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无奸不商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苏辞摇摇头,小脸上满是真诚之色:“只是在家太无聊了。”

    苏晚心点头,她之前联系了几家幼儿园,不过比起曾经在国外时的教育水平各方面似乎都差了些,所以苏晚心才迟迟没有决定。

    不过既然苏辞待不住了,他们也只能抓紧时间办入学手续。

    没两天,苏晚心便把苏辞送进了全海城最好的幼儿园,交代小水去接苏辞后,苏晚心就去了公司。

    此刻李承潼坐在凯文集团的待客室里,满脸微笑的和陆伊然交谈着。

    “陆副总的意思是?”李承潼面带喜色,“是想要和咱们公司合作?”

    “不错。”陆伊然一张俏脸上看不出表情,语气也很冷淡,“不过我们有一个条件。”

    李承潼连忙答应下来:“只要凯文愿意跟李氏合作,什么条件我都接受。”

    然而话音未落,就被狠狠的打脸。

    陆伊然似笑非笑,拿出制定的合同推到李承潼面前:“李总先看看合约再说,若是觉得可以,咱们再谈。”

    草草看了几眼合约,原本还笑意妍妍的李承潼,脸顿时就黑了下来:“这不可能,利润三七分成,未免太不厚道了些。即便能赚五千万,可这么一圈下来,我李氏人工费材料费各种费用算起来反而得倒贴,这不行!”

    大家都是商人,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自然不愿去做。

    陆伊然神色漠然,似乎早就猜到了李承潼的反应,她快速的收回合同,理解的点头:“李总不愿意合作也在情理之中,那合作就此作罢,恕不远送。”

    说着,她便叫人送客。

    一听陆伊然不愿意合作了,李承潼慌了,咬牙道:“陆副总,合作的事,还请允许我考虑考虑,过些日子给你答复。”

    “自然可以,不过有一点我想提醒李总。”陆伊然说着眼神骤然严肃起来,淡漠疏离的语气带着十足的压迫感,“想和凯文合作的公司比比皆是,您若是考虑的太久”

    她的意思很明确,如果李承潼迟迟不能决定,那么这次的合作项目怕是要花落别家。

    “我明白。”李承潼暗暗握拳。

    “来人,送客。”

    总裁办公室里,苏晚心精致的如同洋娃娃的小脸上露出幸福的表情,小嘴里嚼着陆伊然亲手做的曲奇饼,心情十分不错。

    “b一ss,接下来该怎么做?”陆伊然请示。

    苏晚心帅气的挑眉,纤细如葱白的手指滑过办公桌上李承潼的照片,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骇人的寒光:“伊然,咱们是做生意的商人,无奸不商这个道理,你比我更清楚。”

    她勾起人畜无害的笑容,眼底却看不见一丝光亮:“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

    “我明白了。”陆伊然凛然道。

    她不知道苏晚心和李承潼之间有什么过节,但只要是b一ss交代的事情,她一定会尽力做到最好。

    李承潼去凯文集团谈合作的事情,很快便传到了费云沉的耳中。

    江擒对此惊讶不已:“没想到李承潼动作这么快?”

    苏辞摇摇头,小脸上满是真诚之色:“只是在家太无聊了。”

    苏晚心点头,她之前联系了几家幼儿园,不过比起曾经在国外时的教育水平各方面似乎都差了些,所以苏晚心才迟迟没有决定。

    不过既然苏辞待不住了,他们也只能抓紧时间办入学手续。

    没两天,苏晚心便把苏辞送进了全海城最好的幼儿园,交代小水去接苏辞后,苏晚心就去了公司。

    此刻李承潼坐在凯文集团的待客室里,满脸微笑的和陆伊然交谈着。

    “陆副总的意思是?”李承潼面带喜色,“是想要和咱们公司合作?”

