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言情 > 天价妈咪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50章 买粉钻送给你

第50章 买粉钻送给你

推荐阅读: 至尊神医   霸占诸天   医妻三嫁   世界首富之我是股神   超品兵王在都市   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   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   一切从锦衣卫开始   魏晋干饭人   大英公务员   叶辰萧初然   贞观悍婿   傻子医仙   逍遥小渔夫   末日从噩梦开始   仙穹彼岸   警察陆令   一剑绝世  

    两人在位置上刚落座,拍卖会的负责人就站在了台上。

    “女生们先生们,欢迎大家来参加这一次由”

    “有什么看上的,尽管说,我买给你,反正是做慈善。”苏晚心大大方方地开口。

    咱什么没有,就是有钱!这个月不消费,下个月分红又打进来了!

    花钱好难啊。

    “不用,有你就够了,你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费云沉轻轻开口。

    昏暗的灯光下,眼前的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眼睛直直盯着她,仿佛是在看着一个珍贵的珍宝。

    苏晚心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跳速度在不断地加快,声音不断地放大,一时间根本听不清台上的人在说什么。

    胡乱转过脸来,心思却早已经飘了老远,费云沉看着她害羞的模样,勾了勾唇,坐直了身子专心听着主持人的介绍。

    拍卖的东西一件件过去,苏晚心百无聊赖的坐着,有些疲惫了。

    “接下来我们要拍卖的是来自奥尔德的粉钻,大家都知道粉钻的稀有程度,我也就不再多加赘述,不过这颗粉钻非常完整,质地清透,而且还足足有三克拉,可以说是相当难得!”

    “起拍价三百万,每次加价不够少于十万。”

    拍卖师的声音传入苏晚心的耳膜,苏晚心眼睛亮了亮,坐直身子微微扬眉,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粉钻?”

    费云沉听到苏晚心的声音,想都不想直接举起牌子:“三百五十万。”

    “你喜欢?”苏晚心扭头看向费云沉,有些奇怪的开口。

    粉钻这种东西一般女孩子喜欢的吧?费云沉怎么会感兴趣。

    “看你喜欢,买来送你。”费云沉摇摇头,轻描淡写的开口,仿佛这要花费的并不是三百万,而是三百块。

    “这可是你一个多月的工资了,其实你不用这样的”苏晚心有些哭笑不得,她出钱包养费云沉也就几百万,这费云沉还得自掏腰包。

    “六百万!”

    一个清脆的女声忽然间想起,打断了苏晚心和费云沉的对话。

    苏晚心扭头就对上了林雪苑的视线。

    林雪苑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昂首看着苏晚心的方向。

    这是跟自己对上了?苏晚心摇了摇头。

    “既然喜欢,那就买吧,我出钱。”苏晚心心中不免有些好笑。

    “七百万。”费云沉点头,继续举牌,风轻云淡的开完价,同时也有些好奇苏晚心到底想要做什么。

    苏晚心刚刚很明显是不想要让他继续叫价,怎么林雪苑一开始争这粉钻她就也有了兴趣,按他最近对苏晚心的了解,她可不像是那种会因为一时冲动而上头的人。

    粉钻本就稀有,一旁的人也有人跟着叫起了价,拍卖价格一路飙到了一千五百万也就慢慢停了下来,只剩下几个人十万十万的加价。

    苏晚心看着林雪苑依旧兴致勃勃一副跟自己作对到底的模样,对费云沉扬了扬头:“继续举牌一千八百万。”

    “一千八百万?这粉钻市面上也就一千五六十万的样子,小姐你这样可会买亏了。”旁边的人好心提醒道。

    苏晚心摆摆手,一副大爷有的是钱的样子。

    两人在位置上刚落座,拍卖会的负责人就站在了台上。

    “女生们先生们,欢迎大家来参加这一次由”

    “有什么看上的,尽管说,我买给你,反正是做慈善。”苏晚心大大方方地开口。

    咱什么没有,就是有钱!这个月不消费,下个月分红又打进来了!

