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言情 > 超神学院的龙族 > 第一百八十二章:泪与茧

第一百八十二章:泪与茧

推荐阅读: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太古战魂李天命沐晴晴   青竹飞仙   叶昊郑漫儿_   叶昊郑漫儿.   终极教父系统   超神学院的龙族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朕就是亡国之君   亮剑:摊牌了,我老李就是有文化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   娘子她娇心似铁   神霄之上   最佳女婿陪你倒数   漫威神豪血神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   斗罗之我不要当枪兵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你是打不死的小强吗?

    都这样了,还不死?

    但同时众人反复横跳的心脏又重新开始急促了起来。

    他们可太了解康斯坦丁的力量了,就以之前与路明非战斗的力量,即使死而复生后只有三分之一也足以瞬间秒杀他们所有人了。

    所有人都发了狠,拿起手中的七宗罪,激活,发了疯的朝龙首劈砍。

    配合上数不清的言灵,甚至携带着元素乱流对撞,但无用。

    就像是被施加了不死buff,即使头颅已经没多少好肉了,但那一双龙眸却是越来越亮。

    楚子航注意到这一幕,直接拿起嫉妒专门戳祂康斯坦丁眼睛。

    但仿佛一层无形的屏障保护着眼睛,无论他们如何用力,都不能阻止康斯坦丁的复苏。

    头颅缓缓向龙躯靠近,生机勃发,精神彻底归位,那双威严的眸子已经恢复了昔日的灵动。

    “没想到,没想到,还是我赢了!”

    康斯坦丁大笑,被众人撕裂的笑容狰狞而恐怖。

    “你想多了,去死吧!”

    昂热拿起手枪,扣动扳机,一枚缠绕着不详的子弹,寻着弹道精准的嵌入康斯坦丁那猩红的眉心。

    那里蕴藏着祂的第三只龙眼,是代表精神的一面。

    子弹寂静无声,像是无声的暗杀者。

    祂悄无声息的接近,并无视了一切的阻隔,仿佛共鸣一般,直直的冲入康斯坦丁的眉心。

    康斯坦丁狰狞的笑声戛然而止,紧接其后的是撕心裂肺的咆哮。

    如同万箭穿心,比之凌迟还要残酷无数倍的痛苦,在祂精神中浮现。

    记忆中,哥哥死前的最后一幕慕然在记忆中浮现,那是祂以往未曾看到的一幕。

    不详的黑气勾连了祂的记忆,将祂拖入无尽痛苦的地狱。

    看着哥哥与那浑身布满黑鳞的身影対持,看着哥哥最后被审判的长枪贯穿,被钉死在世界的尽头,孤独的死去。

    “是你!是你!是你!”

    康斯坦丁承载着剧痛,但却怒目圆睁,燃着愤怒之火,语气中充斥着贯彻一生的愤怒。

    那与哥哥对持的身影赫然便是曾许诺赐予祂复仇力量的男人,他与黑王一起出现在自己面前。

    郑重的许诺,要赐予自己复仇的力量,与一个复活哥哥的机会。

    但前提是,他获得最终的胜利。

    不死不休的仇敌,就在眼前,祂却认不出来!

    恨!恨!恨!

    杀了他!杀了他!

    嬴晨,这个可恨的名字,康斯坦丁整个人都像是魔化了一样。

    楞楞的呢喃着这个名字,浑然已经失去了欲望。

    他被子弹拖入了深层的噩梦,而现在已经越陷越深,无法逃脱了。

    “嬴晨,他在说嬴晨吗?”

    楚子航停止了攻击,看着那魔怔了一样的龙首,沉吟了一会说道。

    “应该是”

    昂热点点头,他靠的最近,绝不可能听错,而且康斯坦丁声音很大,简直震耳欲聋,寻常人尚且可以听到,更不要说他们这些堪比君主的混血种了。

    “嬴晨?”

    源氏兄弟也终于提起了一点兴趣。

    “嗯,就是我之前排出去的访问团,只不过没有预料到的是”

    昂热之后没有说话,但每一个人都知道。

    神复苏,黑王尼德霍格重新归来,龙族复苏,全人类经历元素洗礼,新的时代开启。

    毫不夸大说,他就是世界的阴影,幕后的黑手,规划这一整个时代。

    开启了这最为辉煌的大混战时代。

    “校长,你这是什么东西,怎么”

    楚子航看了看痛苦挣扎着的头颅,忍不住问道,就连源氏兄弟也是竖起耳朵。

    这实在是太过出人意料,再次死而复生的康斯坦丁,竟然被这么一枚子弹,贯穿了头颅。

    到底是什么子弹,是某种炼金产物?还是另一位龙族的遗留。

    “这其实是我的一位老朋友无意中捡到的东西,你们会信吗?”

