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科幻小说 > 地球赎回中 > 第124章第 124 章

第124章第 124 章

推荐阅读: 华山神门   绝世剑神   重生之全球首富   众神世界   超级保安在都市   不死帝尊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   至尊狂神   梅府有女初成妃   诱妻入室   我有祖宗十八代   万古最强宗   霸婿崛起   炼丹狂潮   锦乡里   初婚有刺   山沟皇帝   偷香高手  

    装神弄鬼

    虽然宁不问承认这个自称谈老板的人的确给他带来了一点压力,  但对方说的话却实在叫人生不出多少敬意来。

    上来就说要和你打赌,打赌就打赌,  说着说着又说打赌的时机还没有到,  到的时候就是你死的时候。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用这么老土的话来装神弄鬼

    当科学发展到一定强度的时候,  神鬼之说自然会趋于弱势。宁不问自然不是那个迷信之人,因此他压根就没有将谈老板的话放在心上。

    他一个大好青年,眼看着就要功成名就,哪里会因为这么一两句话就撤退这个说法,难道不是以前的电视剧电影里常说的“我看你印堂发黑恐怕有血光之灾”么

    宁不问认定这个谈老板应该是某个大赌场的人,  故意说这种话来招揽他的。

    嗯,虽然招数很老套,但不得不说,还是成功的在宁不问脑海里留下了深刻印象。

    宁不问只是稍稍想了一会儿就将这件事给抛到脑后去了。

    他现在可是出名人物,  哪里能因为这么一个中年人的几句话就停下自己的脚步要真的被对方唬住了,他绝对会成为这座城市流传百年的笑话

    宁不问从自己的公寓里出来,在拉斯维加斯的商场里行走,  准备给自己买点东西。

    咳咳,之前送钱的太多了,他得努力花花才行。

    宁不问小看了自己现在的人气。

    赌术比赛可是这座城市一年一度的盛事,  堪比过年。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哪怕不赌博的人也会观看比赛。而宁不问在赢了沃尔夫之后,  已经是夺冠的热门人选之一,  未来也是妥妥的名人,  因此他刚前脚走出公寓,  后脚就有粉丝和记者们蜂拥而上了。

    “宁先生,听说您拒绝了x大的入学,那么等到您在这一次比赛上获得好成绩之后还会回学校么”

    “之后的对战您有信心么您分配到的对手可是上一任冠军的亲弟弟,他同样也是夺冠的热门人选,和您的年龄也差不多”

    “宁先生,您有想要任职的赌场么”

    “宁先生,能帮忙签个名么”

    一般人经历这种一夜爆红的场景的时候,总会忍不住有些退缩。因为围上来的人太多了,一个处理不好就会引发动乱,而且自己的声音也根本不能发出来,只能被这些人推着走。

    但是宁不问早早的就做好了准备。

    他已经想过无数次自己在这场比赛上成名的样子,也已经提前想好了各种应对的方案。

    因此,宁不问非但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安的模样,反而志得意满,十分乐意将这一次的场景当成是自己夺冠以后要面对的练习。

    哈哈,等到我夺冠以后,围住我的人只会更多。

    这点小场景又算得了什么

    “别急,一个个来。”宁不问笑的阳光灿烂,“我又不会跑,你们还是先排好队。想签名的站左边,想提问的站在右边,不然到时候引来了更多的人,你们就排不上号了。”

    宁不问身上有一种叫人信服的气质,当他这么说了之后,这些记者和粉丝也意识到自己这么围着也不能得到想要的,加上宁不问又的确十分配合,于是便乖乖的按照宁不问的要求做了起来。

    “放心放心,我一定会拿冠军的。”

    宁不问出了一趟门,心情越发的好了。

    很好,他对自己现在的状态很满意。

    果然参加比赛是正确的决定。他从一个默默无名的未成年到如今的功成名就,如果用正常的步调去走,少说也要奋斗十几二十年。但是现在,只需要花一点点的时间,就可以向世界证明自己的存在。

    上哪里去找这么一份既能满足自己的癖好又能维持高质量生活的自由工作

    宁不问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平生最英明的决定。

    随着他一次次的战胜对手,名气也越来越大。

    自然,出门也不能那么随性了。

    “哎,做人难,做名人更难。”宁不问做好全副武装,抱着一种“谁也不能发现我,要是被发现了就勉强签个名”的心态,慢悠悠的从小区的后门出去了。

    今天和小伙伴约好了,要这座城市玩玩。

    在别的城市,他的名气有限,不会走在大街上就被围堵。

    “你飘了。”小伙伴在见到宁不问的第一眼就看出来了。

    表面上看宁不问是镇定自若,但实际上他已经压抑不住自己那颗骄傲的心了。

    这也不是不可以理解。

    宁不问毕竟只有16岁,只是准成年而已。一夜之间获得这么多的荣誉、金钱和地位,能够像这样维持表面上的平和已经叫人赞叹了。

    心态稍微差一点的,现在不知道得意成什么样子了。

    “嘿嘿,没办法,这耀眼的阳光也阻挡不了我的光辉啊。”宁不问貌似无辜的摊手,一脸的“我也没办法”,这个小表情着实气人的很。

    小伙伴被他的无耻气笑了。

    “你啊,可别太沉迷其中了。”

