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言情 > 天价妈咪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4章 孙媳妇不一定有

第14章 孙媳妇不一定有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饭桌上,林雪苑小脸微红,偷瞄了费云沉几眼,飞快的给费云沉夹了一筷子肉:“你吃。”

    费老太太很满意林雪苑的主动,慈祥的说,“你也多吃点啊,我专门吩咐厨房做了好些菜呢。”

    “我减肥呢费奶奶。”林雪苑笑得有些腼腆。

    费云沉没说话,可看着她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脑海中莫名冒出了苏晚心的身影,女孩子敢爱敢恨,雷厉风行,似乎更合他的心意一些。

    尤其是刚刚发来的短信,他的雇主似乎对他很不放心呢。

    将林雪苑夹菜的碗放到一边推开,费云沉道低沉性感的声音道,“奶奶,我吃饱了。”

    “你这都还没动筷子呢,你就吃饱了?”

    闻言,费云沉狭长的眸光扫过林雪苑的骤然雪白的脸色,勾唇一笑,“来之前,才和我儿子还有我儿子的妈咪吃了火锅,现在不饿。”

    什么!?

    林雪苑顿时呆住,一张嫣然俏丽的脸你青白相交,这顿她期待已久的饭,更像是羞辱。

    但费老太太却炸了,消化掉孙子说的消息,她要当曾奶奶了?

    顿时高兴得压根儿就顾不上林雪苑,急急的问,“你不是骗我吧,我曾孙子在哪儿?”

    “和他妈咪在一起,昨晚没回家,也是在小辞那儿。”费云沉淡淡的开口,想到儿子眼底隐隐露出一点笑意。

    眼神落到林雪苑身上,费云沉不客气的下逐客令,声音冷淡,“林小姐,我儿子的妈咪不让我和其他女人说一句话,她会生气的,你请回吧。”

    林雪苑好歹是费老太太请来的,老太太不高兴的瞪他,“怎么说话呢!”

    但是林雪苑和自己的曾孙子比起来,那就微不足道了。

    费老太太想着这次是他们理亏,不过还好没戳破,就是说请来吃顿饭,对林雪苑的影响不大。

    既然曾孙子都有了,那林雪苑就不在她的考虑之中了。

    费老太太一脸笑意的让官家来送人,“林小姐你先回家,等我问清楚了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刚刚还叫雪苑,现在就换了称呼,林雪苑窘迫的站起来,心里委屈,还不得不扮演乖巧听话的形象,“正好家中有事,费奶奶那我先回去了。”

    说完,林雪苑转身就委屈的哭了出来,心中怨恨无比,到底是那个女人,不要脸的爬床,居然将孩子都悄咪咪的生了。

    等人走了,费老太太立马变了脸色,怒不可遏,“你是不是被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缠上了,做鉴定了吗?”说着说着,又埋怨起来,“你怎么不把孩子接回来,费家的孩子可不能流落在外。”

    费云沉低沉的开腔,“小辞才回来,和我不亲,等一段时间我再接回来。”

    苏辞一直和苏晚心生活在一起,骤然离开妈咪,恐怕孩子会抵触他。

    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费老太太听得一头雾水,云里雾里,“那我孙媳妇儿呢?”

    费云沉拿着打火机点了根烟,烟雾顺着指尖弥散,深沉的目光似有所思。

    苏晚心的事情,他还得查查,他儿子的妈咪不能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然后男人剑眉一扬,薄唇微勾,“曾孙子您有,孙媳妇儿不一定有。”

    饭桌上,林雪苑小脸微红,偷瞄了费云沉几眼,飞快的给费云沉夹了一筷子肉:“你吃。”

    费老太太很满意林雪苑的主动,慈祥的说,“你也多吃点啊,我专门吩咐厨房做了好些菜呢。”

    “我减肥呢费奶奶。”林雪苑笑得有些腼腆。

    费云沉没说话,可看着她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脑海中莫名冒出了苏晚心的身影,女孩子敢爱敢恨,雷厉风行,似乎更合他的心意一些。

    尤其是刚刚发来的短信,他的雇主似乎对他很不放心呢。

    将林雪苑夹菜的碗放到一边推开,费云沉道低沉性感的声音道,“奶奶,我吃饱了。”

    “你这都还没动筷子呢,你就吃饱了?”

