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历史军事 > 大明第一太子 > 正文卷 第三百六十八章 祭祀

正文卷 第三百六十八章 祭祀

推荐阅读: 穿越暗黑之路   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重生之我的1992   这个地球能联通诸天万界   大明第一太子   我老婆是女学霸   非洲酋长   我的梦幻年代   武侠巅峰之上   我的母老虎   我的生活能开挂   我的师尊超无敌   穿梭奇幻的科技大亨   何日请长缨   队里最强的都会死   我的万能火种   环球挖土党   种田系废土  

      朱元璋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然后父子默默的看着祖上的牌位,闻着香烛缓缓燃烧散发出的檀香,心中都是思索着江山社稷。

      大半个时辰后父子俩回返行营,洗漱之后就早早睡下了,明日一整天的正祭可累人的很,至于礼部官员早就已经忙碌数日了。

      早在正祭前三日,太常寺委牲所千户一员,领旗军九名,将陵祭所用香、祝、牲、吊等物送至凤阳府,凤阳府官吏以鼓乐迎于州南门外,行一拜三叩头礼,然后奉于皇陵以东的吊亭之内。

      祭前二日,将香、祝、牲、吊等祭祀用物送至皇陵,凤阳府官吏在州西门外恭送,行礼如迎时。然后,由各陵供祀厨役将应制祭品制做出来。

      宰杀三牲的地方是宰牲亭,加工祭品的地方在神厨,临时储放祭品的地方在神库,宰杀三牲时须按照一定的方式进行。

      太常官属要开牺牲所中门,导以鼓乐旗帜牛羊出,龙袱盖之,至宰割所,以四索缚牛蹄,太常官属至,牛正面立,太常官属朝牲措,揭未起而牛头已入姆所。

      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更多的朱标也不太清楚,毕竟专业的事都有专业的人负责,皇帝和太子只需要记者正祭那天的礼仪就够了。

      第二天一早,朱标起身后先是沐浴更衣,换上庄重的朝服,朝服厚重前后及两肩绣有金盘龙纹样,服装以黄色的绫罗,上绣龙、翟纹及十二章纹,玉带皮靴,头戴乌纱翼善冠,整个人威仪赫赫。

      朱标呼出一口闷气,实在是太热,出了太子行营径直去先拜见自己父皇,行礼过后在一起走向皇陵,陵户三百十四家中的年轻子弟作为仪仗分列在两旁,礼部侍郎着官服捧着玉璧跪迎。

      这时候礼乐之声也就响起来了,皇帝太子入陵大礼参拜,皇陵奉祀官正式掀开皇绸遮盖的三牲祭品,之后的就不必细说了,随着暑气上涨,朱标的朝服里的内衬衣物都湿的透透的了,要不是还能抽空喝几口水,恐怕早就脱水昏过去了。

      朱标如此,朱元璋也自然是同样的,这个就是为何皇帝极少亲自来祖陵祭祀的原因,一般都是派遣皇亲国戚或者勋贵大臣协同礼部官员主持祭拜。

      当然了朱标算是来的最多次的一个了,还是吴王世子的时候就来祭拜过,开国后来过一次,凤阳迁民的时候又来过一次,而今又陪同自己父皇来祭拜,这时候朱标突然无比想念常洛华腹中的孩儿,殷切的盼望那是个男孩……

      好不容易挺到了中午,父子俩抽空换了身衣服,吃了两口饭,然后又是一轮新的祭拜,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规矩繁琐之极,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

      到了晚上才算结束,当然了是他们父子俩的工作大体上结束了,礼部以及皇陵祭祀官还得继续操办好几天,务必要让祖宗们在天之灵满意。

      父子俩用晚膳的时候都没有说一句话,穿着轻便的衣服猛扒饭,之后洗了个澡就睡下了,可比在京批阅奏章累多了,主要是要么一直跪着,要么就是来回站起身在跪下,如此反复是在折腾人,何况这个天气。

      第二天爷俩才算缓过来,不过也没时间歇着,还得去刘继祖的坟前上香,义惠侯刘英也是领着全家陪同,刘家在凤阳也算昌盛,其余的旁枝也都来人参加了。

      与祭祀皇陵时的庄重不同,刘继祖坟前一片哭声,以皇帝和太子为首,义惠侯刘英为辅,大家哭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

      “刘老爷,咱朱重八来看你了,当年你的恩惠咱没有一日忘却过,也是你在天有灵,在乱世之中保佑你嫡长子刘英顺利投奔到了咱的麾下,如今咱开国授勋他也是封了侯爵之尊,刘家往后富贵传家与国同休,你地下有知也可以安心了。”

      看着泣不成声的皇帝,周围刘氏家族的人各个都是感念不已,当然也有人嫉妒的咬牙切齿,那就是刘德的几个儿子,他们恨自己死鬼老爹当年为什么那么小气,还是有了增地之恩,这义惠侯的爵位怎么会落到刘英那个龟孙子手上。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刘德几个儿子平日谨小慎微,就是生怕自家落了满门抄斩的下场,虽然皇帝当初说过不予追究,但他们若是犯事了,凤阳官员可绝不介意名正言顺的替皇帝出口气。

      朱元璋的话说完,朱标拭泪的同时冷漠的看了眼刘英,刘英当即跪倒在坟前磕头哭嚎道:“爹啊,咱们家门不幸啊,儿子不孝,没有教育好弟弟,竟然养出了个不忠不义不仁不孝之徒,他仰仗天恩浩荡,竟然在外为非作歹草菅人命,何以对得起您地下之灵啊,爹啊!”

      一旁的刘家族老呵斥道:“有什么话也该回家说,你爹死了这么多年,你还扰他清净做什么!”

      也有看出来什么的族老说道:“刘春败坏门楣,有什么不能说的,也就是继祖走的早,否则非得亲手打死这个孽障不可!”

      “咱看也是,这段时日,刘家的人没少被父老乡亲戳脊梁骨,我都一把年纪了,都没有脸面出去见人了,难道非要为了一个畜生坏了刘家满门的清誉?”

      “哎,家丑不可外扬,刘春终究是我刘家的人,是继祖的儿子。”

      就在这时候刘英突然大吼道:“他不是了,刘春不当人子,仗着祖宗荫德为非作歹,我为刘家族长,要把他逐出家门,族谱除名,他敢作奸犯科,那就应当受到朝廷律法惩处!”

      刘家族人各个向看疯子一样看向刘英,刘春再如何也是他的亲弟弟,而今刘英竟然如此决绝的要让刘春死,果然是心性凉薄之辈。

      朱元璋更是当即呵斥:“汝父坟前焉能手足相弃,刘春之罪,咱回特赦,往后严加管教就是了。”

      刘英站朝着朱元璋磕头哭泣道:“不是臣无情,实在是刘春罪大恶极,臣身为朝廷命官,岂能因为私情包庇罪犯,如何对得起圣上对刘家的恩德,刘春之罪请圣上按律严惩不贷,就是放回刘家,他也要受家法而死!”

      ……………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