    花钱好难啊。

    “不用,有你就够了,你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费云沉轻轻开口。

    昏暗的灯光下,眼前的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眼睛直直盯着她,仿佛是在看着一个珍贵的珍宝。

    苏晚心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跳速度在不断地加快,声音不断地放大,一时间根本听不清台上的人在说什么。

    胡乱转过脸来,心思却早已经飘了老远,费云沉看着她害羞的模样,勾了勾唇,坐直了身子专心听着主持人的介绍。

    拍卖的东西一件件过去,苏晚心百无聊赖的坐着,有些疲惫了。

    “接下来我们要拍卖的是来自奥尔德的粉钻,大家都知道粉钻的稀有程度,我也就不再多加赘述,不过这颗粉钻非常完整,质地清透,而且还足足有三克拉,可以说是相当难得!”

    “起拍价三百万,每次加价不够少于十万。”

    拍卖师的声音传入苏晚心的耳膜,苏晚心眼睛亮了亮,坐直身子微微扬眉,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粉钻?”

    费云沉听到苏晚心的声音,想都不想直接举起牌子:“三百五十万。”

    “你喜欢?”苏晚心扭头看向费云沉,有些奇怪的开口。

    粉钻这种东西一般女孩子喜欢的吧?费云沉怎么会感兴趣。

    “看你喜欢,买来送你。”费云沉摇摇头,轻描淡写的开口,仿佛这要花费的并不是三百万,而是三百块。

    “这可是你一个多月的工资了,其实你不用这样的”苏晚心有些哭笑不得,她出钱包养费云沉也就几百万,这费云沉还得自掏腰包。

    “六百万!”

    一个清脆的女声忽然间想起,打断了苏晚心和费云沉的对话。

    苏晚心扭头就对上了林雪苑的视线。

    林雪苑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昂首看着苏晚心的方向。

    这是跟自己对上了?苏晚心摇了摇头。

    “既然喜欢,那就买吧,我出钱。”苏晚心心中不免有些好笑。

    “七百万。”费云沉点头,继续举牌,风轻云淡的开完价,同时也有些好奇苏晚心到底想要做什么。

    苏晚心刚刚很明显是不想要让他继续叫价,怎么林雪苑一开始争这粉钻她就也有了兴趣,按他最近对苏晚心的了解,她可不像是那种会因为一时冲动而上头的人。

    粉钻本就稀有,一旁的人也有人跟着叫起了价,拍卖价格一路飙到了一千五百万也就慢慢停了下来,只剩下几个人十万十万的加价。

    苏晚心看着林雪苑依旧兴致勃勃一副跟自己作对到底的模样,对费云沉扬了扬头:“继续举牌一千八百万。”

    “一千八百万?这粉钻市面上也就一千五六十万的样子,小姐你这样可会买亏了。”旁边的人好心提醒道。

    苏晚心摆摆手,一副大爷有的是钱的样子。

    两人在位置上刚落座,拍卖会的负责人就站在了台上。

    “女生们先生们,欢迎大家来参加这一次由”

    “有什么看上的,尽管说,我买给你,反正是做慈善。”苏晚心大大方方地开口。

    咱什么没有,就是有钱!这个月不消费,下个月分红又打进来了!

    花钱好难啊。

    “不用,有你就够了,你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费云沉轻轻开口。

    昏暗的灯光下,眼前的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眼睛直直盯着她,仿佛是在看着一个珍贵的珍宝。

    苏晚心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跳速度在不断地加快,声音不断地放大,一时间根本听不清台上的人在说什么。

    胡乱转过脸来,心思却早已经飘了老远,费云沉看着她害羞的模样,勾了勾唇,坐直了身子专心听着主持人的介绍。

    拍卖的东西一件件过去,苏晚心百无聊赖的坐着,有些疲惫了。

    “接下来我们要拍卖的是来自奥尔德的粉钻,大家都知道粉钻的稀有程度,我也就不再多加赘述,不过这颗粉钻非常完整,质地清透,而且还足足有三克拉,可以说是相当难得!”

    “起拍价三百万,每次加价不够少于十万。”

    拍卖师的声音传入苏晚心的耳膜,苏晚心眼睛亮了亮,坐直身子微微扬眉,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粉钻?”

