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后悔答应

推荐阅读: 至尊神医   霸占诸天   医妻三嫁   世界首富之我是股神   超品兵王在都市   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   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   一切从锦衣卫开始   魏晋干饭人   大英公务员   叶辰萧初然   贞观悍婿   傻子医仙   逍遥小渔夫   末日从噩梦开始   仙穹彼岸   警察陆令   一剑绝世  

    上了车,费云沉看着苏晚心,突然开口:“既然凯文集团和李氏集团的合作已经泡汤了,不如考虑一下云海集团?论资质,论宣传,我想云海应该都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公司。”

    “和你谈?”苏晚心扭头看向费云沉。

    “如果有这么一份功绩的话,想必对于我的升职会有很大的帮助。”费云沉点了点头。

    “你能够做得了主?”

    “江擒跟我关系好,这点权限想必我还是拿得到的。”

    听到费云沉的话,苏晚心的脸上画过了一丝略有所思的神色。

    于私,反正和李氏集团的合作她一开始就没准备合作,于公,云海集团不知道要比起李氏集团好上多少倍。

    既然于公于私都是一个好的选择,更何况让费云沉的工作走上正轨,不要整日不学无术带坏了苏辞,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行啊,你这边约个时间吧。”苏晚心大大方方的开口。

    “不过作为交换,你要陪我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作为交换。”苏晚心想了想,状似不经意提议。

    其实这个慈善晚会今天出来之前陆伊然特别要求她必须要去参加的。

    毕竟凯文公公司换人接手已经不是秘密,她今天在李承潼办公室闹这一出也很快就会被传出去,还不知道李承潼他们会怎么抹黑她。

    而这个时候第一次出现在大众面前的场合尤为重要,这个慈善晚会正合适,还能趁机给她留点儿好名声。

    不过她并不想一个人去参加这种场合,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费云沉。

    “没问题。”费云沉一口答应了下来,

    要是他没记错的话,这个慈善晚会就在今晚,这种事情倒是一般不需要他出面,助理会安排好人,现在看来,公司那边得换个人了,否则到时候认出了自己的身份,还是个麻烦事。

    “那公司合作的事情安排在三天后的下午两点去我的办公室,没有问题吧?”

    “没有。”费云沉摇摇头。

    两人又简单的交谈了两句,敲定了一些细节上的问题。

    “妈咪,你们工作上的事情改天再说不行吗,难得我们一家坐在一块儿,就不能商量点儿别的事儿?交流一下感情?”苏辞不满的撇了撇嘴。

    苏晚心转过头去,危险的眯了眯眼:“嗯?你想交流什么?”

    “没什么。”苏辞一抖,坚定的摇了摇头。

    次日晚上。

    费云沉和苏辞穿着西装,坐在位置上,眼巴巴的看着楼上。

    “让你们久等了。”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叫喊声,苏晚心穿着一身白色的晚礼服缓缓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黑色的长发随意的散落在白皙的脖颈之后,修长的双腿之下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走在路上发出了“哒哒”的脆响声。

    “怎么样?”苏晚心看着面前的一大一小,拉着裙摆转了个圈。

    “妈咪简直是美呆了!”苏辞迫不及待的开口。

    “我有点后悔答应和你一起参加晚宴了。”费云沉盯着苏晚心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

    上了车,费云沉看着苏晚心,突然开口:“既然凯文集团和李氏集团的合作已经泡汤了,不如考虑一下云海集团?论资质,论宣传,我想云海应该都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公司。”

    “和你谈?”苏晚心扭头看向费云沉。

    “如果有这么一份功绩的话,想必对于我的升职会有很大的帮助。”费云沉点了点头。

    “你能够做得了主?”

    “江擒跟我关系好,这点权限想必我还是拿得到的。”

    听到费云沉的话,苏晚心的脸上画过了一丝略有所思的神色。

    于私,反正和李氏集团的合作她一开始就没准备合作,于公,云海集团不知道要比起李氏集团好上多少倍。

    既然于公于私都是一个好的选择,更何况让费云沉的工作走上正轨,不要整日不学无术带坏了苏辞,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行啊,你这边约个时间吧。”苏晚心大大方方的开口。

    “不过作为交换,你要陪我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作为交换。”苏晚心想了想,状似不经意提议。

    其实这个慈善晚会今天出来之前陆伊然特别要求她必须要去参加的。

    毕竟凯文公公司换人接手已经不是秘密,她今天在李承潼办公室闹这一出也很快就会被传出去,还不知道李承潼他们会怎么抹黑她。

    而这个时候第一次出现在大众面前的场合尤为重要,这个慈善晚会正合适,还能趁机给她留点儿好名声。

    不过她并不想一个人去参加这种场合,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费云沉。

    “没问题。”费云沉一口答应了下来,

    要是他没记错的话,这个慈善晚会就在今晚,这种事情倒是一般不需要他出面,助理会安排好人,现在看来,公司那边得换个人了,否则到时候认出了自己的身份,还是个麻烦事。

    “那公司合作的事情安排在三天后的下午两点去我的办公室,没有问题吧?”

