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序章 探险队里的炼金术士 第三百三十章 星落 i

序章 探险队里的炼金术士 第三百三十章 星落 i

推荐阅读: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我的美味儿媳   欲仙欲死沈曼   绝色儿媳   美女老师俏儿媳   明星潜规则之皇   飘飘欲仙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   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   蜜桃小渴   穿越风流之情深深雨蒙蒙   哑巴秦立   他的小初恋   同桌的诱惑杨烁肖艾   儿媳裙下空荡荡  

    “在眼下这个当口,还是不要挑起太多争端。尤其是以死亡之主与那位女士的关系,我听说其实也并不太融洽。”

    叶华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我知道,圣选者。这件事与你们无关,我们也不需要你们来提醒。”中年秘术士口气生硬地答道,但口气虽硬,不过言语中已有松动之意。叶华见状只微微一笑,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不再言语,见自己的提示已经起到作用,便也不再进一步咄咄逼人。

    中年秘术士找来一个守卫,低声嘀咕了几句。守卫心领神会,带着一众人草草检查了一下圣殿的车队,然后便向着下一个队伍盘查过去。中年秘术士见状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表示放行。

    一堆箱子之间,方鸻感到无翼龙重新一动,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过关。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由对叶华在这里的身份与目的愈发好奇起来。

    对方为什么无缘无故要开这个口

    心血来潮

    原住民们可能还不清楚,但一位十王绝不可能闲到这个地步。难道说对方知道圣殿的车队有什么问题他心中猛地一怔,忽然想起了几天前夜里的那几箭。

    穿过尘暴的那几箭迅猛、精准到了那个程度,一般的游侠,甚至包括他在精灵遗迹见过的那个秦执可能都没这个水平。但对于十王来说,却不值一提。所以那一天夜里叶华就已经见过他了,那对方现在是在帮他

    虽然方鸻还是没搞清楚,对方是怎么知道他在这个车队之中的。

    可惜他这时候又不能下去当面询问对方,通讯水晶也不能用,一时间不由有点抓耳挠腮。

    不过随着卑尔戈无翼龙沉重的步伐,其背脊缓慢起伏的程度,过了一阵子,方鸻大约意识到自己已经逐渐走出了贝因的范围。下面松软的沙地就是明证,巨兽一脚深一脚浅的步子,他大约还是可以分辨得出来的。

    因为城市的喧嚣声也逐渐远去,他又听到了沙丘之上低沉的风声这场尘暴终究没有完全平息。而在密封空间之中,声音反而显得格外清晰,有一种别样的意味,也渐渐让他的心态重新平静下来。

    那是一种有些遥远的,淡淡的安宁感。

    寂静中,他思维不自由主飘到一些不可揣测的方向。

    包括达乌德号上的人的安危。

    希尔薇德小姐他们此刻又在干什么

    公主殿下、沙之王还有两个阿菲法之间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秘密

    甚至是他们在贝因要塞遇上那个奇怪囚犯也一并在他思绪之中浮现。

    他又想到了自己与麦依希尔之间的交谈,甚至包括许久之前卡拉图、唐德与迪克特爵士他们说过的那些话,还有他在依督斯、梵里克的经历。星月议会、艾尔芬多尖塔、工匠总会、蜥蜴人、考林王室、宝杖海岸、圣休安角甚至是r、shana那些人的id,这些许许多多的名字也一一进入他的脑海。

    犹如碎片一般,朦朦胧胧,却又抓不住一条明晰的线索。

    想了一阵,忽然一阵困意袭上眼皮。这些天他其实没怎么休息,贝因城内风声鹤唳,他在玛尔兰圣殿虽然还算安全,可也不至于心大到可以舒舒服服睡一个安稳觉。这会困意一来,于是便也坚持不住,沉沉睡去。

    从贝因到奎斯塔克的旅程说不得漫长,不过三天三夜而已。

    到旅程中段,方鸻便已不用再待在那逼仄的空间中,可以出来透透气。守护车队的骑士对他恭恭敬敬,专门在卑尔戈无翼龙背上给他腾了一个位置,让他不用和其他人一样在齐膝深的沙子中步行。

    因此这段旅程对于方鸻来说,倒没什么受苦的,顶多就是风沙吹得有些受不了而已。旅途的中间要经过一处叫奎因之月的绿洲,而除了这唯一处别样的风景之外,其他时间皆是一片漫漫黄沙的枯燥景象。

    沙漠之中虽然也有其独特的风貌,尤其是夜间的银沙沙海尤为美丽,千年来为诗人所传诵。但在这一来一回方鸻也早已看得厌了,而且在无翼龙背上也远不如在灰岩先生的平台上看风景来得惬意。

    因此一开始的新鲜劲过去之后,方鸻很快就找了一些自己的事情去干。

    当然,他主要还是在研究德兰送他的那门技术姑且称之为德兰的魔力回收。

    这门技术需要十二个基础技能,与六个中级技能作为前置。其中六个中级技能之中,强化型构件一开始他就已经满足,而仪轨会的两门技能仪轨会插件与仪轨会学说他也在梵里克一战之后拿到经验学了个七七八八。

