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住下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何雪玲把从城里带来的东西分了分。

    她给顾大强一家人都带了布料做衣裳,又给顾明珠和顾洋洋姐妹买了头绳,还买了一大包糖果,买了一大罐麦乳精。

    张春花看着眼前一大堆的东西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现在谁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顾清元他们虽然住在城里,啥都要花钱买,开销也大,这么花钱肯定遭不住。

    张春花拉着何雪玲的手说道:“弟妹,你下次可别在这样花钱了,回来就回来,我们不讲究那一套。”

    何雪玲笑吟吟的应下了。

    她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要是不买一些东西回来,别说是顾清元了,就是她自己的心里都过意不去。

    要不是顾大强和张春花两口子劝说顾老太太去城里帮忙,他们家的日子肯定没有现在好过。

    人要知道感恩,何况这次他们还有求于顾大强夫妇。

    顾清元喝了口水,咳了咳才开口说道:“哥,我有件事跟你想求你。”

    顾大强眼睛一瞪,面容带了丝丝怒气:“有事情你就说,什么求不求,你要是在这么说话,那你感觉给我滚出来,我没你这个弟弟。”

    “好好,哥你别生气。”顾清元有些为难的开口道:“是这样,现在我不是司机了嘛,专门负责咱们这一条线路,始发地是清水镇,你看家里还有没有住的地方。”

    顾清元说完又加了一句:“你们放心,我不白住,每个月交住宿费。”

    顾大强想都没想就说道:“你就放心在家里住,住宿费你不用给,给了我也不收,都是一家人,你怎么老说两家话。”

    张春华附和道:“回来了就不要讲那些客气话,以后你们两口子就住成才那屋,我把杂物间收拾出来,到时候就让他住哪吧!”

    顾成才就这样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何雪玲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张春花会让顾成才把房间腾出来,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以前顾家就一座老房子,后来老房子也塌了,现在顾大强一家住的地方是他们自己盖的。

    所以这个家跟顾清元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纯粹就是来借住。

    “嫂子,你就让清元和成才一屋就成,我不在这住,等明天我还得回城里。”何雪玲说。

    她有工作,在小学当代课老师,虽然挣得不多,但是工作体面,还能兼顾到家里,她挺知足了。

    何雪玲娘家也经常补贴她,所以她根本就不缺钱花。

    但这些事她不敢让顾清元知道,怕顾清元知道了心里不舒服。

    本来她是打算在镇上租一间房给顾清元住,但是顾清元死活不同意,说他们还没有那个经济条件,现在又刚买了一辆车,手头变得更加紧张了。

    顾清元的意思是,顾成才现在还没有娶媳妇,可以回家跟他挤一挤。

    这样能节约一点钱,还能照顾一下乡亲们,如果他们赶集的话,就不用走那么远多路了。

    张春花点头说道:“那行,我改天让我侄子帮打一张床,他那屋宽,放两张床没有问题。”

    何雪玲一脸不好意思道:“大哥c大嫂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

    顾家人口多,本来就住不开了,这会要是加上顾清元,肯定会很挤。

    但是顾清元跟头倔驴一样,不管她怎么劝都没有用,他说拿钱去租房子住,还不如把这个钱给顾大强。

    肥水不流外人田。

    何雪玲也很无奈,只能拉下脸皮过来。

    张春花笑道:“弟妹你要是再这么说我就生气了啊!都是一家人说啥麻不麻烦,你们要是不住在家里,我跟你们急。”

    顾清元的住处解决了,何雪玲松了一口气:“那就谢谢大哥大嫂了。”

    何雪玲把从城里带来的东西分了分。

    她给顾大强一家人都带了布料做衣裳,又给顾明珠和顾洋洋姐妹买了头绳,还买了一大包糖果,买了一大罐麦乳精。

    张春花看着眼前一大堆的东西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现在谁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顾清元他们虽然住在城里,啥都要花钱买,开销也大,这么花钱肯定遭不住。