    闻言,费云沉狭长的眸光扫过林雪苑的骤然雪白的脸色,勾唇一笑,“来之前,才和我儿子还有我儿子的妈咪吃了火锅,现在不饿。”

    什么!?

    林雪苑顿时呆住,一张嫣然俏丽的脸你青白相交,这顿她期待已久的饭,更像是羞辱。

    但费老太太却炸了,消化掉孙子说的消息,她要当曾奶奶了?

    顿时高兴得压根儿就顾不上林雪苑,急急的问,“你不是骗我吧,我曾孙子在哪儿?”

    “和他妈咪在一起,昨晚没回家,也是在小辞那儿。”费云沉淡淡的开口,想到儿子眼底隐隐露出一点笑意。

    眼神落到林雪苑身上,费云沉不客气的下逐客令,声音冷淡,“林小姐,我儿子的妈咪不让我和其他女人说一句话,她会生气的,你请回吧。”

    林雪苑好歹是费老太太请来的,老太太不高兴的瞪他,“怎么说话呢!”

    但是林雪苑和自己的曾孙子比起来,那就微不足道了。

    费老太太想着这次是他们理亏,不过还好没戳破,就是说请来吃顿饭,对林雪苑的影响不大。

    既然曾孙子都有了,那林雪苑就不在她的考虑之中了。

    费老太太一脸笑意的让官家来送人,“林小姐你先回家,等我问清楚了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刚刚还叫雪苑,现在就换了称呼,林雪苑窘迫的站起来,心里委屈,还不得不扮演乖巧听话的形象,“正好家中有事,费奶奶那我先回去了。”

    说完,林雪苑转身就委屈的哭了出来,心中怨恨无比,到底是那个女人,不要脸的爬床,居然将孩子都悄咪咪的生了。

    等人走了,费老太太立马变了脸色,怒不可遏,“你是不是被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缠上了,做鉴定了吗?”说着说着,又埋怨起来,“你怎么不把孩子接回来,费家的孩子可不能流落在外。”

    费云沉低沉的开腔,“小辞才回来,和我不亲,等一段时间我再接回来。”

    苏辞一直和苏晚心生活在一起,骤然离开妈咪,恐怕孩子会抵触他。

    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费老太太听得一头雾水,云里雾里,“那我孙媳妇儿呢?”

    费云沉拿着打火机点了根烟,烟雾顺着指尖弥散,深沉的目光似有所思。

    苏晚心的事情,他还得查查,他儿子的妈咪不能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然后男人剑眉一扬,薄唇微勾,“曾孙子您有,孙媳妇儿不一定有。”

    饭桌上,林雪苑小脸微红,偷瞄了费云沉几眼,飞快的给费云沉夹了一筷子肉:“你吃。”

    费老太太很满意林雪苑的主动,慈祥的说,“你也多吃点啊,我专门吩咐厨房做了好些菜呢。”

    “我减肥呢费奶奶。”林雪苑笑得有些腼腆。

    费云沉没说话,可看着她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脑海中莫名冒出了苏晚心的身影,女孩子敢爱敢恨,雷厉风行,似乎更合他的心意一些。

    尤其是刚刚发来的短信,他的雇主似乎对他很不放心呢。

    将林雪苑夹菜的碗放到一边推开,费云沉道低沉性感的声音道,“奶奶,我吃饱了。”

    “你这都还没动筷子呢,你就吃饱了?”

    闻言,费云沉狭长的眸光扫过林雪苑的骤然雪白的脸色,勾唇一笑,“来之前,才和我儿子还有我儿子的妈咪吃了火锅,现在不饿。”

    什么!?

    林雪苑顿时呆住,一张嫣然俏丽的脸你青白相交,这顿她期待已久的饭,更像是羞辱。

    但费老太太却炸了,消化掉孙子说的消息,她要当曾奶奶了?

    顿时高兴得压根儿就顾不上林雪苑,急急的问,“你不是骗我吧,我曾孙子在哪儿?”

    “和他妈咪在一起,昨晚没回家,也是在小辞那儿。”费云沉淡淡的开口,想到儿子眼底隐隐露出一点笑意。

    眼神落到林雪苑身上,费云沉不客气的下逐客令,声音冷淡,“林小姐,我儿子的妈咪不让我和其他女人说一句话,她会生气的,你请回吧。”

    林雪苑好歹是费老太太请来的,老太太不高兴的瞪他,“怎么说话呢!”

