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Rank02

推荐阅读: 抗战之杀敌爆装系统   我家师姐可能要杀我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萌狐悍妻   逆天丹帝   星际战争:守护者联盟   轮回大劫主   超品农民   恶魔就在身边   修真四万年   猎杀都市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情迷兽世:兽王BOSS,撩一个   明日之劫   诸天归一   前任无双   超品渔夫   无上杀神  

    周湉其实也没想过自己居然能打上职业。

    她最开始玩《英雄联盟》这个游戏,是因为她初中时的同桌在玩,天天给她讲一堆游戏里发生的事也就算了,还在生日会上拉着一整个班的同学一起看职业战队比赛。

    也是巧,那场比赛正好是当时的联盟第一人叶柏天神下凡,打出1v5反杀天秀操作的一场,观赏程度满分,直接就勾起了周湉对这个游戏的兴趣。

    于是周湉就走上了和同桌一起周末网吧组队的不归路。

    一开始是同桌带的周湉,毕竟她在此之前对这个游戏的了解仅限于同桌口中的那些,完全不知道具体什么英雄该如何操作。

    “那天那个一打五还赢了的玩的是什么位置啊,看上去好厉害。”当时的周湉还问过这么一句。

    “呃,你说TSD队长吗?打野,他是世界第一打野!”同桌答道,“我跟你说那天还不是他最牛逼的,一会儿我带你打两把,就给你找他最帅的一场。”

    彼时还只有十四岁的周湉一听这么厉害的人玩的是打野,当即决定自己也要玩打野。

    但她的打野之路一开始并不顺利,究其原因,大概还是她的同桌作为一个带路者实在是太菜了。而且同桌主玩辅助,对打野英雄的玩法并不了解。

    两个十四岁的小姑娘互相坑了几个周末后,周湉觉得与其指望平时连课文都背不下来的同桌,还不如自己多看资料来钻研。

    周湉的手速很快,脑袋也灵光,没了瞎指导的人后,可谓进步神速,之后一整个初三上半学期,她的课外时间几乎都花在了这款游戏里。

    哪怕现在回忆起来,她也真心实意地觉得,那是她从游戏里获得最多快乐的一段时间。

    不仅仅因为进入初三下半学期后,游戏时间大幅度缩水,还因为义务教育最后这半年,她被父母告知,读完初中她就必须像两个姐姐那样去打工挣钱贴补家用了,家里是不可能供她上高中考大学的,仅有的那点钱都要留着给她弟用。

    生在一个重男轻女,还重度超生的家庭,就是这么悲哀。

    周湉也有尝试反抗,最后的结局是被关在家里,中考都没能去参加,就连初中毕业证都是同桌帮忙带给她的。

    “其实你成绩很好啊,读高中也可以申请补助的,不会花家里多少钱啊……”同桌很不解。

    “重点不是花不花钱吧。”周湉叹气,“我继续上学,就不可能挣钱,还要吃家里的饭,他们大概是这么想的。”

    “你爸妈这也太……太不是人了吧!”同桌惊呆了,“那你之后真的就去打工啊?要做什么啊?”

    周湉说大概是去父母相熟的渔家那边帮忙,因为年龄还不够,去不熟的地方是童工,没人敢用。

    这话说出来,她同桌都不知道还能怎么安慰她了。两人面面相觑了一阵后,结束中考的少女抓了抓脑袋,说那就不聊这些了,街尾开了个新网吧,我请你打游戏去吧。

    周湉确实很想发泄一下,就答应了。

    两人去了新开的网吧,打开熟悉的游戏界面,发现和平时打开的好像不太一样。

    “咦,这里可以打韩服啊。”同桌操作不行,但见多识广,迅速反应过来,“我还没打过韩服呢。”

    “有什么不一样吗?”周湉问。

    “高端局的水平比国服高吧,反正职业选手都打韩服。”

    周湉这会儿已经打上国服王者了,心念一动,就决定去韩服试试,看看自己到了韩服还能不能冲上王者。

    她在初中毕业的这个夏天开始了自己的韩服生涯,最初只是想发泄被父母逼迫放弃读书的愤怒,后来一点点爬到高分段,遇到了各种或神或坑的排位队友乃至职业选手,她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在这个游戏上或许真有不小的天赋。

    而真正改变她近乎一潭死水生活的人,也差不多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打上韩服宗师段的那天,她随手单排,排到了TSD的那位打野,人称世界第一打野的叶柏。

    叶柏当时正好在直播,而且运气差了些,排到的几个队友都有点坑,直接成就了对面的她。

    那一场她刷野刷得行云流水,Gank时机恰到好处,团战里还完成了一打三的精彩操作,让直播中的叶柏大呼卧槽,对面这打野有点东西啊?!

    不过当时全神贯注打游戏的周湉根本不知道有这一回事,还是隔天同桌放学了来她家找她,举着叶柏粉丝剪辑的“看看第一打野是怎么疯狂赞美对面路人的”视频激动万分地给她看她才知道的。

    “我跟你说,现在有好多人在猜你是哪个职业选手的小号!”同桌眉飞色舞。

    “原来昨晚那把对面是他?”周湉愣住了,“他还跟人夸了我?”

