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言情 > 天价妈咪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49章 无关紧要的人

第49章 无关紧要的人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为什么?”苏晚心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我这身不行吗?”

    “有个美丽动人的妻子,等下肯定有很多人和你搭讪,我会成众矢之的。”费云沉悠悠地开口。

    苏晚心的脸颊顿时浮现了两朵红云,“那你应该高兴自己捡了便宜,有那么漂亮的女伴。”

    费云沉绅士的伸出手来,示意苏晚心挽住,俊朗的脸上嘴角微扬:“能站在女王大人身旁,荣幸之至。”

    慈善晚宴会场门口。

    记者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在红毯的两边,手中的照相机不断地闪烁着闪光灯,你一言我一语的小声交谈着。

    “听说李氏集团的李梦莲被拘留所抓了你知道吗,李梦莲今天都参加不了拍卖会了,也不知得罪了什么人。”

    “你这消息过时了,我听说那天得罪的是凯文集团新空降的负责人,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有这么大的能耐。”

    “”

    苏晚心挽着费云沉的手缓缓地走进会场当中,慈善晚宴还没有开始,众人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聊天。

    两人郎才女貌,刚刚进门就成了焦点。

    男人一身正装,单手插在口袋里挽着身边的女人缓缓走进,从一出现,就带着巨大的压迫感,这绝对是浸淫依旧的上位置才有的气势。

    他身量高大,只微微一扫,那睥睨天下的态势,就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味道。

    男人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好些人都在窃窃私语的猜测着他的身份。

    林雪苑正被不少人围绕在中心,说说笑笑,眼角的余光偶然间瞥见了正走入会场的两人,脸色一变,往费云沉的方向走去。

    “苏晚心,没想到你也会出现在这里,是跟着云沉一起进来的吧,真是不要脸。”林雪苑冷哼了一声,阴阳怪气的开口。

    在林雪苑的心里,苏晚心只是个贪图费云沉的权势和财产而故意接近他的人罢了。

    至于孩子,说不定是谁的野种呢!

    “原来是你啊。”

    苏晚心上下打量了林雪苑一眼,摇摇头直接忽视了她,对费云沉道:“走吧,拍卖要开始了,我们不要跟无关紧要的人浪费时间。”

    “无关紧要?”林雪苑气得牙痒痒,正想上前理论却被费云沉拦住了:“林小姐,自重。”

    说完,转身朝着苏晚心的方向走去。

    “苏晚心,你给我等着!”林雪苑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胸口也因为呼吸而不断起伏着。

    费云沉转过头去看向了林雪苑,眼神冰冷,叫林雪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林雪苑算是什么东西?也敢威胁他的女人?

    见林雪苑别开了眼,费云沉收回视线,继续落在拉着他前行的苏晚心身上,神色温和。

    一旁的人议论声更厉害了,江擒自然也注意到了费云沉,扯了扯嘴角——难怪非要临时换他来参加这个晚宴,原来是怕云海集团的人遇到了拆穿他的身份。

    苦了他今天本来还约了小姐姐准备来个浪漫的夜晚!

    费云沉似乎也察觉到有人在看他,视线扫过来,江擒立马站直,笑眯眯的朝着费云沉挥了挥手。

    “那是江擒?”苏晚心也看到了这一幕。

    “嗯。”费云沉点头。

    苏晚心奇怪了:“明明他才是你上司,怎么看起来还挺怕你似的。”

    “小时候被我打怕了吧。”费云沉道。

    苏晚心也没多问,找到位置坐下来。

    “为什么?”苏晚心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我这身不行吗?”

    “有个美丽动人的妻子,等下肯定有很多人和你搭讪,我会成众矢之的。”费云沉悠悠地开口。

    苏晚心的脸颊顿时浮现了两朵红云,“那你应该高兴自己捡了便宜,有那么漂亮的女伴。”

    费云沉绅士的伸出手来,示意苏晚心挽住,俊朗的脸上嘴角微扬:“能站在女王大人身旁,荣幸之至。”

    慈善晚宴会场门口。

    记者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在红毯的两边,手中的照相机不断地闪烁着闪光灯,你一言我一语的小声交谈着。

    “听说李氏集团的李梦莲被拘留所抓了你知道吗,李梦莲今天都参加不了拍卖会了,也不知得罪了什么人。”

    “你这消息过时了,我听说那天得罪的是凯文集团新空降的负责人,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有这么大的能耐。”

