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武侠修真 > 灵拳天行 > 正文 第九节 粗黄瓜和水帘洞

正文 第九节 粗黄瓜和水帘洞

推荐阅读: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我的美味儿媳   欲仙欲死沈曼   绝色儿媳   美女老师俏儿媳   明星潜规则之皇   飘飘欲仙   得说爱时必说爱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   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   黄泉杂货铺   最强医圣林奇   蜜桃小渴   穿越风流之情深深雨蒙蒙   哑巴秦立  

    忽然,俞真名停了下来,对左超说了一句:“左将军,嚣张哥叫我通知你先回去。”

    “我?什么时候通知你了?嚣张哥?嚣张哥是谁?”左超十分震惊。

    俞真名反倒奇怪地问了一句:“那个就是嚣张哥啊,你们叫他做出了话筒,却不知道他是谁?”

    “”

    左超带着一肚子疑惑回去了,没想到,迎接他的是众人张大的嘴和诧异的眼神。

    王铁规惊讶地说:“天狗在上,真的能准确地传过去?左将军,你听到什么了?”

    左超一脸无奈:“我没有啊,我是真的一点都听不见,是那个学子叫我回来的,他说,嚣张哥叫我通知你先回去。”

    张孝恒笑呵呵地说道:“欢迎左将军归来,那么接下来,是怒绿导师了。”

    说着,张孝恒对着话筒说道:“卫明财,白得皮都停下吧,叫怒绿导师回来了。”

    左超比其他人还惊讶,挑目望去,却见那边练拳的两个学子果然停手了,对怒绿说了句什么话,怒绿也是抓抓头,将信将疑地回来了。

    这次,大佬们淡定不了了,像是观看珍稀动物一样看着怒绿,怒绿尴尬地抓抓头:“干嘛?没见过我啊?都看着我干什么?”

    睏绿凑上来问道:“老怒你告诉我,真的什么都听不见吗?”

    怒绿一脸无奈:“是啊,我感觉自己就像个傻子一样,这边到底说了什么啊?唉?老怒是什么?”

    睏绿兴奋地“啪啪啪”拍起手来:“厉害!真的厉害!太厉害了!张孝恒让卫明财练虎咆拳,那边就动了,让白得皮练龙形拳,白得皮动了,让俞真名练凤舞拳,俞真名也动了,然后他让俞真名停下来,叫左将军先回来,果然,左将军回来了,再之后,你就知道了!真的是天狗在上,这个话筒真的可以传话,不用灵法帮忙!嚣张哥不愧是嚣张哥!”

    左超问道:“嚣张哥指的是他吗?”

    睏绿回答:“是啊。”

    “”左超无语了:“真是,挺嚣张的。”

    张孝恒回头笑道:“导师,将军,你们就别跟风了,这个名字真别叫了,其实我的方法挺简单的,我只是把话筒设置成通讯终端,另一头,他们戴着耳机作为接收器,只要电磁覆盖的范围内,他们就能听到我的声音,我在营地里弄了一个简易的电磁发生器,测试了一下,大概有三千里左右,覆盖一个十万人的战场有点勉强了,如果以后弄一个信号接收塔什么的,范围还能提高,估计三、五万公里没问题,哦,我说的是半径,足以覆盖上百万人的战场了。”

    “”众大佬听得一头雾水,还是司空寿反应快,听不懂立刻鼓掌:“厉害,太厉害了!怪不得他们叫你嚣张哥,你真是太有嚣张的本钱了,这个什么话筒,看来真的可以取代令旗啊。”

    大将军果然是大将军,那什么终端,什么通讯,什么电磁,什么接收塔,什么半径全都被华丽地无视了。

    烟绿摇摇头:“司空大将军有所不知,嚣张哥这名字与他自己还真没什么关系,是白得皮那臭小子,把他名字倒过来念,这才给弄出来了,后来啊,大家都叫上口了,就改不过来了。”

    司空寿觉得脸面保住了,心情大好,哈哈大笑:“没关系,进了军营去打仗,要的就是嚣张霸道!张孝恒,很嚣张?这就很好,哈哈哈!”