    “放心,我明白的。”

    “不,你才不明白”

    有些事情,不亲身经历一下是不可能明白的。

    尤其对于现在的宁不问来说,他在这一次比赛里获得的东西实在太多,而他获得的还将更多。如今他只是夺冠热门而已,就已经拥有了常人难以企及的财富和社会地位。等到他真的成为冠军,那么他所能看见的,听见的,就是一片光辉灿烂的未来和不绝于耳的赞誉。

    宁不问和小伙伴一起来到早已订好的位置坐下。

    虽然是隔壁城市,但是这一座城市的禁不良娱乐活动的工作做的极好。

    宁不问就这么不带任何伪装的坐在餐厅里,居然也没有被人给认出来。

    两个城市,仿佛就是两个世界。

    “隔壁城市又在搞那个什么赌博比赛了吧。”

    “好像是开始了。”

    “真是的,国际政府就不能努力一点取缔这种不良娱乐活动嘛”

    “哪里有那么容易,在里面插手的国家多了去了,光是和谈就不知道要谈多久,而且那里还是最好的洗钱渠道之一”

    虽然这里没有比赛,但是对邻居城市来说,居民们还是不免听见了一些消息。

    “听说这一次活动里还有未成年呢。”

    “不是吧,这么过分那些国际青少年保护组织也不说话”

    “他们说话又不管用。”

    有了开了话头的,后来的客人们也不由的开始说起这个话题来。这也的确是一个相当有趣的谈资。

    “这就是你选这家餐厅的理由”宁不问看向小伙伴的脸,“你觉得他们这么阴阳怪气的说几句,我就会改变主意”

    虽然知道小伙伴很天真,不过这似乎也有点太天真了。

    难不成是我平时对他太好,所以造成他对我有什么误解了么

    “不,我只是想要让你知道,这个比赛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小伙伴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我怕你沉迷下去。”

    “我明白的。”宁不问耸耸肩,“你看我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吃过亏”

    正因为你没有吃过亏,才怕你一吃亏就会吃一个大的。

    小伙伴默默叹气。

    宁不问还是好好享受了一顿饭,又买了一堆东西寄到自己家,这才和小伙伴一起慢悠悠的回去。

    拉斯维加斯入口处。

    宁不问又给自己带上了全副武装。

    小伙伴抽了抽嘴角,不明白宁不问这突如其来的偶像包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入口处的高楼下面汇聚了不少人。

    “小姑娘,你不要做傻事,你还年轻,还有很好的未来。”记者的声音从人群之中传出,“就算你身上绑定了炸弹,也不可能伤到这座城市的,它的建筑材料是全世界最好的。”

    宁不问惊讶的看了小伙伴一眼,难道这也是你安排的

    小伙伴翻了个白眼,我哪里有这样的本事

    既然不是小伙伴安排的,就可以放心上去看看了。

    宁不问成功的挤了进去。

    被隔开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虽然现在这个年代用外表来判断年龄已经不那么可取,但宁不问还是准确的判断了出来。因为这个小姑娘身上穿的就是福利院的十三四岁的孩子穿的衣服。

    福利院一般会将小孩养到十六岁。因为十六岁的时候要么就被职业学校录取,要么就在念高中准备高考,好一点的就直接被大学录取了。

    “我没有未来了。”小姑娘眼睛红肿,似乎是哭过,看她的神态,正是情绪激动的时候,“我没有家了,没有了,都怪你们,都怪你们是你们拉着我爸爸来这里,是你们害的”

    小姑娘说话的语气很是激动,看样子不像是冷静的下来的。

    宁不问在人群里挤了一会儿,听见围观群众的讨论,倒是理清了思路。

    这个小姑娘原本家境很好,算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孩子,家里经营一家公司。当她爸爸迷上赌博之后,就输掉了公司,还背了一屁股的债,带着妻子一起自杀了。这个小姑娘没有了别的什么的亲人,加上年纪也不算小,于是就被送到了福利院。

