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玄幻魔法 >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 第2565章 声音消失,不攻自破

第2565章 声音消失,不攻自破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林羽c奎木狼和云舟三人此时内心也是心虚无比,他们也都清楚自己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最多再耗上个分钟,他们也将一头栽倒在地上。

    “何大哥奎木狼大哥我我快不行了”

    云舟呼吸无比的急促,双眼眼白不停地往上翻,神情十分痛苦,颤声道,“麻烦你们替我保保护好燕子姐”

    话音一落,他双脚一软,头一歪,瞬间倒在了地上。

    直到倒下的前一刻,云舟内心挂念燕子的安危仍旧远大于他自己的安危。

    “云舟?!”

    奎木狼神情一急,赶紧往外挪了挪脚步,同时护住云舟的身子,胸口剧烈起伏着,低声冲林羽喊道,“宗主,我也快坚持不住了既然您您知道了这声音是怎么来的,能不能破破解他们身上的声音?!”

    “这个声音很好破解”

    林羽喘着粗气叹息道,“那就是抓住他们,将他们身上的骨器砸碎或者杀了他们让他们的身子不能再动”

    其实想破解这冥音钟形成的夺魂阵非常简单,只需要将这冥音钟打碎,或者让这冥音钟佩戴者停下来,让声音消失,那夺魂阵自然也就破解了。

    不过这个看似极为简单的破解之法,对于此时的林羽和奎木狼而言简直难如登天!

    他们哪怕连站立和行走都十分困难,更不用说抢夺眼前八名灵宝门后人身上的冥音钟!

    这也是这冥音钟的厉害之处,当它开始发力的时候,你压根感知不到,就算能够感知到,也压根意识不到其中危险。

    就如同林羽c奎木狼c燕子和云舟四人一开始那般,他们已经在声音的震动下感知到了不适,但是他们并没有多想,也根本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凶险。

    但是当你意识到这冥音钟的厉害之后,你已经彻底丧失了破解它的能力!

    甚至很多人在还不知道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情况下便稀里糊涂的一命呜呼!

    林羽起码在倒下之前还能想到这声音是怎么来的,就算是死,也死的明白一些。

    听到林羽这毫无意义的“破解之法”,奎木狼只感觉眼前更加的眩晕,身子猛地打了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此时他内心最后一丝希冀也彻底破灭,心里十分不甘,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堂堂七尺男儿,最后竟然会死在一种声音之下!

    不过突然间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瞬间精神一变,急声说道,“可是宗主他们几个还有刚才跟你交手的那小子,怎么没有受这声音的影响”

    此时他突然意识到其中不对,这冥音钟形成的声音对他们有用,为何对对面的八个人和瘫软在地上的布衣男子没用。

    或许弄清楚这点,对他们破解这夺魂阵会有所帮助。

    “这就是这冥音钟的巧妙之处”

    林羽喘息道,“这冥音钟的发明者自然也考虑到了这点所以制造这冥音钟的时候在每个冥音钟尾部都加了一个特殊的环形构造,可以通过其改变周围传来的冥音钟声波所以他们八人听到的声波实际上跟我们听到的不同换而言之,只要身上佩戴着这冥音钟,便不会被这声音所蛊惑”

    他言下之意,瘫软在地上的那个布衣男子身上也一定携带着一个冥音钟,所以在这种声音之下,布衣男子才不会受影响。

    “何家荣,你真是博学多知,竟然连这冥音钟和夺魂阵都知道”

    一旁瘫软到地上的布衣男子听到林羽的话后,竟不觉有些赞叹佩服,不过紧接着他得意的昂首大笑,说道,“可惜啊可惜就算你知道的再多,也已于事无补,都要死在这冥音钟下”

    “宗主,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法子”

    这时精神萎靡的奎木狼突然神情一振,眼神透过人群阴冷的盯着远处瘫坐在地上的布衣男子,沉声道,“我们将他身上的冥音钟抢过来,不就可以破解这夺魂阵了嘛”

    林羽c奎木狼和云舟三人此时内心也是心虚无比,他们也都清楚自己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最多再耗上个分钟,他们也将一头栽倒在地上。

    “何大哥奎木狼大哥我我快不行了”

    云舟呼吸无比的急促,双眼眼白不停地往上翻,神情十分痛苦,颤声道,“麻烦你们替我保保护好燕子姐”

    话音一落,他双脚一软,头一歪,瞬间倒在了地上。

    直到倒下的前一刻,云舟内心挂念燕子的安危仍旧远大于他自己的安危。

    “云舟?!”