    但是林雪苑和自己的曾孙子比起来,那就微不足道了。

    费老太太想着这次是他们理亏,不过还好没戳破,就是说请来吃顿饭,对林雪苑的影响不大。

    既然曾孙子都有了,那林雪苑就不在她的考虑之中了。

    费老太太一脸笑意的让官家来送人,“林小姐你先回家,等我问清楚了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刚刚还叫雪苑,现在就换了称呼,林雪苑窘迫的站起来,心里委屈,还不得不扮演乖巧听话的形象,“正好家中有事,费奶奶那我先回去了。”

    说完,林雪苑转身就委屈的哭了出来,心中怨恨无比,到底是那个女人,不要脸的爬床,居然将孩子都悄咪咪的生了。

    等人走了,费老太太立马变了脸色,怒不可遏,“你是不是被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缠上了,做鉴定了吗?”说着说着,又埋怨起来,“你怎么不把孩子接回来,费家的孩子可不能流落在外。”

    费云沉低沉的开腔,“小辞才回来,和我不亲,等一段时间我再接回来。”

    苏辞一直和苏晚心生活在一起,骤然离开妈咪,恐怕孩子会抵触他。

    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费老太太听得一头雾水,云里雾里,“那我孙媳妇儿呢?”

    费云沉拿着打火机点了根烟,烟雾顺着指尖弥散,深沉的目光似有所思。

    苏晚心的事情,他还得查查,他儿子的妈咪不能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然后男人剑眉一扬,薄唇微勾,“曾孙子您有,孙媳妇儿不一定有。”

    饭桌上,林雪苑小脸微红,偷瞄了费云沉几眼,飞快的给费云沉夹了一筷子肉:“你吃。”

    费老太太很满意林雪苑的主动,慈祥的说,“你也多吃点啊,我专门吩咐厨房做了好些菜呢。”

    “我减肥呢费奶奶。”林雪苑笑得有些腼腆。

    费云沉没说话,可看着她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脑海中莫名冒出了苏晚心的身影,女孩子敢爱敢恨,雷厉风行,似乎更合他的心意一些。

    尤其是刚刚发来的短信,他的雇主似乎对他很不放心呢。

    将林雪苑夹菜的碗放到一边推开,费云沉道低沉性感的声音道,“奶奶,我吃饱了。”

    “你这都还没动筷子呢,你就吃饱了?”

    闻言,费云沉狭长的眸光扫过林雪苑的骤然雪白的脸色,勾唇一笑,“来之前,才和我儿子还有我儿子的妈咪吃了火锅,现在不饿。”

    什么!?

    林雪苑顿时呆住,一张嫣然俏丽的脸你青白相交,这顿她期待已久的饭,更像是羞辱。

    但费老太太却炸了,消化掉孙子说的消息,她要当曾奶奶了?

    顿时高兴得压根儿就顾不上林雪苑,急急的问,“你不是骗我吧,我曾孙子在哪儿?”

    “和他妈咪在一起,昨晚没回家,也是在小辞那儿。”费云沉淡淡的开口,想到儿子眼底隐隐露出一点笑意。

    眼神落到林雪苑身上,费云沉不客气的下逐客令,声音冷淡,“林小姐,我儿子的妈咪不让我和其他女人说一句话,她会生气的,你请回吧。”

    林雪苑好歹是费老太太请来的,老太太不高兴的瞪他,“怎么说话呢!”

    但是林雪苑和自己的曾孙子比起来,那就微不足道了。

    费老太太想着这次是他们理亏,不过还好没戳破,就是说请来吃顿饭,对林雪苑的影响不大。

    既然曾孙子都有了,那林雪苑就不在她的考虑之中了。

    费老太太一脸笑意的让官家来送人,“林小姐你先回家,等我问清楚了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刚刚还叫雪苑,现在就换了称呼,林雪苑窘迫的站起来,心里委屈,还不得不扮演乖巧听话的形象,“正好家中有事,费奶奶那我先回去了。”

    说完,林雪苑转身就委屈的哭了出来,心中怨恨无比,到底是那个女人,不要脸的爬床,居然将孩子都悄咪咪的生了。

    等人走了,费老太太立马变了脸色,怒不可遏,“你是不是被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缠上了,做鉴定了吗?”说着说着,又埋怨起来,“你怎么不把孩子接回来,费家的孩子可不能流落在外。”

    费云沉低沉的开腔,“小辞才回来,和我不亲,等一段时间我再接回来。”

    苏辞一直和苏晚心生活在一起,骤然离开妈咪,恐怕孩子会抵触他。

    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费老太太听得一头雾水,云里雾里,“那我孙媳妇儿呢?”

