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头顶绿油油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听到这话,苏辞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太奶奶你真好。”然后掏出口袋里的儿童手机,“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我妈咪快回来了,太奶奶,我们电话联系,互通消息哦。”

    然后吧唧一口亲了亲太奶奶。

    回家的车上,费老太太一直乐呵呵的,给林姨炫耀,“哎呀,我曾孙子可爱吧,你看他发给我的照片,怎么这么聪明。”

    林姨笑着附和,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感觉,被小少爷套路了,怎么就变成帮助少爷追少奶奶了?

    费老太太刚走一会儿,苏晚心就拎着热气腾腾的包子走过来。

    “怎么没进去?”

    苏辞立刻熄灭手机屏幕,仰头乖巧的说,“我想等妈咪啊。”

    苏晚心一阵感动,不愧是她儿子,知道念着她,不像费云沉那个狗男人,一晚上不回来,电话都没有一个,不知道跑哪儿鬼混去了。

    不行,得找他谈谈了,被包养的人,一点自觉都没有,过份!

    牵着儿子的手,进了屋子,乐滋滋的吃早餐,然后看秦瑶发送给自己的报告。

    凯文公司已经全权收购了,她明天就要去公司熟悉下情况,还有李承潼,很快,他们就能再见了。

    苏辞大口大口的吃着包子,小脸上若有所思,妈咪是世上最好的妈咪,妈咪每天都那么辛苦,早起晚归,都是为了他。

    现在有爹地了,他一定要让爹地和妈咪相亲相爱,自己和爹地一起保护妈咪,这样妈咪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云海集团,ce一办公室内。

    江擒坐在宽大舒适的真皮沙发里,正拎着一只紫砂壶沏茶,“刚沏好的大红袍,尝尝。”

    费云沉淡淡的看了一眼,伸开臂膀荡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擒又按捺不住激动的内心,打开了话题:“云沉,你就跟我说说你现在什么心情,突然白得了个极品美女做老婆,连儿子都给你生好了,激不激动?惊不惊喜?”

    想起苏晚心,费云沉总算抬起头来,漂亮的菱唇勾起玩味的笑容,“事情看来比我想象中更有趣。”

    “真的吗?你快跟我说说你们这两天都发生了什么?”江擒瞬间燃起了八卦之魂,炙热的眼神仿佛要把费云沉瞪穿。

    说话间费云沉早已经低下头看文件,对于江擒的话罔若未闻。

    见他又不说话了,江擒无奈的耸耸肩,识趣的没再多嘴

    但内心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不行,他海城消息通一把手,在他这儿不能有秘密。

    这女人凭空出现,还带着费爷几岁的儿子,他得把苏晚心还在娘胎肚子里的事情都扒出来。

    下班后,助理王晨早就等开车等在了地下停车场,心中真是对那个女人敬佩万分,靠一个孩子,直接就把b一ss拿下了。

    又是买房,又是被b一ss光明正大的证明身份,一点不当私生子处理。

    外面那些虎视眈眈的女人,彻底没戏了,不知道消息公布后,要哭死多少万千少女。

    费云沉和江擒分开,上车后他沉声开口,“到云碧水岸。”

    王晨急忙应好,发动车子疾驰离开,心里却震惊了。

    才一天,就住到云碧水岸了?

    云碧水岸有价无市,每一套都是顶尖设计师呕心沥血的作品,外面的人甚至出上亿买的人都有。

    到云碧水岸,开到b一ss旗下的房子88号后,猛然看到后视镜里的一大一小的身影。

    她亲自查的苏晚心,只见过照片,现在一看,真人比照片更加漂亮,有气质,即使生过孩子了,也很有少女气息,脸蛋精致明艳,低头和苏辞说话时,不经意就露出优雅矜贵。

    不愧能生出小少爷这样优秀的孩子,自然是爹地和妈咪强大的基因有关。

    等费云沉下车后,警告的看了眼王晨,王晨被眼神吓了一跳,赶紧开车离开。

    完蛋,知道老板太多私生活,会不会凉得很快?今天带苏辞去看了云碧水岸的幼儿园,环境很不错,就差办入学手续了。

    简单的吃了晚饭,苏晚心拎着儿子出来散步正打算回家,一到门口就看到头顶一片青青草原。

    费云沉从一个大波美女的豪车上下来的,那女人一身白领工装,开着劳斯莱斯,价值千万。

    苏晚心冷飕飕的瞪着他,行啊,狗男人!

    听到这话,苏辞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太奶奶你真好。”然后掏出口袋里的儿童手机,“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我妈咪快回来了,太奶奶,我们电话联系,互通消息哦。”

    然后吧唧一口亲了亲太奶奶。

    回家的车上,费老太太一直乐呵呵的,给林姨炫耀,“哎呀,我曾孙子可爱吧,你看他发给我的照片,怎么这么聪明。”

    林姨笑着附和,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感觉,被小少爷套路了,怎么就变成帮助少爷追少奶奶了?

