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其他类型 > 夫人每天都被套路 > 正文卷 015、哄娃

正文卷 015、哄娃

推荐阅读: 穿越暗黑之路   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重生之我的1992   这个地球能联通诸天万界   大明第一太子   我老婆是女学霸   非洲酋长   我的梦幻年代   武侠巅峰之上   我的母老虎   我的生活能开挂   我的师尊超无敌   穿梭奇幻的科技大亨   何日请长缨   队里最强的都会死   我的万能火种   环球挖土党   种田系废土  

    姜旭说完,看了看肖彻,琢磨着这厮也该有点儿反应了。

    本该有点儿反应的肖督主仍旧面无表情地坐在那儿,不知是听入了神,还是没能缓过神来。

    “你自个儿琢磨吧。”姜旭站起身,去里间收东西,打算给小宝带几件玩具过去。

    小家伙最近学走路,好动,还爱玩儿。

    等把东西收拾好再出来,发现肖彻还呆坐在那儿。

    姜旭本打算把人撵出去,但一想到先前他没在,大门锁着肖彻都能进来,撵与不撵的效果基本没啥分别,他索性没开那个口。

    “去哪?”肖彻回过神,见姜旭手里拿着东西,问了句。

    “去庄子上带娃。”姜旭说:“你不答应了让小宝做继承人吗?我觉得很有必要让你们俩单独培养一下父子感情。”

    怕肖彻一走了之,他又道:“刚才那话,我只说了一半儿,另一半儿,等我回来再说。”

    ……

    姜旭骑着马去了庄子上,奶娘正在给小宝洗澡,小家伙坐在澡盆里,小胖腿儿一个劲乱踢,弄得水花四溅。

    听到姜旭的声音,小宝转过身,张开胳膊就要抱抱。

    “想我没?”姜旭从奶娘手中接过厚实宽大的绒巾,将小家伙裹在里面,抱到榻上擦身子,然后抹香香。

    小宝乖乖趴在他腿上,小爪子去揪他腰间的玉佩。

    穿好衣服,姜旭抬头问奶娘,“今天睡觉没?”

    “睡了。”奶娘道:“睡醒一身汗才给洗的澡。”

    “以后洗澡多注点儿意,关好门窗,注意保暖,别让孩子着凉。”

    姜旭提醒了一句,之后抱上小宝,去姜秀兰那儿打了个招呼,说要带他回家。

    “你抱回去做什么?”姜秀兰不怎么同意,“自己又没时间带,奶娘一个人哪忙活得过来,就让小宝待在庄子上? 我得了空还能帮着看看。”

    姜旭想想也是,家里没别的下人,他自己又没那么多时间带? 奶娘要一直待在那边的话? 估计够呛。

    但小宝已经满周岁? 必须尽快和亲爹见面才行,否则再大一点儿开始记事,他就不认那个爹了。

    “那就只去今天晚上。”姜旭说:“明儿就送回来。”

    ……

    带着奶娘和小宝回到家? 肖彻果然还没走。

    姜旭走过去? 把怀里的小家伙塞到肖彻手上,跟他说:“叫爹,以后他就是你爹了。”

    有生之年头一回抱奶娃娃的肖督主:“……”

    被个不会抱奶娃娃的人抱着的奶娃娃:“……”

    父子俩大眼瞪小眼片刻? 小宝突然“哇”地一声就哭了? 一面哭一面扭头看姜旭。

    肖彻也看向姜旭。

    “看什么看?”姜旭道:“自己惹哭的? 自己哄。”

    肖彻面无表情? “不会。”

    姜旭被气到? “我发现你这人怎么那么没劲?你现在不哄? 将来谁给你养老?”

    肖彻垂下眼皮,望着小脸哭红的奶包,微蹙了蹙眉,“闭嘴!”

    小宝被吓到,哭声停了一会儿? 泪眼朦胧地看了看肖彻? 仍旧是那张不熟悉的? 冷冰冰的脸? 哭得更厉害了。

    肖彻实在不会哄奶娃娃,索性直接伸手去捂他的嘴。

    小宝:“呜……”

    姜旭:“……”

    奶娘在一旁看了半天,险些没憋住笑出声。

    走上前? 她道:“厂公,还是把孩子给我吧。”

    肖彻如释重负,甩烫手山芋似的把小宝撂给奶娘。

    姜旭暗暗叹口气,这位爹带娃,能活下来只怕就已经是奇迹了。

    “带他去外边儿庭院里转转吧。”姜旭吩咐奶娘。

    奶娘走后,姜旭才将目光挪到肖彻身上,“剩下的那一半儿,你还想不想知道?”