    费云沉拿着打火机点了根烟,烟雾顺着指尖弥散,深沉的目光似有所思。

    苏晚心的事情,他还得查查,他儿子的妈咪不能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然后男人剑眉一扬,薄唇微勾,“曾孙子您有,孙媳妇儿不一定有。”

    饭桌上,林雪苑小脸微红,偷瞄了费云沉几眼,飞快的给费云沉夹了一筷子肉:“你吃。”

    费老太太很满意林雪苑的主动,慈祥的说,“你也多吃点啊,我专门吩咐厨房做了好些菜呢。”

    “我减肥呢费奶奶。”林雪苑笑得有些腼腆。

    费云沉没说话,可看着她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脑海中莫名冒出了苏晚心的身影,女孩子敢爱敢恨,雷厉风行,似乎更合他的心意一些。

    尤其是刚刚发来的短信,他的雇主似乎对他很不放心呢。

    将林雪苑夹菜的碗放到一边推开,费云沉道低沉性感的声音道,“奶奶,我吃饱了。”

    “你这都还没动筷子呢,你就吃饱了?”

    闻言,费云沉狭长的眸光扫过林雪苑的骤然雪白的脸色,勾唇一笑,“来之前,才和我儿子还有我儿子的妈咪吃了火锅,现在不饿。”

    什么!?

    林雪苑顿时呆住,一张嫣然俏丽的脸你青白相交,这顿她期待已久的饭,更像是羞辱。

    但费老太太却炸了,消化掉孙子说的消息,她要当曾奶奶了?

    顿时高兴得压根儿就顾不上林雪苑,急急的问,“你不是骗我吧,我曾孙子在哪儿?”

    “和他妈咪在一起,昨晚没回家,也是在小辞那儿。”费云沉淡淡的开口,想到儿子眼底隐隐露出一点笑意。

    眼神落到林雪苑身上,费云沉不客气的下逐客令,声音冷淡,“林小姐,我儿子的妈咪不让我和其他女人说一句话,她会生气的,你请回吧。”

    林雪苑好歹是费老太太请来的,老太太不高兴的瞪他,“怎么说话呢!”

    但是林雪苑和自己的曾孙子比起来,那就微不足道了。

    费老太太想着这次是他们理亏,不过还好没戳破,就是说请来吃顿饭,对林雪苑的影响不大。

    既然曾孙子都有了,那林雪苑就不在她的考虑之中了。

    费老太太一脸笑意的让官家来送人,“林小姐你先回家,等我问清楚了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刚刚还叫雪苑,现在就换了称呼,林雪苑窘迫的站起来,心里委屈,还不得不扮演乖巧听话的形象,“正好家中有事,费奶奶那我先回去了。”

    说完,林雪苑转身就委屈的哭了出来,心中怨恨无比,到底是那个女人,不要脸的爬床,居然将孩子都悄咪咪的生了。

    等人走了,费老太太立马变了脸色,怒不可遏,“你是不是被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缠上了,做鉴定了吗?”说着说着,又埋怨起来,“你怎么不把孩子接回来,费家的孩子可不能流落在外。”

    费云沉低沉的开腔,“小辞才回来,和我不亲,等一段时间我再接回来。”

    苏辞一直和苏晚心生活在一起,骤然离开妈咪,恐怕孩子会抵触他。

    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费老太太听得一头雾水,云里雾里,“那我孙媳妇儿呢?”

    费云沉拿着打火机点了根烟,烟雾顺着指尖弥散,深沉的目光似有所思。

    苏晚心的事情,他还得查查,他儿子的妈咪不能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然后男人剑眉一扬,薄唇微勾,“曾孙子您有,孙媳妇儿不一定有。”

    饭桌上,林雪苑小脸微红,偷瞄了费云沉几眼,飞快的给费云沉夹了一筷子肉:“你吃。”

    费老太太很满意林雪苑的主动,慈祥的说,“你也多吃点啊,我专门吩咐厨房做了好些菜呢。”

    “我减肥呢费奶奶。”林雪苑笑得有些腼腆。

    费云沉没说话,可看着她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脑海中莫名冒出了苏晚心的身影,女孩子敢爱敢恨,雷厉风行,似乎更合他的心意一些。

    尤其是刚刚发来的短信,他的雇主似乎对他很不放心呢。

    将林雪苑夹菜的碗放到一边推开,费云沉道低沉性感的声音道,“奶奶,我吃饱了。”

    “你这都还没动筷子呢,你就吃饱了?”