    费老太太刚走一会儿,苏晚心就拎着热气腾腾的包子走过来。

    “怎么没进去?”

    苏辞立刻熄灭手机屏幕,仰头乖巧的说,“我想等妈咪啊。”

    苏晚心一阵感动,不愧是她儿子,知道念着她,不像费云沉那个狗男人,一晚上不回来,电话都没有一个,不知道跑哪儿鬼混去了。

    不行,得找他谈谈了,被包养的人,一点自觉都没有,过份!

    牵着儿子的手,进了屋子,乐滋滋的吃早餐,然后看秦瑶发送给自己的报告。

    凯文公司已经全权收购了,她明天就要去公司熟悉下情况,还有李承潼,很快,他们就能再见了。

    苏辞大口大口的吃着包子,小脸上若有所思,妈咪是世上最好的妈咪,妈咪每天都那么辛苦,早起晚归,都是为了他。

    现在有爹地了,他一定要让爹地和妈咪相亲相爱,自己和爹地一起保护妈咪,这样妈咪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云海集团,ce一办公室内。

    江擒坐在宽大舒适的真皮沙发里,正拎着一只紫砂壶沏茶,“刚沏好的大红袍,尝尝。”

    费云沉淡淡的看了一眼,伸开臂膀荡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擒又按捺不住激动的内心,打开了话题:“云沉,你就跟我说说你现在什么心情,突然白得了个极品美女做老婆,连儿子都给你生好了,激不激动?惊不惊喜?”

    想起苏晚心,费云沉总算抬起头来,漂亮的菱唇勾起玩味的笑容,“事情看来比我想象中更有趣。”

    “真的吗?你快跟我说说你们这两天都发生了什么?”江擒瞬间燃起了八卦之魂,炙热的眼神仿佛要把费云沉瞪穿。

    说话间费云沉早已经低下头看文件,对于江擒的话罔若未闻。

    见他又不说话了,江擒无奈的耸耸肩,识趣的没再多嘴

    但内心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不行,他海城消息通一把手,在他这儿不能有秘密。

    这女人凭空出现,还带着费爷几岁的儿子,他得把苏晚心还在娘胎肚子里的事情都扒出来。

    下班后,助理王晨早就等开车等在了地下停车场,心中真是对那个女人敬佩万分,靠一个孩子,直接就把b一ss拿下了。

    又是买房,又是被b一ss光明正大的证明身份,一点不当私生子处理。

    外面那些虎视眈眈的女人,彻底没戏了,不知道消息公布后,要哭死多少万千少女。

    费云沉和江擒分开,上车后他沉声开口,“到云碧水岸。”

    王晨急忙应好,发动车子疾驰离开,心里却震惊了。

    才一天,就住到云碧水岸了?

    云碧水岸有价无市,每一套都是顶尖设计师呕心沥血的作品,外面的人甚至出上亿买的人都有。

    到云碧水岸,开到b一ss旗下的房子88号后,猛然看到后视镜里的一大一小的身影。

    她亲自查的苏晚心,只见过照片,现在一看,真人比照片更加漂亮,有气质,即使生过孩子了,也很有少女气息,脸蛋精致明艳,低头和苏辞说话时,不经意就露出优雅矜贵。

    不愧能生出小少爷这样优秀的孩子,自然是爹地和妈咪强大的基因有关。

    等费云沉下车后,警告的看了眼王晨,王晨被眼神吓了一跳,赶紧开车离开。

    完蛋,知道老板太多私生活,会不会凉得很快?今天带苏辞去看了云碧水岸的幼儿园,环境很不错,就差办入学手续了。

    简单的吃了晚饭,苏晚心拎着儿子出来散步正打算回家,一到门口就看到头顶一片青青草原。

    费云沉从一个大波美女的豪车上下来的,那女人一身白领工装,开着劳斯莱斯,价值千万。

    苏晚心冷飕飕的瞪着他,行啊,狗男人!

    听到这话,苏辞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太奶奶你真好。”然后掏出口袋里的儿童手机,“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我妈咪快回来了,太奶奶,我们电话联系,互通消息哦。”

    然后吧唧一口亲了亲太奶奶。

    回家的车上,费老太太一直乐呵呵的,给林姨炫耀,“哎呀,我曾孙子可爱吧,你看他发给我的照片,怎么这么聪明。”

    林姨笑着附和,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感觉,被小少爷套路了,怎么就变成帮助少爷追少奶奶了?

    费老太太刚走一会儿,苏晚心就拎着热气腾腾的包子走过来。

    “怎么没进去?”

    苏辞立刻熄灭手机屏幕,仰头乖巧的说,“我想等妈咪啊。”

    苏晚心一阵感动,不愧是她儿子,知道念着她,不像费云沉那个狗男人,一晚上不回来,电话都没有一个,不知道跑哪儿鬼混去了。

    不行,得找他谈谈了,被包养的人,一点自觉都没有,过份!