    “没有。”费云沉摇摇头。

    两人又简单的交谈了两句,敲定了一些细节上的问题。

    “妈咪,你们工作上的事情改天再说不行吗,难得我们一家坐在一块儿,就不能商量点儿别的事儿?交流一下感情?”苏辞不满的撇了撇嘴。

    苏晚心转过头去,危险的眯了眯眼:“嗯?你想交流什么?”

    “没什么。”苏辞一抖,坚定的摇了摇头。

    次日晚上。

    费云沉和苏辞穿着西装,坐在位置上,眼巴巴的看着楼上。

    “让你们久等了。”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叫喊声,苏晚心穿着一身白色的晚礼服缓缓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黑色的长发随意的散落在白皙的脖颈之后,修长的双腿之下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走在路上发出了“哒哒”的脆响声。

    “怎么样?”苏晚心看着面前的一大一小,拉着裙摆转了个圈。

    “妈咪简直是美呆了!”苏辞迫不及待的开口。

    “我有点后悔答应和你一起参加晚宴了。”费云沉盯着苏晚心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

    上了车,费云沉看着苏晚心,突然开口:“既然凯文集团和李氏集团的合作已经泡汤了,不如考虑一下云海集团?论资质,论宣传,我想云海应该都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公司。”

    “和你谈?”苏晚心扭头看向费云沉。

    “如果有这么一份功绩的话,想必对于我的升职会有很大的帮助。”费云沉点了点头。

    “你能够做得了主?”

    “江擒跟我关系好,这点权限想必我还是拿得到的。”

    听到费云沉的话,苏晚心的脸上画过了一丝略有所思的神色。

    于私,反正和李氏集团的合作她一开始就没准备合作,于公,云海集团不知道要比起李氏集团好上多少倍。

    既然于公于私都是一个好的选择,更何况让费云沉的工作走上正轨,不要整日不学无术带坏了苏辞,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行啊,你这边约个时间吧。”苏晚心大大方方的开口。

    “不过作为交换,你要陪我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作为交换。”苏晚心想了想,状似不经意提议。

    其实这个慈善晚会今天出来之前陆伊然特别要求她必须要去参加的。

    毕竟凯文公公司换人接手已经不是秘密,她今天在李承潼办公室闹这一出也很快就会被传出去,还不知道李承潼他们会怎么抹黑她。

    而这个时候第一次出现在大众面前的场合尤为重要,这个慈善晚会正合适,还能趁机给她留点儿好名声。

    不过她并不想一个人去参加这种场合,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费云沉。

    “没问题。”费云沉一口答应了下来,

    要是他没记错的话,这个慈善晚会就在今晚,这种事情倒是一般不需要他出面,助理会安排好人,现在看来,公司那边得换个人了,否则到时候认出了自己的身份,还是个麻烦事。

    “那公司合作的事情安排在三天后的下午两点去我的办公室,没有问题吧?”

    “没有。”费云沉摇摇头。

    两人又简单的交谈了两句,敲定了一些细节上的问题。

    “妈咪,你们工作上的事情改天再说不行吗,难得我们一家坐在一块儿,就不能商量点儿别的事儿?交流一下感情?”苏辞不满的撇了撇嘴。

    苏晚心转过头去,危险的眯了眯眼:“嗯?你想交流什么?”