    闻言,费云沉狭长的眸光扫过林雪苑的骤然雪白的脸色,勾唇一笑,“来之前,才和我儿子还有我儿子的妈咪吃了火锅,现在不饿。”

    什么!?

    林雪苑顿时呆住,一张嫣然俏丽的脸你青白相交,这顿她期待已久的饭,更像是羞辱。

    但费老太太却炸了,消化掉孙子说的消息,她要当曾奶奶了?

    顿时高兴得压根儿就顾不上林雪苑,急急的问,“你不是骗我吧,我曾孙子在哪儿?”

    “和他妈咪在一起,昨晚没回家,也是在小辞那儿。”费云沉淡淡的开口,想到儿子眼底隐隐露出一点笑意。

    眼神落到林雪苑身上,费云沉不客气的下逐客令,声音冷淡,“林小姐,我儿子的妈咪不让我和其他女人说一句话,她会生气的,你请回吧。”

    林雪苑好歹是费老太太请来的,老太太不高兴的瞪他,“怎么说话呢!”

    但是林雪苑和自己的曾孙子比起来,那就微不足道了。

    费老太太想着这次是他们理亏,不过还好没戳破,就是说请来吃顿饭,对林雪苑的影响不大。

    既然曾孙子都有了,那林雪苑就不在她的考虑之中了。

    费老太太一脸笑意的让官家来送人,“林小姐你先回家,等我问清楚了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刚刚还叫雪苑,现在就换了称呼,林雪苑窘迫的站起来,心里委屈,还不得不扮演乖巧听话的形象,“正好家中有事,费奶奶那我先回去了。”

    说完,林雪苑转身就委屈的哭了出来,心中怨恨无比,到底是那个女人,不要脸的爬床,居然将孩子都悄咪咪的生了。

    等人走了,费老太太立马变了脸色,怒不可遏,“你是不是被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缠上了,做鉴定了吗?”说着说着,又埋怨起来,“你怎么不把孩子接回来,费家的孩子可不能流落在外。”

    费云沉低沉的开腔,“小辞才回来,和我不亲,等一段时间我再接回来。”

    苏辞一直和苏晚心生活在一起,骤然离开妈咪,恐怕孩子会抵触他。

    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费老太太听得一头雾水,云里雾里,“那我孙媳妇儿呢?”

    费云沉拿着打火机点了根烟,烟雾顺着指尖弥散,深沉的目光似有所思。

    苏晚心的事情,他还得查查,他儿子的妈咪不能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然后男人剑眉一扬,薄唇微勾,“曾孙子您有,孙媳妇儿不一定有。”

    饭桌上,林雪苑小脸微红,偷瞄了费云沉几眼,飞快的给费云沉夹了一筷子肉:“你吃。”

    费老太太很满意林雪苑的主动,慈祥的说,“你也多吃点啊,我专门吩咐厨房做了好些菜呢。”

    “我减肥呢费奶奶。”林雪苑笑得有些腼腆。

    费云沉没说话,可看着她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脑海中莫名冒出了苏晚心的身影,女孩子敢爱敢恨,雷厉风行,似乎更合他的心意一些。

    尤其是刚刚发来的短信,他的雇主似乎对他很不放心呢。

    将林雪苑夹菜的碗放到一边推开,费云沉道低沉性感的声音道,“奶奶,我吃饱了。”

    “你这都还没动筷子呢,你就吃饱了?”

    闻言,费云沉狭长的眸光扫过林雪苑的骤然雪白的脸色,勾唇一笑,“来之前,才和我儿子还有我儿子的妈咪吃了火锅,现在不饿。”

    什么!?

    林雪苑顿时呆住,一张嫣然俏丽的脸你青白相交,这顿她期待已久的饭,更像是羞辱。

    但费老太太却炸了,消化掉孙子说的消息,她要当曾奶奶了?

    顿时高兴得压根儿就顾不上林雪苑,急急的问,“你不是骗我吧,我曾孙子在哪儿?”

