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言情 > 天价妈咪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51章 两千一百万的高价

第51章 两千一百万的高价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而林雪苑听到费云沉的叫价,更是气得牙痒痒,费云沉主动叫价肯定是为了买给苏晚心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的,当初的耻辱还萦绕在心头,她一定要一雪前耻!

    林雪苑喊道:“一千九百万。”

    众人听着两边的叫价忍不住哗然。

    这颗钻石虽然是粉钻,的确稀有,但是因为不算大市面上高价也能买到,能上一千八百万算是顶天了,这明显溢出的价格已经不是在拍卖,而是在赌气了!

    苏晚心扬头示意费云沉举牌:“两千万。”

    “两千一百万!”林雪苑继续跟价,这一次也只加了一百万。

    毕竟花两千多万买一颗粉钻,就算是她也有些吃力。

    费云沉正准备继续举牌叫价,然而苏晚心拉住了他的手腕。

    费云沉不解的看着她:“你不用担心钱,我那边还有些存款”

    还没等费云沉说完,苏晚心就摇了摇头,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瞟了一眼林雪苑的方向:“这钻石也不值两千万谁喜欢花这个冤枉钱谁花好了,我们不花。”

    看苏晚心笑得一脸狡黠的模样,费云沉耸了耸肩,放下了牌子。

    他记得家里好像也有颗和这个差不多的粉钻,只是大了点儿而已,既然苏晚心喜欢粉钻,不如什么时候回家拿来送给她好了。

    “两千一百万第一次。”

    “两千一百万第二次。”

    “两千一百万第三次。”

    伴随着三次叫价,主持人一锤定音,惊讶道:“这可是今晚上我们拍卖出的最高价,恭喜林小姐获得粉钻!”

    林雪苑成功的拿下粉钻,鼻孔朝天的看着不远处的苏晚心,得意的尾巴都要翘上天去了。

    费云沉就算是喜欢她又怎么样?

    费云沉就算是和她已经结婚有了儿子了又怎么样?

    喜欢的粉钻都不愿意花钱给她买,最后还不是到了自己的手里。

    苏晚心对上林雪苑的视线,只是扔给了她一个白眼,之后就没有继续看林雪苑。

    接下来的拍卖会也没再出什么让人惊艳的东西,苏晚心没什么心思,却还是没有提前退场,一直等到了最后。

    拍卖会很快结束了。

    买主们都起身向主持台上走去,林雪苑经过苏晚心的时候还得意的笑了一声。

    慈善拍卖会上收到的钱都将用于公益慈善,由买主和卖家共同上台领慈善机构颁发的奖状。

    林雪苑上台刚刚站稳,就看到苏晚心也跟了上来。

    林雪苑扯了扯嘴角,讥讽道:“什么都没买还好意思站上来,你就算跟费云沉在一起了又怎么样?还不是绞尽脑汁连一颗粉钻都弄不到?”

    “是吗?看来林小姐对这颗粉钻很满意?”苏晚心淡淡的开口,语气说不出喜怒。

    “当然满意。”林雪苑想都不想的开口,这可是她从苏晚心手上抢下来的东西,怎么可能会不满意呢?

    “既然很满意放话,那不如把钱给结一下,两千一百万,刷卡吧。”苏晚心继续开口。

    “什么?”林雪苑听着苏晚心的话不自觉的愣了一下。

    “当然是你拍下粉钻的钱,众目睽睽之下难道你还打算耍赖。”苏晚心笑道,只是那眼神里,带了几分怜悯的意味。

    而林雪苑听到费云沉的叫价,更是气得牙痒痒,费云沉主动叫价肯定是为了买给苏晚心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的,当初的耻辱还萦绕在心头,她一定要一雪前耻!

    林雪苑喊道:“一千九百万。”

    众人听着两边的叫价忍不住哗然。

    这颗钻石虽然是粉钻,的确稀有,但是因为不算大市面上高价也能买到,能上一千八百万算是顶天了,这明显溢出的价格已经不是在拍卖,而是在赌气了!