    奎木狼神情一急,赶紧往外挪了挪脚步,同时护住云舟的身子,胸口剧烈起伏着,低声冲林羽喊道,“宗主,我也快坚持不住了既然您您知道了这声音是怎么来的,能不能破破解他们身上的声音?!”

    “这个声音很好破解”

    林羽喘着粗气叹息道,“那就是抓住他们,将他们身上的骨器砸碎或者杀了他们让他们的身子不能再动”

    其实想破解这冥音钟形成的夺魂阵非常简单,只需要将这冥音钟打碎,或者让这冥音钟佩戴者停下来,让声音消失,那夺魂阵自然也就破解了。

    不过这个看似极为简单的破解之法,对于此时的林羽和奎木狼而言简直难如登天!

    他们哪怕连站立和行走都十分困难,更不用说抢夺眼前八名灵宝门后人身上的冥音钟!

    这也是这冥音钟的厉害之处,当它开始发力的时候,你压根感知不到,就算能够感知到,也压根意识不到其中危险。

    就如同林羽c奎木狼c燕子和云舟四人一开始那般,他们已经在声音的震动下感知到了不适,但是他们并没有多想,也根本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凶险。

    但是当你意识到这冥音钟的厉害之后,你已经彻底丧失了破解它的能力!

    甚至很多人在还不知道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情况下便稀里糊涂的一命呜呼!

    林羽起码在倒下之前还能想到这声音是怎么来的,就算是死,也死的明白一些。

    听到林羽这毫无意义的“破解之法”,奎木狼只感觉眼前更加的眩晕,身子猛地打了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此时他内心最后一丝希冀也彻底破灭,心里十分不甘,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堂堂七尺男儿,最后竟然会死在一种声音之下!

    不过突然间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瞬间精神一变,急声说道,“可是宗主他们几个还有刚才跟你交手的那小子,怎么没有受这声音的影响”

    此时他突然意识到其中不对,这冥音钟形成的声音对他们有用,为何对对面的八个人和瘫软在地上的布衣男子没用。

    或许弄清楚这点,对他们破解这夺魂阵会有所帮助。

    “这就是这冥音钟的巧妙之处”

    林羽喘息道,“这冥音钟的发明者自然也考虑到了这点所以制造这冥音钟的时候在每个冥音钟尾部都加了一个特殊的环形构造,可以通过其改变周围传来的冥音钟声波所以他们八人听到的声波实际上跟我们听到的不同换而言之,只要身上佩戴着这冥音钟,便不会被这声音所蛊惑”

    他言下之意,瘫软在地上的那个布衣男子身上也一定携带着一个冥音钟,所以在这种声音之下,布衣男子才不会受影响。

    “何家荣,你真是博学多知,竟然连这冥音钟和夺魂阵都知道”

    一旁瘫软到地上的布衣男子听到林羽的话后,竟不觉有些赞叹佩服,不过紧接着他得意的昂首大笑,说道,“可惜啊可惜就算你知道的再多,也已于事无补,都要死在这冥音钟下”

    “宗主,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法子”

    这时精神萎靡的奎木狼突然神情一振,眼神透过人群阴冷的盯着远处瘫坐在地上的布衣男子,沉声道,“我们将他身上的冥音钟抢过来,不就可以破解这夺魂阵了嘛”

    林羽c奎木狼和云舟三人此时内心也是心虚无比,他们也都清楚自己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最多再耗上个分钟,他们也将一头栽倒在地上。

    “何大哥奎木狼大哥我我快不行了”

    云舟呼吸无比的急促,双眼眼白不停地往上翻,神情十分痛苦,颤声道,“麻烦你们替我保保护好燕子姐”

    话音一落,他双脚一软,头一歪,瞬间倒在了地上。

    直到倒下的前一刻,云舟内心挂念燕子的安危仍旧远大于他自己的安危。

    “云舟?!”

    奎木狼神情一急,赶紧往外挪了挪脚步,同时护住云舟的身子,胸口剧烈起伏着,低声冲林羽喊道,“宗主,我也快坚持不住了既然您您知道了这声音是怎么来的,能不能破破解他们身上的声音?!”

