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武侠修真 >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 第三百一十二章、一枝梨花压海棠

第三百一十二章、一枝梨花压海棠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南易,是你这臭小子啊,怎么,好几年不露面了,今天怎么想起看你爷爷我来了。”

    老阚头大名阚鸿祯,南易估计这大名还是后改的,以前叫个什么小福子c小顺子之类的才符合他的身份。

    解放前是一个古玩店的学徒,信托商店开始营业后,他就很幸运的成了商店的一名店员,在收购部负责评估价格,也算是掌眼。

    “老阚头,少占我便宜啊。”

    “咋地,我的年纪还当不了你爷爷?”

    “你丫的就嘴欠吧。”南易点了点阚鸿祯,说道:“打算在这里干到退休?”

    “我都五十多了,离退休也没多少年头,不干到退休还干嘛。说吧,今天干嘛来了,不会想着重操旧业吧?不可能啊,现在可以光明正大的干了,你用不着我了啊。”

    “甭把我说的这么薄情寡义,就不能来找你叙叙旧啊。你都说了,风向变了,咱们过去那点事也不叫事了,这不,我就来看你了。”

    阚鸿祯笑了笑,“我就知道你这小子靠谱,不然当初也不会和你合作。”

    南易真想说个“屁”,阚鸿祯在古董流通环节里,要做的事就是帮着鉴定,好让南易知道该向买家要什么价,另外就是开单子这里睁只眼闭只眼。

    来委托寄卖,信托商店要登记开单子,卖家的信息也要记录下来,得出示粮本,前几个年头,粮本可比户口本更能验证一个人的身份。

    登记卖家信息,就是为了防止是贼赃,真要是东西有问题,派出所那边找过来,很容易就顺着粮本把人给逮到。

    阚鸿祯要做的事情风险不大,卖古董的东西没卖给国营古玩商店,而是在门口卖给了南易,多得了钱,他们自己都要藏着掖着,害怕走漏了风声,哪里还敢玩什么猫腻,所以,闹出收贼赃的事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是分成却不少,可以说是旱涝保收,再加上和他合作的又是南易这么稳妥的人,阚鸿祯算是白捡一块大肥肉。

    “得了吧,你算是捡了大便宜了,怎么着,你得的钱不会被你埋土里了吧?”

    “我哪里会干那种土财主才会干的事啊,这不,我有俩儿子,前两年,我把亲戚朋友邻居全都借了一个遍,买了两套四合院,一个儿子一套。

    现在每个月领了工资,还得紧着还钱呢,一年也就过年的时候能开一回荤。”阚鸿祯说话的时候,脸上满是狡黠。

    借了个遍好啊,借钱动静闹得大,左手借右手也就不起眼了,别人只会说阚鸿祯的人缘好,人面广。

    “内城?”

    “不买那里买哪里啊,不管这天怎么变,四九城里的房子肯定保值。当年小鬼子打进来,外城的房子送人都未必有人要了,可四九城里的房子,价可没掉下来多少。”

    “睿智。”南易竖起大拇指由衷的说道。

    但凡阚鸿祯的儿子不是逆子,也不是上进心强到要把房子卖掉去创业,等到他的孙子辈,小日子肯定过的美滋滋。

    阚鸿祯也算是一人保三代,对得起列祖列宗。

    “你小子今天来的正好,你不是对古董表有兴趣么,刚收了几只古董表,你看看吧,有中意的拿走。”

    “呵,你这个拿字用的可真轻松。”南易轻笑了一声,跟着老阚头往他的工作台走过去。

    阚鸿祯打开抽屉,拿出一块红绒布,放在桌面上打开,里面就露出了一块块小块红绒布包裹着的东西,看外形就知道包的肯定是手表。

    阚鸿祯先打开一个红绒布,亮出里面的一块手表,南易拿起来一看,讥笑道:“海鸥为空军打造的专用表,编号d304,这算是一块好表,可这才二十年,也能算是古董?”

    “就卖二十块,是不是好表?”

    “好,的确是好表。”南易一听价格就转变了画风,价格这么好,能是孬货么,“我能直接拿走?”

    “不能拿,我给你看干嘛,改革开放市场经济了么,我们信托商店也是一样,一切向效益看齐,不用摆到销售部就卖出去,大家都开心。”

    “成啊,那今天就给你好好开个张。”

    南易继续端详手里的手表,还凑到耳朵边听一听机芯的声音。

    接着,阚鸿祯又拿出一块没有表带,只有表盘两边突出两块厚厚牛皮充当握手的手表,“认识吗?”