    张春花拉着何雪玲的手说道:“弟妹,你下次可别在这样花钱了,回来就回来,我们不讲究那一套。”

    何雪玲笑吟吟的应下了。

    她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要是不买一些东西回来,别说是顾清元了,就是她自己的心里都过意不去。

    要不是顾大强和张春花两口子劝说顾老太太去城里帮忙,他们家的日子肯定没有现在好过。

    人要知道感恩,何况这次他们还有求于顾大强夫妇。

    顾清元喝了口水,咳了咳才开口说道:“哥,我有件事跟你想求你。”

    顾大强眼睛一瞪,面容带了丝丝怒气:“有事情你就说,什么求不求,你要是在这么说话,那你感觉给我滚出来,我没你这个弟弟。”

    “好好,哥你别生气。”顾清元有些为难的开口道:“是这样,现在我不是司机了嘛,专门负责咱们这一条线路,始发地是清水镇,你看家里还有没有住的地方。”

    顾清元说完又加了一句:“你们放心,我不白住,每个月交住宿费。”

    顾大强想都没想就说道:“你就放心在家里住,住宿费你不用给,给了我也不收,都是一家人,你怎么老说两家话。”

    张春华附和道:“回来了就不要讲那些客气话,以后你们两口子就住成才那屋,我把杂物间收拾出来,到时候就让他住哪吧!”

    顾成才就这样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何雪玲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张春花会让顾成才把房间腾出来,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以前顾家就一座老房子,后来老房子也塌了,现在顾大强一家住的地方是他们自己盖的。

    所以这个家跟顾清元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纯粹就是来借住。

    “嫂子,你就让清元和成才一屋就成,我不在这住,等明天我还得回城里。”何雪玲说。

    她有工作,在小学当代课老师,虽然挣得不多,但是工作体面,还能兼顾到家里,她挺知足了。

    何雪玲娘家也经常补贴她,所以她根本就不缺钱花。

    但这些事她不敢让顾清元知道,怕顾清元知道了心里不舒服。

    本来她是打算在镇上租一间房给顾清元住,但是顾清元死活不同意,说他们还没有那个经济条件,现在又刚买了一辆车,手头变得更加紧张了。

    顾清元的意思是,顾成才现在还没有娶媳妇,可以回家跟他挤一挤。

    这样能节约一点钱,还能照顾一下乡亲们,如果他们赶集的话,就不用走那么远多路了。

    张春花点头说道:“那行,我改天让我侄子帮打一张床,他那屋宽,放两张床没有问题。”

    何雪玲一脸不好意思道:“大哥c大嫂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

    顾家人口多,本来就住不开了,这会要是加上顾清元,肯定会很挤。

    但是顾清元跟头倔驴一样,不管她怎么劝都没有用,他说拿钱去租房子住,还不如把这个钱给顾大强。

    肥水不流外人田。

    何雪玲也很无奈,只能拉下脸皮过来。

    张春花笑道:“弟妹你要是再这么说我就生气了啊!都是一家人说啥麻不麻烦,你们要是不住在家里,我跟你们急。”

    顾清元的住处解决了,何雪玲松了一口气:“那就谢谢大哥大嫂了。”

    何雪玲把从城里带来的东西分了分。

    她给顾大强一家人都带了布料做衣裳,又给顾明珠和顾洋洋姐妹买了头绳,还买了一大包糖果,买了一大罐麦乳精。

    张春花看着眼前一大堆的东西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现在谁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顾清元他们虽然住在城里,啥都要花钱买,开销也大,这么花钱肯定遭不住。

    张春花拉着何雪玲的手说道:“弟妹,你下次可别在这样花钱了,回来就回来,我们不讲究那一套。”

    何雪玲笑吟吟的应下了。

    她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要是不买一些东西回来,别说是顾清元了,就是她自己的心里都过意不去。

    要不是顾大强和张春花两口子劝说顾老太太去城里帮忙,他们家的日子肯定没有现在好过。

    人要知道感恩,何况这次他们还有求于顾大强夫妇。

    顾清元喝了口水,咳了咳才开口说道:“哥,我有件事跟你想求你。”