    费云沉听到苏晚心的声音,想都不想直接举起牌子:“三百五十万。”

    “你喜欢?”苏晚心扭头看向费云沉,有些奇怪的开口。

    粉钻这种东西一般女孩子喜欢的吧?费云沉怎么会感兴趣。

    “看你喜欢,买来送你。”费云沉摇摇头,轻描淡写的开口,仿佛这要花费的并不是三百万,而是三百块。

    “这可是你一个多月的工资了,其实你不用这样的”苏晚心有些哭笑不得,她出钱包养费云沉也就几百万,这费云沉还得自掏腰包。

    “六百万!”

    一个清脆的女声忽然间想起,打断了苏晚心和费云沉的对话。

    苏晚心扭头就对上了林雪苑的视线。

    林雪苑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昂首看着苏晚心的方向。

    这是跟自己对上了?苏晚心摇了摇头。

    “既然喜欢,那就买吧,我出钱。”苏晚心心中不免有些好笑。

    “七百万。”费云沉点头,继续举牌,风轻云淡的开完价,同时也有些好奇苏晚心到底想要做什么。

    苏晚心刚刚很明显是不想要让他继续叫价,怎么林雪苑一开始争这粉钻她就也有了兴趣,按他最近对苏晚心的了解,她可不像是那种会因为一时冲动而上头的人。

    粉钻本就稀有,一旁的人也有人跟着叫起了价,拍卖价格一路飙到了一千五百万也就慢慢停了下来,只剩下几个人十万十万的加价。

    苏晚心看着林雪苑依旧兴致勃勃一副跟自己作对到底的模样,对费云沉扬了扬头:“继续举牌一千八百万。”

    “一千八百万?这粉钻市面上也就一千五六十万的样子,小姐你这样可会买亏了。”旁边的人好心提醒道。

    苏晚心摆摆手,一副大爷有的是钱的样子。

    两人在位置上刚落座,拍卖会的负责人就站在了台上。

    “女生们先生们,欢迎大家来参加这一次由”

    “有什么看上的,尽管说,我买给你,反正是做慈善。”苏晚心大大方方地开口。

    咱什么没有,就是有钱!这个月不消费,下个月分红又打进来了!

    花钱好难啊。

    “不用,有你就够了,你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费云沉轻轻开口。

    昏暗的灯光下,眼前的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眼睛直直盯着她,仿佛是在看着一个珍贵的珍宝。

    苏晚心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跳速度在不断地加快,声音不断地放大,一时间根本听不清台上的人在说什么。

    胡乱转过脸来,心思却早已经飘了老远,费云沉看着她害羞的模样,勾了勾唇,坐直了身子专心听着主持人的介绍。

    拍卖的东西一件件过去,苏晚心百无聊赖的坐着,有些疲惫了。

    “接下来我们要拍卖的是来自奥尔德的粉钻,大家都知道粉钻的稀有程度,我也就不再多加赘述,不过这颗粉钻非常完整,质地清透,而且还足足有三克拉,可以说是相当难得!”

    “起拍价三百万,每次加价不够少于十万。”

    拍卖师的声音传入苏晚心的耳膜,苏晚心眼睛亮了亮,坐直身子微微扬眉,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粉钻?”

    费云沉听到苏晚心的声音,想都不想直接举起牌子:“三百五十万。”

    “你喜欢?”苏晚心扭头看向费云沉,有些奇怪的开口。

    粉钻这种东西一般女孩子喜欢的吧?费云沉怎么会感兴趣。

    “看你喜欢,买来送你。”费云沉摇摇头,轻描淡写的开口,仿佛这要花费的并不是三百万,而是三百块。

    “这可是你一个多月的工资了,其实你不用这样的”苏晚心有些哭笑不得,她出钱包养费云沉也就几百万,这费云沉还得自掏腰包。

    “六百万!”

    一个清脆的女声忽然间想起,打断了苏晚心和费云沉的对话。

    苏晚心扭头就对上了林雪苑的视线。

    林雪苑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昂首看着苏晚心的方向。

    这是跟自己对上了?苏晚心摇了摇头。

    “既然喜欢,那就买吧,我出钱。”苏晚心心中不免有些好笑。

    “七百万。”费云沉点头,继续举牌,风轻云淡的开完价,同时也有些好奇苏晚心到底想要做什么。

    苏晚心刚刚很明显是不想要让他继续叫价,怎么林雪苑一开始争这粉钻她就也有了兴趣,按他最近对苏晚心的了解,她可不像是那种会因为一时冲动而上头的人。

    粉钻本就稀有,一旁的人也有人跟着叫起了价,拍卖价格一路飙到了一千五百万也就慢慢停了下来,只剩下几个人十万十万的加价。

    苏晚心看着林雪苑依旧兴致勃勃一副跟自己作对到底的模样,对费云沉扬了扬头:“继续举牌一千八百万。”

