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醒在一张床上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才见了儿子难道就不想吗?还要走,一点都不爱儿子。

    女人张牙舞爪的样子让费云沉一愣,顺势就被带了进去,他视线一低,就看到苏晚心薄薄的衣服被打湿,贴在雪白的肌肤上。

    费云沉眼眸倏的一黯,健臂伸手勾住女人柔软的腰肢,哑着嗓子道,“这么快,就想要我给你服务了?”

    两个人的面容,瞬间离得很近,近到,呼吸交缠,男人鼻尖一动,能闻到她肌肤上沐浴露的味道。

    穿成这样出来,她果然在引诱自己。

    这样近的距离让苏晚心呼吸一滞,在她倒抽一口气准备一巴掌打过去的时候,男人见状扣住她要落下来的手,邪恶的笑,“收了三百万服务费,总要让你满意。”

    他一低头,狠狠的封住了她的红唇,唇上贴触的柔软香甜的气息,令他怔了几秒,凭着本能索取着,他另一只手插入她的发丝间,捧着她的后脑勺,强势的吻上演。

    两人之间严密紧致,不留一丝缝隙。

    没有经验的苏晚心口里的空气越来越少,脑袋一片空白,连拒绝的动作都忘了。

    !

    没有她的允许,他怎们能亲自己?

    不知道亲过多少人的嘴,苏晚心想到这儿瞬间清醒,猛然大力的推开费云沉,小脸憋得通红,防备又愤恨的指着费云沉,“,谁允许你亲我的?”

    费云沉薄唇勾起一抹笑意,“我们孩子都生了,更亲密的事情也做过了,不能吻你?”

    女人,欲擒故纵的把戏,玩玩就好,多了就腻了。

    闻言苏晚心脸蛋更红,气得几乎要冒烟,咬咬牙,“你!睡沙发!”

    说完,转身砰的摔上门,让他一个人光秃秃的睡吧,本来还想给他拿个被子的。

    现在,哼,做梦!

    费云沉望着紧闭的房门,摸了摸鼻子,那双狭长的凤眸中难得的浮现出丝丝笑意。

    美好的清晨,总是伴随着各种意外来临。

    苏晚心从睡梦中醒来,眼前那张放大的俊脸吓得她忍不住尖叫出声。

    被吵醒的费云沉皱了皱眉,长臂一伸自然的把苏晚心揽入怀中,沙哑着声音开口:“再睡会儿。”

    看着他这副淡定如斯的模样,苏晚心俏脸一黑,用力挣脱他大手的禁锢,语气不善的冲他吼起来:“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费云沉昨夜接近天亮才勉强睡着,现在刚睡醒没几分钟就被苏晚心吵醒,原本那张意气风发宛若谪仙的脸上也浮现出几许疲惫。

    他费力的睁开双眼,眼睑下有明显的青黑,良久他才缓缓坐起身来,揉着发胀的太阳穴指了指房门:“我这么长,沙发装不下。”

    所以这是他大半夜爬上自己床的理由?

    苏晚心崩溃了,愤愤然的掀开被子,丢下一句,“我回来之前赶紧从我床上滚下来!”后就拉着脸去洗漱。

    结果一开门,苏晚心就看到正要敲门的苏辞,眼神迷茫的站在门口。

    苏辞仰头,“妈咪,你和爹地昨晚睡一起的啊?为什么不叫我。”

    正在犹豫要怎么解释,苏晚心忽然感觉身后有一团热源贴上,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穿好了衣服,强硬的搂着她的肩膀,“因为妈咪和爹地有要事要谈,在说悄悄话。”

    苏辞撇嘴,“我不是三岁孩子了,我快五岁了。”

    两个大人:

    苏辞幽幽走过,去洗手间洗漱后,苏晚心已羞得脸颊通红,回头咬牙愤恨的盯着胡说八道的男人,“不要和我儿子乱说话!”

    费云沉浓眉紧蹙,呵的冷笑,“儿子这么小,什么都知道,你都教他什么了?”

    小说《霸道娇妻超有钱》第6章醒在一张床上试读结束。

    才见了儿子难道就不想吗?还要走,一点都不爱儿子。

    女人张牙舞爪的样子让费云沉一愣,顺势就被带了进去,他视线一低,就看到苏晚心薄薄的衣服被打湿,贴在雪白的肌肤上。

    费云沉眼眸倏的一黯,健臂伸手勾住女人柔软的腰肢,哑着嗓子道,“这么快,就想要我给你服务了?”