    牵着儿子的手,进了屋子,乐滋滋的吃早餐,然后看秦瑶发送给自己的报告。

    凯文公司已经全权收购了,她明天就要去公司熟悉下情况,还有李承潼,很快,他们就能再见了。

    苏辞大口大口的吃着包子,小脸上若有所思,妈咪是世上最好的妈咪,妈咪每天都那么辛苦,早起晚归,都是为了他。

    现在有爹地了,他一定要让爹地和妈咪相亲相爱,自己和爹地一起保护妈咪,这样妈咪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云海集团,ce一办公室内。

    江擒坐在宽大舒适的真皮沙发里,正拎着一只紫砂壶沏茶,“刚沏好的大红袍,尝尝。”

    费云沉淡淡的看了一眼,伸开臂膀荡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擒又按捺不住激动的内心,打开了话题:“云沉,你就跟我说说你现在什么心情,突然白得了个极品美女做老婆,连儿子都给你生好了,激不激动?惊不惊喜?”

    想起苏晚心,费云沉总算抬起头来,漂亮的菱唇勾起玩味的笑容,“事情看来比我想象中更有趣。”

    “真的吗?你快跟我说说你们这两天都发生了什么?”江擒瞬间燃起了八卦之魂,炙热的眼神仿佛要把费云沉瞪穿。

    说话间费云沉早已经低下头看文件,对于江擒的话罔若未闻。

    见他又不说话了,江擒无奈的耸耸肩,识趣的没再多嘴

    但内心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不行,他海城消息通一把手,在他这儿不能有秘密。

    这女人凭空出现,还带着费爷几岁的儿子,他得把苏晚心还在娘胎肚子里的事情都扒出来。

    下班后,助理王晨早就等开车等在了地下停车场,心中真是对那个女人敬佩万分,靠一个孩子,直接就把b一ss拿下了。

    又是买房,又是被b一ss光明正大的证明身份,一点不当私生子处理。

    外面那些虎视眈眈的女人,彻底没戏了,不知道消息公布后,要哭死多少万千少女。

    费云沉和江擒分开,上车后他沉声开口,“到云碧水岸。”

    王晨急忙应好,发动车子疾驰离开,心里却震惊了。

    才一天,就住到云碧水岸了?

    云碧水岸有价无市,每一套都是顶尖设计师呕心沥血的作品,外面的人甚至出上亿买的人都有。

    到云碧水岸,开到b一ss旗下的房子88号后,猛然看到后视镜里的一大一小的身影。

    她亲自查的苏晚心,只见过照片,现在一看,真人比照片更加漂亮,有气质,即使生过孩子了,也很有少女气息,脸蛋精致明艳,低头和苏辞说话时,不经意就露出优雅矜贵。

    不愧能生出小少爷这样优秀的孩子,自然是爹地和妈咪强大的基因有关。

    等费云沉下车后,警告的看了眼王晨,王晨被眼神吓了一跳,赶紧开车离开。

    完蛋,知道老板太多私生活,会不会凉得很快?今天带苏辞去看了云碧水岸的幼儿园,环境很不错,就差办入学手续了。

    简单的吃了晚饭,苏晚心拎着儿子出来散步正打算回家,一到门口就看到头顶一片青青草原。

    费云沉从一个大波美女的豪车上下来的,那女人一身白领工装,开着劳斯莱斯,价值千万。

    苏晚心冷飕飕的瞪着他,行啊,狗男人!

    听到这话,苏辞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太奶奶你真好。”然后掏出口袋里的儿童手机,“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我妈咪快回来了,太奶奶,我们电话联系,互通消息哦。”

    然后吧唧一口亲了亲太奶奶。

    回家的车上,费老太太一直乐呵呵的,给林姨炫耀,“哎呀,我曾孙子可爱吧,你看他发给我的照片,怎么这么聪明。”

    林姨笑着附和,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感觉,被小少爷套路了,怎么就变成帮助少爷追少奶奶了?

    费老太太刚走一会儿,苏晚心就拎着热气腾腾的包子走过来。

    “怎么没进去?”

    苏辞立刻熄灭手机屏幕,仰头乖巧的说,“我想等妈咪啊。”

    苏晚心一阵感动,不愧是她儿子,知道念着她,不像费云沉那个狗男人,一晚上不回来,电话都没有一个,不知道跑哪儿鬼混去了。

    不行,得找他谈谈了,被包养的人,一点自觉都没有,过份!

    牵着儿子的手,进了屋子,乐滋滋的吃早餐,然后看秦瑶发送给自己的报告。

    凯文公司已经全权收购了,她明天就要去公司熟悉下情况,还有李承潼,很快,他们就能再见了。

    苏辞大口大口的吃着包子,小脸上若有所思,妈咪是世上最好的妈咪,妈咪每天都那么辛苦,早起晚归,都是为了他。

    现在有爹地了,他一定要让爹地和妈咪相亲相爱,自己和爹地一起保护妈咪,这样妈咪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云海集团,ce一办公室内。

    江擒坐在宽大舒适的真皮沙发里,正拎着一只紫砂壶沏茶,“刚沏好的大红袍,尝尝。”

    费云沉淡淡的看了一眼,伸开臂膀荡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擒又按捺不住激动的内心,打开了话题:“云沉,你就跟我说说你现在什么心情,突然白得了个极品美女做老婆,连儿子都给你生好了,激不激动?惊不惊喜?”