    苏晚心扬头示意费云沉举牌:“两千万。”

    “两千一百万!”林雪苑继续跟价,这一次也只加了一百万。

    毕竟花两千多万买一颗粉钻,就算是她也有些吃力。

    费云沉正准备继续举牌叫价,然而苏晚心拉住了他的手腕。

    费云沉不解的看着她:“你不用担心钱,我那边还有些存款”

    还没等费云沉说完,苏晚心就摇了摇头,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瞟了一眼林雪苑的方向:“这钻石也不值两千万谁喜欢花这个冤枉钱谁花好了,我们不花。”

    看苏晚心笑得一脸狡黠的模样,费云沉耸了耸肩,放下了牌子。

    他记得家里好像也有颗和这个差不多的粉钻,只是大了点儿而已,既然苏晚心喜欢粉钻,不如什么时候回家拿来送给她好了。

    “两千一百万第一次。”

    “两千一百万第二次。”

    “两千一百万第三次。”

    伴随着三次叫价,主持人一锤定音,惊讶道:“这可是今晚上我们拍卖出的最高价,恭喜林小姐获得粉钻!”

    林雪苑成功的拿下粉钻,鼻孔朝天的看着不远处的苏晚心,得意的尾巴都要翘上天去了。

    费云沉就算是喜欢她又怎么样?

    费云沉就算是和她已经结婚有了儿子了又怎么样?

    喜欢的粉钻都不愿意花钱给她买,最后还不是到了自己的手里。

    苏晚心对上林雪苑的视线,只是扔给了她一个白眼,之后就没有继续看林雪苑。

    接下来的拍卖会也没再出什么让人惊艳的东西,苏晚心没什么心思,却还是没有提前退场,一直等到了最后。

    拍卖会很快结束了。

    买主们都起身向主持台上走去,林雪苑经过苏晚心的时候还得意的笑了一声。

    慈善拍卖会上收到的钱都将用于公益慈善,由买主和卖家共同上台领慈善机构颁发的奖状。

    林雪苑上台刚刚站稳,就看到苏晚心也跟了上来。

    林雪苑扯了扯嘴角,讥讽道:“什么都没买还好意思站上来,你就算跟费云沉在一起了又怎么样?还不是绞尽脑汁连一颗粉钻都弄不到?”

    “是吗?看来林小姐对这颗粉钻很满意?”苏晚心淡淡的开口,语气说不出喜怒。

    “当然满意。”林雪苑想都不想的开口,这可是她从苏晚心手上抢下来的东西,怎么可能会不满意呢?

    “既然很满意放话,那不如把钱给结一下,两千一百万,刷卡吧。”苏晚心继续开口。

    “什么?”林雪苑听着苏晚心的话不自觉的愣了一下。

    “当然是你拍下粉钻的钱,众目睽睽之下难道你还打算耍赖。”苏晚心笑道,只是那眼神里,带了几分怜悯的意味。

    而林雪苑听到费云沉的叫价,更是气得牙痒痒,费云沉主动叫价肯定是为了买给苏晚心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的,当初的耻辱还萦绕在心头,她一定要一雪前耻!

    林雪苑喊道:“一千九百万。”

    众人听着两边的叫价忍不住哗然。

    这颗钻石虽然是粉钻,的确稀有,但是因为不算大市面上高价也能买到,能上一千八百万算是顶天了,这明显溢出的价格已经不是在拍卖,而是在赌气了!

    苏晚心扬头示意费云沉举牌:“两千万。”

    “两千一百万!”林雪苑继续跟价,这一次也只加了一百万。

    毕竟花两千多万买一颗粉钻,就算是她也有些吃力。

    费云沉正准备继续举牌叫价,然而苏晚心拉住了他的手腕。

    费云沉不解的看着她:“你不用担心钱,我那边还有些存款”

    还没等费云沉说完,苏晚心就摇了摇头,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瞟了一眼林雪苑的方向:“这钻石也不值两千万谁喜欢花这个冤枉钱谁花好了,我们不花。”

    看苏晚心笑得一脸狡黠的模样,费云沉耸了耸肩,放下了牌子。

    他记得家里好像也有颗和这个差不多的粉钻,只是大了点儿而已,既然苏晚心喜欢粉钻,不如什么时候回家拿来送给她好了。

    “两千一百万第一次。”

    “两千一百万第二次。”

    “两千一百万第三次。”

    伴随着三次叫价,主持人一锤定音,惊讶道:“这可是今晚上我们拍卖出的最高价,恭喜林小姐获得粉钻!”

    林雪苑成功的拿下粉钻,鼻孔朝天的看着不远处的苏晚心,得意的尾巴都要翘上天去了。

    费云沉就算是喜欢她又怎么样?

    费云沉就算是和她已经结婚有了儿子了又怎么样?

