上了即将消失在转角的苏晚心。

    李梦莲走过去,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原本清纯的小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有些扭曲,三两步扭头走进了酒席厅。

    “李承潼!你说,你是不是对苏晚心还余情未了?!”李梦莲拿着她刚刚捡起的衣服冲着李承潼问到,眼睛红的可怕。

    李承潼这才从手肘的疼痛里回过神来,看到李梦莲手上的衣服心里顿时一惊

    “梦莲,你听我说。”李承潼强忍着疼痛,表情有些怪异。

    “你的衣服为什么会在苏晚心身上?”李梦莲除了生气,心里还有压抑不住的恐慌。哪怕她一直不愿意承认,但是不可否认,苏晚心比起从前来,更加的让人惊艳了,万一李承潼又被她所迷惑旧情复燃,那自己要怎么办?

    她可好不容易蛰伏了那么多年才得到这一切!

    “梦莲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因为热才把外套脱下来放在沙发上的,没想到居然被苏晚心拿去了,她肯定是故意做给你看,想挑拨我们夫妻俩的。”李承潼说道。

    眼见着李梦莲还想说什么,他立刻便换了一副痛苦的样子:“我的手刚刚不小心碰到东西脱臼了,好疼啊,梦莲你陪我去医院处理一下好吗?”

    李梦莲听他这么一说,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紧张的看着他的手,急匆匆的陪着他去了医院。

    而另一边。

    费云沉带着苏晚心离开宴会来到停车场,在车门旁停了下来。

    “你为什么还要跟李承潼接触?你知道刚刚要不是我来了,会发生什么?”费云沉一想到刚刚的画面就忍不住恼怒,语气自然也不怎么好。

    “他身上有我想要知道的东西,刚刚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我以后会注意。”苏晚心垂眸解释道,有些不自在的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你以后还要跟他接触?你到底想要通过他知道什么?”费云沉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因为太过压抑而导致嗓音有些沙哑。

    苏晚心却没有回答,低下了头躲开了费云沉的眼睛。

    没有等到她的回答,费云沉有些失望,苏晚心的表现简直就是火上浇油,让本就生气的他更加恼怒。

    他冷笑了一声,伸手将苏晚心拉到自己身边,死死的看着她的眼睛:“苏晚心,你为什么就不能跟我坦诚相待?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去面对不可以吗?你一定要什么都瞒着我吗?!”

    苏晚心听到他的话,脸色却一点一点的冷了下去,唇边勾起一个冷笑,伸手一点点掰开他握着自己手腕的手。

    “费云沉,你说这话的时候你想想自己好吧,让我跟你坦诚相待?说的好听,你呢?你难道就没有瞒着自己的事情吗?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今天如果没有你出现,我说不定已经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问出来了,我没有要求你什么,你也不要多管闲事,免得我们两个人不开心,本来我们也不过是合约的关系。”苏晚心一字一顿的说道,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

    高跟鞋落在地上发出低沉的声音,费云沉的情绪也慢慢的压了下去,他深吸一口气,想到苏晚心说得确实也没错,自己的确也隐瞒了她不少。

    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快走几步追上了即将消失在转角的苏晚心。

    李梦莲走过去,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原本清纯的小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有些扭曲,三两步扭头走进了酒席厅。

    “李承潼!你说,你是不是对苏晚心还余情未了?!”李梦莲拿着她刚刚捡起的衣服冲着李承潼问到,眼睛红的可怕。

    李承潼这才从手肘的疼痛里回过神来,看到李梦莲手上的衣服心里顿时一惊

    “梦莲,你听我说。”李承潼强忍着疼痛,表情有些怪异。

    “你的衣服为什么会在苏晚心身上?”李梦莲除了生气,心里还有压抑不住的恐慌。哪怕她一直不愿意承认,但是不可否认,苏晚心比起从前来,更加的让人惊艳了,万一李承潼又被她所迷惑旧情复燃,那自己要怎么办?

    她可好不容易蛰伏了那么多年才得到这一切!

    “梦莲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因为热才把外套脱下来放在沙发上的,没想到居然被苏晚心拿去了,她肯定是故意做给你看,想挑拨我们夫妻俩的。”李承潼说道。

    眼见着李梦莲还想说什么,他立刻便换了一副痛苦的样子:“我的手刚刚不小心碰到东西脱臼了,好疼啊,梦莲你陪我去医院处理一下好吗?”