    两个人的面容,瞬间离得很近,近到,呼吸交缠,男人鼻尖一动,能闻到她肌肤上沐浴露的味道。

    穿成这样出来,她果然在引诱自己。

    这样近的距离让苏晚心呼吸一滞,在她倒抽一口气准备一巴掌打过去的时候,男人见状扣住她要落下来的手,邪恶的笑,“收了三百万服务费,总要让你满意。”

    他一低头,狠狠的封住了她的红唇,唇上贴触的柔软香甜的气息,令他怔了几秒,凭着本能索取着,他另一只手插入她的发丝间,捧着她的后脑勺,强势的吻上演。

    两人之间严密紧致,不留一丝缝隙。

    没有经验的苏晚心口里的空气越来越少,脑袋一片空白,连拒绝的动作都忘了。

    !

    没有她的允许,他怎们能亲自己?

    不知道亲过多少人的嘴,苏晚心想到这儿瞬间清醒,猛然大力的推开费云沉,小脸憋得通红,防备又愤恨的指着费云沉,“,谁允许你亲我的?”

    费云沉薄唇勾起一抹笑意,“我们孩子都生了,更亲密的事情也做过了,不能吻你?”

    女人,欲擒故纵的把戏,玩玩就好,多了就腻了。

    闻言苏晚心脸蛋更红,气得几乎要冒烟,咬咬牙,“你!睡沙发!”

    说完,转身砰的摔上门,让他一个人光秃秃的睡吧,本来还想给他拿个被子的。

    现在,哼,做梦!

    费云沉望着紧闭的房门,摸了摸鼻子,那双狭长的凤眸中难得的浮现出丝丝笑意。

    美好的清晨,总是伴随着各种意外来临。

    苏晚心从睡梦中醒来,眼前那张放大的俊脸吓得她忍不住尖叫出声。

    被吵醒的费云沉皱了皱眉,长臂一伸自然的把苏晚心揽入怀中,沙哑着声音开口:“再睡会儿。”

    看着他这副淡定如斯的模样,苏晚心俏脸一黑,用力挣脱他大手的禁锢,语气不善的冲他吼起来:“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费云沉昨夜接近天亮才勉强睡着,现在刚睡醒没几分钟就被苏晚心吵醒,原本那张意气风发宛若谪仙的脸上也浮现出几许疲惫。

    他费力的睁开双眼,眼睑下有明显的青黑,良久他才缓缓坐起身来,揉着发胀的太阳穴指了指房门:“我这么长,沙发装不下。”

    所以这是他大半夜爬上自己床的理由?

    苏晚心崩溃了,愤愤然的掀开被子,丢下一句,“我回来之前赶紧从我床上滚下来!”后就拉着脸去洗漱。

    结果一开门,苏晚心就看到正要敲门的苏辞,眼神迷茫的站在门口。

    苏辞仰头,“妈咪,你和爹地昨晚睡一起的啊?为什么不叫我。”

    正在犹豫要怎么解释,苏晚心忽然感觉身后有一团热源贴上,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穿好了衣服,强硬的搂着她的肩膀,“因为妈咪和爹地有要事要谈,在说悄悄话。”

    苏辞撇嘴,“我不是三岁孩子了,我快五岁了。”

    两个大人:

    苏辞幽幽走过,去洗手间洗漱后,苏晚心已羞得脸颊通红,回头咬牙愤恨的盯着胡说八道的男人,“不要和我儿子乱说话!”

    费云沉浓眉紧蹙,呵的冷笑,“儿子这么小,什么都知道,你都教他什么了?”

    小说《霸道娇妻超有钱》第6章醒在一张床上试读结束。

    才见了儿子难道就不想吗?还要走,一点都不爱儿子。

    女人张牙舞爪的样子让费云沉一愣,顺势就被带了进去,他视线一低,就看到苏晚心薄薄的衣服被打湿,贴在雪白的肌肤上。

    费云沉眼眸倏的一黯,健臂伸手勾住女人柔软的腰肢,哑着嗓子道,“这么快,就想要我给你服务了?”

    两个人的面容,瞬间离得很近,近到,呼吸交缠,男人鼻尖一动,能闻到她肌肤上沐浴露的味道。

    穿成这样出来,她果然在引诱自己。

    这样近的距离让苏晚心呼吸一滞,在她倒抽一口气准备一巴掌打过去的时候,男人见状扣住她要落下来的手,邪恶的笑,“收了三百万服务费,总要让你满意。”

    他一低头,狠狠的封住了她的红唇,唇上贴触的柔软香甜的气息,令他怔了几秒,凭着本能索取着,他另一只手插入她的发丝间,捧着她的后脑勺,强势的吻上演。

    两人之间严密紧致,不留一丝缝隙。

    没有经验的苏晚心口里的空气越来越少,脑袋一片空白,连拒绝的动作都忘了。

    !