    喜欢的粉钻都不愿意花钱给她买,最后还不是到了自己的手里。

    苏晚心对上林雪苑的视线,只是扔给了她一个白眼,之后就没有继续看林雪苑。

    接下来的拍卖会也没再出什么让人惊艳的东西,苏晚心没什么心思,却还是没有提前退场,一直等到了最后。

    拍卖会很快结束了。

    买主们都起身向主持台上走去,林雪苑经过苏晚心的时候还得意的笑了一声。

    慈善拍卖会上收到的钱都将用于公益慈善,由买主和卖家共同上台领慈善机构颁发的奖状。

    林雪苑上台刚刚站稳,就看到苏晚心也跟了上来。

    林雪苑扯了扯嘴角,讥讽道:“什么都没买还好意思站上来,你就算跟费云沉在一起了又怎么样?还不是绞尽脑汁连一颗粉钻都弄不到?”

    “是吗?看来林小姐对这颗粉钻很满意?”苏晚心淡淡的开口,语气说不出喜怒。

    “当然满意。”林雪苑想都不想的开口,这可是她从苏晚心手上抢下来的东西,怎么可能会不满意呢?

    “既然很满意放话,那不如把钱给结一下,两千一百万,刷卡吧。”苏晚心继续开口。

    “什么?”林雪苑听着苏晚心的话不自觉的愣了一下。

    “当然是你拍下粉钻的钱,众目睽睽之下难道你还打算耍赖。”苏晚心笑道,只是那眼神里,带了几分怜悯的意味。

    而林雪苑听到费云沉的叫价,更是气得牙痒痒,费云沉主动叫价肯定是为了买给苏晚心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的,当初的耻辱还萦绕在心头,她一定要一雪前耻!

    林雪苑喊道:“一千九百万。”

    众人听着两边的叫价忍不住哗然。

    这颗钻石虽然是粉钻,的确稀有,但是因为不算大市面上高价也能买到,能上一千八百万算是顶天了,这明显溢出的价格已经不是在拍卖,而是在赌气了!

    苏晚心扬头示意费云沉举牌:“两千万。”

    “两千一百万!”林雪苑继续跟价,这一次也只加了一百万。

    毕竟花两千多万买一颗粉钻,就算是她也有些吃力。

    费云沉正准备继续举牌叫价,然而苏晚心拉住了他的手腕。

    费云沉不解的看着她:“你不用担心钱,我那边还有些存款”

    还没等费云沉说完,苏晚心就摇了摇头,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瞟了一眼林雪苑的方向:“这钻石也不值两千万谁喜欢花这个冤枉钱谁花好了,我们不花。”

    看苏晚心笑得一脸狡黠的模样,费云沉耸了耸肩,放下了牌子。

    他记得家里好像也有颗和这个差不多的粉钻,只是大了点儿而已,既然苏晚心喜欢粉钻,不如什么时候回家拿来送给她好了。

    “两千一百万第一次。”

    “两千一百万第二次。”

    “两千一百万第三次。”

    伴随着三次叫价,主持人一锤定音,惊讶道:“这可是今晚上我们拍卖出的最高价,恭喜林小姐获得粉钻!”

    林雪苑成功的拿下粉钻,鼻孔朝天的看着不远处的苏晚心,得意的尾巴都要翘上天去了。

    费云沉就算是喜欢她又怎么样?

    费云沉就算是和她已经结婚有了儿子了又怎么样?

    喜欢的粉钻都不愿意花钱给她买,最后还不是到了自己的手里。

    苏晚心对上林雪苑的视线,只是扔给了她一个白眼,之后就没有继续看林雪苑。

    接下来的拍卖会也没再出什么让人惊艳的东西,苏晚心没什么心思,却还是没有提前退场,一直等到了最后。

    拍卖会很快结束了。

    买主们都起身向主持台上走去,林雪苑经过苏晚心的时候还得意的笑了一声。

    慈善拍卖会上收到的钱都将用于公益慈善,由买主和卖家共同上台领慈善机构颁发的奖状。

    林雪苑上台刚刚站稳,就看到苏晚心也跟了上来。

    林雪苑扯了扯嘴角,讥讽道:“什么都没买还好意思站上来,你就算跟费云沉在一起了又怎么样?还不是绞尽脑汁连一颗粉钻都弄不到?”