    “一千八百万?这粉钻市面上也就一千五六十万的样子,小姐你这样可会买亏了。”旁边的人好心提醒道。

    苏晚心摆摆手,一副大爷有的是钱的样子。

    两人在位置上刚落座,拍卖会的负责人就站在了台上。

    “女生们先生们,欢迎大家来参加这一次由”

    “有什么看上的,尽管说,我买给你,反正是做慈善。”苏晚心大大方方地开口。

    咱什么没有,就是有钱!这个月不消费,下个月分红又打进来了!

    花钱好难啊。

    “不用,有你就够了,你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费云沉轻轻开口。

    昏暗的灯光下,眼前的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眼睛直直盯着她,仿佛是在看着一个珍贵的珍宝。

    苏晚心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跳速度在不断地加快,声音不断地放大,一时间根本听不清台上的人在说什么。

    胡乱转过脸来,心思却早已经飘了老远,费云沉看着她害羞的模样,勾了勾唇,坐直了身子专心听着主持人的介绍。

    拍卖的东西一件件过去,苏晚心百无聊赖的坐着,有些疲惫了。

    “接下来我们要拍卖的是来自奥尔德的粉钻,大家都知道粉钻的稀有程度,我也就不再多加赘述,不过这颗粉钻非常完整,质地清透,而且还足足有三克拉,可以说是相当难得!”

    “起拍价三百万,每次加价不够少于十万。”

    拍卖师的声音传入苏晚心的耳膜,苏晚心眼睛亮了亮,坐直身子微微扬眉,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粉钻?”

    费云沉听到苏晚心的声音,想都不想直接举起牌子:“三百五十万。”

    “你喜欢?”苏晚心扭头看向费云沉,有些奇怪的开口。

    粉钻这种东西一般女孩子喜欢的吧?费云沉怎么会感兴趣。

    “看你喜欢,买来送你。”费云沉摇摇头,轻描淡写的开口,仿佛这要花费的并不是三百万,而是三百块。

    “这可是你一个多月的工资了,其实你不用这样的”苏晚心有些哭笑不得,她出钱包养费云沉也就几百万,这费云沉还得自掏腰包。

    “六百万!”

    一个清脆的女声忽然间想起,打断了苏晚心和费云沉的对话。

    苏晚心扭头就对上了林雪苑的视线。

    林雪苑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昂首看着苏晚心的方向。

    这是跟自己对上了?苏晚心摇了摇头。

    “既然喜欢,那就买吧,我出钱。”苏晚心心中不免有些好笑。

    “七百万。”费云沉点头,继续举牌,风轻云淡的开完价,同时也有些好奇苏晚心到底想要做什么。

    苏晚心刚刚很明显是不想要让他继续叫价,怎么林雪苑一开始争这粉钻她就也有了兴趣,按他最近对苏晚心的了解,她可不像是那种会因为一时冲动而上头的人。

    粉钻本就稀有,一旁的人也有人跟着叫起了价,拍卖价格一路飙到了一千五百万也就慢慢停了下来,只剩下几个人十万十万的加价。

    苏晚心看着林雪苑依旧兴致勃勃一副跟自己作对到底的模样,对费云沉扬了扬头:“继续举牌一千八百万。”

    “一千八百万?这粉钻市面上也就一千五六十万的样子,小姐你这样可会买亏了。”旁边的人好心提醒道。

    苏晚心摆摆手,一副大爷有的是钱的样子。

    两人在位置上刚落座,拍卖会的负责人就站在了台上。

    “女生们先生们,欢迎大家来参加这一次由”

    “有什么看上的,尽管说,我买给你,反正是做慈善。”苏晚心大大方方地开口。

    咱什么没有,就是有钱!这个月不消费,下个月分红又打进来了!

