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玄幻魔法 > 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 > 第二卷 白虎义门 940.判断内鬼(青藏王道出自己与纳兰凤鸣的交易)

第二卷 白虎义门 940.判断内鬼(青藏王道出自己与纳兰凤鸣的交易)

推荐阅读: 华山神门   绝世剑神   重生之全球首富   众神世界   超级保安在都市   不死帝尊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   至尊狂神   梅府有女初成妃   诱妻入室   我有祖宗十八代   万古最强宗   霸婿崛起   炼丹狂潮   锦乡里   初婚有刺   山沟皇帝   偷香高手  

    最快更新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最新章节!

    看着纳兰若叶这一脸惊慌不知错的表情,青藏王迟疑了一下。

    接下来,青藏王思索片刻,狐疑眯眼盯着纳兰若叶,审讯问道:“你果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吗?从一开始你就蒙在鼓里,只是做着自己徒弟该做的本分吗?”

    到此,纳兰若叶心中早已有数,此时此刻,若是自己现在摊了牌,只怕青藏王对自己会有别的想法,所以此时此刻,她一定要装下去,就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当自己是这其中最无辜的人。

    纳兰若叶故装无辜,傻傻地摇了摇头道:“若是……若是……殿下不说,我……我怎么会知道呢?我一直认为次皇殿下就是我师傅……毕竟,我师父的医术了得,天下独一无二,我只闻师傅大名,却不知道次皇殿下还有这过人的本事……”

    说这一番的时候,青藏王那一双青色的双眼,幽幽发光,显然还是对纳兰若叶的话持有疑心。

    青藏王敛目啧舌,哼声道:“你到底是真的假的不知道纳兰凤鸣的身份?你是故意的吧?”

    纳兰若叶怒眉瘪嘴,那倒八字眉可怜楚楚的模样,让人看去实在难以下口。

    青藏王别头白眼,摸着自己的脖子,嘀咕道:“算了,看你这幅模样,也不像是那脑子的人,我尚且就信你一回……”

    纳兰若叶内心暗喜,脸上还是一副无辜小白的模样,继续装傻下去。

    “殿下,可真的愿意相信我吗?”

    青藏王霍然起身,转身两步走到了纳兰若叶的制药台前,左摸摸右看看,从那瓶瓶罐罐中找出了两片绿叶子来。

    他再次转身上来,如风而行,几步利索走到了纳兰若叶的面前。

    此时的纳兰若叶惊恐眼神,吓得往后缩了缩身子,绝没想这个时

    候,青藏王不由分说从地上硬生生把纳兰若叶拽了起来。

    纳兰若叶惊怔双目,却不敢忤逆这阴晴不定君王半分,她大气不敢喘一口,被青藏王强硬地拽到了卧榻之上。

    青藏王强硬态度,将纳兰若叶摁在了卧榻之上,纳兰若叶吓得那叫一个神魂未定,任由对方牵着鼻子走。

    青藏王下一个动作,一手上来,纳兰若叶缩脖闭眼,条件反射地缩紧了身子。

    忽然感到自己刚才火辣辣的脸上清清凉凉的感觉十分好,纳兰若叶适才小心翼翼地睁开了一只眼睛,透着眼缝,瞄了青藏王一眼。

    青藏王虽是面无表情,但是这手却十分温柔地附在了纳兰若叶的面颊之上。

    原来刚才青藏王去瓶瓶罐罐前翻找竟是这薄荷叶子,大概是知道自己刚才出手太重,看着五条红血印记在纳兰若叶雪白肌肤上,触目惊心,青藏王方才动了恻隐之心。

    纳兰若叶当即心跳加速,这会子功夫更是又惊又吓不知所措。

    青藏王低头瞟了一眼满脸傻气的纳兰若叶,虽还是一脸高冷严峻,只是这说话的语气缓和的了许多——

    “下一次,别动不动就认罪,事情出来,你连为自己辩解都懒得辩解,什么罪都要自己承担吗?”

    纳兰若叶失望地低下了头,这泪花又开始哗哗落下:“下官……下官以为这一次死定了呢……我哪里想到师父昨晚上会一晚上没有出现……我还想着这该怎么交差才好……殿下可就来了……吓死我了!”

    青藏王望着这般可怜兮兮的女子,一边一边挺直了腰板一动都不敢动,这般神经紧张,过着是吓得不轻。

    青藏王蹲落了下来,用薄荷叶子小心轻柔擦着纳兰若叶的脸,顿时脸色一边,噗嗤一声,哭笑不得——

    “在你看来,本王到底有多恐怖呢?动不动就吓得哭出来?”

    纳兰若叶低头羞红了脸,却没有多说一句话。

    青藏王看着如此佳人羞红脸颊,顿时来了兴致,刚才擦拭对方脸的手,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反手掠了一下纳兰若叶的脸,十分暧昧。

    他忘情地望着纳兰若叶羞怕的模样,不知道为何,突然浑身躁动,情不自禁起来。

    等他反应过来之际,他赶忙站起来身来,背过身去,有恢复常态的严苛鬼畜的姿态。

    青藏王背手长叹,继而严肃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与次皇殿下的约定,那么这件事情你也应该清楚其中的厉害关系了吧?昨日纳兰紫英责人文一封,面意思很明确,字字犀利,估计是已经发现了纳兰凤鸣背着她做的那些小动作,我知道纳兰紫英的个性,她早都有要发兵我鬼门的心思,正愁着没有机会开战,现在可好,这个时机让她逮住,可不是要好好借题发挥一番!”

    纳兰若叶脸上贴着两片薄荷叶,样子十分可笑,而此时她顾不了那么多,吃惊地望着青藏王的背影。

    此时的纳兰若叶实在猜不透青藏王心里的想法,鬼才知道他到底是主和还是主战,他是有了名的阴晴不定,一会一个想法,若是猜错了他的想法,说错了话,死的会更惨,所以她选择少说多听,避免麻烦。

    青藏王突然脸色阴沉,咬牙启齿道:“这个该死的纳兰紫英到底想干什么?明明我与次皇殿下谈论何解之事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而偏偏这个时候,她扣下了次皇殿下,摆明一件事情,我身边人出现了内鬼!”

    此话一出,纳兰若叶瞠目而滞,她暗自心道:还好刚才自己没有承认之前串通纳兰凤鸣的事情,装傻充愣倒是救了自己一命,若不然自己会死得多惨,自己连想都不敢想。

    青藏王忽然转身,两眼泛着鬼光,幽幽道:“可别让我逮着这个内鬼,若是让我逮住了,我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行!!对了,兰医师,你身边一直跟随的药童哪里去了呢?我好像有半年时间没有见到她了呢~~”

    听到这里,纳兰若叶抬眸结舌,她慌神间,似乎意识到了青藏王为什么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纳兰若叶嘴角抽动,惧惮尬笑道:“你说琳琳吗?呵呵……前段时日跟我闹了些情绪……然后就愤然离宫了……是有段时日没有回来了……”

    青藏王鬼邪一笑,眼中绿光闪烁,透露着瘆人的光:“呵呵~~还真是巧合了,怎么偏偏是这个时机离宫了呢?”

    到此,纳兰若叶浑身一颤,低头手抖,虽是没有干亏心事,但是在青藏王的威吓气场下,正在紧张反思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