    顾大强眼睛一瞪,面容带了丝丝怒气:“有事情你就说,什么求不求,你要是在这么说话,那你感觉给我滚出来,我没你这个弟弟。”

    “好好,哥你别生气。”顾清元有些为难的开口道:“是这样,现在我不是司机了嘛,专门负责咱们这一条线路,始发地是清水镇,你看家里还有没有住的地方。”

    顾清元说完又加了一句:“你们放心,我不白住,每个月交住宿费。”

    顾大强想都没想就说道:“你就放心在家里住,住宿费你不用给,给了我也不收,都是一家人,你怎么老说两家话。”

    张春华附和道:“回来了就不要讲那些客气话,以后你们两口子就住成才那屋,我把杂物间收拾出来,到时候就让他住哪吧!”

    顾成才就这样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何雪玲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张春花会让顾成才把房间腾出来,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以前顾家就一座老房子,后来老房子也塌了,现在顾大强一家住的地方是他们自己盖的。

    所以这个家跟顾清元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纯粹就是来借住。

    “嫂子,你就让清元和成才一屋就成,我不在这住,等明天我还得回城里。”何雪玲说。

    她有工作,在小学当代课老师,虽然挣得不多,但是工作体面,还能兼顾到家里,她挺知足了。

    何雪玲娘家也经常补贴她,所以她根本就不缺钱花。

    但这些事她不敢让顾清元知道,怕顾清元知道了心里不舒服。

    本来她是打算在镇上租一间房给顾清元住,但是顾清元死活不同意,说他们还没有那个经济条件,现在又刚买了一辆车,手头变得更加紧张了。

    顾清元的意思是,顾成才现在还没有娶媳妇,可以回家跟他挤一挤。

    这样能节约一点钱,还能照顾一下乡亲们,如果他们赶集的话,就不用走那么远多路了。

    张春花点头说道:“那行,我改天让我侄子帮打一张床,他那屋宽,放两张床没有问题。”

    何雪玲一脸不好意思道:“大哥c大嫂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

    顾家人口多,本来就住不开了,这会要是加上顾清元,肯定会很挤。

    但是顾清元跟头倔驴一样,不管她怎么劝都没有用,他说拿钱去租房子住,还不如把这个钱给顾大强。

    肥水不流外人田。

    何雪玲也很无奈,只能拉下脸皮过来。

    张春花笑道:“弟妹你要是再这么说我就生气了啊!都是一家人说啥麻不麻烦,你们要是不住在家里,我跟你们急。”

    顾清元的住处解决了,何雪玲松了一口气:“那就谢谢大哥大嫂了。”

    何雪玲把从城里带来的东西分了分。

    她给顾大强一家人都带了布料做衣裳,又给顾明珠和顾洋洋姐妹买了头绳,还买了一大包糖果,买了一大罐麦乳精。

    张春花看着眼前一大堆的东西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现在谁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顾清元他们虽然住在城里,啥都要花钱买,开销也大,这么花钱肯定遭不住。

    张春花拉着何雪玲的手说道:“弟妹,你下次可别在这样花钱了,回来就回来,我们不讲究那一套。”

    何雪玲笑吟吟的应下了。

    她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要是不买一些东西回来,别说是顾清元了,就是她自己的心里都过意不去。

    要不是顾大强和张春花两口子劝说顾老太太去城里帮忙,他们家的日子肯定没有现在好过。

    人要知道感恩,何况这次他们还有求于顾大强夫妇。

    顾清元喝了口水,咳了咳才开口说道:“哥,我有件事跟你想求你。”

    顾大强眼睛一瞪,面容带了丝丝怒气:“有事情你就说,什么求不求,你要是在这么说话,那你感觉给我滚出来,我没你这个弟弟。”

    “好好,哥你别生气。”顾清元有些为难的开口道:“是这样,现在我不是司机了嘛,专门负责咱们这一条线路,始发地是清水镇,你看家里还有没有住的地方。”

    顾清元说完又加了一句:“你们放心,我不白住,每个月交住宿费。”

    顾大强想都没想就说道:“你就放心在家里住,住宿费你不用给,给了我也不收,都是一家人,你怎么老说两家话。”

    张春华附和道:“回来了就不要讲那些客气话,以后你们两口子就住成才那屋,我把杂物间收拾出来,到时候就让他住哪吧!”

