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担忧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刚想要继续质问的苏辞听到别墅门突然响起,吓了一大跳,生怕吵醒苏晚心,压低了嗓音问道。

    但是却没有得到回应。

    “怎么了?”

    苏辞带着电话悄悄溜到门边,就着门缝看向外面,小声的道:“大门外面有人偷偷进来了,好像是小偷!爸爸,我有点儿怕。”

    苏辞的声音压低,难得的有些恐惧。

    “怎么回事儿?”费云沉听着苏辞颤抖的声音,心里一紧,再也坐不住了,立刻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不忘安慰道:“别怕,你别挂断电话,我马上回来。”

    但是电话那端却只传来阵阵的忙音,苏辞的声音也被隔绝在另一端。

    心跳蓦地停了半拍,费云沉三两步上了车,黑沉的夜色里,车子如同猛兽疾驰而出。

    半个小时后,云碧水岸门口,费云沉甚至都来不及停好车就飞快的跑进来屋子里,屋子里安安静静的,只有苏晚心那一间房间房门大开。

    费云沉更慌了,难不成人已经进了屋子?他飞快上了楼,打开灯。

    “啪。”刹那间,柔和的灯光倾泻而下,将卧室照的一清二楚。

    预想中的糟糕情况并没有出现,正中央的床上,苏晚心胸口微微起伏,正安然入睡。

    侧脸干净精致,听到声响,她睫毛颤了颤,略有些迷糊的睁开眼。

    男人略带狼狈的身影猝不及防闯入眼底,苏晚心怔了怔,“你怎么突然”

    后面几个字未完全出口,她视线一花,整个人已然被牢牢禁锢在男人怀里。

    一股浓烈的酒香味萦绕鼻间,耳旁是急促的心跳声,激烈的似乎要蹦出胸腔,苏晚心尚且混沌的脑袋彻底清醒过来。

    她张了张嘴,问出声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不是急躁的人,难不成遇到了无法处理的意外?

    这般一想,她秀眉微皱了皱,费云沉闻言,却是将她揽的更紧了。

    他深深吐出一口气,这才发现,整个脊背都在不知不觉中被冷汗浸湿。

    怀里是娇娇软软的一团,他闭了闭眸,语气低沉,“别说话,让我抱抱你。”

    怀里的人儿顺了他的意思,半晌,男人松开她。

    他微向后退了退,神色已恢复如常,暗沉的眸子看向她,仿佛要将她刻到骨子里,苏晚心将发皱的衣服扶平,缓了音,“到底怎么回事,现在可以说了吗?”

    男人喉结动了动,“我接到了苏辞的电话,他说,有人撬开大门进来了,好像是进了贼,刚才回来时你的房间门也是开着灯,我还以为”

    最后几个字多了几分冷厉,回想到那时候的场景,费云沉依旧心中发紧。

    闻言,苏晚心瞳孔骤然一缩,下意识掀开了身上的被子,“进了贼?小辞呢?不行,得去看看他。”

    她今天胡思乱想了一堆,为了控制住自己的脑袋早早就睡下了,在房间里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如果那人跟苏辞对上,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虽然苏辞很聪明,可毕竟还是个孩子,万一有意外呢?

    她刚想起身,手臂却被灼热手掌按住,费云沉余光瞥向了门边鬼鬼祟祟的小脑袋。

    刚想要继续质问的苏辞听到别墅门突然响起,吓了一大跳,生怕吵醒苏晚心,压低了嗓音问道。

    但是却没有得到回应。

    “怎么了?”

    苏辞带着电话悄悄溜到门边,就着门缝看向外面,小声的道:“大门外面有人偷偷进来了,好像是小偷!爸爸,我有点儿怕。”

    苏辞的声音压低,难得的有些恐惧。

    “怎么回事儿?”费云沉听着苏辞颤抖的声音,心里一紧,再也坐不住了,立刻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不忘安慰道:“别怕,你别挂断电话,我马上回来。”