    “”

    苏晚心挽着费云沉的手缓缓地走进会场当中,慈善晚宴还没有开始,众人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聊天。

    两人郎才女貌,刚刚进门就成了焦点。

    男人一身正装,单手插在口袋里挽着身边的女人缓缓走进,从一出现,就带着巨大的压迫感,这绝对是浸淫依旧的上位置才有的气势。

    他身量高大,只微微一扫,那睥睨天下的态势,就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味道。

    男人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好些人都在窃窃私语的猜测着他的身份。

    林雪苑正被不少人围绕在中心,说说笑笑,眼角的余光偶然间瞥见了正走入会场的两人,脸色一变,往费云沉的方向走去。

    “苏晚心,没想到你也会出现在这里,是跟着云沉一起进来的吧,真是不要脸。”林雪苑冷哼了一声,阴阳怪气的开口。

    在林雪苑的心里,苏晚心只是个贪图费云沉的权势和财产而故意接近他的人罢了。

    至于孩子,说不定是谁的野种呢!

    “原来是你啊。”

    苏晚心上下打量了林雪苑一眼,摇摇头直接忽视了她,对费云沉道:“走吧,拍卖要开始了,我们不要跟无关紧要的人浪费时间。”

    “无关紧要?”林雪苑气得牙痒痒,正想上前理论却被费云沉拦住了:“林小姐,自重。”

    说完,转身朝着苏晚心的方向走去。

    “苏晚心,你给我等着!”林雪苑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胸口也因为呼吸而不断起伏着。

    费云沉转过头去看向了林雪苑,眼神冰冷,叫林雪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林雪苑算是什么东西?也敢威胁他的女人?

    见林雪苑别开了眼,费云沉收回视线,继续落在拉着他前行的苏晚心身上,神色温和。

    一旁的人议论声更厉害了,江擒自然也注意到了费云沉,扯了扯嘴角——难怪非要临时换他来参加这个晚宴,原来是怕云海集团的人遇到了拆穿他的身份。

    苦了他今天本来还约了小姐姐准备来个浪漫的夜晚!

    费云沉似乎也察觉到有人在看他,视线扫过来,江擒立马站直,笑眯眯的朝着费云沉挥了挥手。

    “那是江擒?”苏晚心也看到了这一幕。

    “嗯。”费云沉点头。

    苏晚心奇怪了:“明明他才是你上司,怎么看起来还挺怕你似的。”

    “小时候被我打怕了吧。”费云沉道。

    苏晚心也没多问,找到位置坐下来。

    “为什么?”苏晚心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我这身不行吗?”

    “有个美丽动人的妻子,等下肯定有很多人和你搭讪,我会成众矢之的。”费云沉悠悠地开口。

    苏晚心的脸颊顿时浮现了两朵红云,“那你应该高兴自己捡了便宜,有那么漂亮的女伴。”

    费云沉绅士的伸出手来,示意苏晚心挽住,俊朗的脸上嘴角微扬:“能站在女王大人身旁,荣幸之至。”

    慈善晚宴会场门口。

    记者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在红毯的两边,手中的照相机不断地闪烁着闪光灯,你一言我一语的小声交谈着。

    “听说李氏集团的李梦莲被拘留所抓了你知道吗,李梦莲今天都参加不了拍卖会了,也不知得罪了什么人。”

    “你这消息过时了,我听说那天得罪的是凯文集团新空降的负责人,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有这么大的能耐。”

    “”

    苏晚心挽着费云沉的手缓缓地走进会场当中,慈善晚宴还没有开始,众人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聊天。

    两人郎才女貌,刚刚进门就成了焦点。

    男人一身正装,单手插在口袋里挽着身边的女人缓缓走进,从一出现,就带着巨大的压迫感,这绝对是浸淫依旧的上位置才有的气势。

    他身量高大,只微微一扫,那睥睨天下的态势,就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味道。

    男人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好些人都在窃窃私语的猜测着他的身份。

    林雪苑正被不少人围绕在中心,说说笑笑,眼角的余光偶然间瞥见了正走入会场的两人,脸色一变,往费云沉的方向走去。

    “苏晚心,没想到你也会出现在这里,是跟着云沉一起进来的吧,真是不要脸。”林雪苑冷哼了一声,阴阳怪气的开口。

    在林雪苑的心里,苏晚心只是个贪图费云沉的权势和财产而故意接近他的人罢了。

    至于孩子,说不定是谁的野种呢!