    顾成才就这样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何雪玲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张春花会让顾成才把房间腾出来,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以前顾家就一座老房子,后来老房子也塌了,现在顾大强一家住的地方是他们自己盖的。

    所以这个家跟顾清元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纯粹就是来借住。

    “嫂子,你就让清元和成才一屋就成,我不在这住,等明天我还得回城里。”何雪玲说。

    她有工作,在小学当代课老师,虽然挣得不多,但是工作体面,还能兼顾到家里,她挺知足了。

    何雪玲娘家也经常补贴她,所以她根本就不缺钱花。

    但这些事她不敢让顾清元知道,怕顾清元知道了心里不舒服。

    本来她是打算在镇上租一间房给顾清元住,但是顾清元死活不同意,说他们还没有那个经济条件,现在又刚买了一辆车,手头变得更加紧张了。

    顾清元的意思是,顾成才现在还没有娶媳妇,可以回家跟他挤一挤。

    这样能节约一点钱,还能照顾一下乡亲们,如果他们赶集的话,就不用走那么远多路了。

    张春花点头说道:“那行,我改天让我侄子帮打一张床,他那屋宽,放两张床没有问题。”

    何雪玲一脸不好意思道:“大哥c大嫂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

    顾家人口多,本来就住不开了,这会要是加上顾清元,肯定会很挤。

    但是顾清元跟头倔驴一样,不管她怎么劝都没有用,他说拿钱去租房子住,还不如把这个钱给顾大强。

    肥水不流外人田。

    何雪玲也很无奈,只能拉下脸皮过来。

    张春花笑道:“弟妹你要是再这么说我就生气了啊!都是一家人说啥麻不麻烦,你们要是不住在家里,我跟你们急。”

    顾清元的住处解决了,何雪玲松了一口气:“那就谢谢大哥大嫂了。”

    何雪玲把从城里带来的东西分了分。

    她给顾大强一家人都带了布料做衣裳,又给顾明珠和顾洋洋姐妹买了头绳,还买了一大包糖果,买了一大罐麦乳精。

    张春花看着眼前一大堆的东西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现在谁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顾清元他们虽然住在城里,啥都要花钱买,开销也大,这么花钱肯定遭不住。

    张春花拉着何雪玲的手说道:“弟妹,你下次可别在这样花钱了,回来就回来,我们不讲究那一套。”

    何雪玲笑吟吟的应下了。

    她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要是不买一些东西回来,别说是顾清元了,就是她自己的心里都过意不去。

    要不是顾大强和张春花两口子劝说顾老太太去城里帮忙,他们家的日子肯定没有现在好过。

    人要知道感恩,何况这次他们还有求于顾大强夫妇。

    顾清元喝了口水,咳了咳才开口说道:“哥,我有件事跟你想求你。”

    顾大强眼睛一瞪,面容带了丝丝怒气:“有事情你就说,什么求不求,你要是在这么说话,那你感觉给我滚出来,我没你这个弟弟。”

    “好好,哥你别生气。”顾清元有些为难的开口道:“是这样,现在我不是司机了嘛,专门负责咱们这一条线路,始发地是清水镇,你看家里还有没有住的地方。”

    顾清元说完又加了一句:“你们放心,我不白住,每个月交住宿费。”

    顾大强想都没想就说道:“你就放心在家里住,住宿费你不用给,给了我也不收,都是一家人,你怎么老说两家话。”

    张春华附和道:“回来了就不要讲那些客气话,以后你们两口子就住成才那屋,我把杂物间收拾出来,到时候就让他住哪吧!”