    “不错。”陆伊然一张俏脸上看不出表情,语气也很冷淡,“不过我们有一个条件。”

    李承潼连忙答应下来:“只要凯文愿意跟李氏合作,什么条件我都接受。”

    然而话音未落,就被狠狠的打脸。

    陆伊然似笑非笑,拿出制定的合同推到李承潼面前:“李总先看看合约再说,若是觉得可以,咱们再谈。”

    草草看了几眼合约,原本还笑意妍妍的李承潼,脸顿时就黑了下来:“这不可能,利润三七分成,未免太不厚道了些。即便能赚五千万,可这么一圈下来,我李氏人工费材料费各种费用算起来反而得倒贴,这不行!”

    大家都是商人,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自然不愿去做。

    陆伊然神色漠然,似乎早就猜到了李承潼的反应,她快速的收回合同,理解的点头:“李总不愿意合作也在情理之中,那合作就此作罢,恕不远送。”

    说着,她便叫人送客。

    一听陆伊然不愿意合作了,李承潼慌了,咬牙道:“陆副总,合作的事,还请允许我考虑考虑,过些日子给你答复。”

    “自然可以,不过有一点我想提醒李总。”陆伊然说着眼神骤然严肃起来,淡漠疏离的语气带着十足的压迫感,“想和凯文合作的公司比比皆是,您若是考虑的太久”

    她的意思很明确,如果李承潼迟迟不能决定,那么这次的合作项目怕是要花落别家。

    “我明白。”李承潼暗暗握拳。

    “来人,送客。”

    总裁办公室里,苏晚心精致的如同洋娃娃的小脸上露出幸福的表情,小嘴里嚼着陆伊然亲手做的曲奇饼,心情十分不错。

    “b一ss,接下来该怎么做?”陆伊然请示。

    苏晚心帅气的挑眉,纤细如葱白的手指滑过办公桌上李承潼的照片,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骇人的寒光:“伊然,咱们是做生意的商人,无奸不商这个道理,你比我更清楚。”

    她勾起人畜无害的笑容,眼底却看不见一丝光亮:“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

    “我明白了。”陆伊然凛然道。

    她不知道苏晚心和李承潼之间有什么过节,但只要是b一ss交代的事情,她一定会尽力做到最好。

    李承潼去凯文集团谈合作的事情,很快便传到了费云沉的耳中。

    江擒对此惊讶不已:“没想到李承潼动作这么快?”

    苏辞摇摇头,小脸上满是真诚之色:“只是在家太无聊了。”

    苏晚心点头,她之前联系了几家幼儿园,不过比起曾经在国外时的教育水平各方面似乎都差了些,所以苏晚心才迟迟没有决定。

    不过既然苏辞待不住了,他们也只能抓紧时间办入学手续。

    没两天,苏晚心便把苏辞送进了全海城最好的幼儿园,交代小水去接苏辞后,苏晚心就去了公司。

    此刻李承潼坐在凯文集团的待客室里,满脸微笑的和陆伊然交谈着。

    “陆副总的意思是?”李承潼面带喜色,“是想要和咱们公司合作?”

    “不错。”陆伊然一张俏脸上看不出表情,语气也很冷淡,“不过我们有一个条件。”

    李承潼连忙答应下来:“只要凯文愿意跟李氏合作,什么条件我都接受。”

    然而话音未落,就被狠狠的打脸。

    陆伊然似笑非笑,拿出制定的合同推到李承潼面前:“李总先看看合约再说,若是觉得可以,咱们再谈。”

    草草看了几眼合约,原本还笑意妍妍的李承潼,脸顿时就黑了下来:“这不可能,利润三七分成,未免太不厚道了些。即便能赚五千万,可这么一圈下来,我李氏人工费材料费各种费用算起来反而得倒贴,这不行!”

