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1章 过分

推荐阅读: 得说爱时必说爱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   最强医圣林奇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明星潜规则之皇   魂破九天秦朗   鲜妻撩人:寒少放肆爱!   校外妇科医生   张雯李东生   顶级宠婚:闷骚老公坏死了   阎川白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飘飘欲仙   同桌的诱惑杨烁肖艾   披星戴月来睡你   美女老师俏儿媳  

    红笺哭着跑到了马车前头,爬上车子,顾不上车夫震惊的眼神,刺溜一下,钻回了里头。

    帘子晃了几下,荷珍听到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接着,有个女声细声细气在问:“红笺,你哭什么……外头怎么了?你又跟人吵架了吗?你回少爷身边的时候怎么说的?当时你可是指天发誓说要收敛了你那个爆碳性子的……”

    红笺“哇”地一下就大哭起来了,声音大的外头的人都听见了。

    红笺哭诉:“车子停了,我出去打听怎么回事,谁知道碰上了个混子,一个劲盯着我瞧,我难为情,就骂了他。他还是不肯放过我,那一对狗眼珠子一个劲儿冲我身上扫,我就打了他……然后,然后……来了一群人,来笑话我,咱家酒楼隔了几户开杂货铺那家子的女儿,还叫了人有意侮辱我……”

    荷珍听得尴尬病都要恶化成尴尬癌了。

    上回见面的时候,红笺还是朵霸王花,这怎么几日不见,直接变成小白花了。这说话的调调别提了,能叫你恶心得饭都吃不下去。

    虽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但是这哭得颠倒黑白仿佛失了智的样子,是不是有点太过头了。

    赵家村的人也懵圈啊,一帮只会在田埂上插着腰骂人祖宗十八代的老娘们哪见过这种阵仗。

    拜托,要哭的应该是他们好不好?到底是谁欺负谁啊,他们好好地去一趟城里头,驴车半个轮子陷沟里头了,也不是啥大事,大家一起搭把手,推一推,也就出来了。乡下的路都这样,又不是官道,又大又宽,并行两三辆马车都不成问题。牛大才去道歉,结果倒好,被抽得献血哔哔往下淌。挨鞭子的理由还十分可笑,对方觉得他对她生出不该有的歹心了。

    呵呵,就她这没胸没屁股的样儿,别说生儿子了,就是生个女儿都费劲,哪个败家玩意儿会看上她!

    有人就对荷珍道:“你大伯母那杂货铺咋回事?开哪里不好,跟这种人家做邻居……”

    荷珍扯了扯嘴角:“婶儿,城里的房子又不是咱们村子里的地儿,还能挑肥拣瘦的,这不都是花大价钱买下来的吗?隔壁住啥人我们也没辙啊。”

    乡下地广人稀,批宅基地只要村长同意了,填上四五两银子,基本上就能建几间不错的瓦房了。城里头那屋子都是买卖的,隔壁住谁那是自己能决定的吗?又不是有钱到能买下一条街了。

    荷珍跟几个妇人说着话,那头搀着牛大才的一个大娘忽然就大叫起来:“哎,大才,你脸上咋那么多血?”

    荷珍跟其他人往后一看,牛大才的手放下来了,满脸是血。

    他“嘶嘶”抽着冷气,道:“我觉得眼睛那里有点疼,你们给我看看,是不是还抽到我眼睛了……”

    众人围上去一看,果然眼梢位置破了一大道口子,正在往外淌血,就差那么一公分不到的距离,就扫到眼球了。

    这个伤口可谓是惊心动魄了。

    “杀千刀的贱人,咋不去死了算了,差点连眼睛都保不住了啊,怎么能做这种事……”先前那个大娘一拍大腿,嚷嚷着就要往车子跟前冲,被车夫给拖住了,大娘指着车夫道,“今天你们一个别想走!”

    荷珍边上提议了告官的那个婶子,也附和着:“就是,别想走!来个人,跟我回村子喊人去,叫上十里村和赵家村的人……”

    抄家伙!

    这头骂声越来越大,车夫的脑门子上开始沁出汗来,马车那边哭哭唧唧的声音就停了下来。

    马车门帘子又掀开了,这回从里头出来一个面色惨白的女子,大约十五六岁年纪,看着比红笺大上一些,模样生得却不如红笺许多。

    她皱着眉头往外看了看,红笺的脸在她身侧一闪而过,马上又躲到了她身后,荷珍听见她怪叫着说道:“采薇姐姐,就是这群人,小的那个就是杂货铺人家的,就是她,前头还说少爷坏话,手脚不干净,去偷老太太院子里的花……”

    去你母亲的,谁要偷你家的花了!

    被唤作采薇的女子冲她摆了摆手,转身去问车夫怎么回事。

    车夫倒是挺公正:“方才红笺姑娘出来……”

    他把该说的一五一十说了,包括一开始牛大才多看红笺的那几眼,以及红笺跟大家打的嘴仗,没有一点添油加醋,也没有加上什么主观臆断。

    采薇听完,问也没问牛大才的伤势,反而看着荷珍她们,开始拽起了文:“诸位,且慢,我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荷珍最讨厌有人跟她说“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这种话,说话的人明明想说的要死,还摆出一副非要别人求她说的样子。

    她双手抱胸,直接回道:“我觉得你不当讲,所以你可以麻利地闭嘴了。”

    采薇当场就被噎住了,她张着嘴,不知所措地看着荷珍。

    一阵冷风刮过,她呛了风,捂着嘴咳了起来,咳得好像要把肺一道咳出来了。

    红笺赶紧伸手去扶她,给她拍背。

    过了好一会儿,咳嗽声渐止,采薇拍了拍红笺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冲她露出了一个虚弱的笑容:“我没事,放心……”

    安慰了红笺,她又道:“我家妹子不懂事,只是她毕竟是姑娘家,你们有些话说得也委实有些过分了……”

    至此,荷珍对这个叫什么采薇的人的好感彻底消失了。

    负分不谢。

    荷珍瞥了她们一眼,径直走到马车跟前,在两人惊异的目光下,对着车轮子就是一脚:“宋长青,你给我出来!你别以为你躲在里头不出来,我就不跟你计较了,赶紧出来!你家里养的都是什么丫鬟,一个得了失心疯还出来现,还有一个派头摆得跟我老娘似的,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要来叫我们做人……”

    玛德制杖啊,谁要听你们瞎逼逼,还“委实太过分”,谁先过分的?不是你们抽人,几个婶子会笑话她吗?

    荷珍憋了一口气:“出来赔钱!打了人就得赔钱,今天不赔钱,你信不信我写大字报贴你家酒楼门口去……”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