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来客

推荐阅读: 超品渔夫   无上杀神   萌狐悍妻   老婆大人有点拽   魂帝武神   终极神医   修真万年归来   恶魔就在身边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御天武帝   修罗神帝   最强桃运小农民   芝加哥1990   浪子邪医   商路局中局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最强神医   神魂丹帝  

    ——已经讲完王的故事了啊。

    虹发的男子容貌昳丽,浅紫色剔透如琉璃石的眸子中是无法看清的薄雾。他微笑着,那笑容爽朗如拂过的清风,再细看其中却只是空无一物。

    他应该笑,所以他在笑。仅此而已。

    ——那这一次,我就说说御主(人之子)的故事吧。

    ——唔,你问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经历过难以想象的挫折却仍未磨灭过初心,就像美酒或是玉石一般的不平凡的【普通人】吧。

    ——矛盾么?并没有哦。

    ——因这本就是由她所书写的、【人的故事】啊。

    *

    最终两个人达成共识,签订了自我束缚卷轴。

    具体条款细致到有些繁琐,简单概括就是:以间桐雁夜在这场战争中的全力相助,换取卫宫切嗣对樱的保护。

    当然两个人也不见得多信任对方,只能说目前因为没有利益的冲突还能友好共处。不过藤丸立香也并不是一定要俩人一见如故掏心掏肺……或者说那才是不可能的吧。

    她只是需要一个平衡——在战争中有的只会是同盟,而不是友军。

    所以得等到一切结束后才行。一切结束后她才有余力可以尝试治疗他。

    如果在那之前间桐雁夜就死掉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毕竟少女想救的也只是间桐樱。间桐雁夜是附带着的。

    ……没错、附带着的!

    所以她才没有担心这家伙!将亚瑟王的剑鞘【遥远的理想乡】(Avalon)交给兰斯洛特也不是帮他省魔力,只是为了狂战士不再追着她跑!就是这样!

    反正这件宝具对她可谓鸡肋——虽然因为阿尔托莉雅的承认藤丸立香拥有了使用权,但与固有结界【人理续存机构·迦勒底】做对比,其效用并不算太大。

    无论是减伤还是防御,我迦都是专业的!(大拇指)

    好吧说实话,在可以挽救的情况下,藤丸立香不会放任任何生命的消失。

    这种性格可以说天真,但正是这种站到一定高度后仍然保有的属于【普通人】初心,才是【藤丸立香】本质的最佳展现。

    经历过大风浪、拯救过也毁灭过的英灵,仍然能够被极度微小平凡的事物所打动,成长了却没有改变……从某种角度上来看,这已经是令人赞叹的奇迹了。

    不过这也并非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毕竟抑止力手下的这位英灵,本就是奇迹一词最好的代表了。

    *

    “小樱。”

    “小樱?”

    紫头发的小姑娘慢吞吞地抬起头,眨了眨眼,无声地盯着锲而不舍地叫着她的名字的少女。

    那双眼睛原本应当有着明亮的光彩与好看的湛蓝色,此时却只能见到一片暗沉的紫,空洞且无神。若是常人被她这么盯着大概会很不自在吧,但藤丸立香仍然带着温暖充满活力的笑容,放轻了声音询问,“你饿了么?”

    间桐樱摇摇头。

    ……然后又是一片沉默。

    藤丸立香怕说话时不小心谈及到女孩的痛处,便只能询问些日常的问题。毕竟这种太过于脆弱的幼小的孩子,她还是……不敢碰啊啊啊啊啊!

    本来想着爱丽丝菲尔应该能帮个忙,偏偏这孩子还警惕其他任何人,也就间桐雁夜和藤丸立香能不被排斥地接近她。但间桐雁夜一个大男人的……英灵最后还是决定自己上吧。

    她绞尽脑汁想了一会儿终于想到了好的话题,于是少女问:“小樱你,愿意做我的徒弟么?”

    别看少女之前在间桐家强行收徒说得特别自信,但其实也只是找个理由把女孩带走。当然从间桐雁夜那儿知道了间桐樱的遭遇后,藤丸立香更加不后悔这个做法了。

    关于间桐与远坂的爱恨情仇她是没什么好奇心的,但为了小樱她也得了解一下始末……单看间桐雁夜那句“都是时臣的错”就知道他的话可信度不高了,所以她也不会盲目听信,只能说之后再看看吧。

    【藤丸立香】作为已死之人,即使能够在圣杯战争后留下,要想护好有着出众天赋却没有魔术刻印的小樱也不是件轻松的事情。作为英灵武力值是达标了,作为【覆灭魔道之人】威慑力也足够了。但想将之转变为筹码,“收徒”是最好的方式了。

    ……说是亲人也没人信啊,毕竟这个世界的未来并不会有【她】的存在。

    藤丸立香是作为交付给抑止力愿望的【守护者】而英灵化的,特殊之处在于她算是盖亚与阿赖耶识的共同员工。所以业务范围也比较广。

    小到同一世界观下的不同世界线,大到不同世界观……通俗点说就是既兼任这个世界抑止力手下的员工,有时候还会作为外交官或是外援去其他世界帮个忙。

    毕竟即使在那些世界意志并不叫做抑止力而是被冠以其他称呼的世界中,如她这样起源中包含了【奇迹】(不可能之事)的存在也是极少有的。

    香饽饽(啥。

    这条世界线与她生前是同一世界观,也就是说从某种角度上可以看作平行世界。有一条定则是,平行世界中个体恒定。

    所以这条世界线中,也必定会有一位【藤丸立香】。

    但她作为英灵被召唤了。为了一些奇奇怪怪(她至今没搞懂)的缘由,【她】不会也不能再出现。

    ——所以这里的属于未来的藤丸立香,会是一名男性。

    不会在未来出现自然不能以亲人的名义保护间桐樱。那退而求其次,【师徒】也是很亲近的足以干涉的关系了。

    ……就是不知道这孩子愿不愿意。

    少女表面稳重淡定实则心里慌的一批,其实她挺喜欢这孩子的也很愿意收个徒弟,至少教授魔术方面她自认是够格的……吧?