    想起苏晚心,费云沉总算抬起头来,漂亮的菱唇勾起玩味的笑容,“事情看来比我想象中更有趣。”

    “真的吗?你快跟我说说你们这两天都发生了什么?”江擒瞬间燃起了八卦之魂,炙热的眼神仿佛要把费云沉瞪穿。

    说话间费云沉早已经低下头看文件,对于江擒的话罔若未闻。

    见他又不说话了,江擒无奈的耸耸肩,识趣的没再多嘴

    但内心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不行,他海城消息通一把手,在他这儿不能有秘密。

    这女人凭空出现,还带着费爷几岁的儿子,他得把苏晚心还在娘胎肚子里的事情都扒出来。

    下班后,助理王晨早就等开车等在了地下停车场,心中真是对那个女人敬佩万分,靠一个孩子,直接就把b一ss拿下了。

    又是买房,又是被b一ss光明正大的证明身份,一点不当私生子处理。

    外面那些虎视眈眈的女人,彻底没戏了,不知道消息公布后,要哭死多少万千少女。

    费云沉和江擒分开,上车后他沉声开口,“到云碧水岸。”

    王晨急忙应好,发动车子疾驰离开,心里却震惊了。

    才一天,就住到云碧水岸了?

    云碧水岸有价无市,每一套都是顶尖设计师呕心沥血的作品,外面的人甚至出上亿买的人都有。

    到云碧水岸,开到b一ss旗下的房子88号后,猛然看到后视镜里的一大一小的身影。

    她亲自查的苏晚心,只见过照片,现在一看,真人比照片更加漂亮,有气质,即使生过孩子了,也很有少女气息,脸蛋精致明艳,低头和苏辞说话时,不经意就露出优雅矜贵。

    不愧能生出小少爷这样优秀的孩子,自然是爹地和妈咪强大的基因有关。

    等费云沉下车后,警告的看了眼王晨,王晨被眼神吓了一跳,赶紧开车离开。

    完蛋,知道老板太多私生活,会不会凉得很快?今天带苏辞去看了云碧水岸的幼儿园,环境很不错,就差办入学手续了。

    简单的吃了晚饭,苏晚心拎着儿子出来散步正打算回家,一到门口就看到头顶一片青青草原。

    费云沉从一个大波美女的豪车上下来的,那女人一身白领工装,开着劳斯莱斯,价值千万。

    苏晚心冷飕飕的瞪着他,行啊,狗男人!

    听到这话,苏辞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太奶奶你真好。”然后掏出口袋里的儿童手机,“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我妈咪快回来了,太奶奶,我们电话联系,互通消息哦。”

    然后吧唧一口亲了亲太奶奶。

    回家的车上,费老太太一直乐呵呵的,给林姨炫耀,“哎呀,我曾孙子可爱吧,你看他发给我的照片,怎么这么聪明。”

    林姨笑着附和,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感觉,被小少爷套路了,怎么就变成帮助少爷追少奶奶了?

    费老太太刚走一会儿,苏晚心就拎着热气腾腾的包子走过来。

    “怎么没进去?”

    苏辞立刻熄灭手机屏幕,仰头乖巧的说,“我想等妈咪啊。”

    苏晚心一阵感动,不愧是她儿子,知道念着她,不像费云沉那个狗男人,一晚上不回来,电话都没有一个,不知道跑哪儿鬼混去了。

    不行,得找他谈谈了,被包养的人,一点自觉都没有,过份!

    牵着儿子的手,进了屋子,乐滋滋的吃早餐,然后看秦瑶发送给自己的报告。

    凯文公司已经全权收购了,她明天就要去公司熟悉下情况,还有李承潼,很快,他们就能再见了。

    苏辞大口大口的吃着包子,小脸上若有所思,妈咪是世上最好的妈咪,妈咪每天都那么辛苦,早起晚归,都是为了他。

    现在有爹地了,他一定要让爹地和妈咪相亲相爱,自己和爹地一起保护妈咪,这样妈咪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云海集团,ce一办公室内。

    江擒坐在宽大舒适的真皮沙发里,正拎着一只紫砂壶沏茶,“刚沏好的大红袍,尝尝。”

    费云沉淡淡的看了一眼,伸开臂膀荡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擒又按捺不住激动的内心,打开了话题:“云沉,你就跟我说说你现在什么心情,突然白得了个极品美女做老婆,连儿子都给你生好了,激不激动?惊不惊喜?”

