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言情 > 明朝好首辅 > 第十二章 是干果子还是药

第十二章 是干果子还是药

推荐阅读: 华山神门   绝世剑神   重生之全球首富   众神世界   超级保安在都市   不死帝尊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   至尊狂神   梅府有女初成妃   诱妻入室   我有祖宗十八代   万古最强宗   霸婿崛起   炼丹狂潮   锦乡里   初婚有刺   山沟皇帝   偷香高手  

    在三叔疑惑着的时候,这些学生皆向何子安拱手示意。

    何子安也拱手作了一揖。

    在谢老先生的安排下,何子安坐在了靠窗一列的第五排座位上。

    这还是何子安第一次在大明上学读书,倒也觉得新鲜,看着正前方的孔子像与坐在一侧的谢老先生,这让他有一种穿越到鲁迅先生笔下里的感觉。

    不过,何子安见自己的书案上空空如也,一时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也只能静静地坐着。

    何子安见其他学生都在翻阅书籍或伏案写书,心里也有些疑惑,暗想也不知道清江书院会不会负责给学生文房四宝和书册什么的。

    何子安此时也不好问。

    但没多久,一名小厮走了进来,还抱着一册书籍以及文房四宝,来到了何子安这里。

    何子安心里疑惑大解,暗想清江书院果然是要给学生文房四宝和书籍的。

    此时,坐在前面孔子像下的谢老先生则突然对说道“何子安,这是治春秋的一类书册还有一些县试中不错的时文册子,你这些日子,要仔细研读,另,你需写一篇文章,题目是,子谓颜渊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惟我与尔有是夫按其时文范例写,明日交给我。”

    “是”

    何子安回了一句。

    然后,何子安就从这名小厮手里接过了相应书册和文房四宝。

    不过,如同前世读书时一样,何子安现在还没有心思翻阅书册,只拿过纸笔来,思索着该如何完成这谢老先生交给自己的作业。

    何子安也不知道是自己穿越的缘故还是因为融合了身体前主人记忆的缘故,反正他现在似乎记忆力增强许多,脑海中也凭空多了许多知识。

    要不然,他当时也不会在宣武门内大街写出三首诗词来。

    何子安此时也就很轻松地想起这个题目出自于论语述尔,是说,任用我,我就施展抱负,不用我,我就隐居起来的意思。

    不过,如何破题,何子安还得细想想,毕竟八股文最重要的就是破题,破题如果不好,后面写的即便字字珠玑也没用。

    其他学生都看了何子安一眼,有的更是带着一丝嘲讽的意味。

    毕竟何子安这个年纪就直接写时文实在是让很多人不敢相信。

    要知道,即便世代官宦家的子弟也有很多是八岁时才启蒙,十六岁开始参加县试已属难得,一总角孩童能读通四书已算圣童,何况是写时文。

    三叔自然也很惊讶,他可不敢相信自己这侄子会这么厉害。

    但当三叔看见何子安的纸上半天未着一字也未看书时,他才略微放了心,心想这家伙八成也是靠砸银子进来的,估摸着现在正后悔呢,后悔这里不是教人读三字经的地儿,而是直接讲时文举业的地儿。

    清江书院的规矩是逢正必休一炷香的时间,以免学生久坐,因而到巳时正的时候,谢老先生也就说了一声“休息去吧。”

    “玉理兄,我们曲水流觞去,如何”

    “爱荷兄,今晚去我家,我们再抵足而眠如何”

    何子安听着这些同窗们所谈内容不禁微微一笑,尤其是在听到一名学生邀请一人抵足而眠时,他承认他自己差点想到那方面去。

    不过,何子安也懒得去关心别人的取向,他前世读书就吃了久坐的亏,以至于后来增加了许多慢性病,这一世,他可不打算为读书而一直坐着,他打算也出去转转,看看大明瓦蓝瓦蓝的天,绿郁葱茏的林子。