    顾成才就这样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何雪玲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张春花会让顾成才把房间腾出来,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以前顾家就一座老房子,后来老房子也塌了,现在顾大强一家住的地方是他们自己盖的。

    所以这个家跟顾清元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纯粹就是来借住。

    “嫂子,你就让清元和成才一屋就成,我不在这住,等明天我还得回城里。”何雪玲说。

    她有工作,在小学当代课老师,虽然挣得不多,但是工作体面,还能兼顾到家里,她挺知足了。

    何雪玲娘家也经常补贴她,所以她根本就不缺钱花。

    但这些事她不敢让顾清元知道,怕顾清元知道了心里不舒服。

    本来她是打算在镇上租一间房给顾清元住,但是顾清元死活不同意,说他们还没有那个经济条件,现在又刚买了一辆车,手头变得更加紧张了。

    顾清元的意思是,顾成才现在还没有娶媳妇,可以回家跟他挤一挤。

    这样能节约一点钱,还能照顾一下乡亲们,如果他们赶集的话,就不用走那么远多路了。

    张春花点头说道:“那行,我改天让我侄子帮打一张床,他那屋宽,放两张床没有问题。”

    何雪玲一脸不好意思道:“大哥c大嫂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

    顾家人口多,本来就住不开了,这会要是加上顾清元,肯定会很挤。

    但是顾清元跟头倔驴一样,不管她怎么劝都没有用,他说拿钱去租房子住,还不如把这个钱给顾大强。

    肥水不流外人田。

    何雪玲也很无奈,只能拉下脸皮过来。

    张春花笑道:“弟妹你要是再这么说我就生气了啊!都是一家人说啥麻不麻烦,你们要是不住在家里,我跟你们急。”

    顾清元的住处解决了,何雪玲松了一口气:“那就谢谢大哥大嫂了。”

    何雪玲把从城里带来的东西分了分。

    她给顾大强一家人都带了布料做衣裳,又给顾明珠和顾洋洋姐妹买了头绳,还买了一大包糖果,买了一大罐麦乳精。

    张春花看着眼前一大堆的东西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现在谁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顾清元他们虽然住在城里,啥都要花钱买,开销也大,这么花钱肯定遭不住。

    张春花拉着何雪玲的手说道:“弟妹,你下次可别在这样花钱了,回来就回来,我们不讲究那一套。”

    何雪玲笑吟吟的应下了。

    她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要是不买一些东西回来,别说是顾清元了,就是她自己的心里都过意不去。

    要不是顾大强和张春花两口子劝说顾老太太去城里帮忙,他们家的日子肯定没有现在好过。

    人要知道感恩,何况这次他们还有求于顾大强夫妇。

    顾清元喝了口水,咳了咳才开口说道:“哥,我有件事跟你想求你。”

    顾大强眼睛一瞪,面容带了丝丝怒气:“有事情你就说,什么求不求,你要是在这么说话,那你感觉给我滚出来,我没你这个弟弟。”

    “好好,哥你别生气。”顾清元有些为难的开口道:“是这样,现在我不是司机了嘛,专门负责咱们这一条线路,始发地是清水镇,你看家里还有没有住的地方。”

    顾清元说完又加了一句:“你们放心,我不白住,每个月交住宿费。”

    顾大强想都没想就说道:“你就放心在家里住,住宿费你不用给,给了我也不收,都是一家人,你怎么老说两家话。”

    张春华附和道:“回来了就不要讲那些客气话,以后你们两口子就住成才那屋,我把杂物间收拾出来,到时候就让他住哪吧!”