    想起苏晚心,费云沉总算抬起头来,漂亮的菱唇勾起玩味的笑容,“事情看来比我想象中更有趣。”

    “真的吗?你快跟我说说你们这两天都发生了什么?”江擒瞬间燃起了八卦之魂,炙热的眼神仿佛要把费云沉瞪穿。

    说话间费云沉早已经低下头看文件,对于江擒的话罔若未闻。

    见他又不说话了,江擒无奈的耸耸肩,识趣的没再多嘴

    但内心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不行,他海城消息通一把手,在他这儿不能有秘密。

    这女人凭空出现,还带着费爷几岁的儿子,他得把苏晚心还在娘胎肚子里的事情都扒出来。

    下班后,助理王晨早就等开车等在了地下停车场,心中真是对那个女人敬佩万分,靠一个孩子,直接就把b一ss拿下了。

    又是买房,又是被b一ss光明正大的证明身份,一点不当私生子处理。

    外面那些虎视眈眈的女人,彻底没戏了,不知道消息公布后,要哭死多少万千少女。

    费云沉和江擒分开,上车后他沉声开口,“到云碧水岸。”

    王晨急忙应好,发动车子疾驰离开,心里却震惊了。

    才一天,就住到云碧水岸了?

    云碧水岸有价无市,每一套都是顶尖设计师呕心沥血的作品,外面的人甚至出上亿买的人都有。

    到云碧水岸,开到b一ss旗下的房子88号后,猛然看到后视镜里的一大一小的身影。

    她亲自查的苏晚心,只见过照片,现在一看,真人比照片更加漂亮,有气质,即使生过孩子了,也很有少女气息,脸蛋精致明艳,低头和苏辞说话时,不经意就露出优雅矜贵。

    不愧能生出小少爷这样优秀的孩子,自然是爹地和妈咪强大的基因有关。

    等费云沉下车后,警告的看了眼王晨,王晨被眼神吓了一跳,赶紧开车离开。

    完蛋,知道老板太多私生活,会不会凉得很快?今天带苏辞去看了云碧水岸的幼儿园,环境很不错,就差办入学手续了。

    简单的吃了晚饭,苏晚心拎着儿子出来散步正打算回家,一到门口就看到头顶一片青青草原。

    费云沉从一个大波美女的豪车上下来的,那女人一身白领工装,开着劳斯莱斯,价值千万。

    苏晚心冷飕飕的瞪着他,行啊,狗男人!

    听到这话,苏辞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太奶奶你真好。”然后掏出口袋里的儿童手机,“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我妈咪快回来了,太奶奶,我们电话联系,互通消息哦。”

    然后吧唧一口亲了亲太奶奶。

    回家的车上,费老太太一直乐呵呵的,给林姨炫耀,“哎呀,我曾孙子可爱吧,你看他发给我的照片,怎么这么聪明。”

    林姨笑着附和,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感觉,被小少爷套路了,怎么就变成帮助少爷追少奶奶了?

    费老太太刚走一会儿,苏晚心就拎着热气腾腾的包子走过来。

    “怎么没进去?”

    苏辞立刻熄灭手机屏幕,仰头乖巧的说,“我想等妈咪啊。”

    苏晚心一阵感动,不愧是她儿子,知道念着她,不像费云沉那个狗男人,一晚上不回来,电话都没有一个,不知道跑哪儿鬼混去了。

    不行,得找他谈谈了,被包养的人,一点自觉都没有,过份!

    牵着儿子的手,进了屋子,乐滋滋的吃早餐,然后看秦瑶发送给自己的报告。

    凯文公司已经全权收购了,她明天就要去公司熟悉下情况,还有李承潼,很快,他们就能再见了。

    苏辞大口大口的吃着包子,小脸上若有所思,妈咪是世上最好的妈咪,妈咪每天都那么辛苦,早起晚归,都是为了他。

    现在有爹地了,他一定要让爹地和妈咪相亲相爱,自己和爹地一起保护妈咪,这样妈咪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云海集团,ce一办公室内。

    江擒坐在宽大舒适的真皮沙发里,正拎着一只紫砂壶沏茶,“刚沏好的大红袍,尝尝。”

    费云沉淡淡的看了一眼,伸开臂膀荡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擒又按捺不住激动的内心,打开了话题:“云沉,你就跟我说说你现在什么心情,突然白得了个极品美女做老婆,连儿子都给你生好了,激不激动?惊不惊喜?”

    想起苏晚心,费云沉总算抬起头来,漂亮的菱唇勾起玩味的笑容,“事情看来比我想象中更有趣。”

    “真的吗?你快跟我说说你们这两天都发生了什么?”江擒瞬间燃起了八卦之魂,炙热的眼神仿佛要把费云沉瞪穿。

    说话间费云沉早已经低下头看文件,对于江擒的话罔若未闻。

    见他又不说话了,江擒无奈的耸耸肩,识趣的没再多嘴

    但内心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不行,他海城消息通一把手,在他这儿不能有秘密。

    这女人凭空出现,还带着费爷几岁的儿子,他得把苏晚心还在娘胎肚子里的事情都扒出来。

    下班后,助理王晨早就等开车等在了地下停车场,心中真是对那个女人敬佩万分,靠一个孩子,直接就把b一ss拿下了。

    又是买房,又是被b一ss光明正大的证明身份,一点不当私生子处理。

    外面那些虎视眈眈的女人,彻底没戏了,不知道消息公布后,要哭死多少万千少女。

    费云沉和江擒分开,上车后他沉声开口,“到云碧水岸。”

    王晨急忙应好,发动车子疾驰离开,心里却震惊了。

    才一天,就住到云碧水岸了?

