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玄幻魔法 > 渡劫老祖前妻 > 第6章 第六章

第6章 第六章

推荐阅读: 我真的只想跟个风啊   超神学院魔法师   我为天帝召唤群雄   我真不是嘴强王者啊   重生俏甜妻养成记   第一侯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地球灭亡倒计时   大符篆师   猛卒   开海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女神的贴身侍卫   女神的贴身高手   女神的贴身侍卫   女神的绝世高手   都市超级医生   女总裁的上门狂婿  

    想了想,魏宁和与苏隽的第一次相见,在她八岁那年。

    阴森密林中,她被心大的爹爹留在林子里,差点让魔修捉去炼制鬼童。正值几位修士收鬼降魔,途径那片地方。其中一个修士将她放在梧桐树上。

    透过梧桐树叶,她战战兢兢看底下的仙魔大战。

    魔修狡诈,将几位修士哄得团团转。为首的修士俊秀如竹,从容淡然,手中金剑出鞘,魔修阴谋遁无可遁。

    临走前,为首的修士回眸,清冷如霜的侧脸,衣领龙首轻吟。魏宁和当时就被深深摄住了。

    不知美为何物的小孩,突然开了窍,跳下树炮弹一般冲出去,抱住为首修士的腿,撕心裂肺地喊“漂亮叔叔别走”

    围观修士惊讶不已,冰冷严肃的大师兄,也有小姑娘敢抱大腿。

    头一回见到情绪如此饱满的小孩,苏隽不知所措,蹲下身来。

    她哭天抹泪“我以后还能见到你吗”

    苏隽凝眉“可以。别哭了。”

    小孩“那你说话算话,可别跟我爹一样,喝个酒就什么都忘记了。”

    “嗯。”

    苏隽一诺千金,从那以后,确实经常出来陪一个凡人小孩玩耍。

    两人,就这么相遇相识。

    上辈子,魏宁和总觉得,两人能有缘,全靠她脸皮厚。

    时过境迁,现在想想,她也不确定了。

    从往事里抽出神,魏宁和倚着鸳鸯枕,看苏隽几十年几百年如一日的清雅,心道上辈子她身子骨已弱得无药可救,本来没几年可活,苏隽等一会不行么,非得捅那么一下,让她死后一百多年仇恨难消,何必呢。

    苏隽轻轻唤她“阿宁。”

    魏宁和“干嘛。”

    苏隽蹙眉“你怎么了”

    苏隽观察力何其敏锐。小妻子的变化,别人看不出,他却看得很清楚。从他回来后,没有想象的热情,反而一直遭遇冷水。

    是遇见什么了,还是气他回家晚了。小妻子在他面前一向乐呵呵没心没肺,还是第一次这样冷漠。

    苏隽喉咙滚了滚,莫名心虚。

    魏宁和视线对他对上,轻轻笑了声。

    “没怎么。”魏宁和抓住一缕头发绕啊绕,打定了主意“苏隽,我这段时间想了很多,咱们俩在一起不会有好结果,要不我们和离吧。”

    “和离以后,你做你的修士,我做我的普通人,你这样的天资,没道理耗在我身上。而我也不喜欢你了。”

    苏隽愣住,温声道“阿宁,别开玩笑。”哪有人动不动把和离挂在嘴边。

    魏宁和严肃“没开玩笑,我很认真。”

    苏隽抿住了唇,皱紧了眉,拳头紧紧握住。魏宁和知道,他那是生气了。但是他很快克制住了怒火。

    沉默半晌,苏隽抬头道“我不答应。”

    魏宁和“必须答应。”

    “我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苏隽认真地看向魏宁和,眼底血丝通红,看着有点吓人。

    魏宁和也吓到了,她反思了一下,觉得自己应该温柔点,和离和离,以和为贵。她将所有错误往自己身上揽“你没做错什么,是我。我不喜欢你了。”