    “和他妈咪在一起,昨晚没回家,也是在小辞那儿。”费云沉淡淡的开口,想到儿子眼底隐隐露出一点笑意。

    眼神落到林雪苑身上,费云沉不客气的下逐客令,声音冷淡,“林小姐,我儿子的妈咪不让我和其他女人说一句话,她会生气的,你请回吧。”

    林雪苑好歹是费老太太请来的,老太太不高兴的瞪他,“怎么说话呢!”

    但是林雪苑和自己的曾孙子比起来,那就微不足道了。

    费老太太想着这次是他们理亏,不过还好没戳破,就是说请来吃顿饭,对林雪苑的影响不大。

    既然曾孙子都有了,那林雪苑就不在她的考虑之中了。

    费老太太一脸笑意的让官家来送人,“林小姐你先回家,等我问清楚了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刚刚还叫雪苑,现在就换了称呼,林雪苑窘迫的站起来,心里委屈,还不得不扮演乖巧听话的形象,“正好家中有事,费奶奶那我先回去了。”

    说完,林雪苑转身就委屈的哭了出来,心中怨恨无比,到底是那个女人,不要脸的爬床,居然将孩子都悄咪咪的生了。

    等人走了,费老太太立马变了脸色,怒不可遏,“你是不是被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缠上了,做鉴定了吗?”说着说着,又埋怨起来,“你怎么不把孩子接回来,费家的孩子可不能流落在外。”

    费云沉低沉的开腔,“小辞才回来,和我不亲,等一段时间我再接回来。”

    苏辞一直和苏晚心生活在一起,骤然离开妈咪,恐怕孩子会抵触他。

    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费老太太听得一头雾水,云里雾里,“那我孙媳妇儿呢?”

    费云沉拿着打火机点了根烟,烟雾顺着指尖弥散,深沉的目光似有所思。

    苏晚心的事情,他还得查查,他儿子的妈咪不能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然后男人剑眉一扬,薄唇微勾,“曾孙子您有,孙媳妇儿不一定有。”

    饭桌上,林雪苑小脸微红,偷瞄了费云沉几眼,飞快的给费云沉夹了一筷子肉:“你吃。”

    费老太太很满意林雪苑的主动,慈祥的说,“你也多吃点啊,我专门吩咐厨房做了好些菜呢。”

    “我减肥呢费奶奶。”林雪苑笑得有些腼腆。

    费云沉没说话,可看着她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脑海中莫名冒出了苏晚心的身影,女孩子敢爱敢恨,雷厉风行,似乎更合他的心意一些。

    尤其是刚刚发来的短信,他的雇主似乎对他很不放心呢。

    将林雪苑夹菜的碗放到一边推开,费云沉道低沉性感的声音道,“奶奶,我吃饱了。”

    “你这都还没动筷子呢,你就吃饱了?”

    闻言,费云沉狭长的眸光扫过林雪苑的骤然雪白的脸色,勾唇一笑,“来之前,才和我儿子还有我儿子的妈咪吃了火锅,现在不饿。”

    什么!?

    林雪苑顿时呆住,一张嫣然俏丽的脸你青白相交,这顿她期待已久的饭,更像是羞辱。

    但费老太太却炸了,消化掉孙子说的消息,她要当曾奶奶了?

    顿时高兴得压根儿就顾不上林雪苑,急急的问,“你不是骗我吧,我曾孙子在哪儿?”

    “和他妈咪在一起,昨晚没回家,也是在小辞那儿。”费云沉淡淡的开口,想到儿子眼底隐隐露出一点笑意。

    眼神落到林雪苑身上,费云沉不客气的下逐客令,声音冷淡,“林小姐,我儿子的妈咪不让我和其他女人说一句话,她会生气的,你请回吧。”

    林雪苑好歹是费老太太请来的,老太太不高兴的瞪他,“怎么说话呢!”