    “你就别考我了,手表我还真认识不少,起码这块我也认识,tavannes为爱马仕打造的钱包表,哪年的我就不清楚了。”

    “1928年的。”阚鸿祯说着,又拿出一个本子,翻开,用镊子夹出一张类似

    发票收据的纸,“英文我也不认识,几个日期还是认识的,你自己看看吧。”

    南易凑上去看了看,马上就吐槽道:“什么英文,这是法文,巴黎香榭丽舍大街爱马仕店开具的钱包收据,好东西,有了这张收据,这表身价猛涨,多少钱?”

    “十五。”

    “表坏了?”南易诧异道。

    他寻思这个表不应该卖这么便宜。

    “表芯有问题了,你得找人修。”

    “不修了,这是女士表,我放着也没用,留着以后跟别人换吧。”

    除非能找到同一时代同一款的零件替换,不然手表修过以后,价值可能还会大跌,谁让那份历史底蕴给修没了。

    阚鸿祯之后又献宝一样拿出几块表,南易从中间挑出三块,一块1919年的卡地亚tank腕表,一块1908年爱彼大复杂功能怀表,还有一块1920年的沃尔瑟姆dep一llier军用手表。

    俗话说得好,穷人玩车,富人玩表,上辈子,南易也算是个有钱人,古董表也是他的爱好,不过看的多,买的少。

    古董表便宜点的几万美金,贵点的动不动上百万,就他那九个零的人民币,还真买不了几块。

    他也只能买几块便宜的过过干瘾,其他的就是有机会看看c上手摸摸,你让他花几百万美金买块手表,他还真不舍得。

    把玩着手里的手表,南易问阚鸿祯,“来卖表的,应该不是原来的主人吧?”

    “怎么可能是原主人,都是当年到处打砸抢的那些浑小子,不识货啊,东西落他们手里也是糟蹋了,你小子现在玩不玩古董?要是玩的话,可以去找找他们,估摸着手里还留着不少好东西。”

    “算了吧,落我手里也是糟蹋,除了手表,我也不喜欢其他古物件。老阚头,你要喜欢,就自己收着呗。”

    “我哪来这么多钱,买房子已经花的差不多了,没剩下几个子儿。”

    南易把手表包好揣到自己兜里,“你要真有心,我可以给你出钱,咱们也是老关系了,不提过去掌柜拿一成五的老规矩,我直接给你两成。”

    “成啊,怎么个章程?”

    “章程就改天再谈吧,你自己先捋捋清楚想干什么,该怎么干,又得让我往里头投多少钱。”南易说着,从兜里掏出钱包,点出几张外汇券,“给你外汇券,让你好交代点。”

    “敞亮。”阚鸿祯竖了竖大拇指。

    “就这么说,我去销售部再看看有什么好买的,过些日子我再过来找你,咱们找个地方喝几杯。”

    “行啊,那我等你信儿。”

    信托商店还有一条潜规则——旧不过新。

    意思就是旧货不能卖的比新货还便宜,有了这条潜规则,这里就有便宜好捡,因此也催生了一些靠在这里捡漏为生的人。

    西单c菜市口c天桥c西四c东四c北新桥c新街口这几个地儿都有信托商店,有不少人凌晨起床,先去黑市逛一圈,到了六七点,黑市散了,就去吃点早点,消磨一下时间,等八点信托商店开门了,就挨个逛信托商店。

    不需要,也不可能天天有收获,这也算是古玩行当,讲究的就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南易和校花走进信托商店的销售部,他的手和头就开始忙活起来,有时候冲着人点点头,有时候又得向别人拱拱手。

    圈子这个东西其实很小,现在在吃捡漏饭的,其实前两年也没闲着,互相之间其实也面熟。

    以前就算碰着了也当不认识,大家互相藏着掖着,现在没什么所谓了,不说南易已经退出来了,就说,现在也没人管,可以光明正大的干了不是。

    刚在店里溜达了半圈,南易的眼睛就盯在一台留声机上,这物件保养的不错,是世纪初第一批次的维克多胜利狗牌e型手摇大喇叭留声机。

    南易对留声机没研究,不过他奶奶方梦音有一台一模一样的,听她说过一嘴,大洋最坚挺的时候,这机器也卖到了将近一千大洋。

    这么说吧,鲁迅当年买西直门内八道湾11号,那是一个32间房的豪宅,这个豪宅不是以现在的眼光来看,而是当年就豪的不得了,直接可以对标21世纪初刚开盘的汤臣一品。

    就这么一套房子,他也就花了3725个大洋,这还是他买的那年,大洋的购买力已经有所下降了。

    一对比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这个留声机当年真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

    南易在看,边上的一个中年人也在看,而且看样子已经动心了。南易一看不行,赶紧拱了拱手,“这位爷,这物件我看上了,我就好这一口,自用的。”