    “说!”

    “你的身世,说来挺厉害的,北梁皇族。”

    “皇族?”肖彻迅速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关于北梁的所有信息,并未发现有他这么一号失踪人口。

    ……不对,据说北梁帝后的长子流落在外多年,至今没找回。

    难不成……

    还没想完,姜旭的声音就打乱了他的思绪,“厂公手里握着不少秘辛,想来知道很多关于北梁的事儿,二十二年前,燕王妃苏氏在南齐境内诞下长子,之后因为种种原因,那个孩子留在了南齐,最终辗转到东厂,那个人,就是厂公你。”

    燕王妃苏氏,便是如今的北梁皇后。

    肖彻从未想过,在“先帝遗孤”这重假身份外,自己还有一重皇族身份。

    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这些事,你是如何得知的?”肖彻望着他。

    “我如何得知的不要紧,你信就完事儿了。”姜旭原本不想这么早把真实身份告诉肖彻,可肖彻今日分明就是有备而来,不问到准信儿不肯罢休,他便只能和盘托出了。

    至于信不信,得看肖彻自己。

    “该交代的,我都已经交代完了。”姜旭问他,“你打算什么时候兑现承诺?”

    “为时尚早。”肖彻站起身,走到庭院里时,目光在奶娘怀中的小奶包身上停了停,很快走了出去。

    ……

    殿试时间只一天,当天就得交卷,姜云衢傍晚时分回的家。

    知道考生刚出来都不喜欢被人问考得如何,姜旭没提考试的事儿,只问他是想在家里吃还是去外面酒楼吃。

    姜云衢道:“家里吧,去外面太费钱了。”

    姜旭亲自去买了食材,回来给他做了几个拿手菜。

    饭桌上,姜云衢主动提起殿试,说头一次见皇帝,一大半人都很紧张,特别影响发挥。

    姜旭笑问,“那你紧张不?”

    “有点儿。”姜云衢叹口气,“而且皇上出的题有些难,上来就是‘兴贤’、‘吏治’、‘农桑’和‘治水’,说实在的,我们这些书呆子,十年寒窗都放在书本上了,既没有政治历练,又没有生活阅历,只能发挥一下书生意气,能写出多少成熟老道的见解来?反正我心里是没底。”

    姜旭看着他,忽然笑了笑。

    “是我说错什么了吗?”姜云衢有些不自在。

    “很少有读书人会承认自己是书呆子。”姜旭说:“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

    “这话本也没错。”姜云衢回忆起自己在考场上见到的情形,“去年乡试那几天,天气闷热得厉害,有几个打小娇生惯养的少爷受不住,直接晕场。

    入京途中,我还见到几个读书人连水稻和小麦都分不清楚,为此争得面红耳赤。但你要跟他谈论四书五经,他能跟你扯上三天三夜。”

    ……

    肖彻的睡眠质量一向不好,这天晚上却睡得格外沉,梦里全是白天见到的那个小奶包。

    除了小奶包,还有个长得明艳姝丽的女子。

    肖彻很确定自己没见过她,却莫名有种熟悉感。

    “你是谁?”

    肖彻在梦里问。

    然而女子只是对着他微微一笑,很快就消失不见。

    醒来时,外面天还没亮。

    肖彻已然没了睡意,他起身,取过佩剑在院子里练。

    动静很大,元竺很快闻声而来。

    “厂公今儿怎么起这么早?”元竺问。

    肖彻没搭理,继续练自己的剑。

    关于那个梦,肖彻没往深了想,本以为只是偶然,却不想,隔天晚上又梦到了。

    连续两天晚上梦到同一个人,还是个不认识的陌生女子。

    肖彻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他取来画笔,想把梦中女子的模样画下来,再让人去找,那到底是谁。

    然而提起笔,却发现脑海里一片空白,他记不清她的模样。

    ……

    参加殿试的只三百人,五天后就放榜了。

    正巧姜旭带着人巡逻,直接去了贴皇榜的东长安门外。

    此时的皇榜周围里三层外三层,密密麻麻全是人,有考生,也有凑热闹的百姓。

    姜旭挤不进去,托个熟人给抄了榜。

    他最关心的不是姜云衢,而是邹衡和沐少亭。

    邹衡必须考好,否则将来没资格给小宝当老师。

    而沐少亭,他若是考得不好,将来就很难在物质生活上满足缨缨。

    纵使缨缨嫁的不是自己,姜旭也希望她余下的日子能过得无忧无虑。

    至少,不要再出来抛头露面摆摊赚钱。

    “哎呀,听说状元郎才十来岁,真真是少年英才啊!”