    但是电话那端却只传来阵阵的忙音,苏辞的声音也被隔绝在另一端。

    心跳蓦地停了半拍,费云沉三两步上了车,黑沉的夜色里,车子如同猛兽疾驰而出。

    半个小时后,云碧水岸门口,费云沉甚至都来不及停好车就飞快的跑进来屋子里,屋子里安安静静的,只有苏晚心那一间房间房门大开。

    费云沉更慌了,难不成人已经进了屋子?他飞快上了楼,打开灯。

    “啪。”刹那间,柔和的灯光倾泻而下,将卧室照的一清二楚。

    预想中的糟糕情况并没有出现,正中央的床上,苏晚心胸口微微起伏,正安然入睡。

    侧脸干净精致,听到声响,她睫毛颤了颤,略有些迷糊的睁开眼。

    男人略带狼狈的身影猝不及防闯入眼底,苏晚心怔了怔,“你怎么突然”

    后面几个字未完全出口,她视线一花,整个人已然被牢牢禁锢在男人怀里。

    一股浓烈的酒香味萦绕鼻间,耳旁是急促的心跳声,激烈的似乎要蹦出胸腔,苏晚心尚且混沌的脑袋彻底清醒过来。

    她张了张嘴,问出声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不是急躁的人,难不成遇到了无法处理的意外?

    这般一想,她秀眉微皱了皱,费云沉闻言,却是将她揽的更紧了。

    他深深吐出一口气,这才发现,整个脊背都在不知不觉中被冷汗浸湿。

    怀里是娇娇软软的一团,他闭了闭眸,语气低沉,“别说话,让我抱抱你。”

    怀里的人儿顺了他的意思,半晌,男人松开她。

    他微向后退了退,神色已恢复如常,暗沉的眸子看向她,仿佛要将她刻到骨子里,苏晚心将发皱的衣服扶平,缓了音,“到底怎么回事,现在可以说了吗?”

    男人喉结动了动,“我接到了苏辞的电话,他说,有人撬开大门进来了,好像是进了贼,刚才回来时你的房间门也是开着灯,我还以为”

    最后几个字多了几分冷厉,回想到那时候的场景,费云沉依旧心中发紧。

    闻言,苏晚心瞳孔骤然一缩,下意识掀开了身上的被子,“进了贼?小辞呢?不行,得去看看他。”

    她今天胡思乱想了一堆,为了控制住自己的脑袋早早就睡下了,在房间里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如果那人跟苏辞对上,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虽然苏辞很聪明,可毕竟还是个孩子,万一有意外呢?

    她刚想起身,手臂却被灼热手掌按住,费云沉余光瞥向了门边鬼鬼祟祟的小脑袋。

    刚想要继续质问的苏辞听到别墅门突然响起,吓了一大跳,生怕吵醒苏晚心,压低了嗓音问道。

    但是却没有得到回应。

    “怎么了?”

    苏辞带着电话悄悄溜到门边,就着门缝看向外面,小声的道:“大门外面有人偷偷进来了,好像是小偷!爸爸,我有点儿怕。”

    苏辞的声音压低,难得的有些恐惧。

    “怎么回事儿?”费云沉听着苏辞颤抖的声音,心里一紧,再也坐不住了,立刻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不忘安慰道:“别怕,你别挂断电话,我马上回来。”

    但是电话那端却只传来阵阵的忙音,苏辞的声音也被隔绝在另一端。

    心跳蓦地停了半拍,费云沉三两步上了车,黑沉的夜色里,车子如同猛兽疾驰而出。

    半个小时后,云碧水岸门口,费云沉甚至都来不及停好车就飞快的跑进来屋子里,屋子里安安静静的,只有苏晚心那一间房间房门大开。

    费云沉更慌了,难不成人已经进了屋子?他飞快上了楼,打开灯。

    “啪。”刹那间,柔和的灯光倾泻而下,将卧室照的一清二楚。

    预想中的糟糕情况并没有出现,正中央的床上,苏晚心胸口微微起伏,正安然入睡。

    侧脸干净精致,听到声响,她睫毛颤了颤,略有些迷糊的睁开眼。

    男人略带狼狈的身影猝不及防闯入眼底,苏晚心怔了怔,“你怎么突然”

    后面几个字未完全出口,她视线一花,整个人已然被牢牢禁锢在男人怀里。

    一股浓烈的酒香味萦绕鼻间,耳旁是急促的心跳声,激烈的似乎要蹦出胸腔,苏晚心尚且混沌的脑袋彻底清醒过来。

    她张了张嘴,问出声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不是急躁的人,难不成遇到了无法处理的意外?