    大家都是商人,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自然不愿去做。

    陆伊然神色漠然,似乎早就猜到了李承潼的反应,她快速的收回合同,理解的点头:“李总不愿意合作也在情理之中,那合作就此作罢,恕不远送。”

    说着,她便叫人送客。

    一听陆伊然不愿意合作了,李承潼慌了,咬牙道:“陆副总,合作的事,还请允许我考虑考虑,过些日子给你答复。”

    “自然可以,不过有一点我想提醒李总。”陆伊然说着眼神骤然严肃起来,淡漠疏离的语气带着十足的压迫感,“想和凯文合作的公司比比皆是,您若是考虑的太久”

    她的意思很明确,如果李承潼迟迟不能决定,那么这次的合作项目怕是要花落别家。

    “我明白。”李承潼暗暗握拳。

    “来人,送客。”

    总裁办公室里,苏晚心精致的如同洋娃娃的小脸上露出幸福的表情,小嘴里嚼着陆伊然亲手做的曲奇饼,心情十分不错。

    “b一ss,接下来该怎么做?”陆伊然请示。

    苏晚心帅气的挑眉,纤细如葱白的手指滑过办公桌上李承潼的照片,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骇人的寒光:“伊然,咱们是做生意的商人,无奸不商这个道理,你比我更清楚。”

    她勾起人畜无害的笑容,眼底却看不见一丝光亮:“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

    “我明白了。”陆伊然凛然道。

    她不知道苏晚心和李承潼之间有什么过节,但只要是b一ss交代的事情,她一定会尽力做到最好。

    李承潼去凯文集团谈合作的事情,很快便传到了费云沉的耳中。

    江擒对此惊讶不已:“没想到李承潼动作这么快?”

    苏辞摇摇头,小脸上满是真诚之色:“只是在家太无聊了。”

    苏晚心点头,她之前联系了几家幼儿园,不过比起曾经在国外时的教育水平各方面似乎都差了些,所以苏晚心才迟迟没有决定。

    不过既然苏辞待不住了,他们也只能抓紧时间办入学手续。

    没两天,苏晚心便把苏辞送进了全海城最好的幼儿园,交代小水去接苏辞后,苏晚心就去了公司。

    此刻李承潼坐在凯文集团的待客室里,满脸微笑的和陆伊然交谈着。

    “陆副总的意思是?”李承潼面带喜色,“是想要和咱们公司合作?”

    “不错。”陆伊然一张俏脸上看不出表情,语气也很冷淡,“不过我们有一个条件。”

    李承潼连忙答应下来:“只要凯文愿意跟李氏合作,什么条件我都接受。”

    然而话音未落,就被狠狠的打脸。

    陆伊然似笑非笑,拿出制定的合同推到李承潼面前:“李总先看看合约再说,若是觉得可以,咱们再谈。”

    草草看了几眼合约,原本还笑意妍妍的李承潼,脸顿时就黑了下来:“这不可能,利润三七分成,未免太不厚道了些。即便能赚五千万,可这么一圈下来,我李氏人工费材料费各种费用算起来反而得倒贴,这不行!”

    大家都是商人,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自然不愿去做。

    陆伊然神色漠然,似乎早就猜到了李承潼的反应,她快速的收回合同,理解的点头:“李总不愿意合作也在情理之中,那合作就此作罢,恕不远送。”

    说着,她便叫人送客。

    一听陆伊然不愿意合作了,李承潼慌了,咬牙道:“陆副总,合作的事,还请允许我考虑考虑,过些日子给你答复。”

    “自然可以,不过有一点我想提醒李总。”陆伊然说着眼神骤然严肃起来,淡漠疏离的语气带着十足的压迫感,“想和凯文合作的公司比比皆是,您若是考虑的太久”

    她的意思很明确,如果李承潼迟迟不能决定,那么这次的合作项目怕是要花落别家。

    “我明白。”李承潼暗暗握拳。

    “来人,送客。”

    总裁办公室里,苏晚心精致的如同洋娃娃的小脸上露出幸福的表情,小嘴里嚼着陆伊然亲手做的曲奇饼,心情十分不错。

    “b一ss,接下来该怎么做?”陆伊然请示。

    苏晚心帅气的挑眉,纤细如葱白的手指滑过办公桌上李承潼的照片,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骇人的寒光:“伊然,咱们是做生意的商人,无奸不商这个道理,你比我更清楚。”

    她勾起人畜无害的笑容,眼底却看不见一丝光亮:“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

    “我明白了。”陆伊然凛然道。

    她不知道苏晚心和李承潼之间有什么过节,但只要是b一ss交代的事情,她一定会尽力做到最好。

    李承潼去凯文集团谈合作的事情,很快便传到了费云沉的耳中。

    江擒对此惊讶不已:“没想到李承潼动作这么快?”