    没有她的允许,他怎们能亲自己?

    不知道亲过多少人的嘴,苏晚心想到这儿瞬间清醒,猛然大力的推开费云沉,小脸憋得通红,防备又愤恨的指着费云沉,“,谁允许你亲我的?”

    费云沉薄唇勾起一抹笑意,“我们孩子都生了,更亲密的事情也做过了,不能吻你?”

    女人,欲擒故纵的把戏,玩玩就好,多了就腻了。

    闻言苏晚心脸蛋更红,气得几乎要冒烟,咬咬牙,“你!睡沙发!”

    说完,转身砰的摔上门,让他一个人光秃秃的睡吧,本来还想给他拿个被子的。

    现在,哼,做梦!

    费云沉望着紧闭的房门,摸了摸鼻子,那双狭长的凤眸中难得的浮现出丝丝笑意。

    美好的清晨,总是伴随着各种意外来临。

    苏晚心从睡梦中醒来,眼前那张放大的俊脸吓得她忍不住尖叫出声。

    被吵醒的费云沉皱了皱眉,长臂一伸自然的把苏晚心揽入怀中,沙哑着声音开口:“再睡会儿。”

    看着他这副淡定如斯的模样,苏晚心俏脸一黑,用力挣脱他大手的禁锢,语气不善的冲他吼起来:“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费云沉昨夜接近天亮才勉强睡着,现在刚睡醒没几分钟就被苏晚心吵醒,原本那张意气风发宛若谪仙的脸上也浮现出几许疲惫。

    他费力的睁开双眼,眼睑下有明显的青黑,良久他才缓缓坐起身来,揉着发胀的太阳穴指了指房门:“我这么长,沙发装不下。”

    所以这是他大半夜爬上自己床的理由?

    苏晚心崩溃了,愤愤然的掀开被子,丢下一句,“我回来之前赶紧从我床上滚下来!”后就拉着脸去洗漱。

    结果一开门,苏晚心就看到正要敲门的苏辞,眼神迷茫的站在门口。

    苏辞仰头,“妈咪,你和爹地昨晚睡一起的啊?为什么不叫我。”

    正在犹豫要怎么解释,苏晚心忽然感觉身后有一团热源贴上,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穿好了衣服,强硬的搂着她的肩膀,“因为妈咪和爹地有要事要谈,在说悄悄话。”

    苏辞撇嘴,“我不是三岁孩子了,我快五岁了。”

    两个大人:

    苏辞幽幽走过,去洗手间洗漱后,苏晚心已羞得脸颊通红,回头咬牙愤恨的盯着胡说八道的男人,“不要和我儿子乱说话!”

    费云沉浓眉紧蹙,呵的冷笑,“儿子这么小,什么都知道,你都教他什么了?”

    小说《霸道娇妻超有钱》第6章醒在一张床上试读结束。

    才见了儿子难道就不想吗?还要走,一点都不爱儿子。

    女人张牙舞爪的样子让费云沉一愣,顺势就被带了进去,他视线一低,就看到苏晚心薄薄的衣服被打湿,贴在雪白的肌肤上。

    费云沉眼眸倏的一黯,健臂伸手勾住女人柔软的腰肢,哑着嗓子道,“这么快,就想要我给你服务了?”

    两个人的面容,瞬间离得很近,近到,呼吸交缠,男人鼻尖一动,能闻到她肌肤上沐浴露的味道。

    穿成这样出来,她果然在引诱自己。

    这样近的距离让苏晚心呼吸一滞,在她倒抽一口气准备一巴掌打过去的时候,男人见状扣住她要落下来的手,邪恶的笑,“收了三百万服务费,总要让你满意。”

    他一低头,狠狠的封住了她的红唇,唇上贴触的柔软香甜的气息,令他怔了几秒,凭着本能索取着,他另一只手插入她的发丝间,捧着她的后脑勺,强势的吻上演。

    两人之间严密紧致,不留一丝缝隙。

    没有经验的苏晚心口里的空气越来越少,脑袋一片空白,连拒绝的动作都忘了。

    !

    没有她的允许,他怎们能亲自己?

    不知道亲过多少人的嘴,苏晚心想到这儿瞬间清醒,猛然大力的推开费云沉,小脸憋得通红,防备又愤恨的指着费云沉,“,谁允许你亲我的?”