    昂热耸耸肩,语气中带着轻松,他也没料到这样未曾设想的结局。

    显然这枚子弹发挥的效力他也没想到。

    他当初装备它的时候,突然有种预感,自己以后可能会用到,这可能会对一位龙王产生威胁。

    但直到大决战,它还保留着子弹,但康斯坦丁的速度太灵活了,祂驾驭着狂风的权柄,根本不可能命中。

    直到现在,子弹终于有了它最后的归宿,那是吞噬了其他龙王的最强龙王,康斯坦丁的大脑,精神之中。

    “不信。”

    楚子航摇摇头,下意识的撇了一眼康斯坦丁,随后连连后退了一步,康斯坦丁身上缠绕的黑气愈发壮大了。

    同时,源氏兄弟也一起后退,撤出了深坑,不过,源稚女显然是不解气,他把康斯坦丁的龙尸也拉了出来,似乎准备将祂粉碎。

    也就是在这时,迷雾散去,太阳升起,晨曦划过,希望的光洒落在每一个人脸上,但他们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表情淡漠,因为有更为沉重的,更为决断的事实发生在他们之中。

    最为强大的人尽数死去,反而是弱小的他们侥幸活到了最后。

    “呼叫直升机吧,把他们的尸体带回去,安葬在自己的故乡。”

    源稚生对昂热说,之后与源稚女一起趟水,打算横渡这海洋,去寻找绘梨衣。

    “哥哥”

    嘶哑的声音传来,那声音并不好听,但在源氏兄弟耳中却像是天使的祝福,是比之魔鬼的诱惑还要诱人的东西。

    “绘梨衣”

    源稚生转头,看到岸边缓缓爬上岸的白色影子。

    两兄弟开启龙翼,展开翼膜,急忙过去搀扶,也顾不得楚子航和昂热。

    “哥哥,小哥哥”

    苍白的龙鳞紧扣,像是一件苍白的铠甲,她仅仅的保护着绘梨衣。

    “不要紧吗?现在身上还有什么伤势?哪里不舒服。”

    关切的话语传来,面对两个哥哥关切的眼神,绘梨衣甜甜一笑,在面甲的衬托下显得狰狞,但这无疑让源稚生稍微放下了一点心。

    “基本已经恢复了。”

    绘梨衣望了望四周,似乎是发现康斯坦丁已经死了,于是便卸下了全身的鳞甲。

    一套元素组成的巫女装重现,她已经学会了一些元素的高级应用,对于简单编制一套固定的衣物,还是比较轻松的。

    “那个b一ss死了吗?”

    “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已经快要死掉了。”

    源稚女声音温柔的像是个日本传统的大和抚子,他轻声向绘梨衣叙说。

    “那就好。”

    绘梨衣松了口气,身体好像一下子失去了动力,做到了地上。

    她在被击飞的过程中,冲击几乎将她全身的器官以及骨骼震碎。

    如果不是身体内精神的元素暂时代替了神经与器官,维持了她的生命,她也无法撑到那强大的基因修复身体的时候了。

    离当场去世就差一点点。

    绘梨衣轻轻呼着气,像是一只竭尽全力的小松鼠,坐在树上数它的小松果。

    但这只小松鼠似乎忽然想起了自己还有一只松果没有“收藏”,于是再次动了起来。

    “路明非呢?”

    绘梨衣站起来,呆呆的问道。

    在战争结束后,她又经历了大幅度的消耗后,她不得不恢复常态,那有点呆萌好骗的样子。

    “路君,他”

    源稚女用上了敬称,显然在这一刻,路明非已经是拯救了他们全部人,甚至是全人类的英雄了。

    当然,如果不是混血君主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刀,康斯坦丁也不可能重创。

    总之,只能说两人缺一不可,缺少了路明非的牵制,康斯坦丁就可以了灵活的躲避,甚至正面抵御那一刀。

    虽然可能依旧会重创,但绝不可能是被当场斩首。

    而缺少了混血君主,那就更不可能了,那时路明非可能会被生生拖死。

    因为路明非变强的速度明显不可能抵得上康斯坦丁那么变态。

    “他牺牲了”

    源稚生接上了弟弟的话,为绘梨衣宣布了这个悲伤的事实。

    “什么?”

