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第章 变化

推荐阅读: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我的美味儿媳   欲仙欲死沈曼   美女老师俏儿媳   绝色儿媳   飘飘欲仙   明星潜规则之皇   蜜桃小渴   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   极品公公俏儿媳   得说爱时必说爱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   穿越风流之情深深雨蒙蒙   黄泉杂货铺   最强医圣林奇  

    说好了

    她抿着唇并不给出承诺。梦野久作只是个小孩子还不懂所谓的避而不答, 被抱起来只一会儿就开始昏昏欲睡。

    于是她安抚性地揉了揉他的短发, 顺便隔绝了外界的喧嚣想让他睡得舒服一点。

    然后就被缠住了。

    没办法把熟睡的男孩放下来的藤丸立香

    最开始为了安抚小家伙才选择了拥抱的姿势,没想到他反而不松手,现在都还紧紧抱着。总不能把他强行扒拉下来吧

    少女叹了口气, 就这这个姿势看了眼接下来的行程,“走。”

    于是这一天,港口afia的数位中下层人员有幸目睹了, 自家上司抱着个孩子大杀四方的样子。

    港黑众不、不愧是藤丸大人呢

    处理完三个据点的叛徒搞定了与gss的两场冲突, 收取保护费一类的就让下属去干。藤丸立香想了想确定任务都搞定了, 愉快地决定那就收工回去汇报吧。

    还不知道太宰那边查到了什么

    藤丸立香看着眼前的情景陷入沉思。

    前言略。

    现在是,她抱着揉眼睛刚醒过来的久作, 在医疗处发现了不知道为什么受了伤还在这里治疗的中也, 最后被似乎是闻讯赶来的太宰抱住。

    藤丸立香

    应该不是错觉为什么这么有既视感就像是还在迦勒底中的时候,清姬被静谧从床底下抓出来结果恰好被前来送饭的赖光麻麻撞见那样

    她想着这个场景就默默地打了个哆嗦,在三个人的注视下眨了眨眼, 叹了口气。

    “好吧那么首先中也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还受伤了”

    中原中也别开目光声音很低,“也没什么, 就是”

    “立香酱已经开始偏心了么。”最后几个字和太宰治的声音混在一起,突然出声的黑发少年可怜兮兮地抬起头, “我都受伤了你还只关心那个黑漆漆的小矮子, 果然是所谓的三年之痒”

    “哈”又被起外号的中原中也觉得手痒, 但是, 啧, 在立香姐面前的话也不该动手。他试图忍耐最后还是猛地一拍床, “所以你又在瞎说什么啊”

    即使是他也知道这种用词绝对是错误的啊

    少女皱了皱眉。中也的伤不算多严重,等会儿一个治愈魔术就差不多了。但是她习惯性屏蔽自家御主的胡言乱语并从中挑出重点,语气严肃。

    “你也受伤了”

    太宰治“唔。”

    他在英灵的颈窝处蹭了蹭,毛茸茸的少年一旦软下来就像非常乖巧的猫科动物,用那双鸢色眸子认真地盯着人看的时候、大概不会有人忍心责怪他吧

    奈何藤丸立香心如磐石不是人,一看他这表现就知道答案了,几乎快气笑了。自家孩子平时一点小伤就摆出个受伤严重的状态,此时一反常态地含含糊糊,想也知道不会是简单的磕碰。

    真不知道他这种别扭性格是怎么养出来的。

    她将他从背后扯下来,然后就看到了少年身上自锁骨延伸至小腹的割伤。大概是做过简单的止血,但是布料上渗开的绯色根本无法掩饰。他没披着那件黑外套,衬衫口子被解了两个还有些凌乱,看着像被谁过,不过以藤丸立香的了解绝对是伤口处理到一半从医疗处跑出来的吧

    “所以为什么不叫我。”她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能打不能打这就是个战五渣,“令咒你是摆着好看的自杀是爱好就算了可别说你还有被人杀掉的兴趣”

    她说着想把梦野久作放下来,结果一直沉默着的男孩八爪鱼似的抱住她不撒手,“说好陪我玩的”

    太宰治的笑容肉眼可见地变淡了,他盯着有着黑白两种发色的小孩,梦野久作也不怕,比出个夸张的鬼脸。

    中原中也发出大快人心的嘲笑声。

    但是太宰治是谁这两个人加起来都没他的心眼多,更别说他想要争取的人是他召唤出的英灵,他们梦境相连日夜相处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比他更了解藤丸立香了,他知道她有多么心软、又何其冷漠。

    男孩突兀地打了个哈欠,然后神色迷蒙地唔了一声。他想要保持清醒却控制不住本能的反应,小声打着呼的时候手慢慢地就松开了。藤丸立香停止催眠魔术将动作换成了公主抱,抬头眨了眨眼,“中也,来帮个忙。”

    中原中也异常乖巧地走过去,就见少女默念了句什么,微凉的指尖戳过来。他眨了眨眼,能感受到某种物质附着在了伤口上。

    其实不需要这么小心的,因为本来也只是没捅到要害的一刀而已。

    中原中也想到最后时刻突然跑出来的省吾与洋子,想到白濑被惊吓到捅偏的一刀难受是真的,但是幸好、幸好最后仍然有人站在他身边。

    他想这么说,最后还是把这句话吞下去了。传导过来的能量并非异能,中原中也能够很清晰地感受到这一点,但是效果非常好开始时凉意,然后感觉到痒与些微的疼痛,等到她移开手,便只剩下缠了一半的绷带能够证明这里曾有个伤口。

    “多谢了,立香姐。”

    藤丸立香笑了笑,然后把怀里的小家伙递过来。少年下意识地接过来,就听见少女的嘱托,“帮忙送到休息室吧。中也你的事情,介不介意过后跟我说一下”