    费云沉薄唇勾起一抹笑意,“我们孩子都生了,更亲密的事情也做过了,不能吻你?”

    女人,欲擒故纵的把戏,玩玩就好,多了就腻了。

    闻言苏晚心脸蛋更红,气得几乎要冒烟,咬咬牙,“你!睡沙发!”

    说完,转身砰的摔上门,让他一个人光秃秃的睡吧,本来还想给他拿个被子的。

    现在,哼,做梦!

    费云沉望着紧闭的房门,摸了摸鼻子,那双狭长的凤眸中难得的浮现出丝丝笑意。

    美好的清晨,总是伴随着各种意外来临。

    苏晚心从睡梦中醒来,眼前那张放大的俊脸吓得她忍不住尖叫出声。

    被吵醒的费云沉皱了皱眉,长臂一伸自然的把苏晚心揽入怀中,沙哑着声音开口:“再睡会儿。”

    看着他这副淡定如斯的模样,苏晚心俏脸一黑,用力挣脱他大手的禁锢,语气不善的冲他吼起来:“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费云沉昨夜接近天亮才勉强睡着,现在刚睡醒没几分钟就被苏晚心吵醒,原本那张意气风发宛若谪仙的脸上也浮现出几许疲惫。

    他费力的睁开双眼,眼睑下有明显的青黑,良久他才缓缓坐起身来,揉着发胀的太阳穴指了指房门:“我这么长,沙发装不下。”

    所以这是他大半夜爬上自己床的理由?

    苏晚心崩溃了,愤愤然的掀开被子,丢下一句,“我回来之前赶紧从我床上滚下来!”后就拉着脸去洗漱。

    结果一开门,苏晚心就看到正要敲门的苏辞,眼神迷茫的站在门口。

    苏辞仰头,“妈咪,你和爹地昨晚睡一起的啊?为什么不叫我。”

    正在犹豫要怎么解释,苏晚心忽然感觉身后有一团热源贴上,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穿好了衣服,强硬的搂着她的肩膀,“因为妈咪和爹地有要事要谈,在说悄悄话。”

    苏辞撇嘴,“我不是三岁孩子了,我快五岁了。”

    两个大人:

    苏辞幽幽走过,去洗手间洗漱后,苏晚心已羞得脸颊通红,回头咬牙愤恨的盯着胡说八道的男人,“不要和我儿子乱说话!”

    费云沉浓眉紧蹙,呵的冷笑,“儿子这么小,什么都知道,你都教他什么了?”

    小说《霸道娇妻超有钱》第6章醒在一张床上试读结束。

    才见了儿子难道就不想吗?还要走,一点都不爱儿子。

    女人张牙舞爪的样子让费云沉一愣,顺势就被带了进去,他视线一低,就看到苏晚心薄薄的衣服被打湿,贴在雪白的肌肤上。

    费云沉眼眸倏的一黯,健臂伸手勾住女人柔软的腰肢,哑着嗓子道,“这么快,就想要我给你服务了?”

    两个人的面容,瞬间离得很近,近到,呼吸交缠,男人鼻尖一动,能闻到她肌肤上沐浴露的味道。

    穿成这样出来,她果然在引诱自己。

    这样近的距离让苏晚心呼吸一滞,在她倒抽一口气准备一巴掌打过去的时候,男人见状扣住她要落下来的手,邪恶的笑,“收了三百万服务费,总要让你满意。”

    他一低头,狠狠的封住了她的红唇,唇上贴触的柔软香甜的气息,令他怔了几秒,凭着本能索取着,他另一只手插入她的发丝间,捧着她的后脑勺,强势的吻上演。

    两人之间严密紧致,不留一丝缝隙。

    没有经验的苏晚心口里的空气越来越少,脑袋一片空白,连拒绝的动作都忘了。

    !

    没有她的允许,他怎们能亲自己?

    不知道亲过多少人的嘴,苏晚心想到这儿瞬间清醒,猛然大力的推开费云沉,小脸憋得通红,防备又愤恨的指着费云沉,“,谁允许你亲我的?”

    费云沉薄唇勾起一抹笑意,“我们孩子都生了,更亲密的事情也做过了,不能吻你?”

    女人,欲擒故纵的把戏,玩玩就好,多了就腻了。

    闻言苏晚心脸蛋更红,气得几乎要冒烟,咬咬牙,“你!睡沙发!”

    说完,转身砰的摔上门,让他一个人光秃秃的睡吧,本来还想给他拿个被子的。

    现在,哼,做梦!