    福利院里就算有再好的老师,再好的机器保姆,和家里也是不一样的。

    小姑娘本来就悲伤,加上在福利院里过的也不太顺利,于是就不知道从哪里买到了炸弹,企图炸掉这座大楼。

    拉斯维加斯除去赌博之外,其他的一些违法的活动也存在不少。像是这种热武器,是不可能对未成年开放的,但这个小姑娘还是成功的买到了。

    其实这种武器,根本不可能伤得了这里的建筑。

    宁不问看了一会儿,又退了出去。

    这种事情,他也不是没有看过。

    很快,这个小姑娘就会被制服,然后带去进行心理辅导,之后就会乖乖的在福利院里长大,进入社会独自生存。

    宁不问在福利院的时候,也见过好几个和小姑娘类似的人。

    既然有在这个城市里发财的,自然也有在这个城市里破产的。

    人有欲望很正常,这个城市不过是了一种另类的生活方式,又没有主动勾引,事实上很多城市都禁止了对拉斯维加斯的报导,为的就是防止有人来这里赌博,但每天的游客还是络绎不绝。

    小姑娘将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在这个城市上,其实挺没道理的。

    “不问。”小伙伴也跟着走了出来,“这个城市的财富是怎么来的,没有人比我们更加清楚了。”

    “我知道啊,所以我用我从这个城市得到的钱去捐助我们福利院了啊。”宁不问微微抬起下巴,“你以为我是贪财的人么”

    宁不问其实真的不贪财。

    他就算现在有很多钱了,也没有买什么奢侈品,大多都是日常的生活用品。他捐赠给福利院的钱几乎占据了他这段时间收入的三分之二。与其说宁不问是喜欢这些钱财,不如说他是喜欢这种成就感。

    “当然不是。”

    “那就对了嘛。”宁不问又笑了起来,“好了,你不要担心这些,到时候你去查查那个小女孩去的哪家福利院,我再去捐一笔,助她上完大学。”

    小伙伴哭笑不得,“我又不是劝你捐钱。”

    “我喜欢捐钱,特别喜欢。”宁不问点点头,“等你结婚了,我再给你捐一笔大的。”

    “行了,这都没影的事儿,我明年才成年呢,结婚怎么也要等好几年。”小伙伴摆摆手,“这个小女孩从哪里买到的武器我倒是可以查查。要是查到的话,我应该可以从纠察队的预备役转正了。”

    “可以可以,我等你升官发财。”

    和小伙伴道别之后,宁不问就开始准备最后的几场比赛了。

    比赛进行到现在,差不多只剩下十二个人了。这么一点人数,自然不可能还是一对一对战,而是大家一同进行赌博,同样的筹码,然后在规定的时间内比赛,筹码最少的两个玩家淘汰,选出年度前十来。

    换言之,接下来的每一场都是硬仗。

    宁不问能够休息的时间,也就只有现在了。

    十进六的时候,小伙伴说他已经成功的和女孩联系上了,正准备从她嘴里套话得到她购买武器的地点。

    六进四的时候,小伙伴说他已经查到了一个非法贩卖武器的窝点。除去这些武器之外,这个窝点居然还贩卖一些赌博作弊的小道具因为这些小道具的科技含量都很低,因此在比赛里还是能够用得上的。

    与此同时,宁不问也遇见了自己最为难缠的对手。

    在剩下的这六个人之中,有两个人不是真正的赌博高手,而是所谓的出千高手。

    面对这样的敌人,就不仅仅是脑袋拼智力和拼心理战就能解决的对手了。

    宁不问第一次陷入了苦战。

    好在宁不问的运气还是比人强了不少,在最后关头成功过翻盘,进去了最后的四个人之中,争夺年度的冠亚季军。

    准决赛的那一天,宁不问给小伙伴和小伙伴的女友都发了请帖,都是观众席上最好的位置。

    但是来的人里却只有小女友,小伙伴和纠察队的人一起出去办案子去了。不过准决赛虽然赶不上,但是总决赛还是可以赶得上的。

    宁不问虽然有些生气,但也知道这不是小伙伴能够决定的,只好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目前的比赛上。

    等比赛结束了,再说别的不迟。

    “进入总决赛的人是宁不问”