    这般一想,她秀眉微皱了皱,费云沉闻言,却是将她揽的更紧了。

    他深深吐出一口气,这才发现,整个脊背都在不知不觉中被冷汗浸湿。

    怀里是娇娇软软的一团,他闭了闭眸,语气低沉,“别说话,让我抱抱你。”

    怀里的人儿顺了他的意思,半晌,男人松开她。

    他微向后退了退,神色已恢复如常,暗沉的眸子看向她,仿佛要将她刻到骨子里,苏晚心将发皱的衣服扶平,缓了音,“到底怎么回事,现在可以说了吗?”

    男人喉结动了动,“我接到了苏辞的电话,他说,有人撬开大门进来了,好像是进了贼,刚才回来时你的房间门也是开着灯,我还以为”

    最后几个字多了几分冷厉,回想到那时候的场景,费云沉依旧心中发紧。

    闻言,苏晚心瞳孔骤然一缩,下意识掀开了身上的被子,“进了贼?小辞呢?不行,得去看看他。”

    她今天胡思乱想了一堆,为了控制住自己的脑袋早早就睡下了,在房间里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如果那人跟苏辞对上,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虽然苏辞很聪明,可毕竟还是个孩子,万一有意外呢?

    她刚想起身,手臂却被灼热手掌按住,费云沉余光瞥向了门边鬼鬼祟祟的小脑袋。

    刚想要继续质问的苏辞听到别墅门突然响起,吓了一大跳,生怕吵醒苏晚心,压低了嗓音问道。

    但是却没有得到回应。

    “怎么了?”

    苏辞带着电话悄悄溜到门边,就着门缝看向外面,小声的道:“大门外面有人偷偷进来了,好像是小偷!爸爸,我有点儿怕。”

    苏辞的声音压低,难得的有些恐惧。

    “怎么回事儿?”费云沉听着苏辞颤抖的声音,心里一紧,再也坐不住了,立刻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不忘安慰道:“别怕,你别挂断电话,我马上回来。”

    但是电话那端却只传来阵阵的忙音,苏辞的声音也被隔绝在另一端。

    心跳蓦地停了半拍,费云沉三两步上了车,黑沉的夜色里,车子如同猛兽疾驰而出。

    半个小时后,云碧水岸门口,费云沉甚至都来不及停好车就飞快的跑进来屋子里,屋子里安安静静的,只有苏晚心那一间房间房门大开。

    费云沉更慌了,难不成人已经进了屋子?他飞快上了楼,打开灯。

    “啪。”刹那间,柔和的灯光倾泻而下,将卧室照的一清二楚。

    预想中的糟糕情况并没有出现,正中央的床上,苏晚心胸口微微起伏,正安然入睡。

    侧脸干净精致,听到声响,她睫毛颤了颤,略有些迷糊的睁开眼。

    男人略带狼狈的身影猝不及防闯入眼底,苏晚心怔了怔,“你怎么突然”

    后面几个字未完全出口,她视线一花,整个人已然被牢牢禁锢在男人怀里。

    一股浓烈的酒香味萦绕鼻间,耳旁是急促的心跳声,激烈的似乎要蹦出胸腔,苏晚心尚且混沌的脑袋彻底清醒过来。

    她张了张嘴,问出声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不是急躁的人,难不成遇到了无法处理的意外?

    这般一想,她秀眉微皱了皱,费云沉闻言,却是将她揽的更紧了。

    他深深吐出一口气,这才发现,整个脊背都在不知不觉中被冷汗浸湿。

    怀里是娇娇软软的一团,他闭了闭眸,语气低沉,“别说话,让我抱抱你。”

    怀里的人儿顺了他的意思,半晌,男人松开她。

    他微向后退了退,神色已恢复如常,暗沉的眸子看向她,仿佛要将她刻到骨子里,苏晚心将发皱的衣服扶平,缓了音,“到底怎么回事,现在可以说了吗?”