    “原来是你啊。”

    苏晚心上下打量了林雪苑一眼,摇摇头直接忽视了她,对费云沉道:“走吧,拍卖要开始了,我们不要跟无关紧要的人浪费时间。”

    “无关紧要?”林雪苑气得牙痒痒,正想上前理论却被费云沉拦住了:“林小姐,自重。”

    说完,转身朝着苏晚心的方向走去。

    “苏晚心,你给我等着!”林雪苑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胸口也因为呼吸而不断起伏着。

    费云沉转过头去看向了林雪苑,眼神冰冷,叫林雪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林雪苑算是什么东西?也敢威胁他的女人?

    见林雪苑别开了眼,费云沉收回视线,继续落在拉着他前行的苏晚心身上,神色温和。

    一旁的人议论声更厉害了,江擒自然也注意到了费云沉,扯了扯嘴角——难怪非要临时换他来参加这个晚宴,原来是怕云海集团的人遇到了拆穿他的身份。

    苦了他今天本来还约了小姐姐准备来个浪漫的夜晚!

    费云沉似乎也察觉到有人在看他,视线扫过来,江擒立马站直,笑眯眯的朝着费云沉挥了挥手。

    “那是江擒?”苏晚心也看到了这一幕。

    “嗯。”费云沉点头。

    苏晚心奇怪了:“明明他才是你上司,怎么看起来还挺怕你似的。”

    “小时候被我打怕了吧。”费云沉道。

    苏晚心也没多问,找到位置坐下来。

    “为什么?”苏晚心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我这身不行吗?”

    “有个美丽动人的妻子,等下肯定有很多人和你搭讪,我会成众矢之的。”费云沉悠悠地开口。

    苏晚心的脸颊顿时浮现了两朵红云,“那你应该高兴自己捡了便宜,有那么漂亮的女伴。”

    费云沉绅士的伸出手来,示意苏晚心挽住,俊朗的脸上嘴角微扬:“能站在女王大人身旁,荣幸之至。”

    慈善晚宴会场门口。

    记者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在红毯的两边,手中的照相机不断地闪烁着闪光灯,你一言我一语的小声交谈着。

    “听说李氏集团的李梦莲被拘留所抓了你知道吗,李梦莲今天都参加不了拍卖会了,也不知得罪了什么人。”

    “你这消息过时了,我听说那天得罪的是凯文集团新空降的负责人,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有这么大的能耐。”

    “”

    苏晚心挽着费云沉的手缓缓地走进会场当中,慈善晚宴还没有开始,众人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聊天。

    两人郎才女貌,刚刚进门就成了焦点。

    男人一身正装,单手插在口袋里挽着身边的女人缓缓走进,从一出现,就带着巨大的压迫感,这绝对是浸淫依旧的上位置才有的气势。

    他身量高大,只微微一扫,那睥睨天下的态势,就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味道。

    男人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好些人都在窃窃私语的猜测着他的身份。

    林雪苑正被不少人围绕在中心,说说笑笑,眼角的余光偶然间瞥见了正走入会场的两人,脸色一变,往费云沉的方向走去。

    “苏晚心,没想到你也会出现在这里,是跟着云沉一起进来的吧,真是不要脸。”林雪苑冷哼了一声,阴阳怪气的开口。

    在林雪苑的心里,苏晚心只是个贪图费云沉的权势和财产而故意接近他的人罢了。

    至于孩子,说不定是谁的野种呢!

    “原来是你啊。”

    苏晚心上下打量了林雪苑一眼,摇摇头直接忽视了她,对费云沉道:“走吧,拍卖要开始了,我们不要跟无关紧要的人浪费时间。”

    “无关紧要?”林雪苑气得牙痒痒,正想上前理论却被费云沉拦住了:“林小姐,自重。”

    说完,转身朝着苏晚心的方向走去。

    “苏晚心,你给我等着!”林雪苑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胸口也因为呼吸而不断起伏着。

    费云沉转过头去看向了林雪苑,眼神冰冷,叫林雪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林雪苑算是什么东西?也敢威胁他的女人?

    见林雪苑别开了眼,费云沉收回视线,继续落在拉着他前行的苏晚心身上,神色温和。

    一旁的人议论声更厉害了,江擒自然也注意到了费云沉,扯了扯嘴角——难怪非要临时换他来参加这个晚宴,原来是怕云海集团的人遇到了拆穿他的身份。

    苦了他今天本来还约了小姐姐准备来个浪漫的夜晚!