    顾成才就这样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何雪玲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张春花会让顾成才把房间腾出来,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以前顾家就一座老房子,后来老房子也塌了,现在顾大强一家住的地方是他们自己盖的。

    所以这个家跟顾清元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纯粹就是来借住。

    “嫂子,你就让清元和成才一屋就成,我不在这住,等明天我还得回城里。”何雪玲说。

    她有工作,在小学当代课老师,虽然挣得不多,但是工作体面,还能兼顾到家里,她挺知足了。

    何雪玲娘家也经常补贴她,所以她根本就不缺钱花。

    但这些事她不敢让顾清元知道,怕顾清元知道了心里不舒服。

    本来她是打算在镇上租一间房给顾清元住,但是顾清元死活不同意,说他们还没有那个经济条件,现在又刚买了一辆车,手头变得更加紧张了。

    顾清元的意思是,顾成才现在还没有娶媳妇,可以回家跟他挤一挤。

    这样能节约一点钱,还能照顾一下乡亲们,如果他们赶集的话,就不用走那么远多路了。

    张春花点头说道:“那行,我改天让我侄子帮打一张床,他那屋宽,放两张床没有问题。”

    何雪玲一脸不好意思道:“大哥c大嫂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

    顾家人口多,本来就住不开了,这会要是加上顾清元,肯定会很挤。

    但是顾清元跟头倔驴一样,不管她怎么劝都没有用,他说拿钱去租房子住,还不如把这个钱给顾大强。

    肥水不流外人田。

    何雪玲也很无奈,只能拉下脸皮过来。

    张春花笑道:“弟妹你要是再这么说我就生气了啊!都是一家人说啥麻不麻烦,你们要是不住在家里,我跟你们急。”

    顾清元的住处解决了,何雪玲松了一口气:“那就谢谢大哥大嫂了。”

    何雪玲把从城里带来的东西分了分。

    她给顾大强一家人都带了布料做衣裳,又给顾明珠和顾洋洋姐妹买了头绳,还买了一大包糖果,买了一大罐麦乳精。

    张春花看着眼前一大堆的东西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现在谁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顾清元他们虽然住在城里,啥都要花钱买,开销也大,这么花钱肯定遭不住。

    张春花拉着何雪玲的手说道:“弟妹,你下次可别在这样花钱了,回来就回来,我们不讲究那一套。”

    何雪玲笑吟吟的应下了。

    她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要是不买一些东西回来,别说是顾清元了,就是她自己的心里都过意不去。

    要不是顾大强和张春花两口子劝说顾老太太去城里帮忙,他们家的日子肯定没有现在好过。

    人要知道感恩,何况这次他们还有求于顾大强夫妇。

    顾清元喝了口水,咳了咳才开口说道:“哥,我有件事跟你想求你。”

    顾大强眼睛一瞪,面容带了丝丝怒气:“有事情你就说,什么求不求,你要是在这么说话,那你感觉给我滚出来,我没你这个弟弟。”

    “好好,哥你别生气。”顾清元有些为难的开口道:“是这样,现在我不是司机了嘛,专门负责咱们这一条线路,始发地是清水镇,你看家里还有没有住的地方。”

    顾清元说完又加了一句:“你们放心,我不白住,每个月交住宿费。”

    顾大强想都没想就说道:“你就放心在家里住,住宿费你不用给,给了我也不收,都是一家人,你怎么老说两家话。”

    张春华附和道:“回来了就不要讲那些客气话,以后你们两口子就住成才那屋,我把杂物间收拾出来,到时候就让他住哪吧!”

    顾成才就这样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何雪玲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张春花会让顾成才把房间腾出来,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以前顾家就一座老房子,后来老房子也塌了,现在顾大强一家住的地方是他们自己盖的。

    所以这个家跟顾清元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纯粹就是来借住。

    “嫂子,你就让清元和成才一屋就成,我不在这住,等明天我还得回城里。”何雪玲说。

    她有工作,在小学当代课老师,虽然挣得不多,但是工作体面,还能兼顾到家里,她挺知足了。

    何雪玲娘家也经常补贴她,所以她根本就不缺钱花。

    但这些事她不敢让顾清元知道,怕顾清元知道了心里不舒服。

    本来她是打算在镇上租一间房给顾清元住,但是顾清元死活不同意,说他们还没有那个经济条件,现在又刚买了一辆车,手头变得更加紧张了。

    顾清元的意思是,顾成才现在还没有娶媳妇,可以回家跟他挤一挤。

    这样能节约一点钱,还能照顾一下乡亲们,如果他们赶集的话,就不用走那么远多路了。

    张春花点头说道:“那行,我改天让我侄子帮打一张床,他那屋宽,放两张床没有问题。”