    李梦莲听他这么一说,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紧张的看着他的手,急匆匆的陪着他去了医院。

    而另一边。

    费云沉带着苏晚心离开宴会来到停车场,在车门旁停了下来。

    “你为什么还要跟李承潼接触?你知道刚刚要不是我来了,会发生什么?”费云沉一想到刚刚的画面就忍不住恼怒,语气自然也不怎么好。

    “他身上有我想要知道的东西,刚刚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我以后会注意。”苏晚心垂眸解释道,有些不自在的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你以后还要跟他接触?你到底想要通过他知道什么?”费云沉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因为太过压抑而导致嗓音有些沙哑。

    苏晚心却没有回答,低下了头躲开了费云沉的眼睛。

    没有等到她的回答,费云沉有些失望,苏晚心的表现简直就是火上浇油,让本就生气的他更加恼怒。

    他冷笑了一声,伸手将苏晚心拉到自己身边,死死的看着她的眼睛:“苏晚心,你为什么就不能跟我坦诚相待?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去面对不可以吗?你一定要什么都瞒着我吗?!”

    苏晚心听到他的话,脸色却一点一点的冷了下去,唇边勾起一个冷笑,伸手一点点掰开他握着自己手腕的手。

    “费云沉,你说这话的时候你想想自己好吧,让我跟你坦诚相待?说的好听,你呢?你难道就没有瞒着自己的事情吗?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今天如果没有你出现,我说不定已经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问出来了,我没有要求你什么,你也不要多管闲事,免得我们两个人不开心,本来我们也不过是合约的关系。”苏晚心一字一顿的说道,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

    高跟鞋落在地上发出低沉的声音,费云沉的情绪也慢慢的压了下去,他深吸一口气,想到苏晚心说得确实也没错,自己的确也隐瞒了她不少。

    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快走几步追上了即将消失在转角的苏晚心。

    李梦莲走过去,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原本清纯的小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有些扭曲,三两步扭头走进了酒席厅。

    “李承潼!你说,你是不是对苏晚心还余情未了?!”李梦莲拿着她刚刚捡起的衣服冲着李承潼问到,眼睛红的可怕。

    李承潼这才从手肘的疼痛里回过神来,看到李梦莲手上的衣服心里顿时一惊

    “梦莲,你听我说。”李承潼强忍着疼痛,表情有些怪异。

    “你的衣服为什么会在苏晚心身上?”李梦莲除了生气,心里还有压抑不住的恐慌。哪怕她一直不愿意承认,但是不可否认,苏晚心比起从前来,更加的让人惊艳了,万一李承潼又被她所迷惑旧情复燃,那自己要怎么办?

    她可好不容易蛰伏了那么多年才得到这一切!

    “梦莲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因为热才把外套脱下来放在沙发上的,没想到居然被苏晚心拿去了,她肯定是故意做给你看,想挑拨我们夫妻俩的。”李承潼说道。

    眼见着李梦莲还想说什么,他立刻便换了一副痛苦的样子:“我的手刚刚不小心碰到东西脱臼了,好疼啊,梦莲你陪我去医院处理一下好吗?”

    李梦莲听他这么一说,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紧张的看着他的手,急匆匆的陪着他去了医院。

    而另一边。

    费云沉带着苏晚心离开宴会来到停车场,在车门旁停了下来。

    “你为什么还要跟李承潼接触?你知道刚刚要不是我来了,会发生什么?”费云沉一想到刚刚的画面就忍不住恼怒,语气自然也不怎么好。

    “他身上有我想要知道的东西,刚刚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我以后会注意。”苏晚心垂眸解释道,有些不自在的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你以后还要跟他接触?你到底想要通过他知道什么?”费云沉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因为太过压抑而导致嗓音有些沙哑。

    苏晚心却没有回答,低下了头躲开了费云沉的眼睛。

    没有等到她的回答,费云沉有些失望,苏晚心的表现简直就是火上浇油,让本就生气的他更加恼怒。

    他冷笑了一声,伸手将苏晚心拉到自己身边,死死的看着她的眼睛:“苏晚心,你为什么就不能跟我坦诚相待?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去面对不可以吗?你一定要什么都瞒着我吗?!”