    中年人听了南易的话,面色一凝,顿了顿,也拱了拱手走开了。

    这就叫我敬你一尺,下回你得敬你一丈,下次如果南易再和这个中年人碰上,

    南易就得无条件的退让,甭管他们同时看上的那物件,南易有多想要。

    当然不让也行,那就得给出补偿,看中年人有什么想要的,满足人家,让人家点头把东西让给你,不然,就是南易坏了规矩。

    在一个行当坏了这种规矩,那你就别想在这个行当混了,同行会联合起来挤兑你。

    看到好东西撕破脸的竞价,桌子底下互相递刀子,那都是后来的事。这年头,能看到的好物件不少,大家分分也够,互相之间都比较谦让。

    本想把服务员叫过来问问价,南易一寻思,得,这都在国内了,想到这个,赶紧自己迈开腿走到服务员边上,“同志,那留声机怎么卖?”

    “四十五。”

    “好咧,那我买了。”

    南易赶紧去收银台付钱开票,拿到票,就让校花赶紧先抱出去。

    先把东西放好了,免得一会发生什么狗血的事情。

    南易已经见到信托商店门口进来两老外了,要是老外看上他的留声机,南易要是不掀桌子,这留声机真保不住。

    南易继续逛,又看到了一对官帽椅。

    官帽椅,顾名思义是由于像古代官人所戴的帽子而得名。从官帽椅造型侧面看,扶手同帽子的前部相似,椅背同帽子的后部相似。

    在线条处理上,椅面c椅腿c横档基本上做直线处理,从功能上考虑,椅背略做弯曲,变呆板为灵动。官帽椅是明式家具的代表作之一,是椅类中的极品,可分为南官帽椅和四出头官帽椅。

    南易站在一对椅子前,前前后后的看了几圈,才确认下来,这对椅子应该是清代早期的黄花梨镶瘿木如意云纹南官帽椅,苏作,不算太名贵。

    看了看边上立着的牌子:官帽椅,¥5000。

    南易算了一下,如果是去鬼市或者去掏老宅子,他一动起来,油费加上校花他们几个的人吃马嚼,找一对这样的椅子,成本可能还超过五十。

    不算贵,可以拿下,而且有收据,也算是来源清晰,将来更能卖上价。

    这年头,除了古玩行当里的人,普通的百姓根本不重视什么老物件,追求的就是三大件彩电c冰箱c洗衣机,元青花的咸菜缸子,成化斗彩鸡缸杯的猫食盆也不是见不着。

    想想也知道,要是这种事情没有真实发生过,后来那些埋地雷的又怎么可能骗的了人。

    特别是那十年一过,一些人被落实了政策,一些古物件被发还,但是懂行的家人已经走了,留下了不肖子孙直接把金子当狗屎卖;

    很多名贵物件三瓜两枣的就给卖了,又被其他主给捡漏,过两年靠着捡漏的东西发家致富。

    古玩行当里为什么有些行内人接受,但是外行很难理解的规矩?

    很简单,坑c蒙c拐c骗c偷c赃c生[生坑,盗墓],古玩行当里的人至少得沾一样,有些干脆七毒俱全,为了粉饰自己,也是为了抬高逼格,用文化和规矩包装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