    呜哇更不确定了QVQ

    安静的气氛中少女忍不住认(hu)真(si)思(luan)考(xiang)。

    “师父。”

    女孩最终小小声地唤出来这个称呼。她眼也不眨地盯住少女的表情,似乎只要英灵有任何不好的异动就会立即缩回她自己的世界。

    但少女只是笑着,就像她在梦里见过的那种无论何时都不会改变的充满生机的微笑,就像她在爷爷面前立誓护好自己时坚定的微笑,就像……就像在虫仓中她对自己伸出手时的那种、温暖的微笑。

    女孩突然就觉出难过来……是那种知道自己被爱着被庇护着的时候才敢有的感觉。

    如果是在这一年里,间桐樱根本就不会有这种强烈的情绪波动。为了不崩溃也为了扛过那种疼痛,年幼的女孩一直是下意识地用绝望来保护自己。而如果是一年前,尚且未尝人间恶意的间桐樱也只会顺从着心意哭出声来。

    但现在,女孩甚至意识不到她已经红了眼眶。

    藤丸立香很想抱抱她,但她没有动。还不行。能够承认仅有一面之缘的她作为师父已经是惊喜了,对这孩子来说身体的触碰还太过了。若是关键时刻也就算了,这种日常的状态她不想再刺激小樱了。

    于是她只是笑着应下,“嗯,樱是个好孩子呢。”

    ……樱真的,是个好孩子呢。

    *

    夜色渐染,藤丸立香带着间桐樱在城堡外的小径上散步。触目所及都是很常见的自然景色,但对于间桐樱也是许久未见了。

    小姑娘表情没怎么变,眼神却可以看出轻松与雀跃。少女拉着她的手迁就地放慢了步伐。

    在一个瞬间少女突然停下,她猛地转头看向城堡正门的方向——结界被破坏了,二次加固时增设的魔法阵很清晰地传回了信息,是一对主从。

    呼啸的风,结界破碎的嗡鸣,以及雷霆炸开的咆哮。

    “……有人。”

    藤丸立香下意识地把小姑娘抱起来。间桐樱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瑟缩了一下,但很快就安静下来,试探性地抬起手,放在少女的肩上。

    她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出色的魔术天分向她预警,昭示着来者是她没办法对抗的存在。于是女孩条件反射般寻找能够藏起来的地方,而在这座陌生的城堡中,她所熟悉的也就只有挽救了她的藤丸立香。

    她更小心地缩进那个温暖的怀抱。

    藤丸立香揉了揉小姑娘的短发,感知的魔术已经告诉了她不速之客的身份,或者说那么响亮雷鸣声也只会属于征服王的座驾。少女并不觉得那位看似粗犷实则心细的英灵会在这种时候引战——这只是圣杯战争的第三夜,而藤丸立香早在第一夜就证明了自己的实力,那是足以被纳入超一流英灵的行列的强大。

    生前善于征服的王者自然精于战争,在信息未完全明朗的情况下直接挑战强者并非上策,更别说就目前来看,两方相处的还算不错,有着暂时结盟的可能。

    ——开战的概率极小。

    但樱还在这里,所以她不能冒险。

    间桐雁夜出门了,毕竟对于一个魔术师来说,是不会愿意呆在陌生的魔术工坊内的——哪怕他只是个半吊子的魔术师也是如此。而在给出了【遥远的理想乡】(Avalon)之后他也不会一下子死掉,藤丸立香就随他去了。

    卫宫切嗣也出门了。是教会的召集,大概率是关于Caster的事情,本土的魔术师不可能容忍隐匿法则被触犯,应该会集火Caster的御主。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回来。

    ……所以现在这里只有受伤起不来的久宇舞弥、准备剥离小圣杯的爱丽丝菲尔、魔术回路被废至今未醒的肯尼斯、间桐樱和她自己。

    行趴,老弱病残占了仨,真打起来不会输,但会很麻烦。

    少女抱紧间桐樱,来不及把她送进去了,那在她身边就是最安全的选择。

    “抓紧了。”她小声叮嘱,调整了一下姿势更紧密地护住女孩。然后英灵快速地奔跑起来。

    她在城堡的正门遇见了伊斯坎达尔与他的小御主。

    ……穿T恤牛仔、夹着个酒桶的伊斯坎达尔。

    ……藤丸立香抱着个孩子面无表情。

    好的,破案了,又来找她拼酒了。

    理论上人家打进大本营应当是很严肃的事情,但……这情景在迦勒底出现了太多次了,此时再见到不仅紧张不起来,甚至还莫名怀念。

    “这可是私人的城堡啊,不适合开宴会吧?”藤丸立香很头痛。

    “哈哈哈不愧是你啊Saber!这么了解我!真的不考虑来我麾下么?”伊斯坎达尔豪爽大笑。

    “谢邀,不约。”少女一脸冷漠,“所以说为啥不去Archer家,你们不都是王么。”

    “可别妄自菲薄啊!”大汉语重心长,“你应当也是足以成为王者的存在吧?而且作为辅佐者也是得以参与这一挑战的啊!”

    “……算了,”少女选择放弃,“好歹等我跟御主通知一声啊,还有场地也得准备。”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