    “这个声音很好破解”

    林羽喘着粗气叹息道,“那就是抓住他们,将他们身上的骨器砸碎或者杀了他们让他们的身子不能再动”

    其实想破解这冥音钟形成的夺魂阵非常简单,只需要将这冥音钟打碎,或者让这冥音钟佩戴者停下来,让声音消失,那夺魂阵自然也就破解了。

    不过这个看似极为简单的破解之法,对于此时的林羽和奎木狼而言简直难如登天!

    他们哪怕连站立和行走都十分困难,更不用说抢夺眼前八名灵宝门后人身上的冥音钟!

    这也是这冥音钟的厉害之处,当它开始发力的时候,你压根感知不到,就算能够感知到,也压根意识不到其中危险。

    就如同林羽c奎木狼c燕子和云舟四人一开始那般,他们已经在声音的震动下感知到了不适,但是他们并没有多想,也根本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凶险。

    但是当你意识到这冥音钟的厉害之后,你已经彻底丧失了破解它的能力!

    甚至很多人在还不知道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情况下便稀里糊涂的一命呜呼!

    林羽起码在倒下之前还能想到这声音是怎么来的,就算是死,也死的明白一些。

    听到林羽这毫无意义的“破解之法”,奎木狼只感觉眼前更加的眩晕,身子猛地打了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此时他内心最后一丝希冀也彻底破灭,心里十分不甘,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堂堂七尺男儿,最后竟然会死在一种声音之下!

    不过突然间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瞬间精神一变,急声说道,“可是宗主他们几个还有刚才跟你交手的那小子,怎么没有受这声音的影响”

    此时他突然意识到其中不对,这冥音钟形成的声音对他们有用,为何对对面的八个人和瘫软在地上的布衣男子没用。

    或许弄清楚这点,对他们破解这夺魂阵会有所帮助。

    “这就是这冥音钟的巧妙之处”

    林羽喘息道,“这冥音钟的发明者自然也考虑到了这点所以制造这冥音钟的时候在每个冥音钟尾部都加了一个特殊的环形构造,可以通过其改变周围传来的冥音钟声波所以他们八人听到的声波实际上跟我们听到的不同换而言之,只要身上佩戴着这冥音钟,便不会被这声音所蛊惑”

    他言下之意,瘫软在地上的那个布衣男子身上也一定携带着一个冥音钟,所以在这种声音之下,布衣男子才不会受影响。

    “何家荣,你真是博学多知,竟然连这冥音钟和夺魂阵都知道”

    一旁瘫软到地上的布衣男子听到林羽的话后,竟不觉有些赞叹佩服,不过紧接着他得意的昂首大笑,说道,“可惜啊可惜就算你知道的再多,也已于事无补,都要死在这冥音钟下”

    “宗主,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法子”

    这时精神萎靡的奎木狼突然神情一振,眼神透过人群阴冷的盯着远处瘫坐在地上的布衣男子,沉声道,“我们将他身上的冥音钟抢过来,不就可以破解这夺魂阵了嘛”

    林羽c奎木狼和云舟三人此时内心也是心虚无比,他们也都清楚自己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最多再耗上个分钟,他们也将一头栽倒在地上。

    “何大哥奎木狼大哥我我快不行了”

    云舟呼吸无比的急促,双眼眼白不停地往上翻,神情十分痛苦,颤声道,“麻烦你们替我保保护好燕子姐”

    话音一落,他双脚一软,头一歪,瞬间倒在了地上。

    直到倒下的前一刻,云舟内心挂念燕子的安危仍旧远大于他自己的安危。

    “云舟?!”

    奎木狼神情一急,赶紧往外挪了挪脚步,同时护住云舟的身子,胸口剧烈起伏着,低声冲林羽喊道,“宗主,我也快坚持不住了既然您您知道了这声音是怎么来的,能不能破破解他们身上的声音?!”

    “这个声音很好破解”

    林羽喘着粗气叹息道,“那就是抓住他们,将他们身上的骨器砸碎或者杀了他们让他们的身子不能再动”

    其实想破解这冥音钟形成的夺魂阵非常简单,只需要将这冥音钟打碎,或者让这冥音钟佩戴者停下来,让声音消失,那夺魂阵自然也就破解了。

    不过这个看似极为简单的破解之法,对于此时的林羽和奎木狼而言简直难如登天!