    “没什么。”苏辞一抖,坚定的摇了摇头。

    次日晚上。

    费云沉和苏辞穿着西装,坐在位置上,眼巴巴的看着楼上。

    “让你们久等了。”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叫喊声,苏晚心穿着一身白色的晚礼服缓缓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黑色的长发随意的散落在白皙的脖颈之后,修长的双腿之下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走在路上发出了“哒哒”的脆响声。

    “怎么样?”苏晚心看着面前的一大一小,拉着裙摆转了个圈。

    “妈咪简直是美呆了!”苏辞迫不及待的开口。

    “我有点后悔答应和你一起参加晚宴了。”费云沉盯着苏晚心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

    上了车,费云沉看着苏晚心,突然开口:“既然凯文集团和李氏集团的合作已经泡汤了,不如考虑一下云海集团?论资质,论宣传,我想云海应该都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公司。”

    “和你谈?”苏晚心扭头看向费云沉。

    “如果有这么一份功绩的话,想必对于我的升职会有很大的帮助。”费云沉点了点头。

    “你能够做得了主?”

    “江擒跟我关系好,这点权限想必我还是拿得到的。”

    听到费云沉的话,苏晚心的脸上画过了一丝略有所思的神色。

    于私,反正和李氏集团的合作她一开始就没准备合作,于公,云海集团不知道要比起李氏集团好上多少倍。

    既然于公于私都是一个好的选择,更何况让费云沉的工作走上正轨,不要整日不学无术带坏了苏辞,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行啊,你这边约个时间吧。”苏晚心大大方方的开口。

    “不过作为交换,你要陪我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作为交换。”苏晚心想了想,状似不经意提议。

    其实这个慈善晚会今天出来之前陆伊然特别要求她必须要去参加的。

    毕竟凯文公公司换人接手已经不是秘密,她今天在李承潼办公室闹这一出也很快就会被传出去,还不知道李承潼他们会怎么抹黑她。

    而这个时候第一次出现在大众面前的场合尤为重要,这个慈善晚会正合适,还能趁机给她留点儿好名声。

    不过她并不想一个人去参加这种场合,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费云沉。

    “没问题。”费云沉一口答应了下来,

    要是他没记错的话,这个慈善晚会就在今晚,这种事情倒是一般不需要他出面,助理会安排好人,现在看来,公司那边得换个人了,否则到时候认出了自己的身份,还是个麻烦事。

    “那公司合作的事情安排在三天后的下午两点去我的办公室,没有问题吧?”

    “没有。”费云沉摇摇头。

    两人又简单的交谈了两句,敲定了一些细节上的问题。

    “妈咪,你们工作上的事情改天再说不行吗,难得我们一家坐在一块儿,就不能商量点儿别的事儿?交流一下感情?”苏辞不满的撇了撇嘴。

    苏晚心转过头去,危险的眯了眯眼:“嗯?你想交流什么?”

    “没什么。”苏辞一抖,坚定的摇了摇头。

    次日晚上。

    费云沉和苏辞穿着西装,坐在位置上,眼巴巴的看着楼上。

    “让你们久等了。”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叫喊声,苏晚心穿着一身白色的晚礼服缓缓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黑色的长发随意的散落在白皙的脖颈之后,修长的双腿之下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走在路上发出了“哒哒”的脆响声。

    “怎么样?”苏晚心看着面前的一大一小,拉着裙摆转了个圈。

    “妈咪简直是美呆了!”苏辞迫不及待的开口。

    “我有点后悔答应和你一起参加晚宴了。”费云沉盯着苏晚心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

    上了车,费云沉看着苏晚心,突然开口:“既然凯文集团和李氏集团的合作已经泡汤了,不如考虑一下云海集团?论资质,论宣传,我想云海应该都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公司。”

    “和你谈?”苏晚心扭头看向费云沉。

    “如果有这么一份功绩的话,想必对于我的升职会有很大的帮助。”费云沉点了点头。

    “你能够做得了主?”

    “江擒跟我关系好,这点权限想必我还是拿得到的。”

    听到费云沉的话,苏晚心的脸上画过了一丝略有所思的神色。

    于私,反正和李氏集团的合作她一开始就没准备合作,于公,云海集团不知道要比起李氏集团好上多少倍。

    既然于公于私都是一个好的选择,更何况让费云沉的工作走上正轨,不要整日不学无术带坏了苏辞,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行啊,你这边约个时间吧。”苏晚心大大方方的开口。

    “不过作为交换,你要陪我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作为交换。”苏晚心想了想,状似不经意提议。

    其实这个慈善晚会今天出来之前陆伊然特别要求她必须要去参加的。

    毕竟凯文公公司换人接手已经不是秘密,她今天在李承潼办公室闹这一出也很快就会被传出去,还不知道李承潼他们会怎么抹黑她。

    而这个时候第一次出现在大众面前的场合尤为重要,这个慈善晚会正合适,还能趁机给她留点儿好名声。

    不过她并不想一个人去参加这种场合,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费云沉。

    “没问题。”费云沉一口答应了下来,

    要是他没记错的话,这个慈善晚会就在今晚,这种事情倒是一般不需要他出面,助理会安排好人,现在看来,公司那边得换个人了,否则到时候认出了自己的身份,还是个麻烦事。

    “那公司合作的事情安排在三天后的下午两点去我的办公室,没有问题吧?”

