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科幻小说 > 地球赎回中 > 第159章第 159 章

第159章第 159 章

推荐阅读: 丑妃虐渣不从良   美女总裁的龙血保镖   顾少一宠成瘾   最强黄金眼   厉少有喜,二婚甜妻送上门   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袭   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   最强近身保镖   我真要逆天啦   龙刺兵王   造化神宫   我的空姐老婆   王牌大高手   神医毒妃:嗜宠废材大小姐   重生最强锦鲤少女   灵气逼人   九十年代美好生活  

    宁不问将所有的传单都看了一遍之后,  得出了一个结论。

    “看来这个部落很缺少肉体力量强大的玩家啊。”

    “我看看。”文多多也凑过来将这些传单都仔细的看了一遍,其他人也是一样。

    “的确。”所罗门也点点头,  算是赞同宁不问的意见,  “玩家根据体质分类就有极大的不同,  很多玩家也根本不是战力型,而是智力型或者辅助型。在过副本的时候,有时候后面两者能够发挥的作用比前者还要更大,受到的关注和保护也越多。一般来说,就算真的要进行比赛,  也应该是全面发展,但是这些传单上的东西,偏向于实战太过明显了。”

    这么一来,简直明晃晃的告诉智力型或者辅助型的玩家,  这个地方不需要你。

    活到现在的玩家,还能成为一个部落的头头,会是这么蠢的人的么

    “既然反常,  就一定有原因。”宁不问眼睛发光,生出浓浓的兴趣来,“我们反正要偷碎片,  就先从这个头头查起吧,我们先来个分组”

    宁不问的话刚说完,  其他人就纷纷站到了阿织的身后。

    喂喂,  过分了啊。

    就算阿织很强,  你们也不用全部都站到他那边去吧。

    “就这么分吧,  我觉得这么分组我能接受。”文多多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也赞成。”安不理投了文多多一票。

    所罗门和卡索两人虽然是新加入队伍的,但是比起宁不问来,他们还是更相信文多多和安不理。

    毕竟宁不问这个家伙卖起队友还得让队友帮着数钱,人品不太可信。

    阿织还有些懵懵懂懂,似乎不太明白为什么大家突然就跑到他这边来了。刚才他们不是还在谈论事情么,这种事情阿织向来不参与,他本来就是魔兽,只要听大家的意见大家就可以了。

    宁不问和阿织对视。

    阿织一边往嘴里塞零食,一边表情无辜的看着宁不问。

    宁不问顿时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不过你们意思意思也该给我分一个人吧,我一个人一组你们好意思么”宁不问打死不肯承认自己的人品有问题,导致这些人都不愿意和自己一组。

    自己一个人一组,说起来也未免太过辛酸。

    不,说出去太丢人

    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呢,明明他是个靠谱又聪明的队友。除了打不过阿织之外,其他部分摆明完胜好吧。

    “我战斗力不行,还是跟着阿织先生比较好。”卡索说这话有理有据,难以反驳,他的能力在副本逆天,在现实就是战五渣。

    “我的能力是群攻型。”安不理慢吞吞的说道,“需要一个强大的战斗力掩护,我发动能力需要时间。”

    可你之前还说因为那章鱼小丸子的馈赠提高了“撒豆成兵”的数量,也缩短了时间,这会儿就忘记了

    “我是使者类,使者类玩家和魔兽在一起天经地义。”所罗门也赶紧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好吧,这也勉强过得去。

    宁不问将灼热的视线转向了文多多。

    他和文多多可是经历过数次生死,一路扶持到现在,总不能也弃他而去吧。

    文多多被宁不问盯得不由后退了两步。

    内疚感和逃离感一瞬间朝着他涌来。

    抛弃不问的确是有点不好,毕竟他们认识这么多年。但是想想,他没事就和宁不问一队,偶尔也想要放放风,和其他人一队试一试啊。

    “我我最近牙不太好。”文多多想出了一个蹩脚的理由,“你知道的,吸血鬼很容易患上牙齿类的疾病,我也是。阿织先生的丝线很坚韧,能够帮我。”

    帮你剔牙

    宁不问黑线了。

    这些人连理由都不会找。

    “为什么”宁不问忍不住这么问道,“为什么你们不愿意和我一组”

    “和你一组需要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

    “你总是喜欢搞事。”

    “你总是莫名其妙的搞乱任务进程,并且吸引boss注意。”

    “因为你的身边会出现程浴血吧,他们扛不住。“阿织用十分单纯的语气说道。

    砰。

    这是致命伤

    万万没想到,最后给了宁不问致命一击的人居然是阿织

    虽然大家心里或多或少都有这个方面的顾忌,但是敢说出口的人也就只有阿织一个了。

    “司南说,你身上有程浴血的东西,程浴血能够随时看见你的一举一动。”阿织无辜的说道,“他让我没事离你远一点,不过在做事的时候听你的意见就好了。”