    他们哪怕连站立和行走都十分困难,更不用说抢夺眼前八名灵宝门后人身上的冥音钟!

    这也是这冥音钟的厉害之处,当它开始发力的时候,你压根感知不到,就算能够感知到,也压根意识不到其中危险。

    就如同林羽c奎木狼c燕子和云舟四人一开始那般,他们已经在声音的震动下感知到了不适,但是他们并没有多想,也根本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凶险。

    但是当你意识到这冥音钟的厉害之后,你已经彻底丧失了破解它的能力!

    甚至很多人在还不知道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情况下便稀里糊涂的一命呜呼!

    林羽起码在倒下之前还能想到这声音是怎么来的,就算是死,也死的明白一些。

    听到林羽这毫无意义的“破解之法”,奎木狼只感觉眼前更加的眩晕,身子猛地打了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此时他内心最后一丝希冀也彻底破灭,心里十分不甘,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堂堂七尺男儿,最后竟然会死在一种声音之下!

    不过突然间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瞬间精神一变,急声说道,“可是宗主他们几个还有刚才跟你交手的那小子,怎么没有受这声音的影响”

    此时他突然意识到其中不对,这冥音钟形成的声音对他们有用,为何对对面的八个人和瘫软在地上的布衣男子没用。

    或许弄清楚这点,对他们破解这夺魂阵会有所帮助。

    “这就是这冥音钟的巧妙之处”

    林羽喘息道,“这冥音钟的发明者自然也考虑到了这点所以制造这冥音钟的时候在每个冥音钟尾部都加了一个特殊的环形构造,可以通过其改变周围传来的冥音钟声波所以他们八人听到的声波实际上跟我们听到的不同换而言之,只要身上佩戴着这冥音钟,便不会被这声音所蛊惑”

    他言下之意,瘫软在地上的那个布衣男子身上也一定携带着一个冥音钟,所以在这种声音之下,布衣男子才不会受影响。

    “何家荣,你真是博学多知,竟然连这冥音钟和夺魂阵都知道”

    一旁瘫软到地上的布衣男子听到林羽的话后,竟不觉有些赞叹佩服,不过紧接着他得意的昂首大笑,说道,“可惜啊可惜就算你知道的再多,也已于事无补,都要死在这冥音钟下”

    “宗主,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法子”

    这时精神萎靡的奎木狼突然神情一振,眼神透过人群阴冷的盯着远处瘫坐在地上的布衣男子,沉声道,“我们将他身上的冥音钟抢过来,不就可以破解这夺魂阵了嘛”

    林羽c奎木狼和云舟三人此时内心也是心虚无比,他们也都清楚自己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最多再耗上个分钟,他们也将一头栽倒在地上。

    “何大哥奎木狼大哥我我快不行了”

    云舟呼吸无比的急促,双眼眼白不停地往上翻,神情十分痛苦,颤声道,“麻烦你们替我保保护好燕子姐”

    话音一落,他双脚一软,头一歪,瞬间倒在了地上。

    直到倒下的前一刻,云舟内心挂念燕子的安危仍旧远大于他自己的安危。

    “云舟?!”

    奎木狼神情一急,赶紧往外挪了挪脚步,同时护住云舟的身子,胸口剧烈起伏着,低声冲林羽喊道,“宗主,我也快坚持不住了既然您您知道了这声音是怎么来的,能不能破破解他们身上的声音?!”

    “这个声音很好破解”

    林羽喘着粗气叹息道,“那就是抓住他们,将他们身上的骨器砸碎或者杀了他们让他们的身子不能再动”

    其实想破解这冥音钟形成的夺魂阵非常简单,只需要将这冥音钟打碎,或者让这冥音钟佩戴者停下来,让声音消失,那夺魂阵自然也就破解了。

    不过这个看似极为简单的破解之法,对于此时的林羽和奎木狼而言简直难如登天!

    他们哪怕连站立和行走都十分困难,更不用说抢夺眼前八名灵宝门后人身上的冥音钟!

    这也是这冥音钟的厉害之处,当它开始发力的时候,你压根感知不到,就算能够感知到,也压根意识不到其中危险。

    就如同林羽c奎木狼c燕子和云舟四人一开始那般,他们已经在声音的震动下感知到了不适,但是他们并没有多想,也根本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凶险。

    但是当你意识到这冥音钟的厉害之后,你已经彻底丧失了破解它的能力!