    苏辞摇摇头,小脸上满是真诚之色:“只是在家太无聊了。”

    苏晚心点头,她之前联系了几家幼儿园,不过比起曾经在国外时的教育水平各方面似乎都差了些,所以苏晚心才迟迟没有决定。

    不过既然苏辞待不住了,他们也只能抓紧时间办入学手续。

    没两天,苏晚心便把苏辞送进了全海城最好的幼儿园,交代小水去接苏辞后,苏晚心就去了公司。

    此刻李承潼坐在凯文集团的待客室里,满脸微笑的和陆伊然交谈着。

    “陆副总的意思是?”李承潼面带喜色,“是想要和咱们公司合作?”

    “不错。”陆伊然一张俏脸上看不出表情,语气也很冷淡,“不过我们有一个条件。”

    李承潼连忙答应下来:“只要凯文愿意跟李氏合作,什么条件我都接受。”

    然而话音未落,就被狠狠的打脸。

    陆伊然似笑非笑,拿出制定的合同推到李承潼面前:“李总先看看合约再说,若是觉得可以,咱们再谈。”

    草草看了几眼合约,原本还笑意妍妍的李承潼,脸顿时就黑了下来:“这不可能,利润三七分成,未免太不厚道了些。即便能赚五千万,可这么一圈下来,我李氏人工费材料费各种费用算起来反而得倒贴,这不行!”

    大家都是商人,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自然不愿去做。

    陆伊然神色漠然,似乎早就猜到了李承潼的反应,她快速的收回合同,理解的点头:“李总不愿意合作也在情理之中,那合作就此作罢,恕不远送。”

    说着,她便叫人送客。

    一听陆伊然不愿意合作了,李承潼慌了,咬牙道:“陆副总,合作的事,还请允许我考虑考虑,过些日子给你答复。”

    “自然可以,不过有一点我想提醒李总。”陆伊然说着眼神骤然严肃起来,淡漠疏离的语气带着十足的压迫感,“想和凯文合作的公司比比皆是,您若是考虑的太久”

    她的意思很明确,如果李承潼迟迟不能决定,那么这次的合作项目怕是要花落别家。

    “我明白。”李承潼暗暗握拳。

    “来人,送客。”

    总裁办公室里,苏晚心精致的如同洋娃娃的小脸上露出幸福的表情,小嘴里嚼着陆伊然亲手做的曲奇饼,心情十分不错。

    “b一ss,接下来该怎么做?”陆伊然请示。

    苏晚心帅气的挑眉,纤细如葱白的手指滑过办公桌上李承潼的照片,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骇人的寒光:“伊然,咱们是做生意的商人,无奸不商这个道理,你比我更清楚。”

    她勾起人畜无害的笑容,眼底却看不见一丝光亮:“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

    “我明白了。”陆伊然凛然道。

    她不知道苏晚心和李承潼之间有什么过节,但只要是b一ss交代的事情,她一定会尽力做到最好。

    李承潼去凯文集团谈合作的事情,很快便传到了费云沉的耳中。

    江擒对此惊讶不已:“没想到李承潼动作这么快?”

    苏辞摇摇头,小脸上满是真诚之色:“只是在家太无聊了。”

    苏晚心点头,她之前联系了几家幼儿园,不过比起曾经在国外时的教育水平各方面似乎都差了些,所以苏晚心才迟迟没有决定。

    不过既然苏辞待不住了,他们也只能抓紧时间办入学手续。

    没两天,苏晚心便把苏辞送进了全海城最好的幼儿园,交代小水去接苏辞后,苏晚心就去了公司。

    此刻李承潼坐在凯文集团的待客室里,满脸微笑的和陆伊然交谈着。

    “陆副总的意思是?”李承潼面带喜色,“是想要和咱们公司合作?”