    费云沉似乎也察觉到有人在看他,视线扫过来,江擒立马站直,笑眯眯的朝着费云沉挥了挥手。

    “那是江擒?”苏晚心也看到了这一幕。

    “嗯。”费云沉点头。

    苏晚心奇怪了:“明明他才是你上司,怎么看起来还挺怕你似的。”

    “小时候被我打怕了吧。”费云沉道。

    苏晚心也没多问,找到位置坐下来。

    “为什么?”苏晚心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我这身不行吗?”

    “有个美丽动人的妻子,等下肯定有很多人和你搭讪,我会成众矢之的。”费云沉悠悠地开口。

    苏晚心的脸颊顿时浮现了两朵红云,“那你应该高兴自己捡了便宜,有那么漂亮的女伴。”

    费云沉绅士的伸出手来,示意苏晚心挽住,俊朗的脸上嘴角微扬:“能站在女王大人身旁,荣幸之至。”

    慈善晚宴会场门口。

    记者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在红毯的两边,手中的照相机不断地闪烁着闪光灯,你一言我一语的小声交谈着。

    “听说李氏集团的李梦莲被拘留所抓了你知道吗,李梦莲今天都参加不了拍卖会了,也不知得罪了什么人。”

    “你这消息过时了,我听说那天得罪的是凯文集团新空降的负责人,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有这么大的能耐。”

    “”

    苏晚心挽着费云沉的手缓缓地走进会场当中,慈善晚宴还没有开始,众人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聊天。

    两人郎才女貌,刚刚进门就成了焦点。

    男人一身正装,单手插在口袋里挽着身边的女人缓缓走进,从一出现,就带着巨大的压迫感,这绝对是浸淫依旧的上位置才有的气势。

    他身量高大,只微微一扫,那睥睨天下的态势,就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味道。

    男人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好些人都在窃窃私语的猜测着他的身份。

    林雪苑正被不少人围绕在中心,说说笑笑,眼角的余光偶然间瞥见了正走入会场的两人,脸色一变,往费云沉的方向走去。

    “苏晚心,没想到你也会出现在这里,是跟着云沉一起进来的吧,真是不要脸。”林雪苑冷哼了一声,阴阳怪气的开口。

    在林雪苑的心里,苏晚心只是个贪图费云沉的权势和财产而故意接近他的人罢了。

    至于孩子,说不定是谁的野种呢!

    “原来是你啊。”

    苏晚心上下打量了林雪苑一眼,摇摇头直接忽视了她,对费云沉道:“走吧,拍卖要开始了,我们不要跟无关紧要的人浪费时间。”

    “无关紧要?”林雪苑气得牙痒痒,正想上前理论却被费云沉拦住了:“林小姐,自重。”

    说完,转身朝着苏晚心的方向走去。

    “苏晚心,你给我等着!”林雪苑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胸口也因为呼吸而不断起伏着。

    费云沉转过头去看向了林雪苑,眼神冰冷,叫林雪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林雪苑算是什么东西?也敢威胁他的女人?

    见林雪苑别开了眼,费云沉收回视线,继续落在拉着他前行的苏晚心身上,神色温和。

    一旁的人议论声更厉害了,江擒自然也注意到了费云沉,扯了扯嘴角——难怪非要临时换他来参加这个晚宴,原来是怕云海集团的人遇到了拆穿他的身份。

    苦了他今天本来还约了小姐姐准备来个浪漫的夜晚!

    费云沉似乎也察觉到有人在看他,视线扫过来,江擒立马站直,笑眯眯的朝着费云沉挥了挥手。

    “那是江擒?”苏晚心也看到了这一幕。

    “嗯。”费云沉点头。

    苏晚心奇怪了:“明明他才是你上司,怎么看起来还挺怕你似的。”

    “小时候被我打怕了吧。”费云沉道。

    苏晚心也没多问,找到位置坐下来。

    “为什么?”苏晚心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我这身不行吗?”