    花钱好难啊。

    “不用,有你就够了,你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费云沉轻轻开口。

    昏暗的灯光下,眼前的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眼睛直直盯着她,仿佛是在看着一个珍贵的珍宝。

    苏晚心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跳速度在不断地加快,声音不断地放大,一时间根本听不清台上的人在说什么。

    胡乱转过脸来,心思却早已经飘了老远,费云沉看着她害羞的模样,勾了勾唇,坐直了身子专心听着主持人的介绍。

    拍卖的东西一件件过去,苏晚心百无聊赖的坐着,有些疲惫了。

    “接下来我们要拍卖的是来自奥尔德的粉钻,大家都知道粉钻的稀有程度,我也就不再多加赘述,不过这颗粉钻非常完整,质地清透,而且还足足有三克拉,可以说是相当难得!”

    “起拍价三百万,每次加价不够少于十万。”

    拍卖师的声音传入苏晚心的耳膜,苏晚心眼睛亮了亮,坐直身子微微扬眉,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粉钻?”

    费云沉听到苏晚心的声音,想都不想直接举起牌子:“三百五十万。”

    “你喜欢?”苏晚心扭头看向费云沉,有些奇怪的开口。

    粉钻这种东西一般女孩子喜欢的吧?费云沉怎么会感兴趣。

    “看你喜欢,买来送你。”费云沉摇摇头,轻描淡写的开口,仿佛这要花费的并不是三百万,而是三百块。

    “这可是你一个多月的工资了,其实你不用这样的”苏晚心有些哭笑不得,她出钱包养费云沉也就几百万,这费云沉还得自掏腰包。

    “六百万!”

    一个清脆的女声忽然间想起,打断了苏晚心和费云沉的对话。

    苏晚心扭头就对上了林雪苑的视线。

    林雪苑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昂首看着苏晚心的方向。

    这是跟自己对上了?苏晚心摇了摇头。

    “既然喜欢,那就买吧,我出钱。”苏晚心心中不免有些好笑。

    “七百万。”费云沉点头,继续举牌,风轻云淡的开完价,同时也有些好奇苏晚心到底想要做什么。

    苏晚心刚刚很明显是不想要让他继续叫价,怎么林雪苑一开始争这粉钻她就也有了兴趣,按他最近对苏晚心的了解,她可不像是那种会因为一时冲动而上头的人。

    粉钻本就稀有,一旁的人也有人跟着叫起了价,拍卖价格一路飙到了一千五百万也就慢慢停了下来,只剩下几个人十万十万的加价。

    苏晚心看着林雪苑依旧兴致勃勃一副跟自己作对到底的模样,对费云沉扬了扬头:“继续举牌一千八百万。”

    “一千八百万?这粉钻市面上也就一千五六十万的样子,小姐你这样可会买亏了。”旁边的人好心提醒道。

    苏晚心摆摆手,一副大爷有的是钱的样子。

    两人在位置上刚落座,拍卖会的负责人就站在了台上。

    “女生们先生们,欢迎大家来参加这一次由”

    “有什么看上的,尽管说,我买给你,反正是做慈善。”苏晚心大大方方地开口。

    咱什么没有,就是有钱!这个月不消费,下个月分红又打进来了!

    花钱好难啊。

    “不用,有你就够了,你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费云沉轻轻开口。

    昏暗的灯光下,眼前的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眼睛直直盯着她,仿佛是在看着一个珍贵的珍宝。

    苏晚心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跳速度在不断地加快,声音不断地放大,一时间根本听不清台上的人在说什么。

    胡乱转过脸来,心思却早已经飘了老远,费云沉看着她害羞的模样,勾了勾唇,坐直了身子专心听着主持人的介绍。

    拍卖的东西一件件过去,苏晚心百无聊赖的坐着,有些疲惫了。

    “接下来我们要拍卖的是来自奥尔德的粉钻,大家都知道粉钻的稀有程度,我也就不再多加赘述,不过这颗粉钻非常完整,质地清透,而且还足足有三克拉,可以说是相当难得!”

    “起拍价三百万,每次加价不够少于十万。”

    拍卖师的声音传入苏晚心的耳膜,苏晚心眼睛亮了亮,坐直身子微微扬眉,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粉钻?”