    “不错。”陆伊然一张俏脸上看不出表情,语气也很冷淡,“不过我们有一个条件。”

    李承潼连忙答应下来:“只要凯文愿意跟李氏合作,什么条件我都接受。”

    然而话音未落,就被狠狠的打脸。

    陆伊然似笑非笑,拿出制定的合同推到李承潼面前:“李总先看看合约再说,若是觉得可以,咱们再谈。”

    草草看了几眼合约,原本还笑意妍妍的李承潼,脸顿时就黑了下来:“这不可能,利润三七分成,未免太不厚道了些。即便能赚五千万,可这么一圈下来,我李氏人工费材料费各种费用算起来反而得倒贴,这不行!”

    大家都是商人,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自然不愿去做。

    陆伊然神色漠然,似乎早就猜到了李承潼的反应,她快速的收回合同,理解的点头:“李总不愿意合作也在情理之中,那合作就此作罢,恕不远送。”

    说着,她便叫人送客。

    一听陆伊然不愿意合作了,李承潼慌了,咬牙道:“陆副总,合作的事,还请允许我考虑考虑,过些日子给你答复。”

    “自然可以,不过有一点我想提醒李总。”陆伊然说着眼神骤然严肃起来,淡漠疏离的语气带着十足的压迫感,“想和凯文合作的公司比比皆是,您若是考虑的太久”

    她的意思很明确,如果李承潼迟迟不能决定,那么这次的合作项目怕是要花落别家。

    “我明白。”李承潼暗暗握拳。

    “来人,送客。”

    总裁办公室里,苏晚心精致的如同洋娃娃的小脸上露出幸福的表情,小嘴里嚼着陆伊然亲手做的曲奇饼,心情十分不错。

    “b一ss,接下来该怎么做?”陆伊然请示。

    苏晚心帅气的挑眉,纤细如葱白的手指滑过办公桌上李承潼的照片,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骇人的寒光:“伊然,咱们是做生意的商人,无奸不商这个道理,你比我更清楚。”

    她勾起人畜无害的笑容,眼底却看不见一丝光亮:“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

    “我明白了。”陆伊然凛然道。

    她不知道苏晚心和李承潼之间有什么过节,但只要是b一ss交代的事情,她一定会尽力做到最好。

    李承潼去凯文集团谈合作的事情,很快便传到了费云沉的耳中。

    江擒对此惊讶不已:“没想到李承潼动作这么快?”

    苏辞摇摇头,小脸上满是真诚之色:“只是在家太无聊了。”

    苏晚心点头,她之前联系了几家幼儿园,不过比起曾经在国外时的教育水平各方面似乎都差了些,所以苏晚心才迟迟没有决定。

    不过既然苏辞待不住了,他们也只能抓紧时间办入学手续。

    没两天,苏晚心便把苏辞送进了全海城最好的幼儿园,交代小水去接苏辞后,苏晚心就去了公司。

    此刻李承潼坐在凯文集团的待客室里,满脸微笑的和陆伊然交谈着。

    “陆副总的意思是?”李承潼面带喜色,“是想要和咱们公司合作?”

    “不错。”陆伊然一张俏脸上看不出表情,语气也很冷淡,“不过我们有一个条件。”

    李承潼连忙答应下来:“只要凯文愿意跟李氏合作,什么条件我都接受。”

    然而话音未落,就被狠狠的打脸。

    陆伊然似笑非笑,拿出制定的合同推到李承潼面前:“李总先看看合约再说,若是觉得可以,咱们再谈。”

    草草看了几眼合约,原本还笑意妍妍的李承潼,脸顿时就黑了下来:“这不可能,利润三七分成,未免太不厚道了些。即便能赚五千万,可这么一圈下来,我李氏人工费材料费各种费用算起来反而得倒贴,这不行!”