    苏隽紧紧盯着魏宁和,目光冷酷得可怕。半晌他摁摁眉心,薄唇紧紧抿着。这是克制不了要发怒了。

    魏宁和身子绷直,双手紧抓被子。

    生气了,苏隽会杀她么

    鬼知道,她从来不了解他

    一息、两息、三息只听见身边有什么东西猛然一颤,宝剑出鞘飞出门外,外面传出一声石头崩碎的巨响。似乎龙侯剑把院中间那块天花石砍了。

    魏宁和睁开眼,心头咯噔咯噔,手撑枕头往墙壁挪了挪。

    情况不妙。她有点后悔了,眼下成亲才不到一年,新婚夫妻粘糊劲儿正大,苏隽肯定不愿意和离。她现在提出来,是个男人都忍不住。应该过段时间再提,距离他杀妻证道还有几年,足够她筹备的,要么苏隽厌倦了憎恶了,要么她身体好转,和离将容易很多。

    苏隽固执地问“我不信。理由。”

    龙侯剑在一边轰鸣助阵,魏宁和只觉得胸口冷气嗖嗖,心肝儿俱颤“苏隽,你喜欢我什么呢。我没有修炼的天赋,无法陪伴你走过长久;又不温柔不贤惠不体贴,无法照顾你;身体虚弱,恐怕子嗣艰难,没法为你生孩子”一一细数,她简直猫嫌狗憎,老爹在世的时候还时常嫌弃她呢。

    “所以,你喜欢我什么呢”

    上辈子她也想问,虽然她自我感觉良好,可扪心自问,世俗来讲,一个仙门厚望的修士,基本没可能看上一普通凡人。

    苏隽面色缓和了些“就为这些阿宁,我不会随随便便成亲。你很好,比我想象的好。”

    魏宁和抬头,注视苏隽,此刻他神色是认真的。可是,他现在觉得她很好,以后还是会为了道,舍弃她。

    为了小命,她必须得离。

    苏隽似乎看出她想法,冷冷地道“和离,想都不要想。”

    说罢,龙侯剑往桌上一拍,这把剑嗡嗡嗡地大叫,半是威胁半是恐吓。

    魏宁和吓坏了,瞳孔震颤。

    我知道我知道,你你你把龙侯剑拿下去

    看到它就胸口痛

    和离的话题无疾而终,魏宁和打量苏隽神色,琢磨着再提一次,龙侯剑会不会飞上来,把她砍个七零八碎。

    静默一会,药煎好了,苏隽端药坐到床边,修长的手指捏起汤匙轻轻搅动,舀一匙试了温度“喝药。此事作罢,以后莫再提。”

    魏宁和看苏隽薄唇微勾,看他面上带笑,后颈却陡然生出一股子冷意。

    该让系统看看,什么叫皮笑肉不笑,省得以后再“嘻嘻”尬笑。

    思绪纷飞,被苏隽喂完了药也不知道。这次的药不同以往,她体内迅速聚起一股热气,催得人懒洋洋的,倒头又睡了。可没多久,身体深处蹿出一股阴凉,怎么暖都不热,她蜷缩起身子。

    迷糊中,苏隽揭开被子抱住她,身体暖烘烘的像只炭炉,隐约有股淡雅微凉的崖柏香。

    魏宁和往里滚,拒绝与之接触。

    “乖,别闹。”苏隽揉揉眉心,俊朗的脸上满是疲惫。连日奔波,脑中一根弦紧绷,神仙也难熬。直到此刻,才有安心之感。

    魏宁和认真提出的和离,在苏隽看来就是闹脾气,耍小性子,他不会放在心上。

    把软乎乎的小妻子往怀中一揽,苏隽将头埋在她颈间,沉沉入睡。

    魏宁和仿佛被困在铜墙铁壁里,无论如何挣脱不开,忍无可忍地在心里咆哮“系统,我要打死他”

    系统测量了宿主的身体数据“不可以哦。打不过哦。”

    魏宁和七窍生烟。

    一觉睡到日中,魏宁和被一阵饭香味叫醒了。她掀开床帘,金光透过小轩窗,满室亮堂。

    居然中午了。

    魏宁和身体紧绷,眯起眼睛警戒四周,没有异样,才松口气。

    不能再躺下去。祭祀完就一直睡,喝了药接着睡。做鬼两百年养成的警惕,才当了两天人就丢掉了。

    归根结底还是身子骨太弱,该练练。

    魏宁和撑起身子,下床时腿一软险些跪下。百年老鬼要哭了,这感觉仿佛腿上坠了铅,别说飘,走都成问题。

    强身健体,一定要强身健体。

    才挪两步,苏隽清越的声音从厨房处传来,“阿宁,先别动,饭就好了。”