    诞生于奥述的仪轨会是炼金术士的重要主干,因此这些还在炼金术士的主流技能树上。

    至于剩下三个技能星状网脉、龙鳞序列与天界知识就有些过分了,星状网脉是一种次级以太形态,可以与主要以太理论并存,这应当是德兰自己的发现。而龙鳞序列则是在前者基础上搭建出的一种炼金术法阵组所谓序列,一定是多重法阵的组合,其外形有点类似于一层层交叠的龙鳞,也因此而得名。

    至于天界知识倒是与宗教无关,只是第二世界的研究浮岛鲸的一门理论而已,浮岛鲸,或者天界鲸,幻世之龙,皆是它的名字。

    看起来德兰的理论应当是从幻龙身上得到的灵感。

    六个中级技能延伸出十二门前置基础技能,还有一些林林种种的更次一级的技能要求,不过那些e级、f级技能需要的经验太少,几千经验甚至几百经验就可以打发,方鸻就忽略不计了。十二门基础技能之中他大约满足了一小半,主要还是后三者的前置技能因为太过偏门他几乎一点也没涉及。

    由于这个技术制作出的插件是如此强大,因此方鸻当然还是考虑要掌握,不管多偏门,还是要投入经验。

    他先选中了三门前置技能之中的天界知识,因为这门知识与他研究的方向最为相近,其中涉及的龙学会、飞行概论相关的知识都是学习过的,毋须重复学习,总体来说需要投入的经验最少,见效最快。

    正好他在贝因要塞的经历,由拿了近万点认知经验,加上之前七七八八的结余,也勉强够用。

    天界知识主要相关于幻龙认知的一些加成,与知识索引,还增加少量在飞行类构装的操控上的计算力加成,魔力消耗,相对于其经验需求来说,只能说勉强投入与产出平衡。当然如果他要去猎捕天界鲸,那就比较划算了。

    学习什么知识,自然还是要因人而异的。

    学习的时间过得不知不觉虽然直接点技能的话也就是一刹那的事情,不过通过手稿学习又是另外一种感觉,毕竟还可以从学习的过程中拿到一部分认知经验。方鸻从卡普卡到现在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学习方式,大部分选召者可没这个经历。

    这样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倒也说不上好坏,虽然比较耗时间,但原住民在同等阶比选召者强是众所周知的,而且一旦他们成为龙骑士之后,就会结余大量的认知经验。这些认知经验,就来自于平日的学习积累。

    可以说选召者从一开始就通过系统把自己的潜力榨得一干二净,虽然进展迅猛,但难免后劲不足。不过两者其实也说不上优劣,毕竟选召者在艾塔黎亚也只有二十年不到寿命,只不过对于方鸻来说只是个人习惯而已。

    就这样,学习的进程有条不紊地进行。第三天夜里,沙海之上星野西沉,晨曦渐起,一层浅红的天幕之下,方鸻才终于可以看到南方的地平线上,一条浅浅的象牙白色的城墙,出现在了沙海之中。

    奎斯塔克到了。

    一束微淡的阳光,穿过圣殿拱顶的日曜石,落在玄武岩的大殿地板之上。

    女神的圣像严肃而端庄,她手持圣剑,肩披轻纱,目光宛若日月,经行于起伏的尘埃之间。工匠们的巧思,仿佛让石头也鲜活起来每一丝褶皱,皆由雕刀表现而出,其在坚硬的物质之上,却刻画出流水一样的柔软。

    法里斯主教沐浴更衣完毕,亲手点上熏香,并在服事人员的帮助下披上圣帔威严的长袍之上,由上至下绣满圣箴。历代大主教的箴言,女神的教义,圣徽与狼首,雪光利剑,皆在其上。最后再手持圣徽,同时将一柄金光湛湛的仪式宝剑悬于腰间,戴上冠冕,佩戴上他最钟意的一只单片眼镜,用手轻轻一拨将银链挂在耳后,再调整了一下镜片的位置,才抬步走上圣坛。

    他亲自诵读一段教义经文,并毕恭毕敬地取下圣剑,放在圣坛之上,用手从圣杯中取出圣水,弹在剑上,抬头看着女神圣像,玛尔兰女士不怒自威,诵经声回荡在大殿之下,充满了一种神圣肃穆的感觉。

    大主教低头抚胸,这才缓缓后退。

    这场仪式一共进行了大约一刻钟的样子。

    坐在第一排的方鸻独自一人获此殊荣,由大主教亲自为他主持仪式,为他寻求女神大人的祝福。若是原住民,可能早已受宠若惊,但方鸻对于这个东西却没什么感觉,但还好是他是中国人。若是基督徒,恐怕都不会踏进这个地方来。

    不过毕竟是一个世界的隔阂。

    何况明明说是祝福他瞟了一眼系统界面,什么buff提示都没有,看起来这个所谓的祝福究竟有没有效果也要打一个问号。两地的宗教虽有本质的不同,但在忽悠信徒这门本事上好像倒是出奇地一致。