    大家都是商人,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自然不愿去做。

    陆伊然神色漠然,似乎早就猜到了李承潼的反应,她快速的收回合同,理解的点头:“李总不愿意合作也在情理之中,那合作就此作罢,恕不远送。”

    说着,她便叫人送客。

    一听陆伊然不愿意合作了,李承潼慌了,咬牙道:“陆副总,合作的事,还请允许我考虑考虑,过些日子给你答复。”

    “自然可以,不过有一点我想提醒李总。”陆伊然说着眼神骤然严肃起来,淡漠疏离的语气带着十足的压迫感,“想和凯文合作的公司比比皆是,您若是考虑的太久”

    她的意思很明确,如果李承潼迟迟不能决定,那么这次的合作项目怕是要花落别家。

    “我明白。”李承潼暗暗握拳。

    “来人,送客。”

    总裁办公室里,苏晚心精致的如同洋娃娃的小脸上露出幸福的表情,小嘴里嚼着陆伊然亲手做的曲奇饼,心情十分不错。

    “b一ss,接下来该怎么做?”陆伊然请示。

    苏晚心帅气的挑眉,纤细如葱白的手指滑过办公桌上李承潼的照片,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骇人的寒光:“伊然,咱们是做生意的商人,无奸不商这个道理,你比我更清楚。”

    她勾起人畜无害的笑容,眼底却看不见一丝光亮:“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

    “我明白了。”陆伊然凛然道。

    她不知道苏晚心和李承潼之间有什么过节,但只要是b一ss交代的事情,她一定会尽力做到最好。

    李承潼去凯文集团谈合作的事情,很快便传到了费云沉的耳中。

    江擒对此惊讶不已:“没想到李承潼动作这么快?”

    苏辞摇摇头,小脸上满是真诚之色:“只是在家太无聊了。”

    苏晚心点头,她之前联系了几家幼儿园,不过比起曾经在国外时的教育水平各方面似乎都差了些,所以苏晚心才迟迟没有决定。

    不过既然苏辞待不住了,他们也只能抓紧时间办入学手续。

    没两天,苏晚心便把苏辞送进了全海城最好的幼儿园,交代小水去接苏辞后,苏晚心就去了公司。

    此刻李承潼坐在凯文集团的待客室里,满脸微笑的和陆伊然交谈着。

    “陆副总的意思是?”李承潼面带喜色,“是想要和咱们公司合作?”

    “不错。”陆伊然一张俏脸上看不出表情,语气也很冷淡,“不过我们有一个条件。”

    李承潼连忙答应下来:“只要凯文愿意跟李氏合作,什么条件我都接受。”

    然而话音未落,就被狠狠的打脸。

    陆伊然似笑非笑,拿出制定的合同推到李承潼面前:“李总先看看合约再说,若是觉得可以,咱们再谈。”

    草草看了几眼合约,原本还笑意妍妍的李承潼,脸顿时就黑了下来:“这不可能,利润三七分成,未免太不厚道了些。即便能赚五千万,可这么一圈下来,我李氏人工费材料费各种费用算起来反而得倒贴,这不行!”

    大家都是商人,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自然不愿去做。

    陆伊然神色漠然,似乎早就猜到了李承潼的反应,她快速的收回合同,理解的点头:“李总不愿意合作也在情理之中,那合作就此作罢,恕不远送。”

    说着,她便叫人送客。

    一听陆伊然不愿意合作了,李承潼慌了,咬牙道:“陆副总,合作的事,还请允许我考虑考虑,过些日子给你答复。”

    “自然可以,不过有一点我想提醒李总。”陆伊然说着眼神骤然严肃起来,淡漠疏离的语气带着十足的压迫感,“想和凯文合作的公司比比皆是,您若是考虑的太久”

    她的意思很明确,如果李承潼迟迟不能决定,那么这次的合作项目怕是要花落别家。

    “我明白。”李承潼暗暗握拳。

    “来人,送客。”