    主持人报出宁不问名字的时候,全场都在欢呼。

    尤其是宁不问的支持者,简直疯了一样的嚎叫。

    这个少年人居然真的做到了

    就算他不能刷新年度冠军的年龄记录,起码年度亚军的冠军记录他已经刷新了。

    宁不问站在高台上,看着四周黑压压的一群人,心情更是激动万分。

    啊。

    这个舞台是为我而设的。

    宁不问的心里忍不住这么想到。我来到这里,果然是正确的,在这里才能发挥出我的最大价值。

    这个时候,宁不问看见至尊包厢的门打开了。

    那是全场最好的位置,密封性很好,包厢里面的人能够看见外面的情况,但是外面的人却看不见里面有谁在。

    一般这种包厢,得是这个城市的高层人士才能享受。

    按照往常而言,这个包厢会在比赛决出总冠军的时候打开,由里面的人来颁奖。

    但是现在,这个包厢的门却提前打开了。

    宁不问忍不住将视线挪了过去。

    包厢里是一个熟人。

    那个谈老板拄着手杖,朝着宁不问微微笑了笑,无声的说了两个字,“恭喜。”

    宁不问微微抬了抬下巴,反手指了指自己,张开嘴道,“我会是冠军。”

    场下的声音在这一瞬间似乎都被静止了,只有宁不问和谈老板才能看见彼此。

    宁不问不知道这个谈老板到底是什么来历,但这并不妨碍他表达自己的心声。

    冠军一定会是他

    谈老板重新关上了包厢的门。

    等着瞧吧。

    宁不问看见重新关上的门在心里说道,“等我拿到总冠军的时候,你就要从包厢里出来,给我颁奖了。”

    是的,宁不问下意识的将这个谈老板当成是颁奖人了。

    全然不知真正的颁奖人看见谈老板打开包厢的门是多么的惊讶。

    谈老板这么看好宁不问么

    这么一来,他们反而不好对宁不问下手了,因为知道谈老板存在的人,都不会愿意和他敌对上的。

    某处。

    “现在外面支持宁不问夺冠的人已经超过百分之七十了,而且还在不停升高。一旦宁不问当真夺冠,我们要损失的少说也有千亿”

    在赌博城市里,怎么可能没有私底下的外围赌场

    宁不问横空出世之前,是有不少夺冠热门供观众们选择的。可是等到宁不问出现之后,他的支持率就一下子高了起来。

    “可反过来说,宁不问要是输了,我们能够赚的也超过千亿了。”另一个人反驳道,“只要宁不问赢不了就行了。他的背后并没有任何势力,只要给他点好处,许诺他一些东西,他自然知道要怎么选。”

    “宁不问可没有那么好相处,不然他现在就不会一个势力都不选了,他现在是奇货可居,一旦夺冠,他能够获得的东西可比现在我们给的要多的多。”

    “他一个孤儿,难道我们还对付不了他”

    “宁不问好对付,但是刚才他进去总决赛之后,谈老板打开了包厢的门对他祝贺了。”

    “什么谈老板怎么会出现”

    “不知道。”

    “等等,要是谈老板也插手的话,我们就不能对这个宁不问下手了吧。今年就算我们亏了,也不过是缓一缓就能缓过来的事情。但要是得罪了谈老板,明年我们还能不能站在这里都不一定。”

    “是啊是啊。”

    “等会儿,谈老板也未必会对这么一个年轻人上心吧。”有人愿意放弃今年利益的,自然也有不愿意放弃的。

    说话的是一个今年刚成功挤入他们这种团体的军火商。

    对于老人来说,损失一年的利益不算什么,别的方面赚回来就是了。但是对这个军火商来说,今年是他好不容易挤进高层的第一年,大半身家都投了进去,要是亏了,他可是伤筋动骨,明年就绝对要让位了。

    “呵呵。”

    “反正我们不插手,顺其自然吧。”

    这些老狐狸才不乐意和看不透深浅的谈老板对上。既然这个军火商想要出手试探谈老板,他们当然乐意顺水推舟。

    反正宁不问也不是他们的人,他们也不觉得可惜。

    谁让宁不问这么不识抬举,一个势力也不想加入呢

    这个世界上,可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事情。

    军火商一脸郁卒的回去了。

    他自然不肯因为一个谈老板的小小举动就放弃今年的利益。

    谈老板每年见那么多人,难道自己都要畏首畏尾不成

    军火商很快就吩咐自己的手下去找宁不问的弱点。

    只要宁不问输掉比赛,一切都好说,大不了他支持宁不问在来年的比赛上夺冠,弥补弥补就好了。

    “老大,宁不问那边我们没有找到什么线索,不过我们有了另一个有趣的消息。”

    “哦,什么消息”

    “宁不问有个好朋友,是城市纠察队的。我们下面的分部,有个小年轻不懂事给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卖了点东西,被那个人给缠上了。这事原本不该麻烦老大您,但这不是正好和宁不问挂上钩了么”

    “你确定他们感情很好”

    “很好。那个人大宁不问一岁,是一前一后出福利院的。”

    “他叫什么名字”

    “平不管。”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