    云碧水岸有价无市,每一套都是顶尖设计师呕心沥血的作品,外面的人甚至出上亿买的人都有。

    到云碧水岸,开到b一ss旗下的房子88号后,猛然看到后视镜里的一大一小的身影。

    她亲自查的苏晚心,只见过照片,现在一看,真人比照片更加漂亮,有气质,即使生过孩子了,也很有少女气息,脸蛋精致明艳,低头和苏辞说话时,不经意就露出优雅矜贵。

    不愧能生出小少爷这样优秀的孩子,自然是爹地和妈咪强大的基因有关。

    等费云沉下车后,警告的看了眼王晨,王晨被眼神吓了一跳,赶紧开车离开。

    完蛋,知道老板太多私生活,会不会凉得很快?今天带苏辞去看了云碧水岸的幼儿园,环境很不错,就差办入学手续了。

    简单的吃了晚饭,苏晚心拎着儿子出来散步正打算回家,一到门口就看到头顶一片青青草原。

    费云沉从一个大波美女的豪车上下来的,那女人一身白领工装,开着劳斯莱斯,价值千万。

    苏晚心冷飕飕的瞪着他,行啊,狗男人!

    听到这话,苏辞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太奶奶你真好。”然后掏出口袋里的儿童手机,“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我妈咪快回来了,太奶奶,我们电话联系,互通消息哦。”

    然后吧唧一口亲了亲太奶奶。

    回家的车上,费老太太一直乐呵呵的,给林姨炫耀,“哎呀,我曾孙子可爱吧,你看他发给我的照片,怎么这么聪明。”

    林姨笑着附和,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感觉,被小少爷套路了,怎么就变成帮助少爷追少奶奶了?

    费老太太刚走一会儿,苏晚心就拎着热气腾腾的包子走过来。

    “怎么没进去?”

    苏辞立刻熄灭手机屏幕,仰头乖巧的说,“我想等妈咪啊。”

    苏晚心一阵感动,不愧是她儿子,知道念着她,不像费云沉那个狗男人,一晚上不回来,电话都没有一个,不知道跑哪儿鬼混去了。

    不行,得找他谈谈了,被包养的人,一点自觉都没有,过份!

    牵着儿子的手,进了屋子,乐滋滋的吃早餐,然后看秦瑶发送给自己的报告。

    凯文公司已经全权收购了,她明天就要去公司熟悉下情况,还有李承潼,很快,他们就能再见了。

    苏辞大口大口的吃着包子,小脸上若有所思,妈咪是世上最好的妈咪,妈咪每天都那么辛苦,早起晚归,都是为了他。

    现在有爹地了,他一定要让爹地和妈咪相亲相爱,自己和爹地一起保护妈咪,这样妈咪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云海集团,ce一办公室内。

    江擒坐在宽大舒适的真皮沙发里,正拎着一只紫砂壶沏茶,“刚沏好的大红袍,尝尝。”

    费云沉淡淡的看了一眼,伸开臂膀荡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擒又按捺不住激动的内心,打开了话题:“云沉,你就跟我说说你现在什么心情,突然白得了个极品美女做老婆,连儿子都给你生好了,激不激动?惊不惊喜?”

    想起苏晚心,费云沉总算抬起头来,漂亮的菱唇勾起玩味的笑容,“事情看来比我想象中更有趣。”

    “真的吗?你快跟我说说你们这两天都发生了什么?”江擒瞬间燃起了八卦之魂,炙热的眼神仿佛要把费云沉瞪穿。

    说话间费云沉早已经低下头看文件,对于江擒的话罔若未闻。

    见他又不说话了,江擒无奈的耸耸肩,识趣的没再多嘴

    但内心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不行,他海城消息通一把手,在他这儿不能有秘密。

    这女人凭空出现,还带着费爷几岁的儿子,他得把苏晚心还在娘胎肚子里的事情都扒出来。

    下班后,助理王晨早就等开车等在了地下停车场,心中真是对那个女人敬佩万分,靠一个孩子,直接就把b一ss拿下了。

    又是买房,又是被b一ss光明正大的证明身份,一点不当私生子处理。

    外面那些虎视眈眈的女人,彻底没戏了,不知道消息公布后,要哭死多少万千少女。

    费云沉和江擒分开,上车后他沉声开口,“到云碧水岸。”

    王晨急忙应好,发动车子疾驰离开,心里却震惊了。

    才一天,就住到云碧水岸了?