    甚至很多人在还不知道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情况下便稀里糊涂的一命呜呼!

    林羽起码在倒下之前还能想到这声音是怎么来的,就算是死,也死的明白一些。

    听到林羽这毫无意义的“破解之法”,奎木狼只感觉眼前更加的眩晕,身子猛地打了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此时他内心最后一丝希冀也彻底破灭,心里十分不甘,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堂堂七尺男儿,最后竟然会死在一种声音之下!

    不过突然间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瞬间精神一变,急声说道,“可是宗主他们几个还有刚才跟你交手的那小子,怎么没有受这声音的影响”

    此时他突然意识到其中不对,这冥音钟形成的声音对他们有用,为何对对面的八个人和瘫软在地上的布衣男子没用。

    或许弄清楚这点,对他们破解这夺魂阵会有所帮助。

    “这就是这冥音钟的巧妙之处”

    林羽喘息道,“这冥音钟的发明者自然也考虑到了这点所以制造这冥音钟的时候在每个冥音钟尾部都加了一个特殊的环形构造,可以通过其改变周围传来的冥音钟声波所以他们八人听到的声波实际上跟我们听到的不同换而言之,只要身上佩戴着这冥音钟,便不会被这声音所蛊惑”

    他言下之意,瘫软在地上的那个布衣男子身上也一定携带着一个冥音钟,所以在这种声音之下,布衣男子才不会受影响。

    “何家荣,你真是博学多知,竟然连这冥音钟和夺魂阵都知道”

    一旁瘫软到地上的布衣男子听到林羽的话后,竟不觉有些赞叹佩服,不过紧接着他得意的昂首大笑,说道,“可惜啊可惜就算你知道的再多,也已于事无补,都要死在这冥音钟下”

    “宗主,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法子”

    这时精神萎靡的奎木狼突然神情一振,眼神透过人群阴冷的盯着远处瘫坐在地上的布衣男子,沉声道,“我们将他身上的冥音钟抢过来,不就可以破解这夺魂阵了嘛”

    林羽c奎木狼和云舟三人此时内心也是心虚无比,他们也都清楚自己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最多再耗上个分钟,他们也将一头栽倒在地上。

    “何大哥奎木狼大哥我我快不行了”

    云舟呼吸无比的急促,双眼眼白不停地往上翻,神情十分痛苦,颤声道,“麻烦你们替我保保护好燕子姐”

    话音一落,他双脚一软,头一歪,瞬间倒在了地上。

    直到倒下的前一刻,云舟内心挂念燕子的安危仍旧远大于他自己的安危。

    “云舟?!”

    奎木狼神情一急,赶紧往外挪了挪脚步,同时护住云舟的身子,胸口剧烈起伏着,低声冲林羽喊道,“宗主,我也快坚持不住了既然您您知道了这声音是怎么来的,能不能破破解他们身上的声音?!”

    “这个声音很好破解”

    林羽喘着粗气叹息道,“那就是抓住他们,将他们身上的骨器砸碎或者杀了他们让他们的身子不能再动”

    其实想破解这冥音钟形成的夺魂阵非常简单,只需要将这冥音钟打碎,或者让这冥音钟佩戴者停下来,让声音消失,那夺魂阵自然也就破解了。

    不过这个看似极为简单的破解之法,对于此时的林羽和奎木狼而言简直难如登天!

    他们哪怕连站立和行走都十分困难,更不用说抢夺眼前八名灵宝门后人身上的冥音钟!

    这也是这冥音钟的厉害之处,当它开始发力的时候,你压根感知不到,就算能够感知到,也压根意识不到其中危险。

    就如同林羽c奎木狼c燕子和云舟四人一开始那般,他们已经在声音的震动下感知到了不适,但是他们并没有多想,也根本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凶险。

    但是当你意识到这冥音钟的厉害之后,你已经彻底丧失了破解它的能力!

    甚至很多人在还不知道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情况下便稀里糊涂的一命呜呼!

    林羽起码在倒下之前还能想到这声音是怎么来的,就算是死,也死的明白一些。

    听到林羽这毫无意义的“破解之法”,奎木狼只感觉眼前更加的眩晕,身子猛地打了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此时他内心最后一丝希冀也彻底破灭,心里十分不甘,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堂堂七尺男儿,最后竟然会死在一种声音之下!