    费云沉望着紧闭的房门,摸了摸鼻子,那双狭长的凤眸中难得的浮现出丝丝笑意。

    美好的清晨,总是伴随着各种意外来临。

    苏晚心从睡梦中醒来,眼前那张放大的俊脸吓得她忍不住尖叫出声。

    被吵醒的费云沉皱了皱眉,长臂一伸自然的把苏晚心揽入怀中,沙哑着声音开口:“再睡会儿。”

    看着他这副淡定如斯的模样,苏晚心俏脸一黑,用力挣脱他大手的禁锢,语气不善的冲他吼起来:“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费云沉昨夜接近天亮才勉强睡着,现在刚睡醒没几分钟就被苏晚心吵醒,原本那张意气风发宛若谪仙的脸上也浮现出几许疲惫。

    他费力的睁开双眼,眼睑下有明显的青黑,良久他才缓缓坐起身来,揉着发胀的太阳穴指了指房门:“我这么长,沙发装不下。”

    所以这是他大半夜爬上自己床的理由?

    苏晚心崩溃了,愤愤然的掀开被子,丢下一句,“我回来之前赶紧从我床上滚下来!”后就拉着脸去洗漱。

    结果一开门,苏晚心就看到正要敲门的苏辞,眼神迷茫的站在门口。

    苏辞仰头,“妈咪,你和爹地昨晚睡一起的啊?为什么不叫我。”

    正在犹豫要怎么解释,苏晚心忽然感觉身后有一团热源贴上,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穿好了衣服,强硬的搂着她的肩膀,“因为妈咪和爹地有要事要谈,在说悄悄话。”

    苏辞撇嘴,“我不是三岁孩子了,我快五岁了。”

    两个大人:

    苏辞幽幽走过,去洗手间洗漱后,苏晚心已羞得脸颊通红,回头咬牙愤恨的盯着胡说八道的男人,“不要和我儿子乱说话!”

    费云沉浓眉紧蹙,呵的冷笑,“儿子这么小,什么都知道,你都教他什么了?”

    小说《霸道娇妻超有钱》第6章醒在一张床上试读结束。

    才见了儿子难道就不想吗?还要走,一点都不爱儿子。

    女人张牙舞爪的样子让费云沉一愣,顺势就被带了进去,他视线一低,就看到苏晚心薄薄的衣服被打湿,贴在雪白的肌肤上。

    费云沉眼眸倏的一黯,健臂伸手勾住女人柔软的腰肢,哑着嗓子道,“这么快,就想要我给你服务了?”

    两个人的面容,瞬间离得很近,近到,呼吸交缠,男人鼻尖一动,能闻到她肌肤上沐浴露的味道。

    穿成这样出来,她果然在引诱自己。

    这样近的距离让苏晚心呼吸一滞,在她倒抽一口气准备一巴掌打过去的时候,男人见状扣住她要落下来的手,邪恶的笑,“收了三百万服务费,总要让你满意。”

    他一低头,狠狠的封住了她的红唇,唇上贴触的柔软香甜的气息,令他怔了几秒,凭着本能索取着,他另一只手插入她的发丝间,捧着她的后脑勺,强势的吻上演。

    两人之间严密紧致,不留一丝缝隙。

    没有经验的苏晚心口里的空气越来越少,脑袋一片空白,连拒绝的动作都忘了。

    !

    没有她的允许,他怎们能亲自己?

    不知道亲过多少人的嘴,苏晚心想到这儿瞬间清醒,猛然大力的推开费云沉,小脸憋得通红,防备又愤恨的指着费云沉,“,谁允许你亲我的?”

    费云沉薄唇勾起一抹笑意,“我们孩子都生了,更亲密的事情也做过了,不能吻你?”

    女人,欲擒故纵的把戏,玩玩就好,多了就腻了。

    闻言苏晚心脸蛋更红,气得几乎要冒烟,咬咬牙,“你!睡沙发!”

    说完,转身砰的摔上门,让他一个人光秃秃的睡吧,本来还想给他拿个被子的。

    现在,哼,做梦!

    费云沉望着紧闭的房门,摸了摸鼻子,那双狭长的凤眸中难得的浮现出丝丝笑意。

    美好的清晨,总是伴随着各种意外来临。

    苏晚心从睡梦中醒来,眼前那张放大的俊脸吓得她忍不住尖叫出声。

    被吵醒的费云沉皱了皱眉,长臂一伸自然的把苏晚心揽入怀中,沙哑着声音开口:“再睡会儿。”

    看着他这副淡定如斯的模样,苏晚心俏脸一黑,用力挣脱他大手的禁锢,语气不善的冲他吼起来:“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费云沉昨夜接近天亮才勉强睡着,现在刚睡醒没几分钟就被苏晚心吵醒,原本那张意气风发宛若谪仙的脸上也浮现出几许疲惫。

    他费力的睁开双眼,眼睑下有明显的青黑,良久他才缓缓坐起身来,揉着发胀的太阳穴指了指房门:“我这么长,沙发装不下。”

    所以这是他大半夜爬上自己床的理由?