    “是吗?看来林小姐对这颗粉钻很满意?”苏晚心淡淡的开口,语气说不出喜怒。

    “当然满意。”林雪苑想都不想的开口,这可是她从苏晚心手上抢下来的东西,怎么可能会不满意呢?

    “既然很满意放话,那不如把钱给结一下,两千一百万,刷卡吧。”苏晚心继续开口。

    “什么?”林雪苑听着苏晚心的话不自觉的愣了一下。

    “当然是你拍下粉钻的钱,众目睽睽之下难道你还打算耍赖。”苏晚心笑道,只是那眼神里,带了几分怜悯的意味。

    而林雪苑听到费云沉的叫价,更是气得牙痒痒,费云沉主动叫价肯定是为了买给苏晚心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的,当初的耻辱还萦绕在心头,她一定要一雪前耻!

    林雪苑喊道:“一千九百万。”

    众人听着两边的叫价忍不住哗然。

    这颗钻石虽然是粉钻,的确稀有,但是因为不算大市面上高价也能买到,能上一千八百万算是顶天了,这明显溢出的价格已经不是在拍卖,而是在赌气了!

    苏晚心扬头示意费云沉举牌:“两千万。”

    “两千一百万!”林雪苑继续跟价,这一次也只加了一百万。

    毕竟花两千多万买一颗粉钻,就算是她也有些吃力。

    费云沉正准备继续举牌叫价,然而苏晚心拉住了他的手腕。

    费云沉不解的看着她:“你不用担心钱,我那边还有些存款”

    还没等费云沉说完,苏晚心就摇了摇头,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瞟了一眼林雪苑的方向:“这钻石也不值两千万谁喜欢花这个冤枉钱谁花好了,我们不花。”

    看苏晚心笑得一脸狡黠的模样,费云沉耸了耸肩,放下了牌子。

    他记得家里好像也有颗和这个差不多的粉钻,只是大了点儿而已,既然苏晚心喜欢粉钻,不如什么时候回家拿来送给她好了。

    “两千一百万第一次。”

    “两千一百万第二次。”

    “两千一百万第三次。”

    伴随着三次叫价,主持人一锤定音,惊讶道:“这可是今晚上我们拍卖出的最高价,恭喜林小姐获得粉钻!”

    林雪苑成功的拿下粉钻,鼻孔朝天的看着不远处的苏晚心,得意的尾巴都要翘上天去了。

    费云沉就算是喜欢她又怎么样?

    费云沉就算是和她已经结婚有了儿子了又怎么样?

    喜欢的粉钻都不愿意花钱给她买,最后还不是到了自己的手里。

    苏晚心对上林雪苑的视线,只是扔给了她一个白眼,之后就没有继续看林雪苑。

    接下来的拍卖会也没再出什么让人惊艳的东西,苏晚心没什么心思,却还是没有提前退场,一直等到了最后。

    拍卖会很快结束了。

    买主们都起身向主持台上走去,林雪苑经过苏晚心的时候还得意的笑了一声。

    慈善拍卖会上收到的钱都将用于公益慈善,由买主和卖家共同上台领慈善机构颁发的奖状。

    林雪苑上台刚刚站稳,就看到苏晚心也跟了上来。

    林雪苑扯了扯嘴角,讥讽道:“什么都没买还好意思站上来,你就算跟费云沉在一起了又怎么样?还不是绞尽脑汁连一颗粉钻都弄不到?”

    “是吗?看来林小姐对这颗粉钻很满意?”苏晚心淡淡的开口,语气说不出喜怒。

    “当然满意。”林雪苑想都不想的开口,这可是她从苏晚心手上抢下来的东西,怎么可能会不满意呢?

    “既然很满意放话,那不如把钱给结一下,两千一百万,刷卡吧。”苏晚心继续开口。

    “什么?”林雪苑听着苏晚心的话不自觉的愣了一下。

    “当然是你拍下粉钻的钱,众目睽睽之下难道你还打算耍赖。”苏晚心笑道,只是那眼神里,带了几分怜悯的意味。

    而林雪苑听到费云沉的叫价,更是气得牙痒痒,费云沉主动叫价肯定是为了买给苏晚心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的,当初的耻辱还萦绕在心头,她一定要一雪前耻!

    林雪苑喊道:“一千九百万。”

    众人听着两边的叫价忍不住哗然。

    这颗钻石虽然是粉钻,的确稀有,但是因为不算大市面上高价也能买到,能上一千八百万算是顶天了,这明显溢出的价格已经不是在拍卖,而是在赌气了!

