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言情 >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 正文卷 第三百零五章:硬骨头

正文卷 第三百零五章:硬骨头

推荐阅读: 穿越暗黑之路   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重生之我的1992   这个地球能联通诸天万界   大明第一太子   我老婆是女学霸   非洲酋长   我的梦幻年代   武侠巅峰之上   我的母老虎   我的生活能开挂   我的师尊超无敌   穿梭奇幻的科技大亨   何日请长缨   队里最强的都会死   我的万能火种   环球挖土党   种田系废土  

    那汉子一副江湖游侠做派,道:“你们若敢敲登闻鼓……这棍子我帮你们这些寒门出身的举子挨!好让那些权贵看看,我们穷苦人家也有硬骨头!”

    那已经喝的醉醺醺的薛仁义,一把砸了自己手中的酒杯:“我薛仁义好歹也是读圣贤书的,哪里能对权贵折腰?!我要去敲登闻鼓!哪怕舍了我这条明,亦要替我等寒门学子求一个天公地道!”

    薛仁义说完,端起桌上的酒壶仰头一口灌尽。

    薛仁义的同窗连忙站起身劝薛仁义,说大不了来年再来。

    可薛仁义却说:“权贵只手遮天,徇私舞弊、贪墨渎职之事屡见不鲜,这些年更是愈演愈烈,你们自己看看……寒门之子出头越来越难!若我等不作先驱者,纷纷对权贵折节屈膝,这偌大的晋国……将再无寒门读书人容身之地!你们若还有血性便随我一起来!”

    说罢,薛仁义凭着一腔愤怒和热血,朝着宫门的方向而去。

    而此时,全然不知大都城内,已将这七人名单传的沸沸扬扬的翰林学士文振康,与诸位副考官将殿试的策论排序,取前十捧到了皇帝与太子面前。

    皇帝看过一篇之后就交于太子点评。

    太子虽然才气平庸了些,可是策论的好坏耳濡目染还是能看懂些。

    看完董长元的卷子,太子眼前一亮,忙恭恭敬敬递给皇帝:“儿臣以为……此篇策论条理清晰,见解独到,虽然用词不算华丽,但胜在道理通透,文字锐利。”

    皇帝点了点头,将董长元的卷子放在一旁。

    看到秦朗的卷子,皇帝似乎是来了兴致,他认真看起秦朗的卷子来……

    秦朗是皇帝亲自称赞的世族子弟典范,皇帝对秦朗还是抱了希望,希望秦朗能给他长脸。

    看完秦朗的卷子,皇帝眼底有了笑意,点点头将秦朗的卷子与董长元放在一起。

    随后吕相两个孙子的卷子皇帝也看了,拿在手中对比……文振康轻笑开口:“这两份卷子,不但文采斐然,且分析时局,往往都能切中要害,十分厉害!微臣要有两个学识如此广博的孩子,定然要让他们分开参加科举,吕相让兄弟俩一起参加科考,这不是自家人和自家人争名次么!”

    皇帝听到这话也忍不住笑了一声,看向太子:“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这道理,咱们在朝堂上纵横了一辈子的吕相,看来是忘了……”

    说着,皇帝将吕元庆和吕元宝的卷子与秦朗和董长元放在了一起。

    皇帝又拿起陈钊鹿的策论? 细细品读:“这字里行间很有陈太傅的风范,陈钊鹿……这莫不是陈太傅的孙子?”

    “陛下好眼力!”文振康笑着朝皇帝作揖,“想当年陈太傅就是状元郎? 陈太傅之子中书侍郎陈平兴当年也是状元? 大都城里的百姓都在猜……看这陈太傅的孙子能不能也夺得状元? 若真能如此……到是能成全我们晋国的一段佳话了。”

    听到这话,皇帝想了想又拿起董长元的卷子:“朕到时觉得……这十份卷子中,这叫……董长元的策论最为出色。”

    其实? 说来说去? 皇帝是觉得此次科举考试,贡生的水准没有以前好了。

    文振康忙迎合皇帝:“陛下慧眼独具!说的正是!不过……能捧到陛下面前来的十份策论都是此次科举中最为出色的,不论是陛下怎么定夺? 这十位青年才俊自然都是要报效陛下的。”

    皇帝点了点头? 只觉文振康说的不错。

    皇帝书房之内? 君臣数人商定了好几个时辰? 终于将此次金榜排名定了下来。

    为了延续陈太傅祖孙三代皆为状元的佳话? 皇帝点了陈太傅的孙子陈钊鹿为状元。

    吕相的面子不能不给? 点了吕元庆为榜眼。

    董长元的策论实在出色,皇帝又听高德茂提起董长元是个长相温润如玉的少年公子,样貌十分夺目,便定了一个探花,秦朗二甲第一名传胪。

    剩下六人由太子排序? 给了名次? 吕元宝二甲第二名。

    二甲第三由一寒门子弟所占? 武安邦二甲第四、张若怀二甲第五、林朝东二甲第六、汪成玉二甲第七。

    等这边儿敲定了金榜排名? 文振康带着副考官刚从大殿内出来长长舒了一口气,就听到远处武德门的方向竟然传来了震天的鼓声。

    文振康顿时心里咯噔一声,今年这是怎么了?沉寂了几百年的登闻鼓频频响起? 难不成又是镇国郡主?!

    不管是谁,这登闻鼓一响,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文振康回头朝着大殿内看了眼,怕是皇帝又要头疼了。

    坐在龙椅上刚端起茶杯喝茶的皇帝突然听到登闻鼓的响声,惊得端茶杯的手一抖,茶水溅出些许。

    皇帝心底一下就烦躁的不行,恨不得将那登闻鼓给撤了。

    一个登闻鼓放在那里,几代皇帝怕也没听到过几次响,到了他这里到好了……这从去岁就开始不安生,还让不让人喘口气了?!

    太子也是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想到了白卿言,又觉得现下白卿言已经归于自己门下,有事应当会来求她,而非敲鼓惹父皇不快。

    皇帝重重将茶杯放在案几上,怒喊道:“高德茂,去看看!”

    高德茂连忙抱着拂尘,迈着碎步朝殿外跑。

    “一天到晚的敲敲敲!什么天大的事非要敲登闻鼓,让不让朕安生了!”皇帝想到了之前白卿言逼杀信王之事,心中越发恼火,端起茶杯狠狠砸在地上。

    整个大殿太监跪作一团,瑟瑟发抖。

    就连太子都被吓得跪地请求皇帝息怒。

    “这次要还是那个白卿言,朕……可就真的容不下她了!”皇帝说这话时,咬牙切齿一身的杀意。

    太子原本想要替白卿言求情,仰头看到皇帝充满戾气的一张脸,忙垂下头,瓮声瓮气说:“肯定不会是郡主的,父皇已经给了郡主天大的恩赐,郡主不会不知道进退。”

    皇帝冷笑一声,不做评价。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