    “啊,好的,没问题。”中原中也毫不迟疑地答应,然后就看见金眼的少女转头就提溜起呆在原地的少年,声音很是恨铁不成钢。“现在到你了,太宰治你要我说多少次给我乖乖去包扎啊”

    “什么嘛立香酱真粗鲁呢。”太宰治拉长了音调软绵绵地抱怨那条青花鱼软绵绵中原中也被自己的联想恶心了一下。

    “宁愿帮那条蛞蝓都不帮我治疗,这是偏心这就是偏心”

    “能治我肯定帮你治了啊你自己这种体制魔术不适用还抱怨什么算了过来,我、亲自、帮你、处理、可以吗”

    “好的。”这是突然安静的黑发少年。

    吵嚷的声音渐渐远去,中原中也盯着怀里的男孩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这是又被算计了该死的青花鱼

    他竟然还回过头恶劣地冲他做鬼脸

    中原中也咬牙切齿,若非顾及着现在的地点以及怀里还抱了个小家伙,差点没把港口afia特制的地板给打穿。

    太宰治

    你给我等着

    白濑把自己蜷缩起来。

    一天之前他还是羊一人之下的评议会成员,一天之后他就已经在gss和港口afia的夹击中艰难求生。白发的少年咬着牙摸了摸仅剩的一把枪,冰凉的铁制外壳却能带来微末的安全感。

    他逃亡了一整个白天,此时也只能在潮湿腐朽可闻虫豸蠕动的角落暂时停留。

    港口afia并未下死手,但总是死死缀在身后,还把他们往gss的包围圈里赶。这么阴毒磨人的手段中原中也他咬牙切齿地默念着这个名字,一定是他不仅借着这个机会成功进入了港口afia,现在竟还在记恨以至于连他都不放过

    早知道当时就不该把他捡回来

    还有省吾那群人,竟然真的就那样加入了该死的黑手党他们怎么敢真以为这样就算抱上大腿了白濑冷笑着,连一起相处过这么多年的“羊”都能随意地毁掉,那家伙哪会有什么心,早晚有一天、早晚有一天

    他又握上冰凉的枪柄,现在只有这东西能带来点安全感了绷了太久的神经渴求着睡眠,即使想要警戒也只能勉力保持着半梦半醒的状态。脑中闪现些凌乱不成片段的想法。他一时愤恨,一时又有点委屈。

    柚杏的尖叫还回荡在耳边,粉头发的少女有着姣好的容貌,最后却因极度恐惧而扭曲。她尖叫着泪流满面,连用心保养的长发被薅掉都不在乎了。但是一个女孩子是没办法从gss的精英手中逃离的。他按住想站起来的晶对,那时候晶还在他身边。白濑继续近乎自虐地回忆着。最后她已经开始咒骂了,她骂了谁记忆像是被什么阻隔住出现了断层,他想不起来了肯定是中原中也对,肯定是中原中也。他想着自己的记忆大概是有些错乱,不然怎么会觉得他们在骂他呢

    白濑没有错啊。

    她会面对些什么呢白濑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半睁着眼。他躺在污水与破烂的纸壳上想着“羊”柔软的床,那个时候大家都在,中原中也还没有背叛。

    今晚是个好天气啊,星星很亮、很亮。

    女孩子会被卖出去吗或者被囚禁被当作泄欲的工具不管怎样比少年要好,至少能留下一条命。他又想起死在眼前的男孩子,是叫什么名字白濑记不清了,他是领袖啊,才没时间去像中原中也那样闲着没事去记住每一个人。

    他眨了眨眼,是两天、还是三天短短的日子发生了太多太多有些记不清是怎么回事了。

    有一滴水滴到了脸上。啊,对,那一天他惶急地扯过了什么,然后瞄准他的枪子就打在了那个人身上,血液溅上来,竟然是热的黑头发的家伙就举着枪看着他,挂着让人讨厌的微笑,在一片寂静中轻快地说话,制止了准备继续开枪的afia。

    对了,是他啊,是这样啊。

    白濑眼神涣散,咧开嘴无声地笑起来,gss的精英跟他出去之后再也没回来,那些人自然会把这笔帐算在羊地头上。港口afia为了中原中也肯定会报复他他又抓了人替他去死,虽然是无意识的,但组织里没人会相信他了于是最后被两方夹击、羊也人心涣散四分五裂。

    然后沦为现在这个样子。

    后悔吗

    后悔啊。

    他就该在最开始把中原中也杀掉。白濑把自己抱得更紧了一点。说是为了组织、最后却背叛的家伙怎么配当这个王明明说过会保护好大家的,又因一己之私和港口afia搭上了线,都是他的错。他神经质地重复着,都是他的错。

    是这样吗内心有微弱的声音执着地发问。你真的是这样认为的错的真的是中原中也而不是执着于地位的你自己

    闭嘴闭嘴闭嘴他面容扭曲,没错都是因为他如果不是他根本不会让一切都沦落成这个样子他要报复,没错他会报复。他要活下来,然后替死去的人报复还有那些背叛了羊的选择离开羊的,一个都别想逃、一个都逃不掉

    他胡乱地想着这些不成逻辑的事情,终于没办法再继续撑下去。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一时陷入安适的黑暗,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瞬间他猛地睁开眼。

    杀气与恶意充斥着周身的是令人忍不住尖叫的可怕气场。会死的会死的真的会死的他甚至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对时间的观感极度迟钝。他勉强挤出几句话,又在听到极度沙哑的声音时震惊于他竟然还能张开嘴。

    “你谁”

    “替天行道的使者”年轻的女声这样回答,又像是被自己逗笑般轻嗤。

    “毕竟这种忘恩负义的气息,我可是远在百米外就闻到了。”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