    苏晚心扬头示意费云沉举牌:“两千万。”

    “两千一百万!”林雪苑继续跟价,这一次也只加了一百万。

    毕竟花两千多万买一颗粉钻,就算是她也有些吃力。

    费云沉正准备继续举牌叫价,然而苏晚心拉住了他的手腕。

    费云沉不解的看着她:“你不用担心钱,我那边还有些存款”

    还没等费云沉说完,苏晚心就摇了摇头,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瞟了一眼林雪苑的方向:“这钻石也不值两千万谁喜欢花这个冤枉钱谁花好了,我们不花。”

    看苏晚心笑得一脸狡黠的模样,费云沉耸了耸肩,放下了牌子。

    他记得家里好像也有颗和这个差不多的粉钻,只是大了点儿而已,既然苏晚心喜欢粉钻,不如什么时候回家拿来送给她好了。

    “两千一百万第一次。”

    “两千一百万第二次。”

    “两千一百万第三次。”

    伴随着三次叫价,主持人一锤定音,惊讶道:“这可是今晚上我们拍卖出的最高价,恭喜林小姐获得粉钻!”

    林雪苑成功的拿下粉钻,鼻孔朝天的看着不远处的苏晚心,得意的尾巴都要翘上天去了。

    费云沉就算是喜欢她又怎么样?

    费云沉就算是和她已经结婚有了儿子了又怎么样?

    喜欢的粉钻都不愿意花钱给她买,最后还不是到了自己的手里。

    苏晚心对上林雪苑的视线,只是扔给了她一个白眼,之后就没有继续看林雪苑。

    接下来的拍卖会也没再出什么让人惊艳的东西,苏晚心没什么心思,却还是没有提前退场,一直等到了最后。

    拍卖会很快结束了。

    买主们都起身向主持台上走去,林雪苑经过苏晚心的时候还得意的笑了一声。

    慈善拍卖会上收到的钱都将用于公益慈善,由买主和卖家共同上台领慈善机构颁发的奖状。

    林雪苑上台刚刚站稳,就看到苏晚心也跟了上来。

    林雪苑扯了扯嘴角,讥讽道:“什么都没买还好意思站上来,你就算跟费云沉在一起了又怎么样?还不是绞尽脑汁连一颗粉钻都弄不到?”

    “是吗?看来林小姐对这颗粉钻很满意?”苏晚心淡淡的开口,语气说不出喜怒。

    “当然满意。”林雪苑想都不想的开口,这可是她从苏晚心手上抢下来的东西,怎么可能会不满意呢?

    “既然很满意放话,那不如把钱给结一下,两千一百万,刷卡吧。”苏晚心继续开口。

    “什么?”林雪苑听着苏晚心的话不自觉的愣了一下。

    “当然是你拍下粉钻的钱,众目睽睽之下难道你还打算耍赖。”苏晚心笑道,只是那眼神里,带了几分怜悯的意味。

    而林雪苑听到费云沉的叫价,更是气得牙痒痒,费云沉主动叫价肯定是为了买给苏晚心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的,当初的耻辱还萦绕在心头,她一定要一雪前耻!

    林雪苑喊道:“一千九百万。”

    众人听着两边的叫价忍不住哗然。

    这颗钻石虽然是粉钻,的确稀有,但是因为不算大市面上高价也能买到,能上一千八百万算是顶天了,这明显溢出的价格已经不是在拍卖,而是在赌气了!

    苏晚心扬头示意费云沉举牌:“两千万。”

    “两千一百万!”林雪苑继续跟价,这一次也只加了一百万。

    毕竟花两千多万买一颗粉钻,就算是她也有些吃力。

    费云沉正准备继续举牌叫价,然而苏晚心拉住了他的手腕。

    费云沉不解的看着她:“你不用担心钱,我那边还有些存款”

    还没等费云沉说完,苏晚心就摇了摇头,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瞟了一眼林雪苑的方向:“这钻石也不值两千万谁喜欢花这个冤枉钱谁花好了,我们不花。”

    看苏晚心笑得一脸狡黠的模样,费云沉耸了耸肩,放下了牌子。

    他记得家里好像也有颗和这个差不多的粉钻,只是大了点儿而已,既然苏晚心喜欢粉钻,不如什么时候回家拿来送给她好了。

    “两千一百万第一次。”

    “两千一百万第二次。”

    “两千一百万第三次。”

    伴随着三次叫价,主持人一锤定音,惊讶道:“这可是今晚上我们拍卖出的最高价,恭喜林小姐获得粉钻!”