    “对啊!货真价实的叶柏!”同桌还在持续兴奋,“天啊,我之前就觉得你强得跟鬼一样,但完全没想到叶柏居然也这么觉得,要不是你是个妹子,我都想建议你带着账号ID去私信叶柏,让他介绍你去TSD试训了。”

    周湉:“呃,所以女生不能打职业的吗?”

    同桌说是啊,反正英雄联盟竞技史上是没有这个先例的,也没听说过哪个俱乐部愿意招女选手。

    周湉闻言,不禁有些遗憾,因为她的确很想尽快离开眼下这个让她窒息不已的家。

    如果LPL愿意招女选手,她就可以去试一试,然后名正言顺地离家。

    同桌知道她的想法和处境,揉着脸又想了一会儿,忽然给她出了个主意:“不能去打职业,你可以去直播打游戏啊!”

    “你看,正好昨晚叶柏夸了你,你趁此机会注册个账号去直播,至少叶柏的粉丝一定会因为好奇来看的,我觉得你比现在很红的几个游戏主播打得好多了,你要是真的开了直播,一定不愁没人打赏。”

    周湉被她的描绘打动,心想反正随便试试也不会亏,万一真的成了,她就可以用专心赚钱的借口辞了父母给她找的临时帮忙,如果赚得多,甚至可以直接离开家一个人生活。

    怀着这样的期望,她按同桌的指点,注册了微博以及直播账号,先去叶柏粉丝剪的视频下认领了一下,再甩出自己的直播地址。

    “对了,你记得别开摄像头!”做完这些后,同桌又给了她这么一句提醒,“不然肯定会招来各种各样的猥琐男发恶心人的弹幕的。”

    “好。”周湉本来也不太想露脸,“那麦要开吗?我打游戏的时候会忍不住骂人……开了是不是不太好?”

    同桌伸出手来,对着她的脸狂揉了一通,说骂人才有直播效果嘛,毕竟还有很多人对高端局游戏的理解不那么透彻,纯粹是凑热闹看看的。

    “对这些人来说,听主播骂人也是消遣!”同桌道,“你就跟平时一样,该怎么打怎么打,想骂的时候就骂,反正你也不骂脏话,不会被封的。”

    周湉琢磨了一下,大概有了数,便开始了自己的直播生涯。

    和同桌说的一样,最开始摸过来的,的确全是叶柏的粉丝,不过态度算不上友善,也没什么人给她刷礼物打赏就是了。

    这让她多少有点挫败,而就在这个时候,大概是被粉丝告知了她直播房间号的叶柏也寻了过来。

    职业选手大多身家不菲,尤其叶柏还是圈里出了名的大方,只是过来看了几分钟,就给她刷了一堆礼物。

    周湉受宠若惊,甚至没立刻反应过来,过了好几十秒才如梦初醒道:“多谢TSD-Delphi的飞机和火箭……!”

    Delphi是叶柏的ID,仅此一家别无分号,在直播网站上也根本没人敢随便乱改冒充,是以此话一出,弹幕立刻炸了,叶柏的那群粉丝也终于意识到,他们的“神谕”大人(1)是真的很欣赏这个ID叫Yuzhou的主播。

    虽然那之后叶柏再也没来过周湉的直播间,但周湉还是把他视为自己直播,或者说脱贫之路的恩人。

    周湉就这么靠打游戏直播了整整两年,她把这当成自己的工作,做得万般认真,最后不仅上了韩服王者,揍了数不清的职业选手,还爬到了一个自己都没想到的靠前位置。

    不过不得不说这个游戏的受众绝大多数还是男性,他们一开始听她的声音还猜过她可能是个妹子,后来随着她的Rank分越来越高,骂起坑爹队友时绝不含糊,大家就不约而同地认定了她是个男孩子,只是声音女性化了些。

    后来得知她的年纪,大家就更这么觉得了,还替她找到了声音甜软奶的理由——这么小,肯定还没变声嘛,像个女孩子也很正常。

    周湉:“……”算了,就这么误会着也挺好。

    而她直播期间第一个联系她的职业战队,就是一年前还没有组“银河战舰”的YYG。

    她对YYG的经理坦言自己的性别与年龄后,经理表示年龄这个没办法,但性别的话,其实也不是完全不能操作,但在确定可以让她进YYG之前,她必须对其他任何人保密,否则别家收到风声,提前使一点绊子就完蛋了。

    这也是为什么之后的一年里她屡次和YYG战队ADC谢奕撞车都没有透露过自己的真实性别。

    ……不过准确来说,谢奕也没问过她到底是男是女就是了。

    他只随口问过一句考不考虑打职业,然后被她以年龄不够和缺钱应付了过去。

    虽然那两个原因也不是假的,但现在真的见到了谢奕,看他面无表情地站在那盯着自己,周湉心里还是生出了一丝谎言被戳穿的紧张。

    事实上她那套说辞不止对谢奕一个职业选手说过,可其他人又不会在这个夏季赛就成为她的队友!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