    苏晚心崩溃了,愤愤然的掀开被子,丢下一句,“我回来之前赶紧从我床上滚下来!”后就拉着脸去洗漱。

    结果一开门,苏晚心就看到正要敲门的苏辞,眼神迷茫的站在门口。

    苏辞仰头,“妈咪,你和爹地昨晚睡一起的啊?为什么不叫我。”

    正在犹豫要怎么解释,苏晚心忽然感觉身后有一团热源贴上,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穿好了衣服,强硬的搂着她的肩膀,“因为妈咪和爹地有要事要谈,在说悄悄话。”

    苏辞撇嘴,“我不是三岁孩子了,我快五岁了。”

    两个大人:

    苏辞幽幽走过,去洗手间洗漱后,苏晚心已羞得脸颊通红,回头咬牙愤恨的盯着胡说八道的男人,“不要和我儿子乱说话!”

    费云沉浓眉紧蹙,呵的冷笑,“儿子这么小,什么都知道,你都教他什么了?”

    小说《霸道娇妻超有钱》第6章醒在一张床上试读结束。

    才见了儿子难道就不想吗?还要走,一点都不爱儿子。

    女人张牙舞爪的样子让费云沉一愣,顺势就被带了进去,他视线一低,就看到苏晚心薄薄的衣服被打湿,贴在雪白的肌肤上。

    费云沉眼眸倏的一黯,健臂伸手勾住女人柔软的腰肢,哑着嗓子道,“这么快,就想要我给你服务了?”

    两个人的面容,瞬间离得很近,近到,呼吸交缠,男人鼻尖一动,能闻到她肌肤上沐浴露的味道。

    穿成这样出来,她果然在引诱自己。

    这样近的距离让苏晚心呼吸一滞,在她倒抽一口气准备一巴掌打过去的时候,男人见状扣住她要落下来的手,邪恶的笑,“收了三百万服务费,总要让你满意。”

    他一低头,狠狠的封住了她的红唇,唇上贴触的柔软香甜的气息,令他怔了几秒,凭着本能索取着,他另一只手插入她的发丝间,捧着她的后脑勺,强势的吻上演。

    两人之间严密紧致,不留一丝缝隙。

    没有经验的苏晚心口里的空气越来越少,脑袋一片空白,连拒绝的动作都忘了。

    !

    没有她的允许,他怎们能亲自己?

    不知道亲过多少人的嘴,苏晚心想到这儿瞬间清醒,猛然大力的推开费云沉,小脸憋得通红,防备又愤恨的指着费云沉,“,谁允许你亲我的?”

    费云沉薄唇勾起一抹笑意,“我们孩子都生了,更亲密的事情也做过了,不能吻你?”

    女人,欲擒故纵的把戏,玩玩就好,多了就腻了。

    闻言苏晚心脸蛋更红,气得几乎要冒烟,咬咬牙,“你!睡沙发!”

    说完,转身砰的摔上门,让他一个人光秃秃的睡吧,本来还想给他拿个被子的。

    现在,哼,做梦!

    费云沉望着紧闭的房门,摸了摸鼻子,那双狭长的凤眸中难得的浮现出丝丝笑意。

    美好的清晨,总是伴随着各种意外来临。

    苏晚心从睡梦中醒来,眼前那张放大的俊脸吓得她忍不住尖叫出声。

    被吵醒的费云沉皱了皱眉,长臂一伸自然的把苏晚心揽入怀中,沙哑着声音开口:“再睡会儿。”

    看着他这副淡定如斯的模样,苏晚心俏脸一黑,用力挣脱他大手的禁锢,语气不善的冲他吼起来:“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费云沉昨夜接近天亮才勉强睡着,现在刚睡醒没几分钟就被苏晚心吵醒,原本那张意气风发宛若谪仙的脸上也浮现出几许疲惫。

    他费力的睁开双眼,眼睑下有明显的青黑,良久他才缓缓坐起身来,揉着发胀的太阳穴指了指房门:“我这么长,沙发装不下。”

    所以这是他大半夜爬上自己床的理由?