    不过突然间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瞬间精神一变,急声说道,“可是宗主他们几个还有刚才跟你交手的那小子,怎么没有受这声音的影响”

    此时他突然意识到其中不对,这冥音钟形成的声音对他们有用,为何对对面的八个人和瘫软在地上的布衣男子没用。

    或许弄清楚这点,对他们破解这夺魂阵会有所帮助。

    “这就是这冥音钟的巧妙之处”

    林羽喘息道,“这冥音钟的发明者自然也考虑到了这点所以制造这冥音钟的时候在每个冥音钟尾部都加了一个特殊的环形构造,可以通过其改变周围传来的冥音钟声波所以他们八人听到的声波实际上跟我们听到的不同换而言之,只要身上佩戴着这冥音钟,便不会被这声音所蛊惑”

    他言下之意,瘫软在地上的那个布衣男子身上也一定携带着一个冥音钟,所以在这种声音之下,布衣男子才不会受影响。

    “何家荣,你真是博学多知,竟然连这冥音钟和夺魂阵都知道”

    一旁瘫软到地上的布衣男子听到林羽的话后,竟不觉有些赞叹佩服,不过紧接着他得意的昂首大笑,说道,“可惜啊可惜就算你知道的再多,也已于事无补,都要死在这冥音钟下”

    “宗主,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法子”

    这时精神萎靡的奎木狼突然神情一振,眼神透过人群阴冷的盯着远处瘫坐在地上的布衣男子,沉声道,“我们将他身上的冥音钟抢过来,不就可以破解这夺魂阵了嘛”

    林羽c奎木狼和云舟三人此时内心也是心虚无比,他们也都清楚自己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最多再耗上个分钟,他们也将一头栽倒在地上。

    “何大哥奎木狼大哥我我快不行了”

    云舟呼吸无比的急促,双眼眼白不停地往上翻,神情十分痛苦,颤声道,“麻烦你们替我保保护好燕子姐”

    话音一落,他双脚一软,头一歪,瞬间倒在了地上。

    直到倒下的前一刻,云舟内心挂念燕子的安危仍旧远大于他自己的安危。

    “云舟?!”

    奎木狼神情一急,赶紧往外挪了挪脚步,同时护住云舟的身子,胸口剧烈起伏着,低声冲林羽喊道,“宗主,我也快坚持不住了既然您您知道了这声音是怎么来的,能不能破破解他们身上的声音?!”

    “这个声音很好破解”

    林羽喘着粗气叹息道,“那就是抓住他们,将他们身上的骨器砸碎或者杀了他们让他们的身子不能再动”

    其实想破解这冥音钟形成的夺魂阵非常简单,只需要将这冥音钟打碎,或者让这冥音钟佩戴者停下来,让声音消失,那夺魂阵自然也就破解了。

    不过这个看似极为简单的破解之法,对于此时的林羽和奎木狼而言简直难如登天!

    他们哪怕连站立和行走都十分困难,更不用说抢夺眼前八名灵宝门后人身上的冥音钟!

    这也是这冥音钟的厉害之处,当它开始发力的时候,你压根感知不到,就算能够感知到,也压根意识不到其中危险。

    就如同林羽c奎木狼c燕子和云舟四人一开始那般,他们已经在声音的震动下感知到了不适,但是他们并没有多想,也根本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凶险。

    但是当你意识到这冥音钟的厉害之后,你已经彻底丧失了破解它的能力!

    甚至很多人在还不知道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情况下便稀里糊涂的一命呜呼!

    林羽起码在倒下之前还能想到这声音是怎么来的,就算是死,也死的明白一些。

    听到林羽这毫无意义的“破解之法”,奎木狼只感觉眼前更加的眩晕,身子猛地打了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此时他内心最后一丝希冀也彻底破灭,心里十分不甘,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堂堂七尺男儿,最后竟然会死在一种声音之下!