    “没有。”费云沉摇摇头。

    两人又简单的交谈了两句,敲定了一些细节上的问题。

    “妈咪,你们工作上的事情改天再说不行吗,难得我们一家坐在一块儿,就不能商量点儿别的事儿?交流一下感情?”苏辞不满的撇了撇嘴。

    苏晚心转过头去,危险的眯了眯眼:“嗯?你想交流什么?”

    “没什么。”苏辞一抖,坚定的摇了摇头。

    次日晚上。

    费云沉和苏辞穿着西装,坐在位置上,眼巴巴的看着楼上。

    “让你们久等了。”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叫喊声,苏晚心穿着一身白色的晚礼服缓缓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黑色的长发随意的散落在白皙的脖颈之后,修长的双腿之下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走在路上发出了“哒哒”的脆响声。

    “怎么样?”苏晚心看着面前的一大一小,拉着裙摆转了个圈。

    “妈咪简直是美呆了!”苏辞迫不及待的开口。

    “我有点后悔答应和你一起参加晚宴了。”费云沉盯着苏晚心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

    上了车,费云沉看着苏晚心,突然开口:“既然凯文集团和李氏集团的合作已经泡汤了,不如考虑一下云海集团?论资质,论宣传,我想云海应该都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公司。”

    “和你谈?”苏晚心扭头看向费云沉。

    “如果有这么一份功绩的话,想必对于我的升职会有很大的帮助。”费云沉点了点头。

    “你能够做得了主?”

    “江擒跟我关系好,这点权限想必我还是拿得到的。”

    听到费云沉的话,苏晚心的脸上画过了一丝略有所思的神色。

    于私,反正和李氏集团的合作她一开始就没准备合作,于公,云海集团不知道要比起李氏集团好上多少倍。

    既然于公于私都是一个好的选择,更何况让费云沉的工作走上正轨,不要整日不学无术带坏了苏辞,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行啊,你这边约个时间吧。”苏晚心大大方方的开口。

    “不过作为交换,你要陪我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作为交换。”苏晚心想了想,状似不经意提议。

    其实这个慈善晚会今天出来之前陆伊然特别要求她必须要去参加的。

    毕竟凯文公公司换人接手已经不是秘密,她今天在李承潼办公室闹这一出也很快就会被传出去,还不知道李承潼他们会怎么抹黑她。

    而这个时候第一次出现在大众面前的场合尤为重要,这个慈善晚会正合适,还能趁机给她留点儿好名声。

    不过她并不想一个人去参加这种场合,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费云沉。

    “没问题。”费云沉一口答应了下来,

    要是他没记错的话,这个慈善晚会就在今晚,这种事情倒是一般不需要他出面,助理会安排好人,现在看来,公司那边得换个人了,否则到时候认出了自己的身份,还是个麻烦事。

    “那公司合作的事情安排在三天后的下午两点去我的办公室,没有问题吧?”

    “没有。”费云沉摇摇头。

    两人又简单的交谈了两句,敲定了一些细节上的问题。

    “妈咪,你们工作上的事情改天再说不行吗,难得我们一家坐在一块儿,就不能商量点儿别的事儿?交流一下感情?”苏辞不满的撇了撇嘴。

    苏晚心转过头去,危险的眯了眯眼:“嗯?你想交流什么?”

    “没什么。”苏辞一抖,坚定的摇了摇头。

    次日晚上。

    费云沉和苏辞穿着西装,坐在位置上,眼巴巴的看着楼上。

    “让你们久等了。”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叫喊声,苏晚心穿着一身白色的晚礼服缓缓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黑色的长发随意的散落在白皙的脖颈之后,修长的双腿之下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走在路上发出了“哒哒”的脆响声。

    “怎么样?”苏晚心看着面前的一大一小,拉着裙摆转了个圈。

    “妈咪简直是美呆了!”苏辞迫不及待的开口。

    “我有点后悔答应和你一起参加晚宴了。”费云沉盯着苏晚心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

    上了车,费云沉看着苏晚心,突然开口:“既然凯文集团和李氏集团的合作已经泡汤了,不如考虑一下云海集团?论资质,论宣传,我想云海应该都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公司。”

    “和你谈?”苏晚心扭头看向费云沉。

    “如果有这么一份功绩的话,想必对于我的升职会有很大的帮助。”费云沉点了点头。

    “你能够做得了主?”