    云碧水岸有价无市,每一套都是顶尖设计师呕心沥血的作品,外面的人甚至出上亿买的人都有。

    到云碧水岸,开到b一ss旗下的房子88号后,猛然看到后视镜里的一大一小的身影。

    她亲自查的苏晚心,只见过照片,现在一看,真人比照片更加漂亮,有气质,即使生过孩子了,也很有少女气息,脸蛋精致明艳,低头和苏辞说话时,不经意就露出优雅矜贵。

    不愧能生出小少爷这样优秀的孩子,自然是爹地和妈咪强大的基因有关。

    等费云沉下车后,警告的看了眼王晨,王晨被眼神吓了一跳,赶紧开车离开。

    完蛋,知道老板太多私生活,会不会凉得很快?今天带苏辞去看了云碧水岸的幼儿园,环境很不错,就差办入学手续了。

    简单的吃了晚饭,苏晚心拎着儿子出来散步正打算回家,一到门口就看到头顶一片青青草原。

    费云沉从一个大波美女的豪车上下来的,那女人一身白领工装,开着劳斯莱斯,价值千万。

    苏晚心冷飕飕的瞪着他,行啊,狗男人!

    听到这话,苏辞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太奶奶你真好。”然后掏出口袋里的儿童手机,“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我妈咪快回来了,太奶奶,我们电话联系,互通消息哦。”

    然后吧唧一口亲了亲太奶奶。

    回家的车上,费老太太一直乐呵呵的,给林姨炫耀,“哎呀,我曾孙子可爱吧,你看他发给我的照片,怎么这么聪明。”

    林姨笑着附和,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感觉,被小少爷套路了,怎么就变成帮助少爷追少奶奶了?

    费老太太刚走一会儿,苏晚心就拎着热气腾腾的包子走过来。

    “怎么没进去?”

    苏辞立刻熄灭手机屏幕,仰头乖巧的说,“我想等妈咪啊。”

    苏晚心一阵感动,不愧是她儿子,知道念着她,不像费云沉那个狗男人,一晚上不回来,电话都没有一个,不知道跑哪儿鬼混去了。

    不行,得找他谈谈了,被包养的人,一点自觉都没有,过份!

    牵着儿子的手,进了屋子,乐滋滋的吃早餐,然后看秦瑶发送给自己的报告。

    凯文公司已经全权收购了,她明天就要去公司熟悉下情况,还有李承潼,很快,他们就能再见了。

    苏辞大口大口的吃着包子,小脸上若有所思,妈咪是世上最好的妈咪,妈咪每天都那么辛苦,早起晚归,都是为了他。

    现在有爹地了,他一定要让爹地和妈咪相亲相爱,自己和爹地一起保护妈咪,这样妈咪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云海集团,ce一办公室内。

    江擒坐在宽大舒适的真皮沙发里,正拎着一只紫砂壶沏茶,“刚沏好的大红袍,尝尝。”

    费云沉淡淡的看了一眼,伸开臂膀荡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擒又按捺不住激动的内心,打开了话题:“云沉,你就跟我说说你现在什么心情,突然白得了个极品美女做老婆,连儿子都给你生好了,激不激动?惊不惊喜?”

    想起苏晚心,费云沉总算抬起头来,漂亮的菱唇勾起玩味的笑容,“事情看来比我想象中更有趣。”

    “真的吗?你快跟我说说你们这两天都发生了什么?”江擒瞬间燃起了八卦之魂,炙热的眼神仿佛要把费云沉瞪穿。

    说话间费云沉早已经低下头看文件,对于江擒的话罔若未闻。

    见他又不说话了,江擒无奈的耸耸肩,识趣的没再多嘴

    但内心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不行,他海城消息通一把手,在他这儿不能有秘密。

    这女人凭空出现,还带着费爷几岁的儿子,他得把苏晚心还在娘胎肚子里的事情都扒出来。

    下班后,助理王晨早就等开车等在了地下停车场,心中真是对那个女人敬佩万分,靠一个孩子,直接就把b一ss拿下了。

    又是买房,又是被b一ss光明正大的证明身份,一点不当私生子处理。

    外面那些虎视眈眈的女人,彻底没戏了,不知道消息公布后,要哭死多少万千少女。

    费云沉和江擒分开,上车后他沉声开口,“到云碧水岸。”

    王晨急忙应好,发动车子疾驰离开,心里却震惊了。

    才一天,就住到云碧水岸了?

    云碧水岸有价无市,每一套都是顶尖设计师呕心沥血的作品,外面的人甚至出上亿买的人都有。

    到云碧水岸,开到b一ss旗下的房子88号后,猛然看到后视镜里的一大一小的身影。

    她亲自查的苏晚心,只见过照片,现在一看,真人比照片更加漂亮,有气质,即使生过孩子了,也很有少女气息,脸蛋精致明艳,低头和苏辞说话时,不经意就露出优雅矜贵。

    不愧能生出小少爷这样优秀的孩子,自然是爹地和妈咪强大的基因有关。

    等费云沉下车后,警告的看了眼王晨,王晨被眼神吓了一跳,赶紧开车离开。

    完蛋,知道老板太多私生活,会不会凉得很快?今天带苏辞去看了云碧水岸的幼儿园,环境很不错,就差办入学手续了。

    简单的吃了晚饭,苏晚心拎着儿子出来散步正打算回家,一到门口就看到头顶一片青青草原。

    费云沉从一个大波美女的豪车上下来的,那女人一身白领工装,开着劳斯莱斯,价值千万。

    苏晚心冷飕飕的瞪着他,行啊,狗男人!