    苏晚心崩溃了,愤愤然的掀开被子,丢下一句,“我回来之前赶紧从我床上滚下来!”后就拉着脸去洗漱。

    结果一开门,苏晚心就看到正要敲门的苏辞,眼神迷茫的站在门口。

    苏辞仰头,“妈咪,你和爹地昨晚睡一起的啊?为什么不叫我。”

    正在犹豫要怎么解释,苏晚心忽然感觉身后有一团热源贴上,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穿好了衣服,强硬的搂着她的肩膀,“因为妈咪和爹地有要事要谈,在说悄悄话。”

    苏辞撇嘴,“我不是三岁孩子了,我快五岁了。”

    两个大人:

    苏辞幽幽走过,去洗手间洗漱后,苏晚心已羞得脸颊通红,回头咬牙愤恨的盯着胡说八道的男人,“不要和我儿子乱说话!”

    费云沉浓眉紧蹙,呵的冷笑,“儿子这么小,什么都知道,你都教他什么了?”

    小说《霸道娇妻超有钱》第6章醒在一张床上试读结束。

    才见了儿子难道就不想吗?还要走,一点都不爱儿子。

    女人张牙舞爪的样子让费云沉一愣,顺势就被带了进去,他视线一低,就看到苏晚心薄薄的衣服被打湿,贴在雪白的肌肤上。

    费云沉眼眸倏的一黯,健臂伸手勾住女人柔软的腰肢,哑着嗓子道,“这么快,就想要我给你服务了?”

    两个人的面容,瞬间离得很近,近到,呼吸交缠,男人鼻尖一动,能闻到她肌肤上沐浴露的味道。

    穿成这样出来,她果然在引诱自己。

    这样近的距离让苏晚心呼吸一滞,在她倒抽一口气准备一巴掌打过去的时候,男人见状扣住她要落下来的手,邪恶的笑,“收了三百万服务费,总要让你满意。”

    他一低头,狠狠的封住了她的红唇,唇上贴触的柔软香甜的气息,令他怔了几秒,凭着本能索取着,他另一只手插入她的发丝间,捧着她的后脑勺,强势的吻上演。

    两人之间严密紧致,不留一丝缝隙。

    没有经验的苏晚心口里的空气越来越少,脑袋一片空白,连拒绝的动作都忘了。

    !

    没有她的允许,他怎们能亲自己?

    不知道亲过多少人的嘴,苏晚心想到这儿瞬间清醒,猛然大力的推开费云沉,小脸憋得通红,防备又愤恨的指着费云沉,“,谁允许你亲我的?”

    费云沉薄唇勾起一抹笑意,“我们孩子都生了,更亲密的事情也做过了,不能吻你?”

    女人,欲擒故纵的把戏,玩玩就好,多了就腻了。

    闻言苏晚心脸蛋更红,气得几乎要冒烟,咬咬牙,“你!睡沙发!”

    说完,转身砰的摔上门,让他一个人光秃秃的睡吧,本来还想给他拿个被子的。

    现在,哼,做梦!

    费云沉望着紧闭的房门,摸了摸鼻子,那双狭长的凤眸中难得的浮现出丝丝笑意。

    美好的清晨,总是伴随着各种意外来临。

    苏晚心从睡梦中醒来,眼前那张放大的俊脸吓得她忍不住尖叫出声。

    被吵醒的费云沉皱了皱眉,长臂一伸自然的把苏晚心揽入怀中,沙哑着声音开口:“再睡会儿。”

    看着他这副淡定如斯的模样,苏晚心俏脸一黑,用力挣脱他大手的禁锢,语气不善的冲他吼起来:“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费云沉昨夜接近天亮才勉强睡着,现在刚睡醒没几分钟就被苏晚心吵醒,原本那张意气风发宛若谪仙的脸上也浮现出几许疲惫。

    他费力的睁开双眼,眼睑下有明显的青黑,良久他才缓缓坐起身来,揉着发胀的太阳穴指了指房门:“我这么长,沙发装不下。”

    所以这是他大半夜爬上自己床的理由?

    苏晚心崩溃了,愤愤然的掀开被子,丢下一句,“我回来之前赶紧从我床上滚下来!”后就拉着脸去洗漱。

    结果一开门,苏晚心就看到正要敲门的苏辞,眼神迷茫的站在门口。

    苏辞仰头,“妈咪,你和爹地昨晚睡一起的啊?为什么不叫我。”

    正在犹豫要怎么解释,苏晚心忽然感觉身后有一团热源贴上,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穿好了衣服,强硬的搂着她的肩膀,“因为妈咪和爹地有要事要谈,在说悄悄话。”

    苏辞撇嘴,“我不是三岁孩子了,我快五岁了。”

    两个大人:

    苏辞幽幽走过,去洗手间洗漱后,苏晚心已羞得脸颊通红,回头咬牙愤恨的盯着胡说八道的男人,“不要和我儿子乱说话!”