    “江擒跟我关系好,这点权限想必我还是拿得到的。”

    听到费云沉的话,苏晚心的脸上画过了一丝略有所思的神色。

    于私,反正和李氏集团的合作她一开始就没准备合作,于公,云海集团不知道要比起李氏集团好上多少倍。

    既然于公于私都是一个好的选择,更何况让费云沉的工作走上正轨,不要整日不学无术带坏了苏辞,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行啊,你这边约个时间吧。”苏晚心大大方方的开口。

    “不过作为交换,你要陪我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作为交换。”苏晚心想了想,状似不经意提议。

    其实这个慈善晚会今天出来之前陆伊然特别要求她必须要去参加的。

    毕竟凯文公公司换人接手已经不是秘密,她今天在李承潼办公室闹这一出也很快就会被传出去,还不知道李承潼他们会怎么抹黑她。

    而这个时候第一次出现在大众面前的场合尤为重要,这个慈善晚会正合适,还能趁机给她留点儿好名声。

    不过她并不想一个人去参加这种场合,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费云沉。

    “没问题。”费云沉一口答应了下来,

    要是他没记错的话,这个慈善晚会就在今晚,这种事情倒是一般不需要他出面,助理会安排好人,现在看来,公司那边得换个人了,否则到时候认出了自己的身份,还是个麻烦事。

    “那公司合作的事情安排在三天后的下午两点去我的办公室,没有问题吧?”

    “没有。”费云沉摇摇头。

    两人又简单的交谈了两句,敲定了一些细节上的问题。

    “妈咪,你们工作上的事情改天再说不行吗,难得我们一家坐在一块儿,就不能商量点儿别的事儿?交流一下感情?”苏辞不满的撇了撇嘴。

    苏晚心转过头去,危险的眯了眯眼:“嗯?你想交流什么?”

    “没什么。”苏辞一抖,坚定的摇了摇头。

    次日晚上。

    费云沉和苏辞穿着西装,坐在位置上,眼巴巴的看着楼上。

    “让你们久等了。”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叫喊声,苏晚心穿着一身白色的晚礼服缓缓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黑色的长发随意的散落在白皙的脖颈之后,修长的双腿之下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走在路上发出了“哒哒”的脆响声。

    “怎么样?”苏晚心看着面前的一大一小,拉着裙摆转了个圈。

    “妈咪简直是美呆了!”苏辞迫不及待的开口。

    “我有点后悔答应和你一起参加晚宴了。”费云沉盯着苏晚心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

    上了车,费云沉看着苏晚心,突然开口:“既然凯文集团和李氏集团的合作已经泡汤了,不如考虑一下云海集团?论资质,论宣传,我想云海应该都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公司。”

    “和你谈?”苏晚心扭头看向费云沉。

    “如果有这么一份功绩的话,想必对于我的升职会有很大的帮助。”费云沉点了点头。

    “你能够做得了主?”

    “江擒跟我关系好,这点权限想必我还是拿得到的。”

    听到费云沉的话,苏晚心的脸上画过了一丝略有所思的神色。

    于私,反正和李氏集团的合作她一开始就没准备合作,于公,云海集团不知道要比起李氏集团好上多少倍。

    既然于公于私都是一个好的选择,更何况让费云沉的工作走上正轨,不要整日不学无术带坏了苏辞,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行啊,你这边约个时间吧。”苏晚心大大方方的开口。

    “不过作为交换,你要陪我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作为交换。”苏晚心想了想,状似不经意提议。

    其实这个慈善晚会今天出来之前陆伊然特别要求她必须要去参加的。

    毕竟凯文公公司换人接手已经不是秘密,她今天在李承潼办公室闹这一出也很快就会被传出去,还不知道李承潼他们会怎么抹黑她。

    而这个时候第一次出现在大众面前的场合尤为重要,这个慈善晚会正合适,还能趁机给她留点儿好名声。

    不过她并不想一个人去参加这种场合,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费云沉。

    “没问题。”费云沉一口答应了下来,

    要是他没记错的话,这个慈善晚会就在今晚,这种事情倒是一般不需要他出面,助理会安排好人,现在看来,公司那边得换个人了,否则到时候认出了自己的身份,还是个麻烦事。

    “那公司合作的事情安排在三天后的下午两点去我的办公室,没有问题吧?”