    其他人也情不自禁的点点头。

    一想到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另一个人看着,那个人还是举世闻名的疯子,他们一点都不想被程浴血惦记上好么

    宁不问觉得心痛不已,“难道你们就不担心我么我一个人很容易出问题的。”

    沉默。

    大家都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文多多才出来说了一句公道话,“不问,从我认识你开始,我就没有见你出过问题,就算真的出了问题,那也一定是你的对手或者队友出问题,你本人绝对是不会有事的。”

    “对对对。”

    “我的感受简直太深了。”

    “宁不问你是一个邪门的人。”

    得。

    看这个架势,宁不问想要和他们一组,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其实,你不是还有一条狗么”所罗门慢吞吞的说道,“我记得它是你的新手大礼包,不还进化出了新的能力么不如你去叫它过来,让它和你一组。”

    “它在家带孩子呢,怎么过来”

    “没事,很容易。”所罗门掏出一张道具卡来,“召唤卡,你拿着它,默念你养的那条狗名字就好了,只要你们之间有过契约联系,就能成功召唤的。”

    宁不问想了想,聊胜于无吧。

    凭什么自己形单影只的,小新却能媳妇宠着,儿子抱着,过的这么幸福

    宁不问郁闷了。

    他发现自己居然开始嫉妒起一只狗来了

    千错万错,都是程浴血的错。

    “你主人估计又在念叨我了。”程浴血笑了笑,伸手从小白的窝里将小新给提了起来。

    小新正享受媳妇儿难得的梳毛服务,就被程浴血给提起来了。它好不容易进化了,体重也上升了,看着小但实际重量可不知道比之前多了多少。不过在程浴血手里,还是轻的和羽毛一样。

    以前小新因为智商不高,实力不强,有时候反而显得迟钝,对程浴血也没有那么害怕,只是本能的害怕而已,但是现在小新却能比较深刻的感觉到程浴血的可怕了,乖乖的被提起来,除了摇尾巴别的啥也不敢做。

    “他好像被人给抛弃了。”程浴血捏捏小新的耳朵笑道,“我帮你加点力量,你去好好帮他。”

    小新小声的“汪”了一声,示意自己知道了。

    程浴血将小新放下来,摸摸它的狗头,喂它吃了一颗药丸,“放心吧,只会对你有好处。”

    小新吞了下去,很快回应了宁不问的召唤,消失在原地。

    程浴血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然后对着小白招招手,示意小白过来给自己摸摸。

    “他总是要开始习惯的。”程浴血喃喃自语道,“当一个人表现的和其他人截然不同的时候,就算是生死之交的朋友,也不可能强行塞到一起。”

    文多多他们或许只是表达一下对宁不问调侃,但其实在他们内心深处,也是认可了宁不问和他们不一样的观念才会如此。

    宁不问在做事的时候,他的思维方式和大家是不一样的。

    有时候,宁不问一个人做事情反而更加没有顾虑,有了其他牵绊在,反而还需要麻烦他去救。

    就算苍鹰想要和麻雀一起飞,也不可能一直保证队伍是整齐的。

    每一个进入潘多拉顶级排名的玩家,几乎都是独自行动。

    宁不问也在朝着这条路一点点的走。

    程浴血很快抱着小白消失在原地。

    也许再等一段时间,他就可以带着宁不问去见一见盘古军团的总团长。

    宁不问手里的召唤卡在使用过后化为灰烬,小新便出现在了宁不问的面前。

    只是小新看起来似乎有点不一样了。

    “小新,你是刚洗了澡了么我怎么觉得你的皮毛看起来比之前高级好多。”宁不问忍不住伸出手摸了一把,发现小新身上的毛几乎能够比得上那种高级丝绸了。

    以前小新身上的毛最多只是柔软,还有一点点的扎手,绝对没有这么好的触感。

    这样好的触感,怕是会被摸秃。

    小新当然不能回答它,只好“汪汪”了两声,蹭了蹭宁不问的大腿,表达了一下对宁不问的想念。

    “你这只狗看起来似乎还蛮好吃的。”阿织将手里的零食放下来,幽幽的看着小新说道。

    小新立刻炸毛。

    “放心,他不会吃你的。”宁不问赶紧给小新顺毛,又转头看向阿织说道,“阿织先生,这是我的新手大礼包,好不容易培养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您可千万不能吃它。”

    “我知道了。”阿织似乎有些遗憾,眼神还在小新肥肥的狗腿上看了两眼,“它身上的杂质都已经被去除干净了,哪怕不用烤熟吃生的也会很鲜嫩啊。”

