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玄幻魔法 > 挖坟去 > 正文 51神秘大鼎

正文 51神秘大鼎

推荐阅读: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我的美味儿媳   欲仙欲死沈曼   绝色儿媳   美女老师俏儿媳   明星潜规则之皇   飘飘欲仙   得说爱时必说爱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   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   黄泉杂货铺   最强医圣林奇   蜜桃小渴   穿越风流之情深深雨蒙蒙   哑巴秦立  

    出口在前,还未靠近就能听到一阵隐隐的水声,这里竟然有暗河?

    又往前走了十来分钟,暗河汹涌而下的声音已经清晰可闻,就连不断延伸的栈道上都开始变得湿漉漉的。

    “这边可得小心着点。”唐十四用刻着犬齿纹的鞋底,蹭了蹭木头上滋生出来的青苔,栈道上本来就又湿又滑再加上这个青苔一不小心就会摔个底朝天,这时候万一栈道再来个断裂,可想而知这其中滋味。

    只是

    唐十四蹲下看着地上的青苔,这里暗无天日,按理说青苔即使能生长出来也应该颜色浅淡发白,但是这青苔越往前颜色越绿,看来出口真的就在前面。

    唐十四心里一喜,他刚站起来就看到疯狗正把耳朵凑在山壁上,好像在听着什么。

    唐十四摸摸山壁上滑落的水珠,也凑在上面听了听,水奔腾湍急的声音如同闷雷从耳边炸响,震的他脑仁一阵嗡鸣。

    他呲牙咧嘴的掏掏耳朵,却发现陈千秋已经向着前方光亮出走出了很远。

    我不断向前走着,栈道湿滑,好在还有青铜锁链可以依附,但是这也并不保险,青铜本来就容易氧化,一碰水更是脆的厉害,眼前的路并不好走,但这不是停下来的理由。

    直到我现在那个透着薄光的洞口,我才骤然明白对于这座墓穴,我们都知道的太过浅薄。

    “我的天这是什么?”

    一列瀑布从身侧飞流直下,声势浩大的投入到眼前的深渊底下,汇聚成一汪幽深的湖水,如果只是这样,也只能让唐十四吃惊一下,可是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湖水旁边那株几百米高的晶莹巨树。

    宛如一把冰挂寒树顶天立地的耸立在湖水之畔,粗大笔直的树干如同上等琉璃,带着细微的星光璀璨直插云霄,树尖上一片片好似冰片一样晶莹剔透的树叶,柔软卷曲而无害的垂下。

    人站在树下,那种来自上古的磅礴气势,只让人顿觉自身之渺小,无尽的光亮如同星辉月华从树上隐隐放出,映亮了整个洞穴,如果不是眼前树木太过高大,就像一件用星辉水晶,雕琢出来的完美珍品。

    “这东西确实好看。”唐十四赞叹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大有折下一只带回去的架势。

    “好看的东西,未必好。”这句话是疯狗说的,我总觉得他看着下方的目光意有所指。

    我眯起眼睛看向树枝下方,那些弯曲垂落的半透明树枝底下,好像隐着一圈污渍一样的黑影,这些黑影简直就像是败笔一样,让人无法忽略。

    心里突然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靠近点看看。”从来都是唐十四在前面带路,可是这一次我却跑在了最前面,爷爷如果是被木仆带走的,那木仆把他带来的地方,很有可能就是这里。

    爷爷在这里,爷爷一定在这里。

    近了,更近了,原来模模糊糊的黑影,已经显露出轮廓,那一团团吊在树上像是污渍的东西,是一件件随风飘荡的破烂衣裳。

    一具具新鲜的,不新鲜的尸体就被裹在这破烂衣裳里,被树垂落下的枝条紧紧缠绕。而树下早已经积累了厚厚一层白骨。

    心跳的很快,快到无法控制起伏的弧度。

    唐十四看着陈千秋发疯一样的冲下去,又疯了一样在那些垂吊着的尸体里翻找着。他看着眼前那些穿着灰黑色迷彩服,只剩下空荡骨头的尸体,怪不得他们一路上遇见的尸体那么少,想来哪些尸体都被木仆拖来这里,给这树做了肥料。

    而陈千秋的爷爷失踪的时间那么长,显然已经凶多吉少。

    他想劝慰陈千秋看开点,可是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如果是他的话,他大概也不想就此放弃。

    “真是上辈子欠你的。”唐十四暗咒一声,也加入了翻尸大队。

    可是眼前的尸体实在是太多了,一个个如同风干腊肠一样挂满了树梢,风一吹来,晃动摇摆的尸体就流淌着一双化掉的眼珠子,低着头颅孔洞的看着底下的唐十四。

    唐十四毛都快炸了,可还得硬着头皮一个个去翻捡垂吊下来的尸体,哪怕是尸骨,能给陈千秋找到也是好的。

    他当时是这么想的,直到他拨开眼前垂挂到快要散架的尸体时,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在发现树梢中央好像隐藏这一团通红的东西。

    树枝隐秘,要不是他站的这个角度足够巧,恐怕还瞅不见。唐十四往前凑近了一点,眼前到处都是垂落的枝条,他心有忌惮不敢动,但是这可难不倒他。

    一直背在包里的手机被他取出来,摄像打开在这种远距离低光亮的环境里并不能看的很远,所以还需要这个。

    唐十四掂着手上的高倍数专业摄影镜头,“本来还想拿到镇魂玉的时候拍照纪念(炫耀)一下,没想到竟然用在这种地方了。”

    高倍数镜头一经安上,就能透过镜头清楚的看到离他几百米远的景物。透过这个被他特意改装过的摄像头,可以清楚的看清那团通红而耀眼的东西。

    “这是花?”唐十四在手机上不断放大着图片,确实是花没错,花瓣如浸养鲜血,暗红色的筋络仿佛拥有生命一样在花瓣上不断流动,花开九瓣,内隐一果大部分为朱红,唯有中间一点还是青色,看上去就要快要成熟了。

    唐十四嘴角勾起,“这可是大宝贝啊。”

    只是宝物虽好,他一个人却拿不下来。

    唐十四收起笑容,对着远处的陈千秋挥挥手,“陈千秋,快看我发现了什么!”

    可是不远处的陈千秋甚至连个目光都没给他,只静默的站在那颗冰雕玉砌的树前,眼睛盯着的却是这棵树的根。

    一般只有无数盘亘粗壮的根茎才能支撑起这种庞然大物,可是眼前的巨树却像一颗把自己挤进酒盅的巨大花椰菜,它所有的根须全都紧紧的蜷缩在一个巨大的墨黑色方鼎里。

    鼎呈现一种古朴悠远的墨黑色,三足顶起一身,鼎口衍生双耳。

    漆黑的鼎壁之上,刻画着各种古老而神秘的生物,有长相奇怪的三足大鸟,粗壮盘绕的狰狞古藤,诡异盛开的神奇花朵,繁复而生,小小的鼎身,好像可以包罗万象生生不息。

    这本来就够不符合逻辑了,可是更不符合逻辑的是,这墨黑色的方鼎竟然能稳稳的承受住这株巨树的重量,不偏不倚稳稳而立。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有股药材的清香味从鼎里隐隐传来

    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