    不过,何子安刚出草堂,来到书院里的林间小径,就见自己三叔正坐在一石凳子上,还在一石凳子放了些干果子在吃。

    何子安直接转身。

    他可不想和自己这三叔再有半点接触,先不说他现在已经不是原来的何子安,从情感上说,何广宇已算不上是自己的三叔,即便何子安愿意继承这具身体原来主人的伦理关系,在他看来,这位宁愿让自己流落街头饿死的三叔也不值得自己认。

    所以,何子安在草堂里就未主动去和自己这位三叔说话。

    恰巧的是,三叔何广宇在草堂里,其他同窗面前,也没有主动和何子安说话,他也不想别人知道何子安这个十岁孤儿是自己的侄子。

    但三叔在暗地里还是在跟着何子安的,因为他总觉得何子安骗了他,让他平白少了许多好处。

    正因为这样,三叔见何子安去了林子里,也就先抄近路赶在了何子安前面,寻了处石凳子坐下,然后吃起干果来。

    “咦,我这还有一盘药呢”

    三叔见何子安来的时候,突然说了一句,然后见何子安转身欲走,立即喝道

    “好你个小兔崽子,定然是你偷吃了我的药”

    何子安听从忙转过身来,问道“三叔,你的什么药”

    “刚才我放在石桌上的药”,三叔回了一句。

    “三叔,我明明看见的是干果子,怎么是药”

    何子安没的感到好笑起来。

    “胡说,那不是干果子,那是我吃了救命的名贵药,你个小兔崽子敢偷我的吃药,拿钱来赔”

    三叔喝道。

    “我没钱”,何子安回了一句。

    “你没钱,你没钱的话,怎么进得了这书院难不成你也是侍郎家的公子,尚书家的小舅子你不会真以为我会相信你是考进来的吧。”

    三叔冷冷一笑。

    何子安倒也不想告诉三叔自己是靠首辅的关系进来的,也不想告诉他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别是考进这书院就是临场写文章也能写出几篇来,因为那样只会让自己这三叔觉得自己有捞取好处的价值,然后还要来打扰自己的生活,甚至依仗着是自己的三叔,替自己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来。

    所以,何子安也就说道“没想到让三叔猜到了,我是交了银子进来的,用的是我母亲的嫁妆,我母亲走前把自己的嫁妆换成了钱庄的会票缝在了我的衣服里,我进京后才取了出来,然后交了银子读书,为的也是完成我母亲想让我读书的心愿。”

    “你,你,你个猪油蒙了心的,怎的不早说我还以为你家的好处全让长房得了去,没想到你自己还有你母亲给你留的银子还有多少,给我我给你保管”

    三叔指着何子安叱骂了一顿,立即朝何子安索要起银子来。

    “没有了,用完了,一部分给了书院,一部分给了客栈,不然我没地方住啊,而且我也不会饿得找三叔你要饼子了。”

    何子安说着就又要作势去拿三叔放在石桌上的干果子,假意说道“三叔,我真的很饿,给我吃点,就当你心疼侄子了。”

    “别吃我的干果子,小兔崽子,老子的东西还轮不到你来糟践”

    三叔忙一把抓起了石桌上的干果子。

    “原来这是干果子,不是药,三叔故意想讹诈侄子的银子,何必如此。”

    何子安冷冷一笑,说了一句。

    三叔见谎言被揭穿,没的红起脸来,端着长辈架子“怎的,你还想去官衙告发你三叔吗,告诉你,别想,老子是你三叔,敢诬告长辈,罪加三等”

    “我怎么会告发三叔,不过,三叔现在还愿意收留侄子吗,侄子现在好歹有书读了,将来未免就会有出息,好孝敬三叔。”

    何子安故意这么问道。

    “我呸,就你,没人带你,你能读出书来你三叔我比你条件好些,读了这么多年也没出来,当上秀才,你当你三叔好骗呢。”

    三叔啐了一口,然后就转身而走,嘴里骂道“当时怎的就忘了搜搜这小兔崽子的身,没的让他把银子白给了书院”

    而何子安这时候不由得在三叔背后喊了一句“三叔,将来别后悔呀”

    “后悔,我吃错了药才会白拿银子养你,别告诉别人我是你三叔,没的让我丢脸”

    三叔说了一句。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