    不过突然间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瞬间精神一变,急声说道,“可是宗主他们几个还有刚才跟你交手的那小子,怎么没有受这声音的影响”

    此时他突然意识到其中不对,这冥音钟形成的声音对他们有用,为何对对面的八个人和瘫软在地上的布衣男子没用。

    或许弄清楚这点,对他们破解这夺魂阵会有所帮助。

    “这就是这冥音钟的巧妙之处”

    林羽喘息道,“这冥音钟的发明者自然也考虑到了这点所以制造这冥音钟的时候在每个冥音钟尾部都加了一个特殊的环形构造,可以通过其改变周围传来的冥音钟声波所以他们八人听到的声波实际上跟我们听到的不同换而言之,只要身上佩戴着这冥音钟,便不会被这声音所蛊惑”

    他言下之意,瘫软在地上的那个布衣男子身上也一定携带着一个冥音钟,所以在这种声音之下,布衣男子才不会受影响。

    “何家荣,你真是博学多知,竟然连这冥音钟和夺魂阵都知道”

    一旁瘫软到地上的布衣男子听到林羽的话后,竟不觉有些赞叹佩服,不过紧接着他得意的昂首大笑,说道,“可惜啊可惜就算你知道的再多,也已于事无补,都要死在这冥音钟下”

    “宗主,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法子”

    这时精神萎靡的奎木狼突然神情一振,眼神透过人群阴冷的盯着远处瘫坐在地上的布衣男子,沉声道,“我们将他身上的冥音钟抢过来,不就可以破解这夺魂阵了嘛”

    林羽c奎木狼和云舟三人此时内心也是心虚无比,他们也都清楚自己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最多再耗上个分钟,他们也将一头栽倒在地上。

    “何大哥奎木狼大哥我我快不行了”

    云舟呼吸无比的急促,双眼眼白不停地往上翻,神情十分痛苦,颤声道,“麻烦你们替我保保护好燕子姐”

    话音一落,他双脚一软,头一歪,瞬间倒在了地上。

    直到倒下的前一刻,云舟内心挂念燕子的安危仍旧远大于他自己的安危。

    “云舟?!”

    奎木狼神情一急,赶紧往外挪了挪脚步,同时护住云舟的身子,胸口剧烈起伏着,低声冲林羽喊道,“宗主,我也快坚持不住了既然您您知道了这声音是怎么来的,能不能破破解他们身上的声音?!”

    “这个声音很好破解”

    林羽喘着粗气叹息道,“那就是抓住他们,将他们身上的骨器砸碎或者杀了他们让他们的身子不能再动”

    其实想破解这冥音钟形成的夺魂阵非常简单,只需要将这冥音钟打碎,或者让这冥音钟佩戴者停下来,让声音消失,那夺魂阵自然也就破解了。

    不过这个看似极为简单的破解之法,对于此时的林羽和奎木狼而言简直难如登天!

    他们哪怕连站立和行走都十分困难,更不用说抢夺眼前八名灵宝门后人身上的冥音钟!

    这也是这冥音钟的厉害之处,当它开始发力的时候,你压根感知不到,就算能够感知到,也压根意识不到其中危险。

    就如同林羽c奎木狼c燕子和云舟四人一开始那般,他们已经在声音的震动下感知到了不适,但是他们并没有多想,也根本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凶险。

    但是当你意识到这冥音钟的厉害之后,你已经彻底丧失了破解它的能力!

    甚至很多人在还不知道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情况下便稀里糊涂的一命呜呼!

    林羽起码在倒下之前还能想到这声音是怎么来的,就算是死,也死的明白一些。

    听到林羽这毫无意义的“破解之法”,奎木狼只感觉眼前更加的眩晕,身子猛地打了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此时他内心最后一丝希冀也彻底破灭,心里十分不甘,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堂堂七尺男儿,最后竟然会死在一种声音之下!

    不过突然间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瞬间精神一变,急声说道,“可是宗主他们几个还有刚才跟你交手的那小子,怎么没有受这声音的影响”

    此时他突然意识到其中不对,这冥音钟形成的声音对他们有用,为何对对面的八个人和瘫软在地上的布衣男子没用。

    或许弄清楚这点,对他们破解这夺魂阵会有所帮助。

    “这就是这冥音钟的巧妙之处”

    林羽喘息道,“这冥音钟的发明者自然也考虑到了这点所以制造这冥音钟的时候在每个冥音钟尾部都加了一个特殊的环形构造,可以通过其改变周围传来的冥音钟声波所以他们八人听到的声波实际上跟我们听到的不同换而言之,只要身上佩戴着这冥音钟,便不会被这声音所蛊惑”

    他言下之意,瘫软在地上的那个布衣男子身上也一定携带着一个冥音钟,所以在这种声音之下,布衣男子才不会受影响。

    “何家荣,你真是博学多知,竟然连这冥音钟和夺魂阵都知道”