    “咳咳,分好组了你们应该可以出发了。”宁不问蹲下来抱住小新的脖子,委婉的开始劝离。其实这么分组也没有什么不好,起码不用担心阿织看见什么都想要吃啊。

    有些东西真的是不能吃的。

    “阿织先生,我们该走了。”

    “是的,这里肯定还有别的好吃的,我们先去看看吧。”

    “我的空间里也还有不同口味的肉干呢,等会儿都给您拿出来。”

    文多多所罗门一人拉着阿织的一只手,安不理则是忙着从空间里拿东西,卡索则是陪着挑东西,努力将这个大佬给服侍好了。

    阿织看见那么多的零食,又看看宁不问警惕防备的样子,只好满是遗憾的跟着文多多他们走了。

    “呼”等到阿织走的几乎看不见的时候,宁不问抱着小新脖子的手总算可以松开了。

    “这年头真是半点都不可以大意啊。”宁不问忍不住这么想到,一不小心就要将自己的狗给赔上去了。

    “你又重了。”宁不问低下头,抱起小新掂了掂说道,“看来你在程浴血那边吃的挺好啊。”

    “汪。”小新特别想要将自己的孩子带过来给宁不问看看,儿子已经长得比它还要高了呢,像它妈妈

    “行吧,我们两个就一起去调查吧。”宁不问笑着摸摸小新的狗头,“以前就是我们两个一起,现在还是我们两个。”

    另一头。

    “多多,我们是不是有点过分,还是应该要和不问在一组比较好。”安不理有些迟疑的说道。

    之前宁不问似乎是真的在伤心,他们的确有些过分了。

    “我们也不可能陪着不问一辈子。”文多多在这个方面显得出奇的冷静,“你没有发现么程浴血和不问关系那么亲密,但是你有见过程浴血亲自带着宁不问过各种副本么”

    程浴血唯一带着宁不问一起过副本的之后那个梦想成真副本,宁不问还是作为偷渡的一员进去的。

    要是程浴血愿意的话,他完全可以带着宁不问一起下各种副本,保证宁不问进步的速度比现在还要更快,而且绝对没有危险,能够让宁不问更加依赖他。

    可是程浴血没有这么做,甚至从来没有干涉过宁不问的任何行动,哪怕那些行动会让宁不问陷入各种危险当中。

    “我们跟着不问,只会让他束手束脚而已。我们有我们的行为方式,他有他的思维,分开才是对我们彼此最好的选择。而且,我们也不想一直跟着他的步调走吧。”文多多又补充了一句。

    能够站在这里的玩家,又有哪一个不是天才中的天才呢

    他们这些人,又有哪一个不是打败了同期的无数玩家才一步步爬上来的。在遇见宁不问之前,他们每一个人,几乎都是人群之中最闪耀的存在。

    然而在遇见宁不问之后,他们的思维方式开始朝着宁不问靠拢,他们组队的时候,队伍里也只会听见宁不问一个人的声音。因为他们知道宁不问的想法永远是对的,他们只需要跟着走就可以了。

    这样的确是很安逸也很轻松。

    可这并不是他们想要的。

    他们想要做的是打败宁不问,超越宁不问,成为带头的那一个人。可是一直和宁不问在一起的他们,能够做得到这一点么

    做不到。

    他们的潜意识里,其实就已经被他们自己分出了高下。这一次的分组,其实就是这种潜意识的提现。

    文多多话一说完,大家都陷入了沉默当中。

    是啊。

    明明当初他们都是奔着打败宁不问的想法去的,是什么让他们变得这么其乐融融呢是友谊么不,是他们在心理上已经认输了。

    “没关系的。”阿织一直在边上默默听着,突然看着他们说道,“意识到别人比自己强这一点挺好的,潘多拉这种游戏,就是活到最后就是最强的。我一开始只是一只小蜘蛛,程浴血一开始也只是一个不断被炮灰的新人。只要能够一直活下去,活到最后总会变成最强的。司南说,时间是世界上最大的也是无法破解的魔法。”

    宁不问带着小新走在街上就半点都不引人注意了。

    使者类玩家嘛,他们钻石部落也有很多的,经常有这样的使者类玩家带着自己的契约魔兽在大街上晃悠,大家都已经不觉得奇怪了。

    而且,使者类玩家有个很奇怪的点,那就是他们彼此的认同感会非常强。

    哪怕是所罗门这样的植物类都自觉和阿织不错,同为动物类的,就更是如此了。

    可能因为使者类玩家大多心思都比较纯粹吧,因为魔兽是比较纯粹的一种生物,如果主人心思太多,往往没有办法将魔兽驱使的好。

    这或许也是使者类玩家始终在这个末日世界占据优势的原因。

    在钻石部落之中,也有几个比赛是使者类的魔兽比赛,当然,比赛的内容也是魔兽一对一斗殴,不过很少有使者类的玩家愿意参加。

    开玩笑,对使者类的玩家来说,自己的契约魔兽可比自己的命还要贵。在契约魔兽没有成长起来之前,每一个使者类玩家几乎都要为了豢养魔兽倾家荡产。等到魔兽成长起来了,就是他们最可靠的同伴,最亲密的战友。