    林雪苑成功的拿下粉钻,鼻孔朝天的看着不远处的苏晚心,得意的尾巴都要翘上天去了。

    费云沉就算是喜欢她又怎么样?

    费云沉就算是和她已经结婚有了儿子了又怎么样?

    喜欢的粉钻都不愿意花钱给她买,最后还不是到了自己的手里。

    苏晚心对上林雪苑的视线,只是扔给了她一个白眼,之后就没有继续看林雪苑。

    接下来的拍卖会也没再出什么让人惊艳的东西,苏晚心没什么心思,却还是没有提前退场,一直等到了最后。

    拍卖会很快结束了。

    买主们都起身向主持台上走去,林雪苑经过苏晚心的时候还得意的笑了一声。

    慈善拍卖会上收到的钱都将用于公益慈善,由买主和卖家共同上台领慈善机构颁发的奖状。

    林雪苑上台刚刚站稳,就看到苏晚心也跟了上来。

    林雪苑扯了扯嘴角,讥讽道:“什么都没买还好意思站上来,你就算跟费云沉在一起了又怎么样?还不是绞尽脑汁连一颗粉钻都弄不到?”

    “是吗?看来林小姐对这颗粉钻很满意?”苏晚心淡淡的开口,语气说不出喜怒。

    “当然满意。”林雪苑想都不想的开口,这可是她从苏晚心手上抢下来的东西,怎么可能会不满意呢?

    “既然很满意放话,那不如把钱给结一下,两千一百万,刷卡吧。”苏晚心继续开口。

    “什么?”林雪苑听着苏晚心的话不自觉的愣了一下。

    “当然是你拍下粉钻的钱,众目睽睽之下难道你还打算耍赖。”苏晚心笑道,只是那眼神里,带了几分怜悯的意味。

    而林雪苑听到费云沉的叫价,更是气得牙痒痒,费云沉主动叫价肯定是为了买给苏晚心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的,当初的耻辱还萦绕在心头,她一定要一雪前耻!

    林雪苑喊道:“一千九百万。”

    众人听着两边的叫价忍不住哗然。

    这颗钻石虽然是粉钻,的确稀有,但是因为不算大市面上高价也能买到,能上一千八百万算是顶天了,这明显溢出的价格已经不是在拍卖,而是在赌气了!

    苏晚心扬头示意费云沉举牌:“两千万。”

    “两千一百万!”林雪苑继续跟价,这一次也只加了一百万。

    毕竟花两千多万买一颗粉钻,就算是她也有些吃力。

    费云沉正准备继续举牌叫价,然而苏晚心拉住了他的手腕。

    费云沉不解的看着她:“你不用担心钱,我那边还有些存款”

    还没等费云沉说完,苏晚心就摇了摇头,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瞟了一眼林雪苑的方向:“这钻石也不值两千万谁喜欢花这个冤枉钱谁花好了,我们不花。”

    看苏晚心笑得一脸狡黠的模样,费云沉耸了耸肩,放下了牌子。

    他记得家里好像也有颗和这个差不多的粉钻,只是大了点儿而已,既然苏晚心喜欢粉钻,不如什么时候回家拿来送给她好了。

    “两千一百万第一次。”

    “两千一百万第二次。”

    “两千一百万第三次。”

    伴随着三次叫价,主持人一锤定音,惊讶道:“这可是今晚上我们拍卖出的最高价,恭喜林小姐获得粉钻!”

    林雪苑成功的拿下粉钻,鼻孔朝天的看着不远处的苏晚心,得意的尾巴都要翘上天去了。

    费云沉就算是喜欢她又怎么样?

    费云沉就算是和她已经结婚有了儿子了又怎么样?

    喜欢的粉钻都不愿意花钱给她买,最后还不是到了自己的手里。

    苏晚心对上林雪苑的视线,只是扔给了她一个白眼,之后就没有继续看林雪苑。

    接下来的拍卖会也没再出什么让人惊艳的东西,苏晚心没什么心思,却还是没有提前退场,一直等到了最后。

    拍卖会很快结束了。

    买主们都起身向主持台上走去,林雪苑经过苏晚心的时候还得意的笑了一声。

    慈善拍卖会上收到的钱都将用于公益慈善,由买主和卖家共同上台领慈善机构颁发的奖状。

    林雪苑上台刚刚站稳,就看到苏晚心也跟了上来。

    林雪苑扯了扯嘴角,讥讽道:“什么都没买还好意思站上来,你就算跟费云沉在一起了又怎么样?还不是绞尽脑汁连一颗粉钻都弄不到?”