    一旁瘫软到地上的布衣男子听到林羽的话后,竟不觉有些赞叹佩服,不过紧接着他得意的昂首大笑,说道,“可惜啊可惜就算你知道的再多,也已于事无补,都要死在这冥音钟下”

    “宗主,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法子”

    这时精神萎靡的奎木狼突然神情一振,眼神透过人群阴冷的盯着远处瘫坐在地上的布衣男子,沉声道,“我们将他身上的冥音钟抢过来,不就可以破解这夺魂阵了嘛”

    林羽c奎木狼和云舟三人此时内心也是心虚无比,他们也都清楚自己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最多再耗上个分钟,他们也将一头栽倒在地上。

    “何大哥奎木狼大哥我我快不行了”

    云舟呼吸无比的急促,双眼眼白不停地往上翻,神情十分痛苦,颤声道,“麻烦你们替我保保护好燕子姐”

    话音一落,他双脚一软,头一歪,瞬间倒在了地上。

    直到倒下的前一刻,云舟内心挂念燕子的安危仍旧远大于他自己的安危。

    “云舟?!”

    奎木狼神情一急,赶紧往外挪了挪脚步,同时护住云舟的身子,胸口剧烈起伏着,低声冲林羽喊道,“宗主,我也快坚持不住了既然您您知道了这声音是怎么来的,能不能破破解他们身上的声音?!”

    “这个声音很好破解”

    林羽喘着粗气叹息道,“那就是抓住他们,将他们身上的骨器砸碎或者杀了他们让他们的身子不能再动”

    其实想破解这冥音钟形成的夺魂阵非常简单,只需要将这冥音钟打碎,或者让这冥音钟佩戴者停下来,让声音消失,那夺魂阵自然也就破解了。

    不过这个看似极为简单的破解之法,对于此时的林羽和奎木狼而言简直难如登天!

    他们哪怕连站立和行走都十分困难,更不用说抢夺眼前八名灵宝门后人身上的冥音钟!

    这也是这冥音钟的厉害之处,当它开始发力的时候,你压根感知不到,就算能够感知到,也压根意识不到其中危险。

    就如同林羽c奎木狼c燕子和云舟四人一开始那般,他们已经在声音的震动下感知到了不适,但是他们并没有多想,也根本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凶险。

    但是当你意识到这冥音钟的厉害之后,你已经彻底丧失了破解它的能力!

    甚至很多人在还不知道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情况下便稀里糊涂的一命呜呼!

    林羽起码在倒下之前还能想到这声音是怎么来的,就算是死,也死的明白一些。

    听到林羽这毫无意义的“破解之法”,奎木狼只感觉眼前更加的眩晕,身子猛地打了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此时他内心最后一丝希冀也彻底破灭,心里十分不甘,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堂堂七尺男儿,最后竟然会死在一种声音之下!

    不过突然间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瞬间精神一变,急声说道,“可是宗主他们几个还有刚才跟你交手的那小子,怎么没有受这声音的影响”

    此时他突然意识到其中不对,这冥音钟形成的声音对他们有用,为何对对面的八个人和瘫软在地上的布衣男子没用。

    或许弄清楚这点,对他们破解这夺魂阵会有所帮助。

    “这就是这冥音钟的巧妙之处”

    林羽喘息道,“这冥音钟的发明者自然也考虑到了这点所以制造这冥音钟的时候在每个冥音钟尾部都加了一个特殊的环形构造,可以通过其改变周围传来的冥音钟声波所以他们八人听到的声波实际上跟我们听到的不同换而言之,只要身上佩戴着这冥音钟,便不会被这声音所蛊惑”

    他言下之意,瘫软在地上的那个布衣男子身上也一定携带着一个冥音钟,所以在这种声音之下,布衣男子才不会受影响。

    “何家荣,你真是博学多知,竟然连这冥音钟和夺魂阵都知道”

    一旁瘫软到地上的布衣男子听到林羽的话后,竟不觉有些赞叹佩服,不过紧接着他得意的昂首大笑,说道,“可惜啊可惜就算你知道的再多,也已于事无补,都要死在这冥音钟下”

    “宗主,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法子”

    这时精神萎靡的奎木狼突然神情一振,眼神透过人群阴冷的盯着远处瘫坐在地上的布衣男子,沉声道,“我们将他身上的冥音钟抢过来,不就可以破解这夺魂阵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