    苏晚心听到他的话,脸色却一点一点的冷了下去,唇边勾起一个冷笑,伸手一点点掰开他握着自己手腕的手。

    “费云沉,你说这话的时候你想想自己好吧,让我跟你坦诚相待?说的好听,你呢?你难道就没有瞒着自己的事情吗?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今天如果没有你出现,我说不定已经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问出来了,我没有要求你什么,你也不要多管闲事,免得我们两个人不开心,本来我们也不过是合约的关系。”苏晚心一字一顿的说道,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

    高跟鞋落在地上发出低沉的声音,费云沉的情绪也慢慢的压了下去,他深吸一口气,想到苏晚心说得确实也没错,自己的确也隐瞒了她不少。

    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快走几步追上了即将消失在转角的苏晚心。

    李梦莲走过去,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原本清纯的小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有些扭曲,三两步扭头走进了酒席厅。

    “李承潼!你说,你是不是对苏晚心还余情未了?!”李梦莲拿着她刚刚捡起的衣服冲着李承潼问到,眼睛红的可怕。

    李承潼这才从手肘的疼痛里回过神来,看到李梦莲手上的衣服心里顿时一惊

    “梦莲,你听我说。”李承潼强忍着疼痛,表情有些怪异。

    “你的衣服为什么会在苏晚心身上?”李梦莲除了生气,心里还有压抑不住的恐慌。哪怕她一直不愿意承认,但是不可否认,苏晚心比起从前来,更加的让人惊艳了,万一李承潼又被她所迷惑旧情复燃,那自己要怎么办?

    她可好不容易蛰伏了那么多年才得到这一切!

    “梦莲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因为热才把外套脱下来放在沙发上的,没想到居然被苏晚心拿去了,她肯定是故意做给你看,想挑拨我们夫妻俩的。”李承潼说道。

    眼见着李梦莲还想说什么,他立刻便换了一副痛苦的样子:“我的手刚刚不小心碰到东西脱臼了,好疼啊,梦莲你陪我去医院处理一下好吗?”

    李梦莲听他这么一说,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紧张的看着他的手,急匆匆的陪着他去了医院。

    而另一边。

    费云沉带着苏晚心离开宴会来到停车场,在车门旁停了下来。

    “你为什么还要跟李承潼接触?你知道刚刚要不是我来了,会发生什么?”费云沉一想到刚刚的画面就忍不住恼怒,语气自然也不怎么好。

    “他身上有我想要知道的东西,刚刚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我以后会注意。”苏晚心垂眸解释道,有些不自在的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你以后还要跟他接触?你到底想要通过他知道什么?”费云沉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因为太过压抑而导致嗓音有些沙哑。

    苏晚心却没有回答,低下了头躲开了费云沉的眼睛。

    没有等到她的回答,费云沉有些失望,苏晚心的表现简直就是火上浇油,让本就生气的他更加恼怒。

    他冷笑了一声,伸手将苏晚心拉到自己身边,死死的看着她的眼睛:“苏晚心,你为什么就不能跟我坦诚相待?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去面对不可以吗?你一定要什么都瞒着我吗?!”

    苏晚心听到他的话,脸色却一点一点的冷了下去,唇边勾起一个冷笑,伸手一点点掰开他握着自己手腕的手。

    “费云沉,你说这话的时候你想想自己好吧,让我跟你坦诚相待?说的好听,你呢?你难道就没有瞒着自己的事情吗?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今天如果没有你出现,我说不定已经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问出来了,我没有要求你什么,你也不要多管闲事,免得我们两个人不开心,本来我们也不过是合约的关系。”苏晚心一字一顿的说道,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

    高跟鞋落在地上发出低沉的声音,费云沉的情绪也慢慢的压了下去,他深吸一口气,想到苏晚心说得确实也没错,自己的确也隐瞒了她不少。

    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快走几步追上了即将消失在转角的苏晚心。

    李梦莲走过去,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原本清纯的小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有些扭曲,三两步扭头走进了酒席厅。

    “李承潼!你说,你是不是对苏晚心还余情未了?!”李梦莲拿着她刚刚捡起的衣服冲着李承潼问到,眼睛红的可怕。

    李承潼这才从手肘的疼痛里回过神来,看到李梦莲手上的衣服心里顿时一惊

    “梦莲,你听我说。”李承潼强忍着疼痛,表情有些怪异。

    “你的衣服为什么会在苏晚心身上?”李梦莲除了生气,心里还有压抑不住的恐慌。哪怕她一直不愿意承认,但是不可否认,苏晚心比起从前来,更加的让人惊艳了,万一李承潼又被她所迷惑旧情复燃,那自己要怎么办?