    “有个美丽动人的妻子,等下肯定有很多人和你搭讪,我会成众矢之的。”费云沉悠悠地开口。

    苏晚心的脸颊顿时浮现了两朵红云,“那你应该高兴自己捡了便宜,有那么漂亮的女伴。”

    费云沉绅士的伸出手来,示意苏晚心挽住,俊朗的脸上嘴角微扬:“能站在女王大人身旁,荣幸之至。”

    慈善晚宴会场门口。

    记者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在红毯的两边,手中的照相机不断地闪烁着闪光灯,你一言我一语的小声交谈着。

    “听说李氏集团的李梦莲被拘留所抓了你知道吗,李梦莲今天都参加不了拍卖会了,也不知得罪了什么人。”

    “你这消息过时了,我听说那天得罪的是凯文集团新空降的负责人,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有这么大的能耐。”

    “”

    苏晚心挽着费云沉的手缓缓地走进会场当中,慈善晚宴还没有开始,众人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聊天。

    两人郎才女貌,刚刚进门就成了焦点。

    男人一身正装,单手插在口袋里挽着身边的女人缓缓走进,从一出现,就带着巨大的压迫感,这绝对是浸淫依旧的上位置才有的气势。

    他身量高大,只微微一扫,那睥睨天下的态势,就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味道。

    男人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好些人都在窃窃私语的猜测着他的身份。

    林雪苑正被不少人围绕在中心,说说笑笑,眼角的余光偶然间瞥见了正走入会场的两人,脸色一变,往费云沉的方向走去。

    “苏晚心,没想到你也会出现在这里,是跟着云沉一起进来的吧,真是不要脸。”林雪苑冷哼了一声,阴阳怪气的开口。

    在林雪苑的心里,苏晚心只是个贪图费云沉的权势和财产而故意接近他的人罢了。

    至于孩子,说不定是谁的野种呢!

    “原来是你啊。”

    苏晚心上下打量了林雪苑一眼,摇摇头直接忽视了她,对费云沉道:“走吧,拍卖要开始了,我们不要跟无关紧要的人浪费时间。”

    “无关紧要?”林雪苑气得牙痒痒,正想上前理论却被费云沉拦住了:“林小姐,自重。”

    说完,转身朝着苏晚心的方向走去。

    “苏晚心,你给我等着!”林雪苑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胸口也因为呼吸而不断起伏着。

    费云沉转过头去看向了林雪苑,眼神冰冷,叫林雪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林雪苑算是什么东西?也敢威胁他的女人?

    见林雪苑别开了眼,费云沉收回视线,继续落在拉着他前行的苏晚心身上,神色温和。

    一旁的人议论声更厉害了,江擒自然也注意到了费云沉,扯了扯嘴角——难怪非要临时换他来参加这个晚宴,原来是怕云海集团的人遇到了拆穿他的身份。

    苦了他今天本来还约了小姐姐准备来个浪漫的夜晚!

    费云沉似乎也察觉到有人在看他,视线扫过来,江擒立马站直,笑眯眯的朝着费云沉挥了挥手。

    “那是江擒?”苏晚心也看到了这一幕。

    “嗯。”费云沉点头。

    苏晚心奇怪了:“明明他才是你上司,怎么看起来还挺怕你似的。”

    “小时候被我打怕了吧。”费云沉道。

    苏晚心也没多问,找到位置坐下来。

    “为什么?”苏晚心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我这身不行吗?”

    “有个美丽动人的妻子,等下肯定有很多人和你搭讪,我会成众矢之的。”费云沉悠悠地开口。

    苏晚心的脸颊顿时浮现了两朵红云,“那你应该高兴自己捡了便宜,有那么漂亮的女伴。”

    费云沉绅士的伸出手来,示意苏晚心挽住,俊朗的脸上嘴角微扬:“能站在女王大人身旁,荣幸之至。”

    慈善晚宴会场门口。

    记者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在红毯的两边,手中的照相机不断地闪烁着闪光灯,你一言我一语的小声交谈着。

    “听说李氏集团的李梦莲被拘留所抓了你知道吗,李梦莲今天都参加不了拍卖会了,也不知得罪了什么人。”

    “你这消息过时了,我听说那天得罪的是凯文集团新空降的负责人,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有这么大的能耐。”

    “”

    苏晚心挽着费云沉的手缓缓地走进会场当中,慈善晚宴还没有开始,众人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聊天。

    两人郎才女貌,刚刚进门就成了焦点。

    男人一身正装,单手插在口袋里挽着身边的女人缓缓走进,从一出现,就带着巨大的压迫感,这绝对是浸淫依旧的上位置才有的气势。

    他身量高大,只微微一扫,那睥睨天下的态势,就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味道。

    男人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好些人都在窃窃私语的猜测着他的身份。

    林雪苑正被不少人围绕在中心,说说笑笑,眼角的余光偶然间瞥见了正走入会场的两人,脸色一变,往费云沉的方向走去。

    “苏晚心,没想到你也会出现在这里,是跟着云沉一起进来的吧,真是不要脸。”林雪苑冷哼了一声,阴阳怪气的开口。

    在林雪苑的心里,苏晚心只是个贪图费云沉的权势和财产而故意接近他的人罢了。

    至于孩子,说不定是谁的野种呢!