    “没有。”费云沉摇摇头。

    两人又简单的交谈了两句,敲定了一些细节上的问题。

    “妈咪,你们工作上的事情改天再说不行吗,难得我们一家坐在一块儿,就不能商量点儿别的事儿?交流一下感情?”苏辞不满的撇了撇嘴。

    苏晚心转过头去,危险的眯了眯眼:“嗯?你想交流什么?”

    “没什么。”苏辞一抖,坚定的摇了摇头。

    次日晚上。

    费云沉和苏辞穿着西装,坐在位置上,眼巴巴的看着楼上。

    “让你们久等了。”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叫喊声,苏晚心穿着一身白色的晚礼服缓缓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黑色的长发随意的散落在白皙的脖颈之后,修长的双腿之下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走在路上发出了“哒哒”的脆响声。

    “怎么样?”苏晚心看着面前的一大一小,拉着裙摆转了个圈。

    “妈咪简直是美呆了!”苏辞迫不及待的开口。

    “我有点后悔答应和你一起参加晚宴了。”费云沉盯着苏晚心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

    上了车,费云沉看着苏晚心,突然开口:“既然凯文集团和李氏集团的合作已经泡汤了,不如考虑一下云海集团?论资质,论宣传,我想云海应该都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公司。”

    “和你谈?”苏晚心扭头看向费云沉。

    “如果有这么一份功绩的话,想必对于我的升职会有很大的帮助。”费云沉点了点头。

    “你能够做得了主?”

    “江擒跟我关系好,这点权限想必我还是拿得到的。”

    听到费云沉的话,苏晚心的脸上画过了一丝略有所思的神色。

    于私,反正和李氏集团的合作她一开始就没准备合作,于公,云海集团不知道要比起李氏集团好上多少倍。

    既然于公于私都是一个好的选择,更何况让费云沉的工作走上正轨,不要整日不学无术带坏了苏辞,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行啊,你这边约个时间吧。”苏晚心大大方方的开口。

    “不过作为交换,你要陪我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作为交换。”苏晚心想了想,状似不经意提议。

    其实这个慈善晚会今天出来之前陆伊然特别要求她必须要去参加的。

    毕竟凯文公公司换人接手已经不是秘密,她今天在李承潼办公室闹这一出也很快就会被传出去,还不知道李承潼他们会怎么抹黑她。

    而这个时候第一次出现在大众面前的场合尤为重要,这个慈善晚会正合适,还能趁机给她留点儿好名声。

    不过她并不想一个人去参加这种场合,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费云沉。

    “没问题。”费云沉一口答应了下来,

    要是他没记错的话,这个慈善晚会就在今晚,这种事情倒是一般不需要他出面,助理会安排好人,现在看来,公司那边得换个人了,否则到时候认出了自己的身份,还是个麻烦事。

    “那公司合作的事情安排在三天后的下午两点去我的办公室,没有问题吧?”

    “没有。”费云沉摇摇头。

    两人又简单的交谈了两句,敲定了一些细节上的问题。

    “妈咪,你们工作上的事情改天再说不行吗,难得我们一家坐在一块儿,就不能商量点儿别的事儿?交流一下感情?”苏辞不满的撇了撇嘴。

    苏晚心转过头去,危险的眯了眯眼:“嗯?你想交流什么?”

    “没什么。”苏辞一抖,坚定的摇了摇头。

    次日晚上。

    费云沉和苏辞穿着西装,坐在位置上,眼巴巴的看着楼上。

    “让你们久等了。”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叫喊声,苏晚心穿着一身白色的晚礼服缓缓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黑色的长发随意的散落在白皙的脖颈之后,修长的双腿之下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走在路上发出了“哒哒”的脆响声。

    “怎么样?”苏晚心看着面前的一大一小,拉着裙摆转了个圈。

    “妈咪简直是美呆了!”苏辞迫不及待的开口。

    “我有点后悔答应和你一起参加晚宴了。”费云沉盯着苏晚心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绝世小保安   大邺女帝   大邺女帝师   无上帝尊   致命热恋   剑尊   叶玄叶灵   一路高升   全军列阵   云若月楚玄辰   医道狂尊   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   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   警察陆令   龙婿陆凡   皓玉真仙   女总裁的超级兵王   叶君临   大荒扶妻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