    男人喉结动了动,“我接到了苏辞的电话,他说,有人撬开大门进来了,好像是进了贼,刚才回来时你的房间门也是开着灯,我还以为”

    最后几个字多了几分冷厉,回想到那时候的场景,费云沉依旧心中发紧。

    闻言,苏晚心瞳孔骤然一缩,下意识掀开了身上的被子,“进了贼?小辞呢?不行,得去看看他。”

    她今天胡思乱想了一堆,为了控制住自己的脑袋早早就睡下了,在房间里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如果那人跟苏辞对上,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虽然苏辞很聪明,可毕竟还是个孩子,万一有意外呢?

    她刚想起身,手臂却被灼热手掌按住,费云沉余光瞥向了门边鬼鬼祟祟的小脑袋。

    刚想要继续质问的苏辞听到别墅门突然响起,吓了一大跳,生怕吵醒苏晚心,压低了嗓音问道。

    但是却没有得到回应。

    “怎么了?”

    苏辞带着电话悄悄溜到门边,就着门缝看向外面,小声的道:“大门外面有人偷偷进来了,好像是小偷!爸爸,我有点儿怕。”

    苏辞的声音压低,难得的有些恐惧。

    “怎么回事儿?”费云沉听着苏辞颤抖的声音,心里一紧,再也坐不住了,立刻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不忘安慰道:“别怕,你别挂断电话,我马上回来。”

    但是电话那端却只传来阵阵的忙音,苏辞的声音也被隔绝在另一端。

    心跳蓦地停了半拍,费云沉三两步上了车,黑沉的夜色里,车子如同猛兽疾驰而出。

    半个小时后,云碧水岸门口,费云沉甚至都来不及停好车就飞快的跑进来屋子里,屋子里安安静静的,只有苏晚心那一间房间房门大开。

    费云沉更慌了,难不成人已经进了屋子?他飞快上了楼,打开灯。

    “啪。”刹那间,柔和的灯光倾泻而下,将卧室照的一清二楚。

    预想中的糟糕情况并没有出现,正中央的床上,苏晚心胸口微微起伏,正安然入睡。

    侧脸干净精致,听到声响,她睫毛颤了颤,略有些迷糊的睁开眼。

    男人略带狼狈的身影猝不及防闯入眼底,苏晚心怔了怔,“你怎么突然”

    后面几个字未完全出口,她视线一花,整个人已然被牢牢禁锢在男人怀里。

    一股浓烈的酒香味萦绕鼻间,耳旁是急促的心跳声,激烈的似乎要蹦出胸腔,苏晚心尚且混沌的脑袋彻底清醒过来。

    她张了张嘴,问出声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不是急躁的人,难不成遇到了无法处理的意外?

    这般一想,她秀眉微皱了皱,费云沉闻言,却是将她揽的更紧了。

    他深深吐出一口气,这才发现,整个脊背都在不知不觉中被冷汗浸湿。

    怀里是娇娇软软的一团,他闭了闭眸,语气低沉,“别说话,让我抱抱你。”

    怀里的人儿顺了他的意思,半晌,男人松开她。

    他微向后退了退,神色已恢复如常,暗沉的眸子看向她,仿佛要将她刻到骨子里,苏晚心将发皱的衣服扶平,缓了音,“到底怎么回事,现在可以说了吗?”

    男人喉结动了动,“我接到了苏辞的电话,他说,有人撬开大门进来了,好像是进了贼,刚才回来时你的房间门也是开着灯,我还以为”

    最后几个字多了几分冷厉,回想到那时候的场景,费云沉依旧心中发紧。

    闻言,苏晚心瞳孔骤然一缩,下意识掀开了身上的被子,“进了贼?小辞呢?不行,得去看看他。”

    她今天胡思乱想了一堆,为了控制住自己的脑袋早早就睡下了,在房间里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如果那人跟苏辞对上,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虽然苏辞很聪明,可毕竟还是个孩子,万一有意外呢?

    她刚想起身,手臂却被灼热手掌按住,费云沉余光瞥向了门边鬼鬼祟祟的小脑袋。

    刚想要继续质问的苏辞听到别墅门突然响起,吓了一大跳,生怕吵醒苏晚心,压低了嗓音问道。

    但是却没有得到回应。

    “怎么了?”