    魏宁和坐上椅子,尔后腾地起身。

    不是,她为什么要听苏隽的话

    本来没力气,突然充满活力。

    魏宁和慢慢悠悠,推开门,耀目金光扑面而来,她遮住眼睛适应一会儿,慢吞吞踱步到院子里。老爹在世时常说起自家院子和别处不同,魏宁和没摸索出特别的,只觉得这地方,草木萌发比别处要早。尤其篱笆根脚,已经冒出嫩绿的草芽。

    篱笆圈住四五只鸡,一只狗追着母鸡跑。魏宁和跟随一只公鸡后,慢悠悠抬步、落步,抬步、落步。

    生活多么美好。

    简单用过饭,魏宁和不肯休息,坚持要到院子里散步,晒太阳。苏隽只好拿本书,坐院中央的石头桌旁,龙侯剑平躺桌上,不时翻个身,像个大爷。

    安适,惬意。

    魏宁和瞥这一人一剑,冷冷笑了笑。

    她沿篱笆溜达,没多久走回来,带了块灰溜溜的木头,丢到石桌上,摇晃苏隽的胳膊“夫君,我要木头兔子。”

    苏隽将书收回,目光落在木头上。拳头大小的泥巴块,顶上一株草芽摇摇欲坠,木头,就是一块普通木头。苏隽看向小妻子,白皙脸蛋上沾满泥巴而不自知,眼珠子咕噜转悠等着算计他,瞧着傻乎乎的。

    苏隽勾唇,等这丫头出招。

    果然魏宁和不怀好意,道“不要刻太大哦,带着不方便。杏仁那么大就好。”

    苏隽淡然道“嗯,还有吗。”

    “有我改主意了,光有兔子可不行,我还要猫、狗、鸡、鸭、鹅、鱼要一百个,个个不重样”

    苏隽好笑,却摇摇头故意说“有点难。”

    难就对了魏宁和心里暗爽,眼珠子一转,又扯起他衣袖,指着舒舒服服晒太阳的龙侯剑“用龙侯剑削,我还没见过你用它削木头的英姿呢。”

    剑于剑修而言,是并肩作战的兄弟,无可替代的宝物,重逾性命。她要看看,面对任性骄纵的妻子霸道无礼的要求,苏隽还能不生气还能端住温文尔雅的范儿

    不能吧。反正换成她自己,敢这么撒野,一定得暴打一顿。

    但是苏隽要敢生气,那还等什么,赶紧和离

    魏宁和美滋滋地想着。

    苏隽左右无事,乐得陪小妻子闹。于是,他眸子看向龙侯剑。

    龙侯剑一个鲤鱼打挺,直立而起嗡嗡嗡叫唤。

    作为一把名匠打造的剑,削什么泥巴木头块,它不要面子的

    小样魏宁和轻飘飘瞥它两眼,拉起苏隽衣袖扯了扯“夫君。”

    苏隽点点头,含着一抹歉疚,拔剑出鞘。

    龙侯剑风中凌乱,嗡嗡嗡嗡嗡嗡不不不不不要

    魏宁和终于趴在桌上,肚子都笑疼了“哈哈哈哈哈哈。”

    津津有味地欣赏苏隽使用龙侯剑削兔子,魏宁和扫了眼篱笆外,见牛婶与几个妇女结伴朝这边走来,笑着打招呼“牛婶”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仙娱系统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拐个老婆当ceo   诸天救赎   网游之洪荒战纪   漫威第一反派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死亡就超神   广告界天王   举汉   上门为婿   我真不想一打五   灵气复苏时代的肉盾   遨游电影   捉婿   异常生物调查局   死寂镇   神级赘婿(江一然沈慕颜)   天降娇妻(项少恒徐若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