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武侠修真 > 作为游戏主神c位出道那些年[全息] > 第29章 npc行为不要上升主神

第29章 npc行为不要上升主神

推荐阅读: 抗战之杀敌爆装系统   我家师姐可能要杀我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萌狐悍妻   逆天丹帝   星际战争:守护者联盟   轮回大劫主   超品农民   恶魔就在身边   修真四万年   猎杀都市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情迷兽世:兽王BOSS,撩一个   明日之劫   诸天归一   前任无双   超品渔夫   无上杀神  

    溪溪河边树灵根为风, 睢阳是雷火双灵根。一个以轻盈为主, 一个以强横为主。

    一红一白两根箭矢交缠在一起,共同冲向烛龙。红色箭矢上仿佛附带雷火,白色箭矢上的风助燃这根火焰。速度与暴力结合在一起, 在烛龙鳞甲之上绽开,势要搞得他皮开肉绽。

    宿乐游引动天雷,一道道砸在烛龙身上。祁川控制烛龙, 减少他对队友的伤害。

    五人配合默契, 烛龙的血在一点一点被磨掉。

    宫墙之下, 国师弟子神情之中逐渐染上阴翳。季蘅在他旁边将他的一举一动,每一个神情看得清清楚楚。或者说不可能不了解他的想法。他是由季蘅创造, 他的想法、经历季蘅也都清清楚楚。

    烛龙的血每被磨掉一点, 国师弟子的神情就越发凝重,到了最后,他似乎是下定了决心, 嘴角勾起了不一样的笑容。

    “算了,现在是还没到最佳时刻, 可是也差不多了。”他用手指抹了一下嘴唇,手指掠过以后唇色越发红润, 到了最后, 甚至到达了猩红的地步。

    巨大的龙头冲到玩家的面前, 龙息吐出, 使溪溪河边树一队陷入混乱之中, 同时, 他们的行动也不受自己控制。

    时笑这个最外围的轻云弟子也不能幸免于难,只能不由自主地乱跑着。

    原本的队形很快就被打乱,混乱状态之下哪能注意到自己的行动,很快,有人已经不由自主地跑到了烛龙的面前。

    烛龙垂首,速度快得惊人。不幸冲到烛龙最下方的时笑被一口咬住。利齿闪着寒光,抵在时笑的腰间。烛龙没有丝毫心软,用力咬下,利齿直接穿透了时笑的身体。

    鲜血顺着烛龙的嘴流淌出来,时笑痛呼,被迫在混乱状态醒来。

    玩家可以调整痛感,时笑也是这么做的,可是利齿穿透身体的疼痛仿佛深入骨髓,即便是消减了痛感,依旧可以刺痛人的神经。

    时笑醒来,她的队友依旧处于混乱状态。

    她不是那种等着队友来救的类型。孤立无援的情况之下,时笑当机立断,选择自救。

    忍住痛感,她拿起手中之剑,剑身水汽循环。调转身体,手中长剑当即冲着烛龙牙缝戳去。

    长剑锋利,直接穿透牙缝落到了最下方的软肉之上。

    最脆弱的地方受到了攻击,烛龙叫了一声,时笑一脚踢向长剑,剑身立即卡住了烛龙嘴巴,为她争取到了一些逃脱时间。

    时笑双手撑在龙嘴之上,咬牙用力,将自己的身体活生生从龙齿上拔了下来。

    “时笑”一个声音大喊着她的名字,时笑扭头看去,一根箭矢轻盈地飞到她的面前。眼前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唯有面前那根散发着银光的箭矢在慢速前进。

    时笑抓住时机,伸手一拽。

    箭矢立即带着她飞了出去。时笑另一只手抓住烛龙口中剑柄,长剑跟着人一起飞了出去。直到身体安然落地,时笑才惊觉自己失血过多。

    嗑药外加治疗,时笑看向烛龙的方向。

    祁川动了怒气,手上棋盘在他手下不断变换着位置。黑白子落下,每一次都是不同的异象。

    他冷笑一声,棋盘上瞬间落下最后一子。

    有凤鸣之声传来,滔滔银河受到感应,自天而降。祁川沐浴在银河之中,如同神子降临。一只金凤在他背后展开双翼,昂首冲着烛龙的方向飞去。

    “雕虫小技。”烛龙冷哼一声,飞上去跟金凤争斗起来。

    “立即攻击。”祁川夺取了队伍控制地位,立即指挥惊呆了的众人。

    涿光北辰到底只是精于控制的门派,金凤的攻击能力不弱,却也不是用来攻击的技巧。

    这只金凤最多只能控制烛龙三十秒,三十秒后便会烟消云散。

    溪溪河边树经过师父的捶打训练,很快便接收了他话里的意思“睢阳,攻击”

    不用再多的话语,睢阳这次不再连射,手中一箭酝酿片刻,直接飞出。

    天山有流星落下,夹带着灼灼火焰的巨大陨石砸向烛龙身体,附有万钧之势。

    溪溪河边树射出一剑。风长火势,陨石受到帮助,火焰越发汹涌,重锤落下,势要砸断烛龙身体。

    烛龙有所察觉,身体想要躲开,凤鸣一声,与他的身体纠缠在一起,不给他反应的机会。

    赤龙之躯,彻底被砸了个皮开肉绽。趁着烤全龙身体受到严重损伤之时,宿乐游大呵一声,玄雷劈向他的身体,直接将雷火致损的身体给了结结实实的一道攻击。

    “死了吗”时笑伤势差不多恢复,已经回到了队友身边。

    “时笑你没事吧”溪溪河边树担忧问道。他的话也是其他队友的问题,刚刚时笑那一下明显伤得很重。

    时笑摇头“我没事。”

    烛龙的地方还在扬着铺天盖地的灰尘,对方的血条上却显示他已经死亡。所有人都在等待灰尘落下,看看这条折磨了他们这么长时间的怪物是个什么样的结局。

    “去吧。”季蘅轻声说道,这话其实没有落到任何人的耳朵之中,那国师弟子却像是机关被开启一般,身影如同鬼魅,迅速冲了过去。

    溪溪河边树眉头微皱,询问道“刚刚是不是有什么飞了过去”

    祁川思考片刻,第一次出现骤然的惊慌神色“不好,快去烛龙身边。”

    然而已经晚了,当灰尘落下的时候,血腥的画面全都落在他们的眼睛里面。

    国师弟子就像是一只臭虫,此时,他正手脚并用爬到烛龙的身体之上,埋首不断咬动着什么东西。

    溪溪河边树一队的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抬起了脑袋,脸庞展露在所有人的面前。

    那是恶鬼一般的面容,他的嘴上还残留着啃食的痕迹,嘴角有鲜血滑落,脸庞还在蠕动着。两只手压着烛龙身体的地方,烛龙赤色的鳞片开绽,只留下一副骨头架子。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