    苏辞带着电话悄悄溜到门边,就着门缝看向外面,小声的道:“大门外面有人偷偷进来了,好像是小偷!爸爸,我有点儿怕。”

    苏辞的声音压低,难得的有些恐惧。

    “怎么回事儿?”费云沉听着苏辞颤抖的声音,心里一紧,再也坐不住了,立刻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不忘安慰道:“别怕,你别挂断电话,我马上回来。”

    但是电话那端却只传来阵阵的忙音,苏辞的声音也被隔绝在另一端。

    心跳蓦地停了半拍,费云沉三两步上了车,黑沉的夜色里,车子如同猛兽疾驰而出。

    半个小时后,云碧水岸门口,费云沉甚至都来不及停好车就飞快的跑进来屋子里,屋子里安安静静的,只有苏晚心那一间房间房门大开。

    费云沉更慌了,难不成人已经进了屋子?他飞快上了楼,打开灯。

    “啪。”刹那间,柔和的灯光倾泻而下,将卧室照的一清二楚。

    预想中的糟糕情况并没有出现,正中央的床上,苏晚心胸口微微起伏,正安然入睡。

    侧脸干净精致,听到声响,她睫毛颤了颤,略有些迷糊的睁开眼。

    男人略带狼狈的身影猝不及防闯入眼底,苏晚心怔了怔,“你怎么突然”

    后面几个字未完全出口,她视线一花,整个人已然被牢牢禁锢在男人怀里。

    一股浓烈的酒香味萦绕鼻间,耳旁是急促的心跳声,激烈的似乎要蹦出胸腔,苏晚心尚且混沌的脑袋彻底清醒过来。

    她张了张嘴,问出声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不是急躁的人,难不成遇到了无法处理的意外?

    这般一想,她秀眉微皱了皱,费云沉闻言,却是将她揽的更紧了。

    他深深吐出一口气,这才发现,整个脊背都在不知不觉中被冷汗浸湿。

    怀里是娇娇软软的一团,他闭了闭眸,语气低沉,“别说话,让我抱抱你。”

    怀里的人儿顺了他的意思,半晌,男人松开她。

    他微向后退了退,神色已恢复如常,暗沉的眸子看向她,仿佛要将她刻到骨子里,苏晚心将发皱的衣服扶平,缓了音,“到底怎么回事,现在可以说了吗?”

    男人喉结动了动,“我接到了苏辞的电话,他说,有人撬开大门进来了,好像是进了贼,刚才回来时你的房间门也是开着灯,我还以为”

    最后几个字多了几分冷厉,回想到那时候的场景,费云沉依旧心中发紧。

    闻言,苏晚心瞳孔骤然一缩,下意识掀开了身上的被子,“进了贼?小辞呢?不行,得去看看他。”

    她今天胡思乱想了一堆,为了控制住自己的脑袋早早就睡下了,在房间里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如果那人跟苏辞对上,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虽然苏辞很聪明,可毕竟还是个孩子,万一有意外呢?

    她刚想起身,手臂却被灼热手掌按住,费云沉余光瞥向了门边鬼鬼祟祟的小脑袋。

    刚想要继续质问的苏辞听到别墅门突然响起,吓了一大跳,生怕吵醒苏晚心,压低了嗓音问道。

    但是却没有得到回应。

    “怎么了?”

    苏辞带着电话悄悄溜到门边,就着门缝看向外面,小声的道:“大门外面有人偷偷进来了,好像是小偷!爸爸,我有点儿怕。”

    苏辞的声音压低,难得的有些恐惧。

    “怎么回事儿?”费云沉听着苏辞颤抖的声音,心里一紧,再也坐不住了,立刻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不忘安慰道:“别怕,你别挂断电话,我马上回来。”

    但是电话那端却只传来阵阵的忙音,苏辞的声音也被隔绝在另一端。

    心跳蓦地停了半拍,费云沉三两步上了车,黑沉的夜色里,车子如同猛兽疾驰而出。

    半个小时后,云碧水岸门口,费云沉甚至都来不及停好车就飞快的跑进来屋子里,屋子里安安静静的,只有苏晚心那一间房间房门大开。

    费云沉更慌了,难不成人已经进了屋子?他飞快上了楼,打开灯。

    “啪。”刹那间,柔和的灯光倾泻而下,将卧室照的一清二楚。

    预想中的糟糕情况并没有出现,正中央的床上,苏晚心胸口微微起伏,正安然入睡。

    侧脸干净精致,听到声响,她睫毛颤了颤,略有些迷糊的睁开眼。

    男人略带狼狈的身影猝不及防闯入眼底,苏晚心怔了怔,“你怎么突然”

    后面几个字未完全出口,她视线一花,整个人已然被牢牢禁锢在男人怀里。

    一股浓烈的酒香味萦绕鼻间,耳旁是急促的心跳声,激烈的似乎要蹦出胸腔,苏晚心尚且混沌的脑袋彻底清醒过来。

    她张了张嘴,问出声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不是急躁的人,难不成遇到了无法处理的意外?