    “原来是你啊。”

    苏晚心上下打量了林雪苑一眼,摇摇头直接忽视了她,对费云沉道:“走吧,拍卖要开始了,我们不要跟无关紧要的人浪费时间。”

    “无关紧要?”林雪苑气得牙痒痒,正想上前理论却被费云沉拦住了:“林小姐,自重。”

    说完,转身朝着苏晚心的方向走去。

    “苏晚心,你给我等着!”林雪苑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胸口也因为呼吸而不断起伏着。

    费云沉转过头去看向了林雪苑,眼神冰冷,叫林雪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林雪苑算是什么东西?也敢威胁他的女人?

    见林雪苑别开了眼,费云沉收回视线,继续落在拉着他前行的苏晚心身上,神色温和。

    一旁的人议论声更厉害了,江擒自然也注意到了费云沉,扯了扯嘴角——难怪非要临时换他来参加这个晚宴,原来是怕云海集团的人遇到了拆穿他的身份。

    苦了他今天本来还约了小姐姐准备来个浪漫的夜晚!

    费云沉似乎也察觉到有人在看他,视线扫过来,江擒立马站直,笑眯眯的朝着费云沉挥了挥手。

    “那是江擒?”苏晚心也看到了这一幕。

    “嗯。”费云沉点头。

    苏晚心奇怪了:“明明他才是你上司,怎么看起来还挺怕你似的。”

    “小时候被我打怕了吧。”费云沉道。

    苏晚心也没多问,找到位置坐下来。

    “为什么?”苏晚心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我这身不行吗?”

    “有个美丽动人的妻子,等下肯定有很多人和你搭讪,我会成众矢之的。”费云沉悠悠地开口。

    苏晚心的脸颊顿时浮现了两朵红云,“那你应该高兴自己捡了便宜,有那么漂亮的女伴。”

    费云沉绅士的伸出手来,示意苏晚心挽住,俊朗的脸上嘴角微扬:“能站在女王大人身旁,荣幸之至。”

    慈善晚宴会场门口。

    记者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在红毯的两边,手中的照相机不断地闪烁着闪光灯,你一言我一语的小声交谈着。

    “听说李氏集团的李梦莲被拘留所抓了你知道吗,李梦莲今天都参加不了拍卖会了,也不知得罪了什么人。”

    “你这消息过时了,我听说那天得罪的是凯文集团新空降的负责人,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有这么大的能耐。”

    “”

    苏晚心挽着费云沉的手缓缓地走进会场当中,慈善晚宴还没有开始,众人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聊天。

    两人郎才女貌,刚刚进门就成了焦点。

    男人一身正装,单手插在口袋里挽着身边的女人缓缓走进,从一出现,就带着巨大的压迫感,这绝对是浸淫依旧的上位置才有的气势。

    他身量高大,只微微一扫,那睥睨天下的态势,就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味道。

    男人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好些人都在窃窃私语的猜测着他的身份。

    林雪苑正被不少人围绕在中心,说说笑笑,眼角的余光偶然间瞥见了正走入会场的两人,脸色一变,往费云沉的方向走去。

    “苏晚心,没想到你也会出现在这里,是跟着云沉一起进来的吧,真是不要脸。”林雪苑冷哼了一声,阴阳怪气的开口。

    在林雪苑的心里,苏晚心只是个贪图费云沉的权势和财产而故意接近他的人罢了。

    至于孩子,说不定是谁的野种呢!

    “原来是你啊。”

    苏晚心上下打量了林雪苑一眼,摇摇头直接忽视了她,对费云沉道:“走吧,拍卖要开始了,我们不要跟无关紧要的人浪费时间。”

    “无关紧要?”林雪苑气得牙痒痒,正想上前理论却被费云沉拦住了:“林小姐,自重。”

    说完,转身朝着苏晚心的方向走去。

    “苏晚心,你给我等着!”林雪苑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胸口也因为呼吸而不断起伏着。

    费云沉转过头去看向了林雪苑,眼神冰冷,叫林雪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林雪苑算是什么东西?也敢威胁他的女人?