    她可好不容易蛰伏了那么多年才得到这一切!

    “梦莲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因为热才把外套脱下来放在沙发上的,没想到居然被苏晚心拿去了,她肯定是故意做给你看,想挑拨我们夫妻俩的。”李承潼说道。

    眼见着李梦莲还想说什么,他立刻便换了一副痛苦的样子:“我的手刚刚不小心碰到东西脱臼了,好疼啊,梦莲你陪我去医院处理一下好吗?”

    李梦莲听他这么一说,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紧张的看着他的手,急匆匆的陪着他去了医院。

    而另一边。

    费云沉带着苏晚心离开宴会来到停车场,在车门旁停了下来。

    “你为什么还要跟李承潼接触?你知道刚刚要不是我来了,会发生什么?”费云沉一想到刚刚的画面就忍不住恼怒,语气自然也不怎么好。

    “他身上有我想要知道的东西,刚刚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我以后会注意。”苏晚心垂眸解释道,有些不自在的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你以后还要跟他接触?你到底想要通过他知道什么?”费云沉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因为太过压抑而导致嗓音有些沙哑。

    苏晚心却没有回答,低下了头躲开了费云沉的眼睛。

    没有等到她的回答,费云沉有些失望,苏晚心的表现简直就是火上浇油,让本就生气的他更加恼怒。

    他冷笑了一声,伸手将苏晚心拉到自己身边,死死的看着她的眼睛:“苏晚心,你为什么就不能跟我坦诚相待?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去面对不可以吗?你一定要什么都瞒着我吗?!”

    苏晚心听到他的话,脸色却一点一点的冷了下去,唇边勾起一个冷笑,伸手一点点掰开他握着自己手腕的手。

    “费云沉,你说这话的时候你想想自己好吧,让我跟你坦诚相待?说的好听,你呢?你难道就没有瞒着自己的事情吗?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今天如果没有你出现,我说不定已经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问出来了,我没有要求你什么,你也不要多管闲事,免得我们两个人不开心,本来我们也不过是合约的关系。”苏晚心一字一顿的说道,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

    高跟鞋落在地上发出低沉的声音,费云沉的情绪也慢慢的压了下去,他深吸一口气,想到苏晚心说得确实也没错,自己的确也隐瞒了她不少。

    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快走几步追上了即将消失在转角的苏晚心。

    李梦莲走过去,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原本清纯的小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有些扭曲,三两步扭头走进了酒席厅。

    “李承潼!你说,你是不是对苏晚心还余情未了?!”李梦莲拿着她刚刚捡起的衣服冲着李承潼问到,眼睛红的可怕。

    李承潼这才从手肘的疼痛里回过神来,看到李梦莲手上的衣服心里顿时一惊

    “梦莲,你听我说。”李承潼强忍着疼痛,表情有些怪异。

    “你的衣服为什么会在苏晚心身上?”李梦莲除了生气,心里还有压抑不住的恐慌。哪怕她一直不愿意承认,但是不可否认,苏晚心比起从前来,更加的让人惊艳了,万一李承潼又被她所迷惑旧情复燃,那自己要怎么办?

    她可好不容易蛰伏了那么多年才得到这一切!

    “梦莲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因为热才把外套脱下来放在沙发上的,没想到居然被苏晚心拿去了,她肯定是故意做给你看,想挑拨我们夫妻俩的。”李承潼说道。

    眼见着李梦莲还想说什么,他立刻便换了一副痛苦的样子:“我的手刚刚不小心碰到东西脱臼了,好疼啊,梦莲你陪我去医院处理一下好吗?”

    李梦莲听他这么一说,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紧张的看着他的手,急匆匆的陪着他去了医院。

    而另一边。

    费云沉带着苏晚心离开宴会来到停车场,在车门旁停了下来。

    “你为什么还要跟李承潼接触?你知道刚刚要不是我来了,会发生什么?”费云沉一想到刚刚的画面就忍不住恼怒,语气自然也不怎么好。

    “他身上有我想要知道的东西,刚刚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我以后会注意。”苏晚心垂眸解释道,有些不自在的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你以后还要跟他接触?你到底想要通过他知道什么?”费云沉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因为太过压抑而导致嗓音有些沙哑。

    苏晚心却没有回答,低下了头躲开了费云沉的眼睛。

    没有等到她的回答,费云沉有些失望,苏晚心的表现简直就是火上浇油,让本就生气的他更加恼怒。

    他冷笑了一声,伸手将苏晚心拉到自己身边,死死的看着她的眼睛:“苏晚心,你为什么就不能跟我坦诚相待?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去面对不可以吗?你一定要什么都瞒着我吗?!”