    说到底,也是一场生意,和其他行当要恭恭敬敬欢迎下次再来不同,古玩行里卖了赝品给你,还可以唾弃一声,骂你一声棒槌。

    你还甭想找后账,你那叫打眼,叫交学费,买了赝品只是因为你肚子里都是草包,人家骗了你,那叫智慧。

    南易有想法找一票造假,不,应该说仿古的高手,过两年先把古玩行当冲击一个稀巴烂,然后再慢慢重新培育市场。

    这个想法先预留,等找好合作伙伴再说。

    南易把椅子的钱先付了,接着看其他东西,奇怪了,有些有价格牌,有些却没有,刚才留声机他就没看到价格牌。

    “记得以前都有价格牌的啊,难道是为了方便收外汇券?”南易嘀咕了一下,很快就被一沓黑胶唱片给吸引住了。

    走过去翻了翻,都是民国时期的唱片,姚莉c白光c吴莺音c白虹c龚秋霞c周璇c李香兰的都有,把其他人的都一一错过,南易只盯着周璇的挑。

    他奶奶方梦音喜欢周璇,南易自己也喜欢,而且从升值的角度来说,只有周璇的唱片比较值钱,谁让周璇已经不在了,其他几个都是寿星呢。

    一阵挑,南易挑出来两张周璇的,然后在看到一张唱片的时候停住了手,把唱片掏了出来,看着唱片上的两个手型图案,又看了看唱片的厚度。

    没错,这是苏修五十年代的“骨碟”。

    南易又看了看装唱片的纸封套,这应该是随便找了个封套,不是原来的,这就搞不清楚骨碟上到底是什么歌曲了。

    不过要用到骨碟的,最大的可能应该是比尔·哈利的《昼夜摇滚》。

    50年代的苏修,流行音乐爱好者想方设法获取最新潮的摇滚乐。一些狂热的乐迷发明了用废旧x光片翻录黑胶唱片的技术,从此,“骨碟”作为一个特殊的文化符号盛行于整个苏

    修,在它短暂的生命中,记录了一代年轻人的苦与乐。

    南易猜想,这骨碟肯定是当年的苏修专家留下的,那个年代去苏修留学的人,不可能带的回来这种骨碟,海关检查那一关过不了。

    哪怕是苏修专家,想要带过来也不容易,没想到他们之中还有摇滚的发烧友。

    听说这个骨碟听个两三次就得废,也不知道已经被听过几次了,南易举起骨碟,透过光看一看骨碟的磨损程度。

    磨损的挺严重,可能已经废了。

    不过也没事,这玩意存世的应该不多,都能算的上是苏修古董,将来用来卖也好,用来装逼也罢,都不会差。

    南易把骨碟和周璇的两张唱片都放在一边,继续在唱片堆里翻找起来。

    这时候,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亲密的走了过来,女孩子的手直接就伸向南易放在一边的唱片。

    “不好意思,这是我已经挑中的。”南易赶紧提醒道。

    女孩子说道:“同志,能让给我嘛,我很喜欢周璇。”

    南易打量了一下女孩子,又打量了一下她身边的男人,女孩子,他只是看起来眼熟;男的,看一眼,他就认出来是谁了。

    香塂邵氏兄弟的演员罗煭,演反派不需要化妆的那种,南易看过不少他有参演的港片。

    这么说,边上这个女孩子就是那个宁愿不演王熙凤,也要去香塂奔前程的乐昀咯?

    “不好意思,我也很喜欢。”

    罗煭看了一下边上的价格牌,装的很斯文的样子对南易说道:“这位先生,你把这两张让给这位小姐,你要买几张,钱都由我来付。”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真的也很喜欢。”

    乐昀一听南易这么说,就拉了拉罗煭的手,一脸的哀求。

    罗煭老树开花,被还没上手的乐昀楚楚可怜的这么一激,这还不得霸气一回,于是就大声叫道:“服务员,服务员。”

    都不用表明身份,就他这一嘴港普,谁还不知道这是一位港怂。

    南易用脚指头都能猜到接着的事件走向,真是日了狗了,逛个信托商店都得碰到这种狗血事情。

    1983年的港怂,这可是比白皮更难缠。

    不等店员走过来,南易立马认怂,“给你,给你。”

    “谢谢。”乐昀说了一声。

    罗煭给了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

    南易心里苦笑一声,继续在唱片堆里翻找,希望还能再找出一张周璇的来。

    狗男女走开以后,校花就主动凑到南易边上。

    “邵氏兄弟,罗煭,把他老婆找出来,告诉他老婆,他老公在内地找小老婆了。”

    “就这样?”

    “先这样,其他的以后再说。”

    只是夺了他两张唱片,南易也不会报复的太狠,不然不管是威亚断了c道具枪射出真子弹c炸车戏真把人炸死,有的是无数的意外可以安排。

    “明白。”

    南易又翻了一阵,没有再翻出周璇的唱片,他也只能作罢,先去付了骨碟的钱,然后又继续淘,淘了几样小玩意。

    刚走出信托商店门口,就有一个为猥琐的中年人凑到南易边上,“同志,有布票吗?我高价收。”

    “你丫的有病吧,正严打呢,再说,你丫的收布票上菜市场去啊,你见着哪家的票据是男人拿着的。”

    “对对对,刚干上,谢谢啊。”倒票的根本不提严打的茬,倒了一声谢,转身就走。

    看着这个倒票的,南易一寻思,布票还没宣布取消呢,这些人已经收到风了?

    南易在《喉舌报》上倒是看到提到过布票的消息,可吹风文都没刊登呢,这些倒票的是在赌呢,还是有人提供消息呢?

    81年,许多棉纺织生产企业由于产品积压,就开始不收布票促销,那时候,倒布票火了一阵,可两年过去也已经歇了,看样子,这倒布票又得开始兴盛了。

    布票一取消,手里的布票就变成废票,可没人跟你兑换给什么补偿,这些票贩子有渠道能大量换到布,低价收布票,贴点钱换到布,又可以高价往外面倒,一来一回不少挣。

    只是这种钱,也不是谁都能挣的,在二轻局没有巨大的能量,根本就玩不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