    绘梨衣似乎有些不相信,向源稚生询问,但源稚生只是继续重复了一遍方才的话语。

    “”

    绘梨衣沉默了很长时间,最后她凭着感觉,一个人走向岛屿中血煞与元素反应最为紊乱的地带。

    孤独的前行。

    源稚女想去拉她,但被源稚生拉住。

    “让她一个人静一静吧,她需要时间。”

    说完,两人也默默无言,仿佛陷入死亡般的寂静。

    炽热的大地上,仿佛流淌着岛屿的血浆,如同岩浆一般,泛着高温与气泡,那是康斯坦丁赤红的血泉,缓缓流淌,汇成小溪。

    绘梨衣像是从未察觉到这横跨在她面前的阻

    碍,只是一如既往地踏足,伸出完美无瑕的裸足,只身躺过着沸腾如岩浆的血泉。

    她静静地站在左侧路明非的深坑上,眸光如刀,但目光中却透露着霜雪般的孤独。

    那是远超越之前血之哀的悲伤。

    这个小女孩在先前的人生中从未过多接触过人类这种生物,她被束缚着,只有一个亲密的哥哥,然后又有了一个小哥哥。

    经历了大动乱后,她获得了自由,被尊称为神女,权与力一度达到了日本的顶端。

    但也正是因此,她又失去了自由,只不过,在以往,那是有型的束缚,只是一层铁门与人限制。

    但这一次是却是更为绝对的屏障,是无形的,所有人都崇敬她,敬畏她,不敢与他接近。

    那是一层名为权利的隔绝,比之以往的限制还要强大。

    她无形的又束缚住了绘梨衣,让她再一次重回了孤独,只不过这一次的囚笼变成了整个世界,或者说人心

    这个女孩从未自由过,他只有和哥哥打游戏可以解闷,但哥哥也要忙家族中的事物。

    小哥哥陪着哥哥,虽然时不时也会在哥哥忙碌的时候来陪她一起玩游戏,但时间太少了。

    女孩有些贪婪,她想要更多,想要一个真正的朋友,她的想法很简单,也很单纯,她想要一个可以陪她天天打游戏,欢歌笑语的朋友。

    原本她以为,永远不会有人出现,甚至这一战她都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因为这场战争很可怕,每个人都在向他传递这一种想法,死亡似乎很容易,就像是草地上随意被践踏的杂草,廉价且卑微。

    但,没想到,幸运降临在她身边,自己遇到了一个很好的朋友。

    他实力还行,并不像其他人一样,看到她,就会用敬畏与畏惧的眼神看着她。

    她有时候喜欢吐槽,还有着自己的一套游戏理解,看起来有些怂怂的,但应该是错觉。

    绘梨衣即使平常很呆,但也知道能走到这个决战之地的混血种绝不简单,至少也要有着君王般的力量。

    而那种力量的拥有者定然经历了血与火的磨炼。

    毕竟不是谁都像自己一样幸运,一开始就获得了几乎是次代种的力量,而后又在洗礼中获利巨大,违背常理的进化。

    他们一起约好,要去东京,要去她的家,一起打游戏。

    可,你为什么违约了?

    明明我已经把你救下来了,为什么?

    看着深坑下狰狞但却残酷的躯体,像是四分五裂了一般,无法想象他在生前到底遭受了何等的摧残。

    “滴答”

    清冷的泪滴,滴入炽热的大地而后化作缕缕蒸汽,升腾,绘梨衣眼角含泪,晶莹的水滴,一滴滴划过眼角与脸颊,汇成细流。

    一股无法形容的苦涩与心酸在心中升起。

    她不知为何会哭,只是情不自禁。

    网上,自己曾查询的哭泣定义,哭,是因为自己的情绪低落,很悲伤。

    而现在,她的悲伤就如海潮一般,掀起波涛,席卷整个那并不高大的躯体。

    就连元素都停止了一瞬,似乎在安抚这个可怜的女孩,空气中仿佛弥漫着惊人的悲伤与孤独,天地似乎都为之共鸣。

    “咚咚咚”

    紧密且急促的心跳声响起,像是被敲动的战鼓,发出雷鸣般的响声。

    不知何时,可能是方才女孩的泪水感动了上苍,上苍降下了一丝垂怜。

    心跳声仿佛被那一滴眼泪所唤醒,紧接着越来越极速,越来越响亮。

    密密麻麻的白丝在分泌,它们如同蛛网般密布在深坑中,而在正中心,原先四分五裂的龙影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枚纯白的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