    苏晚心听到他的话,脸色却一点一点的冷了下去,唇边勾起一个冷笑,伸手一点点掰开他握着自己手腕的手。

    “费云沉,你说这话的时候你想想自己好吧,让我跟你坦诚相待?说的好听,你呢?你难道就没有瞒着自己的事情吗?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今天如果没有你出现,我说不定已经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问出来了,我没有要求你什么,你也不要多管闲事,免得我们两个人不开心,本来我们也不过是合约的关系。”苏晚心一字一顿的说道,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

    高跟鞋落在地上发出低沉的声音,费云沉的情绪也慢慢的压了下去,他深吸一口气,想到苏晚心说得确实也没错,自己的确也隐瞒了她不少。

    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快走几步追上了即将消失在转角的苏晚心。

    李梦莲走过去,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原本清纯的小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有些扭曲,三两步扭头走进了酒席厅。

    “李承潼!你说,你是不是对苏晚心还余情未了?!”李梦莲拿着她刚刚捡起的衣服冲着李承潼问到,眼睛红的可怕。

    李承潼这才从手肘的疼痛里回过神来,看到李梦莲手上的衣服心里顿时一惊

    “梦莲,你听我说。”李承潼强忍着疼痛,表情有些怪异。

    “你的衣服为什么会在苏晚心身上?”李梦莲除了生气,心里还有压抑不住的恐慌。哪怕她一直不愿意承认,但是不可否认,苏晚心比起从前来,更加的让人惊艳了,万一李承潼又被她所迷惑旧情复燃,那自己要怎么办?

    她可好不容易蛰伏了那么多年才得到这一切!

    “梦莲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因为热才把外套脱下来放在沙发上的,没想到居然被苏晚心拿去了,她肯定是故意做给你看,想挑拨我们夫妻俩的。”李承潼说道。

    眼见着李梦莲还想说什么,他立刻便换了一副痛苦的样子:“我的手刚刚不小心碰到东西脱臼了,好疼啊,梦莲你陪我去医院处理一下好吗?”

    李梦莲听他这么一说,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紧张的看着他的手,急匆匆的陪着他去了医院。

    而另一边。

    费云沉带着苏晚心离开宴会来到停车场,在车门旁停了下来。

    “你为什么还要跟李承潼接触?你知道刚刚要不是我来了,会发生什么?”费云沉一想到刚刚的画面就忍不住恼怒,语气自然也不怎么好。

    “他身上有我想要知道的东西,刚刚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我以后会注意。”苏晚心垂眸解释道,有些不自在的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你以后还要跟他接触?你到底想要通过他知道什么?”费云沉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因为太过压抑而导致嗓音有些沙哑。

    苏晚心却没有回答,低下了头躲开了费云沉的眼睛。

    没有等到她的回答,费云沉有些失望,苏晚心的表现简直就是火上浇油,让本就生气的他更加恼怒。

    他冷笑了一声,伸手将苏晚心拉到自己身边,死死的看着她的眼睛:“苏晚心,你为什么就不能跟我坦诚相待?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去面对不可以吗?你一定要什么都瞒着我吗?!”

    苏晚心听到他的话,脸色却一点一点的冷了下去,唇边勾起一个冷笑,伸手一点点掰开他握着自己手腕的手。

    “费云沉,你说这话的时候你想想自己好吧,让我跟你坦诚相待?说的好听,你呢?你难道就没有瞒着自己的事情吗?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今天如果没有你出现,我说不定已经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问出来了,我没有要求你什么,你也不要多管闲事,免得我们两个人不开心,本来我们也不过是合约的关系。”苏晚心一字一顿的说道,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

    高跟鞋落在地上发出低沉的声音,费云沉的情绪也慢慢的压了下去,他深吸一口气,想到苏晚心说得确实也没错,自己的确也隐瞒了她不少。

    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快走几步追上了即将消失在转角的苏晚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