    何雪玲一脸不好意思道:“大哥c大嫂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

    顾家人口多,本来就住不开了,这会要是加上顾清元,肯定会很挤。

    但是顾清元跟头倔驴一样,不管她怎么劝都没有用,他说拿钱去租房子住,还不如把这个钱给顾大强。

    肥水不流外人田。

    何雪玲也很无奈,只能拉下脸皮过来。

    张春花笑道:“弟妹你要是再这么说我就生气了啊!都是一家人说啥麻不麻烦,你们要是不住在家里,我跟你们急。”

    顾清元的住处解决了,何雪玲松了一口气:“那就谢谢大哥大嫂了。”

    何雪玲把从城里带来的东西分了分。

    她给顾大强一家人都带了布料做衣裳,又给顾明珠和顾洋洋姐妹买了头绳,还买了一大包糖果,买了一大罐麦乳精。

    张春花看着眼前一大堆的东西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现在谁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顾清元他们虽然住在城里,啥都要花钱买,开销也大,这么花钱肯定遭不住。

    张春花拉着何雪玲的手说道:“弟妹,你下次可别在这样花钱了,回来就回来,我们不讲究那一套。”

    何雪玲笑吟吟的应下了。

    她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要是不买一些东西回来,别说是顾清元了,就是她自己的心里都过意不去。

    要不是顾大强和张春花两口子劝说顾老太太去城里帮忙,他们家的日子肯定没有现在好过。

    人要知道感恩,何况这次他们还有求于顾大强夫妇。

    顾清元喝了口水,咳了咳才开口说道:“哥,我有件事跟你想求你。”

    顾大强眼睛一瞪,面容带了丝丝怒气:“有事情你就说,什么求不求,你要是在这么说话,那你感觉给我滚出来,我没你这个弟弟。”

    “好好,哥你别生气。”顾清元有些为难的开口道:“是这样,现在我不是司机了嘛,专门负责咱们这一条线路,始发地是清水镇,你看家里还有没有住的地方。”

    顾清元说完又加了一句:“你们放心,我不白住,每个月交住宿费。”

    顾大强想都没想就说道:“你就放心在家里住,住宿费你不用给,给了我也不收,都是一家人,你怎么老说两家话。”

    张春华附和道:“回来了就不要讲那些客气话,以后你们两口子就住成才那屋,我把杂物间收拾出来,到时候就让他住哪吧!”

    顾成才就这样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何雪玲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张春花会让顾成才把房间腾出来,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以前顾家就一座老房子,后来老房子也塌了,现在顾大强一家住的地方是他们自己盖的。

    所以这个家跟顾清元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纯粹就是来借住。

    “嫂子,你就让清元和成才一屋就成,我不在这住,等明天我还得回城里。”何雪玲说。

    她有工作,在小学当代课老师,虽然挣得不多,但是工作体面,还能兼顾到家里,她挺知足了。

    何雪玲娘家也经常补贴她,所以她根本就不缺钱花。

    但这些事她不敢让顾清元知道,怕顾清元知道了心里不舒服。

    本来她是打算在镇上租一间房给顾清元住,但是顾清元死活不同意,说他们还没有那个经济条件,现在又刚买了一辆车,手头变得更加紧张了。

    顾清元的意思是,顾成才现在还没有娶媳妇,可以回家跟他挤一挤。

    这样能节约一点钱,还能照顾一下乡亲们,如果他们赶集的话,就不用走那么远多路了。

    张春花点头说道:“那行,我改天让我侄子帮打一张床,他那屋宽,放两张床没有问题。”