    费云沉浓眉紧蹙,呵的冷笑,“儿子这么小,什么都知道,你都教他什么了?”

    小说《霸道娇妻超有钱》第6章醒在一张床上试读结束。

    才见了儿子难道就不想吗?还要走,一点都不爱儿子。

    女人张牙舞爪的样子让费云沉一愣,顺势就被带了进去,他视线一低,就看到苏晚心薄薄的衣服被打湿,贴在雪白的肌肤上。

    费云沉眼眸倏的一黯,健臂伸手勾住女人柔软的腰肢,哑着嗓子道,“这么快,就想要我给你服务了?”

    两个人的面容,瞬间离得很近,近到,呼吸交缠,男人鼻尖一动,能闻到她肌肤上沐浴露的味道。

    穿成这样出来,她果然在引诱自己。

    这样近的距离让苏晚心呼吸一滞,在她倒抽一口气准备一巴掌打过去的时候,男人见状扣住她要落下来的手,邪恶的笑,“收了三百万服务费,总要让你满意。”

    他一低头,狠狠的封住了她的红唇,唇上贴触的柔软香甜的气息,令他怔了几秒,凭着本能索取着,他另一只手插入她的发丝间,捧着她的后脑勺,强势的吻上演。

    两人之间严密紧致,不留一丝缝隙。

    没有经验的苏晚心口里的空气越来越少,脑袋一片空白,连拒绝的动作都忘了。

    !

    没有她的允许,他怎们能亲自己?

    不知道亲过多少人的嘴,苏晚心想到这儿瞬间清醒,猛然大力的推开费云沉,小脸憋得通红,防备又愤恨的指着费云沉,“,谁允许你亲我的?”

    费云沉薄唇勾起一抹笑意,“我们孩子都生了,更亲密的事情也做过了,不能吻你?”

    女人,欲擒故纵的把戏,玩玩就好,多了就腻了。

    闻言苏晚心脸蛋更红,气得几乎要冒烟,咬咬牙,“你!睡沙发!”

    说完,转身砰的摔上门,让他一个人光秃秃的睡吧,本来还想给他拿个被子的。

    现在,哼,做梦!

    费云沉望着紧闭的房门,摸了摸鼻子,那双狭长的凤眸中难得的浮现出丝丝笑意。

    美好的清晨,总是伴随着各种意外来临。

    苏晚心从睡梦中醒来,眼前那张放大的俊脸吓得她忍不住尖叫出声。

    被吵醒的费云沉皱了皱眉,长臂一伸自然的把苏晚心揽入怀中,沙哑着声音开口:“再睡会儿。”

    看着他这副淡定如斯的模样,苏晚心俏脸一黑,用力挣脱他大手的禁锢,语气不善的冲他吼起来:“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费云沉昨夜接近天亮才勉强睡着,现在刚睡醒没几分钟就被苏晚心吵醒,原本那张意气风发宛若谪仙的脸上也浮现出几许疲惫。

    他费力的睁开双眼,眼睑下有明显的青黑,良久他才缓缓坐起身来,揉着发胀的太阳穴指了指房门:“我这么长,沙发装不下。”

    所以这是他大半夜爬上自己床的理由?

    苏晚心崩溃了,愤愤然的掀开被子,丢下一句,“我回来之前赶紧从我床上滚下来!”后就拉着脸去洗漱。

    结果一开门,苏晚心就看到正要敲门的苏辞,眼神迷茫的站在门口。

    苏辞仰头,“妈咪,你和爹地昨晚睡一起的啊?为什么不叫我。”

    正在犹豫要怎么解释,苏晚心忽然感觉身后有一团热源贴上,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穿好了衣服,强硬的搂着她的肩膀,“因为妈咪和爹地有要事要谈,在说悄悄话。”

    苏辞撇嘴,“我不是三岁孩子了,我快五岁了。”

    两个大人:

    苏辞幽幽走过,去洗手间洗漱后,苏晚心已羞得脸颊通红,回头咬牙愤恨的盯着胡说八道的男人,“不要和我儿子乱说话!”

    费云沉浓眉紧蹙,呵的冷笑,“儿子这么小,什么都知道,你都教他什么了?”

    小说《霸道娇妻超有钱》第6章醒在一张床上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