    想想也是,女神大人得多闲才能给每一个信徒祝福。

    不过在关键时刻,在有真神的世界信徒们的祈求还是可以得到回应的。

    譬如在芬里斯岛

    法里斯脱下冠冕,交到一旁服事人员手上,走了下来。“神选者大人,仪式已经完成了。您旅途之中一定多有劳顿,不过待会还有一场晚宴晚宴过后,我们再专门为您安排住所,定然会让您如意。”

    方鸻噗嗤一声差点把水袋里刚刚喝下去的一口水喷出来。

    “咳咳感谢大主教为我主持祝福仪式,但是那个能不能直接叫我艾德”

    他红着脸咳嗽了两声,虽然对于所谓的祝福仪式有些不屑一顾,但基本的礼貌还是有的。真正让他差点呛到的是对方对自己表现出的恭敬,远远甚于那位年迈的骑士麦依希尔,这让他一阵无语之后又有些意外。

    他忽然才想起,这位法里斯大主教照理来说也是玛尔兰的神选,虽然是十五年前的人物,但神之选民又不会因为时间而改变。除非失去了神眷,不过对方眼下还在主教的位置上,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

    法里斯主教倒是微微一笑,从善如流“那好吧,艾德先生,在私下场合里,我就这么称呼您好了。”

    方鸻连忙摇手“最好是在公开场合也一样。”

    不过对此,对方未置可否。

    法里斯是方鸻认识的第二个地区主教。

    上一位是云层港的主教提里奥安,只不过对方不是玛尔兰的神选,而是米莱拉的神选而已。相比起面前这位其貌不扬的主教,提里奥安显然从各方面都符合方鸻心中对于一位德高望重的大主教的想象。

    银发白须,慈眉善目,又有足够的威望与威严,平易近人,接人待物如沐春风,而且目光长远,胸怀宽广。对方其忧虑的事情,并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得失,而是芬里斯岛的安危,岛上所有人的命运。

    这样的举动,就是方鸻对于宗教并不感冒,也不由感到钦佩的。他之所以应下对方的要求,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但相比起前者来,法里斯主教除了接人待物上同样令人感到平易近人之外,其他方面都相差太远。方鸻第一眼看到这个又黑又瘦的老头时,差点以为他是公主殿下管家的亲兄弟,对方不像是一位养尊处优的大主教,到更像是苦工。

    不过对方一开口,便显示出其与外貌截然不同的谈吐与知识涵养来。这还让方鸻颇为自我羞愧了一下自己的以貌取人。

    而即便如此,他看着对方与那一身华丽的主教长袍格格不入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有些好笑。

    法里斯显然察觉了他的想法,但也不介意,只笑道“麦依希尔在信上说,艾德先生一定有许多问题想问。”

    原来麦依希尔随行还有一封信,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好奇怪的,通讯没有恢复,只能使用这么原始的手段。方鸻点了点头,他的确有许多问题想问。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自然正是关于自己神选的身份究竟是什么。

    “法里斯主教,我想要弄明白,玛尔兰女士选择我作为神选是为了什么直白一些说,她有什么需要代行者去执行的意志,代行者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他直接问出这个核心的问题,到也不尴尬。无论是自由选召者也好,公会的选召者也好,选召者就是佣兵与冒险者,他们来这个世界的核心目的是为了获取高维信息,一切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交换,所以交易本身没什么好脸红的。

    合法劳动所得而已。

    但法里斯却微微一笑,轻轻摇了摇头。

    周围的人虽然对于方鸻将女神之选视作一种交易关系稍显愠怒,但法里斯本人却一点也没表现出这样的态度。相反,这个老人十分温和地答道“你想差了,艾德先生。女神大人看中的是你的品质与高尚的行为,你并不需要刻意去为大人作什么,你所作即是女士所认同”

    “若不认同,她自会取消你神选的身份。”

    “这份关系,是女神大人对于你的看护,因为她希望更多的心怀正义与勇气的人行走于这个世间,因此也自然要鼓励这样的行为。作为她的选民的您,只会从中获得好处,至于女士想要的,已经从你的行为之中得到了。”

    方鸻听得怔住了。

    这样也可以

    虽然已经听得明白,但他还是感到不可思议,忍不住又问“那麦依希尔让我来这里见你,我又可以在这里干什么”

    “只是我单方面想见见您而已,艾德先生,”法里斯笑道“毕竟对于女神大人的选民,作为追随者的在下还是十分好奇的。至于您想干什么,什么都可以,奎斯塔克是个不错的地方,或许你可以多出去走走。”

    “最近前往坦斯尼尔的班船我们已经帮你订下,大约在一周之后出发,这些时间,您有的是时间好好欣赏一下这座沙漠之中的王都。”

    他话锋一转“不过麦依希尔在信上提到您在调查沙之王与秘术士之间的事情,如果您对这个感兴趣的话,这方面我的确可以一些不多的信息。”

    方鸻一听,当即来了兴趣。

    妙书屋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