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 8章 梦野

推荐阅读: 都市医品仙尊   妖孽修真弃少   狂妃来袭:腹黑王爷诱入怀   魔王爆宠,重生毒妃很嚣张   女权世界的真汉子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萌狐悍妻   重生暖婚:帝少娇妻拽翻天   兵王弃少   都市最强弃少   农门小媳妇:随身带着APP   长生五千年   豪门弃少   重生后大佬叫我小祖宗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神医嫡女:冷王溺宠嚣张妃   爆萌三宝:帝尊大人,夫人又跑了!   超品渔夫  

    “你这个首领当的, 真是”

    木仓支之类的东西藤丸立香自己是不需要的。只是她好歹算武斗派的一员,虽然个人原因对于升职没什么想法,实力和成绩也摆在那儿, 自然也有了一群下属其中当然也不缺少异能者, 但总的来说对于装备的依赖性还是挺强的。

    afia怎么都不能算是好人, 但毕竟是她的从属,自然要稍微护着一点至少不能因为没子弹了这种事情丢掉性命。

    所以甫一听说首领已经回到总部她就跑到这里来了。

    谁想她刚说完来意对方就瞬间入戏。三十多岁的人了一脸的泫然欲泣地大倒苦水,从缺少武器资金周转不良到保护区被吞并再到海运路线受到打击,还有内部的党派争端以及下层成员的流失和忠心度的下降被迫听了一堆当首领的难处后少女抬手做出一个制止的手势,“停、好, 我知道了。”

    “直说吧, ”各种意义上都挺了解这位首领的英灵叹了口气, “我可不认为这种现状你之前没猜到, 现在专门说出来又出了什么事”

    森鸥外见好就收, 听了这话反倒笑了, “这可真是和太宰一模一样的反应呢。”

    “最近出现了一个传闻。”虽然是个挚爱横滨的死萝莉控, 严肃起来的时候倒也很有些首领的气质。男子透过透明的玻璃窗俯瞰着整座城市,语气很平静虽然这种平静放在现在本来就不能算是正常。

    “关于荒霸吐,与人的复活。”

    荒霸吐。藤丸立香眨了眨眼想到认识没多久的小家伙,竟然被牵扯到这件事里了吗。只是“复活的是谁”

    森鸥外微笑着并不正面作出答复, 只道“太宰君上一次的任务被藤丸君提前完成了呢,刚好这一次就交给他了。啊, 对, 随行的还有广津。”

    尾音非常荡漾, 但这并非商议而是不容置疑的通知。于是少女明白了,“前任首领”

    没有回答,这就是默认了。调查的话,配上护卫的确挺适合战五渣的御主,或者说这确实是只有她与御主能够胜任的任务。

    “这样的话,还需要我做什么。”这可不是她吹,自家小御主的智商简直是人类巅峰,如果他都查不出来的话大概就没谁能猜到了。

    “虽然stra和高濑会都放弃了正面冲突,但是gss还是很顽固地反对着港黑呢。”他很惋惜似的叹了口气,暗紫色的眸子中是不再掩饰的杀意,“尤其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疯狗似的追着我们出色的准干部兰堂君跑。”

    他将桌面上摆着的文件推过来,少女便拆开一目十行地看下去,然后皱起眉,“这种事情无稽之谈。”

    男子不置可否地点头,“然而这是很好的借口,港口afia内部的先代派,也还没有处理掉。”

    然后他望着墙上绘满凌乱线条的图画叹了口气。

    “更糟糕的是每次出现伴随着的爆炸。”他点了点地图,“这几处金库和武器库都被所谓复活的前首领毁掉了,这可是预料之外啊。”

    即使是森鸥外也为这种现状感到头疼,“虽然封锁了消息,但要做好泄露的准备呢。”

    “我明白了。”她点点头。这是绝对不能置身事外的情况啊,毕竟太宰治就是杀死前任首领的同谋。“我留在这里”

    “不,你得离开。”森鸥外拒绝了她的提议,“我会将红叶君调到身边,她是与此无关的第三方接下来会发出走私线路暂时收缩的命令,这些事情后续的处理也能将上校拖住几天,在他回来之前,必须将一切解决掉。”

    “所以,红叶君的任务就先拜托藤丸君了。”

    “至于准备浑水摸鱼的家伙”

    戴着白手套的指缝间在某个瞬间闪现锋利的刀光。外敌环伺内鬼潜伏,可以说是四面楚歌的情况,黑发的首领却依旧微笑。

    “选择伸手的时候,就要做好被剁掉的准备啊。”

    “武器库的后续处理搞定了,我看看下一个是,医院里似乎有着强大异能力的孩童港口afia的业务范围真是广啊。”

    她翻了翻手上的备忘录叹了口气,“红叶姐平时可真是很忙碌呢。”