    费云沉听到苏晚心的声音,想都不想直接举起牌子:“三百五十万。”

    “你喜欢?”苏晚心扭头看向费云沉,有些奇怪的开口。

    粉钻这种东西一般女孩子喜欢的吧?费云沉怎么会感兴趣。

    “看你喜欢,买来送你。”费云沉摇摇头,轻描淡写的开口,仿佛这要花费的并不是三百万,而是三百块。

    “这可是你一个多月的工资了,其实你不用这样的”苏晚心有些哭笑不得,她出钱包养费云沉也就几百万,这费云沉还得自掏腰包。

    “六百万!”

    一个清脆的女声忽然间想起,打断了苏晚心和费云沉的对话。

    苏晚心扭头就对上了林雪苑的视线。

    林雪苑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昂首看着苏晚心的方向。

    这是跟自己对上了?苏晚心摇了摇头。

    “既然喜欢,那就买吧,我出钱。”苏晚心心中不免有些好笑。

    “七百万。”费云沉点头,继续举牌,风轻云淡的开完价,同时也有些好奇苏晚心到底想要做什么。

    苏晚心刚刚很明显是不想要让他继续叫价,怎么林雪苑一开始争这粉钻她就也有了兴趣,按他最近对苏晚心的了解,她可不像是那种会因为一时冲动而上头的人。

    粉钻本就稀有,一旁的人也有人跟着叫起了价,拍卖价格一路飙到了一千五百万也就慢慢停了下来,只剩下几个人十万十万的加价。

    苏晚心看着林雪苑依旧兴致勃勃一副跟自己作对到底的模样,对费云沉扬了扬头:“继续举牌一千八百万。”

    “一千八百万?这粉钻市面上也就一千五六十万的样子,小姐你这样可会买亏了。”旁边的人好心提醒道。

    苏晚心摆摆手,一副大爷有的是钱的样子。

    两人在位置上刚落座,拍卖会的负责人就站在了台上。

    “女生们先生们,欢迎大家来参加这一次由”

    “有什么看上的,尽管说,我买给你,反正是做慈善。”苏晚心大大方方地开口。

    咱什么没有,就是有钱!这个月不消费,下个月分红又打进来了!

    花钱好难啊。

    “不用,有你就够了,你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费云沉轻轻开口。

    昏暗的灯光下,眼前的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眼睛直直盯着她,仿佛是在看着一个珍贵的珍宝。

    苏晚心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跳速度在不断地加快,声音不断地放大,一时间根本听不清台上的人在说什么。

    胡乱转过脸来,心思却早已经飘了老远,费云沉看着她害羞的模样,勾了勾唇,坐直了身子专心听着主持人的介绍。

    拍卖的东西一件件过去,苏晚心百无聊赖的坐着,有些疲惫了。

    “接下来我们要拍卖的是来自奥尔德的粉钻,大家都知道粉钻的稀有程度,我也就不再多加赘述,不过这颗粉钻非常完整,质地清透,而且还足足有三克拉,可以说是相当难得!”

    “起拍价三百万,每次加价不够少于十万。”

    拍卖师的声音传入苏晚心的耳膜,苏晚心眼睛亮了亮,坐直身子微微扬眉,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粉钻?”

    费云沉听到苏晚心的声音,想都不想直接举起牌子:“三百五十万。”

    “你喜欢?”苏晚心扭头看向费云沉,有些奇怪的开口。

    粉钻这种东西一般女孩子喜欢的吧?费云沉怎么会感兴趣。

    “看你喜欢,买来送你。”费云沉摇摇头,轻描淡写的开口,仿佛这要花费的并不是三百万,而是三百块。

    “这可是你一个多月的工资了,其实你不用这样的”苏晚心有些哭笑不得,她出钱包养费云沉也就几百万,这费云沉还得自掏腰包。

    “六百万!”