    这般一想,她秀眉微皱了皱,费云沉闻言,却是将她揽的更紧了。

    他深深吐出一口气,这才发现,整个脊背都在不知不觉中被冷汗浸湿。

    怀里是娇娇软软的一团,他闭了闭眸,语气低沉,“别说话,让我抱抱你。”

    怀里的人儿顺了他的意思,半晌,男人松开她。

    他微向后退了退,神色已恢复如常,暗沉的眸子看向她,仿佛要将她刻到骨子里,苏晚心将发皱的衣服扶平,缓了音,“到底怎么回事,现在可以说了吗?”

    男人喉结动了动,“我接到了苏辞的电话,他说,有人撬开大门进来了,好像是进了贼,刚才回来时你的房间门也是开着灯,我还以为”

    最后几个字多了几分冷厉,回想到那时候的场景,费云沉依旧心中发紧。

    闻言,苏晚心瞳孔骤然一缩,下意识掀开了身上的被子,“进了贼?小辞呢?不行,得去看看他。”

    她今天胡思乱想了一堆,为了控制住自己的脑袋早早就睡下了,在房间里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如果那人跟苏辞对上,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虽然苏辞很聪明,可毕竟还是个孩子,万一有意外呢?

    她刚想起身,手臂却被灼热手掌按住,费云沉余光瞥向了门边鬼鬼祟祟的小脑袋。

    刚想要继续质问的苏辞听到别墅门突然响起,吓了一大跳,生怕吵醒苏晚心,压低了嗓音问道。

    但是却没有得到回应。

    “怎么了?”

    苏辞带着电话悄悄溜到门边,就着门缝看向外面,小声的道:“大门外面有人偷偷进来了,好像是小偷!爸爸,我有点儿怕。”

    苏辞的声音压低,难得的有些恐惧。

    “怎么回事儿?”费云沉听着苏辞颤抖的声音,心里一紧,再也坐不住了,立刻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不忘安慰道:“别怕,你别挂断电话,我马上回来。”

    但是电话那端却只传来阵阵的忙音,苏辞的声音也被隔绝在另一端。

    心跳蓦地停了半拍,费云沉三两步上了车,黑沉的夜色里,车子如同猛兽疾驰而出。

    半个小时后,云碧水岸门口,费云沉甚至都来不及停好车就飞快的跑进来屋子里,屋子里安安静静的,只有苏晚心那一间房间房门大开。

    费云沉更慌了,难不成人已经进了屋子?他飞快上了楼,打开灯。

    “啪。”刹那间,柔和的灯光倾泻而下,将卧室照的一清二楚。

    预想中的糟糕情况并没有出现,正中央的床上,苏晚心胸口微微起伏,正安然入睡。

    侧脸干净精致,听到声响,她睫毛颤了颤,略有些迷糊的睁开眼。

    男人略带狼狈的身影猝不及防闯入眼底,苏晚心怔了怔,“你怎么突然”

    后面几个字未完全出口,她视线一花,整个人已然被牢牢禁锢在男人怀里。

    一股浓烈的酒香味萦绕鼻间,耳旁是急促的心跳声,激烈的似乎要蹦出胸腔,苏晚心尚且混沌的脑袋彻底清醒过来。

    她张了张嘴,问出声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不是急躁的人,难不成遇到了无法处理的意外?

    这般一想,她秀眉微皱了皱,费云沉闻言,却是将她揽的更紧了。

    他深深吐出一口气,这才发现,整个脊背都在不知不觉中被冷汗浸湿。

    怀里是娇娇软软的一团,他闭了闭眸,语气低沉,“别说话,让我抱抱你。”

    怀里的人儿顺了他的意思,半晌,男人松开她。

    他微向后退了退,神色已恢复如常,暗沉的眸子看向她,仿佛要将她刻到骨子里,苏晚心将发皱的衣服扶平,缓了音,“到底怎么回事,现在可以说了吗?”