    但是林雪苑和自己的曾孙子比起来,那就微不足道了。

    费老太太想着这次是他们理亏,不过还好没戳破,就是说请来吃顿饭,对林雪苑的影响不大。

    既然曾孙子都有了,那林雪苑就不在她的考虑之中了。

    费老太太一脸笑意的让官家来送人,“林小姐你先回家,等我问清楚了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刚刚还叫雪苑,现在就换了称呼,林雪苑窘迫的站起来,心里委屈,还不得不扮演乖巧听话的形象,“正好家中有事,费奶奶那我先回去了。”

    说完,林雪苑转身就委屈的哭了出来,心中怨恨无比,到底是那个女人,不要脸的爬床,居然将孩子都悄咪咪的生了。

    等人走了,费老太太立马变了脸色,怒不可遏,“你是不是被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缠上了,做鉴定了吗?”说着说着,又埋怨起来,“你怎么不把孩子接回来,费家的孩子可不能流落在外。”

    费云沉低沉的开腔,“小辞才回来,和我不亲,等一段时间我再接回来。”

    苏辞一直和苏晚心生活在一起,骤然离开妈咪,恐怕孩子会抵触他。

    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费老太太听得一头雾水,云里雾里,“那我孙媳妇儿呢?”

    费云沉拿着打火机点了根烟,烟雾顺着指尖弥散,深沉的目光似有所思。

    苏晚心的事情,他还得查查,他儿子的妈咪不能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然后男人剑眉一扬,薄唇微勾,“曾孙子您有,孙媳妇儿不一定有。”

    饭桌上,林雪苑小脸微红,偷瞄了费云沉几眼,飞快的给费云沉夹了一筷子肉:“你吃。”

    费老太太很满意林雪苑的主动,慈祥的说,“你也多吃点啊,我专门吩咐厨房做了好些菜呢。”

    “我减肥呢费奶奶。”林雪苑笑得有些腼腆。

    费云沉没说话,可看着她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脑海中莫名冒出了苏晚心的身影,女孩子敢爱敢恨,雷厉风行,似乎更合他的心意一些。

    尤其是刚刚发来的短信,他的雇主似乎对他很不放心呢。

    将林雪苑夹菜的碗放到一边推开,费云沉道低沉性感的声音道,“奶奶,我吃饱了。”

    “你这都还没动筷子呢,你就吃饱了?”

    闻言,费云沉狭长的眸光扫过林雪苑的骤然雪白的脸色,勾唇一笑,“来之前,才和我儿子还有我儿子的妈咪吃了火锅,现在不饿。”

    什么!?

    林雪苑顿时呆住,一张嫣然俏丽的脸你青白相交,这顿她期待已久的饭,更像是羞辱。

    但费老太太却炸了,消化掉孙子说的消息,她要当曾奶奶了?

    顿时高兴得压根儿就顾不上林雪苑,急急的问,“你不是骗我吧,我曾孙子在哪儿?”

    “和他妈咪在一起,昨晚没回家,也是在小辞那儿。”费云沉淡淡的开口,想到儿子眼底隐隐露出一点笑意。

    眼神落到林雪苑身上,费云沉不客气的下逐客令,声音冷淡,“林小姐,我儿子的妈咪不让我和其他女人说一句话,她会生气的,你请回吧。”

    林雪苑好歹是费老太太请来的,老太太不高兴的瞪他,“怎么说话呢!”

    但是林雪苑和自己的曾孙子比起来,那就微不足道了。

    费老太太想着这次是他们理亏,不过还好没戳破,就是说请来吃顿饭,对林雪苑的影响不大。

    既然曾孙子都有了,那林雪苑就不在她的考虑之中了。

    费老太太一脸笑意的让官家来送人,“林小姐你先回家,等我问清楚了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刚刚还叫雪苑,现在就换了称呼,林雪苑窘迫的站起来,心里委屈,还不得不扮演乖巧听话的形象,“正好家中有事,费奶奶那我先回去了。”

    说完,林雪苑转身就委屈的哭了出来,心中怨恨无比,到底是那个女人,不要脸的爬床,居然将孩子都悄咪咪的生了。

    等人走了,费老太太立马变了脸色,怒不可遏,“你是不是被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缠上了,做鉴定了吗?”说着说着,又埋怨起来,“你怎么不把孩子接回来,费家的孩子可不能流落在外。”

    费云沉低沉的开腔,“小辞才回来,和我不亲,等一段时间我再接回来。”

    苏辞一直和苏晚心生活在一起,骤然离开妈咪,恐怕孩子会抵触他。

    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费老太太听得一头雾水,云里雾里,“那我孙媳妇儿呢?”

    费云沉拿着打火机点了根烟,烟雾顺着指尖弥散,深沉的目光似有所思。

    苏晚心的事情,他还得查查,他儿子的妈咪不能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然后男人剑眉一扬,薄唇微勾,“曾孙子您有,孙媳妇儿不一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