    旁边有人感慨。

    姜旭已经拿到托人抄来的榜,低头一看。

    一甲三名,邹衡的名字挂在状元那一栏上,另外那两位榜眼和探花,一个三十来岁,一个四十来岁。

    竟然真的高中状元了!

    姜旭心情激荡,往人群里逡巡了一圈,没见到邹衡。

    这个时辰,所有考生应该都在参加传胪大典。

    收了收情绪,姜旭退出去,在旁边的茶楼定了个雅座,等着看状元游街。

    刚巧就看到邹夫人和邹缨。

    “姜大人?”邹缨得见他,笑着打招呼,随后又给邹夫人介绍。

    姜旭问:“你们这么早就来了?”

    “缨缨昨天晚上就着急得不得了,恨不能飞到阅卷官家里直接去问。”邹夫人宠溺地握住侄女的手。

    邹缨被她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哪有那么夸张,婶婶就会拿我逗乐儿。”

    “恭喜啊!”姜旭道:“我刚刚看榜单了,你哥哥少年英才,很厉害。”

    “大人过奖了。”邹缨说:“得亏大人提醒,哥哥一向不懂照顾自己,前些日子每天都记得给自己增减衣裳,就怕生病,他能有今天,少不了大人的一份功劳。对了,等琼林宴过后,婶婶打算设宴为哥哥庆功,我想邀请大人,不知您能否赏脸?”

    姜旭道:“能去参加状元郎的庆功宴,是我的荣幸。”

    “那就这么说定了。”邹缨面上掩饰不住的喜悦。

    结束话题后,姜旭去了自己的位置。

    邹夫人看了自家侄女一眼,问她,“缨缨,你什么时候认识的这位大人?”

    邹缨没想起来以前在煎饼摊上见过,只道:“前一段儿河东巷那边不太平,姜大人过去巡查来着,他认得我哥哥,后来会试殿试,我去送少亭和哥哥的时候都有见到他,说了几句话。”

    其实认真算下来,他们前后总的也没见几面,但邹缨不知道为什么,就总有一种跟那个人认识了很久很久的感觉。

    “你已经许了人家,往后要避嫌,不能再跟外男往来。”邹夫人说。

    邹缨看了看姜旭所在的位置,只能看到一扇屏风,她收回目光,点点头,“我知道了婶婶。”

    ……

    看完跨马游街,姜旭回了衙门,晚上下衙回家,就见姜云衢坐在圈椅上,脸色不大好。

    姜旭笑问,“谁这么大胆子,敢惹咱们家的新科进士生气?”

    姜云衢听得声音,回头看了他一眼,语气滞涩,“表哥……”

    “到底怎么了?”姜旭一脸纳闷地望着他,“我去看榜了,你已经高中了啊,怎么还愁眉苦脸的?”

    “我倒宁愿没中。”姜云衢皱着眉,看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

    姜旭给他倒了杯茶,“来,消消火。”

    姜云衢垂头望着地面,说得极其不情愿,“琼林宴结束后,我本来想直接回家得,谁料半路被人给拦了。”

    姜旭总算听出了点儿猫腻,“被人榜下捉婿了?”

    姜云衢点点头。

    “谁?”

    “这个人,表哥认识。”

    姜旭心神一震,“你说的,是不是礼部尚书刘骞?”

    那老匹夫,成天想着给自己招个上门女婿,保不齐会往新科进士身上下功夫。

    姜云衢闻言,点了点头。

    姜旭:“……”

    这俩人,还真是天打雷劈的缘分啊,上次都僵成什么样了,刘骞还能选中他?

    “那你是什么态度?”姜旭问。

    “我说过,我不会给人当上门女婿,更何况是刘家。”想起那位娇滴滴的千金,姜云衢便说不出的反感厌恶。

    “那你要真不乐意,直接明说不就行了,还纠结什么?”姜旭说:“这种事儿,又不是皇上下旨选驸马,你不情愿,他还能把你绑了去不成?”

    “我正是这么想的。”姜云衢赞同道:“但你也知道我爷奶是个什么德行,所以这事儿,还望表哥能帮我个忙,别往出说,别让他们知道。”

    “我肯定不说,但你年纪确实不小了。”姜旭语重心长,“要想避开刘家,唯一的法子就是尽快议亲。”

    姜云衢叹口气,“议吧,让姑妈尽快帮我相看。”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