    何雪玲一脸不好意思道:“大哥c大嫂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

    顾家人口多,本来就住不开了,这会要是加上顾清元,肯定会很挤。

    但是顾清元跟头倔驴一样,不管她怎么劝都没有用,他说拿钱去租房子住,还不如把这个钱给顾大强。

    肥水不流外人田。

    何雪玲也很无奈,只能拉下脸皮过来。

    张春花笑道:“弟妹你要是再这么说我就生气了啊!都是一家人说啥麻不麻烦,你们要是不住在家里,我跟你们急。”

    顾清元的住处解决了,何雪玲松了一口气:“那就谢谢大哥大嫂了。”

    何雪玲把从城里带来的东西分了分。

    她给顾大强一家人都带了布料做衣裳,又给顾明珠和顾洋洋姐妹买了头绳,还买了一大包糖果,买了一大罐麦乳精。

    张春花看着眼前一大堆的东西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现在谁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顾清元他们虽然住在城里,啥都要花钱买,开销也大,这么花钱肯定遭不住。

    张春花拉着何雪玲的手说道:“弟妹,你下次可别在这样花钱了,回来就回来,我们不讲究那一套。”

    何雪玲笑吟吟的应下了。

    她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要是不买一些东西回来,别说是顾清元了,就是她自己的心里都过意不去。

    要不是顾大强和张春花两口子劝说顾老太太去城里帮忙,他们家的日子肯定没有现在好过。

    人要知道感恩,何况这次他们还有求于顾大强夫妇。

    顾清元喝了口水,咳了咳才开口说道:“哥,我有件事跟你想求你。”

    顾大强眼睛一瞪,面容带了丝丝怒气:“有事情你就说,什么求不求,你要是在这么说话,那你感觉给我滚出来,我没你这个弟弟。”

    “好好,哥你别生气。”顾清元有些为难的开口道:“是这样,现在我不是司机了嘛,专门负责咱们这一条线路,始发地是清水镇,你看家里还有没有住的地方。”

    顾清元说完又加了一句:“你们放心,我不白住,每个月交住宿费。”

    顾大强想都没想就说道:“你就放心在家里住,住宿费你不用给,给了我也不收,都是一家人,你怎么老说两家话。”

    张春华附和道:“回来了就不要讲那些客气话,以后你们两口子就住成才那屋,我把杂物间收拾出来,到时候就让他住哪吧!”

    顾成才就这样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何雪玲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张春花会让顾成才把房间腾出来,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以前顾家就一座老房子,后来老房子也塌了,现在顾大强一家住的地方是他们自己盖的。

    所以这个家跟顾清元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纯粹就是来借住。

    “嫂子,你就让清元和成才一屋就成,我不在这住,等明天我还得回城里。”何雪玲说。

    她有工作,在小学当代课老师,虽然挣得不多,但是工作体面,还能兼顾到家里,她挺知足了。

    何雪玲娘家也经常补贴她,所以她根本就不缺钱花。

    但这些事她不敢让顾清元知道,怕顾清元知道了心里不舒服。

    本来她是打算在镇上租一间房给顾清元住,但是顾清元死活不同意,说他们还没有那个经济条件,现在又刚买了一辆车,手头变得更加紧张了。

    顾清元的意思是,顾成才现在还没有娶媳妇,可以回家跟他挤一挤。

    这样能节约一点钱,还能照顾一下乡亲们,如果他们赶集的话,就不用走那么远多路了。

    张春花点头说道:“那行,我改天让我侄子帮打一张床,他那屋宽,放两张床没有问题。”

    何雪玲一脸不好意思道:“大哥c大嫂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

    顾家人口多,本来就住不开了,这会要是加上顾清元,肯定会很挤。

    但是顾清元跟头倔驴一样,不管她怎么劝都没有用,他说拿钱去租房子住,还不如把这个钱给顾大强。

    肥水不流外人田。

    何雪玲也很无奈,只能拉下脸皮过来。

    张春花笑道:“弟妹你要是再这么说我就生气了啊!都是一家人说啥麻不麻烦,你们要是不住在家里,我跟你们急。”

    顾清元的住处解决了,何雪玲松了一口气:“那就谢谢大哥大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