    总裁办公室里,苏晚心精致的如同洋娃娃的小脸上露出幸福的表情,小嘴里嚼着陆伊然亲手做的曲奇饼,心情十分不错。

    “b一ss,接下来该怎么做?”陆伊然请示。

    苏晚心帅气的挑眉,纤细如葱白的手指滑过办公桌上李承潼的照片,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骇人的寒光:“伊然,咱们是做生意的商人,无奸不商这个道理,你比我更清楚。”

    她勾起人畜无害的笑容,眼底却看不见一丝光亮:“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

    “我明白了。”陆伊然凛然道。

    她不知道苏晚心和李承潼之间有什么过节,但只要是b一ss交代的事情,她一定会尽力做到最好。

    李承潼去凯文集团谈合作的事情,很快便传到了费云沉的耳中。

    江擒对此惊讶不已:“没想到李承潼动作这么快?”

    苏辞摇摇头,小脸上满是真诚之色:“只是在家太无聊了。”

    苏晚心点头,她之前联系了几家幼儿园,不过比起曾经在国外时的教育水平各方面似乎都差了些,所以苏晚心才迟迟没有决定。

    不过既然苏辞待不住了,他们也只能抓紧时间办入学手续。

    没两天,苏晚心便把苏辞送进了全海城最好的幼儿园,交代小水去接苏辞后,苏晚心就去了公司。

    此刻李承潼坐在凯文集团的待客室里,满脸微笑的和陆伊然交谈着。

    “陆副总的意思是?”李承潼面带喜色,“是想要和咱们公司合作?”

    “不错。”陆伊然一张俏脸上看不出表情,语气也很冷淡,“不过我们有一个条件。”

    李承潼连忙答应下来:“只要凯文愿意跟李氏合作,什么条件我都接受。”

    然而话音未落,就被狠狠的打脸。

    陆伊然似笑非笑,拿出制定的合同推到李承潼面前:“李总先看看合约再说,若是觉得可以,咱们再谈。”

    草草看了几眼合约,原本还笑意妍妍的李承潼,脸顿时就黑了下来:“这不可能,利润三七分成,未免太不厚道了些。即便能赚五千万,可这么一圈下来,我李氏人工费材料费各种费用算起来反而得倒贴,这不行!”

    大家都是商人,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自然不愿去做。

    陆伊然神色漠然,似乎早就猜到了李承潼的反应,她快速的收回合同,理解的点头:“李总不愿意合作也在情理之中,那合作就此作罢,恕不远送。”

    说着,她便叫人送客。

    一听陆伊然不愿意合作了,李承潼慌了,咬牙道:“陆副总,合作的事,还请允许我考虑考虑,过些日子给你答复。”

    “自然可以,不过有一点我想提醒李总。”陆伊然说着眼神骤然严肃起来,淡漠疏离的语气带着十足的压迫感,“想和凯文合作的公司比比皆是,您若是考虑的太久”

    她的意思很明确,如果李承潼迟迟不能决定,那么这次的合作项目怕是要花落别家。

    “我明白。”李承潼暗暗握拳。

    “来人,送客。”

    总裁办公室里,苏晚心精致的如同洋娃娃的小脸上露出幸福的表情,小嘴里嚼着陆伊然亲手做的曲奇饼,心情十分不错。

    “b一ss,接下来该怎么做?”陆伊然请示。

    苏晚心帅气的挑眉,纤细如葱白的手指滑过办公桌上李承潼的照片,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骇人的寒光:“伊然,咱们是做生意的商人,无奸不商这个道理,你比我更清楚。”

    她勾起人畜无害的笑容,眼底却看不见一丝光亮:“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

    “我明白了。”陆伊然凛然道。

    她不知道苏晚心和李承潼之间有什么过节,但只要是b一ss交代的事情,她一定会尽力做到最好。

    李承潼去凯文集团谈合作的事情,很快便传到了费云沉的耳中。

    江擒对此惊讶不已:“没想到李承潼动作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