    “是吗?看来林小姐对这颗粉钻很满意?”苏晚心淡淡的开口,语气说不出喜怒。

    “当然满意。”林雪苑想都不想的开口,这可是她从苏晚心手上抢下来的东西,怎么可能会不满意呢?

    “既然很满意放话,那不如把钱给结一下,两千一百万,刷卡吧。”苏晚心继续开口。

    “什么?”林雪苑听着苏晚心的话不自觉的愣了一下。

    “当然是你拍下粉钻的钱,众目睽睽之下难道你还打算耍赖。”苏晚心笑道,只是那眼神里,带了几分怜悯的意味。

    而林雪苑听到费云沉的叫价,更是气得牙痒痒,费云沉主动叫价肯定是为了买给苏晚心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的,当初的耻辱还萦绕在心头,她一定要一雪前耻!

    林雪苑喊道:“一千九百万。”

    众人听着两边的叫价忍不住哗然。

    这颗钻石虽然是粉钻,的确稀有,但是因为不算大市面上高价也能买到,能上一千八百万算是顶天了,这明显溢出的价格已经不是在拍卖,而是在赌气了!

    苏晚心扬头示意费云沉举牌:“两千万。”

    “两千一百万!”林雪苑继续跟价,这一次也只加了一百万。

    毕竟花两千多万买一颗粉钻,就算是她也有些吃力。

    费云沉正准备继续举牌叫价,然而苏晚心拉住了他的手腕。

    费云沉不解的看着她:“你不用担心钱,我那边还有些存款”

    还没等费云沉说完,苏晚心就摇了摇头,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瞟了一眼林雪苑的方向:“这钻石也不值两千万谁喜欢花这个冤枉钱谁花好了,我们不花。”

    看苏晚心笑得一脸狡黠的模样,费云沉耸了耸肩,放下了牌子。

    他记得家里好像也有颗和这个差不多的粉钻,只是大了点儿而已,既然苏晚心喜欢粉钻,不如什么时候回家拿来送给她好了。

    “两千一百万第一次。”

    “两千一百万第二次。”

    “两千一百万第三次。”

    伴随着三次叫价,主持人一锤定音,惊讶道:“这可是今晚上我们拍卖出的最高价,恭喜林小姐获得粉钻!”

    林雪苑成功的拿下粉钻,鼻孔朝天的看着不远处的苏晚心,得意的尾巴都要翘上天去了。

    费云沉就算是喜欢她又怎么样?

    费云沉就算是和她已经结婚有了儿子了又怎么样?

    喜欢的粉钻都不愿意花钱给她买,最后还不是到了自己的手里。

    苏晚心对上林雪苑的视线,只是扔给了她一个白眼,之后就没有继续看林雪苑。

    接下来的拍卖会也没再出什么让人惊艳的东西,苏晚心没什么心思,却还是没有提前退场,一直等到了最后。

    拍卖会很快结束了。

    买主们都起身向主持台上走去,林雪苑经过苏晚心的时候还得意的笑了一声。

    慈善拍卖会上收到的钱都将用于公益慈善,由买主和卖家共同上台领慈善机构颁发的奖状。

    林雪苑上台刚刚站稳,就看到苏晚心也跟了上来。

    林雪苑扯了扯嘴角,讥讽道:“什么都没买还好意思站上来,你就算跟费云沉在一起了又怎么样?还不是绞尽脑汁连一颗粉钻都弄不到?”

    “是吗?看来林小姐对这颗粉钻很满意?”苏晚心淡淡的开口,语气说不出喜怒。

    “当然满意。”林雪苑想都不想的开口,这可是她从苏晚心手上抢下来的东西,怎么可能会不满意呢?

    “既然很满意放话,那不如把钱给结一下,两千一百万,刷卡吧。”苏晚心继续开口。

    “什么?”林雪苑听着苏晚心的话不自觉的愣了一下。

    “当然是你拍下粉钻的钱,众目睽睽之下难道你还打算耍赖。”苏晚心笑道,只是那眼神里,带了几分怜悯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