    张孝恒无语了,同龄人叫一叫就算了,你们几个凑什么热闹?还当着我的面说,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不行,得赶紧岔开话题。

    张孝恒赶紧来了一个军礼:“报告,司空大将军,测试还没结束,现在只是在空无一人的校场,如果在战场上,那是车水马龙,人山人海,人人喊打喊杀,声震四野,又岂能如此安静地听声音?所以,我们还需进行一项测试。”

    “哦?怎么测?”司空寿心想,这小子忒不知足了,就这样已经很成功了,有什么测试,下来咱们慢慢来嘛,急什么。

    张孝恒却是没回话,对着话筒说道:“卫明财、白得皮、俞真名,你们三个过来吧,到点将台来。”

    很快,三人被召回,张孝恒对司空寿行了一个军礼:“司空大将军,这次测试对象需要换人,请你、马将军、怒绿导师分别戴一个耳机,到校场某处藏好,期间,左将军会像平常一样点兵、练兵,声势怎么大怎么来,尽量模仿战场环境,你们三位试试,看能不能听清我的声音。”

    “行!我早想试试了。”司空寿是重要见证人,他应该占一个名额,另外两人本该选之前进入校场的两个,但是左超需要负责练兵,毕竟是他的地盘,所以除了怒绿以外,张孝恒找了帮他制作通讯器零件的马朝忠。

    练兵开始了,先锋营万人的队伍演练着长蛇阵,一字长蛇阵是最普通的战场阵法,别小看一字长蛇阵,这个阵法熟练之后,可以迅速变幻成各种阵,两仪连环阵、三才冲锋阵、四象包围阵、五行相生阵。即使单纯的一字长蛇阵也有很多讲究,例如盾兵和长枪兵怎样错落地排在前方,虫兽灵体部队该放在哪个位置,植系队伍该怎么布置灵体,远程队伍该怎么跟上,整个队伍该如何行进才能保证伤敌不伤己,等等。

    一时间,校场上喊杀震天,令旗飘舞,光是脚步声就可以震得人发晕。

    司空寿戴着这个耳机在校场西北边藏好,所有注意力都在这个耳机上,此时,他整个人都觉得十分新奇,这一款耳机十分小巧,就像耳塞一样放在耳朵里,有一个简易装置帮助他套在耳朵上,根本不起眼,要不是张孝恒亲自交给他,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是干嘛使唤的。

    练兵开始之后,司空寿耳边传来了阵阵喊杀声,战场之上就是如此,四面八方都是声音,以往听来很熟悉的声音,现在听来无比讨厌。

    这时,耳机里传来张孝恒的声音:“呼呼呼,好了,现在声音够大了对吧?听到我声音的,请全力往上跳。”

    司空寿一阵兴奋,忍不住高高跃起!

    然后,他耳朵里传来了一个无奈的声音:“各位入道或未知境界的大佬,我知道你们能飞,不过现在,我只需要你跳一跳而已,各位大佬,希望你们下去的时候注意安全,缓缓下降,不要压伤他人,谢谢。”

    司空寿一抬头,却见马朝忠和怒绿同样在空中,一脸尴尬地看着自己,显然也是一时激动,也跳过头了

    虽说入道强者不得介入凡战,但只是领兵打仗,不下场动手的话,也不会破坏规则,而且,一旦大战全面爆发,别说入道,就算养道高手也是有机会下场厮杀的,只是会先进行限制罢了。

    所以,墨玉国虎狼之国,很多将领都是入道以上的高手,也就顺理成章了。

    至少西秀城的六位将官,都是入道,甚至更高的高手,也是只能指挥,不能下场厮杀的苦逼。

    也因此,校场上出现了三个人都跳过了头,变成了飞的场景。

    等三人落地,耳机里清晰地传来张孝恒的声音:“下面继续测试,司空大将军请移步到战鼓旁边去,马建军和怒导师请到骑兵队那边去,左将军,请准备敲鼓。”

    司空寿十分兴奋,十分积极,很快来到了战鼓下方,当这面声震战场的大鼓被敲响时,整个战场都能听得到,况且是站在鼓下面。那鼓声非常大,站在鼓下面时,几乎听不到其他声音。但是司空寿听到了,张孝恒的声音完整地从耳机里传出来:“司空大将军请注意,你的口令是粗黄瓜,司空大将军请注意,你的口令是粗黄瓜。再重复一遍,你的口令是粗黄瓜,你的口令是粗黄瓜。”

    随后,张孝恒说道:“马将军和怒绿导师请注意,你们两个的口令都是水帘洞,再重复一遍,你们两个人的口令都是水帘洞,再重复一遍,你们两个人的口令是水帘洞。”

    演练结束,三个人回到了点将台,司空寿迫不及待地说道:“我是粗黄瓜!哦,不!我是说,我的口令是粗黄瓜!”这位大将军像是一个得到了新玩具的孩子,兴奋得不要不要的。

    马朝忠和怒绿哈哈一笑:“我们的口令是水帘洞,对了,这个口令有什么寓意吗?”

    张孝恒笑了,笑得像一只小狐狸:“当然没有寓意了,这就是临时想到的口令,口令只是一个代号,哪有什么意义?粗黄瓜,水帘洞,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不用多想了,我就问你们,声音还清楚吧?”

    好吧,没什么寓意,至少在这一刻,他们差点就都信了。

    (本章完)

    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