    你的亲人,你的朋友,你的爱人都可能离你而去。但是对使者类玩家来说,只要你不死,你的契约魔兽就不会死。如果你的契约魔兽死了,那么意味着你也到了死亡的边缘。

    这样的关系,难道不比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更加亲密么

    因此,这种单纯的魔兽斗殴,除非契约魔兽本来就是那种极为好战的,不然大家都不乐意直接生死斗。万一真打出什么毛病来,他们怕是要心疼死。

    宁不问拿着传单去排队的时候,还有不少使者类的玩家劝他呢。

    “你的魔兽看起来并不强壮,虽然我在它身上也感觉到了厉害的气息,但我还是建议不要轻易参加这样的比赛。”

    “对,这种比赛没有任何意义。”

    既然是人家先来搭讪,那宁不问就不客气了。

    当即,宁不问脸上就泛出一抹苦笑来,似乎也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一般,“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我的魔兽去参加这种没有意义的比赛,可我也实在没有办法了。”

    “兄弟,你有什么困难”

    “有什么需要你这么拼命呢”

    “我下一次要进入的是惩罚副本模式。”宁不问重重的叹了口气,“在上一次的副本里,我一时有些贪心,结果差点导致我死亡。关键时候,我不得不强行脱离副本,可也因此,我需要连续经历五次惩罚副本才能迎来正常的生活。”

    当初,所罗门和卡索两个人也被宁不问坑过,在恶魔的传承里为了逃避恶魔,也用了这样的道具卡,以至于之后一直在惩罚副本里流连。别看他们两个人过的还挺轻松的,可对于百分之九十五的玩家来说,惩罚副本就意味着极高的死亡率。

    “除此之外,我身上的道具卡也几乎全部消耗光了,这种比赛是我最快收集道具卡的办法了。”宁不问擦擦眼睛,很是后悔的样子。

    “天哪,惩罚副本”

    “兄弟,你太惨了。”

    “这种强行脱离副本的也就比用脱离卡好一点点了。”

    “是啊。”

    “不过兄弟你能够强行脱离已经很好了,到了a级以上的副本,脱离卡都不能使用了。”

    “我当初就是因为有些犹豫要不要使用脱离卡,结果冷不防的就进了一个高级副本,脱离卡只能转手卖掉了。”

    潘多拉是很实际的,只要你经历过一次高级副本不死,就意味着你已经拥有了在游戏里生存的能力。而脱离卡,是给那些压根就不适合游戏的玩家准备的。

    虽然需要代价。

    可是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东西是不需要代价呢

    “我也是走投无路了。”宁不问抱着小新哭,小新也将尾巴垂下来,“汪汪汪”的叫的很是哀怨,十分配合宁不问的演出。

    这一人一狗联合起来演戏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自然是配合默契。

    “我现在只想知道,如果我赢了比赛,除去道具卡之外真的可以见到部落代表么到时候,可以请他出手帮我过惩罚副本么”宁不问似乎在抓着一根救命稻草,看的周围的使者类玩家都有些不忍心。

    “应该是吧。”

    “我听说别的比赛赢了的玩家,的确都有去见代表,但是之后似乎就没有什么消息了。”

    “咦,我好像也没有听见多少消息。”

    “我倒是听见了一个。”总算有一个使者类玩家说出了有用的消息,“不过那个家伙赢了比赛之后就花天酒地的,而且当部落代表询问他要什么东西的时候,他居然不要道具卡,要了一堆美人,简直了”

    “呵,这家伙要色不要命啊,要保命道具卡还怕没有美人么”

    “可不是么”那个知情的使者类玩家嗤笑道,“谁知道他怎么想的。”

    宁不问默默听着他们的话,心里已经有了一点怀疑。

    卡索说,这个钻石部落拥有的应该是色欲的碎片,而刚才这个使者类玩家说的赢了比赛的人却要了一堆美人,正好对应了“色欲”这个点。

    是巧合么,又或者压根不是巧合呢。

    看来,自己有必要赢一次,去见见这个部落代表了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我家师尊又显灵了   联联珍珠贯长丝   豆家媳妇   农家奋斗记事   重生后我有了美颜系统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重生回到八十年代做学霸   女学霸在古代   女帝玩转时尚圈   嗣子荣华路   医妃有点凶   盛芳   锦缘绣程   大小姐的贴身神医   超凡人生   奋斗在瓦罗兰   我的日本炸裂了   重击之王   英灵战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