    男人喉结动了动,“我接到了苏辞的电话,他说,有人撬开大门进来了,好像是进了贼,刚才回来时你的房间门也是开着灯,我还以为”

    最后几个字多了几分冷厉,回想到那时候的场景,费云沉依旧心中发紧。

    闻言,苏晚心瞳孔骤然一缩,下意识掀开了身上的被子,“进了贼?小辞呢?不行,得去看看他。”

    她今天胡思乱想了一堆,为了控制住自己的脑袋早早就睡下了,在房间里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如果那人跟苏辞对上,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虽然苏辞很聪明,可毕竟还是个孩子,万一有意外呢?

    她刚想起身,手臂却被灼热手掌按住,费云沉余光瞥向了门边鬼鬼祟祟的小脑袋。

    刚想要继续质问的苏辞听到别墅门突然响起,吓了一大跳,生怕吵醒苏晚心,压低了嗓音问道。

    但是却没有得到回应。

    “怎么了?”

    苏辞带着电话悄悄溜到门边,就着门缝看向外面,小声的道:“大门外面有人偷偷进来了,好像是小偷!爸爸,我有点儿怕。”

    苏辞的声音压低,难得的有些恐惧。

    “怎么回事儿?”费云沉听着苏辞颤抖的声音,心里一紧,再也坐不住了,立刻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不忘安慰道:“别怕,你别挂断电话,我马上回来。”

    但是电话那端却只传来阵阵的忙音,苏辞的声音也被隔绝在另一端。

    心跳蓦地停了半拍,费云沉三两步上了车,黑沉的夜色里,车子如同猛兽疾驰而出。

    半个小时后,云碧水岸门口,费云沉甚至都来不及停好车就飞快的跑进来屋子里,屋子里安安静静的,只有苏晚心那一间房间房门大开。

    费云沉更慌了,难不成人已经进了屋子?他飞快上了楼,打开灯。

    “啪。”刹那间,柔和的灯光倾泻而下,将卧室照的一清二楚。

    预想中的糟糕情况并没有出现,正中央的床上,苏晚心胸口微微起伏,正安然入睡。

    侧脸干净精致,听到声响,她睫毛颤了颤,略有些迷糊的睁开眼。

    男人略带狼狈的身影猝不及防闯入眼底,苏晚心怔了怔,“你怎么突然”

    后面几个字未完全出口,她视线一花,整个人已然被牢牢禁锢在男人怀里。

    一股浓烈的酒香味萦绕鼻间,耳旁是急促的心跳声,激烈的似乎要蹦出胸腔,苏晚心尚且混沌的脑袋彻底清醒过来。

    她张了张嘴,问出声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不是急躁的人,难不成遇到了无法处理的意外?

    这般一想,她秀眉微皱了皱,费云沉闻言,却是将她揽的更紧了。

    他深深吐出一口气,这才发现,整个脊背都在不知不觉中被冷汗浸湿。

    怀里是娇娇软软的一团,他闭了闭眸,语气低沉,“别说话,让我抱抱你。”

    怀里的人儿顺了他的意思,半晌,男人松开她。

    他微向后退了退,神色已恢复如常,暗沉的眸子看向她,仿佛要将她刻到骨子里,苏晚心将发皱的衣服扶平,缓了音,“到底怎么回事,现在可以说了吗?”

    男人喉结动了动,“我接到了苏辞的电话,他说,有人撬开大门进来了,好像是进了贼,刚才回来时你的房间门也是开着灯,我还以为”

    最后几个字多了几分冷厉,回想到那时候的场景,费云沉依旧心中发紧。

    闻言,苏晚心瞳孔骤然一缩,下意识掀开了身上的被子,“进了贼?小辞呢?不行,得去看看他。”

    她今天胡思乱想了一堆,为了控制住自己的脑袋早早就睡下了,在房间里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如果那人跟苏辞对上,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虽然苏辞很聪明,可毕竟还是个孩子,万一有意外呢?

    她刚想起身,手臂却被灼热手掌按住,费云沉余光瞥向了门边鬼鬼祟祟的小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