    港口afia,平时由首领统帅,准则中还有一条绝对服从首领的命令,但最高决策机构却是五大干部会议。

    说是由五位干部,但一般都默认首领即为其中之一,负责afia内部职位的任免以及对组织的掌舵权,刚好拥有着五座大楼最中心的一座。

    而在此之外四位干部的权责就有些模糊了,像是现在,a负责赚钱对就是赚钱,管着港黑旗下的全部赌场。“上校”常年在外,既是森鸥外的刻意安排也是处理对外的交流以及走私什么的。尾崎红叶则率领着拷问小队处理港黑内部的事情。最后一个位置是空着的,藤丸立香受到过邀请,不过首领只是试探地随意一提,她又没这个想法,自然没有下文。

    这无疑是非常糟糕的现状,森鸥外当然也有着改变的心思,可惜阻力太多,又没有合适的人选。

    藤丸立香且不论她本就没这种想法,作为存在系于一人的英灵也绝无可能坐到这么重要的位置。相比之下还不如好好培养太宰治呢。

    兰堂他的确有着足够的实力,但失忆又身世不明是最大的问题,更何况还是先代捡回来的家伙。成为准干部已经算是破格的嘉奖了。

    综上就导致尾崎红叶的任务变得异常繁重毕竟她可以算是唯一一个完全站在森鸥外这边的干部了。

    不过现在忙的是藤丸立香。她来到约定好的地点,然后在医院的独立病房中接到了一个小家伙。

    发色黑白对半分,眼睛中有着很漂亮的星月图案。虽然说性别为男,单看秀气的长相说是小姑娘大概也有人信。只是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抱着人偶也不说话,就直直盯着某个方向。

    这有五岁藤丸立香想了想蹲下来,一把将他捞起来。

    “大人”陪同的院长很是惊恐地试图阻止她,“梦野他,他不用触碰就能让身边的人受伤不要靠近”

    “知道了。”少女非常敷衍地摆手制止他继续说下去,“那这孩子我就带走了。”

    院长忙不迭地将她送出去,虽然尽力掩饰,眼中仍然透露出喜悦。大概是终于能把烫手山芋送出去因而觉得轻松毕竟无论是港口afia还是异能力强大伤了人的孩童,都不是好相与的。

    藤丸立香并不在乎他人的想法,她低下头看着怀里的小家伙。突然被人抱起来他似乎也觉得惊讶,下意识地用另一只手抓住她的肩膀,不再阴沉沉的时候才终于有了点小孩子的样子。

    然后他的目光聚焦到少女脸上,很高兴似的露出一个过于夸张的笑容,“呐呐呐,我是久作来玩吧一起来玩啊”

    “别这么笑。”藤丸立香皱了皱眉又舒展开,嘀咕着到底还是个小孩子辣鸡森鸥外之类的句子,伸手来摸了摸他的头发,声音中透露出微不可查的安抚,“你还太小。”

    “那等我长大要等我长大啊”他就抱着丑不拉几的娃娃笑得很开心,然后就被敲了个脑瓜崩。

    “”他有点呆呆地眨了眨眼,就听见少女没好气儿的回答“就知道玩我是说,你还太小,要学的东西多了去了。”

    藤丸立香想着得到的资料,因为先代暴政失去父母的孤儿,在医院里无法避免地被欺负。然后男孩在某日突然得到了一个玩偶,再然后

    突然疯狂的女孩,尖叫、混乱、鲜血与濒临的死亡。

    以伤换伤类的异能吗是很有可能伤害到持有者的利刃啊。

    毫无疑问藤丸立香对这个异能很有好感,在被恩将仇报的复仇者看来,伤人者被惩处怎么说都是大快人心的事情。然而现在她所抱有的心情绝对称不上是喜悦或是怜悯,因为她在他身上感受到了过于真实且深重的恨意。

    那是甚至足以令avenr感到舒适的强烈情感。然而她面前的是个还不到六岁的小家伙。

    “你还太小。”

    最后她也只是用近乎叹息的语气重复了这句话。

    前言不搭后语,态度也很糟糕。但梦野久作愣在那儿一时没反应过来。

    为什么呢孩童很疑惑地歪头,明明白衣服的大家都很听话,除了不愿意陪他玩根本就不会拒绝他,更不会像眼前这个人一样让他觉得疼。他应该讨厌这个人的,可是他反而更想和她呆在一起。

    被打了为什么不生气呢也不想像以前对待他们一样让她流血让她发出尖叫然后落泪这样想着他最后却只是摸了摸额头。

    有点疼为什么会开心

    他明明是最讨厌疼痛的啊。

    梦野久作不明白,他还不知道自己所拥有的是怎样一类伤人伤己的强大异能,也不能清晰地描述自己所想要的。但他是精神系的异能者,所以近乎天赋般能够感受到被倾注在自己身上的种种情感。

    他眯起眼睛。

    好喜欢。

    恨着的也喜欢哭着的也喜欢笑着的更喜欢,他喜欢这个温暖的和模糊回忆中极度相似的怀抱,也喜欢抱着他的这个人。

    于是男孩选择揽住她的脖子。

    “反正要陪我玩说好了,等我长大”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