    听到这话,苏辞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太奶奶你真好。”然后掏出口袋里的儿童手机,“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我妈咪快回来了,太奶奶,我们电话联系,互通消息哦。”

    然后吧唧一口亲了亲太奶奶。

    回家的车上,费老太太一直乐呵呵的,给林姨炫耀,“哎呀,我曾孙子可爱吧,你看他发给我的照片,怎么这么聪明。”

    林姨笑着附和,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感觉,被小少爷套路了,怎么就变成帮助少爷追少奶奶了?

    费老太太刚走一会儿,苏晚心就拎着热气腾腾的包子走过来。

    “怎么没进去?”

    苏辞立刻熄灭手机屏幕,仰头乖巧的说,“我想等妈咪啊。”

    苏晚心一阵感动,不愧是她儿子,知道念着她,不像费云沉那个狗男人,一晚上不回来,电话都没有一个,不知道跑哪儿鬼混去了。

    不行,得找他谈谈了,被包养的人,一点自觉都没有,过份!

    牵着儿子的手,进了屋子,乐滋滋的吃早餐,然后看秦瑶发送给自己的报告。

    凯文公司已经全权收购了,她明天就要去公司熟悉下情况,还有李承潼,很快,他们就能再见了。

    苏辞大口大口的吃着包子,小脸上若有所思,妈咪是世上最好的妈咪,妈咪每天都那么辛苦,早起晚归,都是为了他。

    现在有爹地了,他一定要让爹地和妈咪相亲相爱,自己和爹地一起保护妈咪,这样妈咪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云海集团,ce一办公室内。

    江擒坐在宽大舒适的真皮沙发里,正拎着一只紫砂壶沏茶,“刚沏好的大红袍,尝尝。”

    费云沉淡淡的看了一眼,伸开臂膀荡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擒又按捺不住激动的内心,打开了话题:“云沉,你就跟我说说你现在什么心情,突然白得了个极品美女做老婆,连儿子都给你生好了,激不激动?惊不惊喜?”

    想起苏晚心,费云沉总算抬起头来,漂亮的菱唇勾起玩味的笑容,“事情看来比我想象中更有趣。”

    “真的吗?你快跟我说说你们这两天都发生了什么?”江擒瞬间燃起了八卦之魂,炙热的眼神仿佛要把费云沉瞪穿。

    说话间费云沉早已经低下头看文件,对于江擒的话罔若未闻。

    见他又不说话了,江擒无奈的耸耸肩,识趣的没再多嘴

    但内心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不行,他海城消息通一把手,在他这儿不能有秘密。

    这女人凭空出现,还带着费爷几岁的儿子,他得把苏晚心还在娘胎肚子里的事情都扒出来。

    下班后,助理王晨早就等开车等在了地下停车场,心中真是对那个女人敬佩万分,靠一个孩子,直接就把b一ss拿下了。

    又是买房,又是被b一ss光明正大的证明身份,一点不当私生子处理。

    外面那些虎视眈眈的女人,彻底没戏了,不知道消息公布后,要哭死多少万千少女。

    费云沉和江擒分开,上车后他沉声开口,“到云碧水岸。”

    王晨急忙应好,发动车子疾驰离开,心里却震惊了。

    才一天,就住到云碧水岸了?

    云碧水岸有价无市,每一套都是顶尖设计师呕心沥血的作品,外面的人甚至出上亿买的人都有。

    到云碧水岸,开到b一ss旗下的房子88号后,猛然看到后视镜里的一大一小的身影。

    她亲自查的苏晚心,只见过照片,现在一看,真人比照片更加漂亮,有气质,即使生过孩子了,也很有少女气息,脸蛋精致明艳,低头和苏辞说话时,不经意就露出优雅矜贵。

    不愧能生出小少爷这样优秀的孩子,自然是爹地和妈咪强大的基因有关。

    等费云沉下车后,警告的看了眼王晨,王晨被眼神吓了一跳,赶紧开车离开。

    完蛋,知道老板太多私生活,会不会凉得很快?今天带苏辞去看了云碧水岸的幼儿园,环境很不错,就差办入学手续了。

    简单的吃了晚饭,苏晚心拎着儿子出来散步正打算回家,一到门口就看到头顶一片青青草原。

    费云沉从一个大波美女的豪车上下来的,那女人一身白领工装,开着劳斯莱斯,价值千万。

    苏晚心冷飕飕的瞪着他,行啊,狗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