    见林雪苑别开了眼,费云沉收回视线,继续落在拉着他前行的苏晚心身上,神色温和。

    一旁的人议论声更厉害了,江擒自然也注意到了费云沉,扯了扯嘴角——难怪非要临时换他来参加这个晚宴,原来是怕云海集团的人遇到了拆穿他的身份。

    苦了他今天本来还约了小姐姐准备来个浪漫的夜晚!

    费云沉似乎也察觉到有人在看他,视线扫过来,江擒立马站直,笑眯眯的朝着费云沉挥了挥手。

    “那是江擒?”苏晚心也看到了这一幕。

    “嗯。”费云沉点头。

    苏晚心奇怪了:“明明他才是你上司,怎么看起来还挺怕你似的。”

    “小时候被我打怕了吧。”费云沉道。

    苏晚心也没多问,找到位置坐下来。

    “为什么?”苏晚心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我这身不行吗?”

    “有个美丽动人的妻子,等下肯定有很多人和你搭讪,我会成众矢之的。”费云沉悠悠地开口。

    苏晚心的脸颊顿时浮现了两朵红云,“那你应该高兴自己捡了便宜,有那么漂亮的女伴。”

    费云沉绅士的伸出手来,示意苏晚心挽住,俊朗的脸上嘴角微扬:“能站在女王大人身旁,荣幸之至。”

    慈善晚宴会场门口。

    记者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在红毯的两边,手中的照相机不断地闪烁着闪光灯,你一言我一语的小声交谈着。

    “听说李氏集团的李梦莲被拘留所抓了你知道吗,李梦莲今天都参加不了拍卖会了,也不知得罪了什么人。”

    “你这消息过时了,我听说那天得罪的是凯文集团新空降的负责人,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有这么大的能耐。”

    “”

    苏晚心挽着费云沉的手缓缓地走进会场当中,慈善晚宴还没有开始,众人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聊天。

    两人郎才女貌,刚刚进门就成了焦点。

    男人一身正装,单手插在口袋里挽着身边的女人缓缓走进,从一出现,就带着巨大的压迫感,这绝对是浸淫依旧的上位置才有的气势。

    他身量高大,只微微一扫,那睥睨天下的态势,就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味道。

    男人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好些人都在窃窃私语的猜测着他的身份。

    林雪苑正被不少人围绕在中心,说说笑笑,眼角的余光偶然间瞥见了正走入会场的两人,脸色一变,往费云沉的方向走去。

    “苏晚心,没想到你也会出现在这里,是跟着云沉一起进来的吧,真是不要脸。”林雪苑冷哼了一声,阴阳怪气的开口。

    在林雪苑的心里,苏晚心只是个贪图费云沉的权势和财产而故意接近他的人罢了。

    至于孩子,说不定是谁的野种呢!

    “原来是你啊。”

    苏晚心上下打量了林雪苑一眼,摇摇头直接忽视了她,对费云沉道:“走吧,拍卖要开始了,我们不要跟无关紧要的人浪费时间。”

    “无关紧要?”林雪苑气得牙痒痒,正想上前理论却被费云沉拦住了:“林小姐,自重。”

    说完,转身朝着苏晚心的方向走去。

    “苏晚心,你给我等着!”林雪苑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胸口也因为呼吸而不断起伏着。

    费云沉转过头去看向了林雪苑,眼神冰冷,叫林雪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林雪苑算是什么东西?也敢威胁他的女人?

    见林雪苑别开了眼,费云沉收回视线,继续落在拉着他前行的苏晚心身上,神色温和。

    一旁的人议论声更厉害了,江擒自然也注意到了费云沉,扯了扯嘴角——难怪非要临时换他来参加这个晚宴,原来是怕云海集团的人遇到了拆穿他的身份。

    苦了他今天本来还约了小姐姐准备来个浪漫的夜晚!

    费云沉似乎也察觉到有人在看他,视线扫过来,江擒立马站直,笑眯眯的朝着费云沉挥了挥手。

    “那是江擒?”苏晚心也看到了这一幕。

    “嗯。”费云沉点头。

    苏晚心奇怪了:“明明他才是你上司,怎么看起来还挺怕你似的。”

    “小时候被我打怕了吧。”费云沉道。

    苏晚心也没多问,找到位置坐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