    一个清脆的女声忽然间想起,打断了苏晚心和费云沉的对话。

    苏晚心扭头就对上了林雪苑的视线。

    林雪苑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昂首看着苏晚心的方向。

    这是跟自己对上了?苏晚心摇了摇头。

    “既然喜欢,那就买吧,我出钱。”苏晚心心中不免有些好笑。

    “七百万。”费云沉点头,继续举牌,风轻云淡的开完价,同时也有些好奇苏晚心到底想要做什么。

    苏晚心刚刚很明显是不想要让他继续叫价,怎么林雪苑一开始争这粉钻她就也有了兴趣,按他最近对苏晚心的了解,她可不像是那种会因为一时冲动而上头的人。

    粉钻本就稀有,一旁的人也有人跟着叫起了价,拍卖价格一路飙到了一千五百万也就慢慢停了下来,只剩下几个人十万十万的加价。

    苏晚心看着林雪苑依旧兴致勃勃一副跟自己作对到底的模样,对费云沉扬了扬头:“继续举牌一千八百万。”

    “一千八百万?这粉钻市面上也就一千五六十万的样子,小姐你这样可会买亏了。”旁边的人好心提醒道。

    苏晚心摆摆手,一副大爷有的是钱的样子。

    两人在位置上刚落座,拍卖会的负责人就站在了台上。

    “女生们先生们,欢迎大家来参加这一次由”

    “有什么看上的,尽管说,我买给你,反正是做慈善。”苏晚心大大方方地开口。

    咱什么没有,就是有钱!这个月不消费,下个月分红又打进来了!

    花钱好难啊。

    “不用,有你就够了,你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费云沉轻轻开口。

    昏暗的灯光下,眼前的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眼睛直直盯着她,仿佛是在看着一个珍贵的珍宝。

    苏晚心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跳速度在不断地加快,声音不断地放大,一时间根本听不清台上的人在说什么。

    胡乱转过脸来,心思却早已经飘了老远,费云沉看着她害羞的模样,勾了勾唇,坐直了身子专心听着主持人的介绍。

    拍卖的东西一件件过去,苏晚心百无聊赖的坐着,有些疲惫了。

    “接下来我们要拍卖的是来自奥尔德的粉钻,大家都知道粉钻的稀有程度,我也就不再多加赘述,不过这颗粉钻非常完整,质地清透,而且还足足有三克拉,可以说是相当难得!”

    “起拍价三百万,每次加价不够少于十万。”

    拍卖师的声音传入苏晚心的耳膜,苏晚心眼睛亮了亮,坐直身子微微扬眉,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粉钻?”

    费云沉听到苏晚心的声音,想都不想直接举起牌子:“三百五十万。”

    “你喜欢?”苏晚心扭头看向费云沉,有些奇怪的开口。

    粉钻这种东西一般女孩子喜欢的吧?费云沉怎么会感兴趣。

    “看你喜欢,买来送你。”费云沉摇摇头,轻描淡写的开口,仿佛这要花费的并不是三百万,而是三百块。

    “这可是你一个多月的工资了,其实你不用这样的”苏晚心有些哭笑不得,她出钱包养费云沉也就几百万,这费云沉还得自掏腰包。

    “六百万!”

    一个清脆的女声忽然间想起,打断了苏晚心和费云沉的对话。

    苏晚心扭头就对上了林雪苑的视线。

    林雪苑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昂首看着苏晚心的方向。

    这是跟自己对上了?苏晚心摇了摇头。

    “既然喜欢,那就买吧,我出钱。”苏晚心心中不免有些好笑。

    “七百万。”费云沉点头,继续举牌,风轻云淡的开完价,同时也有些好奇苏晚心到底想要做什么。

    苏晚心刚刚很明显是不想要让他继续叫价,怎么林雪苑一开始争这粉钻她就也有了兴趣,按他最近对苏晚心的了解,她可不像是那种会因为一时冲动而上头的人。

    粉钻本就稀有,一旁的人也有人跟着叫起了价,拍卖价格一路飙到了一千五百万也就慢慢停了下来,只剩下几个人十万十万的加价。

    苏晚心看着林雪苑依旧兴致勃勃一副跟自己作对到底的模样,对费云沉扬了扬头:“继续举牌一千八百万。”

    “一千八百万?这粉钻市面上也就一千五六十万的样子,小姐你这样可会买亏了。”旁边的人好心提醒道。

    苏晚心摆摆手,一副大爷有的是钱的样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绝世小保安   大邺女帝   大邺女帝师   无上帝尊   致命热恋   剑尊   叶玄叶灵   一路高升   全军列阵   云若月楚玄辰   医道狂尊   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   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   警察陆令   龙婿陆凡   皓玉真仙   女总裁的超级兵王   叶君临   大荒扶妻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